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小产 休文氏一/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宴之后,楚思雅的日子还是不紧不慢的过着。不过卫戎那讨厌的,竟然还留在大梁,这让她的心情实在是不怎么样。

想想,乾风帝纳娉婷公主为妃,如今竟然还要举办一场封妃大典。

楚思雅一时间倒是有些觉得奇怪,只不过是纳一个妃子罢了,有必要搞出这么多事情吗?

当然,也有可能是卫戎天生爱炫耀,没法子。

自己的皇帝舅舅都同意了,她能多说什么。

只是宫里的皇后娘娘怕是要不高兴了,一个妃子,竟然还要什么封妃大典,这压根儿就是踩她的脸啊!

楚思雅摇了摇头,不再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楚思雅开始专注于自己手上的腰带。

这是楚思雅打算做给燕翎的,大梁有一个风俗,那就是出嫁的姑娘要在成婚的时候给丈夫送上自己亲手绣的东西。

一般人送的大多是衣服还有鞋子,楚思雅觉得这些实在是有些太耗费功夫了,所以就打算直接弄一条腰带吧。

材料自然是最好的华美绸缎,图案,楚思雅也没打算弄得多复杂,就简单的绣一些竹叶上去,这样看着清爽干净!很符合燕翎的品味啊!(归根究底,还是乃的绣工差!)

不过就只是最简单的竹叶,楚思雅也是绣不好,所以她让人画了竹叶的图案,然后对着图案,用针线慢慢的绣。

朱云第一次看到楚思雅这么绣东西的时候,忍不住鄙视。

她也真是有资格鄙视,谁让朱云的绣工比楚思雅都要来得强多了。

然,楚思雅的脸皮厚,已经完全不在意了,她又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人,会绣花已经很了不起了!她都要给自己点一个赞了!

“对了,我二哥呢?他有没有说今天到底会不会来吃饭?”楚思雅突然想到自己这二哥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回来吃过晚饭了,一般就让身边的侍棋会来说,跟冯宇墨或者是单云,要么是跟他们两人一起在外面吃饭。

昭慧长公主说了两句,楚文煜之前倒是应得挺快,只是转眼之后,就立马将事情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楚思雅忍不住想,她从楚文煜的嘴里听到单云的次数倒是越来越多了,之前被楚思雅抛下的问题又不禁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究竟是怎么会看单云眼熟呢?

“二公子说,今天晚上就不回来吃了。”冷霜淡淡的开口。

楚思雅摇了摇头,果然跟她想的一样。

“郡主,不好了,冯少夫人腹中的孩子似乎是出事了!”冰玉的脸上隐隐有着焦急的神色。

楚思雅倏地放下手中的绣活,眼神不善的看着冰玉,“之前不还说子媛腹中的孩子情况很好吗?这才过了多久,怎么就出问题了?”

冰玉摇了摇头,“奴婢也不知道。只是冯少夫人腹中的孩子如今很危险,来人还说八成要保不住了。”

“这么严重?冰玉你准备些补品,我也是冯府看看。”

徐子媛盼着孩子,可以说是盼的地老天荒了,楚思雅也不忍心看着徐子媛失去孩子,无论如何她都该去看看。

楚思雅来到冯府的时候,徐子媛腹中的孩子已经没有了。

楚思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徐子媛听到这消息会有多难过。

怀着复杂的心思,楚思雅来到徐子媛的房门口,还未进去,就听到一阵辱骂声,“宇墨当初娶了你,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运了!你说说你,是个商家女不说,嫁到冯家都三年了,好不容易怀上一个,你竟然还掉了,连个孩子都保不住,你说说,娶你进门到底有什么用!”

这是冯夫人的声音,引着楚思雅的下人,一时间颇有些不好意思,要知道少夫人可是郡主的干姐姐,况且少夫人如今刚刚失去了孩子,夫人作为婆婆,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竟然还指着少夫人骂,这也实在是太欺人太甚了!

