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获救 质疑/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荣安郡主倒是显得很淡定啊。难道郡主就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处境?”

楚思雅一边让人喂着饭,一边头也不抬,“担心有用吗?我人不都在你们手上了。”

楚思雅已经发现给自己喂饭的这个什么丫鬟,也不是个简单的,肯定懂武功,她的呼吸就跟一般人不一样。

“郡主好胆识,难道都不好奇是谁掳了郡主?”

楚思雅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什么丫鬟,说话阴阳怪气的,绵里藏针的,八成是卫戎那变态的手下,跟她主子一样变态。

“好奇有用吗?我确实好奇,是谁这么无聊掳走我。不如你跟我说说好了。”楚思雅抬起头冷笑的开口。

小丫鬟的脸猛地阴沉下去,不过喂饭的动作还是挺温柔,可是说出来的话就一点都不中听了,“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主子竟然会看上你!”

“主子?什么主子,你主子是谁?”楚思雅“迫不及待”的问道,毕竟以她现在的处境。可是不知道是谁抓了自己的。

小丫鬟的脸色愈发的不好,显然是懊恼自己竟然说错话了。

“荣安郡主现在最好能管住自己的嘴巴。”小丫鬟冷冷的说道。

楚思雅闻言不再多问什么,楚思雅觉得肚子饱了以后,就撇过头,“我吃饱了。”

小丫鬟也不勉强,倒是将楚思雅身上的绳索全都解下。

“郡主,可不要有逃走的心思。”等到小丫鬟将楚思雅身上的绳索解掉以后,冷冷的开口说道。

楚思雅冷笑一声,逃走,在饭菜里下了这么多让人手脚发软的药,她要是能逃走才奇怪了。

“我想方便。”楚思雅都已经快被绑了一天了,这生理问题她可没打算忍着。

“屋内有尿桶,郡主可以自行去方便。”

楚思雅闻言,硬撑着身体从床上爬了起来,准备的还真是齐全,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暗骂。

小丫鬟只一眼,就转过身离开。

楚思雅看着来人离去的背影,心想,她倒是放心,八成是觉得给自己下了那么多的迷药,她肯定是插翅难逃了吧。

这中了迷药的身子果然不行,楚思雅默默的先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问题,然后开始静思,自己如今的处境。

还记得卫戎和楚玉亭的对话,现在要将她运出楚国公府是十分困难的,燕翎已经将三个城门全都封锁了。

可要想逃出去,这也困难,自己倒是可以躲到空间里,可空间里没食物,只有灵泉水,撑上十天半个月已经是顶多了,别到时候,燕翎还没有找到自己,那她八成要活活饿死在空间里了。

这个法子也不行,楚思雅再次摇了摇头。

身边的人,只有那个小丫鬟,还一副自己欠了八辈子钱没还似的。

楚思雅猛地想起来,那小丫鬟在说到卫戎看上她的时候,似乎很嫉妒,别是这小丫鬟也喜欢卫戎那大变态!

不知不觉间,楚思雅的心里已经转过无数的想法。

“郡主,你可不要耍花样!”

可能是楚思雅想的有些太认真了,在外面的小丫鬟等的有些不耐烦,厉声呵斥道,甚至人都已经闯进来了。

楚思雅忍不住庆幸,幸好自己已经穿好衣服,否则当着别人的面系衣服,哪怕是个女人,她也无法忍受。

“你有必要这么紧张?给我吃的饭菜里面都下了让我身体无力的迷药,还担心我逃走不成?”楚思雅扶着雕花的床架子,嘲讽的开口。

小丫鬟显然是没有想到出楚思雅竟然知道自己被下了迷药,脸上的神色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之前傲慢的神色,“郡主既然知道自己被下了药,那就安分一点,否则到时候吃苦的可是郡主。”

要不是主子让她对楚思雅温柔相待,她压根儿就不愿意给楚思雅什么好脸色,甚至还恨不得弄死楚思雅这个麻烦的!要是楚思雅自己弄出什么夭折子,那该有多好,那自己对她动手,也是名正言顺的了!

