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丢尽脸面/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兄,难道您真的要逼死我!你看看纤柔这身材,等到大婚之日,豪儿真的是要丢尽颜面的!皇兄,算皇妹求你了,豪儿真的不能娶纤柔。”

昭慧长公主就算是死都没法子忍受让自己的儿子娶纤柔,这压根儿是在她心上插刀啊!

“皇上,当年先夫战死沙场,您就曾下过旨,将来纤柔的夫君一定会入赘端王府,如今您岂能出尔反尔!”

端王妃可不是傻子,就看昭慧长公主对纤柔的态度,她就很确定,要是纤柔嫁到长公主府,她又远在封地,她的纤柔会有好日子过才怪!

“昭慧,朕知道,朕对不起你。可你想想父皇,这是父皇当初下的旨意,皇兄——”

要不是有先皇的旨意在那儿,就算端王再为国捐躯,功劳再怎么打,他也绝对不会牺牲楚文豪的婚事。

纤柔浑身颤抖着看着昭慧长公主,以前长公主对她还是很好的,也没有因为她胖就瞧不起她,可如今却一口一个“肥猪”称呼她,这让她的心都快要痛死了。

纤柔忍不住想长公主都这样了,那文豪哥哥心里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昭慧长公主下意识的就想喊先皇的旨意又怎么样,凭什么要牺牲她儿子的婚事!

“昭慧,哀家知道委屈你了,你就识大体一点,你放心,哀家跟你保证,这种事情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文煜的婚事——”太后看着昭慧长公主快要发疯的模样,心里也是痛的不行,可是这件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她能做的,也就只有劝昭慧长公主了。

昭慧长公主整个人都要发疯了,凭什么,凭什么要牺牲她的儿子,凭什么要让她的豪儿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凭什么——

“娘!”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神色激动,隐隐有昏厥的状态,连忙掐了掐昭慧长公主手上的穴位。

楚文豪更是惊的扶着昭慧长公主坐下,他实在是太不孝了,自己的母亲为了他的事情,被人逼迫到这种地步。

“娘,我娶,我娶纤柔,您不要再为儿子争了。”

除了这句话,楚文豪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再说什么了。

“不行,皇上当初下过旨,纤柔的夫婿只能入赘端王府!”对这一点,端王妃坚持的不行。

这次气的不行的是楚思雅了,欺人太甚,真的是欺人太甚,“端王妃,不要欺人太甚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我大哥已经让步到这个地步了,您竟然还要逼着他入赘,大不了,鱼死网破,大哥你直接出家去!我倒是不信了,大哥你出家当了和尚,还需要入赘端王府!”

“荣安!”

乾风帝不悦的开口,事情都已经乱成这个样子了,楚思雅还在这里乱出主意,难道还嫌事情不够乱!

楚思雅紧抿着唇,不在开口,对乾风帝她也是怨恨的,尽管是因为先帝的旨意,乾风帝才无奈的将纤柔许配给自己的哥哥,但是楚思雅还是怨屋及乌的怪上了乾风帝。

昭慧长公主回过神来,让楚文豪出家,无疑这是一个主意,可要自己的儿子,从此以后只能常伴青灯古佛,这还不如直接杀了她!或者让纤柔进门呢!

“呜呜——呜呜呜——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老天爷你要是想惩罚人,就尽管惩罚我好了,为何要这么对我的儿子!”昭慧长公主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她真心是受不了自己这么优秀的儿子,娶了纤柔以后,成为整个梁都的笑柄!

