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厚脸皮 震惊/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皇帝舅舅也是的,月妃说白了,只不过是她的一个妾室,如今可倒好,竟然让我们去参加她的那什么封妃大典,这算什么事儿!”

昭慧长公主对卫戎掳走楚思雅,是膈应的不得了,所以对如今被封为月妃的娉婷公主,同样是恨屋及乌。

楚思雅笑着挽着昭慧长公主的胳膊,“娘,水月太子即将回国,皇帝舅舅这是借着这个机会送水月太子罢了。”

想到,卫戎那大变态马上要离开了,楚思雅的心情顿时是好了不少,这讨人厌的,总算是要滚了,顿时让她觉得空气都新鲜了不少。

“也是,水月太子总算是要离开了,可惜,你的仇是报不了了!”

昭慧长公主只要一想起女儿被掳走的事儿,就恨卫戎恨得牙痒痒,偏偏碍于对方的身份,又没法子来报仇,这心里别提是有多憋屈了。

楚思雅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娘,只要我现在平安就好了。报仇不报仇的,我不计较。”

楚思雅是真心没想过要找卫戎报仇,说她胆小也好,说她怎么也好,对卫戎,她只有一个态度,那就是有多远,就离他多远,她自认为是招惹不起卫戎,也没胆子去招惹他。只要这个大变态以后能远离她的生活。楚思雅是真心觉得满足了。

皇宫

“昭慧,荣安。”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并肩而行,在看到迎面而来的仪仗,尤其在看到在众多宫女下簇拥而来的林皇后,眼底都闪过一丝不悦。

今日的林皇后穿着大红色修泽凤凰朝明的凤袍,头上的五彩凤凰头冠更是栩栩如生,一国之母的风范由此可见一斑。

林皇后已经走到近前,楚思雅无奈只能对着林皇后行礼。

“见过姑奶奶,姑姑。”

楚思雅这才发现,皇长孙朱齐佑也陪在林皇后身边。

朱齐佑比她还要大上一岁,竟然叫她姑姑,皇室的辈分,也真是让人醉了。

“昭慧啊,不知本宫上次跟你说的事儿,你是怎么想的?”

林皇后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容,亲切的开口。

楚思雅愣了愣,一时间倒是真没有反应过来,林皇后说的是什么。

楚思雅没有反应过来,可昭慧长公主那绝对是反应的杠杠的。

昭慧长公主嘴角边的笑容立马变得意味深长,“皇后娘家的侄女自然是好的,不过本公主觉得那位林家小姐跟煜儿不太合适,这婚事什么的,还是不要再提了。”

楚思雅也总算是反应过来,林皇后说的事情了,感情人家到现在还惦记着这事儿。

其实楚思雅还真心是想问一问林皇后,你的脸皮到底是有多厚啊!当初,她因为凌筱柔卖蛋糕的事儿,被人诬陷通敌卖国。

那时候她和昭慧长公主进宫,林皇后身边的大宫女芍药见到她和她娘,甚至连礼都不行,像是躲瘟疫似的就躲开。

如今,林皇后倒是能像个没事人一样,笑靥盈盈的问她们二哥和林依柔的婚事。

啧啧,楚思雅是真心有些佩服林皇后,反正她就做不到。

瞧这林皇后脸上一点心虚的样子都没有,真不愧是做皇后的,脸皮够厚!

林皇后被昭慧长公主直接拒绝,这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语气也不像刚才一样亲切,倒是带了几分命令,“昭慧啊,本宫的这个侄女,相貌礼仪都是一等一的,你是哪里不满意了?煜儿要是错过依柔这么好的女子,怕是再也遇不到第二个了。”

昭慧长公主看着林皇后那张“楚文煜娶林依柔,是他高攀了,你们可不要给脸不要脸”的表情,她差点没忍住,直接抬手扇死林皇后。

这么不要脸的人,她也算是认识够了!

在他们家遇到麻烦的时候,躲得是比谁都快,风平浪静,又立马上杆子的要来结亲,这样的亲家,谁要谁结去!