楚思雅没有再去看看小丫鬟,强撑着身体重新躺在床上,现在能多省一点力气,就省一点力气,这迷药的药性有些强,哪怕是自己的身体对这些迷药有抵抗性,也觉得浑身无力。

楚国公府,在楚国公府理有谁能帮她?

楚玉亭,一想到那渣,楚思雅都快要吐出来了,那种恶心人的混蛋,只要想到一次,都让人觉得恶心受不了。

楚思雅毅然决然的摇头。

老赵氏,她更是巴不得自己倒霉。

赵氏,要是她知道自己沦落到如今的地步,怕是恨不得直接仰天大笑吧!

……

楚思雅在心里把扒拉了一大半天,还真没有找到能帮忙的,不对,有一个,楚思雨。

不过,这跟有没有都是一样,卫戎既然将自己安放在这里,那肯定是确定不会有闲杂人等靠近,楚玉亭肯定也会确保自己在这里绝对是隐蔽。

楚思雨怎么可能有机会靠近这里,更别提知道自己被关在这里。

楚思雅越想越觉得前途一片黑暗,真的是一点出路都看不到。

*

“小姐,我今天发现楚国公府有些不对头的地方。”小翠神秘兮兮的靠近楚思雨说道。

楚思雨放下了手上的刺绣,微微皱着秀眉看着小翠,“发生什么事儿了?”

“今天楚国公下令不准任何人靠近一个院子,直到现在,那院子还是封锁着,不让任何人进去。”

“不让任何人进去?你知不知道院子里的人是谁?”楚思雨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能够搬倒楚国公府的机会,她总觉得这事情有些不太简单。

小翠摇了摇头,“我靠近不了那院子,只要我一靠近,立马就有人来阻拦我,而且那些人的武功很高。”小翠之前也是练过一些拳脚功夫的,可是在那些人手上压根儿是没有半点的回手之力。

小翠眯着眼睛,忍不住猜测,“小姐,您说那院子的,会不会是楚国公的新欢,他担心赵姨娘伤害他的新欢,所以才特意让人去保护着那院子。”

小翠越想越觉得自己想的没错。

“不可能。楚玉亭虽然畜生,可他对赵氏怎么样,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有情有义,为了赵氏,他甚至连长公主都没有放在眼里,你说他现在有了新欢,这个可能性不高。”

“男人哪里有不偷腥的,小姐,楚国公更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看我猜的八成没有错!”小翠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想错。

楚思雨却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可惜,刚才小翠说了,那院子有人看着,根本靠近不了。

“你把那院子有问题的事儿,传信给长公主府,若这真的是一个把柄,那最好。若不是——”那也无妨。反正只要有一丝打击楚国公府的机会,她都不会放过。

*

燕翎看着手上的纸,漆黑的眼眸不禁闪过一丝厉色,这卫戎从来大梁开始,倒是积极的很啊,几乎是将大梁所有的权贵之家都去过了,不过,好像唯独缺了楚国公府。

“主子,卫太子接触过的人太多了,咱们真的要一个个的查?”

清风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一个个的查下来,他都不知道要查到什么时候。

“从楚国公府开始查!”

卫戎一直想要打败燕翎,用的计谋是一次比一次的狠毒,可卫戎忘记了,要想打败一个人,就该先彻底的了解他!

卫戎一直觉得燕翎深不可测,心思也是深沉如海,让人捉摸不透。可卫戎不知道的是,燕翎太了解卫戎了,甚至比卫戎自己这个人还要了解他!

“主子,楚国公好歹是荣安郡主的亲生父亲,他应该做不出来这么混账的事情吧!”联合卫戎掳走自己的亲生女儿,这还是人嘛?简直就是畜生啊!

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的逐月,忍不住开口,他实在是无法想象,难道这世上竟然真的有这么无耻的人,竟然会伙同他人一起掳走自己的亲生女儿。

“楚国公府的那群人,压根儿就不是人,称呼他们为畜生倒是更合适一点。”

燕翎冷冷的说道,漆黑的眼底闪过一丝暗杀的光芒。

“爷,长公主说有要事要跟您商量,请您去一趟长公主府。”

长公主府

“翎儿,你看这个。”昭慧长公主急急的将手上的纸条立递给燕翎。

燕翎接过一看,小翠的纸条写的很简单,说了一下楚国公府突然有一处院子不对头,有许多高手看着,最后她还将自己的猜测给写上去了,那院子里的八成是楚玉亭的新欢!

