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楚文豪入赘?/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博景苑

“你到底是有多蠢,别人在你耳边吹了一点风,你就立马相信,还跑到竹园去闹!”楚玉亭现在恨不得直接掐死赵氏,要是没有赵氏胡搅蛮缠,说不定昭慧长公主还不可能这么容易的靠近竹园!

楚玉亭现在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楚思雅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是卫戎和自己合作,将她给绑了!

赵氏被楚玉亭骂的缩了缩脖子,从她知道竹园里的竟然是楚思雅的时候,就知道,她八成是让人给利用了。

老赵氏看着赵氏那副做错了事儿,什么都不敢说的模样。心里不禁更加气愤,这个侄女实在是够蠢的!

“好了。婉儿也是不知道这事情,下次,咱们要做什么值钱,跟她说一声,她绝对不会再犯这种错误的!”老赵氏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嘴角边硬是扯出了一抹还算氏和蔼的笑容说道,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显得别扭。

“跟她说?之前就是担心她坏事,所以才什么都不告诉她!要是下次真有什么事儿,提前告诉她,我可真担心,这蠢货马上就会把儿子给卖了!”楚玉亭这回真的是气坏了,毫不客气的直接叫赵氏蠢货,要不是此时一个下人都没有,赵氏都恨不得直接钻到地缝里去。

赵氏也不知道是不是憋屈的厉害,抬起头狠狠的看向楚玉亭,“我又不知道竹园里的是楚思雅那小贱人,你压根儿就不该瞒着我!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做是你的妻子!”

楚玉亭下意识的就想说,你算哪门子的妻子,不过是一个妾!

楚玉亭的话都到了嘴边,可最后还是咽了下去,他心里对赵氏到底是有一份怜惜爱意的。

赵氏见楚玉亭不说话,还以为他是对自己愧疚了呢!心里的郁结之气总算是消散了两分。

老赵氏看着楚玉亭和赵氏总算是消停下来了,这心也算是放下一大半了,可一想到楚思雅,一张脸不禁变得更加阴沉。

“楚思雅那贱人,原本还以为这次能借着水月太子的手铲除她,可没想到——”老赵氏忍不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显然是为了楚思雅至今还活的如此滋润感到不舒服。

“水月太子?姑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氏至今也只是猜到,是楚玉亭想要对付楚思雅,所以才会将人给掳过来,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出!

楚玉亭凉凉的瞥了一眼赵氏,“妇道人家,多什么嘴!”

显然楚玉亭还是介怀赵氏干的蠢事。

“我——”

“我什么我,还不赶紧去照顾勇儿!”

赵氏被楚玉亭骂的不敢回嘴,给老赵氏行了礼后,就离开了。

老赵氏等赵氏离开以后,才忍不住开口,“玉亭啊,你表妹也是因为太在意你,才会失了分寸,你以后对他的态度也好一点。”

楚玉亭冷冷地哼了一声,对此不置可否。

老赵氏见状,也就闭上了嘴巴。心想自己的儿子这么多年来对赵氏可以说是一心一意了,想来这次小小的误会,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可老赵氏想错了,人与人之间,若是出现了误会,不就是解释清楚,那么这误会就会越来越大,到最后成长为参天大树。

*

“若芙,你办事,本太子向来相信,可这次是怎么回事?”卫戎阴沉着脸,看着跪在自己下方的女子。

要是楚思雅在,一定能认出跪在地下的女子就是这几日一直看着她的小丫鬟。

“太子,芙郡主已经尽力了,是——”齐一忍不住为若芙开口辩解。

若芙,水月的芙郡主,父亲福王,早年战死沙场,母妃殉情而亡,从小,若芙就被接到了水月皇宫抚养。

“齐一,什么时候,你也可以来质疑被殿下的话了!”