乾风帝看着昭慧长公主眼底的泪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端王妃,现在怎么样,你也看到了。你想文豪入赘端王府,朕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做梦!如果你要一意孤行的话,朕也不会拦着你。不过,朕虽然下旨赐婚了,可这期限可没有定。”

端王妃瞪大眼珠子,不可置信的看着乾风帝,“皇上,您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这婚期也可以是无限。”乾风帝凉凉的开口说道,一想到,今天的事情都是端王妃整出来的,乾风帝对她也是没有一点的好感。

“皇上,你——”

“端王妃,您虽然是王妃,可皇上到底是皇上!”余中猛地站出来,对着端王妃指责道。

确实,端王妃作为臣子,她早就已经逾越了本分。

端王妃一张脸青了红,红了白,她也知道自己今天是闹得过分了,要是她继续闹下去,恐怕乾风帝真的会说到做到,楚文豪和纤柔的婚事要无限期的延长了。

“好,楚文豪可以不必入赘到端王府。不过,妾身只有纤柔一个女儿,既然纤柔以后要待在梁都,那么妾身以后,也要陪着纤柔一起待在梁都。”

“随你,你现在的封地还属于你,你愿意住在哪儿,朕不会管。”乾风帝倒是想把端王妃直接赶回她的封地去,不过,像端王妃这样的性子,如果到时候她又不知道发什么疯,弄得天下人以为自己又亏待她这个功臣的遗孀,乾风帝的脸也全都丢尽了!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乾风帝也不想差上临门这一脚。

昭慧长公主一听自己儿子的婚事被定下,张了张嘴巴,想要反对,可她也知道,就算再闹下去,自己也落不到好了,一团火憋在心里,差点将自己给烧死!

“走!走!咱们会长公主府,这宫里,我是一刻都不想呆下去了!”

昭慧长公主说着就拼命起身,要是再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她真担心她会被活活的呕死!

昭慧长公主甚至都没有给太后和乾风帝行礼,不过此时两人也不会计较昭慧长公主的态度了,说实话,他们现在还是很体谅昭慧长公主。

长公主府

“豪儿,是娘对不住你!早知道那纤柔是个这么下贱的,娘当初就不该同情她,让你对她照顾一点,娘——”

昭慧长公主一回到长公主府,整个人都受不了,直接放声大哭,她越想越觉得憋闷,想想,都怪她当年同情纤柔,让楚文豪多照顾她一点,否则怎么会有今天的事儿!

楚思雅也是气的浑身都在发抖了,见过强买强卖的,可真是没见过这种,硬是要嫁给自己大哥的。

“文豪,你放心,咱们好歹是娶!等你娶了纤柔以后,娘再给你纳几个温柔的妾室,娘一定让你吃亏的!”

“娘,那纤柔是让人讨厌,可纳妾什么的——”楚思雅是真心讨厌“妾”这种生物,而且家里女人多了,是非也就多了。

“纳妾怎么了!难道你还想你大哥守着纤柔那头肥猪过一辈子!我——我每次只要一想到她那跟肥猪一样的身材,这——这——”

“长公主啊,您可别激动啊!来,赶紧喝一杯茶。”周嬷嬷一见昭慧长公主急了,立马倒了一杯茶给昭慧长公主。

楚思雅等昭慧长公主喝完茶以后,才缓缓开口,“娘,我知道您的心情不好,其实我的心情也不好。大哥,这算是硬被人塞了一个他不想要的媳妇。可原本端王妃是要大哥入赘端王府的,如今被皇帝舅舅给逼得同意是大哥娶纤柔,这已经是让步了,若是您真的让大哥纳妾室,我敢说,端王妃肯定是第一个要闹起来的,等事情闹大了,到时候,没理的八成还是我们。”

楚思雅试着跟昭慧长公主讲道理,端王妃留在梁都,不就是担心纤柔郡主受委屈,要是昭慧长公主真的给楚文豪纳妾,楚思雅敢说,端王妃不闹个满城风雨,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那就让你大哥守着纤柔那头肥猪过一辈子!娘只要看到纤柔那满身地方飞肥肉,整个人就头昏,恨不得直接把她那一身肉给刮下来!还有等到成亲的时候怎么办?这么一头大肥猪,倒时候是不是一个宾客都不请?就算咱们不请,娘也敢说,那些人肯定都会跑来看热闹,真有这种媳妇,娘,真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一想到会出现的丢人场景,昭慧长公主真心是恨不得直接死去算了!又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端王妃母女,昭慧长公主更是恨得牙痒痒。