燕翎看完纸条后,将纸条揉成一团。

“翎儿,我一看这纸条,就觉得不对,你说雅儿会不会就在楚国公府,要是真的在,楚玉亭那畜生到底是有多混账,竟然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昭慧长公主也不相信楚玉亭会有什么新欢,他对赵氏真可以说是死心塌地了!

燕翎嘴角牵起一抹嗜血的弧度,“在,肯定在楚国公府!”

要说之前燕翎只有五分的把握,可如今看到这纸条以后,他就有百分百的把握了,楚思雅肯定是在楚国公府!

“那怎么办,雅儿在楚国公府,那该怎么去救她!”

昭慧长公主急了,生怕楚国公府那群畜生会伤害楚思雅!

燕翎漆黑的瞳眸中闪过一丝锐光,嘴角边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当然是得光明正大的去救人了!”

“光明正大?怎么光明正大的去救人?”昭慧长公主一下子蒙了,颇有些不解的看着燕翎。

第二日

“你们都给我滚开,我倒是要看看里面是藏了什么狐狸精!”赵氏发疯似的对着眼前的人说道。

如今的赵氏看着十分的苍老,头发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好好整理过了,眼角边的细纹都出来了。

这段日子,因为儿子的事情,她几乎是要发疯了,她的儿子怎么可能会成为太监,而且这还是她害的!怎么可能会是她害的,不对,是因为文氏那贱人,对,就是因为文氏那贱人!

文氏如今成了楚文勇身边最低贱的婢女,楚文勇在的得知自己以后不能行房,就跟个太监一样之后,也将所有的一切都归责于文氏,赵氏让所有的人瞒着楚文勇,他不能行房,其中有自己当初死命拉扯他的原因。

赵氏不断的跟自己说,不关她的事,绝度不关她的事情,都是文氏那贱人害的!

不仅是楚文勇整天的打文氏,赵氏也发了疯似的,整天对着文氏拳打脚踢。

短短的时日内,文氏一下子就像是老了十岁一样,这也让她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爱慕楚文勇到底是对还是错。

而赵氏在折磨文氏的时候,对楚玉亭是抓的更加牢了,她唯一的儿子如今都成了太监,孙子又被伍氏那贱人给带回了娘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她现在唯一能够抓住的就是楚玉亭了。

可昨天,她竟然听到丫鬟议论,楚玉亭不知道是不是偷偷在竹园内藏了一个狐狸精,竟然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赵氏一听这话顿时就跟发疯似的,冲过来了,她要看看到底是哪来的狐狸精,竟然敢跟她抢男人,她一定要扒了她的皮不可!

守在竹园的人,大多都是卫戎的人,一看到赵氏,都忍不住皱了皱眉,他们来楚国公府前,也是知道赵氏的,对赵氏这种撒泼的态度,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硬要拦着,把事情闹大了,到时候主子怪罪下来,他们可担当不起。

可要是不拦着——

“你们都是哪来的奴才!竟然敢拦着本夫人!你们是不是以为靠上了里面的那个狐狸精,就可以跟本夫人叫板了!本夫人告诉你们,休想!今天,本夫人就要扒了这狐狸精的皮!看她还怎么勾引男人!”

赵氏只要一想到屋内的女人,此时心里就像是怀揣着一团火,将她剩下的理智是烧的一干二净了!

“你在这里疯什么,还不赶紧给我去照顾勇儿!”

楚玉亭万万没有想到,赵氏竟然会出来闹。也是卫戎的看事情不太对,所以连忙去通知楚玉亭。

楚玉亭一出现,竟然就要拉着自己走,这让赵氏心里更不是滋味儿了,同时心里也更加确信,竹园里的狐狸精对楚玉亭的影响大得很!

“我不走!我凭什么要走!我就是要看看竹园里的狐狸精长了什么勾人的模样,竟然把你的魂魄都给勾走了!”

