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摆平端王妃/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最近一直忙着给纤柔郡主制定严格的减肥计划,就她那肥的跟大肥猪有的一拼的身材,让楚思雅每每想起,都是在挑战她的心脏一次。

尤其是想到,这头大肥猪竟然要成为她的大嫂,这就更让她浑身不舒服了。

别说楚思雅歧视胖子,如果要娶纤柔郡主的人跟她没有关系,楚思雅绝对会真心祝福纤柔郡主,赶紧找到一个能够疼爱她一辈子的好男人。

可如今要娶纤柔郡主的是她大哥,更准确的应该这么说,纤柔是被人硬塞给她大哥的,这让她心里更是不得劲,强买强卖,不会有一个人了乐意!

楚思雅写着写着,倒是突然想起燕翎。

燕翎最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直都看不到他人,她娘已经默许燕翎来长公主府看她了,可这下倒好,燕翎倒是不见人影了。

赵飞倒是偷偷的来送过信,说是燕翎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最近都很忙。

楚思雅也不是一个不通情达理的人,知道燕翎有重要的事儿,自然不会要耽误他,只是这么久没见他,心里倒是怪想念的慌的。

楚思雅忍不住摇了摇头,这陷入恋爱中的女人,真是时时刻刻都想跟心爱的人腻歪在一起。

不过,好在自己如今有事情要做,只要想到纤柔郡主那一身的肥肉,楚思雅立马是干劲十足啊!她要帮人减肥啊!

“郡主,文嫣求见。”冷霜在提到文嫣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楚思雅正奋笔疾书的手也不禁顿了顿,说实话,她也是一点都不想听到文嫣这两个字。

“让她进来吧。”

冷霜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楚思雅,“郡主,您要见她?”

楚思雅点了点头,“文嫣那种女人,要是不达目的,肯定是必不罢休,我也懒得一次次的要跟这文嫣打交道,不如让她把想说的话说说完,反正她说她的,我不停就是了。”

对文嫣,楚思雅的态度,就是文嫣爱说啥说啥,她完全就当听不见。

楚思雅收拾好自己写的东西,就去了偏厅,见文嫣。

也不知道是不是楚思雅的错觉,她觉得文嫣的脸色可实在是有些不太好看,原本娇俏的容颜,就像是逐渐枯萎的花儿一样,让人看不到以往的娇艳。

“文嫣见过荣安郡主。”文嫣恭敬的给楚思雅行礼。

“文小姐请坐吧。”

文嫣依言坐下,见楚思雅不开口,她倒是有些急切了,“郡主,怎么不问问我,为何来?”

“我不问,文小姐也会说。所以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呢?”楚思雅深感跟文嫣说话是一件十分吃累的事儿,这装就装的很辛苦。

可文嫣对着楚思雅脸上的假笑,只觉得心口在冒血。不过在想到她今日来的目的,文嫣干脆利落的起身,“扑通——”一声直接跪到了楚思雅的面前。

楚思雅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文嫣,一时间觉得头更痛了。

“文小姐,有话就请直说吧。没必要跪在我的面前。”

话岁如此说,不过楚思雅是一点拦着文嫣的样子都没有,甚至都没有开口让文嫣起来,既然她想跪,就让她跪个够好了。

“今日我来是为我姐姐请罪的。我姐姐楚文勇偷情——我在知道这消息的时候,真心是觉得我姐姐对不住楚大公子,我姐姐——”

“文小姐,你要是来说这些无聊的话,那么你真的可以闭嘴了。一次次的借着你姐姐往上爬,你怎么都不嫌累呢?”

楚思雅皱着眉头冷冷的开口。其实她最想说的是,文嫣不累,她都嫌听累了!

文嫣正声色痛哭,美人含泪总归是能让人心软,可惜,文嫣面前的不是男人,而是楚思雅这个女人!

其实楚思雅还真心是有些好奇,就文嫣这样子,让她大哥看到,会如何?