楚思雅知道这绝对不是偶然现象,想想,冯夫人原本就对徐子媛不是很满意,只是当初自己也算是仗势欺人外加上一些诱之以利,才让冯县令,不对,如今是冯侍读松口,只是他松口了,可冯夫人可还是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

楚思雅想过冯夫人会刁难徐子媛,这也是正常的,可楚思雅真心没想到冯夫人竟然能将人作践到这种地步,她还算是一个人嘛!

楚思雅气氛的直接上前掀开门帘,屋内的众人下意识的转过头,在看到怒气冲冲的楚思雅,皆忍不住闭上了嘴巴,饶是冯夫人也只能闷闷不乐的闭上嘴巴。

“子媛,你身子怎么样?”楚思雅咽下了想要为徐子媛抱不平的话,她知道此时要跟冯夫人吵起来,自己在的时候还好说,冯夫人不敢怎么样,可要是冯夫人一旦离开,徐子媛肯定是又要受冯夫人的磋磨。

楚思雅来到徐子媛的床边,看着徐子媛就像是失去活力的布娃娃,整个人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的时候,楚思雅的心忍不住一阵一阵的抽痛。但还是强撑着小脸开口。

过了好半晌,徐子媛好像才听都楚思雅的话,木讷的转过头,原本明亮的眼神此时灰灰的,似乎是失去了一切的希望,“雅儿,我的——我的孩子怎么会没了!我每天都小心自己的吃食,也不敢去那些危险的地方,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就这么没有了!”

说到伤心的地方,徐子媛忍不住放声大哭,楚思雅连忙抱着徐子媛,“好了,子媛,你和冯公子都还年轻,以后还会有的。”

“这么小心了,竟然还讲我未出世的孙儿给弄没了,明显这是因为你福薄!你说——”

“冯夫人,做人还是积一点口德的好!”楚思雅死命忍着不想跟冯夫人吵,可是有些人,真是给她三分颜色就开染坊,尤其是这冯夫人,自己还在呢,她那些尖酸刻薄的话就不能咽回去!

现在楚思雅明白,冯夫人当初怎么会做出跟人私奔的事儿来了,做人太自私,以自己为中心,只要他想要的,那就必须都得得到!

冯夫人努了努嘴,不再开口,只是心里还在琢磨着,一定要给自己的儿子纳一房妾室的好,风音那小贱蹄子,这么多年,还一直觊觎着自己的宝贝儿子。

不过,就她那样的,还想当他儿子的妾室,做梦吧!都拖成老姑娘了!

冯夫人想了想,还是该去找自己的姐姐,那可是理国公夫人,认识的人一定多,到时候自己可以让她找一家小门小户的嫡女,其他,冯夫人也不求了,只希望是一个好生养的,能让她赶紧抱上孙子就成!就徐子媛这种,连孩子都保不住的,真真是没用。

冯夫人也不想想,徐子媛刚刚小产,她竟然就想着给冯宇墨纳妾,往人家的心上戳刀,世上有这么狠毒的婆婆嘛!

“看郡主还有事情要跟子媛说,那我就先离开了。”

冯夫人凉凉的开口。

楚思雅真心是恨不得直接上前扇死冯夫人,这人竟然连装装样子都不愿意,算了,她继续留着,那才是不利于子媛养病呢!

冯夫人带着一大群仆妇浩浩荡荡的离开以后,楚思雅才默默的收回了视线,重新看向徐子媛,“子媛,你说你最近一直很注意吃食,可我给你把脉,怎么发现你竟然接触过活血的东西!”

徐子媛这次总算是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楚思雅,“雅儿,你会不会说错了,我身边的吃食都是经过我身边的嬷嬷看过的,然后才会吃,里面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活血的东西!”