“娘,就算真的这样,那也是我的命吧。”楚文豪可能是有些破罐子破摔了,无所谓的开口。想想他也真是够失败的,第一个妻子,文氏,是被人算计的,甚至心里还一直想着楚文勇。如今,快要成为他妻子的纤柔,更是会让他成为所有人的笑柄,更重要的是,这个妻子压根不是他想要的,而是别人硬塞给他的。

“豪儿啊!是娘对不起,娘真的对不起你啊!”昭慧长公主听着楚文豪的话,一时间哭的是更加伤心了,同时对还没有进门的纤柔更是恨到了极点。

“娘,其实只要纤柔郡主瘦下来,等到了成亲的时候,应该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了吧。”

楚思雅也知道她娘最介意的,第一,纤柔是被硬塞给楚文豪的,他们压根儿就不想要。第二,就是纤柔长得实在是太胖了,昭慧长公主说她是大肥猪,其实还真的没有说错,她肥的跟大肥猪没有任何区别。

“她减肥?你以为端王妃没想过让那头大肥猪减肥啊!这些年,偏方什么的,都不知道吃了多少!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倒是越减越肥!”让纤柔那头大肥猪减肥,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楚思雅回忆了一下纤柔郡主那庞大的身躯,应该都是肥肉,这样还是比较好减的。

“娘,要不,我帮纤柔郡主减肥吧。给我三个月,我应该能让她瘦下来。”楚思雅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说道。

“雅儿,你别勉强自己。”楚文豪有些心疼的看着楚思雅,他就担心楚思雅是为了他,硬要帮着纤柔减肥,到时候没帮纤柔减肥成功,反倒是把自己累个半死了。

楚思雅笑了笑,“大哥,你放心。我不会勉强自己的。其实想让纤柔郡主瘦下来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不是才怪了,要不然现代怎么会有这么多胖子,天天喊着减肥减肥,可却从来没有成功过的,不过,为了他大哥的面子,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其实纤柔减不减肥,又能怎么样,他大哥八成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纤柔。

就凭着纤柔是被端王妃和处于推给合谋硬塞给她的女人,就这一点,他大哥这辈子都不会给纤柔什么好脸色。这颗心也永远不会属于纤柔。

楚思雅当天就将自己要给纤柔郡主减肥的帖子送到了端王府。

在等端王妃的回答时,楚思雅就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好好教训楚国公府一顿。

好,真是好,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比楚玉亭还要“好”的父亲了!

楚思雅其实真的特别怀疑,你说楚玉亭真的是他们兄妹三个的亲生父亲,楚思雅要不是相信她娘的为人和操守,她真心觉得他们三个压根儿不是楚玉亭的种了!

哪有亲生父亲会这么算计自己的孩子!

二哥楚文煜不说了,这么多年在庄子里都是病怏怏的,很明显是老赵氏和赵氏的手笔,楚玉亭会真的不知道?楚思雅不相信。

她,从小被赵氏的人拐走,差点溺水而亡。回到梁都,楚玉亭也能费尽心思的算计自己,想想他竟然能跟卫戎联手抓自己,她真心是怀疑,自己真的是楚玉亭的亲生女儿吗?

大哥楚文豪也是,先是文氏那败家娘们儿,好不容易摆脱了文氏,楚玉亭就像是看不得她大哥过一点好日子,竟然逼着她大哥入赘端王府!恨不得他大哥成为全天下人的笑柄。

这样的父亲,真真是让人寒心。

楚玉亭,既然只有赵氏生的才是你的孩子,那么,对你,自己也不需要再手下留情了,你真的不配。

楚思雅将自己要做的事情跟昭慧长公主说了,昭慧长公主听后,大加赞赏,“好法子!我倒是要看看这次楚国公府会不会丢尽了颜面!”

昭慧长公主真的是恨死了楚玉亭,要说她这辈子最倒霉的,就是嫁给了楚玉亭这样的人渣!

不过,她此生最幸运的也是有了三个,足以让她骄傲自豪的儿女!

“等等,这件事情让你皇帝舅舅出手。”昭慧长公主不知想到了什么,阴沉着一张脸说道。

楚思雅闻言叹了一口气,自己的娘亲这次还真是埋怨上了乾风帝,这不,硬是要给乾风帝整上一些事情。

不过,楚思雅对此倒是很乐见其成,因为她也怨乾风帝,想想她大哥这次受到的委屈,她也同样的恨屋及乌了!

