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被掳 渣人/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外面的人是怎么赶车的!连车子都赶不好!你们真是没用!”

楚思雅颇有些无语的看着齐凝,她发现这齐凝还真有些太“太真烂漫”了,才刚刚毁了容,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大喊大叫,而且她难道一点古怪都没有发现吗?

显然是没有。

“冰玉,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楚思雅皱着眉头问道。

“郡主,您躲在马车里千万不要出来!”

楚思雅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的预感没错。她们肯定是遇到麻烦了,而且这麻烦肯定还跟铁燕儿有关系。

在上官璇的生辰宴会上,她就觉得很不对头,铁燕儿不是个没脑子的,而且她也深知大梁对嫡庶之分看的很重,怎么可能不经大脑的说出这么一句话,而且反驳铁燕儿,话说的难听的不止齐凝一个人,可铁燕儿正好就对齐凝动了手,甚至还直接拿鞭子往齐凝的脸上招呼,这怎么想,都让人觉得有些不太对头。

“荣安郡主,我劝你还是直接束手就擒吧。你放心,只要你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你的丫鬟还有马车里的人,我们绝对是不会对她们怎么样的!”

楚思雅紧紧抿着唇,这街道也实在是太僻静了一点,竟然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肯定是她们提前将街道上的人都给处理过了,是谁要抓她呢?铁燕儿?可她总觉得这么大的阵仗,不是铁燕儿一个人能做出来的。

“表姐,怎么办!外面的是不是歹徒啊!他们会不会杀了我们啊!我——我——我还没活够,我不想死啊!表姐!”齐凝害怕的双手紧紧的缠着楚思雅的胳膊,大大的眼珠子理满是惊恐。

要是平时,楚思雅还能夸赞她一句,单纯,可如今,楚思雅对齐凝只有两个字,单蠢!单纯到已经是个蠢人了!

楚思雅头痛的脑袋都要炸掉了,拉开齐凝扯着她胳膊的手,掀开马车帘子,只见马车的四周全让人给包围了,再看看她们这里,护卫也全都已经被打趴下了。至于车夫胸口上也中了一枚毒镖。

冰玉倒是还好好的,没有受伤,只是右手一直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剑,似乎随时都想着背水一战。

楚思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么敌我悬殊的情况下,要是她还能跑掉,那可真是奇迹了。

她倒是可以直接跑到空间里去,可冰玉怎么办,还有马车里的齐凝。

楚思雅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考虑自己如今的情况,这些黑衣人应该是打算活捉她,否则对方这么多人,早就可以直接动手把她们几个给杀了,也不用等自己说那么多废话了。

“我跟你们走。可冰玉还有齐凝必须离开。”楚思雅盯着眼前貌似是头领的人说道。

“这一点荣安郡主可以放心,只要荣安郡主配合跟我们走,你的丫鬟和马车里的小姐,我们自然是不会为难他们的。”

“我不信。给她们一匹马,我要看着她们离开了,我再跟你们走。”

楚思雅一点都不相信这些黑衣人的话,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言而有信,难道你还能相信土匪说的话不成。

“不行!万一这两个骑着快马去找救兵,那我们今天所做的,不就前功尽弃了。”

“那我就自尽。别说你们不在意,要是真的不在意我这条命的话,刚才就可以动手了,可相反你们没有动手,这就说明,你们的主子还是很稀罕我这条命的。而且,你们既然打算抓我,那就肯定是考虑好了一切,我想,怎么在最短的时间内逃走,也应该是做好打算了吧。”

领头的黑衣人深深的看了一眼楚思雅,好聪慧的女子,难怪主子——

“头儿!不过就是两个小丫头,掀不起什么大风浪的,要是再耽搁下去,闹出什么事儿来,咱们这差事就办砸了,主子到时候怕是不会放过咱们!”

领头的黑衣人在心里迅速盘算,最后还是同意了楚思雅的条件。

“郡主,您赶紧离开,奴婢挡着她们!”冰玉怎么都不同意,就楚思雅一个人留在这里,她一个人跑了,那她算什么人了!