楚思雅很确信自己刚才绝对没有把错,倒是冷冷的看向了徐子媛的嬷嬷。

“这是我哥哥为我准备的牛嬷嬷,绝对是可信的,而且她还是懂一些药理的。”

徐子媛见楚思雅看向牛嬷嬷,于是忙不迭的开口解释。

牛嬷嬷?徐子寒给准备的。那应该是可信的,徐子寒对他唯一的亲妹妹还是很有心的。

“你懂一些医理?”楚思雅看着一旁的牛嬷嬷,淡淡的开口道。

牛嬷嬷是认识楚思雅,一听楚思雅问话,连忙跪下,“老奴懂一些医理。知道孕妇不能接触麝香,凉性的食物也要少吃,像是马蹄糕、山楂糕——”

“行了,你确实是懂得一些医理。你确定,子媛吃的东西你都是检查过的?”楚思雅一听牛嬷嬷的话,就知道这牛嬷嬷确实是没有说大话,她确实是懂得医理,尤其是很明白孕妇的这些禁忌。

“郡主,奴婢敢对天发誓,夫人用的吃食,奴婢都会认认真真的检查,丝毫不敢大意。老奴的儿子还在公子手下当差,就是借老奴十个胆子,也不敢去害夫人啊!”牛嬷嬷连忙表忠心。

徐子寒考虑事情确实挺周全的,将这牛嬷嬷送到徐子媛的身边,同时还将牛嬷嬷的儿子留在身边,无疑就是给牛嬷嬷警个醒,让她好好效忠徐子媛,否则她的儿子也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孕妇最好不要闻香料,这一点你可知道?”

“知道。自从夫人怀孕后,老奴就不让夫人再用香了。夫人也知道这是为她腹中的孩子好,所以再也没有用过。”

也不是香料的问题?楚思雅皱着眉头,怎么都不想不通,孩子好好的呆在肚子里,怎么可能会突然出问题。徐子媛又不是那种怀上了就会流产的体质。

“子媛,你怎么样了!”

楚思雅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冯宇墨突然闯了进来,俊美的脸上是满满的焦急。

楚思雅起身,将床上的位置留个冯宇墨。

冯宇墨也氏真心急了,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跟楚思雅打一声招呼,就急急忙忙的坐在床上,在看到徐子媛苍白的脸颊,他的心不可抑制的痛了。

“子媛,我们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徐子媛美眸含泪,哽咽的开口,“还有以后吗?”

“有!一定会有的!子媛你要相信我!”

刚才楚思雅起身的那一刹那,好像从冯宇墨的身上闻到了一些不太对劲儿的味道。

“牛嬷嬷,你去闻一下冯公子。”

楚思雅的话自然是惊动冯宇墨和徐子媛。

徐子媛不可置信的看着楚思雅,“雅儿,你是说宇墨身上的香味儿导致我流产,这怎么可能!”

“我不确定。说不定是冯公子去过的地方太多,所以一不小心沾染上的吧。”

冯宇墨身上的气味真的是很淡,不仔细闻,甚至都闻不出来,她也不是确定。可如果冯宇墨身上的味道真的有问题,那么淡的味道,起码也要闻上个好几个月才能流产!

冯宇墨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

“冯公子,你也想知道子媛腹中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没有的。其实我的鼻子对这些细微的香味很敏锐,不过男女有别,可牛嬷嬷不一样,她闻闻你,无伤大雅!”

是无伤大雅!可让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让一个嬷嬷对着他闻来闻去,他能舒服才怪了!

可是她也想知道徐子媛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没有了的,所以只能阴沉着一张脸,无奈的点了点头。

得到冯宇墨的同意,牛嬷嬷立马上前,就像是一只狗似的,死命的对着冯宇墨吸着。

冯宇墨的浓眉是越皱越紧,想来是有些无法忍耐了。

就在冯宇墨忍无可忍的时候,牛嬷嬷终于不再闻冯宇墨了,“有,姑爷的身上有一股很淡很淡的麝香味道,不仔细闻,压根儿是闻不到。”

“麝香?这东西,孕妇不是不能闻的吗?我身上怎么会有这种香味?还有我从来都不喜欢熏香,这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

冯宇墨对自己身上出现的什么麝香感到莫名其妙的。

楚思雅自然不会认为冯宇墨会无聊的去杀害自己的未出世的额儿子,可他身上的麝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真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冯公子,你最近一个月常去的地方有哪里?”

冯宇墨不可能无聊的往自己身上涂麝香,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了,他身上的麝香肯定是因为沾染了其她人的。

“我常去的地方?我每天一大早起来,就是去给我娘请安小半个时辰。不过我娘,是绝对不会弄什么麝香的!”

