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楚文豪被逼婚/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公主府

“欺人太甚!真的是欺人太甚!她怎么就不看看她那长得跟肥猪一样的女儿配不配的上豪儿,竟然——竟然还一副,文豪要是入赘端王府,好像还是豪儿的荣幸似的!”

昭慧长公主如今只要一想到端王妃当时那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心里的怒火就是“蹭蹭——”的往上升,在宫里,她还能稍微忍耐忍耐,一回到长公主府,她整个人就爆发了!

饶是一向活泼至极的朱云,在看到昭慧长公主一副气的要吐血的样子,也不禁缩了缩脑袋什么,依偎在楚思雅的怀里,什么都不说了。

楚文豪一张俊脸铁青,紧抿着唇瓣,可想而知,他的心情此时也是差到了极点。

昭慧长公主原本还在发火,可一扫到楚文豪的脸色,将要骂出的话咽了下去,“豪儿,你放心,娘亲是绝对不会让你入赘到端王府!就是让你娶纤柔,娘都不会同意!”

娶那么一个肥的跟猪一样的儿媳妇,昭慧长公主真心觉得是没脸。

楚思雅倒是有些同情纤柔,一听这名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如何的纤细温柔,可惜她整个人离纤细是差到十万八千里去了。

相来,她那么胖,肯定也是受过不少苦的,也被不少人嘲笑过。

“雅儿,你在想什么?”楚思雅正想的有些入神,昭慧长公主的声音猛地响起。

楚思雅扯了扯嘴角,牵起一抹不太自然的弧度,“娘,我看那位纤柔郡主其实也不算什么坏人,至于端王妃,也就脾气稍微大了一点,太疼爱自己的女儿了一点,其他的,我看她们也没怎么样啊!”

“就是,表姨。纤柔之前还是您看着长大的,记得当初,您也说过纤柔是个可人疼的。”朱云一听楚思雅的话连忙附和,其实她刚才还真是惊讶了一番,没想到纤柔竟然喜欢楚文豪,不过惊讶过后,也就释然了。想想以前,纤柔每次来梁都,要是有机会见到楚文豪,那张脸都是红扑扑的,好像熟透了的苹果似的,看来,纤柔喜欢楚文豪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

昭慧长公主闻言,差点没有将眼珠子登出来,看着朱云和楚思雅的眼神更是要喷火了,“照你们的意思,还是我做错了!我是不是还得去跟端王妃和纤柔道歉去!”

楚思雅连忙起身,走到昭慧长公主的身边,亲手给昭慧长公主倒了一杯茶,“娘,别生气。我也是不赞成大哥娶纤柔郡主的,不对,那压根儿就不是娶,是入赘,那就更不行了!只是,娘,您原本就不是尖酸刻薄的,何必要这么言辞逼人呢。”

昭慧长公主接过楚思雅的茶杯,往自己的肚子里灌了一肚子的茶水,这才闷闷的开口,“行了,以后咱们都离端王妃和纤柔郡主远远的,想让豪儿娶纤柔,做梦!除非我死了!”

楚思雅摇了摇头,看端王妃长得不错,想来纤柔郡主要是瘦下来,想来长得八成也不会差到哪去。不过可惜,想和纤柔郡主结为夫妻,那就只能入赘,她娘,就算是死了,都不可能答应的,所以这事儿就别想了。

*

“呜呜——呜呜呜——我长得胖,是我的错吗?我就是喜欢文豪哥哥而已,为什么我就是不能嫁给他!”纤柔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庞大的身躯就依靠在床栏杆上,死命的开始哭泣。

她做错什么了,她只是喜欢文豪哥哥而已,以前昭慧长公主见着自己,还是很喜欢她的,可——可今天为什么要这么骂她啊!

