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若芙挑衅(二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一直默默的给太后和昭慧长公主夹菜,偶尔给自己夹一点,别人爱怎么看她,就怎么看她,她都懒得管,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她也管不到。

“荣安郡主果然大才,铁猛佩服。”

楚思雅正夹了一块桂花糕,吃的津津有味,一听铁猛的话差点没有噎到。别怪楚思雅大惊小怪的,实在是她怕了这铁猛了,没错就是怕,这耿直的家伙,待会儿别再给她来一记大炸弹,她真担心,她hold不住。

“大梁皇也知道,西漠贫瘠,物资匮乏,多年来,铁猛一直想要改善西漠百姓的生活,可至今也毫无法子,想来,荣安郡主大才,一定能有法子助我西漠,铁猛在此,代表西漠的百姓向荣安郡主道谢。”

“西漠四皇子言重了。我只是一介女子,懂一点点的医术罢了,哪会有这么大的本事。西漠四皇子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楚思雅就知道这铁猛一开口肯定没好的,以前在落霞镇,他是想着跟自己合作生意,如今自己身份变了,就直接让她想法子,帮西漠致富!

这人的如意算盘不叫打得好,简直是太好了,世上要是有这么好的事情,只需要动动嘴巴,她楚思雅绝对是第一个跑去做!

还答应呢,就算借她是十个胆子,楚思雅也不敢应承这件事好不好,之前凌筱柔不就是开了个蛋糕铺子,明明跟自己没关系,可都让人几个拐弯的拐到了自己身上,还弄出什么通敌卖国的罪名,她真心是不太敢想,要是自己再弄出点什么来,八成小命就没了!

乾风帝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铁猛打的什么主意,那是秃驴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荣安说的不错,她只是一个小女子,只懂得一些医术罢了,其他的,她怕是没这个本事。西漠四皇子又何必这么强人所难呢?”

铁猛一噎,感情他要是再说下去,就成了强人所难,欺凌弱小女流了不成!

铁猛一点都不信楚思雅没法子,看她那样子也不像是一个没法子的。不过他也知道,西漠和大梁也只是维持着表面的和平,乾风帝又怎么会希望西漠富起来呢?

铁猛有时候忍不住想,若他是西漠的皇帝那该有多好,那他一定不会擅自反动战争,如果有可能,他真的想跟水月和大梁和平相处,那么大梁对西漠会不会就不那么忌惮,大梁会不会真心将大梁当做友邦。

这些都是未知之数,当西漠的皇帝,这个念头,铁猛也只是想一想而已,很快就压了下去,争夺皇位的兄弟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加上他一个。

楚思雅见铁猛没有再开口,心里暗暗送了一口气,她可真不喜欢出这种风头,这出的不是风头,而是在拿自己的小命在开玩笑啊!

卫戎倒是似笑非笑的楚思雅,帮西漠致富,她有这个本事吗?要是换做别的女人,卫戎只会一笑置之,不过这人成了楚思雅,他倒是挺愿意相信。

毕竟能让燕翎看重的女人,当然,现在也是他看重的女人,自然是与众不同的。

若芙死死的盯着卫戎,他看向楚思雅的眼神竟然隐隐带着暖意,这种暖意,是她以前都不曾看过的。难道那个女人的影响力就这么大,已经让他神魂颠倒了不成!

若芙越想越伤心,她想不通,楚思雅到底是有哪里好的,为什么卫戎眼里只有她,却没有自己!

妒火会燃烧人的理智,若芙郡主的理智已经被燃烧的一干二净了!

“荣安郡主是当世的奇女子,若芙想要向荣安郡主请教一番。”

若芙?楚思雅倒是隐隐听过这个名字,想起来了,这人还挺有名的,是功臣遗孤,父母双亡,所以被水月皇接到水月皇宫抚养。人称芙郡主。

这芙郡主听说可是水月有名的才女。

楚思雅不禁想扶额,她到底是做错什么了,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喜欢来找她挑战,她真的是没兴趣跟你她们比好不好。

“若芙郡主是当世的才女,荣安自愧不如。”

若芙又不是铁燕儿,觊觎她的男人,所以楚思雅是真心没有兴趣跟她一较高下,适时的服软而已不算什么。

可若芙就像跟楚思雅较上劲了一样,“荣安郡主太谦虚了,荣安郡主可是当世的奇女子,若芙早就想见识一下荣安郡主的本事了,怎么郡主如此推诿,不愿意跟若芙比试,难道是瞧不起若芙不成?”

卫戎好整以暇的看着楚思雅,其实他也挺想看砍楚思雅跟若芙两人谁更胜上一筹,所以在若芙开口的时候,他并未阻止。

楚思雅差点想骂娘了,这什么若芙脑子有病吧。她喜欢卫戎是她的事情,她又没有想过跟她争,有必要这么针对她嘛!