“我知道郡主因为我姐姐的事情,很讨厌我。可我这次是真心实意来道歉的。”

文嫣紧咬着唇瓣,故作坚强的开口。

“文小姐如果只是来跟我说这些有的没有的,那么我想,我可以离开了。顺便说一句,文小姐也不要经常来我这瞎逛,我很忙。”

楚思雅不知道,自己的话文嫣是否能够听懂,不过依着文嫣这厚脸皮的性子,怕是很困难。

其实楚思雅有时候还真想直接对文嫣不客气一点。不过你要说文嫣,坏,嗯,确实坏,能踩着自己姐姐的背往上爬的,这人实在不算是有多好。

可你要说她很坏,杀人放火,这些狠毒的事儿,她又没有胆子做。所以楚思雅想直接整死她,又觉得有些良心不安。

文嫣缓缓起身,可能心里也清楚,她就算继续跪着,楚思雅怕是也不可能给她什么好脸色了,也不会被她给打动,那她还傻傻的跪着做什么!

要是楚思雅知道文嫣的想法,一定会点点头,难得,你有自知之明。

“荣安郡主,您的大哥要迎娶纤柔郡主,这件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梁都。”

楚思雅微微挑眉看着文嫣,文嫣知道这消息一点都不奇怪,说实话,要是不知道,她才觉得有些奇怪了。

“是,不知道这关文小姐何事?”楚思雅倒是真的挺好奇的,文嫣怎么就一门心思的认准她大哥了。

“荣安郡主。我说句冒昧的话,就纤柔郡主的体型,楚大公子要是娶了纤柔郡主,怕是要丢尽自己的脸面了。”

“文小姐,有话直说,这么拐弯抹角的,我实在是不喜欢听。”

楚思雅冷声说道。

“荣安郡主,楚大公子如今是迎娶纤柔郡主,而非入赘,那他就有纳妾的资格。端王妃是个怎么样的人,不需要小女子多说,我想,愿意给楚大公子做妾的女人寥寥无几。我文嫣不敢说自己有多好,可我对楚大公子的一片心绝对是真的,我可以保证,今生我只要能成为楚大公子的人,我一定对她一心一意,以此来弥补我姐姐犯的错!”

楚思雅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文嫣倒是时刻都不忘记踩着文氏,来提高她自己。

此时,她真的很想问一句文嫣,你到底是看上我哥哥哪里了,就那么死死的认准她了。

看文嫣那副样子,胸有成竹,似乎是已经确定,楚思雅一定会同意她当楚文豪的妾一样。

“文小姐,首先,我挺感谢你对我大哥的错爱。可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你想当我大哥的妾,不可能。其实文小姐,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我想,你要是嫁到门当户对的人家,凭你的聪明,你一样可以过得很好,你为何就是要当我大哥的妾。”

楚思雅最后一句话都可以说是苦口婆心了,至于文嫣到底能不能听进去,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文嫣一张脸顿时变得好看至极,显然楚思雅的拒绝不在她的意料范围之内。

“文小姐,我也跟你说句实话。因为你姐姐的原因,我对你是十分不喜。再加上你总是踩着你姐姐,来抬高你自己,这同样让我不喜。我大哥确实是不愿意娶纤柔郡主,可同样,他肯定也不会愿意纳文氏的妹妹为妾,所以立,请你不要再白费心机了,如果你有这个时间不如好好去想想,怎么去找你未来的如意郎君吧。”

楚思雅说完这话,真心是懒得再理会文嫣,要是她今天被自己这么说了一通,还能厚脸皮的来找自己,那她真是要佩服文嫣的厚脸皮了!

翌日

楚思雅就带着冰霜来到端王府

端王府的嬷嬷十分客气的将楚思雅迎到内室,这可是她们未来郡主的小姑子,可是得罪不起。

楚思雅直接让人领进了纤柔郡主的房间。

此时纤柔郡主正局促不安的坐在扩大了一倍的椅子上,端王妃也正紧紧挨着纤柔。

楚思雅给端王妃行了一个礼,“荣安见过端王妃。”

楚思雅对这个硬逼着她哥哥娶纤柔的,端王妃也是半点的好感都没有。

不过,好在,她还记得最基本的礼数。

“起来吧。来人啊,给荣安郡主看座。”