乾风帝在收到昭慧长公主的信,忍不住摇了摇头,直接这个皇妹,还真是会给他找事情,不过,这次他确实是对不起外甥,帮这个忙也无所谓。

而且,肃王的手倒是伸的越来越厉害了,楚国公府的楚文勇一出事,他救立马带着人去救,不就是想拉拢楚国公府!

好,既然你那么想拉拢楚国公府,朕怎么能不帮帮你!

想至此,乾风帝的眼底闪过一丝暗光,让人看着颇有些不寒而栗。

翌日早朝

“启禀皇上,昨日,皇上既然已经为犬子和纤柔郡主赐婚,不知犬子何时跟随纤柔郡主回封顶。”

乾风帝眼神阴冷的看着楚玉亭,他还真是迫不及待啊!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畜生,简直是让他大开眼界啊!

“昭慧长公主已经跟端王妃商量好,楚文豪不必入赘端王府,只要日后,从他们的孩子中选一个继承端王府就可以了。”乾风帝冷冷的说道。

楚玉亭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瞳眸,脱口而出道,“这怎么可能!”

乾风帝差点想要拍死楚玉亭,怎么,他的儿子不用入赘到其他人家,他还很失望了!

楚文豪低着头,一颗心已经是感受不到疼痛了,有这样的父亲,是他此生最大的悲哀,不过好在,他还有母亲、二弟和小妹。

“怎么,楚国公是在质疑朕都会话?”乾风帝冷冷的开口,鹰眸中隐隐有危险的光芒闪过。

楚玉亭一惊,连忙跪下请罪,“臣不敢。其实臣也高兴,文豪不必入赘端王府。”

糊弄鬼呢!乾风帝忍不住冷哼,真是把他这个皇帝当傻子一样的糊弄!

乾风帝突然眼珠子一转,他正想着该如何提出话题呢,没想到楚玉亭这白痴,主动撞上来,那可就不怪他了!

于是乾风帝似笑非笑的看着跪在大殿中央的楚玉亭,“朕也知道你欣慰文豪不必入赘楚国公府。毕竟,你的庶长子如今可都成了太监,你膝下就只有文豪和文煜两个健全的儿子了。”

末了,乾风帝还万分感慨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很同情楚玉亭。

楚玉亭的庶长子竟然成了太监,无疑这句话像是一颗炸药似的砸在了众人的心头,让所有人都忍不住议论,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要说,其中最震惊的就是静伯了,楚文勇可是他的亲外甥啊!可他这个当舅舅的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自己的侄子成了太监!

跪在大殿中央的楚玉亭,只觉得自己一张脸是彻底丢尽了,她真是万万没想到,乾风帝竟然会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将这件事情说出来,这简直是让他颜面扫地!

乾风帝好笑的看着楚玉亭一张青了白,白了红,最后变黑的脸,真心是觉得畅快,想想,当初楚国公府曾经给他的憋闷,如今,乾风帝是高兴的恨不得直接大笑出声!

“肃王,你也是有心的,在知道楚国公府的庶长子得了病,立马就带了大夫前往。在得知楚文勇的遭遇之后,更是直接进宫来求朕,派太医去诊治楚文勇。好了,朕念你一片诚心,等下了朝以后,朕就立马宣太医去楚国公府给楚文勇治病。虽然,楚文勇已经成了太监,这已经是不可能治好了,不过,楚国公你可是我大梁的栋梁之才,就算你的庶长子成了太监,朕也不会夺了他的差事,等到他身体恢复以后,不对,一个正常的男人,成了太监,这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怕是一时间都会接受不了,没事,朕会谅解的,楚国公你就让你成了太监的儿子好好休息。”

乾风帝一口一个太监,简直是生生的在往楚玉亭的遍体鳞伤的心口上撒盐,痛的他恨不得大叫出来!