卫戎的声音很轻,可偏偏让人听出一股子阴冷之气,让人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属下不敢,方才是属下一时情急,还请殿下恕罪。”

齐一知道自己刚才越矩了,连忙跪下请罪。

“下不为例,再有下次,你也别跟在本太子的身边了。”要不氏齐一从小就跟着他,这一次,就凭他敢质疑他的话,早就不配呆在他的身边了。

“谢太子。”齐一战战兢兢的起来,只是在扫到一旁的若芙,眼底隐隐有同情的光泽闪过。

“若芙没有什么想说的?本太子可以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卫戎撩起自己的一缕长发,似笑非笑的看着若芙。

若芙低着头,语气平淡,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受罚似的,“若芙这次确实是没有完成太子交代的事情,太子要如何惩罚若芙凌,那都是应该的。”

“你这认罪的态度倒是不错。本太子喜欢,也欣赏。只是若芙,本太子一直觉得你是一个聪明人,可如今看来,似乎有些不对啊!你要记住,聪明人,是不会被感情左右的,记住了吗?”

若芙心里一跳,她不是傻子,自然是听懂了卫戎话里的意思,“是。”

“起来吧。这次本太子可以原谅你一次,可要是再有下次,若芙,那你就不要怪本太子不讲情面了。”

“若芙明白。”

若芙忍不住苦笑一声,卫戎有多冷血无情,她还能不知道,只是她一直以为自己在卫戎的眼里是不一样的,可没想到,自己跟你其她女人是一样的。

没错,她就是不福气,楚思雅算什么东西,她凭什么让卫戎耗费那么大的力气去抓她,甚至还让她去伺候楚思雅,论身份,她们都是郡主,要论在卫戎心中的地位,她福若芙好歹是陪着卫戎一起长大的,难道自己在他眼里,还不如楚思雅嘛!

其实在昭慧长公主找来的时候,若芙是可以带着人拼一下的,可她心里隐隐有一个声音响起,为何要为了楚思雅一个人牺牲这么多人,所以她没有这么做,甚至还主动放了信号,让所有人撤退。

看来自己的那一点小心眼,卫戎都是知道的吧,刚才,他不就是在提醒自己,以后做事要知道分寸嘛!

长公主府

“雅儿,你最近的身子看起来是好一点了。”

昭慧长公主只要一想到楚思雅刚回来,那虚弱至极的模样,心里就像是打了鼓似的,好不容易经过几天的修养,楚思雅的身子总算是恢复了不少,看着也有精气神多了。

楚思雅看着昭慧长公主,甜甜的开口,“娘,是女儿不孝了,让您担心了。”

“你这说的——”

“表姐,表姐!”

昭慧长公主正想开口,就听到一阵喊声,这让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好像是齐凝的声音?”

楚思雅话落,齐凝立马就冲进了楚思雅的房间,冷霜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楚思雅,她倒是很想阿里拿着齐凝,可是齐凝到底是楚思雅的亲表妹,这让她又不能动手,所以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齐凝闯进来了。

楚思雅挥了挥手,示意冷霜下去。

周嬷嬷看着一点规矩都没有的齐凝,眼底也不禁闪过一丝厌恶,这齐凝到底是怎么被教养长大的,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表姐,你没事吧。自从你被人掳走以后,我就成天的做恶梦,生怕你遭到了什么危险!不过好在,表姐你福大命大,平平安安的回来了。”

楚思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应该按理是关心人的话吧,可怎么经过齐凝的嘴巴一说,生生的让人觉得不是滋味儿。

昭慧长公主更是气的不行,语气都有些生硬了,“凝儿啊,你表姐什么时候被人掳走了,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齐凝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昭慧长公主,“表姑,你在说什么啊!表姐明明是让一群黑衣人给带走的,什么叫做没有让人掳走!表姑,您应该赶紧进宫去告诉姑奶奶人,让她为表姐做主啊!”

不知想到了什么,齐凝连忙抓住楚思雅的手,“表姐,你看我的脸,我的脸竟然真的留疤痕了!这么长的一道疤痕,这让我以后怎么活啊!表姐,你的医术这么好,一定能帮我把疤痕除掉的,对吧!”

齐凝最关心的还是她自己的脸,要是她真的毁容了,那她还真的不如去死了算了!