纤柔郡主越想越伤心,没多久,大饼似的脸上就满是泪水了。

端王妃一看到自己的女儿哭的这么伤心,整颗心都碎了。

自从端王死后,端王妃几乎对纤柔郡主,是捧在手心里,怕她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如今见自己的宝贝女儿哭的这么伤心,端王妃真心是难受的不行。

“纤柔啊,不哭。你这哭的,让娘的心都碎了。”端王妃坐到纤柔郡主的身边,只是一桩床就那么一点位置,纤柔郡主庞大的身躯几乎已经占满了整个床,所以端王妃只能有一溜溜小小的位置,几乎是要将她整个人挤出去。

纤柔郡主一听到端王妃的声音,立马委屈的扑到端王妃的怀里,“呜呜,母妃,我——我到底是做错什么了。我——我就是喜欢文豪哥哥。小时候,每个人都因为我胖瞧不起我,可只有文豪哥哥不会瞧不起我。我——我是真的想要当他的妻子,可——可他今天看我的眼神好冷漠,还——还带着浓浓的厌恶!呜呜呜——呜呜呜呜——母妃,——我——我不要文豪哥哥讨厌我!”

端王妃听到纤柔郡主的哽咽声,一颗心几乎都要碎了。

“纤柔,你想嫁给你的文豪哥哥是不是?你放心,你是娘唯一的女儿。无论你要什么,娘都会帮你得到的。”端王妃的眼底闪过一丝阴毒,只要是她女儿想要的,她都会帮她得到。

纤柔郡主抬起头,看向端王妃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不过又带着浓浓的不安,“母妃,可——可文豪哥哥不想娶我,你——你硬要他娶我,他——他会不会不开心。”

纤柔郡主不希望楚文豪不开心。

“不会的,楚文豪能娶到纤柔这么好的女子,是他的福气才对,他哪里会拒绝。”端王妃温柔的用帕子帮着纤柔擦眼泪,语气和蔼道。

纤柔郡主是个乖孩子,从小就听端王妃的话,母妃说的,那肯定都是对的,一想到能嫁给文豪哥哥,她就忍不住甜蜜的笑起来。

翌日博景苑

老赵氏阴沉着一张脸卧躺在软椅上,旁边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丫鬟,正恭敬的给老赵氏捶着腿。

此时的老赵氏,整个人都不太好,楚国公府,最近实在是不太平。

楚文勇自从得知自己成了太监,整个人就跟疯了一样,他院子里的人,没有一个没被他动手打过,当然,被打的最惨的就是文氏。

听说,文氏现在身上几乎是都找不到一块好肉了。

老赵氏自然是不在意文氏的死活,只是一想到自己寄予厚望的长孙成了这个样子,她也真的是失望。

赵氏每天忙活着照顾楚文勇,楚玉亭也不知道怎么了,也一直不愿意去见赵氏。

老赵氏猜想。八成是因为赵氏上次做的蠢事,楚玉亭到现在还没有释怀。

赵氏因为楚玉亭的冷落,隔天儿的来她这里抱屈,老赵氏也是让她烦的不行。

最让老赵氏苦恼的是,静伯这个侄子也不听话了。

这几次,自己让人去静伯府喊他来楚国公府,静伯每次都是找了一堆的理由,总归就是一句话,不愿意来,每次老赵氏听着去静伯府的人的回话,差点没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窍!

老赵氏心里也清楚,静伯八成是因为梁都的传言,心里却是愈发的愤恨,她可是他的亲姑姑,他听自己亲姑姑的话咋了,难道还会让人戳脊梁骨不成!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老赵氏心里的想法,否则真是想笑,你又不是静伯的亲爹亲妈,只不过是个嫁出去的姑姑,哪来那么大的脸,让人家听你的!

这些烦心的事情加在一起,让老赵氏的心情愈发的不好,看着眼前的一切,也觉得所有人都在跟她作对似的!

“你敲什么敲!一点力气都没有,是不是在糊弄我啊!是不是看见我这个老婆子不得力了,也想跟着其他人一起,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老赵氏越想约窝火,直接一抬脚,把给自己捶腿的丫鬟给踢倒。

丫鬟连忙起身,恭敬的跪在地上,忙不迭的开口请罪,“奴婢不敢,奴婢不敢,求老妇人恕罪。”

“老夫人,端王妃携纤柔郡主求见。”来禀报的人,见老赵氏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心里也一直在打鼓,不过端王妃和纤柔郡主来求见可是大事,他也不敢瞒着。

老赵氏眯着眼睛,阴沉的脸上带了一丝的迷惑不解,“端王妃和她的那胖女儿来求我做什么?她们不是跟长公主十分要好?”

