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休文氏二 楚思雨的恨/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听了侍书的话,嘴角忍不住抽搐。

在众人眼里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楚思雅在现代的时候就听说过。

据说丈夫出去打工,只留下自己的父亲和媳妇儿在家,后来两人偷情,正好被儿子回来看到,当时父亲和妻子正好连在一起,不过因为儿子突然出现,导致妻子极具紧张,然后那里迅速收缩,最后,呵呵自然是拔不出来了。

没想到如今楚文勇和文氏也落到这个地步了。楚思雅真是越想越好笑,这两人的脸面是不是全都丢光了!

“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楚文勇竟然跟文氏这个当弟妹的通奸,这不老天爷也看不下了,所以才会惩罚他!”昭慧长公主恨恨的瞪着那假山石,似乎是想要将它看穿。

“你给我闭嘴!”楚玉亭一张脸涨的通红,忍无可忍的咆哮。

“你给本公主闭嘴!楚玉亭你是不是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你只不过是个国公!还是皇兄最看不上眼的一个国公!本公主是皇兄的同胞妹妹,你算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冲着本公主吼!”

昭慧长公主是早就不将楚玉亭当做丈夫了,当初嫁给这种人渣,是她这辈子心里最大的痛!

“你——”

在楚玉亭心里,昭慧长公主是他的妻子,虽然这个妻子不是他想要娶的,可她既然嫁给了他,那就该听他的才对!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下他的面子!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楚玉亭的想法,否则真是想笑,你到底是哪来那么大的脸,才有这么无耻的想法!”

“周嬷嬷,去把那两个畜生给本公主拉出来!”

反正已经丢脸到这个地步了,昭慧长公主也不介意再丢什么脸了。

“你敢!”老赵氏阴沉着一张脸,怒气冲冲的开口。

“本公主有什么不敢!周嬷嬷,你们几个去把人给本公主给拖出来!”

昭慧长公主这次可是带了不少的仆妇嬷嬷,相反,老赵氏这边的人倒是不多,只有几个年轻的丫鬟,就是楚玉亭想叫人,一时间也不会有人过来,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楚玉亭也不会叫人,他还不想楚文勇真的把脸丢到姥姥家去呢!

老赵氏身边的几个丫鬟压根儿拉不住周嬷嬷几个,很快周嬷嬷几个仆妇就将楚文勇和文氏给压出来了。

楚文勇和文氏的上身衣服倒是穿的好好的,只是领口那儿微微有些散开,至于下身,哼哼,文氏的大腿,死死的缠着楚文勇,就这么光溜溜,坦坦荡荡的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只一眼,楚思雅就移开了眼睛,什么叫做无耻不要脸,今天,楚思雅算是彻底明白了!

“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赶紧拿布给大公子遮挡一下!”赵氏看着儿子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一颗心只觉得生疼,很不得直接死去算了。

立马就又有丫鬟去找布料,她们可都还是云英未嫁的黄花大闺女,没想到今日竟然会看到这么恶心的一幕。只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

很快,就有丫鬟取来了布料,将楚文豪和文氏的下身大红的布料给围起来。

“丢人现眼!真不愧是赵姨娘的种,竟是爱做这种下三烂的事儿!”

昭慧长公主冷冷的扫了一眼楚文豪和文氏说道。

“娘,文氏身上的衣服有些不对。”楚思雅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头了,是文氏身上穿的衣服不对,那浅绿色的衣服,明显就是丫鬟穿的。

昭慧长公主想了一会儿,也就想通了,“什么叫做自甘下贱,为了勾引楚文勇。你竟然穿着下人的衣服混出来,文氏,你到底是有多不要脸,才能干出这种事儿!”

文氏现在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在这么多人面前,她和楚文勇竟然一直保持这么羞耻的姿势,她到底是个女人,一时间只觉得羞愤难当。

“楚文勇,你喜欢文氏这女人是吧,行,这女人,以后就是你的了,我不要了。”楚文豪在看到楚文勇和文氏的那一刹那,突然就平静下来了,可能是对文氏已经彻底失望了,所以他真的已经是不在意文氏做出的事情了,这可能就是失望到了极点的绝望吧。

楚文勇一向瞧不起楚文豪,可此时他在楚文豪面前这么丢脸,他真心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在被周嬷嬷她们推出来的时候,他还想过要好好的嘲讽楚文豪,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心里压根儿就没有他!只有他楚文勇!

