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比试 铁燕儿死/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太子的建议不错,找两个粗使宫女来。”

乾风帝点了点头,算是赞同了卫戎的话,也算是同意卫戎的意见。

楚思雅闻言也不好再说什么,很快就有两个促使宫女被带上来。

若芙见状,直接从袖子中掏出一枚药丸,示意太监给其中一个粗使宫女喂下。

即将被喂毒药的宫女,吓得浑身都抖的跟个筛子一样,毒药距离她的嘴巴是越来越近,她真的是恨不得直接晕过去,可是她不能晕,她还得睁着眼将这毒药咽下去,这让她如何能够忍受。

“若芙郡主既然已经有成药了,又何必一定需要人吃下去呢。把药拿过来给我,说不定我不需要给人把脉,就能制解药呢?”楚思雅到底是有些不忍心,在毒药即将要喂到那粗使宫女的嘴巴里的时候,突然开口。

“雅儿!”昭慧长公主担心楚思雅一时心软,要自己试药,连忙出声阻止。

“娘,您放心。我可没想过要自己吃这毒药,那女儿不是成了傻子了!”楚思雅给了昭慧长公主一个安抚的眼神。

正在递药的太监,听到楚思雅的话不禁愣了愣,拿着药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给人喂下去。

“把这药直接给荣安郡主。”乾风帝开口道。

小太监得令,立马就听令将药交给楚思雅。

楚思雅拿出自己的蚕丝手套,有些毒药只要一沾手,自己就会中毒,谁知道若芙拿出来的药是不是这一种。

楚思雅带上手套后,接过小太监托盘里盛着的药丸,放到鼻尖下闻了闻。

忽的,楚思雅的神色倒是变了变,这毒药,不是自己第一次见燕翎的时候,他身上中的毒药吗?怎么若芙拿出的药跟那次燕翎中的毒药是一模一样的?

“荣安郡主,难道你只要随便闻一闻这药,就能解毒不成?”若芙嘲讽的开口,哪怕楚思雅的医术再高明,也不可能解了这毒。这可是水月皇室的秘药,太子曾经那这药去对付燕翎,可惜让燕翎逃脱了,只要他中了那么一点毒,就算他是大罗金仙,也小命难保。

若芙压根儿不知道燕翎当初其实已经中了这毒,而且楚思雅也已经帮他解毒了。

“这药确实不难解。”

楚思雅直接将这药丸扔到小太监的托盘里,自信的开口。

“荣安郡主莫不是在说笑,只要闻一闻,就能知道如何解毒?”若芙死都不相信楚思雅的医术能高明到这种地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不就完全成了一个笑话,自己心心念念的想要赢过楚思雅,可是到头来,自己当做是奇毒的药,在楚思雅眼中,反倒是什么都不是了。

“蜈蚣、蝎子、斑蝥……”

楚思雅缓缓的将这毒药的成分说出,没说出一样,若芙的脸色就苍白一份,卫戎也不禁慎重的看着楚思雅,没想到水月所谓的秘药,在楚思雅眼中,竟然真的是这么不值一提,这还真的是让他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儿啊!

一时间,卫戎心里只觉得颇多感慨。

而若芙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毒术了,她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毒术在楚思雅的眼中竟然是如此的不值一提。

“若芙郡主若想知道这解药的配方,也不是难事,需要我给你写下来吗?”楚思雅将毒药的配方说完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若芙郡主。

“荣安郡主既然连毒药的配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想来对解药同样心里有数,若芙又何必继续问呢。还请荣安郡主出题吧。”若芙还想挽回自己最后一点颜面,楚思雅能够解她的毒,她倒是不信了,楚思雅给自己出的毒,她就解不了!若芙打定主意了,一定要挣回自己的一点面子!

“真是没用!还以为这什么若芙郡主有多厉害,没想到拿出的毒药竟然一点用都没有。”楚思影愤恨不平的瞪着大殿中央的楚思雅,她就希望有人能够狠狠打击楚思雅,凭什么天底下所有的好事都让她一个人占了,凭什么天下所有的男人,眼睛都围着楚思雅一个人!