“那老夫人是不打算见她们了?”

“见!为何不见!我倒是要看看,她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老夫人忽的开口。

很快,端王妃和纤柔郡主就进了老赵氏的屋子。

老赵氏在看到肥胖的纤柔郡主,老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不过语气里倒是带着浓浓的慈爱,“这就是纤柔郡主了吧,好多年不见,是越来越有福气了。”

可不是有福气,这肥的跟大山似的身体,哪里还会有比她更有福气的!

下人很快就搬了两个绣墩给端王妃和纤柔郡主坐下。

端王妃和纤柔郡主的品阶都是一等,比起老赵氏还要高,不过老赵氏的辈分大,所以端王妃和纤柔郡主没有让她行礼,自然她们也没有给老赵氏行礼,就老赵氏,还不配让她们两人想行礼。

“老夫人的脸色也是看着越来越好了,想来最近的日子过得是十分的舒心吧。”端王妃这话完全就是客套话了。可是听在老赵氏的耳朵里,那真心是让人十分的不悦,尤其是想到,她最近诸事不顺,她心里更像是憋了一团火!

老赵氏面上不改和蔼可亲的神色,可心里却愈发肯定,端王妃今日怕是来找茬,存心让她不痛快的!

“端王妃今日来老身这博景苑到底是有何贵干啊!”

端王妃牵过纤柔郡主一只肥嘟嘟的胖手,笑容可掬的开口,“不知道老夫人觉得本妃的纤柔如何?”

老赵氏看着纤柔郡主一副跟大山一样雄伟的身材,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么一个肥猪,还如何呢!

“纤柔郡主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将来不知道谁有福气能娶回去了。”

是啊,娶了这么一头肥猪回去,那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运了!

“那老夫人觉得纤柔可配给你当孙媳妇。”

老赵氏万万没有想到端王妃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让纤柔这头大肥猪给她当孙媳妇?

老赵氏按捺下心头的万千思绪,开始在心里盘算起来。

端王妃之前可是跟昭慧长公主的关系不错,纤柔郡主看上的应该是楚文豪或者是楚文煜,不管是哪个,老赵氏都高兴,要是能将这婚事弄成功,哈哈哈,到时候,可有就好戏看了。

老赵氏是越想越激动,沉着的开口,“不知纤柔郡主看上的是老身哪个孙子?”

端王妃一听老赵氏的话,就知道有戏,忙不迭的开口,“是昭慧长公主的长子楚文豪。”

原来是楚文豪。老赵氏原本还有些心痛楚文豪休了文氏,这就让他少了一个拖后腿的妻子,如今有了纤柔郡主,这可是比文氏不知道要好上多少的媳妇儿啊!

文氏,楚文豪到底是娶,可纤柔郡主,哈哈哈,楚文豪只能入赘到端王府了!

老赵氏只要一想到楚文豪能入赘到端王府,就想要大笑出声,不过在端王妃和纤柔郡主面前,她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老身当初一看纤柔郡主就喜欢的不行,如今纤柔郡主要是能成为老身的孙媳妇,那可真是太好了!”

老赵氏现在是越看纤柔越觉得喜欢,一想到楚文豪不仅要入赘端王府,还要娶纤柔这头大肥猪,她的心情真不是一般的好。

“那老夫人是同意了。”

“同意!当然同意了!这么好的孙媳妇。老身怎么会不同意!只不过这件事情还是得好好合计合计。”

老赵氏还没有被冲昏头脑,这件事要想成,还是得耗费不少的功夫。

“那是自然的,这件事情自然是得好好合计合计!”当然得好好合计合计,否则这事情黄了,该怎么办。

三日后早朝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余中高喊一声之后,楚玉亭立马出列。

乾风帝在看到楚玉亭出来的一刻,一双鹰眸不禁闪过一丝寒光。

楚玉亭的胆子倒是挺大啊!竟然还敢冒头。

楚玉亭的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跟卫戎联手,这一次是掳他的亲生女儿,那下一次是不是打算直接要了他这个当皇帝的命了!