“你给我闭嘴!什么狐狸精不狐狸精的!你是听谁胡说八道的!”楚玉亭真心是觉得自己大意了,早知道就该好好管住这些下人的嘴,谁知道他们竟然会传出这些乱七八糟的!

“楚玉亭,怎么你还敢做不敢认!好,要是竹园理的不是狐狸精,你就让我进去搜!”赵氏可一点都不相信楚玉亭的话,她就是认定了,竹园里的是狐狸精,而且都已经把楚玉亭的心给勾走了!

“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给我回去好好照顾勇儿,不要在给我胡言乱语!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赶紧把人给我拉回去!”

楚玉亭第一次发现在他心中一直温柔小意的赵氏,竟然也有这么蛮横不讲理的一面,这真真是让他震惊了,不过此时最重要的还是得把赵氏给带回去。

“我不走!我不走!楚玉亭,你个负心汉!我当初也是静伯府的嫡出大小姐,可就是因为爱你,我给你做了妾,这么多年,都有一个长公主压在我的头上,还时时刻刻的提醒我的身份有多低贱!楚玉亭,你扪心自问,你对得起我嘛!如今,你看勇儿不成了,我也不年轻了,老了,你竟然直接弄了个狐狸精进门,想再生一个儿子,楚玉亭,你还算人嘛!”

赵氏越说越伤心,最后嚎啕大哭起来,她只要一想到这些年的心酸,就恨不得大哭一场,然后将所有的事情都哭出来。

楚玉亭有些尴尬的看着赵氏,这些年,他也知道自己委屈赵氏了,可他心里只有赵氏也是真的,她怎么就不相信自己呢!

“婉儿,我没骗你,这院子里的真的不是什么狐狸精,你先回去,我待会儿再跟你解释好不好?”楚玉亭后悔没有将事情告诉赵氏了,原本他是想着赵氏一直忙着照顾楚文勇,所以没有心思理会这些,可他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会传出自己在竹园迎了新人的流言!

“是吗?那竹园里的到底是谁!不如你跟本公主说说!”

“你怎么会在这儿!”楚玉亭不可置信的看着昭慧长公主。

昭慧长公主冷笑一声,现在她只要一看到楚玉亭那张恶心人的脸,就恨不得直接杀了他,连同外人去绑架自己的亲生女儿,也还有楚玉亭这种畜生干的出来了!

“真是好笑!本公主是你八抬大轿迎回楚国公府的,本公主凭什么不可以在这里!其实本公主也好奇竹园里到底是什么人?值得你这么保护啊!”

昭慧长公主皮下肉不笑的开口。

楚玉亭看着昭慧长公主嘲讽的神色,有一瞬间,他甚至以为昭慧长公主已经知道楚思雅就在竹园里。

可随即,楚玉亭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这件事情那么隐蔽,昭慧长公主从哪儿知道的?是他想太多了,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竹园里的是何人,关你何事!楚国公府的事儿轮不到你多嘴,你要管闲事,就回你的长公主府去!”楚玉亭不甘示弱的开口。

昭慧长公主冷冷的看着楚玉亭,“当然有关系,本公主作为楚国公府的当家主母,楚国公府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还让你楚玉亭派了这么多人保护,我怎么能不好好关心一番呢!”

赵氏原本因为楚玉亭的劝说,而有些消除的怀疑一下子又涌上了心头,昭慧长公主要不是知道楚玉亭又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个狐狸精,怎么可能会带这么一群人来楚国公府。

昭慧长公主虽然口口声声的说自己已经不在意楚玉亭,可事实上,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嫉妒自己的丈夫有其她的女人,昭慧长公主也不例外。

这么一想,赵氏要离开的脚步又停下了,双眸死死的瞪着楚玉亭,似乎要讲他看出一朵花儿来似的。

竹园外的动静闹得实在是太大,楚思雅一直躺在床上,甚至都听到动静了。

楚思雅的嘴角忍不住牵起一抹弧度,是燕翎,一定是燕翎,没想到燕翎这么快就能知道她的藏身之地,这实在是太好了!