“多谢端王妃。”楚思雅直接在丫鬟搬来的绣墩上坐下。

纤柔郡主不安的搅动着她的衣服,就像是小学生犯了错,看到自己的老师似的,“那个雅儿,我——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楚思雅很想说一句,不可以,不过,想到,这纤柔郡主成为她嫂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她的态度还是稍微好一点吧。

“可以。”很平淡的语气,说不上冷淡,也说不上多热络,总归,心里还是存着那一份不喜与被逼迫的不快。

端王妃一看楚思雅这不冷不热的态度,顿时不高兴了,纤柔可是她捧在手心的宝贝女儿,怎么能让人这么冷待,“荣安郡主之前怕是在乡下长大,所以一点都不懂得大户人家的规矩!纤柔可是你未来的嫂子,郡主这是什么态度!”

“母妃!”纤柔郡主连忙拉了拉端王妃的袖子,希望她不要再说了。

“我从小是在乡下长大。可我也知道,这婚事要讲究一个你情我愿,这强买强卖,我原本以为是那些地痞流氓才会做的,没想到——”

楚思雅对着端王妃早就是满肚子的火气了,这人还有脸来挑剔她,这一个忍不住,就毫不客气的先骂上一通再说!

“你——”端王妃在封地,可以说是土皇帝一样的存在,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下过脸子,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

纤柔郡主则是脸色一白,原来文豪哥哥的家人还是在意的,那他是不是也是恨死她了。

“怎么,你今天来就是来侮辱本王妃和纤柔的!本王妃告诉你,纤柔,楚文豪是娶定了!”端王妃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态度,对着楚思雅的态度真心是可以说是不善到了极点。

“是啊,我大哥娶定了。所以啊,我今天才会来。难道要等到我大哥成亲之日,让立整个梁都的人都看我大哥是娶了一座大山!”

楚思雅想到立这纤柔是被硬塞给大哥的,顿时说出来的话,也变得尖酸刻薄起来。

“你好大的胆子!”

人有逆鳞,对端王妃来说,她的逆鳞就是纤柔郡主。

纤柔郡主此时浑身都在颤抖,难道胖是她的错吗?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这么羞辱她!

楚思雅看着纤柔郡主惨白的脸色,一时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只要想到自己大哥受的委屈,她就不愿意忍耐了,这恶毒的话,是噼里啪啦的就出来了。

“本王妃会让纤柔在成亲当日成为最美丽的新娘!就不劳你操心了!”端王妃生冷的说道。

“最美的新娘?就她这样子!”楚思雅原本不想再说什么尖酸刻薄的话,可是一听端王妃的话,她整个人都忍不住了,就纤柔郡主这体型,还最美的新娘!

“本王妃已经找到人为纤柔减肥了,荣安郡主就不必操心了!”

“端王妃要是可以让纤柔郡主瘦下来,我想,纤柔郡主应该早就瘦下来了,哪里还需要等到今天!”

楚思雅寸步不让的开口,她一点都不信端王妃的话。

端王妃冲着楚思雅得意的一笑,“把徐家老爷给本王妃请过来!”

楚思雅忍不住皱起眉头,徐家老爷?那是谁啊!

很快,不等楚思雅多想,立马就从屋外走进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面容端正,气质儒雅,楚思雅倒是觉得,他隐隐间有些面熟。

“草民徐方参见端王妃,纤柔郡主,荣安郡主。”

徐方,楚思雅算是知道这人是谁了,徐子寒和徐子媛的亲生父亲,一年前,皇商徐家的老当家去世,这徐方就成了徐家新一代的掌舵人。

对徐方,楚思雅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为了一个私生女,毁了自己儿子一辈子的前途,甚至还毁了自己女儿的名节,这样的畜生,绝对跟楚玉亭有的一拼了,要说他俩是亲生兄弟,楚思雅都相信,一样的灭绝人性,这相貌吗,也都是偏向儒雅,翩翩公子一类的,可是这做出来的事情,简直是畜生中的畜生。

“这可是皇商徐家现任的当家人,徐家的医术可是祖传的,有他帮纤柔减肥,那绝对是没问题。”