楚思雅真心觉得齐凝是个跳脱的,说好听了是直率坦白,可这份直率和坦白,实在氏让人有些不喜。

太不懂的人情世故了,虽然口口声声的都是在为她这个表姐着想,可是说出来的话,真心是让人无法接受。

“好了,凝儿,你表姐的身体还没有好,你先回你的院子去。至于你的脸,你表姐会想法子的。”

昭慧长公主忍住心头的怒火,冷冷的开口道。她都不知道要是再忍耐下去,接下来,她会不会直接说一些不好听的了!

齐凝也不是傻子,总算是看出昭慧长公主的脸色有些不好了,于是只能闷闷的张了一下嘴巴,最后被周嬷嬷给拉出去了。

一直到秦宁离开以后,昭慧长公主才忍不住开口,“雅儿,你有没有法子开一些,会让人失去近期记忆的药。”

“娘,您是想——”楚思雅心里隐隐有个猜测,可又有些不确定。

昭慧长公主点了点头,直接回答了楚思雅心头的疑问,“你想的没错,娘就是想给齐凝下这种药。娘都不知道,齐凝是怎么长大,你都不知道,这几日,她呆在自己的院子里,成天就是在说你被人掳走了,要不是娘将长公主府的下人看的紧,说不定,你被掳走的事情,真要被齐凝这张嘴给宣扬出去了。”

“有是有。不过,娘,真的要给她吃这种药?”

“雅儿,娘知道,你有些心疼齐凝这丫头。娘也承认,这丫头是单纯,可这单纯的过了头,就实在是让人不喜了。其实要是换了其他人,会影响到你的声誉,娘肯定不会让她继续活着,只是齐凝到底算是你的表妹,娘也没有那么狠心。”

直接要了齐凝的性命和让齐凝失去近期的记忆想必,无疑后者要轻得多。

楚思雅其实对给齐凝下这种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毕竟自己本来什么事情都没有,经过齐凝这张嘴,八成全世界的人都要知道自己名誉受损了,到时候不仅是她,就连燕翎也会不好过。

要是齐凝稍微能懂得一些人情世故,楚思雅都不会走这一条路,可如今。

算了,就当她自私吧,大不了,她一定会想法子治好齐凝脸上的伤疤。

“娘,我记得外祖母的宫里有一株八百年的天山雪莲是不是?”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你问这个做什么?”那八百年的天山雪莲可是太后的心头宝,一般人连碰都不让碰。

“要祛除齐凝脸上的伤疤,需要那八百年的天山雪莲。”

“你不用想了。要是娘或者你的脸上有伤疤,你外祖母还会将那八百年的天山雪莲拿出来,齐凝,虽说也算是你外祖母的侄孙女,可让你外祖母为了她拿出自己珍藏的天山雪莲,不可能的。”

“娘,不需要整株,只要一片小小的花瓣就可以了。”一开始,楚思雅还真没有想过为齐凝去讨要这么珍贵的东西,毕竟那可是太后的心头宝。

不过如今,自己都要让齐凝失去近期的记忆了,这么对待一个小姑娘,楚思雅心里还是有些于心不忍,所以就想着好歹帮齐凝去掉脸上的疤痕,这也能让她心里稍微好受一点。

“可——”

昭慧长公主还是有些不太愿意,想到齐凝做出的那些让人糟心的事情,她就——

“娘,女儿对齐凝到底是有愧疚。其实齐凝脸上的伤,说白了,还真是无妄之灾,若非齐凝是我的表妹,铁燕儿肯定不会对她动手。而且,齐凝马上又要服药,失去近期的记忆,这让女儿心里也有些惭愧,您就算为了女儿去求求外祖母好不好,不需药多,只要一片小小的花瓣就足够了!娘亲,女儿知道您最好了,就答应女儿吧。”

楚思雅挽着昭慧长公主的胳膊开始撒娇。

“好了,你别晃了,再继续这么晃来晃去的,娘的头都要被你给摇的痛了。行了,齐凝确实也是无辜的,只是一片小小的天山雪莲,娘去求吧。”

“我就知道,您是最好的了!”