赵天楚冷冷的瞪了一眼楚思影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对楚思影,他真的是忍耐够了,这种蠢女人活着就是膈应人的,若事她死了。

这个念头不禁在赵天楚的心里埋下一颗种子,不知合适会长成参天大树。

“怎么,荣安郡主为何不出题?”若芙蹙着眉头看着楚思雅。

“本郡主可没有随身带着毒药的习惯。”楚思雅身上带着都是一些毒性不太强的笑笑粉,痒痒粉,拿这些东西让若芙解,那也太儿戏了。

可这话落在若芙的耳朵里就成了,楚思雅在嘲讽她随身带着毒药,压根儿就是个毒女!

楚思雅不知道若芙心里的想法,哪怕是知道,也不会在意。

“这样吧,我就借花献佛一次,只要若芙郡主解了你刚才拿出来的毒药,你我二人就算平手。”

楚思雅对这比试完全就是采取无所谓的态度,自己要是真的弄出毒药,若芙可不一定能像自己,不让粗使宫女尝药,光靠闻闻,就能解毒,她能凑巧知道是何种毒药,该如何解毒,还真是她的运气。

乾风帝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这荣安压根儿就是在卖人情啊!人家要是不知道解药,怎么会拿出这毒药。

昭慧长公主也有些不高兴,凡是地她女儿有敌意的,她都恨不得好好教训她们一番。

楚思雅就是抱着平局的态度,可貌似事情有些不像她想象的一样,看若芙郡主一张冷脸,几乎全黑了,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好像自己林有多羞辱她一样。

楚思雅不禁愣了愣,难道是她说了什么特别过分的话不成?

“本太子代若芙认输。这毒若芙不知道解法。这颗东珠是属于荣安郡主的了。”

楚思雅诧异的看着卫戎,他怎么知道这毒若芙解不了,虽说看若芙这脸色,她也不像是能解的样子。

“不瞒荣安郡主,这毒是我水月的秘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够制出解药来。”

卫戎还特意解释的详细了一点。

刚才差点被喂毒药的粗使宫女,吓得双腿拼命的在打颤,没想到若芙郡主拿出来的毒药,就连她自己都没有解药,那她刚才要是吃下去,要是连荣安郡主也没法子解毒,那她的小命是不是就真的没了。

大殿内的众人也顿时炸开了锅,若芙郡主是什么想法,众人都明白,拿出自以为是无药可解的毒药,故意刁难荣安郡主,可惜不曾想,原来荣安郡主竟然知道如何解毒,这不,她的如意算盘全都毁了,这也真可以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若芙一张冰脸彻底黑了,要说楚思雅只是让她丢脸,可卫戎的话,是彻底的将她剩下的最后一点脸面给踩在地下了。

就因为那人是楚思雅,所以他就要这么维护吗?

楚思雅心里又有些疑问了,自己刚才只是说出了毒药的配方,说不定自己不知道这毒药的解药呢?若芙既然不知道这解药是什么,她为何不问?

这疑问也只存在了那么一会儿,很快,楚思雅就明白过来了。

若芙见自己只闻了一下药材,就能说出这毒药的配方,心怒。

不问自己这毒药的解药,是害怕自己真的知道这毒药的解药,若是自己不说,那若芙还能自欺欺人,楚思雅不一定知道,她只能闻出毒药的配方,不知道解药是什么,这也正常。

若是她问了,而自己回答出这毒药的解药,若芙会觉得自己最后一点颜面都被人踩到脚底下。

楚思雅忍不住摇了摇头,对若芙她真的是喜欢不起来,她精毒术,自以为钻研的很深,可事实上,她学的到底深不深,楚思雅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楚思雅很清楚,若芙不是真的喜欢毒术,可能她一介孤女,在水月皇宫里艰难生存,学毒术只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更好一点,想要增加自己的一点底气。

这么带着功利性去学习毒术,楚思雅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只是一场女儿家的比试,水月太子又何必介意呢。作为赢家,乾风帝倒是十分大方,笑着开口缓和殿内的气氛。

”大梁皇说的是,只是小女儿家玩闹罢了,算不得什么。“卫戎原本就只是想借这场比试,看看楚思雅的本事,如今见识到了,损失的一颗东珠,在他眼中确实不算什么,以后还会回到自己的身边的不是吗?就连人也总有一日会是他的,所以他不急。

”四皇子不好了,公主遇害了!“

忽的,大殿内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是西漠的一个侍从,神色匆匆的跑到大殿中央,对着铁猛就是一阵吼。

楚思雅眼底闪过一丝诧异,铁燕儿遇害了?