端王妃得意洋洋的说道,似乎是很相信自己找的徐方。

“徐方是吧,本郡主问你,你打算如何给纤柔郡主减肥。”

楚思雅倒是挺好奇,这徐方到底是有几把刷子。

“启禀纤柔郡主,草民想着,纤柔郡主要想瘦下来,绝对得先从饮食上控制,其次每日给纤柔郡主喝土参鸡脚汤,这样,不出两个月,纤柔郡主绝对是能瘦下来。”

徐方得意洋洋的开口。

“说的一堆废话,减肥药控制饮食,这一点傻子都知道!还由土参鸡脚汤,那确实是有减肥的作用,可天天喝,纤柔郡主怕是没病也要喝出病来了!”

天天喝花旗参鸡脚汤,真不知道这徐方到底是从哪里想出来的,不对,这药膳不是自己给徐子寒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到了徐方的手上。

“荣安郡主,这医术一道博大精深,不是你——”

“是啊,医术一道博大精深,可那些心术不正的人,照本郡主看来,他这辈子都不要想学好医术!徐方是吧,一个连亲生儿子和亲生女人都可以陷害的人,本郡主看不出他的医术能高到哪里去!刚才说的,全都是泛泛其谈,压根儿一点有用的东西都看不到!”

楚思雅对这什么徐方是厌恶至极,可能因为徐子涵和徐子媛,她还带了一点恨屋及乌!

“你——”徐方何时被这么羞辱过,要不是还记得眼前的人是郡主,他怕是要跳起来了!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郡主无礼!”冷霜冷冷的盯着徐方道。

“端王妃,恕草民无法为纤柔郡主减肥,既然荣安郡主自认为医术高超,草民可不敢在荣安郡主面前献丑。”

“难得你有自知之明,既然知道自己本事不大,乃还不赶紧走,还待在这儿做什么?”

徐方气的差点没有晕倒,他刚才那么说,只不过是为了提升展示一下他的地位,不曾想,到了楚思雅的嘴里,就成了,这是他无能的表现了!

徐方真心是恨得牙痒痒,同时心里更恨徐子寒和徐子媛两个,都是因为她们两个,才害的他如此的没脸!

“荣安郡主,徐方是本王妃请过来的,本王妃还没有开口呢,你就这么越俎代庖的发号命令,是不是有所不妥啊!”

端王妃觉得楚思雅实在是有些太目中无人了,这次要是不打压下她的气焰,等纤柔嫁到长公主府,不是要被她欺负!

楚思雅懒得看端王妃,幽幽的目光扫向纤柔郡主,“纤柔郡主,你愿意相信我,还是端王妃请来的徐方,你自己做决定。”

端王妃猛地看向纤柔郡主,眼底的意思很明确,是要她选择徐方。

纤柔郡主看了看一脸自信的徐方,又看了看淡然的楚思雅,最后盯着端王妃的眼神,伸出肥胖的手指,颤巍巍的指向了楚思雅,“雅儿,我相信你。”

“端王妃听到了,现在你可以让徐方离开了。”

端王妃差点没气死,这个女儿实在是太让她生气了,自己做那么多,不还是为了她,可她倒好,竟然站在楚思雅那边,害的她丢了这么大的脸!

端王妃越想越生气,看向文嫣的眼神也是愈发的失望了。

文嫣忍不住缩了缩脑袋,她又不是故意落母妃的面子,可是在徐方和楚思雅之间,她是真心觉得楚思雅更可信一点。

被撂在一旁的徐方,气的差点没有吐血,要不是他还记得自己的身份,记得自己眼前人的身份,他怕是早就要甩袖而去了!

端王妃尽管心痛纤柔郡主的选择,可她到底只有纤柔郡主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次是本王妃让徐先生多跑了一趟,还请徐先生见谅。”

作为一个王妃,要给一个商人赔礼,无疑,这算是奇耻大辱了,可谁让这次确实是她没理呢!

徐方也知道,做人不能太得寸进尺了,端王妃能给他道歉,这已经是做到极致了。

徐方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端王妃,“端王妃说笑了,只是草民也真的是很想见识一下荣安郡主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别到时候闹了笑话。”

“本郡主闹不闹笑话,轮不到你管。现在,你可以走了!”