楚思雅直接将头搁在昭慧长公主的肩膀上,现在她对齐凝真的是能说一句问心无愧了。

三日后

楚思雅的身体总算是恢复了,一天到晚的待在房间里,她都要无聊死了,于是带着冷霜一起在花园里散步,至于冰玉在跟卫戎的人搏斗的时候,到底是受了一点轻伤,楚思雅就给她放了一个大假,好好养伤、

天气渐渐冷了,花园里许多时令的鲜花都有些枯萎了,不过现在赏花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尤其是那一株株的菊花倒是开得艳丽美极了!

“云儿,你怎么来了?”楚思雅在看到穿着一袭大红色衣裳的朱云,忍不住开口。

朱云现在不该待在慈宁宫嘛!

朱云一蹦一跳来到楚思雅面前,牵起楚思雅的一只手,无奈的开口,“我来看你,难道你不开心?”

楚思雅好笑的用另外一只手刮了刮朱云的鼻子,“你少来,我还不了解你,就是你想来长公主府,要是外祖母不同意,你还能过来?”

朱云撇了撇嘴,“就你聪明!纤柔来了,所以我来长公主府住几天。”

朱云无奈的开口。

楚思雅愣了愣,她也算知道那位纤柔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纤柔是异姓王端王唯一的女儿,端王早年在战场上牺牲,只留下纤柔一个女儿,而端王妃更是将一腔的母爱都给了纤柔。

不过,以往纤柔和端王妃都是在封地,难得才进京。

朱云跟纤柔的关系倒是不错,纤柔比朱云要大了四岁,不过纤柔那身体实在是有些太胖了,楚思雅虽然没有亲眼看到过,可经过朱云描述,她心里其实也猜到了七七八八。

“纤柔郡主来慈宁宫,你躲出来做什么?”朱云虽然有些小孩子脾气,甚至经常口无遮拦的嘲笑纤柔太胖了,可总不至于,这次端王妃和纤柔一到慈宁宫,她就立马来长公主府,就连太后都同意了。

“你不知道,这次的事情不一样。”朱云一脸无奈的开口。

楚思雅好笑的看着朱云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好笑的问道,“什么不一样,说来听听?”

“你是不知道。这两天我在慈宁宫,过得可真是水深火热。”

楚思雅的嘴角抽了抽,还过得水深火热呢,她被人绑了这么多日子,还没说自己水深火热,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竟然还来一句水深火热。

昭慧长公主只是将楚思雅被掳走的事儿告诉了太后,担心朱云这丫头管不住消息,就一致决定瞒着她了。

楚思雅是担心朱云担忧自己,所以才没有将这事情告诉朱云。

朱云一脸神秘兮兮的开口,“你知不知道,纤柔今年都十五岁了!”

楚思雅好笑的看着朱云,“对啊。纤柔郡主只比你大四岁,她今年确实已经十五岁了。”

“一般这个年纪的姑娘都应该定亲了。像皇家还有一些勋贵人家是可以迟一点的,不过也可以十五岁定亲,然后等到十七八岁再成亲。可纤柔长得实在是太胖了。我听说,在端王的封地,那些稍微有些名望的人家,都不想迎娶纤柔。这不,端王妃在封地上找不到人,这就赶到梁都,希望太后能帮纤柔找一个好夫家了。不过,我看是难得很。”

朱云边说边摇了摇头,楚思雅好笑的看着朱云,“人家纤柔郡主也就是胖了一点,你有必要这么瞧不起人家啊!”

谁说胖子就不能找到真爱的,楚思雅对朱云这种幸灾乐祸的态度,可是十分的不欣赏。

“你不会不知道吧!”

朱云颇有些惊奇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被朱云的态度弄得有些莫名其妙,难道有什么她该知道的事情,但是她不知道的吗?