“是啊,就是林小姐太好了,好的让人无话可说了,本公主的煜儿配不上林小姐,所以还请皇后赶紧给林小姐挑一个好丈夫吧!本公主的煜儿还是不耽误林小姐的杏期了。还有,本公主和雅儿就先去慈宁宫了,不耽搁皇后娘娘您了!”

昭慧长公主说完,就直接拉着楚思雅离开,林皇后一张脸几乎变得铁青。

“真是不知道好歹!”林皇后的眼底闪过一丝阴霾,看向昭慧长公主离去的方向,眼底一道幽光闪过。

朱齐佑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皇祖母,长公主会拒绝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在荣安郡主被人陷害通敌卖国,皇祖母您对她们避之犹如瘟疫,长公主的如今的态度也就可以理解了。”

“你这是在怪本宫了。”林皇后死死的瞪着朱齐佑,大有朱齐佑敢说一句“是”,就直接扒了他的冲动。

“不敢。”

“啪——”

话落,林皇后的巴掌毫不客气的扇向了站在一旁的芍药。芍药的脸庞瞬间就浮起红红的巴掌印。

“扑通——”一声,芍药跪下。

“都是你这个贱婢,本宫只是让你跟长公主她们保持距离,你倒好,见到长公主,竟然连礼都不行了!怎么,心大了,是想当主子了不成!”

“奴婢不敢。”主子发话,下人无论对错,哪怕是听从主子的命令行事,可最后错的永远都是奴婢,而不会是主子。

朱齐佑见状,眼底也闪过一丝嘲讽。

“佑儿,你可是皇长孙,少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多接触!”

林皇后淡淡的说完这一句,就带着成片的宫女太监离开。

芍药没有得到林皇后的准许,只能一人苍凉的跪在冰冷的瓷砖上,夜凉如水,凉的不仅是身体,更是人心。

不三不四的人,他的亲生母亲,到了自己皇祖母的嘴里竟然成了不三不四的人,这是不是很好笑。

*

“娘,您这么下皇后的脸子,真的没问题?”楚思雅虽然对皇后没有什么好印象,不过这么直接跟皇后对上,没问题吗?

“没问题?要有什么问题。林皇后当她自己有多了不起呢!死了儿子,现在只有一个孙子,年纪还那么轻,真以为你皇帝舅舅会越过这么多儿子,直接传位给孙子不成!”

明太祖朱元璋当年不就是越过一众儿子,直接将皇位传给了皇太孙,不过后来皇位又让朱棣给夺走了。

感情她娘是以为林皇后压根儿就没什么威胁,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驳林皇后的面子。

不过楚思雅却觉得有些悬乎,林皇后可不是一个善良大度的人,相反还很小心眼,死了儿子,还能一直占着皇后的位置,这样的人,要是没两把刷子,打死楚思雅都不相信!

慈宁宫

“你们两个怎么来的这么慢,我个老婆子可是等你们一大半天了。”太后一看到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嘴角边就漾起一抹慈爱的笑容。

“见过母后。儿臣这次其实不想来的,儿臣只要一想到豪儿硬被人给塞了一个肥猪媳妇儿,这心就——”

“娘!”楚思雅都没来得及给太后请安,就恨不得直接塞了昭慧长公主的嘴巴,她的娘诶,不是都说好了,这件事情都已经板上钉钉了,就算再生气也没法子,那就不生气了,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娘诶,您又必要,一见到太后,就故意挑刺嘛!

昭慧长公主被楚思雅这么一拉,心里也猛地反应过来,她刚才太激动了,这些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外祖母,我娘她最近都没有休息好,她不是故意的。”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闭上了嘴巴,于是连忙开口解释。

太后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行了。昭慧啊,母后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哀家又怎么可能舒服。当初端王妃跟哀家说这件事情,哀家是压根儿没想过答应。哀家当初就是担心端王妃会直接将先帝御赐的尚方宝剑拿出来,逼着你皇兄下旨,所以才跟端王妃虚以委蛇,心想,让端王妃知道,你们压根儿就不想同意这门婚事。可谁知道——”

“您既然知道端王妃手上的底牌是尚方宝剑,您就该让皇兄下旨收走端王妃手上的尚方宝剑,我倒是要看看,她没了尚方宝剑,还怎么耀武扬威!”