“别高兴的太早,他们要想闯进来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就在楚思雅嘴角牵起愉悦的弧度的时候,一直死死盯着楚思雅的小丫鬟就开口了。

楚思雅有些艰难的转过身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娘亲一定会闯进来的。看来这是楚国公府啊!”

楚思雅说着就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房间,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丫鬟,“我想楚玉亭那渣的手下应该没有这么厉害的人。难道是有人和楚玉亭联手抓我的?”

“郡主的好奇心未免太重了一点。”小丫鬟冷冷说道,显然是没打算回答楚思雅的话。

楚思雅也没奢望这人能回答自己的话,反正她早就知道是卫戎绑了自己。

“小丫头,我要是你,现在就立马放了我。”

“荣安郡主说笑的本事倒是挺厉害。放了荣安郡主?”小丫鬟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一直板着的脸上也带了两分笑意,可惜都是嘲讽的笑意。

楚思雅不在意这人的态度,“我敢跟你保证,我娘马上就会闯进来。你说,等我娘进来以后,你是杀了我呢?还是劫持我离开呢?杀了我,你会有大麻烦,你的主子肯定也会有大麻烦,劫持我,我相信我娘带来的人不少,就凭你一个人,怕是跑不掉。

那还不如现在放了我,反正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抓了我,总不会有人相信,亲生父亲会去抓自己的亲生女儿吧。所以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荣安郡主的算盘倒是打的不错。”

“是啊,是打的不错,可这不是我好,你好,大家好的法子吗?你又何必这么计较。”

楚思雅一直默默的看着对方,其实她心里也很没有底气,这小丫鬟可是喜欢卫戎那大变态的,而卫戎对自己又有一点兴趣,说不定这小丫鬟就恨不得先直接杀了自己,一了百了。

所以楚思雅现在还在冒险,要是输了,就干脆躲到空间去算了,就让这人以为见鬼了。

不过不到万不得已,楚思雅还是不想冒险。而且,她有预感,这个小丫鬟能让卫戎派来监视自己,肯定是有自己的本事,能做出最明确的判断。

“荣安郡主是个聪明人,说实在的,我可真想直接扭了你这漂亮的脖子。不过,荣安郡主有句话说对了,我不想给我的主子添麻烦,而且,我更不希望你待在我主子的身边!”

楚思雅默默松了一口气,她总算是赌对了,这个小丫鬟是个心高气傲的,这就好,这就好。

还不等楚思雅反应过来,小丫鬟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楚思雅喂了一颗药丸。

“郡主不担心是毒药?”

“我懂医。这是我之前吃的迷药的解药。”

“郡主该庆幸,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掳走的,否则,任凭刚才郡主说出天来,郡主这条命,也一定会交代在这儿!”

楚思雅扯了扯嘴角,她真是该庆幸,自己装晕的本事过厉害,否则想脱身,怕是还真是有些麻烦。

“接下来的事情,就由着郡主自己解决吧。”

小丫鬟突然朝着窗口放了一阵青烟,楚思雅猜想这应该是什么联络的信号吧。

转眼间,倒是看不到那小丫鬟的身影了。

“我告诉你,这里是楚国公府,不是你的长公主府,你凭什么在这里作威作福,你要是再继续摆什么公主架子,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楚玉亭快要被昭慧长公主给打击的后退了,可一想到他哪怕是死都不能让昭慧长公主进竹园。

突然天空中出现一阵青烟,守在竹园外的人纷纷一震,随后齐齐离开。

楚玉亭脸上的神色突然被震惊代替,显然是没有想到,为何空中会出现青烟——代表撤退的信号。

昭慧长公主可不知道这么多,此时她唯一关心的就只有自己女儿的下落,这楚玉亭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要不是顾忌着自己女儿的名声,昭慧长公主发誓,她连杀了楚玉亭的心都有了!

“来人啊!给本公主闯进去!”

“娘亲!”

楚思雅恢复了一点力气,就自己硬撑着走了出来。

昭慧长公主在看到楚思雅的那一刻,差点喜极而泣。

赵氏则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楚思雅,竹园里的狐狸精竟然会是楚思雅?