“看来你是不知道了。端王当年为国捐躯,而且只留下了纤柔一个女儿。皇帝表舅感念端王,所以曾经下旨,以后纤柔的夫婿要入赘到端王府,你说,就这种苛刻的条件,谁会同意把儿子嫁进去啊!更别提,纤柔那身材了!就我作为一个女人,我都有些忍受不了,更别提,那些男人了。”

嫁进去,朱云的这形容倒是贴切的很,确实是嫁进去。

“我这不是天天让端王妃在那里哭的受不了了。端王妃这两天是天天在姨姥姥面前哭,哭死去的端王,然后又哭端王这一脉就只剩下纤柔一个了,所以一定得给纤柔找一个家世好,品貌好的男子。姨姥姥最近也是烦的不行,你说要是一般不学无术,或者专门想着混日子的人儿,说不定还想着入赘端王府,混一个荣华富贵,可端王妃摆明了就不要那些人。

姨姥姥能怎么办?强扭的瓜不甜,她总不能随便给人赐婚吧。这要是真赐了婚,那就不是结两姓之好,而是在结仇了。”

“你看的倒是清楚。”

楚思雅发现,其实她一直都有些小瞧朱云这丫头片子啊,有些事情她倒是挺门清的。

“雅儿,你身体还没好,跑出来做什么,赶紧回去休息!”

昭慧长公主一看到楚思雅竟然跑出来,顿时不满了。

“表姨。”朱云对着昭慧长公主甜甜的交了一声。

昭慧长公主摸了摸朱云的小脑袋,对朱云,她也是真心喜爱的。

“娘,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现在我一点事情都没有了,多出来走动走动,对我的身子也是有帮助的。”楚思雅无奈的看着昭慧长公主一脸紧张的样子。

“好了,就算身子好,你也得好好的卧床休息,这女人的身体一定得保养好了,你知道嘛?要不然以后你嫁了人,有你吃亏的。”

楚思雅无奈的扁了扁嘴,忽的,楚思雅眼神一闪,“娘,您是打算进宫?”

进宫,可都得换正装的。

“是啊,你外祖母让娘带着你大哥去一趟慈宁宫。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事儿,不过想来也是你外祖母想你大哥了。”

想大哥?楚思雅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甚至她还有一丝丝不好的预感。

“娘,我也很久没见外祖母了,不如我跟您一起去。”

“我难得来长公主府,难道你都不知道好好陪陪我!”朱云一脸不满的开口。

“就是,你身子还没好全,就给我好好的待在长公主府!”昭慧长公主也是一脸不赞同的开口。

楚思雅想了想开口,“娘,外祖母那里不是有一株八百年的天山雪莲吗?我要是能闻闻按天山雪莲,我的身体会好的更快的。”

“真的?要不然娘去向你外祖母将天山雪莲要回来?”

“不用,我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只要闻一闻就可以了。不用拿过来这么麻烦了,而且,娘我也这么久没见过外祖母了,您就带我一起去吧。”

昭慧长公主想了想,最终还是点头答应,既然闻一闻那天山雪莲对楚思雅的病情有帮助,那去一趟慈宁宫也无妨,反正她也不会让楚思雅累着。

朱云倒是泪眼汪汪的看着楚思雅,“那你早点回啊!我会想你的!”

“知道了。我就是去一趟慈宁宫,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我给你讲故事啊!”

楚思雅捏了捏朱云的鼻子,笑着开口。

慈宁宫

楚思雅总算是看到了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纤柔郡主了。

难怪朱云每次提到纤柔,总是那么一副揶揄的表情了。

实在是这位纤柔郡主胖的有些离谱了、

一张大饼脸,不对,楚思雅目测,那张脸肯定是比大饼还要大一点,脸上肉嘟嘟,脸上的肉甚至将她的眼睛挤得几乎都看不到了,似乎就成了一条缝。再看看这身材,楚思雅真心想说一句,这纤柔快要抵得上两个半她了。腰上的肉,是一圈一圈的,什么叫做游泳圈,楚思雅是彻底见识到了。

还有纤柔那双小腿,简直比得上她两个大腿了。

楚思雅看了一会儿,实在是觉得她满脑子里就只剩下一堆堆的肥肉了。无奈,只能转移自己的视线,正巧看到了端王妃。

说实在的,端王妃的身材很好啊,可能是人到中年,身体微微有些发福,其他的地方都是满正常的,容貌虽不算绝美,可是看着就很有福气,难怪,能生出这么有福气的女儿,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付费。

楚文豪倒是一直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昭慧长公主在看到端王妃和纤柔郡主的时候,眼底闪过了一丝疑惑,她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太后无奈的看着昭慧长公主,这事情要她怎么说,这要是真的说了,她怕是要伤了母女的情分,可她偏偏又不能不说,端王妃这几日天天拿着端王殉国的事儿在她的耳边说,这事情要是一个处理不好,那就成了皇室苛待功臣了!