楚思雅知道冰玉是一根筋,要想说通她,是有些困难的,“你现在赶紧带着齐凝走。说实话,今天齐凝也就只是受了无妄之灾罢了。还有,只有你走了,才能通知人来救我。冰玉记住,逞匹夫之勇的,可不是聪明人会做的事情。记住,铁燕儿有问题。”最后一句话,楚思雅说的极其小声。只有靠着楚思雅的冰玉听到了。

冰玉闻言,眼底闪过一丝挣扎,最后还是妥协的点头,没错,她得留着自的一条命。

黑衣人倒是信守承诺,直接拉了一匹马。

齐凝战战兢兢的从马车里爬出来,在看到这么多黑衣人的时候,她吓得差点双腿打颤,在看到高大的马匹,她压根儿没胆子上去,她可从来没有骑过马。

冰玉懒得理会齐凝这种大小姐脾气,直接动手将齐凝扔到马背上,然后自己也上了马,一挥马鞭,马儿迅速的疾驰。

楚思雅在看到冰玉安全离开以后,才放心下来。

“荣安郡主,这会儿可以放心了。接下来,我要打晕郡主,还希望郡主能够见谅。”领头的黑衣男子开口道。

楚思雅忍不住嘴角抽搐,她就算不见谅又能如何,该怎么样,他们不还是会怎么样。

见楚思雅没有反对,领头的黑衣男子,倒是对楚思雅稍微有点礼遇,在打晕楚思雅的时候,稍微温柔了一点,只是该怎么晕倒,还是怎么晕倒。

见楚思雅晕倒后,立马就有人将楚思雅扛到自己的肩膀上,“刚才那两个女子一个都不能留,我们先撤退!”

领头的黑衣男子沉着的吩咐。然后迅速分了一批人去追赶才离去的冰玉和齐凝。

大部分人就直接带着楚思雅离开。

“啊!你到底会不会骑马啊!我——我被你颠的吃的东西都要吐出来了!”齐凝趴在马背上,恨不得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吐出来,这滋味儿实在是太难受了。

冰玉连个眼神都懒得给齐凝这个千金大小姐,此时她只想早点赶回肃王府,让人去救郡主,哪里有功夫去管齐凝这千金大小姐。

冰玉忽的听到“哒哒——哒哒哒——”的马蹄声,心里产生不好的预感,果然是后面的黑衣人追来了。

“不好了,不好了!那些坏蛋追来的!咱们该怎么办啊!那些人怎么能言而无信!我们——”齐凝现在只想保住自己的性命。就连毁不毁容的,她也不是很计较了。

“闭嘴!”冰玉本就有些心烦意乱,再听齐凝乱喊乱叫,心里更是烦躁的像是缠了无数的线条一样!

黑衣人渐渐赶上了冰玉。冰玉右手拿起自己的宝剑,而已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

就在双方即将动手的时候,燕翎带着一队人马匆匆赶来,马蹄响起,战衣飞扬。黑衣人看到来人是燕翎的时候,眼中都迸发出不可置信的光芒,照理,燕翎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到的。

不过他们还记得自己的任务,取了这两个丫头的性命,到时候他们再自尽,那燕翎就别想从他们的嘴巴里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黑衣人举刀劈向冰玉的时候,清风连忙挽弓射箭,将黑衣人的劈向冰玉的刀射下。

“活捉!”

简单的两个字,却是燕翎给他们布置的命令,活捉,就是要保证一个人都不许死。

双方很快就展开了激战,燕翎没有加入战圈,倒是策马来到冰玉的身旁。

“哇——忠勇侯,好可怕,这些黑衣人都好可怕!我刚才差点就被他们杀了!”

