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讨厌的人聚一块儿了/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来做什么,赶紧让他给本公主滚!”昭慧长公主如今一听到燕南天的名字,浑身就气的不行。

她真是怀疑,当年染希怎么会看上燕南天那样的畜生!

楚思雅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那什么燕南天,他还能算人嘛!燕翎再怎么说,也是他的亲生儿子,他竟然能狠到一得知燕翎倒霉,二话不说就要跟燕南天解除婚约,这简直就是畜生啊!

“娘,他到底是燕翎的亲生父亲,我名义上的公公,咱们要是不见他,会落人口舌的。”

楚思雅好歹还能保持一点清醒,沉声开口,可是当她见到燕南天之后,那可真是什么理智清醒都扔到爪哇国去了!

昭慧长公主深吸一口气,她也明白这个道理,可只要一想到燕南天在燕翎遇难,就唯恐避之不及的跟燕翎断绝关系,这一行为,实在是让她不屑到了极点!

“你跟娘一起去看看。看看燕南天到底要说些什么!”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一起去了会客的大厅,楚思雅没想到来的可不仅仅是燕南天一个人,她身旁还坐着一个容貌清秀的中年女子,女子身后还站着两个人,一个女子,看着还挺年轻,也就二十多岁吧,已经梳上妇人的发髻。还有一个男子,倒是年轻一点,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燕南天的容貌倒是很平常,属于那种扔到人堆里,你压根儿就找不出来的普通相貌。

看来燕翎的容貌是随了燕翎的母亲了。

“你来长公主府做什么!赶紧给本公主滚!”昭慧长公主一看到女子,眼睛顿时瞪得跟铜铃一样大,眼底涌起浓浓的烈火,似乎是恨不得将眼前的女子给千刀万剐。

楚思雅一惊,她可从来没见她娘生那么大的气,哪怕是对楚国公府那群渣人,娘也最多只是采取漠视的态度,压根儿懒得跟他们计较,可如今见到这中年妇女,简直恨不得将她给千刀万剐了似的。

“长公主,妾身——”

“妾身什么妾身,你们都是死人啊!还是当长公主府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的不成!本公主今天看到杨氏这贱人,怕是连饭都要吃不进去了!”

“长公主你的话未免也太无礼了!我娘好歹也是我爹的女人,还给我爹生下了我和弟弟,你不能这么对我娘!”

“燕娇,你给本公主闭嘴,本公主做事,难道还需要你一个孽种来教不成!真不愧是个外室生的孽种,跟你娘真是一个德性!本公主说的话,你们难道都听不懂,赶紧把这贱女人给本公主拉出去!还有这两个孽种也给本公主拉出去!”

楚思雅这次算是清楚这两人的身份了,中年妇女就是燕南天当初的外室杨氏,那女的是杨氏的大女儿燕娇,年轻的男子应该就是杨氏的儿子燕白了。

想明白他们的身份,楚思雅的脸色也一下子阴沉了下去,这燕南天是不是故意带着这些人来给他们心里添堵,明明知道她娘和她有多不待见杨氏和她所生的孩子,竟然还堂而皇之的带着这群人来长公主府。

“长公主你休要这么嚣张,等我哥哥娶了你女儿,成了你的女婿,看你还怎么——”

“娇儿。”燕南天厉斥道。

燕娇不甘的闭上了嘴巴,她又没有说错好不好,凭什么她爹要这么凶她!

楚思雅的眉头皱着更加厉害了,她怎么觉得燕娇说的话怪怪的,燕翎娶了她以后,自然是她娘的女婿,可她怎么觉得燕娇嘴里的哥哥不是燕翎。

“长公主,其实我这次来,是——”

“燕南天,本公主看你脑子很有问题吧,你称呼自己什么?我?一个御林军小小的副统领,难道不该自称末将?谁让你我啊,你啊的,简直是一点规矩都不知道!”

昭慧长公主看着燕南天,是从头到脚都看他不顺眼,当年染希这么好的一个女子,就是让燕南天这畜生给毁了一辈子。

楚思雅默默的扶着昭慧长公主坐下,然后自己也默默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她是一点都不反对昭慧长公主对燕南天的态度,这种人渣,对他客气,他都不知道自己信什么了。

燕南天一张不算英俊的脸顿时气得铁青,要不是顾忌着昭慧长公主的身份,燕南天怕是要直接对昭慧长公主动手了。

“你还傻站在这儿做什么!有什么话就直接说,说完,赶紧带着杨氏和这两个孽种,给本公主滚!”

昭慧长公主也不让人去拉杨氏、燕娇还有燕白了,等燕南天把话说完,就直接让他们滚!对这些畜生,昭慧长公主真是不想看到她们,多看一眼,都让人觉得糟心。

“长公主,原本荣安郡主跟燕翎有婚约。可燕翎如今杀害西漠铁燕儿公主,怕是难逃一死了。荣安郡主正是花季之年,照末将看,燕白与荣安郡主年龄相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要不——”

“碰——”

燕南天的话还未说完,昭慧长公主忍无可忍的将手中的茶杯狠狠仍向了燕南天的额头,人在极度气愤之下,爆发的潜力也绝对是无穷的,要是以往,昭慧长公主扔茶杯,绝对是扔不准的,可如今被燕南天无耻的话刺激的,这茶杯扔的那叫一个准,直接砸到了燕南天的脑门上,茶杯应声而碎,落在地上,像是一片片零散的雪花一般!