乾风帝皱起鹰眸,眼底难得的闪过一丝凝重,铁燕儿遇害,在梁都的使馆遇害。

铁猛更是急的直接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什么公主遇害了!“

铁猛虽然对铁燕儿这个妹妹没有什么感情了,可这次是铁燕儿陪着他一起出使大梁,若是自己不能平安的将铁燕儿带回去,别人会如何议论他,这些都是他无法想象的!

”西漠四皇子不必着急,定王,你陪着西漠四皇子去一趟使馆。“到底是封妃大典,水月的面子,他确实是不能不给。

”铁猛兄,这次是本殿妹妹的大好日子,已经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本殿作为哥哥也得在这里陪她走过人生最重要的一段历程。“

卫戎邪魅的眼底难得闪过一丝抱歉。

”应该的,不过要是让我铁猛知道是哪个害死了铁燕儿,我一定会让那人拿性命偿还!还希望大梁皇到时候能够给本殿一个交代!“

西漠的公主死在大梁,一个弄不好,就会兵戎相见。

”皇帝舅舅,荣安可否陪着一起去,荣安懂医术,说不定能看出什么来呢?“楚思雅觉得铁燕儿的死隐隐有些不简单,心下也想陪着去一趟。

乾风帝沉吟了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也好,刑部尚书也跟着一起去吧。定王,记得照顾好荣安,她可是你的表妹,有什么发现,立马来禀报朕。“

”是,儿臣遵旨。“

*

”这就是我们公主的房间。“推开门以后,一切倒是显得都十分的平静,只有铁燕儿悄无声息的躺在床上。

楚思雅在扫到床上穿戴整齐的铁燕儿,眼底闪过一丝异样。

很快,一位女仵作就来给铁燕儿检查身体,众人自然是要回避,一起到了花厅等着。

楚思雅没有离开,跟着那位女仵作一起检查了。

等楚思雅到花厅的时候,刑部尚书古大人,正在那里夸夸其谈,”定王,照本官多年的经验来看,杀害铁燕儿公主的人,一定是个高手。看看铁燕儿公主的房间是一点损坏的迹象都没有,房间内也没有挣扎的痕迹,铁燕儿公主脸色正常,没有发黑,这就表明了公主也没有中毒,所以照下官看——“

”荣安郡主,可有什么发现?“

定王原本还有耐心刑部尚书在那里说说她的看法,可是当他看到楚思雅的时候,立马开口询问,他觉得楚思雅比这古大人要靠谱的多了。

”验尸,我懂得不太多,所以要我说,还是应该问问这位女仵作的想法。“

楚思雅直接将话语权给了刚才验尸的女仵作。

”启禀王爷,公主的身上没有伤痕,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可能是被人突然袭击,然后一时间失去了呼吸,所以才会——“

”什么叫做可能,本皇子要一个明确的答复!定王,难道这就是你们大梁给我西漠的交代不成,本皇子的皇妹可是死在你们大梁!“

西漠的公主死在大梁,这简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了!

楚思雅好笑的看着铁猛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古大人这时候说话了,”西漠四皇子,照本官看来,咱们应该好好搜一搜案犯的第一现场,也就是铁燕儿公主的房间,想来公主在临死前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

”不错,本王也觉得这个法子可行。“

难得,定王也认同古大人的话。

铁猛青着一张脸,同意了。

古大人立马带着人搜查铁燕儿的房间。

铁猛倒是若有所思的看着楚思雅,”荣安郡主为何看起来十分镇定,好像自从郡主见过小妹之后,就一直十分平静?“

铁猛皱着眉头,不解的询问。

楚思雅挑了挑眉,她该说,这铁猛观察的十分仔细吗?