有端王妃和纤柔郡主两个外人在,昭慧长公主也不能当没有看见,只能硬着头皮跟端王妃开口,“多年不见端王妃了,端王妃的气色倒是越来越好了。”

“唉,长公主过得才是越来越好,压根儿就没烦心的事儿。可我最近可有一件烦心的大事儿。”端王妃说着就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昭慧长公主嘴角的笑意都要维持不住了,她真想对着端王妃说一句,你有烦心事,跟她说什么!她刚才不过是客套一句罢了。

可端王妃话都说出口了,昭慧长公主也不能当没有听见,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问,“不知端王妃最近有什么烦心的事儿?母后也在这儿,一定能给你解决。”

端王妃闻言,颇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双眼充满了希翼的看着昭慧长公主,“这件事,只有长公主才能帮忙。”

楚思雅心里不好的预感是越来越强了,不会真的是她想象的那样吧。

“端王妃说笑了吧。什么事儿,母后都不能替端王妃解决,反倒是本公主能呢?”昭慧长公主是压根儿想不出来端王妃今天是想做什么。

“长公主,你说,本妃的纤柔如何?”

端王妃拉着一旁犹如一座大山的纤柔,温柔的开口说道。

“珠圆玉润,有福气。”

一般形容胖的女子,除了用珠圆玉润有福气以外,还真的是找不到其他的话了。

“其实本王妃最近为了纤柔的婚事,可是操碎了心呢!”

这么胖的女儿,一般人家都不愿意娶了,更遑论是入赘。再加上端王妃可是一个眼高于顶的,压根儿看不上一般的官员子弟。

“这是纤柔的缘分还没有到。”昭慧长公主实在是不明白这端王妃跟她说纤柔郡主的婚事做什么,难道是希望她帮纤柔做媒?可若真的是这样,那还不如让太后帮忙呢!

“纤柔的缘分已经到了,前些日子,纤柔还跟本王妃说,其实她已经由心仪的人了。”

楚思雅现在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的猜测八成是正确的,纤柔郡主真的是看上她的大哥了,不过她更可以确定一件事,她大哥会娶纤柔,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更别提还要为了纤柔入赘到端王府了。

“是吗?那就恭喜纤柔郡主了。”昭慧长公主不咸不淡的开口,只是心里隐隐有些同情那个被纤柔郡主看上的男子了。

“昭慧长公主不问问那人是谁吗?”

端王妃的语气里充满了迫切。

昭慧长公主不明所以的看着端王妃,她要知道那人是谁做什么,她没那么无聊好不好。

不过人家都主动开口了,昭慧长公主也不能太不给面子,只能随意的问了一句,“不知纤柔郡主看上的是哪家的公子。”

“正是昭慧长公主你的长子楚文豪!”

“什么!”

果然是这样,楚思雅真心觉得这是一场悲剧。

昭慧长公主没想到端王妃在你那里说了一大半天,到最后,竟然告诉她,纤柔看上的竟然是她的长子!

“母后!”昭慧长公主可不相信太后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可她知道了端王妃的想法,竟然还让她带着文豪过来,这——这可实在是太伤人的心了!

太后被昭慧长公主看的都有些不好意思,她哪里会希望自己的外孙娶纤弱,可是端王妃一天到晚的在那里说为国捐躯的端王,甚至还去御书房找乾风帝哭过,乾风帝都怕了她了,直接闭门不见。

太后最后实在是被烦的没法子了,对端王妃这么一个打,打不得,骂,骂不得的人,她能怎么样,只能说让两个孩子先看看,若是楚文豪同意,那她就赐婚。

“昭慧啊,你别激动,这婚事也是讲究个你情我愿的,要是文豪不愿意,那你今天就当端王妃没说过这话。”

“不愿意,当然不愿意!”昭慧长公主激动的甚至连婉转的话都不说了,直接强硬的拒绝,让她的儿子娶纤柔,不对,不是娶,是入赘,除非她死了!

