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太监 毁容/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什么叫我儿子以后会不行!你个庸医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

赵氏不知道何时出现,恰好将李大夫的话给听了个正着,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双手死死的扯着李大夫的衣襟,眼珠子瞪得是比铜陵还要大。

李大夫被赵氏扯得,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这赵氏还真只是一个姨娘,没规矩,自己才救了她的儿子,他竟然都不知道感激,还对他如此无礼。

赵氏此时都快要发疯了,这什么李大夫,不就是说她儿子以后就是个太监!这让赵氏如何能够忍受,她儿子是天之骄子,他可是楚国公府未来的世子,他怎么可以是一个太监!

“你说啊!你个庸医赶紧给我说,你刚才说的都是在信口雌黄!”

“好了,你赶紧放手。李大夫才救了勇儿,你——”

楚玉亭虽然也气愤自己的儿子竟然可能成了一个太监,可这李大夫到底是肃王带来的人,肃王如今就在一旁,怎么也得给这李大夫一点面子。

“赵姨娘,实在是令公子之前遭受过剧烈的拉扯,这才伤到了他的子孙根。我只是一名大夫,可不是神仙,我——”

“啊!你胡说!你胡说!”赵氏发疯似的掐着李大夫的脖子,她不相信,死都不相信,什么叫做她的儿子是因为剧烈拉扯,所以才会成了太监,那这一切不都成了她害的了!不!不是!她那么爱她的儿子,她怎么可能伤害勇儿!

李大夫怎么都没有想到,赵氏会突然发疯似的掐着他的脖子,李大夫死命的想要拉下赵氏的手,可赵氏此时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一下子成了大力士一样,怎么都拉不开。

楚玉亭也被眼前发生的一切给弄蒙了,反应过来以后,立马叫人帮忙来拉开赵氏。

肃王也是一惊,这李大夫可是他手下的能人了,要是真让赵氏这疯婆子给掐死,那他可是要损失一名人才了!

最后在李大夫差点被赵氏给掐的断气,面色都发紫的时候,赶来的奴仆才险险的将李大夫从赵氏的手上给救下来。

楚玉亭忍无可忍的看着赵氏,心下一狠,直接一个手刀劈晕了赵氏。

“本王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肃王看着险些丧命的李大夫,脸色也有些不好,可以想到自己还要继续拉拢楚玉亭,责备的话,就怎么都说不出口了,只能郁闷的全都自己咽下去。

楚玉亭此时也没有功夫再跟肃王说什么,强扯出一抹笑容,让管家送走了肃王。

楚玉亭看着昏迷的赵氏,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还是自己当初那温柔可人的表妹吗?这简直跟泼妇没有任何区别。

再想到自己的长子楚文勇,今后竟然只能是一个太监,他要是真让楚文勇当上楚国公府的世子,那他就是死了,也没脸去见地下的列祖列宗!

可要让昭慧长公主生的楚文豪和楚文煜当世子,那也是绝不可能!哪怕他死,都不成!

楚玉亭真是越想越头痛,真心是恨不得直接死去的好!

*

“小姐,您怎么能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您又不是不知道,对女子来说,容貌是有多重要,您怎么——”小翠心疼的看着楚思雨额头上已经包扎的白布。小翠是楚思雨奶娘的女儿,从小也是陪着楚思雨一起在庄子上长大的,同样,她也是最清楚楚思雨心思的人。

“哭什么。只要能报仇,受这么一点小罪算不了什么的。倒是你,小翠,我一定要早点给你找一个好人家。”

楚思雨看着小翠跟奶娘有五分相似的脸,开口说道。

小翠猛地摇头,“不,奴婢一辈子跟着小姐,而且报仇的路太难走,小翠要陪着小姐。”

“傻丫头,你这样,让我怎么对得起奶娘。”楚思雨美眸含泪,哽咽的看着小翠。

“小姐,我也不会忘了我娘是怎么死的。是赵氏那贱人派人下的毒手,楚国公府的畜生都该死!”