可楚文勇没想到,楚文豪这次竟然会这么平静,平静的好像他楚文勇在楚文豪眼里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一般!

这种滋味儿让楚文勇觉得了难堪极了!这跟他想象的实在是相差太大了!

文氏觉得自己像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扒了所有的衣服一样,真真是难堪极了,恨不得自己立马死去,可她又不甘心让众人像是看小丑似的看着她,于是只能对着楚文豪,声嘶力竭的吼,“楚文豪,你凭什么怪我!你不看看,你自己有多窝囊废!这三年来,你有尽过当丈夫的义务吗?你有让我像个女人一样吗?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我找勇又怎么了!”

“我呸!文氏,我楚思雅见过无耻的,可真心是没有见过你这么无耻的!这世上还有你这么无耻的人,真真是让我长见识了!你怎么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又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家世有这么差,当初我大哥愿意娶你为妻,已经是他尽了作为一个男人的义务了,可你这种女人,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是惜福,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楚文勇勾搭在一起,你也不知道你到底是谁家的人!文氏,你听好了,既然你觉得嫁给我大哥是委屈你了,那我大哥今天就休了你,从今以后,我告诉你,你真是再也不用委屈了!”

楚思雅一直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要保持良好的修养。对文氏,就把她当个神经病就行了。

可这文氏实在是让她忍无可忍到了极点了,她跟楚文勇偷情,竟然还敢把所有的一切都推到她大哥身上,说什么她大哥不能满足她,不能让她享受一个女人该享受都要一切,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不同意,楚文豪这辈子都别想休了文氏!”老赵氏猛地吼了一声,那一声真真能说是从嗓子眼吼出来的。

“行,不休可以。今天本公主就将这两个没有人伦的畜生扔到大街上,让所有的人都好好看看。大哥跟自己的弟妹偷情,最后——”

后面的话,昭慧长公主都嫌弃说不下去了,这么不要脸的事情,真是别人做的出来,她都嫌说不出来,真的是太让人觉得恶心了。

“不行!不行!”赵氏突然发疯似的大叫,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扑到楚文勇身边,死命的拉扯他,似乎是想要将楚文勇的老二拔出来似的。

“啊!痛——痛——”

“娘,你停手,停手!赶紧停手!”

文氏和楚文勇一起痛呼道。

“赶紧去拉人啊!你们是死的!”楚玉亭看着楚文勇的脸都痛的惨白,顿时心痛的不行,至于文氏,她才不在意。

跟着楚玉亭来的下人,立马拉住赵氏,可是赵氏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四五个丫鬟都没有将她拉开。

最后还是一个丫鬟急中生智,一个手刀将赵氏给劈晕了。

楚文勇和文氏的脸早就变得惨败一片,文氏更像随时都会晕倒一样。

“报应哦!报应!别被赵姨娘这么一弄,某人这辈子就成太监了!”

楚思雅知道楚文勇现在的情况可不能乱弄,像赵氏刚才那样,死命的乱扯,说不定真伤到了楚文勇的子孙根,虽然她不确定到底有没有,可这绝对不妨碍她幸灾乐祸。

“你个孽女,给我住嘴!”

楚玉亭将赵氏抱在怀里,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到楚思雅幸灾乐祸的诅咒,顿时气得一口气上不来,就要晕倒。

“雅儿,跟这些畜生没什么好说的。楚玉亭你给本公主听好了,这次文豪是肯定要休了文氏,回去之后,本公主就让他写休书,然后到顺天府备案,也会向外公布这消息。至于理由,文氏和楚文勇这么丢人的事情,本公主也不多说了,只是文氏不守妇道,勾引大伯哥的事儿,本公主会一字不落的传出去!”

“你——你——”楚玉亭气的恨不得直接掐死昭慧长公主,她这算是什么不说,她将文氏和楚文勇的事情传出去,以后楚文勇还有什么名声!