齐凝今天真的是吓坏了,恨不得直接扑到燕翎的怀里去哭。

燕翎皱着眉头看着齐凝,他现在满心想的都是楚思雅在哪里,哪里有功夫管齐凝这个黄毛丫头在想什么,于是燕翎毫不客气的直接点了齐凝的昏睡穴。

周围是刀剑碰撞的声音,可这也遮掩不了齐凝凄厉的喊声,当齐凝终于闭上嘴巴的时候,燕翎只觉得世界都安静了。

“侯爷,就是他们抓了郡主,还不知道将郡主带到哪儿去了。对了,郡主还说了一句,铁燕儿有问题。”

冰玉原本还以为自己是要死在这些黑衣人手上了,如今一看到燕翎,立马将楚思雅被掳走,还有她最后告诉自己铁燕儿有问题的事情,告诉燕翎。

燕翎紧紧皱着眉头,眼底好似涌起了狂风暴雨一般,恨不得将所有的一切都给消灭的一干二净。

很快,还是燕翎的人占了上风,将所有的黑衣人都给拿下了。

只是没一会儿,黑衣人通通口吐鲜血。

清风一愣,随即上前检查,“主子,这些人都在牙齿缝隙里藏了毒药,如今见任务失败,所以就——”

“把这些人的尸体都拿出去喂狗。还有,去将铁燕儿抓起来。”

“主子,铁燕儿到底是西漠的小公主,要真的抓了她,怕是西漠四皇子铁猛——”

“本侯没让你们大张旗鼓的去抓铁燕儿,神不知鬼不觉的抓她,难道会是什么问题?”

燕翎之前也觉得铁燕儿有问题,可仔细想想,就铁燕儿一个人,怕是翻不起什么风浪,可回过头,他就知道自己掉以轻心了,可惜还是来晚了一步。

“再去东西南北四个城门口,让他们加紧排查,凡是发现可疑人物,一律不得他们出城。就说是在排查奸细。”

燕翎迅速将所有的一切都给安排好,尽管他已经心乱如麻,可他拼命的告诫自己不能慌张,不能慌张。对方既然不是要楚思雅的命,那就最好,只要还活着,那他就能将楚思雅救出来!

燕翎的命令,立马就有人去执行。

逐月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主子,荣安郡主失踪,不如奏请皇上,请他下旨搜查梁都大大小小的住户,到时候——”

逐月话未尽,燕翎就直接打断。

“你出的是什么鬼主意!万一,郡主被掳的事情泄露出去,那荣安郡主的名声不就全都毁了!”清风恨不得直接掰开逐月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

逐月紧闭着嘴巴,却忍不住嘟囔,“荣安郡主被人掳走,这清白本来就够呛——呃——”

一道银色的光芒从逐月的脸颊边飞过,没有伤到逐月的一点脸皮,只是他鬓边的青丝,飘然落下。

逐月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燕翎淡漠不带一丝感情的双眸,第一次,他有些慌了。

“记住,你们未来的主母只会是荣安郡主楚思雅,无论她成什么样子,本侯今生会娶的人,也只有她!而且本侯相信,她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清风先是感慨自家主子对楚思雅竟然情深到这种地步,再是有些不以为然,就楚思雨还保护自己呢,哪一次不是主子保护她!

想想上次,自家主子就是为了楚思雅,无诏离开边关,发配边关,一呆就呆了三年多,如今这荣安郡主又让人掳走了,这次可不同于上次,三年前,还能说荣安郡主只是一个女孩儿,还不算女人,可如今的荣安郡主,再过几个月可就及笄要嫁给主子了,在这个关头,她让人掳走,还说一点事情都没有,打死清风都不信。

不过不管信不信,都有一个逐月当前车之鉴,所以清风聪明的什么都没有说。

长公主府

昭慧长公主一回到府里,没有见到楚思雅,就已经觉得奇怪了。

一见燕翎来,还说了楚思雅被人掳走的事儿,差点没有晕倒。

“咱们赶紧进宫去找皇兄,让他下旨搜查,雅儿在那些歹徒的手上,万一出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这让我怎么活啊!”昭慧长公主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出什么事情,一颗心就痛的不行,恨不得此时受苦的人是自己的好!

燕翎按捺下心头的焦急,尽量放缓了声音,“兰姨,您放心,那些人肯定不会要雅儿的性命,否则他们早就可以动手了。这事情是得告诉皇上,只是绝对不对让皇上下旨搜查梁都,否则被有心之人调查,万一得了什么蛛丝马迹,到时候雅儿的名声就全都毁掉了!”

昭慧长公主有些失魂落魄的点了点头,“对,你说的对,不能搜。绝对不能搜!”