”平静?我跟铁燕儿公主并没有什么深交,对于她的死,我只是觉得有些遗憾,除此以外,是没有其他想法,自然比不上四皇子你刚刚失去亲人的痛苦了。“

楚思雅面不改色的说道,似乎事实真的是如此。

铁猛皱着眉头,不对,楚思雅不是这样的人。

铁猛正想再开口问什么,搜查铁燕儿房间的衙役倒是出来了。

楚思雅看着衙役,倒是挺好奇,他们都搜查出什么东西来了。

”启禀定王,我们在铁燕儿公主的房间内赵大爷一封信。“

定王皱着眉头拿过信,拆开一看,里面赫然写着”燕翎杀我!“

铁猛看着定王的脸色顿时变得奇怪,都没有开口问定王,就直接拿过了定王手上的信,映入眼帘的,自然也是”燕翎杀我!“四个字!

楚思雅在刚才定王看信的时候,已经悄悄看过了,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

”有线索了,定王,咱们可以回宫里和皇帝舅舅禀报了。“

定王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思雅,”荣安郡主,这封信对忠勇侯可是十分的不利,你可是忠勇侯的未婚妻,你怎么——“

”不利?我怎么一点都没有看出来,这铁燕儿公主八成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否则怎么可能会提前知道燕翎要杀她,然后特意工工整整的写了一封信,不,这也不算是信,上面就四个字‘燕翎杀我’,然后又十分细心的将这封信给封好,对了,你们在哪里找到这封信的?“

楚思雅看着刚才进去搜查的衙役问道。

”启禀郡主,是在公主的梳妆台上。“

”哦,原来是在梳妆台上啊!“楚思雅好像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

”荣安郡主,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你的态度——“

”我的态度怎么样?定王,我只知道咱们可以进宫给皇帝舅舅禀报了,这个时辰,想来封妃大殿已经结束了。“

楚思雅没有正面回答定王的话,还是说起了待会儿进宫给乾风帝禀报的事儿。

”荣安郡主,照着本官多年办案的经验,本官觉得你有事情没说。“

”古大人,那你就凭借你多年的办案经验,继续好好想想,我有什么没说的。四皇子,铁燕儿公主的尸体你最好派人好好守着。“

”为何?“

”四皇子这话说的倒是有意思,这是你的亲妹妹,难道你不该好好守着不成?“

铁猛一噎,他现在心里是十分的确定,楚思雅绝度是有事情瞒着他,可到底是什么,他不知道。

御书房

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想,今天晚上可算是她皇帝舅舅和月妃的洞房花烛夜,没想到就这么泡汤了,想想,还真是有些可惜啊!

楚思雅就在那里胡思乱想着,定王已经将在使馆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向乾风帝禀报。

”铁猛皇子,这事情摆明了是有人在陷害忠勇侯,相信你,不会中了这等小人的算计吧。“

这种漏洞百出的算计,乾风帝真心觉得太幼稚,就算要陷害人,也得找一个精明的计,再不济,这局也得布置的精细一点。

铁猛紧紧抿着唇,他自然也知道这事情不是燕翎做的,铁燕儿参与了掳走楚思雅的事儿,燕翎也只是将她抓走,教训了两天,之后就将人完完整整的送回来了。(那是因为铁燕儿的伤,涂了药,只看表面是啥都看不好出来)

可这件事情唯一指向的人呢就是燕翎,他要是不能在大梁找一个人,他怕是要担罪责了,于是铁猛只能硬着头皮开口,”无论怎么样,贵国的忠勇侯都是嫌疑人,大梁皇,最起码先该将人看管起来。“

乾风帝紧紧皱着眉头,这件事情摆明了是有人在陷害燕翎,他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可如今要说拿一个人堵这件事情,也只有燕翎,难道——