“长公主一定要做的那么绝!”老赵氏阴沉着一张脸看着昭慧长公主。

昭慧长公主冷冷的瞪着老赵氏,“绝?本公主没有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去告诉皇兄和母后,已经是本公主给你们楚国公府留最后一点面子了!”

楚文豪的表情一直是淡淡的,只是当他眼神扫到文氏的倒是产生了一丝的波动,“你以后的名声毁了,从此以后,还是牢牢的抓着楚文勇吧。”

文氏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文勇,虽然之前楚文勇也总是对她失望,甚至也没有给她好脸色过,不过这么多年,文氏一直没有想过楚文勇会真的打算休了她。

文氏嘴上一直说着看不起楚文勇,可说实话,嫁给楚文勇,她得到的好处也是不少的,最起码能是不是的拿楚文豪的私房补贴一下家用,可如今楚文豪真的要休了她,文氏的心莫名的慌了。好像有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即将要彻底失去了一样。

“咱们走,这楚国公府真是肮脏的让人觉得恶心,本公主多待一刻,都受不了!”昭慧长公主嫌弃的看着楚国公府。

楚玉亭双眼喷火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她那是什么眼神,好像楚国公府是什么脏地方似的,“你不许走!你别忘了,你是我楚玉亭明媒正娶的妻子,你凭什么离开楚国公府啊!不许!”

昭慧长公主好笑的看着楚玉亭,她都不知道这什么楚玉亭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还妻子呢!她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陪楚玉亭耗了这么多年。

“妻子?本公主要想不是你的妻子,很简单。楚玉亭,本公主告诉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要是你真的不想要最后那一点点脸面的话,本公主也不在意,那就闹大一点!”

“滚!赶紧滚!我楚国公府没你这样的恶媳妇!”老赵氏阴狠的看着昭慧长公主,看着她趾高气昂的样子,就让她想到了太后那老东西。她真是一刻都不想多看。

昭慧长公主冷哼一声,当她还想留在这儿似的,她还嫌呆在这儿,恶心呢!

楚思雅在离开的时候,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一直保持沉默的楚思雨。

*

“你是什么大夫啊!竟然连那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真是丢人现眼!你赶紧滚!”楚玉亭咆哮的声音再次响起。

楚思雨好笑的看着楚玉亭气愤难耐的样子,只是面上却是一副担忧至极的模样,“爹,您说大哥不会一辈子这样吧。”

楚思雨有些悲悯的透过纱布床帐,喃喃的开口说道。

楚玉亭心情正是不好的时候,一听楚思雨的话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你多什么嘴!”

楚思雨手理紧紧的捏着帕子,双眼微红的低下头,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

“好了,雨儿这丫头也是关心勇儿,你冲她发什么火!”楚思雨这段日子一直陪在老赵氏身边,伏低做小,所以老赵氏倒是难得的有几分看重楚思雨,这不,看到楚玉亭兄楚思雨,这就开口为她说话了。

可惜楚思雨对老赵氏这种所谓的好,一点都不稀罕。老赵氏压根儿就没有把她当过孙女,只不过是自己一直对着她伏低做小,满足了她的虚荣心,否则她会为自己说话。这种廉价的亲情,她一点都不稀罕。

可是当楚思雨抬起头,看向老赵氏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感激。

老赵氏阴沉着脸,浑浊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屏风后的楚文勇和文氏,“这都请了多少个大夫了,竟然没一个有法子的!都是一些庸医!儿啊,不如咱们去请个太医回来?”

“不行!娘,要是请了太医回来,万一他要是静勇儿的事情说出去怎么办,到时候咱们楚国公府的面子就是真的丢光了!”

楚玉亭想都不想的开口道。要知道如今太医院的太医可都是由乾风帝和太后的心腹把持,请太医来,那不等于是将自己的丑事告诉齐乾风帝和太后!

“那你说该怎么办!难道就让勇儿和文氏继续连在一块儿,这——”老赵氏活了大半辈子还真没有见过这种离奇的事儿!