对徐方这种人,楚思雅的身份就完全压倒他了,也没兴趣继续给他什么好脸色,这种人不配!

徐方气的满脸铁青,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草草的行完礼,就走了。

一直到徐方离开,端王妃才开口,“但愿荣安郡主的本事也能有你的嘴皮子一样厉害的好。”

“本郡主对自己的本事很有信心,这就不劳烦端王妃多操心了。现在我想知道纤柔郡主每日的食谱。”

楚思雅看着纤柔郡主问道。

“这减肥怎么能节食,万一纤柔饿出问题来,怎么办!”端王妃可不忍心自己的宝贝女儿挨饿,这不让她心疼死!

“端王妃,可否将纤柔郡主的食谱拿来给我看看。”

楚思雅真心是懒得理端王妃了,不节食,你减个毛线肥啊!还有你怎么不看看这纤柔郡主都已经胖成什么样子了!

端王妃下意识的又想跟楚思雅吵,可在接触到纤柔一双可怜汪汪的眼神,最终挥了挥手,让下人将纤柔的食谱拿上来。

楚思雅接过食谱,第一眼,头晕,第二眼,了然。

头晕,这纤柔吃的简直比几头大肥猪加起来的分量都多啊!人家是一日三餐,她倒好,竟然一日五餐,而且顿顿无肉不欢,而且还喜欢吃甜食,她不胖,谁胖啊!

了然,看看这食谱,再看看纤柔郡主那肥胖的身材,楚思雅真心是彻底明白她的身材是从何处而来了!

“我——我——我可以忍住不吃的。”纤柔郡主怯生生的看着楚思雅,小声说道。

楚思雅叹了一口气,“端王妃,你可知道肥胖也是一种病,肥胖的人一般寿命都比较短,而且生孩子也会比较困难,甚至——”

“你胡说!纤柔是有福气!你今天就是专门来气本王妃是吧!”端王妃怎么能忍受楚思雅这么诅咒她的宝贝女儿,顿时怒吼出声。

楚思雅忍不住皱了皱眉,可随后还是舒展了眉头,淡淡的开口,“我说的是实话。纤柔郡主,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对你要成为我的大嫂,我十分不喜。不仅是我不喜,我娘,我大哥也同样不喜,除了楚国公府的那群人高兴,长公主府没有一个人是高兴的。不过,你要成为我大嫂,这已经是板上钉钉了,纵然我不喜,这也是不可能改变的事情了。我不能让我的大哥在短时间内爱上你,当然,我大哥这辈子会不会爱上你,还真是比较悬乎了。

不过,我是真心希望你赶紧减肥成功,我是真不希望你跟我大哥成亲的时候,让整个梁都的人看笑话,那时候丢面子的,不仅仅是我大哥,还包括你。”

“楚思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们长公主府没有一个人喜欢纤柔,你们把本妃的纤柔当做什么了,难道能任由你们糟践不成!”

面对端王妃的暴跳如雷,楚思雅倒是平淡的很,“要是我随便给纤柔郡主塞一个她不想要的男人,端王妃是什么感受,那我大哥和娘亲就是同样的感受。端王妃,可能我的话不是很中听,不过我说的都是事实不是吗?是,等我大哥和纤柔郡主成婚,你也在梁都,可你能保证时时刻刻的看着我大哥,他们夫妻间的事情,你这个当丈母娘的能插手多少?说句难听的,你能看一辈子?或者说端王妃你什么都不在意,愿意闹个鱼死网破。

可我提醒端王妃一句,这次你逼迫我大哥娶纤柔郡主,我皇帝舅舅和太后外祖母已经是很不满了,这次你是有先帝御赐的尚方宝剑,可如今承诺已经用掉,下次,你能拿什么来威胁我的皇帝舅舅?你就这么确定,他能因为端王的功勋,一而再再而三的忍受端王妃你的无礼?”