小翠咬牙切齿的开口。

“是啊,这些畜生都该死,他们根本就不配做人。”楚思雨双眸死死的盯着摇曳的烛光,阴狠的开口。

小翠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的开口,“对了,小姐,我刚才听人说,大公子已经和文氏分开了,是肃王带来的那个大夫来帮的忙。您说,这事情要不要去告诉郡主?”

在小翠心里,昭慧长公主府的人都是身份高贵,要是有他们帮忙,一定能很快铲除楚国公府的人。

“让我想想。”

翌日

昭慧长公主带着楚文豪写的休书,亲自去了顺天府,大张旗鼓的告诉众人,楚文豪已经将文氏给休弃了!至于理由,无子,甚至还和自己的大伯哥有暧昧。

文氏和楚文勇有染对了消息顿时就传遍了整个梁都。

有人幸灾乐祸的看着楚文豪,觉得他没本事的,就连自己的媳妇儿都看不住,竟然被自己的庶长兄给挖了墙角。

有人则是怜悯的看着楚文豪,摊上这种媳妇儿,真算是一种悲哀了。

别人的想法,都已经影响不到楚文豪了。他发现,在休弃文氏以后,他竟然能变得如此的心情舒适,就好像多年扛着的包袱,突然之间,就卸下了一般。

可当楚文豪休了文氏的消息传到文家的时候,可谓是惊起了惊天骇浪!

文嫣气的浑身都在颤抖,气的将自己屋内所有能砸的东西全都砸掉了!

“蠢货!蠢货!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子的蠢货!”要是此时文氏在文嫣面前,文氏真想直接亲手掐死文氏,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女人,蠢得简直是让人无话可说了!

“嫣儿啊!你姐姐被楚文豪给休弃了,你说这该怎么办!你主意多,不如想个法子好好帮帮你姐姐!”

文嫣一听到蒋氏的声音,原本就蹙着的眉眼不禁蹙的更紧了。

等到蒋氏进屋,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这满地的狼藉,要是以往,她还会说文嫣两句,她难道不知道家里的日子难过,怎么还能这么浪费!

可如今,蒋氏心里只有自己的宝贝女儿被楚文豪休了的痛苦,哪里还有工夫在意这些身外之物!

文嫣冷笑一声,“法子?我有什么法子?我看是你生那白痴的时候,忘记没有生出她的胎盘,否则她怎么会这么蠢!”

其实文嫣更生气的是,文氏那白痴怎么就不能多占据楚文豪夫人这个名头一段时间,等她想到法子,接近楚文豪,然后就能成为他的妾室,到时候文氏那白痴爱死就死,她才不介意呢!可是如今,文氏那白痴,真是将她所有的安排全都给打乱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她到底是你的姐姐啊!”蒋氏心痛的看着文嫣、

“那你想如何?你没听到外面传的东西,她竟然跟楚文勇有染,像这种白痴,你让我说她什么好,凭她的身份,能嫁给昭慧长公主的长子,这已经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了。可她倒是好,竟然心里老是惦记着楚文勇一个庶子。如今,更是不知道又做了什么恶心人的事情,这才让昭慧长公主忍无可忍,将她和楚文勇有染的事情都给曝出来!”

“可她到底是你姐姐啊!”

蒋氏对文氏这个长女还是十分疼爱的,一想到女儿被休了,她整颗心都痛的不行。

“我是没法子了。不过你要是还想闹什么,就随你。不过小心,弟弟好不容易得来去国子监读书的机会,就这么毁了。”

文嫣已经懒得理会蒋氏了,蒋氏最在意的可就是她的宝贝儿子了,在文氏不和她的儿子有冲突的情况下,她能为文氏着想,可一旦有了冲突——

果然蒋氏突然不哭了,其实她还真有去长公主府闹的打算,说不定这样就能让楚文豪收回休书。可一听,会影响到她儿子的前途,将士立马就犹豫了。

文嫣见状,忍不住冷笑,果然跟她想的一样。蒋氏以为她的宝贝儿子是怎么能去国子监读书的,是她卖楚思雅的好换来的、

想至此,文嫣的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她没想到,楚思雅竟然就这么不想跟她扯上一点关系,她告诉楚思雅这么多有用的东西,她转眼就将弟弟送到国子监,摆明了,是不愿意跟自己有任何的瓜葛。