“啊!你是长公主几了不起啊!竟然敢这么欺负人,我爹好歹是御林军的副统领,你有什么资格对我爹动手!”

“没规矩,来人啊,把这一家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都给本公主拿下!”

昭慧长公主话落,立马就冲进来一堆的护卫将燕南天一家四口给拿下。

燕南天被人控制住,死命的挣扎,可是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敌得过三个年轻的护卫,而且燕南天多年养尊处优,没有上过战场,甚至久久没有碰过刀枪剑戟,一身武艺可以说是早就废了!

燕娇原本还在那里破口大骂,周嬷嬷见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于是立马让人拿了白布塞住燕娇的嘴巴,被塞住嘴巴的燕娇只能“呜呜——呜呜呜——”的不停。

杨氏看着燕娇,心疼极了,她的嘴巴没有堵住,立马对着昭慧长公主开口,“长公主,娇儿哪里说错了,燕翎他——”

“啪——”

这次动手的是楚思雅。

“荣安郡主,你怎么能动手打长辈,你——”燕翎一看到杨氏被打,立马心疼的开口。

“长辈?本郡主倒是不知道,一个妾室还能算本郡主的长辈?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还有你燕南天,本郡主和忠勇侯的婚事是皇帝舅舅亲自赐的,谁给你的胆子,今天带着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来跟本郡主说什么换亲不换亲的!要说楚思雅最不能接受的是什么,就是这群畜生的异想天开!

让这什么燕白娶她,呸,她就是嫁不出去,也没想过嫁给这样的人!

”荣安郡主你怎么能这么说,这次燕翎他——“在杨氏心中,最宝贵的就是他的儿子了,怎么可能容许楚思雅这么侮辱他。

”把他们直接给本宫扔出去,不行,谁知道你们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会不会继续胡说八道毁本宫雅儿的名声,来人啊,把这些绑了,给本公主押到宫里,一五一十的将今儿个发生的事儿告诉皇兄!“

昭慧长公主也算是气狠了,燕南天今天的所作所为是彻底的碰到了她的底线。

”长公主,末将到底是朝廷命官,你怎么能——“

”太吵了,把这些人的嘴巴都给本公主封上。“

”长公主你怎么能这样,等荣安郡主嫁给白儿,我——“

”你们都是死人啊!“昭慧长公主冲着身边伺候的人厉声吼道。

很快,立马就有人将燕南天一家子的嘴巴都用布条封住了,然后将他们押走。

”娘,不生气,为那些子小人生气,不值得。“楚思雅平复了一下心头的怒气,对燕南天那一家子,她也真的是恨到了牙根。不过她更心疼燕翎,有这么畜生的一家子,他以前的日子怕是更难过吧。

难怪燕翎年纪轻轻的就得去从军,父亲不容,唯一疼爱他的外祖父,又要顾忌自己的两个儿子,燕翎为了不让心疼他的外祖父为难,只能选择从军离家这一条路。

”娘是为你和翎儿心疼啊!你说说,要是外面真的流出这种谣言,你的名声可就全都毁了,翎儿万一又怀疑你,到时候在你们两人的的心里留了结,到时候你们的感情能好嘛!“

昭慧长公主一脸担忧的说道。

”娘,燕翎不会怀疑我的。不过好在,燕南天看着不是个精明的人,这些谣言他们还没有机会传出去。“

昭慧长公主冷哼一声,”精明?娘就没有见过比他更蠢的!真不知道染希当年怎么就嫁给了这么一个白痴!“

昭慧长公主真是怎么想都想不通,这个疑问也在她心里藏了好多年了。

染希,应该是燕翎的亲生母亲,她娘平时倒是提起过她很多次,甚至楚思雅还隐隐从她娘的话中察觉到,乾风帝似乎是喜欢燕翎的娘亲的。

让燕南天闹了这么一通,楚思雅就陪着昭慧长公主一起逛花园,她相信,乾风帝一定会好好的教训燕南天那一家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你大哥的婚事,是没有法子了。倒是你二哥的婚事,也是个麻烦事啊。你说,你二哥该娶谁比较好?“

昭慧长公主走着走着,突然担心起楚文煜的婚事,她是死都不想再让人硬塞一个儿媳妇儿过来,那还真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娘,二哥原本对那林姑娘——“

”行了,皇后的侄女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皇后是什么人。在你一落难,二话不说,就疏远,这种亲家,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结的。“

昭慧长公主是绝对不可能和林皇后结亲家,哪怕林依柔再好!而且在昭慧长公主的印象里,林依柔也就是落落大方,谈吐举止比较得体,其他也没见有多好。可这些优点,不少大家闺秀都是有的,所以没必要一定要让自己的煜儿娶林依柔。

楚思雅不禁有些沉默,随后开口问道,”娘是不是打算再举办一次赏花宴,然后给二哥挑个媳妇儿?“

昭慧长公主摇了摇头,”想到上次办的赏花宴,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次还是算了吧。娘挑几个好人家的女儿,然后把她们的画像给你二哥,看看他喜欢哪个,咱们就定下哪个吧。“

楚思雅真心是有些同情楚文煜,这不就跟盲婚哑嫁一样,只看画像,能知道个好赖嘛!