楚玉亭被乾风帝幽冷的眼神看的浑身莫名的发抖,有一瞬间,他甚至以为是不是自己的做的事儿,让乾风帝知道了,否则他怎么会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不过随即,楚玉亭就否决了自己的猜测,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楚思雅那死丫头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是跟卫戎联手,才将她掳走,所以乾风帝自然是不可能知道楚思雅失踪的真相!

“哦?楚国公有何本要奏?”

“臣启奏,端王为国捐躯,只留下端王妃和纤柔郡主两个弱质女流。小儿楚文豪不才,得纤柔郡主爱慕,所以臣希望皇上能为两人赐婚!”

楚文豪不可置信的看着楚玉亭,虽然他早就对楚玉亭这个父亲失望了,可他真是左门都没有想到,楚玉亭竟然会说出这么畜生的话来,让他娶纤柔郡主,不,谁都知道,乾风帝曾经下旨,为了保留端王一脉,男方氏得入赘到端王府!

呵呵,这就是自己的父亲,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不要脸的父亲,自己到底是不是他的孩子!他竟然会将自己往火坑里推!

以前楚文豪以为自己的心不会再痛了,可他是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楚玉亭这种无耻至极的人,他每一次的所作所为都在刷新他的下线,让他恶心到无话可说!

乾风帝也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楚玉亭这畜生在说什么?让楚文豪娶纤柔郡主?不对,是让楚文豪入赘到端王府?

“楚国公可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乾风帝压抑着心头的怒火,一字一句的问道。要是有可能,他真心将楚玉亭给凌迟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畜生!

“臣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皇上,婚姻大事,讲究的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臣跟端王妃已经商量好,还有家母也十分赞同这桩婚事。”楚玉亭义正言辞的说道。

“启禀皇上,臣不愿。”楚文豪走到大殿中央,直直的跪下,眼底的意思很明确,他是绝对不可能去娶纤柔郡主的!要是再让楚玉亭说下去,他怕是要直接被楚玉亭给送到端王府当上门女婿了!

“楚国公听到了,你儿子不愿意。”

“皇上,婚事说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能轮到他多说什么!”

“哦?父母之命,朕倒想知道昭慧知不知道这件事儿?”乾风帝似笑非笑的看着楚玉亭,他的小妹,他还能不知道,她会答应这件事情,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臣——”楚国公没话说了,因为他也知道昭慧长公主是绝对可能答应这件事的。

“启禀皇上,端王妃求见。”一个侍卫神色匆匆的走到大殿中央禀报。

“放肆!这是什么地方,金銮大殿,哪里轮得到一个女人放肆!”乾风帝正嫌自己一肚子火不知道往哪里发呢!今天的事情谁要是说跟端王妃没关系,那他这个皇帝也算是白当了。

侍卫的脸色有些难看,可最后还是咬牙开口,“启禀皇上,端王妃手上拿着先帝御赐的尚方宝剑。”

乾风帝鹰眸猛地睁大,当年端王救驾有功,为先帝挡了一剑,也就是因为那一次,让端王伤了身体,否则端王这么多年,也不会只有纤柔一个女儿。

之前,端王妃不断的让他和太后给楚文豪和纤柔赐婚,他一直没有明确的反对,就是担心端王妃一个发疯将先帝御赐的尚方宝剑拿出来,要真是这样,那他就算是不下旨也不行了。

可乾风帝真是万万没有想到,端王妃竟然联合楚玉亭整了那么一出!真真是把他的脸面往地下踩!

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端王妃又拿出了先帝御赐的尚方宝剑,他就算是再不想,也只能让端王妃进来。

楚文豪在听到乾风帝让人宣端王妃进殿的一刹那,双手紧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一根根的暴起来,为何,为何他要遭受这么大的屈辱!他堂堂的七尺男儿,今日竟然被一个女子逼婚!这让他情何以堪!