“那咱们要不要接你姐姐回来。”蒋氏虽然不打算再去接文氏了,可心里还是记挂着文氏,想着要是能将文氏接回来也是好的。

文嫣冷冷的睨了蒋氏一眼,“她自己有脚,想回来,自己会回来。”

“可——”

“你要不想耽误你宝贝儿子的前途,就什么都不要做。”

文嫣压根儿不想跟文氏继续周旋,此时她得好好想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长公主府

“娘,您对楚思雨送来的消息怎么看?”

楚思雅看着手中的纸条,倒是忍不住在心里赞了一句楚思雨,是个心思细腻的,竟然能通过长公主府采买的蔬菜的机会,将消息传进来。

“你这个肃王表哥,可是一个大好人。哪家要是有点什么事情,他肯定是立马屁颠屁颠的去帮忙了。”昭慧长公主凉凉的开口道。

“噗嗤——”楚思雅忍不住笑出声,她娘的比喻真的是好恰当啊,屁颠皮的去帮忙,这不是说肃王犯贱,就是喜欢去帮人忙呗!

“娘,皇帝舅舅就这么看着肃王闹腾?”楚思雅觉得自己的皇帝舅舅那么精明的一个人,肯定将肃王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的。

昭慧长公主伸手摸了摸楚思雅乌黑亮丽的头发,柔声开口,“你皇帝舅舅什么都知道。不过肃王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挑梁小丑罢了,只要做的不是太过分,你皇帝舅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眼的过去了。不过他要是上赶着作死,那就没人能够拦得住了。”

楚思雅点了点头,倒是突然想起肃王府送来的请柬,“娘,还有三日就是肃王妃的生辰了,咱们一定要去?”

楚思雅其实真心不是太想去,想到上官璇,她整个人都不好,什么她不给她看病,是因为上官冰觊觎燕翎,这从哪来的奇葩思维,反正楚思雅是一点都想不通。

上官璇的生日,说实在的,能不去最好!

“去吧。这面子上的情总是要顾及到的。否则你皇帝舅舅的脸也不好看。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次翎儿也会去。”

昭慧长公主看着楚思雅,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楚思雅的眼睛果然亮了,然后游戏不太好意思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娘,您说的是真的吗?”那是不是代表她能见到燕翎了?

昭慧长公主无奈的看着楚思雅一副女生外向的样子,好奇又无力的点了点头,“你这段日子天天跟翎儿传信,真当娘不知道啊!”

楚思雅也没想过瞒昭慧长公主,于是很老实的点头了,“娘,我和燕翎可没有私下见面啊,只是传信罢了。而且我都是让冷霜去拿去送,保证没人会发现的。”

“你啊!什么叫做女大不中留,娘也算明白了。”

“我是想多留在您身边一段日子的,谁让您这么着急要把我嫁出去的!”

楚思雅嘟着嘴,不依的开口。

昭慧长公主好笑的看着楚思雅,“就你这鬼丫头,人还留在长公主府,可这心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你啊,还是早点嫁给翎儿吧。”

楚思雅努了努嘴,难道她心真的已经跑到燕翎那去了?

三日后

楚思雅一想到能见到燕翎了,心里就像是怀揣了一只小兔子似的,一直跳个不停,不过她面上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免得让冰玉和冷霜两个人看到,打趣自己!

不过楚思雅今年可真心是想着好好打扮打扮自己,楚思雅身上穿了一件天蓝色广绣留仙裙,裙摆处层层叠叠,好似无数的云彩交织在一起。头上簪着镶嵌着硕大明珠的宝石簪子,显得端庄清丽,脸上也微微用了一点自己配置的胭脂,从铜镜中看自己,楚思雅都忍不住惊艳了一把,真是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冷霜忍不住赞叹了一声,“郡主,今日打扮的好美。想来是要去见侯爷吧。”

楚思雅默默翻了一个大白眼,冷霜和冰玉待在自己身边,真是越来越会打趣自己了。

不过她今天心情好,不跟她们两个人计较!