端王妃心里一突,她虽然很不想承认,可也不能不承认,楚思雅说的没错,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正确,可纤柔是她唯一的孩子,她不能看着她受苦。

“你能保证,等纤柔嫁进长公主府,你会善待她?”端王妃没有让楚思雅保证楚文豪和昭慧长公主会善待纤柔,此时她想得到的就只有楚思雅的回答。

“我是个女子,我迟早是要出嫁的。我呆在娘家的时间不多,所以我对纤柔郡主是什么看法,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大哥和我娘。

端王妃,冒昧再说一句,要想我娘和我大哥对纤柔郡主的态度好一点,首先,你得学会收敛自己的性子,不要什么事情一不对你的心意,你就立马大闹起来,可能一时间你能占到上风,可以后——”

楚思雅说着就摇了摇头。

楚思雅心想,既然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也就将话都说说全吧,“纤柔郡主,说实话,我对你也不是多喜欢,我大哥其实挺倒霉的,先是摊上文谁那种媳妇儿,如今又被强逼着要娶你。可能你是真心喜欢我大哥吧,不过我不知道你所谓的真心到底有多少。不过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嫁给我大哥后,受冷落是绝对的。

你也不要觉得委屈,你在让你娘用先帝的遗旨逼着我大哥娶你的时候,你就应该有这个觉悟了。

我是你,我就会在嫁给我大哥之后,默默的用自己的真心去感化我大哥。我大哥不是铁石心肠,说不定有一天就会被你感动。”

楚思雅开始给纤柔郡主画大饼,用她的真心去感动楚文豪,楚思雅真心觉得困难,而且是困难的可以。

“你——你不是说,本王妃的纤柔嫁给楚文豪,一定是会受苦受冷落!”

楚思雅耸了耸肩,她还真是这个意思。

“你——”

“端王妃,其实今天这番话,我可以不必说。等到纤柔郡主在我家收到委屈,然后你在为纤柔郡主出头,然后咱们两家再闹起来,这样一次次的闹,咱们两家的关系也越来越差,然后纤柔郡主这辈子都别想跟我大哥相亲相爱。端王妃,别忘了,你不可能永远活着,也不可能有这个精力,一次次的为纤柔郡主出头,该如何做,你自己选择,我不会再多说一句。”

端王妃紧抿着唇,楚思雅说的,她如何不懂,可一想到自己的女儿要受这么大的委屈,她还不能给女儿出头,这不是在往她的心尖上戳一刀子嘛!

楚思雅静静的看着端王妃,她也希望自家以后的日子能清静一点,否则有端王妃这么一个爱出头的,还动不动就冒出来,闹一次,他们家以后就别想有安生日子了。

“我懂。我知道,文豪哥哥不愿意娶我,能嫁给文豪哥哥已经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就算嫁给文豪哥哥以后,他对我不好,我也认了,我相信,只要我努力,文豪哥哥总有一天会爱上我的!”

纤柔死命控制着自己浑身颤抖的肥肉,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她一定会赢得楚文豪的心,哪怕受再多的屈辱。

大哥爱上纤柔?难,比登天还难,不过,这时候楚思雅没有给纤柔郡主破冷水,倒是似笑非笑的看着端王妃,也不知道端王妃会选择怎么做。

端王妃紧紧咬着下唇,充满了屈辱的眼神死死的看着楚思雅,“你比起长公主,倒是聪明的多了。”

楚思雅挑了挑眉,要是再不聪明一点,怕是要被你们这些人给欺负死。

“你能保证——”

“端王妃,我想你搞错我的意思了,我现在,不能保证任何事。而且你要清楚一点,你不闹,是对纤柔郡主最大的帮助,如果你要闹的话,我没法子阻止,你就只有好好祈祷自己寿命长一点,否则你护不了纤柔郡主一辈子。当然,我不能说我娘和我大哥会对纤柔郡主怎么样,苛待纤柔郡主,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娘和我大哥都不会这么做的。

不过,我可以在这里说,我不会故意针对纤柔郡主,当然,也仅仅是不针对。”

有时候冷暴力比起暴力来更加伤人,当然了,这话也不需要告诉端王妃。

空气里隐隐流动着一种不寻常的气息,让人不禁有些心惊胆战,楚思雅倒是淡定的很,因为她确定,端王妃是一定会妥协的,因为她是一名母亲。楚思雅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逼迫端王妃而感到羞愧,想想她大哥被逼着娶纤柔的时候,那时候他是难堪到了极点,还有他娘,也是同样如此!