冯宇墨也知道自己的娘亲跟徐子媛的关系不是太好,担心楚思雅会怀疑到她的身上,所以立马解释。

这一点,楚思雅倒是相信,冯夫人虽然自私自利,也不喜欢徐子媛,可有一点,她很稀罕自己的孙子!而且冯夫人也不像是那种可以心狠手辣到连自己未出世的孙子都要害的地步,那还算人嘛!简直连畜生都不如了。

“然后呢?”

“之后我就去国子监读书了。不过国子监有规定,学生必须统一穿国子监的服饰,身上也不允许佩戴任何香囊。”

楚思雅点了点头,这个她也知道。所以这国子监也排除了。

“下了课以后,我一般就是跟郡主的二哥或者跟单兄一起去外面的诗社一起吟诗作对,我们三人也是轮流做东。”

“单云?”不知为何,此时听到单云两个字,楚思雅特别敏感。

“是啊!”

冯宇墨不知道楚思雅突然提起单云做什么,颇有些不明所以。

“我二哥身上是有香包,那是我给他准备的,只是让他提神醒脑的。就算是孕妇佩戴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那单云呢?”

“郡主,你怎么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污蔑单兄呢!”冯宇墨一脸深受侮辱的说道。

楚思雅耸了耸肩,她倒是一脸无辜的开口,“我又没有说错,刚才排除了一堆人在,最有嫌疑的,只剩下一个了,单云。而且我现在只是问你他身上有没有可疑的香味罢了,你那么激动做什么!你这样子,倒是让我觉得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冯宇墨一噎,只能无奈的开口,“没有,单兄身上绝对是没有任何的香气。”

得了,最后的线索而已断了。可楚思雅就是觉得这事情隐隐跟单云有关系。

可这又有点说不通,那什么单云脑子应该没病,他无缘无故地害子媛肚子里的孩子做什么,她跟子媛无冤无仇的!而且他还是冯宇墨的好友,而且他也不像是什么心理变态吧。

楚思雅是越想越觉得奇怪。

最后,楚思雅也只能给徐子媛开了调理身子的药方,然后就回去了。

回到长公主府,楚思雅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单云,单云,这个人就是让她觉得很不对劲儿,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她也说不上来。

“冷霜!你帮我去一趟忠勇侯府,让他帮我去查一查单云。”

楚思雅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只能让燕翎帮忙去了,她是绝对不可能找昭慧长公主的,原本她就以为自己跟单云有什么不对的,要是自己真让她帮忙去查单云,指不定她要多想到哪里去呢!

还是让燕翎去查吧,楚思雅相信燕翎的能力。而且他是她的未婚夫,那她帮他做一点小事,肯定会十分乐意吧。

看着窗外皎洁的明月,楚思雅一时间倒是觉得心情很好。

不过可惜,大梁有规矩,要成亲的男女可不能提前见面,这样是不吉利的。

楚思雅对这个习俗真真是可以说是嗤之以鼻了,在现代,那些同居男女,在结婚前,不还是住在一起,也没见他们怎么样啊,婚姻不还是好好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过昭慧长公主倒是十分相信这个,把楚思雅看的牢牢的。相来,燕翎也是挺看重这个规矩的,反正这些日子,除了在国宴上,见了一会,也就没见过了。

私下,私下,楚思雅觉得当初定这个规矩的人,主要想强调的还是私下两个字吧。

楚思雅忍不住撇了撇嘴。

“郡主,有人传一张纸条过来。”冰玉拿着一张纸,递给楚思雅。

楚思雅打开后,只一眼,她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凝重。

“我娘呢?”

“还未休息,屋里的烛火还点着。”

“娘,您说这楚思雨是什么意思?”

没错,这纸条就是楚思雨写的,上面让楚思雅明日午时到楚国公府后花园的后山,那里会有一场精彩的好戏。

楚思雅是真心好奇,楚思雅嘴里说的那什么精彩的好戏到底是什么,或者这只是一个局,设计她的局?

昭慧长公主的神色也有些不明,“去,明天咱们一家人一起去。”

“娘,您就这么相信楚思雨啊!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咱们可都还一点都不确定啊!”