楚思雨眼珠子转了转,柔声开口,“祖母,爹,我听说荣安郡主是个医术高超的,不如咱们请她试试看?”

“那个小贱人!她巴不得你大哥出丑!她怎么可能同意!”楚玉亭一听到楚思雅,不自禁的皱起眉头,对楚思雅,他真是恨到了极点!

“那贱丫头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可她会愿意出手?”老赵氏对楚思雨的提议倒是有些心动,只是一想到楚思雅那张讨人厌的脸,她就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祖母,爹,不如让我去试试看,我就是跪在郡主面前,也一定会将郡主求过来给大哥——看病的。”楚思雨激动的开口,其实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说楚文勇如今的情况,生病?姑且算是生病吧,只是这病真的是好离奇。

楚玉亭闻言,赞赏的看了一眼楚思雨,“雨儿,你是个好的。你放心,以后爹一定给你找个好人家。你大哥以后也会好好感激你的。”

楚思雨一脸感动的看着楚玉亭,嘴角边噙着温柔至极的笑容,“爹,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厚望。”

长公主府

下人禀报楚思雨求见,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对视一眼,然后各自点了点头,她们也想知道楚思雨到底想做什么。

楚思雨进了花厅,一见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恭敬的行了一个礼。

“起来吧。”昭慧长公主淡淡的开口。

楚思雅现在也能仔细的打量着楚思雨。现在的楚思雨,没有初见时的怯懦,也没有中午在楚国公府时,对老赵氏和楚玉亭的唯唯诺诺,身上反倒是透露着一种平和的气息,可能这才是真正的楚思雨吧。

“谢长公主。”

“这里就只有本公主、雅儿和周嬷嬷,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吧。”昭慧长公主知道天底下没有白掉下来的馅饼,谁要是跟她说楚思雨没有所图,打死她都不信。

“目的?我的目的很简单,我希望楚国公府从此消失。”

很简单,楚国公府从此消失。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可是一股寒意却从脚底心直直的往人身上升。

楚思雅有些好奇的看着楚思雨,“你是楚玉亭的女儿,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冒昧说一句,荣安郡主不也是楚玉亭的亲生女儿,怕是郡主希望楚玉亭死的心,不比我少多少。”

“放肆!”周嬷嬷厉声喝道,这些事情虽然众人心里都知道,可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郡主的声誉不就毁了。

楚思雅对着周嬷嬷摆了一下手,然后看向楚思雨,“可否告诉我原因。我也冒昧说一句,就你这么大咧咧的跑到我娘和我面前,说你想要楚国公府消失,这也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吧。”

“我的身世想来郡主已经听长公主说过了。可我在庄子里,这些年过得是什么日子,郡主怕是不知道吧。”

楚思雨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可楚思雅却从她的眼底看到了浓浓的仇恨火焰。

“我的生母在庄子上千辛万苦的生下我,没多久就去世了。肯定是赵氏那贱人害的!要不是我奶娘一直忠心耿耿的保护我,我甚至都不能长大成人。可因为我圣母是被发配到庄子上的,所以那些人没有一个看的起我这个所谓的小姐,我在庄子上,甚至连最下等的奴婢都不如。

郡主,你能想象,我在庄子上是怎么活下去的?我甚至跟狗争过吃食。”

楚思雅微微一愣,没想到楚思雨之前过得竟然是这样的苦日子。

“那些苦,真的我都可以忍受。因为有奶娘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可后来我慢慢长大,我才知道,我的奶娘为我付出了多少,她就为了换取一点吃食,竟然心甘情愿的被庄子里那些畜生羞辱,就为了换取那么一点点的吃食!”

