184 国宴 象棋 胜!/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光匆匆,转眼已是半月过去了。

西漠四皇子铁猛和小公主铁燕儿、水月的卫戎和娉婷公主都已经到了大梁。

乾风帝直接在明台殿举办一场宴会。

明台殿坐落在一处湖泊上,飞檐峭壁,远远望去,好似悬空建立。

楚思雅第一次逛皇宫,看到明台殿的时候,就忍不住惊叹,古人的建造技术其实还是很高超的。

楚思雅陪着昭慧长公主一起参加这次欢迎西漠和水月使臣的宴会,其实她心里还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想到那神经病一样的卫戎,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雅儿,你怎么了?”昭慧长公主见楚思雅好似有些不对头,忍不住关切的开口。

楚思雅摇了摇头,卫戎那变态的,还是先不要告诉昭慧长公主了,免得她也为自己担心,反正乾风帝已经为她和燕翎赐婚了。

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后,楚思雅第一次看到这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水月太子卫戎。

不能不说,这卫戎确实是长了一张好皮囊,面容邪魅,狭长的丹凤眼中更是透漏着点点的邪光,嘴角边更是一直噙着邪气的笑容。

卫戎在看到楚思雅的时候,狭长的丹凤眼中邪气更盛。

要不是此时殿内有这么多人,楚思雅真想狠狠抖一下身子,这什么卫戎脑子没病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抛媚眼。

“雅儿,别理会水月的太子。这人可是邪乎的不得了。他连自己的亲大哥都能下手杀害。”昭慧长公主也很不喜欢卫戎看着楚思雅的眼神,就像猎人看到自己网中的猎物,那种极具有侵略性的目光。

楚思雅咽了咽口水,她只是听说过卫戎的大名,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杀了自己的大哥,牛!真是够牛!

虽说皇室中人为了争夺皇位,弑父杀兄,是稀松平常的。可人家好歹会弄一条遮羞布遮掩一下,这卫戎倒是大大方方的,让全天下人都知道,这个人确实就跟他表现出来的一样,邪,确实是十分的邪!

楚思雅忍不住想,这卫戎八成就是想娶自己,然后狠狠的折磨死她,谁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了卫戎的好事。

这么一想,楚思雅的小心肝抖得更厉害了,幸好她已经跟燕翎订婚了,否则她真不知道,自己要是落在卫戎的手上,到时候会死的有多惨!

“娘,水月的太子带着这娉婷公主来大梁做什么?”

卫戎身边坐着的就是娉婷公主。

娉婷公主长得很美,顾盼流飞的双眸,肌肤如雪,樱桃般的小嘴,只是楚思雅有些好奇,这人真的是公主?整个人畏畏缩缩的,一点公主的大气都没有,偶尔看向她身旁的卫戎,更是害怕的像个受惊的兔子一般,不停的颤抖。

“八成是来和亲吧。”昭慧长公主淡淡的开口。

和亲?也不知道这娉婷公主会嫁给谁呢?古代的女子,这命运就是如此的悲惨,楚思雅忍不住摇了摇头。

楚思雅对大殿内发生的一切都不太感兴趣,没事情做,就只能无聊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食物,吃着吃着,楚思雅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头顶上似乎有一道火辣辣的视线一直盯着她。

楚思雅皱着眉,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没好气的去找是谁那么无聊,谁知道一眼望去,就看到楚玉亭盯着她的眼神,真是恨不得直接吃了她一样。

昭慧长公主循着楚思雅的视线,自然也是发现了楚玉亭,一张脸也忍不住沉了下来。

“娘,他的位置怎么会这么靠后?”

楚思雅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楚玉亭,因为对楚思雅来说,楚玉亭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

不过一看楚玉亭的位置竟然这么靠后,她还真是有些奇怪。

跟楚玉亭同为国公的理国公的位置可比楚玉亭要靠前的多,尤其是南平侯、镇北侯,当然还有燕翎,他们的位置都比楚玉亭要靠前。

昭慧长公主冷笑一声,“他?认不清自己的身份,看着咱们坐在那么前面,而他堂堂的国公爷竟然坐在这么后面,心里正不舒服呢!”