楚思雅没想到昭慧长公主竟然打算,明天一家子都去楚国公府。

“楚思雨不是说有热闹的好戏吗?若是真有,咱们一家人就算是看了一场好戏,若这是针对雅儿你的局,那娘一定会让楚思雅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况且,若是证实了,楚思雨是个不安分的,甚至时时刻刻都想着报复楚国公府,那就更好了,有这么一个危险的人待在楚玉亭的身边,娘敢说,离楚国公府完蛋的日子不远了。”

昭慧长公主说到这,脸色是难得的明媚,想来她也是让楚国公府的人恶心的不成,那群人是将她作为公主的骄傲狠狠的踩在脚底下,这么多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复他们!

楚思雅点了点头,对楚国公府那群人,她也是恶心的不行。她娘这么多年受的苦,她养父的死,她小小年纪就丢了,在回梁都的路上,被人刺杀。

这一桩桩一件件,楚思雅也是牢牢的记在心里,永远不会忘记,总有一天,,这些,她都会跟楚国公府的人都讨回来!

第二日

昭慧长公主就真的带着楚文豪、楚文煜还有楚思雅去楚国公府。

这次看大门的人,一看到昭慧长公主一行人,那是恭敬的叫一个不行,毕竟前车之鉴就在那儿呢!戴超之前不就是仗着自己是赵氏的陪房,耀武扬威的,可最后结果怎么样?还不是凄惨的离开楚国公府!

楚思雅只是淡淡的看着发生的一切,她无意为难一些下人,可要是有人敢踩着他们的的脸往上爬,那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

昭慧长公主带着三个孩子来到楚国公府,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楚国公府。

作为晚辈,自然是该先去给长辈请安。

要去老赵氏的博景苑自然是要经过后花园,楚思雨所说的发生好戏的地方。

楚国公府的后花园平时僻静的很,因为一般这是属于老赵氏一个人赏花的地方。

去老赵氏的博景苑自然不止经过后花园的这一条路,自然还是有其他的路,以前昭慧长公主自然是不屑走后花园那条专门属于老赵氏的后花园,不过这次,自然是例外了。

楚文豪和楚文煜倒是挺郁闷的,今天娘亲一早就跟他们说要带他们来楚国公府,说实在的,他们二人对楚国公府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而且娘亲也不说来有什么事情,这真心是让他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说!是我强,还是楚文豪强!”男子带着粗重的喘息声响起。

“当然是你强。勇,我爱你,真的好爱你。”

要说男子的声音,楚思雅一时间没有听出来,可这女人的声音,楚思雅实在是印象深刻,除了文氏以外,她都已经是不再做第二人选了!

而且虽然楚文勇和文氏此时应该正在假山石内,看不到他们的身影,可从他们的对话中,就能知道,这两个不要脸的,正在做什么不要脸的勾当!

耳边不断传来的男子粗吼声还有女子的娇吟声,交织在一起,真心是让人恶心的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反正楚思雅真心是觉得恶心,受不了。

楚思雅偷偷看了一眼楚文豪,果然见他脸色铁青,双手紧握成拳,要不是死命克制着,说不定早就冲进去杀了楚文勇和文氏那对奸夫淫妇了!

昭慧长公主的脸色也是铁青至极,恐怕是做梦都想不到楚思雨所说的好戏,竟然是这个。

“雨儿啊!还是你孝顺,你看看长公主生的那三个简直是不孝至极,他们有把我当做奶奶吗?这三年来,都没有回来,这次也不知道来做什么!还是你知道奶奶的心思,特意让奶奶出来散散心,否则要是在屋里看到那群讨债人的脸,奶奶真是要少活两年!”

“姑妈,您说的没错。长公主生的那几个,眼珠子是一个个的长到头顶上去了。

“娘,您说的是,儿子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生了那几个不孝的!”

......