楚思雅拉了拉昭慧长公主的袖子,娘亲啊,您就算是要拒绝,好歹也温柔婉转一点,没看到一旁的端王妃一张脸全都黑透了。

“长公主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本王妃的纤柔还配不上你的长子不成!”

端王妃厉声说道。端王妃早年丧夫,将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唯一的女儿纤柔的身上,任谁都不能在她面前说纤柔一句坏话!

“纤柔郡主很好,是下官配不上纤柔郡主。”一直沉默的楚文豪终于说话了,话虽然是说的很婉转,可只要长了耳朵的人都能听出,他的不愿意。

“文豪哥哥,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我——我是真心想要当你的妻子的。”纤柔郡主泪眼汪汪的看着楚文豪,只是配上她脸上的一堆肥肉,楚思雅是一点楚楚动人都没有看出来。

“郡主错爱,文豪不敢当。”楚文豪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犯了哪路的神仙,竟然遇到这样的事情。

先是被人算计娶了文氏那样的妻子,到如今好不容易拜托了文氏,现在可好,又来了一个纤柔郡主,这纤柔郡主可是比文氏还要麻烦的存在。

“母后,你听到了,文豪不愿意。您可不要乱点鸳鸯谱啊!”昭慧长公主忙不迭的开口道。反正她是打定了主意,她的长子是绝对不能入赘到端王府!

太后闻言有些头痛的看着端王妃,“端王妃,你也看到了。文豪不愿意,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你也不要再勉强了。”

太后就是清楚自己的女儿,她肯定是不会同意让楚文豪入赘到端王府,可端王妃就是不信邪,硬要她将昭慧长公主和楚文豪叫到慈宁宫,如今好了吧,真心是将最后一丝脸面都给踩到地下去了。

“文豪哥哥,你是不是也嫌弃我胖。”

楚思雅看着纤柔郡主那巨大的身躯颤抖了一下,浑身的肥肉也一动一动的,真心让她有些受不了,难怪朱云每次提起纤柔,都——

就连她都有些受不了了,太胖了,真的是太胖了。

楚文豪默默的将头撇到一边,要他说不嫌弃纤柔郡主,那是不太可能的。可让他这么伤害一个小姑娘,他也不愿意。而且万一要是他说不介意,端王妃说不定就上杆子的让他入赘端王府了,那他还真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好你个楚文豪!你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工部侍郎!而且还刚刚休妻,你原来的那妻子是个什么货色,谁不知道。本王妃来梁都这么短的日子里都听说过了,一个不知羞耻,竟然跟大伯哥有染的贱女人!我家纤柔不嫌弃你,还愿意让你入赘端王府,是你的荣幸!”

“呸!还荣幸!你随便去问问梁都的世家,有谁会愿意娶,不对是入赘到端王府!就纤柔郡主肥的跟猪一样的身材,是个男人看了就要倒胃口!”

对昭慧长公主来说,自己的孩子就是她的逆鳞,端王妃竟然敢当着她的面说自己儿子的不是,她能忍受才怪了!

“娘!”楚思雅也知道昭慧长公主说的是实话,可就是实话才伤人啊!

“昭慧。”端王到底是有功于社稷,昭慧长公主刚才的话,是有些过火了。

“哇哇——哇哇哇——我就知道没人喜欢我,文豪哥哥也不喜欢我!”纤柔郡主顿时大哭起来,端王妃立马心疼的去安慰纤柔。

昭慧长公主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说的过分了,可让楚文豪入赘到端王府,那她不如直接去死!

“刚才本公主言辞有些激烈了。可文豪是绝对不可能入赘端王府的。纤柔到底是端王府的郡主,本公主相信,她一定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良人。母后,昭慧告辞了。”

昭慧长公主已经气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想赶紧带着儿子和女儿离开。

------题外话------

谢谢无聊的雪秀才投了1张月票alinda砚子秀才投了1张月票kimisisi86书童投了2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