楚思雅摇了摇头,感情是觉得心里不平衡了,其实楚思雅特想问楚玉亭一句,这么多年来,你从未将昭慧长公主当做自己的妻子,甚至对他们兄弟姐妹几个也从未放在过心上,你有什么资格,心里不平衡!

“娘,他身边坐着的不是赵氏啊。”

楚思雅远远望过去,发现楚玉亭身边坐着的还真不是赵氏。

想想也是,像这种国宴,谁会带自己的小妾来,那不是丢人丢大发了。

“是她?”昭慧长公主低声说了一句。

楚思雅好奇的看了一眼昭慧长公主,“娘,她是谁啊?”

“那是你的姐姐,楚思雨。”

“楚思雨?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么一个姐姐?”

“你当然不知道了。楚玉亭除了赵氏以外,之前其实还有一个妾室,不过那妾室后来被赵氏打发到庄子上,听说被赶走的时候,还怀着孩子,后来那孩子就在庄子上出生了,就是楚思雨。赵氏这些年一直拦着不让楚思雨回来,任由她在庄子上自生自灭,没想到这丫头倒是有些能耐的,竟然能挨到活着回来。”

“娘,这楚思雨看着跟楚思文差不多大啊,应该有18了吧。”

昭慧长公主沉吟了一会儿,随后点点头,“差不多,是有18了。难得楚玉亭还能想起这么一个女儿来。”

楚思雅对楚思雨的好奇也就是那么一会儿,没多久,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了,随后就转过了头。

“孽女!她难道看不到她的老子坐在这么后头的位置,竟然看到了还当做看不到!我当初真该在这孽女出生的时候,就活活掐死她才对!”楚玉亭一看楚思雅又低着头吃东西,顿时气得火冒三丈,真心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楚思雨娇声劝道,“父亲,别生气了,否则要是伤了自己身子,那该怎么办。”

楚玉亭点了点头,“你说的对。雨儿,这么多年,是为父忽略了你啊!你放心,以后为父会好好的补偿你的!”

还是楚思雨贴心,虽然之前一直呆在庄子上,可从回到楚国公府,就一直是一副体贴可人的模样,让楚玉亭对她也多了一丝愧疚。

楚思雨低着头,眼底是满满的冷意,呵呵,忽略了自己?那她的姨娘啊,被赵氏那贱人害死,自己更是被扔在庄子上多年,要不是奶娘一直死死的护着自己,恐怕她也早就被赵氏那恶毒的女人害死了!

是的,她体贴,她一定会很体贴的。她楚思雨,一定会好好报答楚玉亭的“大恩大德!”

大殿的正中央正有一群穿着大红衣裳的舞姬翩翩起舞。

楚思雅虽然不太懂舞蹈,不过看美人跳舞,确实是一种享受。

一舞作罢,舞姬纷纷退下。

卫戎率先鼓起了掌,“大梁的舞蹈确实是不错,今日让本太子开了眼界了。”

“水月太子谬赞了,水月舞娘的舞蹈才是一绝。对了,水月的香料也是一绝,海幽香加上奇鲮香木,更是一绝。”

乾风帝一双鹰眸紧紧的锁着卫戎,意味深长的开口。

同时,铁猛也忽的抬头看向卫戎,转瞬,又将眼神扫向了她一旁的铁燕儿。

铁燕儿下意识的别过头,不过随即又恢复成没事人一样。

铁猛见状,忍不住冷笑一声,他这个皇妹,心倒是越来越狠了,同样也是越来越无情了。

楚思雅在听到海幽香和奇鲮香木的时候,眼神也不禁闪了闪,不过她在看到卫戎一副坦然自若,甚至连神色都没有变一下的时候,忍不住摇了摇头。

上位者的脸皮果然都够厚,看他那副问心无愧的模样,真真是让她佩服。

“是吗?若是大梁皇喜欢,下次本宫倒是可以多送一点给大梁皇。”