楚思雨眼底闪过一丝狷狂,可想而知这对她的冲击有多大。

“自从我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之后,我就恨楚国公府每一个人。后来我渐渐长大了,庄子里那些畜生看我长得不错,又把那些恶心的目光放在我身上,那时候奶娘为了保护我,又一次一次的让人侮辱。而我也为了保护自己,开始把自己打扮的丑丑的。

我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到了我18岁,也不知道楚玉亭怎么会想起我这个女儿来,就把我接回去了。

我之前还想着能回楚国公府也好,起码我以后可以好好照顾奶娘了。

可就在我要回楚国公府的前一天,奶娘竟然被人活活勒死,我永远忘不了我躲在水缸后面看到的一切,那勒死我奶娘的人是赵氏的人,以前就经常来庄子上耀武扬威的,我看到林他左手背上那长长的刀疤——”

“等等,你说那人的左手背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楚思雅蹙着眉头问道。

楚思雅猛地想起来,当初凌丰收曾经跟自己说过,她的养父凌秋生似乎就是被左手背上有刀疤的人害死的。

楚思雨不知道楚思雅的表情怎么突然变得怪怪的,可还是老实的说道,“不错,那人姓杨,别人都称呼他老杨,他是赵氏最得力的陪房了。”

“你的奶娘就被赵氏派的老杨给害死了?”

楚思雨点了点头,眼底仇恨的光芒愈发的浓厚,“不错,楚国公府的人为什么要来打扰我。在庄子里,尽管我的日子过的苦了一点,可还有奶娘陪着我。我想过,自己以后只要找一个老实的庄稼人过日子就可以了。可就因为楚玉亭的一时兴起,要把我接回楚国公府,我奶娘就被赵氏派来的畜生害死,那一刻,我发誓,我一定要楚国公府的人给我姨娘和奶娘陪葬!”

作孽,除此之外,楚思雅真的是找不到第二句话来形容了。

“你今日来跟本公主说这些做什么?”其实昭慧长公主名表,楚思雨想要的只是一个态度,一个许诺罢了。

“长公主心里明白。明人不说暗话。我相信长公主肯定也是恨楚国公府的人,我希望若是将来有可能,长公主可以动手推一把,彻底毁了楚国公府。”

楚思雨心里清楚,她一个人的力量到底是太小了,还不能毁了整个楚国公府,可是有长公主的帮忙就不一样了。

“楚文勇和文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没有开口,于是问起楚文勇和文氏的事情。

“他们?一对奸夫淫妇罢了。立他们以为自己做的隐蔽,不过我早就发现端倪了,我知道长公主一直不想要文氏这个长媳,我也算是帮了长公主一个忙了吧。”

昭慧长公主凝视着楚思雨,似乎是想要在楚思雨的脸上看出些什么,只是楚思雨太平静了,除了在说到她生母和奶娘的死,情绪稍微激动了一点,可如今平复下来,还真让人捉摸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楚思雨,本公主希望你是个聪明的。”良久,昭慧长公主才悠悠的说了一句。

“长公主放心,我的仇人只有楚国公府的那些畜生,没胆也没能力算计长公主和荣安郡主什么。只希望我在有能力毁了整个楚国公府的时候,长公主能动手帮个忙。”

“若真如你说的,本公主到时候推你一把,又能如何。”

得到昭慧长公主的答复,楚思雨彻底放心了,突然,楚思雨对着一旁的墙壁狠狠撞过去。

楚思雅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你疯了!”

楚思雨这一撞绝对是用了大力气,那闷哼声,楚思雅光听着,都觉得心里瘆得慌。

楚思雨的娇弱的身子摇晃了两下,想想也是,撞了这么一下,没有晕倒就算不错了,怎么可能不难受。

“我没疯。我这次来长公主府,是要请郡主去楚国公府,将楚文勇和文氏分开。我又没能将郡主请过去,若是再不把自己弄得惨一点,怎么让老赵氏和楚玉亭相信我呢?”

楚思雨看着楚思雨的额头上鲜血淋漓,有些不忍的别过了头,“我让人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多谢郡主好意。可不需要了,没处理过的伤口才更让人心惊不是吗?”

“可你的伤口要是不及时处理,以后留疤,可是毁了你的一辈子!”

就楚思雨头上那跟碗大一样的伤疤,就跟毁容没有任何区别了,女人最注重的就是自己容貌了,楚思雨怎么就一点都不在意呢!