就在乾风帝为难之极,他扫到了楚思雅一脸平静的表情,似乎马上要倒霉的人不是她的未婚夫一样。

”好,朕会暂时让人将忠勇侯看管起来。如此,西漠四皇子满意了吗?“

”本皇子只是希望能尽早给自己的小妹讨一个公道!“铁猛冷声说道。

”余中送西漠四皇子出门,对了,荣安啊,你上次配置的那什么药茶,朕喝着不错,余中陪着荣安郡主去长公主府里再取上一点。“

余中眉毛一挑,这什么取茶肯定是假的,怕是有事情要交代他吧。

很快众人分道扬镳,楚思雅也没让余中陪着她回长公主府,”余公公,药茶我会让人送来的,就不劳烦您多跑一趟了。您只要告诉皇帝舅舅——“

楚思雅说着,在余中的手上写了一个字。

余中会意,点了点头,”奴才明白,会如实的向皇上禀报。“

”对了,余公公,您的膝盖有些不好,我给您开的那药汤,您睡前泡一泡,对您的膝盖是有好处的。“

”多谢郡主了,到现在还记着奴才的膝盖。这更深露重的,郡主您还是早点回去吧。“余中对楚思雅也是真心疼爱,毕竟哪个主子会真心关心他这个阉人,可荣安郡主是真的关心,也从来不会想要从自己的嘴巴里知道皇上的一切,这样的平淡交往,倒是让余中,真心觉得舒服。

”怎么样,荣安那丫头跟你说了什么?“

”荣安郡主只在奴才的手心上写了一个字。“

”你个奴才倒是喜欢跟朕才猜谜语了。什么字。“

”活。“

活?乾风帝紧紧皱着眉头,一时间也有些想不通,不过联想到楚思雅刚才一副浑不在意燕翎杀了铁燕儿的样子,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那死小子,又不知道想做什么了!“

乾风帝说着狠狠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何而摇。

余中眼神一闪,死小子,皇上可只会称呼一个人为死小子。

长公主府

”雅儿,那什么铁燕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真的死了?有没有查到什么?“昭慧长公主纯粹是嫌铁燕儿死在大梁晦气,而且铁燕儿到底是西漠的公主,就这么死在大梁,怕是会引起两国战争。

同时,昭慧长公主狠狠的骂了铁燕儿一顿,活着让人不安生,就是死了也让人不痛快。

”娘,您放心,什么事儿都没有。“楚思雅笑着安慰昭慧长公主,确实是什么事儿都没有。

”真的?“昭慧长公主有些狐疑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肯定的点了点头,”况且国家大事,要咱们这些小女子操心做什么,娘啊,咱们就好吃好喝好睡就行。对了,娘,纤柔郡主已经瘦下来了,这婚事,也确实是该操办操办了。“

昭慧长公主的脸倏地阴沉下来,”你是不是就见不得娘开心一会儿啊!一定要提那个让人扫兴的!“

现在对昭慧长公主来说,纤柔郡主就是她心头的逆鳞了,每提到一次,她的心就不痛快一次,偏偏每次提纤柔郡主的,都是自己的女儿,要不然她早就一耳光上去,擅死那些没眼力界的了!

楚思雅笑着挽住昭慧长公主的胳膊,”我的好娘亲诶,这婚事已经板上钉钉了,咱们再怎么反对,也是没用的了。而且就算我们不提,端王妃近期肯定也要提了,与其让她主动提,说白了,差不多就是又威胁我们一次,还不如咱们主动提呢,起码这面子上能好看一点,你说是不?“

昭慧长公主紧紧抿着唇,想来还是十分的不痛快,也是任谁被逼婚,这心里能痛快就见鬼了。

”娘,咱们不是早就说好了,您就不要自己气自己了。“

”行了,你想说什么,娘不是不明白,只是每次只要一想起纤柔,娘这心里就是不舒服,你说,你大哥的命怎么这么苦,先前是文氏那败家的女人,如今好了,又来了一个纤柔。“

”娘,纤柔郡主已经瘦了不少,如今也是一个美人胚子了。“

”这跟她美不美有什么关系,要是一个丰神俊朗的公子要强娶你,就因为人家长得美,你就愿意了!“昭慧长公主狠狠瞪了一眼楚思雅。

楚思雅闭上嘴巴了,她心里又何尝舒服了,不过还是每次还得宽慰昭慧长公主,要是两个人一起心里不舒服,怕是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昭慧长公主见楚思雅不说话,心里也有些愧疚,心里想着,是不是她刚才的话说的太重了,”好了,娘知道你心里也不舒服,还尽想着劝娘了。现在铁燕儿刚死,西漠的使臣还在,咱们这么快就提婚事,倒是有些不好,等这件事情解决了再说吧。“