“你啊你,有时候看着像是长大了,可实际上,还是幼稚的不行。端王当初不仅替你父皇挡箭,更是为国捐躯。咱们皇室对端王妃和纤柔的态度,那就代表了对功臣的态度。”

“那就牺牲我的儿子啊!”

昭慧长公主就是顺不下去心里的那一口气,要不是答应了楚思雅,她不会故意针对纤柔郡主,她还真心想要当一回恶婆婆,折磨不死纤柔郡主。

“娘,不是都说了,不说这些事情了。”

楚思雅原本见昭慧长公主心情平静多了,原想着她娘会慢慢将这件事情放下,可谁知道,她娘是压根儿就没有放下啊。

“行了,娘也就在你外祖母这里说说。”

昭慧长公主不是傻子,木已成舟,她就算再心不甘情不愿,也没有任何法子了,她除了接受,还能怎么样。

这次的封妃大典,太后倒是出席了。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是陪着太后一起去了朝露台。

“你们俩,也陪坐在哀家的身边吧。”太后对着昭慧长公主说道。

昭慧长公主下意识的就想反驳,现在她见到太后,心里还膈应的不行。

“好啊,外祖母桌上的吃食可比娘和我桌上的吃食要好多了,雅儿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楚思雅在昭慧长公主要拒绝的时候,连忙开口道。

她娘平时也挺拎的清的,可一遇到太后,光想着自己是太后的女儿了,可却忘记了,太后还是大梁最尊贵的女人,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落她的面子。

昭慧长公主闷闷不平的随着楚思雅,一左一右的坐在太后的身边。

忽的,昭慧长公主的眼神扫到乾风帝一旁的林皇后,“皇兄,豪儿的婚事我做不了主,那煜儿的呢!”

楚思雅眼眸闪了闪,将二哥婚事的主动权拿住,这也不错,林皇后,谁知道她会不会贼心不死,做出什么事情来。

宫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肯定都瞒不过乾风帝的眼睛。

“行了,文豪的事儿,是朕这个舅舅对不住他。你放心,煜儿的婚事,你一个人说了算,谁都不许插手,包括朕,可以了吧。”

乾风帝这话无疑是对着林皇后说的。作为皇后,她的手伸的也有些太长了。

林皇后用胭脂水分堆砌起来的精美妆容,顿时变得扭曲,她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乾风帝这话,不就是在说给她听的!

好一个昭慧长公主,你不想楚文煜娶林依柔,本宫还非要让楚文煜娶了林依柔不可!

楚思雅再瞥到昭慧长公主一张扭曲至极的面容,不禁叹了一口气,以后怕是多事之秋了。

台下歌舞升平,可台上早就是波涛汹涌,来来回回,已经不知道斗了多少个回合了。

“儿臣来迟,还请父皇恕罪。”

在众人意外的目光下,慎王缓缓走进朝露台。

清凉的月光洒在慎王的身上,再见慎王双腿行走犹如常人一般,无疑,这像是一颗巨型炸弹砸在了所有人的心上。

楚思雅只一眼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她只是有些好奇,慎王竟然会选择这个时候出现,来表明他已经是个正常人。