卫戎嘴角噙着邪魅的笑容,一字一句的开口。

乾风帝的鹰眸倏地变得凌厉,眼神如刀,似乎想要穿透卫戎一样,“不用了,那等好东西,还是水月太子自己享用吧。”

卫戎也不在意乾风帝的嘲讽,只是嘴角的笑容变得愈发邪魅起来。

乾风帝和卫戎之间是刀光剑影,坐在下首的人一个个的缩着脖子,生怕这把火烧到他们身上。

就在气氛僵持的时候,铁燕儿突然起身,缓缓走到大殿正中央。

楚思雅凝视着铁燕儿,三年以后的铁燕儿,跟三年前一样,还是喜欢穿大红的衣裳,只是此时,楚思雅在她身上却看不到三年前的骄傲与凌厉,如今的铁燕儿就像是一条将毒牙隐藏在暗夜中的毒蛇一般,不知何时就会冲出来,咬人一口。

铁燕儿先是恭敬的给乾风帝行了一个礼,随后轻启红唇,“大梁皇,三年前本公主曾当众跟贵国的忠勇侯求亲,如今三年过去,我心不改,仍然想要嫁给忠勇侯,还请大梁皇能够同意。”

这什么铁燕儿竟然到现在还肖想着燕翎,这简直是叔叔可以忍婶婶也不可以忍啊!

楚思雅怒目圆瞪,只差没有将眼神化成刀,去射死铁燕儿了。

“铁燕儿公主真是来晚了,朕已经将荣安郡主许配给忠勇侯了。为了表达对铁燕儿公主的歉意,这样吧,在殿内的青年,只要是没有成婚的,铁燕儿公主无论心仪谁,朕都会为你赐婚!”

乾风帝慷慨的说道。

“大梁皇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铁燕儿像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成。本公主此生唯一心仪的男子只有忠勇侯,此生唯一想嫁的女子也只有忠勇侯!”铁燕儿好似受了极大的侮辱一般,坚定不移的开口说道。

楚思雅差点没有笑出声来,纯粹是因为被气的,听其他女人当着她的面说她到底有多爱慕自己的未婚夫,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很蛋疼,虽然楚思雅缺少“蛋”这种器官,可她心里的憋闷是一分不少。

“可本侯此生唯一心仪的女子也只有荣安郡主一人,唯一想娶的女子也就只有荣安郡主一人,所以对公主的深情厚谊,本侯只能说一句抱歉了。”

就在铁燕儿刚刚发表了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表白,燕翎立马就给铁燕儿泼了一桶大大的凉水。

楚思雅倒是难得给了燕翎一个好眼色,表现的不错。

燕翎也正好看向楚思雅,犹如黑曜石般璀璨的双眸闪过浓浓的宠溺。

这一切,落在卫戎的眼里,只让卫戎心里愈发不是滋味儿,他看中的女人跟他此生最恨的人竟然当着他的面眉来眼去,这种滋味儿实在是不怎么样啊。

想至此,卫戎不动声色的狠狠瞪了一眼铁燕儿。铁燕儿浑身一震,同时心里涌起浓浓的无力感,凭什么所有的好男人都对楚思雅另眼相看,燕翎不说,就连卫戎这种阴险至极的男人竟然都想娶楚思雅为太子妃!她有什么好的!不过只是一个小农女罢了,换了身份,可还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

“忠勇侯乃当世的盖世英雄,本公主以为这世上只有最优秀的女子才能配得上侯爷。想来荣安郡主能得侯爷的喜爱,必是十分的优秀,不如这样,本公主跟荣安郡主比试一场,到时候谁胜了,谁就有资格嫁给忠勇侯如何?”

铁燕儿微微抬起下颚,一脸自傲的开口,她确信,她铁燕儿绝对不会输给一个农女出身的女子!