楚思雅扁了扁嘴,她娘哪里是因为铁燕儿的死啊,不还是因为不喜欢这婚事。不过她也不想多说了,这婚事,她也同样不喜欢,每次还要来劝昭慧长公主,天知道,她有多憋屈,而且还得忍着,这种滋味儿实在是不太好受。

第二日

梁都就传遍了燕翎杀害铁燕儿的流言,据说西漠使臣大怒,要乾风帝重重的惩治燕翎,最后乾风帝迫于无奈,只能将燕翎看管起来。

”我的雅儿啊,你怎么还这么镇定啊!难道你不知道翎儿现在被诬陷杀害铁燕儿那女人啊!你怎么还看的下书啊!“

昭慧长公主一得知燕翎杀人的消息,立马来找楚思雅,原本还以为会见到女儿担忧不已的模样,不曾想,她还真是想太多了,看她女儿那气定神闲的样子,哪里有半分的担忧。

楚思雅放下手中的书籍,好笑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娘亲,没事的,您不需要担心。“

”什么没事,雅儿啊,你是不是不喜欢翎儿,另外有喜欢的人了,要是有,你就告诉娘亲,可——“

”娘,您真是爱瞎猜,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好了,你们都先下去吧。“

楚思雅挥了挥手,让屋内伺候的人全都下去。

楚思雅凑到昭慧长公主的耳边小声开口,”娘,铁燕儿没死。“

”什么!“在昭慧长公主要惊呼的时候,楚思雅连忙将她的嘴巴给捂住。

”我的好娘亲啊,您不要宣扬的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啊!“

昭慧长公主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倒是很快就镇定下来,天知道,在她得知燕翎杀了铁燕儿的时候,心都要跳出来了,来了一趟女儿这儿,没想到竟然得知,铁燕儿没死。

”雅儿,你会不会弄错了,仵作不是检查过铁燕儿的身体,她怎么可能会没死。

“铁燕儿是没死,她只不过是吃了假死药。”

“假死药?世上还有这种药?”

“有,还是我给燕翎的。”

“你——”难怪雅儿如此镇定,难道从头到尾这件事都是翎儿和燕翎两人策划的!

“娘,您想哪里去了。假死药,是三年多前燕翎去边关,我不是给他送了一堆的药吗?那时候我除了放了伤药,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药,其中就有假死药。原本也没想过燕翎会用得上,只是想着放在他那里,哪天用得上再说。没想到,他竟然用在铁燕儿身上了。”

昭慧长公主听了楚思雅的解释,顿时反应过来,但还是紧蹙着眉头,“雅儿,你说翎儿是想做什么?”燕翎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弄出这么多事情,要是告诉她,她没有一点盘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知道,谁知道他想做什么。不过男人的大事,我不掺和,但我会尽量不给她拖后腿的。”

昭慧长公主闻言,玩味的看了一眼楚思雅,“娘亲倒是没想到雅儿这么快就成了翎儿的贤内助了!”

楚思雅没好气的推了一下昭慧长公主,“娘亲,您就尽管取笑我吧!”

昭慧长公主在得知这一切都是燕翎自编自导的时候,一颗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雅儿啊,你表现的太平静了,哪里有一点未婚夫出事模样的紧张,外人看了会起疑心的。”昭慧长公主放下了一颗心,也开始为燕翎盘算起来。

“娘,您放心吧。我当然知道,我这样子很不正常了,不过,女儿早就想好了,马上梁都就会传遍女儿为燕翎担忧的连饭都吃不下去,形容憔悴。”

昭慧长公主闻言,总算是笑了,自己这女儿还是聪明的,嗯,不错。

不过梁都内还没传来楚思雅为燕翎忧心成疾的消息,很快梁都内又掀起了另外一阵流言,燕翎生父燕南天要与燕翎断绝父子关系!