楚思雅记得自己提醒过慎王,虽然他现在行走已经跟常人一样,不过还需要好好调养,他倒是挺迫不及待的向所有人表示,他已经成了正常人了。

昭慧长公主也只是看了一眼留收回了目光,慎王的腿没有大事,她早就从女儿这里知道了,所以她一点都不惊讶。

要说最震惊的就是肃王了,怎么可能,慎王的腿怎么可能会好!怎么会跟正常人一样,明明他给他的膏药,只要擦上一年,慎王的腿就彻底残废了,可如今怎么——

苏嫔眼底的震惊绝对是不少于肃王,儿子不是说了,慎王的腿已经不可能治好了,可如今又是怎么回事——

颖妃也是颇为震惊的看着行走良好的慎王,当初她可是没少拿这件事取笑贤妃,她是万万没有想到,慎王竟然也有能跟正常人一样行走的一天,这真的是太不思议了。

定王虽然吃惊慎王的腿好了,不过,慎王的腿好不好,对他来说都一样。慎王在朝堂上可是一点根基都没有,他想争皇位,这压根儿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担心也轮不到他担心,不过肃王怕是要担心了,原本贤妃的娘家刘家可是支持他的,可慎王如今都恢复了正常,真不知道刘家还不会继续支持他了。

一句话,只要肃王倒霉,定王心里就开心!

“儿臣参见父皇。”就在众人心里掀起惊天骇浪的时候,慎王已经缓缓站在大殿的中央,给乾风帝行礼。

“起来吧。”乾风帝之前虽然得知慎王的腿已经好了,可到底也只是听说,如今亲眼看到慎王的腿无恙,他的一颗心总算是彻底放下了。

“谢父皇。”

慎王恭敬的站起身,微微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来人啊,给慎王另设一个座位。”

乾风帝话落,太监就马上动起来,给慎王在肃王的一旁设置了新的桌椅。

慎王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坐下,由着身边的小太监伺候。

肃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十分欣慰的看着慎王,“七弟,本来我还一直忧心你的腿,如今见你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我这心里真是——”

慎王撇头看着肃王,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这肃王演戏的本事这么厉害。

以前,他只会感动于肃王对他兄弟情深,可如今在看肃王,慎王这才发现,肃王的眼底没有一丝的真情实意,虚伪,做作!

慎王忍不住苦笑一声,当初他实在是够蠢,蠢的也真是有些无话可说了!

“多谢肃王的关怀了,只是我不希望,肃王再送我紫金膏这样的好药了。我可真是无福消受。”

定王一直关注着肃王和慎王的动静,一听到慎王的话,忙不迭的开口,“七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慎王给你送的那什么紫金膏有问题?”

“定王,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夫君是最看重兄弟之情的了,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无耻的事儿来!”上官璇不满的喝道。

定王看着上官璇的眼神就跟看个白痴没有任何区别,在他眼里,上官璇也确实是蠢,蠢得已经让人无话可说了。

肃王注重兄弟之情,呸,假仁假义,恶心的让人想吐!

“七弟,二皇兄,我之前跟你没什么交情,可在你还是个残废的时候,我没有假仁假义的去关怀你,也没有落井下石的糟践你。不过,作为亲兄弟,我可真是得提醒你一句,有些人,你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他骗了。”

听刚才慎王的话,他不就已经被肃王给骗过一次了,紫金膏,八成是要人命的东西吧!

真不愧是宫婢生的贱种,就连之前最没有威胁的慎王都不放过,这心狠手辣的,就连他都要说一声佩服了!

定王说着,忍不住摇了摇头。

“多谢二皇兄提醒。之前是我眼瞎了,信错了人。可如今,我的腿好了,这眼睛也得学的亮一些了。”慎王隔着肃王,对着定王敬酒。

定王、肃王和慎王这边不安稳,后宫的女人那儿更是不安稳。

“我说贤妃妹妹,慎王的腿好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瞒的这么厉害,都不告诉我们。”颖妃阴阳怪气的开口,她是万万没有想到在她眼中的残废,居然还能跟正常人一样行走的一天。

贤妃微微抬起下颚,温婉的脸上带着一丝骄傲,这么多年来,她因为慎王的腿,可以说是受尽了白眼,如今儿子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这让她如何能不高兴!

“颖妃姐姐要操心的事儿多了,慎儿的腿不过是小事罢了。不值得颖妃姐姐操心。”

贤妃知道颖妃也就是冲动一点,为人自负尖酸,不过这种人倒是好对付,最起码有什么说什么,那些阴狠的手段也是明着使出来,不像某些不会叫的狗,平时乖巧的很,可事实上,比毒蛇都还要毒!