“雅儿,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哪里不好?”

楚思雅摇了摇头,嘴角边一直噙着温柔的笑意,可是在看向楚玉亭的时候,她的眼神冰冷,似乎是有吃了楚玉亭的心,“娘,女儿怎么会有事儿呢!是奶奶的身体不舒服,所以女儿来楚国公府尽孝了,我的好父亲,你说对吗?”

楚思雅温柔的语气,却让楚玉亭生生的打了一个颤抖,对!对个鬼!

可如今他只能顺着楚思雅继续说下去,要不然他能说什么,说他是串通了卫戎掳走楚思雅不成!

楚玉亭扯出一抹僵硬的弧度,“没错,你奶奶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你来楚国公府尽孝。”

这话赵氏是一百个一千个不相信,楚思雅会特地来楚国公府来为姑妈尽孝,那太阳才是打西边出来了!

可赵氏就算再不相信,此时她也不能开口说一句话,她有预感,今天她怕是闯了大祸了。

“头儿,咱们要不要追上去。”竹园外其实也埋伏了不少人马,就是担心最后看守楚思雅的人会选择鱼死网破,所以才特地埋伏的。

清风的脸上难得的闪过肃穆的神色,“主子只是让我们平安救出荣安郡主,至于卫戎的人,暂时不要管他。”

昭慧长公主此时只要确定自己的女儿没事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她真是一点都不在意了。

“雅儿,娘看你的身子还有一些弱,娘先带你回长公主府,至于你奶奶的病,你尽管放心,有你这么孝顺的父亲和姨娘在,绝对不会有事儿的!”

楚玉亭嘴角的笑容就要维持不下去了,最后还是硬生生的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没错,你还是赶紧回长公主府养病吧!”

楚思雅眯着双眼,对这个人渣父亲,楚思雅对天发誓,她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这几日,父亲给女儿的照顾,女儿是一定不会忘记的,总有一天,女儿一定会好好报答父亲的,你一定要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赵氏有些浑浑噩噩的看着楚思雅,她怎么觉得楚思雅这话很像是在说,将来一定会报复似的,一点感恩的意思都没有听出来。

长公主府

楚思雅一路上都在想怎么把卫戎那大变态还有楚玉亭那大混蛋给千刀万剐了!

这么想着,就回到了长公主府。

“小妹,你怎么样?”

“小妹,你有没有受伤?”

楚文豪和楚文煜在得知楚思雅受伤后,急的不行,知道昭慧长公主去了楚国公府,可心里还是不放心,就留在府里等消息。

楚思雅对着他们笑了笑,“放心,我什么事儿都没有。”

“雅儿。”

楚思雅刚才进来的时候,整个人还有些晕晕乎乎的,看人都有些看不太清楚,突然听到这一生饱含柔情的呼唤,她浑身一个机灵,回头一看,果然看到燕翎正深情凝视着她。

楚思雅眼睛一酸,此时她真的有想哭的冲动,以前见燕翎,她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现在劫后重生,在看到燕翎,她真心觉得原来能看到心爱的人,也真的是一种幸福。

要不是昭慧长公主、楚文豪还有楚文煜都在,楚思雅都想直接扑到燕翎的怀里,好好哭一场了。

楚思雅因为见到燕翎实在是有些太激动了,所以没有注意到一旁流月诡异的眼神。

流月真是暗暗恼恨,他当初怎么就没有学如何辨别女子清白的本事呢!

流月如今真心是恨不得自己的眼睛能直接一眼扫出楚思雅现在是否清白。

“雅儿,你失踪的这几天,翎儿可是急的连饭都吃不下了。这次你能平安无事,也是多亏了翎儿。你们两个好好说说话,娘亲和你哥哥先离开了。”

昭慧长公主自从听到燕翎的那一句,只要楚思雅平安无事,哪怕楚思雅没了清白,他也毫不在意。

那时候,昭慧长公主心里就很清楚,燕翎会是楚思雅此生最大的依靠,将女儿交给燕翎,她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楚文豪和楚文煜倒是有些不想走,虽说两人是未婚夫妻,可就只剩下他们两个单独相处,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可最后,楚文豪和楚文煜还是硬让昭慧长公主给拉走了。

无奈,楚文豪和楚文煜只能离开。

等到昭慧长公主、楚文豪还有楚文煜离开以后,楚思雅是真心想要扑到燕翎怀里哭一场的,可这时候,流月就显得十分突出了,楚思雅也终于注意到流月看着她的眼神有些不一样。

楚思雅皱着眉看着流月,流月的眼神让她很不舒服,像是打量,像是怀疑……

任谁被这么打量,心里都不会舒服!