不知想到了什么,昭慧长公主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燕翎,“翎儿,雅儿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情,万一——我是说万一,要是雅儿的名声毁了,你给兰姨透个准信,你还愿意娶雅儿吗?要是你不愿意的话——”

“兰姨,此生燕翎只认定了楚思雅。这次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要是我之前能多想一点,说不定她就不会被掳走。而且兰姨,您得相信自己的女儿,我相信她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昭慧长公主一时间既是感动,又是感慨。感动燕翎对楚思雅的一片真情,可又感慨,燕翎还真是看得起楚思雅,竟然就这么相信楚思雅的能力。

说实话,她作为一个母亲,都不太敢太相信,这次楚思雅被掳走,会不会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这对一个女人来说,真的是毁灭性的打击。

“兰姨,我这次来,还希望请您好好看着齐凝,要是让她出去乱说什么,雅儿的名声怕是也要毁掉了。”

昭慧长公主点了点头,齐凝在她心中,肯定是比不上楚思雅的分量。

*

漆黑的暗房,此时一身穿红衣的女子,双手被铁链锁住,蓬头垢发,是说不出的狼狈。

“燕翎,你太过分了!我皇妹好歹也是西漠的公主,你竟然敢囚禁她!本皇子倒是想去问问大梁皇,这是你燕翎的意思!还是代表你大梁的意思。”

燕翎要抓走铁燕儿,这事情压根儿就没有瞒铁猛。

铁猛在铁燕儿被抓走之后,怒气冲冲的来到忠勇侯府,被下人带到了忠勇侯府的暗室。

“去,赶紧去。本侯不拦着你。”燕翎端坐在太师椅上,整个人慵懒而又危险,就像是正在沉睡的狮子,随时都会跳起来,给敌人致命的打击。

“怎么,抓我小妹是大梁皇帝的意思不成!”铁猛一点都不相信,如今西漠不想开战,同样大梁也没有开战的心思,否则双方一旦开战,说不定便宜的还会是水月。

“本侯倒是也想问问四皇子,抓走我大梁的荣安郡主,是铁燕儿一个人的意思,还是你西漠的意思。”

“你说什么!什么抓走荣安郡主?难道荣安郡主被人抓走了?”铁猛的脸上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燕翎话里的信息量实在是有些太大了,他一时间还有些消化不良,听燕翎话里的意思,是说楚思雅被人抓走了,而且还是铁燕儿抓走的?可这可能吗?从来大梁开始,他就一直紧紧盯着铁燕儿,生怕她出什么夭折子,她哪来的人手,将楚思雅抓走,

燕翎撇到铁猛脸上的不可置信,冷笑一声,给一旁的清风使了一个眼色,清风会意,立马上前将铁燕儿口中的布条给拿出来,“四皇兄,你赶紧救我!什么我抓了楚思雅,这压根儿就是无稽之谈,楚思雅被人掳走,是她自己犯贱,不知道得罪了谁——啊——”

铁燕儿话未说完,侍立在一旁手执铁鞭的,就毫不客气的往铁燕儿身上挥了一鞭。

“燕翎,你别太过分了!”铁猛虽然还不确定,楚思雅被掳走,到底跟铁燕儿有没有关系,可燕翎竟然这么堂而皇之的当着他的面,让人挥着鞭子打铁燕儿,这打的何止是铁燕儿,压根儿就是在打他西漠人的脸!

燕翎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铁猛,铁猛心里一惊,他只觉得燕翎的眼神好危险,似乎是想要毁灭一切的疯狂。

“过分?我真正过分的样子,四皇子还没有见识过。当然,我相信四皇子也一定不会行见识的。”

“你——”

燕翎懒得再看铁猛,如今他确定,楚思雅被掳走,西漠不曾掺和进去,要说唯一掺和进去的,也就只有铁燕儿,只有她背后的人是谁,他会揪出来的。

“铁燕儿?你今天在肃王妃寿宴上表现很奇怪啊!你不是一个蠢的,尽管你也不聪明,只是自作聪明,可也绝对不会这么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直接动手挥鞭子,而且还直接往一个姑娘家的脸上挥。挥的人也真是巧合的不得了,正好跟雅儿有关系,你跟本侯说说,这么多巧合加在一起,这是什么?”