贤妃不知想到了什么,似笑非笑大看着坐在自己下首的苏嫔,“苏嫔妹妹当初是如何照顾慎儿的,本宫今后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苏嫔浑身一震,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她很快的低下头,一副恭敬柔顺的模样。

可这样的苏嫔,让贤妃心里更恨,当初自己就是被苏嫔这种伏低做小的态度给欺骗了,才会一点点的相信他们母子,最后差点害的她的慎儿成一辈子的残废!

“本太子似乎是错过了什么好戏,不如大梁皇跟本太子说说?”

就在众人因为慎王的腿惊讶万分之极,卫戎带着打扮精致的聘婷公主到来。

娉婷公主今天很美,身穿一件天蓝色的水袖流仙群,外面披着一件同色蓝色披风,头上簪着一只镶嵌巨大明珠的簪子,衬的她整个人愈发的尊贵美丽。

楚思雅的眼神倒是没有放在娉婷公主身上太久,她倒是注意到了卫戎身边另外一位华服女子,那不就是自己被掳的时候,一直看着她的那个小丫鬟!

别说,这小丫鬟穿着锦绣华服,再端着一张脸,还真是十分的贵气!

能陪在卫戎的身边,还穿的这么好,这小丫鬟的身份不低吧。

“是卫太子,赶紧入座吧。是朕的七皇子慎王,他残疾多年的腿好了,如今已经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了。”

卫戎携着聘婷公主坐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慎王,卫戎是知道的,只是关注的不多,毕竟一个天生残疾的皇子,此生是注定了不会有什么大的成就,所以他也没必要多在意。

只是如今一个残疾多年的人,竟然能跟正常人一样行走,这可真是一件奇事了!

难道又给她有关系?这么想着,卫戎带着丝丝好奇的眼神就看向了楚思雅。

楚思雅不抬头就能知道头顶那束要将她射透的视线,肯定是卫戎那大变态,不过她才懒得理会他呢!

楚思雅想想,倒是有些可惜,你说燕翎那厮今儿个怎么不在,想见他的时候,他倒是没人影了!难道他不知道他的女人正在被人觊觎嘛!

太后人老了,可是这眼睛还是精明的很,对卫戎她同样不喜,堂堂一国太子,竟然绑走一个姑娘家,难道他不知道对一个女儿家来说,名节有多重要!

可如今在这么多人的眼睛底下,对方又是那样的身份,让她想要呵斥,都没有法子!

不过好在,卫戎也知道分寸,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带着娉婷公主还有若芙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西漠四皇子。”卫戎友好的对着铁猛点了点头。

“水月太子。”

“咦?怎么不见铁燕儿公主,难道是她身体又什么不适不成?”

铁猛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正常,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不错,小妹最近身子有些不适,所以我让她好好养病了。”

“是吗?身子不适,是该好好的养病啊!”

卫戎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铁猛紧紧皱着眉头,他怎么觉得卫戎这话像是话里有话似的。

“大梁皇,你的七皇子原是天生残疾,如今却能如同正常人一般行走,想来这除了上天的眷顾以外,想必也有一位高明的大夫吧。”

“不错,水月太子说的不错。确实是有一位高明的大夫,她就是朕的亲外甥女,荣安郡主!”

乾风帝在提起楚思雅的时候,是满脸的骄傲。

“有什么了不起的!之前还不只是一个下贱的村姑!”

“你给我闭嘴!”颖妃连忙想要捂住自己女儿和宁公主的嘴巴,她难道不知道长公主府如今是炙手可热,是人人拉拢的对象,她倒好,直接跟长公主府最受宠的郡主较真起来!

和宁公主被颖妃一瞪,微微撇了撇嘴,她说的是实话好不好!

“和宁在说什么?好像在说荣安郡主什么?”林皇后突然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和宁公主。

乾风帝自然也关注到了颖妃那边的动静,虽说没有听清和宁到底说了什么,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

不过,此时是国宴,他自然是不能计较和宁公主说了什么。

“启禀皇上,和宁这丫头是说,她很敬佩荣安郡主出神入化的医术,还说想跟荣安郡主学习呢!”