楚思雅真是越听越想笑,她真的很想问楚玉亭一句,你既然这么不喜欢她们几个,当初干嘛要生下他们几个!把他们生下来,却一点都没有将他们当做自己的孩子,没有一天尽到过做父亲的责任,这样的父亲,楚思雅真心说一句,不想要,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要。

“是啊!我们都是不孝儿女!只有赵氏生的才是你楚玉亭的好儿女!哪怕他正在跟自己的弟妹苟且,你楚玉亭还是把他当做宝贝!而我楚文豪就是地里的泥是吧!”

楚文豪忍无可忍的爆发了,他们能够清楚的听到楚玉亭和老赵氏他们的对话,那就说明他们距离他们也不是很远,而且楚文豪这一嚎,真的是耗了大力气的,楚玉亭他们绝对是听到了,正在假山里偷情的两个肯定也是听到了。

“你个孽子,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我知道你一直在嫉妒你大哥,可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配跟你大哥比嘛!”

楚玉亭疾步走到楚文豪面前,毫不客气的嘲讽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可真是我听说过的最好的笑话了!我倒是想问问你,我大哥哪里比不上楚文勇一个庶子!论身份,我大哥是嫡出,而楚文勇只是一个庶子;论能力,我大哥如今已经是工部侍郎,楚文勇呢?不过还是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这还是你当年给楚文勇求的!你楚玉亭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编排我大哥,这么多年来,你都没有将大哥当做自己的孩子,你是从来没有把我们几个当做自己的孩子,既然这样,你又凭什么让我们几个听你的,拿你当父亲!”

这些话,楚思雅真的是已经藏在心里很久很久了,如今听到楚玉亭这么一番丧尽天良的话,她忍不住了,直接将心头的怒火全都发出来。

楚玉亭恨得不行,咬牙切齿的看着楚思雅,“你个逆女!有你这么跟老子说话的!当初就该在你出生的时候,活活掐死你才是!”

“这些话你都说了多少遍了!你不嫌说腻了,我都嫌弃听腻了!你既然这么掐死我,怎么不早点掐死我啊!反正我们几个在你眼里都是眼中钉肉中刺,可惜你没在我们小时候就把我们掐死!这真的是太可惜了!”

楚思雅无不嘲讽的开口。

“你说什么,什么叫楚文勇在和弟妹苟且,你们都是在胡说是不是!是不是!”

伍氏原来也和老赵氏她们走在一起,只是老赵氏她们在编排昭慧长公主的时候,她没有开口,小辈不能轻易议论长辈的事情,这一点,是她从小学到大的,她自然不会轻易忘记。

可伍氏在听到楚文勇和文氏苟且,心头的怒火真是蹭蹭的往上升,恨不得直接杀了楚文勇,他怎么可以这么无耻!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楚思雅扫了一眼伍氏,眼底有着淡淡的同情,伍氏是古代标准的大家闺秀,说实在的,以她的兵部尚书之女的身份,确实是可以嫁给更好的男子,可惜她遇到了楚文勇这种渣人。

楚思雅没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假山石。

伍氏突然更疯了一样的冲进假山石后面。

没多久,就响起了伍氏发疯似的叫声,“你们两个畜生!你们怎么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文氏你个贱人,我杀了你!”

老赵氏和赵氏也匆匆赶到。

楚思雅懒得看两人,倒是将目光投向了扶着老赵氏的楚思雨。

今天的一切都是她爱拍的?可想想又有些不太合理的地方,听楚文勇和文氏刚才的对话,想来对发生的一切,他们都是心甘情愿,而且看这情况也不是一两次了,不存在被人下药的可能性。

那就只剩下一个了,是楚思雨发现了楚文勇和文氏的奸情?

就在楚思雅心思百转千回的时候,伍氏撕心裂肺的喊声又响起来了,“楚文勇你到底是有多无耻!到现在都舍不得文氏!好!好!好!那我滚!”

楚思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谁说古代的妇人害羞的,这伍氏还真是什么话都说的出口。

“你给我闭嘴!”假山石的山洞内又传来楚文勇气急败坏的声音。

楚思雅忍不住皱了皱眉,楚文勇应该不是这么急色的人,就算喜欢文氏,总不可能在自己被妻子抓奸后,还死死的不肯出来吧。

老赵氏和赵氏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至极。

赵氏更是直接吼道,“肯定是文氏那贱人勾引勇儿的!勇儿这么正直的孩子,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楚文豪嘲讽的看着赵氏,“难道文氏还能逼着楚文勇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不成?今儿个,我一定要休了文氏那贱人!至于我休了她以后,她想嫁给楚文勇当妾,还是怎么样,我都不管了!”