铁燕儿愤恨的瞪着燕翎,真心是恨不得将燕翎给千刀万剐,他是什么意思,是说她铁燕儿是个自从聪明的蠢人?呵呵,可楚思雅这次就是吃了她的大亏,可惜卫戎抓楚思雅,不是想要了楚思雅的命,也不是想折磨楚思雅,而是想楚思雅成为他的女人,否则那才是合她的心意,应该说是十分万分的合她的心意。

铁猛不是傻子,这些不合理的地方,他稍微想想,也总算是想到了不一般的地方。

“真的是你?铁燕儿,你到底是想做什么?你安分一点会死是不是!”

“铁猛,胳膊肘往外拐的,我铁燕儿这辈子也就只见过你一个了!我做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做!我是西漠最尊贵的公主,可你竟然让大梁一个小小的侯爷侮辱我,你还算哪门子的哥哥!”

掳走楚思雅的事儿,铁燕儿就算傻了也不会承认。

铁猛气的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了,要不是铁燕儿是他的妹妹,他发誓,他绝对不会去管铁燕儿怎么样,哪怕是她死,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可铁燕儿偏偏不能死,谁让是自己带着铁燕儿出使大梁,要是到时候自己平平安安的回去,而铁燕儿丧命或者有所损伤,那他——

“忠勇侯,可否让本皇子将铁燕儿带回去,本皇子可以跟你保证,绝对会给你一个交代。”

“交代?本侯很想问一句,四皇子你的交代值什么?”燕翎嘲讽的开口,在他眼中,哪怕是铁燕儿和铁猛两个人的性命加起来,都不及楚思雅的一根头发来的珍贵。

这次,铁猛的脸色也一下变得难看之极,他就算再也没有架子,那也是西漠的皇子,他已经低声下气的给燕翎做保证了,可燕翎竟然一点面子都不愿意给,这让他如何能够忍受!

“燕翎,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本侯倒是不知道自己哪里过分了!本侯和雅儿从来不曾招惹过你铁燕儿吧,可她,却能能联合人将雅儿掳走,本侯如今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希望铁燕儿说实话罢了,怎么这也算过分?”

“燕翎,你有本事就杀了本公主!本公主倒是要看看,你能有什么好下场,你大梁的皇帝会不会放过你!”铁燕儿笃定燕翎不敢杀她,如今铁猛在,燕翎也不敢对她施刑,所以她现在是有恃无恐的很!

燕翎缓缓起身来到铁燕儿身边,似笑非笑的打量着燕翎。

暗室的光线暗的,只有隐约的烛光。

烛光照在燕翎的脸上,衬的燕翎一张绝美的面庞,显得妖异。让铁燕儿愈发的有些摸不准燕翎到底敢想什么。

“铁燕儿,你的单子确实够大。当初可以派人追杀铁猛,然后是两次给铁摩下致命的毒药,连自己的亲兄长,你都能动手杀害,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

“燕翎,你说什么?当初我被人追杀是铁燕儿干的!”

铁猛不可置信的看着铁燕儿。

“你胡说!四皇兄,你不要相信燕翎的信口雌黄,我怎么可能派人追杀你!”现在唯一能保她平安的就只有铁猛了,可他要是知道当初派人追杀他的人是她,那她今天真心是有些不太感想她会是什么下场了!

“铁猛,你与铁燕儿的关系向来是不远不近,她都能给铁摩这个一直对她不错的大哥下毒手,你以为你在她心里有多大的分量,她当初派人追杀你,又是什么大不了的。当然,你也可以不信。”

铁猛苦笑一声。其实他还真的是相信了,燕翎是从来不屑于说假话的,没这个必要。

铁燕儿,她到底是想要做什么,难道是真的想将他们这个几个哥哥姐姐都给杀光不成!