“流月,我不会是那里得罪你了吧?你那么看着我做什么?”

楚思雅按捺下心头的不舒服,尽量和颜悦色的开口。实际上,她心里都快要冒火了,刚刚从卫戎那大变态的手上逃脱,她心里还正有些不舒服呢!

“流月退下!”

燕翎隐隐猜到流月是想说什么,不等流月开口,就厉声呵斥。

“属下敢问郡主一声,您是否还是清白之身。”

流月第一次迫不及待的开口,可是这问题,却让楚思雅气的差点没有直接砍了他!

“流月,闭嘴!给我滚下去,回去自己领罚!”

燕翎没有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流月竟然会真的问出这种话来。

流月紧抿着唇瓣,他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一定会受罚,不过他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楚思雅是否清白,是否还配得上他的主子!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主子想知道的?”

燕翎也在意?也是,有哪个男人会不在意自己的女人是不是清白的,就是现代,还有不少男人自己女人不少,可却要求那些女人只有他一个,更别提古代的这些老古董了,哪怕属于自己的女人让人摸了一下,他们都会无法忍受。

燕翎的心里莫名有些发慌,他有感觉,要是他回答的一个不好,怕是眼前的人儿就会永远离开他了。

“雅儿,我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可在你被掳走的时候,兰姨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当时我回答兰姨的是,这一生,我燕翎只认定你,无论你变得如何。”

楚思雅笑了笑,燕翎确实是不会说甜言蜜语,要是一般会说话的男人,早就说一堆的山盟海誓了,可燕翎就这么一句朴实的话,只认定自己。

楚思雅相信燕翎是不糊说谎话的,一来,这是燕翎的性子,二来,自己只要去问问娘亲,燕翎到底有没有说过,不就成了。

燕翎不会傻到编造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

楚思雅的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只是在看到流月的时候眼神还是有些不太好。

“流月,你是不是觉得如果我没了清白,就配不上燕翎了。”

“是!这不仅仅是属下一个人的想法,跟在主子身边的,也是同一个想法。”

“雅儿,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受任何的委屈。”

楚思雅看着燕翎一脸情深的表情,再看到流月立那一副坚定的神色,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楚思雅忍不住想,是燕翎御下的本事太好,让他手下的人都对他忠心耿耿,还是该生气,他们太爱多管闲事呢?

“我这几日一直都在楚国公府的竹园,卫戎这几日怕是都没有去过楚国公府吧。”

楚思雅没有直接说自己是不是清白的,这会让人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清不白了,所以才急着解释。

流月一愣,楚思雅没好气的看着他,“卫戎花了这么大的功夫抓我,难道还希望其他男人碰我不成!这几天,我能看到的就只有一个小丫鬟,一张冷脸。”

流月这次算是明白楚思雅话里的意思了,他相信楚思雅不会说谎,楚思雅的为人他还是信得过的!

“属下回去后,会自行领罚。”

流月说完这一句,就立马退下。

“雅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流月一离开,燕翎就从背后抱住楚思雅,头搁在楚思雅的肩膀上,喃喃说道。

“嗯。我相信你。只是我本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可不想让你手下的人误会,觉得我不配做他们的主母。不过燕翎,这一次楚玉亭和卫戎都触到我的底线了,我一定要他们都付出代价!”

楚思雅的眼底闪过一丝厉色,恨恨的开口。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况且,楚思雅本身就不是什么软绵的性子。

“好,我不会让任何伤了你的人还平平安安的好好活着。”

这一句话像是宣誓也是承诺。

------题外话------

谢谢15859405784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