这是他死死瞒着的事情啊!可如今就让乾风帝那么大喇喇的公布在大庭广众之下,只怕不消片刻,立马全梁都的人,都会知道,他楚玉亭的长子成了太监!

楚玉亭现在真是恨死乾风帝了,要不是还记得双方身份的差距,他都想直接冲上去跟乾风帝拼命了。

楚玉亭恨乾风帝,恨他让这么多人知道了楚文勇成了太监的事情。可他更恨肃王。

这肃王真不愧是宫婢生的贱胚子,实在是下贱至极!原本他还对肃王带着李大夫来给楚文勇治病,心怀了两分感激,可没想到,肃王竟然转眼就告诉了乾风帝!

楚玉亭是一点都怀疑乾风帝的话,他此时已经确信了,肃王就是为了讨要乾风帝,所以才故意将这个消息告诉乾风帝。

虽然这个消息也瞒不了多久,可好歹能多瞒上一段日子,哪里会像如今这样,让全天下的人都在看笑话!

肃王被楚玉亭满怀恨意的眼神看的一愣,下意识的,他就想要解释,他又不是吃饱了饭没事干,进宫跟父皇说这种事情。

可话到了嘴边,肃王就讷讷的咽了下去。

肃王能从一介宫婢之子,一路爬到现在的位置,也不是一个没脑子的。他算是看出了父皇对楚国公府的厌恶,还有父皇故意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是自己告诉他,楚文勇成了太监的事儿,也是父皇对他的警告,父皇怕是不满意,他把手伸的那么长了。

让楚玉亭怨恨,和让父皇不喜,这两个答案,很好选择,肃王当然是选择得罪楚国公,在选择的同时,也是做了跟楚国公府结仇的准备。

肃王忍不住苦笑,父皇这一步棋走的真是太好了,真真是让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肃王的死对头定王,一开始还有些想不通父皇的意思,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看着肃王的眼神是充满了幸灾乐祸!活该,一个宫婢生的贱子,竟然还天天做着当皇帝的美梦!也不看看他配不配!如今手伸的太长,让父皇嫌弃了吧。

至于其他刚刚才知道楚文勇成了太监的官员,看向楚玉亭的眼神则是充满了同情,亲生儿子竟然成了太监,也不知道这是作了什么孽,才会有这种报应啊!

不少官员都向楚玉亭投来了同情的目光,那些目光,对楚玉亭来说就是耻辱,就是一片片锋利的刀刃,将他所剩不多的脸面给毁了个一干二净!

乾风帝好整以暇的坐在龙椅上,看着楚玉亭丢尽脸面,他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上了这么多次的朝,不能不说,这是让他最痛快的一次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够了楚玉亭的窘迫,良久,乾风帝才悠悠的开口,“行了,起来吧。这地上凉,你啊,如今一个儿子成了太监,虽说只是一个庶子,可你向来疼爱庶子多过嫡子,怕是要为此耗费不少的心力。所以,你如今还是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否则你要是再病倒了,谁帮你照顾你成了太监的儿子。”

乾风帝说着还一脸同情的看着楚玉亭、

乾风帝一口一个太监,让楚玉亭差点没气的吐血,他确定,乾风帝就是故意的,故意拿楚文勇成了太监的事情打击他。

楚玉亭真心觉得喉咙间涌起一股腥甜的血味,让他恨不得直接吐血而亡。

可楚玉亭不想在朝堂之上丢脸,尽管他的脸已经丢到差不多了,可他还想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楚文豪看着楚玉亭一脸菜色,隐隐间,他竟然感到了一丝丝的快意,是的,快意。

“行了,朕看,楚国公今天受的打击不小,所以今儿个还是早点退朝吧。也好让楚国公你早点回去照顾你那已经成了太监的庶长子。”

“臣,谢皇上隆恩。”楚玉亭死命的忍下要喷出的血,一字一句的谢恩,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今天所受到的羞辱!

楚玉亭满以为回到府里以后,能让他稍微松一口气,可他没想到,回到府里,他受到的打击更大了!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楚玉亭死死的瞪着管家,简直是恨不得直接扒了管家的皮!