“真是好笑,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挑战,本公主的雅儿都是要接受的。”

昭慧长公主冷笑的看着若芙。

若芙一张脸涨得通红,昭慧长公主口中的阿猫阿狗不就是她!

“昭慧长公主说笑了,若芙只是钦慕荣安郡主的才华罢了。荣安郡主为何不愿意赏脸呢?这样吧,比试没有彩头也不好看,本宫就拿着东珠做彩头吧。”

卫戎说着就从示意身后的齐一将东西拿出来,很快齐一就拿出了一个大红色锦盒,里面赫然就是一枚拳头大小的东珠。

楚思雅在看到闪烁着幽幽光芒的东珠,眼底也闪过一丝惊讶,东珠原本就稀奇,而且一般的东珠个头都比较小,大的也不过就普通珍珠一般的大小,这卫戎倒是大手笔的很,拿出一枚东珠,竟然就跟人的拳头一样大小,这真真算是稀释珍宝了。

乾风帝看着那枚硕大的东珠,眼底闪过一丝异样,“荣安啊,既然卫太子这么大方,你就去跟若芙郡主切磋切磋,至于赌注,朕帮你出了,余中,去把朕库房里的那白玉枕拿过来。”

楚思雅看着乾风帝眼神也是充满了不可思议,那白玉枕,可不是普通的白玉枕,最上等的水头白玉堆砌而成,冬暖夏凉,这还不算,那白玉枕上可是有当年的绘画大师鬼图子亲手刻画了一副春日图,这才是最价值连城的。

平时,这皇帝舅舅可是将那白玉枕当做心头宝贝,碰都不让人碰一下,今儿个也真是大方了,直接拿它当赌注,他是这么相信她?

“大梁皇也是大方,既然赌注定了。想来荣安郡主不会再不应战了吧。”

“好,既然如此。荣安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知,若芙郡主想比什么?”楚思雅起身,面带微笑的看着若芙,可实际上,她真是有劈了这若芙郡主的心了。

若芙骄傲的抬起头,轻启朱唇,“荣安郡主既然医术盖世,不如咱们就比医术好了。”

难道这若芙也是个懂医的?楚思雅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若芙,说实在的,她还真没有看出来。

“不知道若芙郡主是想怎么比?”楚思雅可不敢掉以轻心,这若芙既然敢这么说,那她对医术肯定也是有研究的,能不能必过她,这一点,她不知道,不过自己要是真的掉以轻心了,那可真是傻子了。

“论医术,若芙不是荣安郡主的对手。不过论毒术的话,若芙倒还算是精通一二。自古以来,医毒不分家,想来荣安郡主的毒术肯定跟医术一样的高明吧。”

毒术?楚思雅真想说说上一句,她的毒术还真是比不上她的医术。不过,若芙的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她不应也不行了。

“比毒术?那该如何比?”

“很简单,我给荣安郡主最在意的人下毒,荣安郡主必须在一炷香的时间内解毒,若是无法解毒的话,那就算是输了。”

“不行。”楚思雅冷冷的打断若芙的话,给她最在意的人下毒,若芙下的毒一定会很厉害,这一点毋庸置疑,她能不能解,楚思雅对自己还真不是很有信心。

而且就算她有百分百的把握解毒,楚思雅也不会同意,她最在意的人,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拿她们做赌注。

“难道荣安郡主怕了?”若芙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思雅说道。

楚思雅双眼如炬,死死的盯着若芙,“这不是怕不怕的事儿,而是我绝对不会拿我最在意的人来赌!想来,若芙郡主怕是不能理解我的感受,毕竟若芙郡主你有所谓在意的人吗?”

水月芙郡主,丧父丧母,从小就被接到水月皇宫,孤儿一个,有什么最在意的人?

“你——”

无父无母,这一直是若芙心里头最大的痛,如今被楚思雅这么大咧咧的说出来,无疑是掀开若芙最深的伤口,然后在上面狠狠的撒了一把盐。

“好了,若芙。荣安郡主说的不错。你刚才的话是过分了,荣安郡主在意的人,个个身份都高贵的很,给他们下毒?你是怎么想的?”

“天子说的是,若芙知错。”

卫戎邪笑,语气轻佻的开口,“不如就找小宫女和小太监来当试验品好了。”

楚思雅一惊,在这些上位者眼中,小宫女和小太监都是名如草芥,拿他们来当试验品,自然痐有人反对。

------题外话------

勤劳的七七送上美丽的二更!

明天起,就没有二更了啊!这几天七七真是码的半条小命都要没了,不过一更的字数不会减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