端王妃双手捧着金光闪闪的尚方宝剑走进金銮大殿,一瞬间,满朝文武,纷纷跪下。

端王妃手上的尚方宝剑,见之,如同见帝王。

乾风帝看着朝堂上的闹剧,真心想直接吼一声退朝,可他不能,端王妃手上的尚方宝剑是先帝所赐,要是他真的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视而不见,那不孝的罪名,他是真的要扛上一辈子了!

“妾身拜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端王妃双手捧着尚方宝剑,恭敬的给乾风帝见礼。

乾风帝双手紧紧握着龙椅上的把手,第一次,他觉得这端王妃的脸竟然是如此的可憎!真是让人恨不得直接将它刮花!

“起来吧。”乾风帝按捺住心头的怒火,尽量保持着心情的语气和缓。

“谢皇上。”端王妃缓缓起身后,双手仍然捧着尚方宝剑,将之越过头顶,眼睛直视着乾风帝,一字一句的开口,“皇上,当年先帝将这尚方宝剑赐给端王府时,曾经说过,端王府中人可以拿这尚方宝剑,换一道圣旨,只要不是通敌卖国,谋朝篡位,什么都可以。不知道皇上是否还有印象。”

有印象,乾风帝怎么可能没有印象,之前他就是担心端王妃发疯的将尚方宝剑拿出来,所以才会让太后先稳住端王妃,可没想到,之前的事情都白做了!

这段日子,乾风帝一直忙着水月和西漠使臣的事儿,就没有怎么在意端王妃,没想到她倒好,平静了一段日子,今儿个给他弄出这么一遭事情。

乾风帝很想说一句,他不知道!可当着满朝的文武,先帝的承诺在礼部也是有记录的,最后乾风帝只能压抑下满腔的怒火,咬牙切齿的吐出“记得”两个字。

端王妃不是不知好歹的,她和女儿能在封地多年平安无事的生活,就是因为她的看的清形势,认得准自己的位置,这一次,她知道她做的过火了,可她不会后悔!为了自己唯一的女儿,端王妃可以付出一切!

想至此,端王妃缓缓抬头看向乾风帝,“妾身今天想用这尚方宝剑换取皇上的一道赐婚圣旨,希望皇上能为纤柔和工部侍郎楚文豪赐婚。”

端王妃言落,满朝文武皆是鸦雀无声,可能是被端王妃的话给吓到了,也是惊到了。

楚玉亭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皇上可是孝子,怎么可能会不顾先帝的遗训,还请皇上赐婚。”

呸!乾风帝恨不得直接砍了楚玉亭,这畜生,干的都是什么事儿!把自己的儿子逼到火坑,他肯定是很开心是吧!

楚文豪瞪着楚玉亭的眼神,更是恨不得将他给千刀万剐了!这种无耻的父亲,怎么会是他的父亲!

“此事兹事体大,朕要——”

“皇上,当初先帝的这一承诺,史官可是有记载的,楚国公说的对,皇上是孝子,难道会违背先帝的旨意不成!”端王妃见乾风帝有心推脱,忙不迭的开口道。她很清楚,此时她必须抓住机会,否则纤柔和楚文豪的婚事就别想成了。

乾风帝真是快被气笑了,他当皇帝这么多年,除了早些年让那些世家给压迫过,可自从那些世家被他一个又一个的收拾,到现在,可没有人敢再给他脸色看,如今这端王妃倒是好样的,直接在满朝文武面前来给他施压!拿着先帝早年答应的事情,逼着他赐婚!

“皇上,端王妃所言不错,既然当初先帝有承诺,皇帝作为人子,自然应当遵从。”

“皇上,先帝遗言,您不能不从啊!”

“皇上,楚侍郎和纤柔郡主是男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您赐婚,是顺应天意啊!”

……

乾风帝看着一个个站出来的大臣,有楚国公一派的,有静伯府一派的,还有一些比较中立的,也都站出来了,毕竟先帝的遗诏摆在那里。

乾风帝看着楚文豪一张惨白的脸,不是他不心疼这个外甥,可他作为一国之君,也有自己的无奈,最终,乾风帝只能无奈的下旨,“工部侍郎楚文豪与端王府纤柔郡主,男才女貌,朕——朕特予赐婚。”

乾风帝违心的说完这一段话,他真心觉得自己有些没脸再去看楚文豪。

端王妃,在听到赐婚的圣旨,一颗心总算是落到了实处。

楚玉亭,听到纤柔郡主许配给楚文豪,笑容更是怎么都遮掩不住,只差没有仰天大笑三声。

只有楚文豪,一张脸几乎惨白,似乎是被人抽走了精气神一般。

慈宁宫

“母后啊!豪儿怎么能娶纤柔,不对,是入赘到端王府,皇兄这是要逼死女儿嘛!”