铁猛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澎湃的怒意,当初派人追杀自己的人是不是铁燕儿,这个暂且不提,可如今她必须得保证铁燕儿的安全,“忠勇侯,本皇子知道你担心荣安郡主的安危,可铁燕儿到底是我西漠的公主,本皇子不能坐视你伤害她。”

“本侯可以跟四皇子保证,绝对会让铁燕儿好好的活着,而且大梁有些刑罚,打在身上是绝对看不出一丝的痕迹,这样,等四皇子回西漠的时候,就能交代了。”

燕翎知道铁猛心里的顾忌,所以彻底给了铁猛一个安心丸。

“忠勇侯说的当真?”

“本侯从无虚言!”

“好!那本皇子就信忠勇侯一回。”

“铁猛,你个窝囊废,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我是你亲妹妹啊,你竟然看着燕翎伤害我,你这个畜生!”

“我畜生?我平时跟你关系一般,你派人追杀我,我无话可说。可大皇兄呢,他性子单纯,尤其对你这个小妹更是百般的疼爱,可你是怎么对大皇兄的,竟然给他下毒!兄妹?你铁燕儿真是不配提这个词!畜生这两个字,倒是挺适合你!”

铁猛冷冷的看着铁燕儿说道,对铁燕儿最后一丝兄妹情分,在得知她竟然派人追杀他的时候,就已经尽了,燕翎已经做出承诺,不会杀了铁燕儿,至于对铁燕儿施刑,也让人看不出来,那自己为何要阻止!让铁燕儿受点皮肉之苦,他看很好!

铁燕儿双眼瞪得跟铜铃一般,她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铁猛一步步的离去,一直消失到尽头。

当暗室的大门再一次关闭的时候,铁燕儿的心不由自主的开始恐慌。

“本侯倒是想看看,你的嘴巴能有多硬。告诉施刑的人,有什么厉害的,就直接往铁燕儿身上用,宫里有一种秘药,受伤后擦上,保证什么伤痕都看不出,只是那绝对会让你痛的生不如死。”

燕翎说的每一个字就像是尖锐的钉子一样钉在铁燕儿的心上,“燕翎,你不是人!”

“还不动手!”

燕翎冷声吩咐,很快暗室内就响起了鬼哭狼嚎的声音,让人闻之,不禁想要退避三舍。

*

“这孽女到底是哟哪里好,卫太子竟然会看上?”

“这就不劳烦楚国公担心二楼。”

楚思雅在别丢进屋内的时候,其实就已经醒过来了,不过领头的黑衣人倒是谨慎的很,直接用黑布将楚思雅的眼睛蒙起来,嘴巴封上。双手双脚也全都用麻绳系了死结。

楚思雅尽量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要是让人知道她是装晕,怕是她以后都别想要清醒了。

卫太子?卫戎那大变态。楚国公,楚玉亭那渣爹!

楚思雅很快就将人物给对应起来。

卫戎那大变态,他倒是聪明的很,知道自己在国宴上求婚,乾风帝肯定不会同意,所以他压根儿就没打算求婚,直接让人掳了她!

还有楚玉亭这渣人,这世上都没有见过这么渣的人了!帮着一个外人,这么算计自己的亲生女儿,这简直是畜生中的畜生。

楚思雅心里气的是翻江倒海,不过幸好她眼睛还有嘴巴全都被封上,否则真说不定会露馅。

“好一个燕翎!”

楚思雅正心绪万千的时候,卫戎猛地怒吼一声,在听到燕翎二字的时候,楚思雅的心不禁跳了跳,燕翎,肯定是燕翎找到了蛛丝马迹,或者阻碍了卫戎的计划,否则卫戎不可能这么气急败坏。

“卫太子到底发生了何事?”楚玉亭焦急的声音响起。

“燕翎将四个城门口全都封了,此时要想将人运出梁都,怕是比登天还难了。”

楚思雅隐隐觉得卫戎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该!活该!楚思雅巴不得卫戎再生气一点,最好气死自己,这是最棒的了!

当然了,楚思雅也知道,这不太可能。

“卫太子,其实你要是看上了这孽女,其实大可以先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

“本太子不屑这种小人行径!本太子要她心甘情愿的成为本太子的女人!”