肃王府

昭慧长公主带着楚思雅三兄妹一同到了肃王府。

这还是楚思雅第一次来肃王府,说实话,这什么肃王府,实在是够简朴的,比起那破落不堪的慎王府要强上一点。

“都说肃王勤俭爱民,所以他的府邸也是十分朴素,甚至比起一般的大臣都要差上几分。”

楚文煜似乎是读懂了楚思雅心里的疑惑,所以淡淡的开口。

“勤俭爱民?”这貌似皇帝该做的吧,他一个王爷——

“好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说来做什么。”

很快就来了个像是管家级别的忍,领着楚文豪和楚文煜一同去了男子该坐的席位。

男子席和女子席,只用了一张巨大的花鸟屏风给阻隔开。

而女子席这边,上官璇是亲自来迎接的,就昭慧长公主的辈分,也值得上官璇亲自迎接,“见过姑母。郡主有礼仪。”

上官璇给昭慧长公主行了一个礼,对楚思雅就只是点了一下头。

昭慧长公主虚手扶了上官璇一把,“好了,今天是你生辰,这么多礼做什么。”

昭慧长公主淡淡的开口,既不亲切也不疏离,恰到好处。

“我说三弟妹啊,我就说姑姑心疼你吧。”一道婉约的声音响起,楚思雅一看到说话的人,不禁觉得有些头痛,这不是定王妃嘛!

这定王和肃王在朝堂上争的是你死我活的!

这定王妃和肃王妃的关系自然也不好。

不过照楚思雅看来,定王妃倒是比肃王妃强多了,人家起码有自己的孩子,而且比肃王妃更懂得怎么当一个王妃。

“二嫂说的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姑姑,表妹,赶紧入座吧。”

上官璇笑着招呼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邀请她们入席。

女子席这里也就只摆了四桌,每桌上也就只有七八个人,看来这次上官璇生日,没有大办啊!

想想也是,这上官璇今年可都已经27岁了,在大梁,绝对是个老姑娘了。

昭慧长公主带着楚思雅坐下。楚思雅一抬头,在看到对面的人后,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她的对面,不巧正好是铁燕儿和楚思影,看她们一副恨不得将自己生吃活吞的样,楚思影真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又热特意安排了。

只一眼,楚思雅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她可真不想和这些人打交道。

可惜楚思雅不想惹麻烦,可麻烦总是会来找上她,楚思影尖锐的声音响起,“我说妹妹啊,怎么,你见到姐姐我,难道连个招呼都不知道打一声!”

楚思雅听着楚思影阴阳怪气的声音,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这楚思影脑子有病吧,她发神经都不知道看一下场合不成!

“你嫁了人,倒是一点规矩都不懂了。哪有嫡出给庶出见礼的。”昭慧长公主冷冷的瞥了一眼楚思影道。

楚思影气的差点养倒,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她庶出的身份说事儿,尤其说这话的人还是昭慧长公主,让她最讨厌最恨的一个人!

“这什么嫡出庶出的有什么大不了,长公主未免也太小气了吧。”

铁燕儿一看到楚思雅,心头的怒火就蹭蹭的往上升,一想到自己在国宴上,竟然输给了楚思雅,这简直是让她视为奇耻大辱!

楚思雅淡淡的扫了一眼铁燕儿,在西漠对什么嫡出庶出的,还真不是太在乎,西莫皇,娶的正妃是大妃,其她的,都是侧妃庶妃,还有一些每名分的,那就暂且不提,侧妃的地位只比大妃低那么一点,有时候,甚至是能跟大妃平起平坐的,所以铁燕儿对什么嫡出庶出是一点都不在意,更不会放在心上。

不过,这里是大梁,可不是西漠。

铁燕儿话落,立马就有一个身穿大红裙子的小姑娘,愤恨不平的开口了,“听铁燕儿公主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在说,我们这些嫡出的,反倒是不如庶出来的尊贵了!”