“你休想!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休想休了文氏!”老赵氏铁青着一张脸,阴冷的嘴唇,毫不犹豫的吐出威胁的话来。

“这可由不得你!就文氏这种白痴,我们队她已经是忍耐到了极点,本公主告诉你,大不了就把事情闹大,我倒是要看看,等事情闹大以后,楚文勇还能有什么前途,跟自己的大嫂做出这种丑事,这世上都找不到第二个比他更加无耻的了!”

昭慧长公主同样冷冷的盯着老赵氏,到了现在竟然还想将文氏和豪儿绑在一起,做梦!

“你就不怕毁了你儿子的名声!”老赵氏阴沉着一张脸,死死的盯着昭慧长公主,似乎是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丝的犹豫。

“本公主有什么好怕的!对你们这些无耻的,本公主还需要讲什么脸面!是,把文氏和楚文勇的事情捅出来,文豪是会受到一点影响,可那又怎么样,说到底,文豪还是受害者,大不了就是以后的妻子稍微难找一点,可有本公主的皇兄和母后,她们难道会坐视不管不成!本公主也看开了,豪儿妻子的身份高不高,本公主已经不在意了,只要不是文氏这种败家娘们儿就够了!”

话落,场面有一瞬间的寂静,想来是老赵氏也没有想到这次昭慧长公主竟然什么都不顾了,甚至可以说是打算把事情闹大了。

以前她能一直让文氏保留楚文豪妻子的身份,除了她作为长辈不同意,还有一点就是昭慧长公主一直担心楚文豪的面子问题,可如今——

就在老赵氏沉思间,伍氏已经铁青着脸,红着一双眼睛从假山石洞里出来。

“这次——”老赵氏正想开口劝一劝伍氏,希望她能够识大体,可伍氏压根儿不给老赵氏开口的机会,“收拾收拾,把魁哥儿带上,咱们回府去!”

“你要回哪里?楚国公府才是你的家!”赵氏忙不迭的开口。伍氏竟然要回去,还要把她的宝贝孙子带走,这怎么可以。

“当然是回娘家!楚文勇可真不愧是你的好儿子,就是到了现在,还舍不得从文氏那贱女人的身上下来,好,既然如此,那我和魁哥儿给文氏和楚文勇两人让地方!”

伍氏只要一想到自己双眼看到的,就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被她当场捉到丑事,竟然还能对自己说,他出不来。

现在场面乱极了,老赵氏此时压根儿没有功夫管伍氏是留着还是离开。

“楚文勇你是知道自己做了丑事,所以不敢出来?侍书,进去,把那两个贱人拉出来!”

“楚文豪,你够了!他到底是你大哥!”

楚玉亭猩红着一张脸,咬牙切齿的开口。

“我没这种不要脸的大哥,更没文氏这种不守妇道的妻子,今日,文氏我是休定了!”楚文豪寸步不让的开口。否则他会让小妹的贴身丫鬟进去,而不是选择侍书一个男人进去,被其他男人看了身子,文氏这辈子算是毁的彻底了!原本楚文豪是不想做的如此过分,可对文氏,他也已经忍无可忍了。

侍书很快就出来了,只是他没有拎着凌楚文勇和文氏。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不悦的开口,“人呢!”

侍书倒是有些腼腆,“启禀长公主,里面的两个畜生还真是分不开来,刚才小的想要强行分开他们,可最终还是没能把他们分开。”

侍书还没有成亲,所以在说起这不好意思的话题,脸都是红的。

可侍书说的,听在众人耳朵里,简直是不亚于晴天霹雳,把人炸的外焦里嫩的。

------题外话------

O(∩_∩)O谢谢那°伤_谁懂じ童生投了5张月票wh520301秀才投了1张月票tzbxjj06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