“好,你赢了!本妃以后都不会管纤柔和文豪房内的事情。”

良久,端王妃才从牙齿里挤出这几个字来,天知道,她说出这一番话,她有多憋屈。她好强了一辈子,没想到如今竟然让一个小丫头给逼得低了头。

楚思雅见端王妃服软,心里倒是没有什么喜悦的感受,意料之中的事儿。

“纤柔郡主,咱们现在来说说你减肥的事儿。第一,先说你这食谱,吃的太多,而且太油腻,糖的含量也太多。所以,你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减少你的食量,一日五餐改成一日三餐,而且肉的分量要大大减少,至于那些糕点,你也绝对不许再吃。”

减肥吃甜食,那你真是不用减了。

“什么,一下子减这么多吃食,这让纤柔怎么受得了!”端王妃忍不住惊呼,甚至怀疑是楚思雅在故意整纤柔。

楚思雅默默的放下自己手中的食谱,眼神平淡的看着端王妃,“我现在在帮纤柔郡主减肥,我是将自己定位在大夫这一身份上,我没这么无聊去报复。”

“好,我听雅儿你的。我只要少吃,我就一定能像你这么瘦吗?”

楚思雅的身材确实好,纤腰盈盈不堪一握,双腿白嫩纤长,真真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美人一样,一举一动,都带着无限的诱惑。

“可以,按照我说的做,你是可以像我一样瘦。除了节食,你还要运动,每天最少先早上一个时辰,再下午一个时辰。”

“运动?我该做什么?”

“跑步。还有我自创的减肥的招数,我会教你,你必须好好学习。前一个月我会天天来端王府盯着你,后面两个月,我会让我的丫鬟盯着你,当然,到后面,我会给你加大运动量,这吃食,也要再减少。”

“什么!再减少!那纤柔的身子怎么办!”

“纤柔郡主的身子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不会出现什么因为过度的饥饿而晕倒的事儿。不过,端王妃你到时提醒我了,你可千万不要因为心疼纤柔郡主,就偷偷给她增加伙食!”

楚思雅差点忘了端王妃这个不安因素了,就她这种宠女儿的劲儿,看不得纤柔郡主受一点的委屈,她一看纤柔郡主挨饿,别立马就给纤柔郡主开小灶。

楚思雅花落,端王妃竟然都没有开口反驳,可想而知,楚思雅是猜对了。

楚思雅没有法子管端王妃,不过她可以从源头上掐灭。

“纤柔郡主,请你好好看看你自己的身材,不用我说,你也看出来,你真的是肥的跟一头猪一样。你看看被人做新娘子,大红的嫁衣,衬的她们是愈发的娇小玲珑,可你呢?要是你跟我大哥成亲的时候,还是这么一副肥猪的样子,倒时候我大哥的脸面丢尽了,你的脸也丢尽了,难道你不想瘦下来,然后在婚礼上一鸣惊人?当然了,如果你不想,还希望继续顶着这么一身的肥肉,就当我没说过这话。端王妃偷偷给你吃食,你也可以继续吃。”

纤柔做梦都想瘦下来,她不想文豪哥哥让人取笑,也不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的笑柄,所以纤柔的眼底充满了坚定,信誓旦旦的看着楚思雅,“就算母妃给我吃食,我也不会吃的!”

嗯,有信心,可到底能不能做大,那还真是一个未知之数。

楚思雅叹了一口气,“但愿郡主说到做到。否则一个连自己嘴巴都管不住的女人,实在是无法让人喜欢。自然,这种女人,我也不认可她当我的大嫂。”

对纤柔郡主,楚思雅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认可过。

“我——我会努力的,我会让雅儿你认可,也会让你大哥接受我的!”纤柔郡主肥胖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头,眼底闪过一道坚定。

等吧,等她大哥接受你!难啊!

------题外话------

抱歉,七七昨晚没睡好,更晚了!今天下午5点,有二更,最近七七爆发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