“毁容?那也不错,说不定我就能一辈子待在楚国公府,不嫁人了。”楚思雨轻笑一声,颇有些自嘲的开口。

随即,楚思雨抬头看向楚思雅,“郡主的好意,思雨心领了。可思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报仇的路是我自己选的,我此生都不会后悔,哪怕为此付出一切。”

楚思雨行了个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楚思雅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楚思雨离去的身影,忍不住喃喃的说了一句,“有必要吗?是的有必要吗?”

“有。有时候人为了报仇是可以放弃所有的一切的。楚思雨这丫头,是个不错的,也是个可怜的。将来,等楚国公府毁掉的时候,娘想给她找一个好归宿。”

昭慧长公主对楚玉亭的子女是没有一点的好感,不过对楚思雨,倒是难得的产生了一丝的同情。因为,若她没有长公主的身份,而且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她可以发誓,她也一定会像楚思雨一样,不顾一切的报仇。就凭这一点,让昭慧长公主对楚思雨有了一些好感。也愿意拉楚思雨一把。

楚国公府

“雨儿,你的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楚玉亭看着原本如花似玉的女儿,不过是去了长公主府一趟,怎么就毁了容!

楚思雨呜咽的哭着,“女儿去求荣安郡主来给大哥治病。可长公主和郡主就是不同意,女儿想着,自己这条命也是不值钱的,不如就拿女儿这条命,去换大哥的命好了!可谁知道,女儿撞墙以后,长公主和郡主还是一点都不为所动,甚至直接让人把女儿给赶出来。”

“真是畜生!雨儿跟她们无冤无仇的,她们怎么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楚玉亭愤怒的开口。

老赵氏原本还有些狐疑,不过在看到楚思雨额头上碗大的伤疤,最后也相信额,毕竟对女子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容貌了,哪有人会拿自己的容貌开玩笑,除非那人是傻子!

“好了,雨儿,这事情不怪你,你赶紧去上药。”楚玉亭对楚思雨的印象顿时是好了不少,看,这才是她的好女儿,能为了自己的大哥这么牺牲自己!

楚思雨娇弱的抖了抖身子,然后泪流满面的看着楚玉亭,“多谢祖母,父亲。女儿就先告辞了。”

楚思雨扶着她贴身丫鬟小翠的手,头靠在小翠的肩膀,由着小翠扶着她回去。

“勇儿!你怎么样了!娘的勇儿你怎么样了!”

楚思雨才离开,赵氏哭天抢地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原本赵氏昏迷,已经让人送回她自己的院子,可她哪里呆得住,一想到自己的儿子此时还跟文氏那贱人连在一起,她整颗心都痛的不行。难道她儿子一辈子都要这样了不成!

楚玉亭头疼的看着赵氏,不过又想到里面楚文勇的情况,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你放心,我一定会给勇儿找最好的大夫!”

赵氏一看到楚玉亭,立马扑到他的怀里死命的哭泣,怎么会这样,她最骄傲的儿子怎么会成了这样!

“都怪长公主府的那群人!都是因为他们,勇儿才会落到今日的这种下场!”赵氏依偎在楚玉亭的怀中,放声痛哭,可以说到长公主府的人,眼底闪烁的仇恨光芒,恨不得将长公主府的给千刀万剐了一般。

“玉亭,你表妹说的没错,楚思雅那小贱人就是个灾星!你看看,自从她回到梁都,咱家就没有一件事情顺过,现在勇儿又成了这个样子,娘真是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老赵氏一想到长公主府的人,尤其是楚思雅,以前所有的一切都尽在她的掌握之中,可自从楚思雅出现,她就没有一件事情顺利过,这脸更是丢到姥姥家了!

楚玉亭一想到楚思雅从来没有给他这个做父亲的好脸色,甚至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跟他顶撞,下他的面子,心头的怒火更是烧的旺旺的,要是楚思雅此时在她面前,她真是恨不得直接把人给杀了。

“启禀国公爷,肃王求见。”

“不见!没见府里乱成一团,让他赶紧走!”