“嫡庶不分,真真是无教养!”一个黄衣女子接着说道。

“没错,某些蛮夷人,就是不懂得礼仪规矩,竟然连嫡出庶出都不在意!”一个紫女女子也开口接道,毫不客气的对着铁燕儿嘲讽道。

“啪——”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铁燕儿竟然发疯似的抽出自己腰间佩戴的红鞭,狠狠的抽向紫衣女子,而且抽的地方,竟然正好是她的脸。

“啊!我不活了!不活了!”紫衣女子只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不用说,自己肯定是毁容了。对一个女子来说,毁了容,那还不如去死呢!

女子席这里发生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没一会儿就惊动了男子席。

肃王匆匆赶来,看到女子席位上乱成一片,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发生什么事儿了?”

上官璇连忙将发生的一切简单的说了一遍,她只是想借着铁燕儿给楚思雅一点好看,可她真没想过铁燕儿的性子竟然这么烈,说动手打人,就动手打人,而且还专门往女子最在意的脸上动手。

肃王一张脸气的铁青,连忙吩咐手下的人去男子席上将铁猛请过来。

铁猛一路上的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铁燕儿竟然能做出这种蠢事,真是让他恨不得直接掐死铁燕儿算了。

铁燕儿看到铁猛,倒是一点心虚的表情都没有,一副振振有礼的样子,“这个贱女人,竟然敢说我西漠的人都是蛮夷,别说我毁了她的脸,就是直接杀了她都是应该的!”

楚思雅早就上前去看紫衣女子的伤口,不能不说,铁燕儿下手还真是够狠的,这伤口实在是够深。

时间不等人,楚思雅直接先用酒水帮紫衣女子清理伤口,然后给她上了自己的秘制的金疮药,只是伤口太深,会不会留疤,还真的是一个未知之数了。

“铁燕儿公主,这小姐是说了蛮夷不懂规矩,可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西漠人都是蛮夷,不知道你到底是从哪儿得来的结论。”

楚思雅一边帮紫衣女子处理伤口,一边冷冷的开口。这紫衣女子最多也就是娇蛮一点,可铁燕儿倒是好,直接就毁了人家的容貌,心狠手辣,可见一斑。

“她当本公主是傻子不成!难道你真当本公主不知道,你们大梁人一直在心里骂我们西漠人为蛮夷,如今这贱人更是胆大包天的敢对着本公主冷嘲热讽,她该死!”

铁燕儿寸步不让的嘲讽道。

紫衣女子瞪大着眼眸,恨不得将铁燕儿给千刀万剐了,要不是脸上的伤口太痛,她真想开口骂人了。

“如果西漠人都像铁燕儿公主一样,一言不合,就要拿鞭子打人,那么西漠人确实个个都是蛮夷,楚思雅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你——“

”够了,荣安郡主,舍妹无礼,可小妹也是因为太激动了,一时间有些义愤,所以才会——“

”太激动,义愤?就能随意让毁人容貌?铁燕儿公主可真是不客气,这一鞭子下去,说不定还真是要留疤痕了。“

紫衣女子瞪大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着楚思雅,她的脸要是真的留疤痕了,那她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雅儿,这凝儿脸上真的会留疤痕?“昭慧长公主原本一直没有开口,只是在听到会留疤痕的时候,才忍不住有些心痛的开口。

楚思雅有些狐疑大看着昭慧长公主,她娘认识这紫衣女子?

”你舅老爷嫡亲的小孙女齐凝,前些日子,才陪着他父亲进京述职。“

难怪,楚思雅对这齐凝一点印象都没有,太后娘家的人,她也算是比较熟悉的了,可这齐凝倒是第一次见。

”伤口有些太深,过些日子,我再配些伤药和胭脂水粉试试看。“

楚思雅对这种外科还真的不是很擅长,只能这么安慰人了。

齐凝泪眼汪汪的看着楚思雅,”表姐,我的脸不会真的有事吧。要是我脸上真的留疤痕,那我不如死了算了!“

”放心,我一定帮你把疤痕去了。“楚思雅觉得自己的话还真是有些苍白无力,不过此时她也只能这么说了。

”你还不赶紧给齐小姐道歉!“铁猛压抑着心头的怒,冷眼瞧着铁燕儿说道。

”她配吗!小小的臣子之女,我就是打杀了她又能如何!“铁燕儿一脸倨傲的开口。

”西漠四皇子,照本公主看,你们来大梁不是诚心和谈,而是来羞辱我大梁的吧!小小臣子之女,齐凝确实只是臣子之女,可她也是我大梁臣子的女儿,可不是你西漠的!“

昭慧长公主对着铁燕儿的胡搅蛮缠,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蛮不讲理的女子,简直是世间仅见!