“本侯不同意。”燕翎想都不想的开口,同时看向铁燕儿的眼神也是万分不善。

铁燕儿气的咬着牙,不再去看燕翎,反倒是转头看向乾风帝,“本公主远道而来,难道大梁皇都不愿意给本公主一个公平比试的机会不成?”

“够了!燕儿退下。”

乾风帝还未开口,铁猛眯着眼睛,不善的看向铁燕儿。

“四皇兄,我追求自己的幸福又有什么错!”

“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我西漠的儿女敢爱敢恨,是可以自己去追求心爱的男子,可有一点,敢爱敢恨,不是说你可以厚脸皮的去纠缠一个不爱你的男子,硬要他爱上你!”

铁猛阴沉着一张俊脸,说出的话也是一点都没有客气,对铁燕儿,他要是再继续客气,她都快不知道羞耻为何物了!

铁燕儿一张俏脸气的铁青,双手紧握成拳,为何就连她的亲哥哥也不站在她的一边,反而要偏帮一个外人!

感情铁燕儿忘了,当初铁摩一心一意的站在她身边,可她却连着两次给铁摩下毒。

楚思雅起身,莲步袅袅走向大殿正中央。

要说铁燕儿美颜的像是一团火焰,那么楚思雅就像是淡雅的百合,不浮不躁,让人看着就忍不住觉得心情舒适。

楚思雅走到铁燕儿的身边停下脚步,美眸含笑,悠悠开口,“铁燕儿公主,你要跟我比试。我倒是好奇,你想跟我比试什么?”

“忠勇侯是武将出身,咱们要比的自然是弓箭骑射,还有拳脚功夫!”

铁燕儿话落,所有人都开始议论起来,铁燕儿这根本是在强人所难,专门挑自己擅长的东西跟楚思雅比!

西漠的女子哪个不是自小在马背上长大,拳脚功夫更是娴熟,相反,大梁的女子,学的更多的都是女工刺绣,还有如何相夫教子。

要是楚思雅真的跟铁燕儿比试,不是众人瞧不起楚思雅,这荣安郡主怕是只有输的份儿!

“呵!本小侯爷倒是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今天倒是长见识了!铁燕儿公主,本小侯爷看你脸皮应该挺薄的才对,怎么能这么厚颜无耻的说出这种话啊!”

玉尧倏地站起来,俊美的脸上满是对铁燕儿的嘲讽,似乎也真的是佩服铁燕儿的无耻,竟然能直接说出比试她最擅长的东西。

老南平侯在一旁死命的拉着玉尧,可最终还是没能阻拦玉尧将想要说的话说出来。

“玉小侯爷未免太过分了!本公主哪里说错了。想要做忠勇侯身边的女子,要是一点武艺都不会,哪里配站在忠勇侯的身边!”铁燕儿一张娇美的脸都变得铁青,恶狠狠的开口。

“谁说一定要会武艺才能做燕翎的女人!你个女人还真是好意思说!荣安郡主精医术,曾经救过燕翎一命,暂且不说。三年前,虎门关瘟疫,若非荣安郡主不顾生死,虎门关此时说不顶早就成了鬼城!还有西漠大军趁火打劫,大军压境,也是荣安郡主懂阵法,拦住西漠大军,否则你西漠早就踏平我虎门关了!本小侯爷,原先是不稀的说,可你们西漠实在是欺人太甚!”

玉尧心头的火气也被激起来了,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吗?才签了和平协议,竟然转过头就攻打大梁!如今又来了一个什么公主,更是厚脸皮的让人无话可说,竟然死皮赖脸的想要嫁给燕翎!

幸好,这人没看上他,否则他真是要郁闷死了!

玉尧一番话,说到了大殿内所有大梁官员的心里,尤其是武将,想到大梁和西漠交战多年,大梁更是损兵折将,如今西漠人竟然还能像个没事人一样来大梁,这什么西漠的公主,听说是个连自己亲哥哥都能毒杀的畜生,竟然还想着嫁给他们最崇敬的忠勇侯,这简直是做梦啊!她也太目中无人了!