颖妃忙不迭的开口道。

楚思雅撇了撇嘴,颖妃说这话也真是够不心虚的,她一直服用灵泉水,这听力可是比起一般人要敏锐的多,和宁公主刚才那是说要跟她一起学习?

果然,宫里的女人,别的本事没有,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反正她就自认为比不了、

“荣安郡主的医术果然是高超啊!就连大梁皇您的女儿都想跟着学习了。”

卫戎皮下肉不笑的说道。

“不错,荣安的医术确实高超,就连朕的女儿都想向她学习。”

坐下下首的楚玉亭,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楚思雅,似乎是想要将她看穿一个洞似的。

“爹,爹,您怎么了?”楚思雨见楚玉亭的眼神有些不对,拉了拉楚玉亭的袖子。

楚玉亭这才反应过来,随后忍不住喃喃自语了一句,“没想到这个孽女的医术竟然如此高明。她连天生残疾的慎王都能治好,那勇儿——”

楚思雨这才明白,刚才楚玉亭看着楚思雅的眼神为何会如此的灼热,简直恨不得直接将楚思雅看穿,原来,他竟然是抱着想让楚思雅给楚文勇治命根子的想法。

楚思雨真心是想笑,是的,是想要笑,在楚玉亭的心里,只有楚文勇才配当他的儿子吧,他们这些人算什么,昭慧长公主生的两子两女,在楚玉亭眼里,就只是草。至于她,呵呵,怕是地里的泥吧!只有赵氏生的,才是宝!

让楚思雅给楚文勇治病?楚思雨敢断言,楚玉亭是在做白日梦!

没关系,继续做吧,做做白日梦也好,希望越大,到时候失望越大!楚思雨可真心希望楚玉亭抗打击的能力要强一点,否则一不小心气死自己,那可就不好玩儿了。

她还要报仇呢,她要嫁给楚国公府的人一个个的送下地狱!

楚思雨低着头,眼底闪过一丝暗光。

楚玉亭在一旁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巴不得他死呢!

此时他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复杂,为何如此优秀的女儿,竟然是昭慧长公主生的,老天爷为何要如此对他!

之前,都说楚思雅的医术有多高明,多高明。楚玉亭听完,不屑至极,小孩子家家,不过是人家看在昭慧长公主的份儿上,抬举她罢了。

哪怕是楚思雅曾经治好了楚文煜,楚玉亭也没有对她怎么刮目相看。

可如今,在看到原本残废的慎王,竟然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行走,这让楚玉亭如何不心惊。

就连慎王这种天生残废的都能治好,那勇儿呢,他只是伤到了子孙根,压根儿还不算是真正的太监,楚思雅一定会有办法的吧。

楚玉亭一想到楚文勇能重新像个正常男人一样,顿时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恨不得直接冲到楚思雅面前,让她帮忙去治疗楚文勇。

不过最后,楚玉亭还是压下了他心头的火热,现在还不是时候,

等国宴结束,他再去。

相较于楚玉亭的激动,楚思影则是愤恨的瞪着楚思雅,“有什么了不起的!她能不能不要天天炫耀!”

“你若有本事,也可以这么天天炫耀。”

赵天楚原本是不想理会楚思影,不过担心楚思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又要开始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这才冷冷的开口说了一句。

楚思影一张娇艳的小脸顿时变得扭曲不已,死死的扯着手中的帕子,“赵天楚,我是你妻子!难道你不该站到我这一边!你怎么处处向着楚思雅那贱人说话!难道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值得一提!还是你也看上楚思雅那贱人了!”

要不是还记得这是在国宴,楚思影都想直接跟赵天楚闹起来了,凭什么,凭什么自己的丈夫不站在她的身边,反而要处处维护楚思雅那贱人!

原本楚思影就在怀疑,赵天楚和楚思雅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如今见赵天楚这种态度,她是愈发的怀疑了!