管家被楚玉亭凶狠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可他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将话重复了一遍,“皇上,派的太医,正敲锣打鼓的沿街来楚国公府,每走一步,都有人会喊一句,这是派给楚国公府成了太监的庶长子楚文勇,看病的太医。”

楚玉亭一直忍着没有吐出来的鲜血,在这一刻,全都喷了出来。

“国公爷——”

顿时整个林楚国公府乱成一团,更糟糕的是,等乾风帝派的太医来给楚文勇治病的时候,楚文勇整个人就跟发疯似的在那里乱喊乱叫,他不是傻子,外面发生的事情,他自然也是知道了,他成了太监的事情,竟然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这让他情何以堪,他还不如直接死去算了!

生感自己活着已经没意思的楚文勇,就开始对派来的太医破口大骂,甚至还动起手来。

不过好在下人立即拦住了楚文勇,太医是乾风帝派来的,那就是代表乾风帝,楚文勇要是真的把这太医怎么样了,到时候,楚文勇是要吃罪的!

文氏瞪着一双木然无神的眼睛将眼前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她很清楚,自己这一辈子已经没有任何指望了,不过,她就算要下地狱,也要拉着楚文勇一起,当初自己到底是怎么瞎了眼,才看上楚文勇这个绣花枕头。

楚文勇有什么好的,不过就是靠着老赵氏和楚玉亭的偏心,所以他才能进了兵部,做个小官。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楚玉亭的官职压根儿就没有动过,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出息!

再想想,楚文豪,她的丈夫,不,应该说是她的前夫,明明他才是楚国公府的嫡子,他凭着自己的本事,竟然爬上了工部侍郎的位置,怎么看,他都比楚文勇要强上许多。

自己当初确实是眼瞎了,文氏如今只要一想到自己当初做的蠢事,就恨不得直接戳瞎自己的双眼。

如今文氏在看到楚文勇落到这个下场,别提有多开心了。闹吧,闹吧继续闹吧!

就让大家一起下地狱吧!

楚国公府发生的一切,楚思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她在得知这消息的时候,差点没有笑出声来,楚玉亭竟然吐血了,他才只有四十多吧,这个年纪吐血,怕是以后的寿命也长不了了。

楚思雅真是越想约高兴,对楚玉亭这种渣人父亲,楚思雅是绝对不会心疼他,他早点死,她只会放鞭炮庆祝!

“郡主,端王府那里回了帖子,纤柔郡主愿意让您帮助她减肥。”

楚思雅原本不错的心情,在听到“纤柔郡主”四个字的时候,嘴角慢慢趋向于平淡。

毕竟,如今她只要一听到纤柔郡主四个字,就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大哥是如何让人逼婚的!这让她的心情如何能够好。

“好,我知道了。”

楚思雅深吸一口气,她也是时候好好想想,该如何帮着纤柔郡主减肥了,就她身上的那堆肉,要剪下来还真是不容易。她是得好好的指定计划了。

理国公府

“这是什么鱼,烧的一点都不好,那么重的腥味,让人怎么吃啊!”

这是理国公府的饭桌上最常能听到的话了。

别人家都是媳妇儿伺候吃饭的,可楚思影,还伺候公公婆婆吃饭的,只怕是要反过来了。

尤其是楚思影,每天在饭桌上,还要挑三拣四一番,不是说这个菜烧的不好,就是说这个肉烧的太硬。

“啪——”赵天楚忍无可忍的将手上的筷子扔到桌上,现在他就连吃个饭都不能清静!

突如其来的巨响声,让楚思影吓了一大跳,可随即她就反应过来了,他凭什么对自己发火,“我哪儿说错了!你们理国公府的饭菜就是不好吃!怎么,这还不许我说了!”

“行,理国公府的饭菜不好吃,要不你以后回楚国公府吃去!让你那成了太监的大哥养你好了!爹娘,以后咱们吃饭,还是分开吃吧,各自送到各自的院子里。”

一直当哑巴人的赵天俊一听赵天楚的话,忙不迭的点头,他也不想每顿饭都吃的这么累啊!这个大嫂,让他都有些忍无可忍了,每顿饭吃的都不舒服,如今能回自己的屋子里去吃饭,他可真是巴不得!