一时间,在场的武将看向铁燕儿的眼神都可以说是不善了。

铁猛在心里暗暗骂了铁燕儿一句,可他就算再恨,也不能不管铁燕儿,“大梁皇难道是打算翻旧账不成?我西漠这次确实是有求和的诚意。”

“嗤——谁——”

玉尧正打算嘲讽两声,老南平侯连忙起身,“求皇上恕罪,小儿年幼无知,行事有些冲动,还请皇上见谅。”

“老侯爷严重了,其实玉尧也就是心直口快一点,也算不上什么大错。”

乾风帝一脸和蔼的说道。

楚思雅忍不住好笑,乾风帝说玉尧是心直口快,言下之意,他也是赞成玉尧的观点了。

玉尧原本还想再嘲讽铁燕儿两句的,不过在看到自家老子已经吹胡子瞪眼睛的份儿上,总算是讷讷的闭上嘴巴,随后坐下。

“四皇子不要见怪,玉尧就是这种直性子。”

铁猛此时就算再气,也只能讲这种苦闷你给咽下去,谁让铁燕儿干了这么蠢的事情。

“本皇子当然不会见怪。”

铁燕儿被玉尧冷嘲热讽了一番,心里更是下定主意要跟楚思雅比一场,然后挽回面子!

“怎么,难道荣安郡主是没胆子跟本公主比不成!”铁燕儿无不嘲讽的开口,只差没有说,你楚思雅压根儿就配不上燕翎,也比不过她铁燕儿!

“铁燕儿公主,你拿你最擅长的,跟我比,这对我来说是不是很不公平?说实在的,射箭弯弓,骑马打猎这些我都不是很擅长。”

“那荣安郡主是直接认输了。”

楚思雅摇了摇头,“铁燕儿公主,要是我拿自己擅长的跟你比,你也一定输。医术,你能比得过我,列阵,你能比得过我妈?很显然,不能。”

“你——”

铁燕儿脱口就想说医术算什么,压根儿就是没用的东西!可一想到玉尧刚才说的,楚思雅救过燕翎,更是医治了虎门关数十万的将士,这话她就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照朕看,你们二人是各有各的长处,铁燕儿公主不如,这比试就算了。”

乾风帝开始打圆场的说道。

“皇帝舅舅,其实荣安还真是想跟铁燕儿公主比试一番,只是比试的不是射箭弯弓,不是打架斗狠,也不是荣安擅长的医术,阵法。而是下棋。”

楚思雅双眸含笑的看着坐在上首的乾风帝。

“下棋?荣安郡主莫非以为本公主不会下棋?那你可就错了,本公主于棋艺一道,也是十分的精通。”铁燕儿从小就争强好胜,觉得自己比起一般的男子都要强上不少,只不过是下棋罢了,算什么!她就不信,她的棋艺还会比楚思雅一个小农女出身的差!

楚思雅摇了摇头,“铁燕儿公主,我要跟你下的棋可不是围棋。而是象棋。”

象棋,众人一惊,这是什么棋?怎的连听都没有听过。

“什么象棋!我铁燕儿对大梁的文化也是颇为精通,怎么从未听说过什么象棋!”

“哦,这象棋我自己想出来的。”楚思雅面部红心不跳的开口,反正这时代又没有象棋的存在,她也就不客气的将象棋占为己有吧!也不会有人跳出来说自己盗版!

“呵呵——荣安郡主的话倒是有意思,你自己制定下棋规则,想必是十分熟练,办公主要是答应同你比试,这还未开始,就已经落你一乘了!”