楚思雅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正和昭慧长公主一起商量楚文豪和纤柔郡主的婚事。

既然知道铁燕儿没死,昭慧长公主也就没有了继续阻挠楚文豪和纤柔郡主婚事的理由了。这儿媳妇儿,是被人硬塞过来的,她是由衷的不喜欢,不过她慢慢的也想通了,真是晚娶不如早娶的好,免得那端王妃又要在那里胡搅蛮缠。

“好了,你大哥再怎么说也是二婚,照我看这婚礼就不必办得多隆重了。”

楚思雅嘴角抽搐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她娘还真是够能掰,要是楚文豪今天娶的不是纤柔郡主,而换了楚文豪自己心仪的女子,楚思雅敢保证,昭慧长公主一定会大摆筵席,不摆上个三天三夜的流水宴来庆祝,太阳绝对是打西边出来!

只不过楚文豪如今要娶的是纤柔郡主,不是楚文豪喜欢的,更不得他们家任何一人的喜欢,也是,想想,谁会喜欢被人算计,硬塞来一个媳妇儿。

“娘,我赞同不大办。可不能比娶文氏的婚礼小吧。您想想,端王妃能干,若是我们真的这么做了,端王妃怕是又要在那里闹了。”

“闹!闹!闹!闹!你说她一大把年纪了,就不能安生一点。”要说昭慧长公主如今最恨的人,绝对就是端王妃了,就连楚国公府的那群人在端王妃面前都要退避一席之地了。

“好了,娘亲,女儿知道您心里不舒服,把人娶回来。您以后就当没这跟人,没必要跟她计较,免得气到自己。”楚思雅还真是担心昭慧长公主因为太讨厌纤柔郡主,一次次的跟她计较,到最后气到的都是自己。

昭慧长公主深吸了一口气,但还是觉得气不顺,“雅儿,你说说,你哥哥的命怎么这么苦!”

能不苦吗?别人家的亲事都是和和顺顺的,哪有像楚文豪一样,两桩婚事,样样都是让人头痛至极。

“娘,都说先苦后甜。大哥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先苦后甜,是啊,娘在楚国公府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可如今的日子过得却是舒心至极。对,你大哥的好日子在以后。行,这婚事的规模就稍微大一点,不过也不用太精心准备了。”

说到底,昭慧长公主的心还是不顺。

这次,楚思雅什么都没有说,因为她也不想着婚事的规模办得有多大,她们家到底不是心甘情愿的想要娶纤柔,自己能一直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劝昭慧长公主,楚思雅都已经觉得是奇迹中的奇迹了,再多说,楚思雅都要先发飙了。

“长公主不好了。”周嬷嬷神色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眼底的焦灼显然可见。

“周嬷嬷怎么了?”周嬷嬷陪在昭慧长公主身边多年,向来是一个稳重的,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仓皇匆忙。

楚思雅有些好奇了,有什么事情能让周嬷嬷这么仓皇失措的。

“长公主,燕南天竟然对外放出消息说要跟忠勇侯断绝父子关系,好说他没有这么不忠不孝的畜生儿子!”

燕南天,不就是燕翎的那个父亲了,对燕南天,楚思雅也是听说过的,尤其是她干的那些畜生事儿,楚思雅听了,简直都要吐了。

这简直是第二个履郡王啊,不对,履郡王比起燕南天怕是还要强上两分,当初履郡王就算被方氏给迷的连东南西北都不认识了,可也从来没有想过跟朱云断绝父女关系,这燕南天呢?只不过是传出了燕翎杀了铁燕儿的消息,立马就放出消息,要跟燕翎断绝夫子关系,这还算人吗?就连畜生都要比他强!

“长公主,燕南天就在外面求见。”

------题外话------

谢谢熊爷mihu秀才投了1张月票xufengzhen00秀才投了1张月票wangyarong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