”长公主息怒,小妹她来大梁,有些水土不服。长公主尽管放心,齐小姐治伤需要的药材,本皇子会全部承担。“

铁猛也知道这事情是铁燕儿做的不地道,就算齐凝话语里有什么不对的,你也不能直接动手打人啊,而且还专门往女儿家最重要的脸蛋打。

楚思雅皱着眉头看着铁燕儿,她怎么觉得铁燕儿今天有些不太对头,好像出门没带脑子一样。

还不等楚思雅多想,齐凝就恨恨的瞪着铁猛,”我才不要呢!你少猫哭耗子假慈悲的!你妹妹拿鞭子毁了我的容貌,你就在那里假惺惺的装好人!“

”凝儿,别人不懂规矩,可你的规矩可是从小学习到大的,怎么也能这么无礼。“

昭慧长公主训道。只是话里话外还是在说,铁燕儿是个不懂规矩的。

铁猛自然也是听出了昭慧长公主话里的意思,可偏偏他还什么都不能说,能说什么呢,谁让自家小妹做错事情了,害的他想开口说什么,也没有资格。

想到这里,铁猛是更加气的浑身都在发抖了,这铁燕儿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

”雅儿,你先带着齐凝回去吧。“

齐凝脸上的伤到底是有些太严重了,昭慧长公主心想还是让楚思雅先带着齐凝回去好了,也好让楚思雅好好给齐凝看一下脸上的伤。

楚思雅点了点头,扶着齐凝一起离开,可怜这齐凝也就十二三岁,就是个小姑娘,没想到要经历这么一番磨难。

等到楚思雅和齐凝离开后,肃王就开口了,”今日的事,是本王米有考虑周全,还请姑姑见谅。“

”是啊,肃王妃这座位排的还真是好。一抬头,就能看到出饲养和铁燕儿两个让人糟心至极的。

肃王妃紧紧扯着手上的帕子,低着头,一言不发。作为晚辈,要是她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跟昭慧长公主顶撞,那就是不敬长辈了!

很显然,昭慧长公主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毫不客气的狠狠落着肃王妃的脸。

要是她早知道来肃王府一趟,会这么不顺心,她压根儿就不会来!

铁猛在去男子席之前,特地在铁燕儿耳边小声嘱咐,“你别再给我惹是生非,否则我立马把你送回西漠!”

铁猛回到男子席位,脸色有些尴尬。

虽然男子席和女子席相隔的有些远,还有屏风遮挡着,不过只要功夫高超的,自然能将女子席上发生的一切都听在耳朵里。

一想到铁燕儿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铁猛一个大男人都觉得臊得慌。

“西漠四皇子何必如此生气呢,只不过是小女儿间的一些龃龉罢了。”

卫戎“老好人”似的开口。

“没错,水月太子说得对,其实西漠四皇子真的没有必要这么在意的。”肃王心里其实也有些不太舒服,他这次替上官璇办寿宴,就是想要笼络人心的,可如今倒好,被铁燕儿搞出这么一出,怕是又与长公主府交恶了。

燕翎倒是一直紧皱着眉头,似乎有什么烦恼的事情一般。

“忠勇侯不知在想些什么?一直眉头紧皱的?”肃王笑着开口,其实他心里都在冒火了,燕翎摆出这么一副死人样子,到底是给谁看啊!燕翎平时在乾风帝面前,比他们这些皇子都要来的得脸,早就让肃王心里不痛快了。

同桌的定王忍不住冷笑,“怎么,肃王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多管闲事了,就连忠勇侯皱一下眉头,你都管着!”