“铁燕儿公主,这话说的可不对。我发明的这象棋,红方代表大梁,黑方代表西漠。象棋是棋子共三十二个,分为红黑两组,各十六个,由对弈双方各执一组,兵种是一样的,分为七种。

红方:帅、仕、相、车、马、炮、兵。

黑方:将、士、象、车、马、炮、卒

其中帅与将、仕与士、相与象、兵与卒的作用完全相同,仅仅是为了区分红棋和黑棋。

棋子活动的场所,叫做棋盘、,在长方形的平面上,绘有九条平行的竖线和十条平行的横线相交组成,共九十个交叉点,棋子就摆在这些交叉点上。中间第五、第六两横线之间未画竖线的空白地带,称为河界,整个棋盘就以河界分为相等的两部分;两方将帅坐镇、画米字方格的地方,叫做九宫。”

楚思雅简单的将象棋介绍了一下。除了将原本的楚汉之争变为如今的大梁和西漠之争外。

“铁燕儿公主不是一直说,我不配站在忠勇侯身边吗?你老是强调,只有功夫高,才配站在燕翎身边。这一点,恕我无法苟同,要我说,只知道一味的争强好胜,逞匹夫之勇,算什么本事?真正有本事的,学的是该如何总领全局,光有勇,只配做个匹夫,有谋,那才是真正的将帅之才!

我楚思雅不敢说自己是什么将帅之才,可也好歹懂一点谋略,觉得自己配站在燕翎的身边。”

楚思雅双眸熠熠生辉,端的是无限的风华,这一刻,众人对站在大殿中央,不卑不亢的女子,产生了深深的敬佩。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楚思雅眼眸微微一转,“铁燕儿公主要是担心,这象棋是我发明出来,因此熟知规则,以至于公主你有所吃亏,那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因为这象棋的规矩很简单。

将或帅

移动范围:它只能在王宫内移动。

移动规则:它每一步只可以水平或垂直移动一点。



移动范围:它只能在王宫内移动。

移动规则:它每一步只可以沿对角线方向移动一点。

......

胜、负、和

对局中,出现下列情况之一,本方算输,对方赢:

帅(将)被对方将死,即被对方将军却无法应将;

自己宣布认输;

走棋超时;

走棋时循环反复向对方将军三次,违反不得将三将的规定。

出现以下情况,算和局:

一方提议作和,对方同意;

双方走棋出现循环反复达三次,符合不变作和的规定,双方又不愿变着时。”

楚思雅将象棋的规矩仔细的说了一遍,其实只要会下围棋的,听到这象棋,八成都觉得很简单。

在楚思雅话落的时候,就又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说这象棋的规则确实是简单。

铁燕儿迟迟不肯应战,虽然这象棋的规则听着简单,来来去去也就这么几个棋子,可这象棋到底是楚思雅想出来的,总归是比自己有优势一点。这让她如何轻易应战!

楚思雅像是看出了铁燕儿的犹豫,于是凉凉的开口,“要是铁燕儿公主不愿就算了,只是以后可不要说什么,我配不上燕翎的话,毕竟连小小的挑战都不愿意接受的女子,更不配!”

“你!本公主才不怕呢!只是担心,一时间不知道去哪里找什么象棋罢了!”

铁燕儿不服输的开口,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嗤笑着开口,“荣安郡主,这里有这么多的官员,难道你让他们都等着不成!”

“铁燕儿公主你多虑了,象棋,慈宁宫里就有一副。我还经常跟外祖母下过呢!当然我的棋力比不上我外祖母,所以经常输。

太后在后宫沉沉浮浮一辈子,统领全局的本事可比她一个丫头片子要强多了!

不过,太后的年纪大了,也只是偶尔让楚思雅陪着她下一盘,就当做是打发打发时间。

楚思雅虽然一直输给太后,可她敢说,要是她跟铁燕儿下,那绝对是完胜!