卫戎臭屁拽拽的声音响起。

楚思雅真心是想直接掐死楚玉亭,这畜生说什么?说什么生米煮成熟饭,这是一个当父亲的会说的话吗?这世上除了楚玉亭这人渣以外,楚思雅真心觉得不会再有第二个说的出来了。

要是卫戎刚才真的同意楚玉亭这渣人的想法,楚思雅哪怕冒着被人当做鬼怪的危险,也要直接闪身进入空间了,她可真不想让卫戎这个渣人碰自己,那她真是要恶心的直接死了算了。

幸好,卫戎这人自负的可以,没有跟楚玉亭这渣人一样的想法,否则她真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楚思雅也绝对不会因此感激卫戎的,就凭他掳走自己,楚思雅就从心眼里瞧不起他,恶心小人!

接下来,卫戎和楚玉亭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无非是卫戎让楚玉亭好好看着自己,然后又吩咐了人,每隔半个时辰就给自己松绑,然后清醒的时候给自己喂饭的,只是那些都是加了料的饭,吃了会让人浑身无力。

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冷笑,她是不是还该谢谢卫戎这么替她着想,还每隔半个小时给她松绑,呸,猫哭耗子叫慈悲,真是一个恶心到了家的变态。

楚思雅现在是光想想自己让卫戎这样的神经病大变态给惦记上了,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尤其是自己现在还倒霉的让这卫戎给抓了,楚思雅更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渐渐的,楚思雅就听不到卫戎和楚玉亭的声音了,最后就是关门声。

楚思雅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是绝对不能让卫戎带走,要是真被带到水月国,那还真不如直接死了算了,不对,就是被卫戎给带出梁都,楚思雅也是绝对不干的,到时候燕翎要找她,也困难。

躲在空间,是个法子,可楚思雅犹豫了,现在她可是在楚国公府,谁能想到她会被卫戎抓了,然后扔在楚国公府,更不会有人想到楚国公楚玉亭还是她的亲爹呢,竟然会参与到掳走自己的事情中去。

楚思雅一时间只觉得头痛不已,躲空间,她得躲到什么时候,上次,只是在落霞镇,所以燕翎能很快来救自己,可如今在楚国公府,楚思雅真心是不敢确定,燕翎能不能很快的找到自己。

躲在空间里,就算有灵泉水,可是没什么吃的,她能撑上十天半个月吗?

楚思雅后悔了,早知道该在空间里多储存一些吃的东西,现在真是后悔的肠子都要青掉了。

自己身上的那些药材好像也被人给搜走了,自己现在就跟半个废人没有任何区别了。

楚思雅现在真心是想要晕倒。她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到底要不要躲在空间里,一时间楚思雅也彷徨了。

*

“主子,铁燕儿招了,是水月太子卫戎指使她这么干的。”

经过一天的折磨,铁燕儿到底只是一个女子,最后还是无法忍受这残酷的刑罚,将卫戎指使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只是楚思雅现在到底在哪儿,她是真的不知道。

“卫戎。”燕翎的清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危险,像是暗夜中的孤狼随时准备伸出自己的锋利的爪子。

“主子,从铁燕儿那儿肯定是套不出其他消息,要不把人送回去吧。”清风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行。从她那儿是套不出更多的消息,可别忘了,她可以往外传递消息,铁猛未必能看得住她。让她多在暗室呆呆,死不了就成。”

燕翎对铁燕儿这个帮凶,也是没有任何的好感,让她多受一点苦,他很乐意。

“主子,要不要立刻派人去监视卫太子?”

燕翎点了点头,“再查查,这段日子,卫戎跟谁走的比较近。”

既然是卫戎主使抓人的,燕翎能猜到,他藏人的地方怕是肯定让人不容易猜到。

“是。”

燕翎这边在如火如荼的找楚思雅,楚思雅也终于在适当的时候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陌生的丫鬟,给她端了许多的饭菜。

蒙着楚思雅眼睛和嘴巴的布条都被拿下了,这丫鬟倒是一句话都不多说,只是默默的给楚思雅喂饭。

楚思雅在吃的第一口,嘴角就忍不住抽了抽,果然都是加了料的,而且这分量还十足,自己的身体就算有些特殊,可这些迷药还是有作用的。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