“不要把每个人都想的跟你一样龌龊!我真是没见过比你更不要脸的了。楚思影,你要是安安分分的,那样还能继续当理国公府的世子夫人,若是你不愿意安分,那你不如让贤好了。”

赵天楚对楚思影真的是已经忍无可忍了,这女人就跟个疯婆子一样,他自认为是无福消受了,还是让有福气的人慢慢消受吧。

“你敢,赵天楚!我告诉你,你这辈子只能是我楚思影的丈夫!你想休了我,然后跟楚思雅那贱人双宿双栖,我告诉你,休想!你别忘了,当年——”

“闭嘴!”

赵天楚的眼底闪过一道杀意,生生的让楚思影闭上了嘴巴。

当年,当年,就是因为当年两个字,才让他错失了今生的挚爱,害的他此生只能跟楚思影这种女人绑在一起。

可这女人好像一点都不知道分寸两个字该怎么写,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他的底线,这女人真心是不怕死啊!

楚思影被赵天楚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看的浑身一抖,这一刻,她真的不怀疑,赵天楚是想要掐死她。

赵天楚这里的动静闹得有些太大,不少人都纷纷侧目而视。

赵天楚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端起酒杯,“贱内身体有些不适,所以情绪一时间有些激动。”

赵天楚脸上端着温柔的笑意,只是心里则是气的要死,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娶了楚思影这样的妻子!

理国公和理国公夫人也不禁无奈的看了一眼楚思影,什么叫做家有恶媳,不得安宁,他们算是明白透了。

“天楚的媳妇儿,是没法子了。还是给俊儿找一个好一点的吧。”理国公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现在是真心想有一个聪明懂事的儿媳妇儿,千万不要再是第二个楚思影了。

理国公夫人顿时不干了,他的儿子娶了楚思影这么个败家娘们,她已经是快要气的吐血了,可理国公倒是好,竟然想让她给庶子挑个好媳妇儿,这不是存心的要挖她的心!

理国公见理国公夫人变了脸色,忙不迭的开口解释,“身份家世不重要,只要性情好,千万不要像天楚的媳妇儿是个搅家精就行了。”

理国公夫人听了,脸色这才好了一点,这一点,不用理国公说,她也会这么做的,要是再来一个楚思影,她都得少活上十年!

不过家世低,性情好,这人也是够难挑的。

不知想到了什么,理国公夫人眼底闪过一丝亮光,“您说单云的妹妹单娟如何?”

哥哥可是二甲进士,如今又在翰林院供职,虽说只是一个小吏,不过也是前途无量。

“单娟?就是怕人家不愿意啊!你也知道俊儿之前——更别提俊儿之前还调戏过人家。”

理国公不禁有些想笑,想想自己的嫡长子,聪明能干,可偏偏娶了楚思影这样败家的媳妇儿!

庶子赵天俊,典型的纨绔子弟,自己想给他找一个好媳妇儿,可因为他之前的名声,也是困难的不行。

“既然国公爷也觉得好,不如就让妾身去探探口气,如果能成,自然是最好,若是不能,那妾身再去看看其她小姐?”

“嗯,就这样吧。若是能行,这也算是一件好事了。若是单云不同意,你也万万不能以势压人。要知道,这婚事就讲究个你情我愿。”理国公颇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

理国公夫人不禁苦笑,是啊,婚事就讲究个你情我愿,可楚思影这个儿媳妇儿,也是被人硬塞过来的。而他们,还不能不把楚思影当做菩萨一样供着,这种憋屈有谁懂!

不,还真有人懂!理国公夫人抬起头,视线不禁意间扫过了昭慧长公主,她也懂,楚文豪不是也被硬逼着塞了一个媳妇儿,纤柔郡主。

理国公夫人摇了摇头,不愿再多想。只是当她的视线在扫到楚思影一张扭曲的脸的时候,心里的苦涩是愈发的浓厚,他们家肯定是造孽造的太厉害,所以上天才让楚思影当了他们家的儿媳妇儿,专门来折腾人!

------题外话------

今年下午五点还有二更啊!七七最近好勤奋哦!给自己点一个赞!

谢谢wangyarong童生投了1张月票731299114秀才投了4张月票787009348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