楚玉亭眉眼间闪过一丝厌恶,恶声恶气的开口。

对肃王,楚玉亭对他也是不屑至极,一个宫婢生的下贱皇子罢了,压根儿就不配他高看一眼。

“肃王听说大公子抱恙,所以特地带了一位医术高超的大夫。”

楚玉亭心里一动,拍了拍赵氏,“你先在这里看着勇儿,我去见见肃王。”

正厅

“见过肃王。”楚玉亭心里就算再不愿意,还是得给楚玉亭行礼。

“楚国公多礼了。”肃王温声开口,随后指了指站在自己身边的一位头发花白的医者,“这是李大夫,他行医可有四十多年了,什么疑难杂症都见过,想来对贵府大公子的病也绝对是能药到病除。”

肃王早就想要拉拢楚玉亭,无奈一直找不到机会,如今楚玉亭遇到麻烦,二话不说就带着李大夫来楚国公府,希望能够跟楚玉亭交好。

楚玉亭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李大夫,实在是楚文勇的情况太特殊了,让他都有些说不出口。

“那个——小儿——”可就算再难说出口,楚玉亭还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万一这李大夫没法子,他可不打算带他去见楚文勇,儿子的丑态他还想遮着一点。

“国公爷有什么,但说无妨。”

楚玉亭好似破罐子破摔,闭着眼睛,一口气的说道,“小儿,在行房的时候,用力过猛,所以现在拔——拔不出来。”

肃王愣了愣,他可不是不通人事的黄毛小儿,可也从来没听过有人行房用力过猛,会拔出来,这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李大夫,这病可能够治?”肃王也只是惊讶了一会儿,就重新看向李大夫。

李大夫沉吟了一下,“有法子,可否请国公爷让人带在下去看一下贵府的大公子。”

“好!好!好!要是李大夫有法子治好勇儿,本国公定有重谢在!”

很快,就有丫鬟领着李大夫去了楚文豪的房间。

等到李大夫离开后,肃王才幽幽的开口,“楚国公,其实本王一直为你觉得可惜啊!想想楚国公的先祖可是我大梁的开国功臣,可父皇近年来一直不断的在打击楚国公府,这让本王都为您觉得抱屈啊!”

肃王这话无疑是说到楚玉亭的心里去了,楚玉亭一直觉得自己怀才不遇,尤其是乾风帝这些年,更是不断的削弱楚国公府在军中和宫中的势力,这更是让他觉得憋闷。可对肃王,楚国公冷哼一声,别以为他不知道肃王想做什么!不就是想拉拢他嘛!

楚玉亭面上故作无奈的开口,“唉,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本国公又有什么法子呢!”

“楚国公此言差矣,怎么会没法子呢。”肃王悄悄凑近楚玉亭,然后小声开口,“楚国公若是愿意襄助本王登上王位,本王可以跟国公爷保证,楚家会成为大梁的第一世家。”

大梁的第一世家,无疑肃王抛出的筹码确实是很诱人。可楚玉亭生性小心,还不会就因为这一句话头脑发昏的将自己绑上肃王这条船。

不过楚玉亭也没有拒绝,继续跟着肃王打马哈哈。

肃王面不改色,只是心里却在暗骂,真是个不识抬举的!

不知道聊了多久,李大夫回来了。

楚玉亭一见李大夫,立马想到了楚文勇,“李大夫,见你面色不好,难道是你的法子不成?”

“国公爷误会了。大公子和他的妾室已经分开了。”

李大夫可不认识文氏,看那个女子穿着丫鬟的衣服,想来该是楚文勇的妾室吧。

“那就好,那就好。”楚玉亭一听自己的儿子没事了,这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只是——”

“只是什么?”楚玉亭觉得李大夫接下来的话,一定不是他想要听到的。

“只是,大公子跟她的妾室连在一起的时候,遭到过剧烈的拉扯,所以伤到了大公子的子孙根,所以大公子以后行房八成会不行了。”

其实还有因为楚文勇和文氏连在一起的时间太长,这也是一个原因,不过李大夫聪明的将这个原因给省略了,只说了其中的一样。

------题外话------

亲们抱歉,更晚了!七七今天不小心睡过头了,然后今天的还剩下一些,所一直到现在才码好,希望亲们见谅哈!

谢谢yachielee童生投了1张月票jeaidesisde秀才投了1张月票睿睿0913童生投了1张月票xiaofei52168童生投了2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