定王如今跟肃王在朝堂上可以说是斗得你死我活,自从三年前被父皇敲打过之后,他的心思倒是往朝政上放了,就算他最后争夺皇位失败了,他也无所谓了。

只是有一点,登上皇位的,可以是任何人,唯独不能是肃王,一个宫婢生的贱种,有什么资格登上皇位!

“定王这是什么意思,本王只是关心忠勇侯罢了。”

肃王对定王更是恨之入骨,一听对方找茬,二话不说反击过去。

“今日是肃王妃的生辰,是该高兴的时候,两位王爷,这么吵,肃王妃怕是要不高兴了。”

赵天楚淡淡的说道。

定王和肃王同时熄了火,他们两兄弟就算再不合,可是在外人面前还是要表现出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毕竟这是他们的父皇想要看到的。

只是定王对赵天楚可不怎么看得上,以前就是个笑面虎,对谁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任谁都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娶了楚思影之后,倒是变得愈发的深沉了,这更加让他不喜。

“天楚,要本王说,你都成亲多少日子了,怎么都不知道生个孩子,是不是你现在的夫人,你不喜欢?也是,你看看你,堂堂的理国公世子,未来的理国公,竟然娶一个庶女为妻,尤其是你那夫人,啧啧,不是本王说,可跟当初的肃王妃有的一拼了!”

楚思影善妒,而且在理国公府闹出来的事情,大多数人也已经知道了,心里都忍不住感叹,楚思影可真是有当初肃王妃的风范。

“定王这是什么意思?”肃王咬牙切齿的开口,就连一贯温柔的笑意都保持不住了。

定王耸了耸肩,无所谓的开口,“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到当初肃王妃可是宣言,三弟你今生今世只能有她一人!可这才过了多久,没想到三弟妹就想通了,三弟你如今可多了两个侧妃,甚至也有两子一女了,啧啧,不过可惜了,都是庶出。”

“你——”

肃王要不是还记得自己的身份,真是恨不得直接跟定王打起来,他不就是在嘲讽自己早些年间被上官璇管的死死的,一个子女都没有,如今纳了两个侧妃,可还是没有嫡出的孩子!

卫戎好笑的看着肃王和定王之间的争吵,这就是大梁的皇子?最有可能问鼎帝位的两个皇子?照他看来,这就是两个白痴,不知所谓。

要是燕翎是大梁皇子,他还真得费心一点了。不过哪怕他不是,燕翎也必须死,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他丢了面子!

不知想到了什么,卫戎邪魅的眼底闪过一丝奇异光芒。

这一切,正好让燕翎捕捉到,燕翎微微眯起眼眸,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忽的,一道灵光从燕翎的脑海里闪过。

燕翎猛地起身,动作急切的甚至将面前的桌椅都险些碰倒。

燕翎从来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失利过。

肃王更是一惊,他是认为,燕翎故意给下他的脸子,一张脸顿时黑的不行。

“本侯有要事,先告辞了。”

燕翎说完,甚至都不等肃王开口,就直接带着清风和逐月离开。

肃王面色铁青看着燕翎离开,他是认定了,燕翎是瞧不起他这个肃王,故意给他脸色看!

定王倒是若有所思的看着燕翎,他不觉得燕翎是故意让肃王难堪,相反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过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不知道。

卫戎眯着眼看着燕翎匆匆离去的身影,嘴角边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反应过来了?那又如何,他想,他的人已经得手了。

*

“表姐,你说我的脸会不会毁容啊!”

齐凝在马车上紧紧的抓着楚思雅的手,忐忑不安的开口。

她不想毁容,真的是一点都不想毁容啊!

楚思雅拍了拍齐凝的小手,柔声开口,“放心,表姐会尽量让你脸上不留疤的。”

楚思雅从离开肃王府之后,这心情就没有平复过。

她总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有些不太对头,铁燕儿今天的行为实在是有些太反常了,反常的让她觉得隐隐有些不对。

“啊!”

马车倏地停下,楚思雅和齐凝险些撞倒。

------题外话------

谢谢tzbxjj06 投了1票chenwei1968 投了1票13961412110 投了1票阮冉冉821026 投了1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