“行了,都别吃了。”理国公被楚思影整的也是一点胃口都没有,直接扔下了筷子,理国公夫人也跟着放下筷子离开饭桌。

赵天俊更是立马放下筷子,回自己的院子。到时候他跟姨娘一起吃,就算饭菜没有这里的好,也比听这个大嫂在这里发疯的好。

饭桌上的人都走光了,楚思影一张脸更是难看的不行,他恶狠狠的瞪着赵天楚,“你就是存心让我难看的!”赵天楚已经是懒得理会林楚思影了,自从娶了这个泼妇,他的生活可以用一团糟来形容了。

“楚思影,你要闹,回院子里慢慢闹去,不准在爹娘的面前瞎闹,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当人儿媳的自觉!”有谁家的儿媳像楚思影一样,他真是没见过。

“什么叫我瞎闹!赵天楚,你就是嫌弃我,你就是不喜欢我!你说说,自从我们成亲,我们才同房过多少次!你心里是不是压根儿就没有我这个妻子!”

伺候的下人,一个个像是盯着怪物似的盯着楚思影,到底是有多蠢的人,才能说出这样子的蠢话,竟然有人会在外人的面前说跟丈夫行房次数的事儿,这真是——

赵天楚一张脸直接变得铁青,他这辈子,就因为娶了楚思影这神经病一样的女人彻底毁了!

“行了,我懒得跟你多计较了。你以后用饭也自己一个人用吧,对着你我真是吃不下去!”

赵天楚没力气再继续跟楚思影计较下去府,再计较下去,第一个气死的肯定是他了!

“对着我吃不下去!那你对谁吃的下去!赵天楚,你跟我说实话,你心里是不是一直藏着个狐狸精!”

自从在国宴上,楚思影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如今这怀疑的种子是越来越大了,难道赵天楚真的跟楚思雅那贱人有什么,可他们明明没有什么交集,难道是赵天楚一厢情愿,楚思雅那贱人压根儿就不知道?

不!楚思影死都不会承认自己不如楚思雅,一定是楚思雅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勾引赵天楚,要不是不确定赵天楚心里的狐狸精到底是不是出楚思雅那贱人,楚思影早就闹起来了。

楚思影心里藏着事儿,又得不到答案,而赵天楚更是直接躲着凌楚思影,这就让楚思影心里更怀疑了,这脾气也是越来越暴躁,只要有一点不顺她的心意,她就要闹起来。

赵天楚心里一疙瘩,难道是自己对楚思雅那一点点不可说的心思让楚思影知道了?

随即赵天楚就摇了摇头,自我否决了,就楚思影的性子,要真知道自己的那一点点的念想,怕是早就闹得天下皆知了,哪里会藏着掖着。

“就你这样的,我还真想直接纳几房温柔的妾室。”赵天楚说完这句,就直接离开了,看着楚思影那张脸,他真是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赵天楚,你敢!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一天,你要是敢纳妾,我就死在你面前!”

楚思影没想到会从赵天楚的嘴巴里听到纳妾两个字,无疑这更是在刺激楚思影的神经,想想,她成亲那么久,都还没有身孕,要是真让赵天楚纳了妾,她这个正室,还有什么地位!

楚思影的脑子开始拼命转动,是她多想了赵天楚和楚思雅的关系,还是赵天楚只是早就想纳妾室了,或者是赵天楚是被哪个狐狸精给迷了眼睛,这才提出要纳妾,无论哪一个,都是楚思影无法接受的

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动摇她的地位,任何人都不可以!

翌日

“夫人,冯夫人求见。”

理国公夫人皱了皱眉头,她真是没想到自己这个妹妹会来见她,不过她可不想见,“就说我有事,不见。”

“母亲,明明没事,为何要说有事。既然是母亲的妹妹,儿媳正好也想见一见呢!”

理国公夫人一听这话,就忍不住皱起眉头。

------题外话------

O(∩_∩)O谢谢维妮婧童生投了1张月票345682475秀才投了1张月票158**5784秀才投了1张月票elsaboss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