昭慧长公主在看到楚文豪失魂落魄的回到长公主府,在看到随之送来的圣旨,整个人都不好了,直接拉着楚文豪来慈宁宫,这次,楚思雅也跟着。

楚思雅在接到圣旨的时候,整个人也不好了,原本她还有些同情纤柔郡主,可是在听到圣旨,再知道早朝发生的事情之后,别同情了,她对那两个人也是恨得咬牙切齿了,恨不得直接把那两个人给千刀万剐了!

“皇上驾到。”

昭慧长公主听到太监的通报,还是没有起身,她心里是怨皇兄的,他明明知道豪儿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可他还是一意孤行的赐了婚,这让她无法不恨!

可是当昭慧长公主看到乾风帝身后的端王妃和纤柔郡主的时候,她猛地起身,直接扑向端王妃,两个人顿时扭打起来,“我这辈子欠你什么了,还是我豪儿欠你什么了!你竟然要这么害他!你不看看,你那个肥猪一样的女儿,有人愿意娶嘛!你居然硬逼着皇兄赐婚,我今天也豁出去了,你这么害我们一家,我今天就算是死,也要出一口恶气!”

昭慧长公主现在就是疯了,端王妃现在对她来说,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端王妃怎么都没有想到昭慧长公主会突然发疯,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昭慧长公主压在身下,端王妃也不是吃素的,直接跟昭慧长公主打起来,“你说什么!你别以为你是长公主,就有资格骂本妃的纤柔!”

对端王妃来说,女儿就是她的逆鳞,谁敢辱骂她的女儿,那也是她的仇人。

两个身份高贵的女人,就这样扭打在一起,就跟大街上的泼妇一样,谁也不给谁留情面,抓、挠、踢、扭、捏,女人的绝招是通通使出来了。

每一会儿,两人的头发就披散开来,身上的衣服也破了,两个人跟泼妇是没有任何的区别。

“你们给哀家住手!”

可惜两个打疯了的女人哪里能听得到太后的话。

“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赶紧把长公主和端王妃拉开!”

乾风帝冲着慈宁宫的嬷嬷和侍女吼道。心里也差点忍不住骂娘,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嬷嬷侍女们连忙上前去分开昭慧长公主和端王妃,可这两个都是身份高贵的主儿,她们也不敢太过用力,最后是一堆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分开。

“昭慧,你够了!你看看你还有没有一点长公主的样!”昭慧长公主的脸上被抓了两道口子,头上戴着的红宝石头面也散落开来,整个人是说不出来狼狈和难堪,当然端王妃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她的脸也被长公主给打紫了,头发更是全部散落开来,好不狼狈。

“没够!皇兄,我在这里告诉你,要是你真的让文豪入赘端王府,我立马撞死在慈宁宫!”昭慧长公主真的是憋狠了,要是她儿子真的娶了纤柔这头肥猪,到时候她儿子就成了天下所有人的笑话了!

“昭慧,你怎么能这么逼你的皇兄!”

太后猛地开口。

“我逼他!是你们一直在逼我!当初皇兄还不是皇上,母后你为了拉拢楚国公府,就逼着我嫁给楚玉亭,行,为了皇兄我嫁了。哪怕我在楚国公府没有一天开心过,可你们除了让我忍忍忍,是绝对不会再有第二句话。如今,竟然让我的豪儿,娶纤柔这头肥猪,不对,不是娶,是入赘,你们怎么不直接下旨要我的命来的快一点!”

昭慧长公主也算是憋得狠了,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你说什么!本妃的纤柔不是让你侮辱的!”端王妃什么都可以忍,就是不能容忍有人侮辱她的纤柔!