“荣安郡主说笑了,我皇妹的性子就是直,她只是一时间有些放不下忠勇侯,所以有些偏激罢了。这什么象棋,还是——”

铁燕儿还没有回答,铁猛就强项一步开口,象棋,红黑一方各代表着大梁和西漠,那么下棋的楚思雅和铁燕儿,不就是一方代表大梁,一方代表西漠。

虽然象棋的规则听起来确实是简单,可铁燕儿如今第一次下,到底是吃亏了一点,最重要的是,铁猛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出来,铁燕儿是有将帅之才的人,她自私自利,目光短浅,手段阴毒,这种人,耍些小把戏,小聪明还能说说,可其他的,铁猛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谁说我不比的!好!比!不过咱们也定个规矩,三盘两胜!”

铁燕儿也不傻,就算第一盘,因为她第一次下,有些生疏,万一输给楚思雅,那她认了!可第二盘,第三盘,铁燕儿就不信,楚思雅还能赢得了她!

铁猛面色僵硬的看着铁燕儿,没想到这个蠢女人竟然真的答应了!

乾风帝立马开口,“余中,赶紧去慈宁宫将象棋拿过来,朕也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这场比试了。”

其实乾风帝还在心里琢磨,,看来荣安这丫头懂得不少啊,那什么象棋,母后怎么都不跟朕说说,要是早知道,朕也打造一个,然后专门弄上大梁和水月,大梁和西漠之争,这也能过过瘾啊!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乾风帝的想法,否则真是行说一句,没想到当皇帝的,也都挺有阿Q精神,居然能想到用象棋来安慰自己。

很快,余中就从太后的宫中将象棋拿过来了。

楚思雅原先是用上好的木材打造的,可太后跟楚思雅下了两盘棋,倒是有些喜欢着象棋,于是特地让人用玉石打造了这象棋。

还记得楚思雅第一次见到用玉石打造的象棋的时候,真心是想赞叹一句,皇家的人可真是奢侈,竟然用玉石打造棋子!

余中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将象棋从慈宁宫内带了过来。太后年纪大了,对这些宴会倒是没多大的兴趣,宴会歌舞不绝的,反倒是让她觉得有些头痛,所以她就独自在慈宁宫躲清静了。

听余中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点了点头,很痛快的就将象棋交给了余中,让他带过去。

很快就有人在大殿中央摆了一桌子,然后分别设立了两个椅子。

“我执红棋,公主执黑棋。按象棋的规矩,红子先行。”楚思雅优雅的坐下,优雅的开口

“不行!凭什么你先行!”

铁燕儿向来争强好胜,哪里能允许自己比楚思雅落后一步!

“行,公主既然想要先行,我也没有意见。请把。”

这象棋谁先行,还真的是没有太大的计较,铁燕儿愿意先下那就先下好了。

第一盘开始

不能不说,铁燕儿还是挺有脑子的,第一次接触象棋,只是听自己说了一下象棋的规则,竟然还下的像模像样,跟个中级水平的人差不多了。

可惜,她遇到的是楚思雅这个老手,楚思雅一开始就用了凌厉的攻势,没多久就直接吃了铁燕儿的“将!”

“将军!”

乾风帝不能亲自下场看比试,所以他就让余中在一旁观战,当评判。

“荣安郡主胜!”余中立马高兴的开口。看着象棋棋盘上,楚思雅代表着大梁一方,将西漠杀的那叫一个片甲不留,这怎么能让人不激动呢!

“再来!”铁燕儿咬牙切齿的开口,她怎么都想不通,明明如此简单的棋子,为何到了她的手上,她竟然会输给楚思雅!

“好!”

楚思雅还想早一点结束呢。

第二盘开始,这一次,铁燕儿比起之前倒是要小心谨慎了许多,楚思雅从铁燕儿的走的棋风就能看出来,不过可惜,她跟自己比,还是差距太多。

“将军!”

楚思雅轻启红唇,又吐出铁燕儿最不想听到的两个字。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铁燕儿一张脸气的铁青,她怎么都想不通,自己怎么会输!