纤柔身上的肥肉在不停的晃动着,声音都有些颤抖,“长公主,你——你就真的那么讨厌我,文豪哥哥你也讨厌我嘛?”

楚文豪直接别过脸不去看纤柔,以前,他只是将纤柔当做妹妹。可如今,经过刚才的金銮殿逼婚,他对纤柔实在是摆不出什么好脸色。

要是换做一般人,早就什么恶毒的话都出来了,只是楚文豪天生对女人说不出什么重话,哪怕像对文氏,他都没有说过什么特别恶劣了的话。所以对纤柔也同样如此。

可昭慧长公主绝对没有这么好的脾气,她只要一想起自己儿子受的委屈,一想到别人异样的目光,她整个人都要发疯了,“是!本公主现在真是恨不得你直接去死!你看看你的身材,就跟一头猪一样!你哪里配得上豪儿!”

楚思雅默默的拿出药给昭慧长公主上药,要是之前,她听到昭慧长公主这么说一个小姑娘,她还会说两句,可如今经过她哥哥被人逼婚,她要是再为对方求情,那她的脑袋才是被驴给踢过了!

“皇上,先夫当年曾为先帝挡过一箭,伤了身子,否则怎么可能年近四十,妾身和先夫才有了纤柔。后来,先夫更是战死沙场,只留下妾身和纤柔两个弱质女流,难道真的是人走茶凉,昭慧长公主竟然如此辱骂妾身和纤柔!”端王妃一听自己的宝贝女儿被骂,顿时发起飙来。

字字句句都说的乾风帝这个当皇帝无话可说。

太后看着端王妃的神色也不是太好,感情就因为你家的端王,所以就没人能说你一句是吧。

“皇兄,你今天给个准话,你要真的让豪儿入赘端王府,今天皇妹就直接撞死在这慈宁宫!”昭慧长公主双目如炬,死死的盯着乾风帝,任谁都知道她说的是真的,而且不带半点的虚言。

“昭慧,朕都已经下旨了。”乾风帝也知道自己这事情办得不厚道,可他能怎么办,但凡有一丝办法,他都不会下这个旨意。

“好!好!皇兄是要看着我去死了!行,反正我死了,豪儿还能守孝三年,到时候我也不必看着自己的儿子入赘到端王府,成了全天下人的笑柄!”昭慧长公主说着就推开楚思雅,要往柱子上撞。

“娘,您冷静点。”楚思雅被昭慧长公主吓得差点得心脏病了,她娘也真是够猛的了,刚才那一推昭慧长公主是用尽了全力,要不是楚思雅死死的拉着昭慧长公主,她怕是真的要撞倒柱子上去了。

“娘,是儿子不孝,让您操心了。”楚文豪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事儿,她娘今天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这让他为人子的,情何以堪!

昭慧长公主看着自己玉树临风的儿子,心疼不已,她儿子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先是有一个文氏,好不容易休了那文氏,如今竟然还要入赘端王府,早知道这样,她宁可让文氏占着豪儿妻子的位置!

昭慧长公主越想越心酸,直接抱着儿子哭了起来,她儿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昭慧,你也体谅体谅你皇兄,这事——”太后心里也不好受,对端王妃的咄咄逼人,是恨的牙痒痒,可如今圣旨都下了,端王妃更是拿出早年先帝所赐的尚方宝剑,让乾风帝这个当皇帝的都没法子是反对。

“母妃,文豪哥哥既然不愿意娶我,算了吧。”纤柔郡主是真的喜欢楚文豪,不想看到楚文豪伤心。

“不行,纤柔,娘知道你这个孩子死心眼,就跟娘一样,你既然这辈子只喜欢楚文豪,要是你不能嫁给他,你这辈子都不会幸福的!”

端王妃在女儿的问题上,是坚决不会让步的。

“这样好了,也不要让文豪入赘到端王府吧,等文豪娶了纤柔,就从他们的孩子里选一个男孩儿继承端王府。”

乾风帝想了想说道,让楚文豪这么一个大好男儿入赘到端王府,就连他都看不下去。

“不行!”

“不行!”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