铁猛一直在暗中观察着铁燕儿,生怕她又搞出什么夭折子,事实证明,铁猛的担忧是完全正确的,铁燕儿竟然直接气愤的起身,将棋盘狠狠摔在地上。

铁猛一张脸顿时变得铁青,输棋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不是什么丢脸的,可就算输了,也得有输了的风度,可铁燕儿你,作为西漠的公主,输了棋,竟然直接将棋盘打翻,这不仅仅代表着她一个人的没风度,更是有损整个西漠的名声!

到了这时候,铁猛不能不站起来了,“荣安郡主棋艺高超,铁猛佩服。刚才小妹言语有些不当,还希望荣安郡主能够见谅。”

“西漠四皇子严重了,其实这象棋是我发明出来的,铁燕儿公主第一次下,输给我其实也是很正常的。”楚思雅不卑不亢的开口。她都应赢了,也没有必要再抓着铁燕儿的无礼做文章,那样就显得她小气了。

大殿中央,铁燕儿气的一张俏脸铁青,输了棋后,更是毫无风度的将棋盘给仍在地上。相反,楚思雅落落大方,是一点都不计较铁燕儿无礼的行为,没比较,就没有突出,顿时铁燕儿在众人的心中,再次降下了一个档次。

燕翎深情的眼眸一直紧紧锁着楚思雅,他该是何等幸运,今生才能和她相逢相遇相知。

卫戎也是满脸兴趣的看着楚思雅,她配做他卫戎的女人!可惜,来晚了一步,不过也不算晚,不是吗?

赵天楚则是眼神暗淡的看着楚思雅,明明自己是最早一个遇到她的,可惜她从来就不属于自己,如今——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会下一个破棋!让我跟一个小小的西漠公主下棋,我也一样赢!”坐在赵天楚身旁,打扮的富贵逼人的楚思影愤愤不平的开口。

赵天楚冷冷的瞥了一眼楚思影,“在外面,你少给我丢人现眼!”

楚思影恨恨的拉着自己的帕子,恶毒的看着赵天楚,“我说她一句怎么了!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呢!”

“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一句,以后你就不用出府了!”

赵天楚铁青着一张脸说道。

楚思雅气的差点要和赵天楚吵起来,不过她到底还是有一些理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要是她敢在这里大吵大闹,她的名声恐怕也就毁了!

不过楚思影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自己的丈夫凭什么对楚思雅那小贱人那么好!自己不过是说了她一句罢了。难道他看上了楚思雅那贱丫头?

楚思影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也不自禁的在心头埋下了一根刺。

乾风帝则是龙颜大悦,“铁燕儿公主何必生气呢,下棋,不过就是闲暇时打发时间的,公主也没必要这么在意。”

乾风帝一发话,底下的人纷纷附和,找死众人脸上的笑容是怎么都遮掩不了,虽说只是下棋,可好歹是重重的挫了西漠的脸啊!这让他们怎么能不兴奋。

“这次本太子来大梁,就是希望大梁能与水月联姻。不知道娉婷能否入了大梁皇的眼?”

就在铁燕儿愤恨不平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卫戎突然开口。

乾风帝微微一愣,显然也是没有想到卫戎的打算。

“娉婷公主芳华正茂,进朕的后宫难道不委屈?”要是一般时候,乾风帝还不会承认自己老,不过他有自知之明,一国公主,年轻貌美,有必要当自己的一个妾吗?除非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

“不,娉婷愿意。大梁皇英伟不凡,娉婷早就对您敬佩不已,要是能陪伴在陛下身边,才是娉婷的福气。”

娉婷公主连忙起身,含情脉脉的看着乾风帝。

楚思雅差点没将今晚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这什么娉婷公主也是够能瞎掰的,乾风帝都够当她爹了,她竟然还能说出这么恶心的话来。

“大梁皇看到了,娉婷可是十分乐意。”

卫戎这么一说,乾风帝不能不同意,撑着笑脸开口,“既然如此,那朕就封娉婷公主为月妃吧。”

月妃!岳飞!这封号实在是够奇葩!

------题外话------

谢谢13814254491秀才投了1张月票gxlzclx 投了1票(5热度) 投了4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