”娘,要不让二哥跟您挑选出来的那些小姐见上一见,说不定二哥会喜欢呢?“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不悦的开口,”这未婚的男女,私下怎么好见面,万一让人抓住把柄,闹起来,又弄得你二哥不得不娶,这算什么!“

楚思雅知道,昭慧长公主是又想到了纤柔郡主,这是在指桑骂槐呢!

楚思雅叹了一口气,希望自家二哥真的能挑到一个心爱的女子。

第二日

乾风帝对燕南天一家的处置瞬间即传遍了整个梁都,燕南天直接被降职成了一个守门小卒,燕白更是被乾风帝下令,此生都不能入仕入伍,至于杨氏和燕娇,到底指使两个女流之辈,乾风帝就下令狠狠打了她们三十大板。

这些楚思雅都不例外,最让楚思雅例外的是,乾风帝下旨,让燕翎和燕南天断绝关系,让燕翎从母姓”云“,从此是没有燕翎了,只有云翎了。

”皇兄早就该这么做了,就燕南天那一家子,我看着早就是恶心的不行,偏偏皇兄还一直要留着!“昭慧长公主倒是颇为的解气。

楚思雅笑了一声,就把燕家的人给扔到一旁了,毕竟她跟燕家的人又没有什么关系,除了燕翎,不,现在是云翎了。

想到以后不用跟燕家的人打交道,楚思雅的心情别提有多好了。

尤其在想到那什么燕白竟然还想娶自己,楚思雅是真心的恶心的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长公主,楚国公求见。“

昭慧长公主还没开心多久,就听人说了这让人憋屈的消息。

楚思雅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楚玉亭,从他们一家搬到长公主府起,就没见过楚玉亭,他如今来做什么。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讨人厌的可都聚到一块儿了!昨儿个是燕南天一家子,如今楚玉亭那小人也来了,滚,让他给本公主滚!本公主只要看到他,就想吐!“

昭慧长公主一点都不想看到楚玉亭,见那人渣做什么,看一眼,让人恶心一眼。

”你让谁滚!朱兰,你别忘了,我是你的丈夫!“

楚思雅目含鄙夷的看着大步跨进屋内的楚玉亭,没经过主人家的同意,他倒是很”自觉“的就进屋了啊!

”你好大的单子楚玉亭,这是长公主府,可不是你的楚国公府,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擅闯进来!“

昭慧长公主冷冷的盯着楚玉亭,丈夫?呵呵,要说刚开始嫁给楚玉亭的时候,她还曾经期待过,可如今那一点点期待早就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了,楚玉亭在她眼中,那简直是比陌生人还要不如!

楚玉亭双手负立于身后,微微抬起林下颚,完全一副以主人自居的模样。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见状,心里都只有一个感受,恶心,真的是让人觉得太恶心了。

”楚国公不请自来,到底是有何事,还请直说,我跟娘还要休息呢!“楚思雅冷漠的开口道。

楚玉亭双目圆瞪,满是怒气的开口,”我是你父亲!“

”我知道你是我父亲啊!从来不将我娘和我放在心上的父亲,有你这么好的父亲,还真是我的荣幸。“楚思雅凉凉的说道。

”你——你——孽女!“楚玉亭”你——你——“了半天,最后才憋出两个孽女出来。

楚思雅直接翻了一个大白眼,她可真没有兴趣当楚玉亭的孝女。

”楚国公要是没有其他事儿的话,请你离开。“对楚玉亭,楚思雅也真心是膈应的不行,只希望他赶紧离开,让空气能变得清新一点。

楚玉亭下意识的就想要破口大骂,可是在想到自己来的目的,硬是压下了要骂的话,努力从脸上挤出一抹慈爱的笑容。

可惜楚玉亭觉得慈爱的笑容,在楚思雅眼里,那就跟狼外婆的笑容一般,假惺惺,不怀好意,看的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也不知道楚玉亭自己有没有感觉,不过很显然楚玉亭貌似一点感觉都没有。

”雅儿啊——“

”停,楚国公,请你不要这么叫我,从你嘴巴里听到雅儿两个字,我真心是不舒服,浑身的鸡皮疙瘩也都起来了,请你正常一点。“

还雅儿呢?楚思雅真心觉得她跟楚玉亭之间,还是保持互相仇视的态度来得好,玩儿父女情深,呵呵,真心是不适合他们。

任谁被这么下面子,也受不了,尤其是楚玉亭这样的大男人,一张脸更是已经全黑了!

”楚思雅,你少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既然你的医术这么高明,没道理只给外人看,不知道给你的哥哥看!“

楚玉亭在楚思雅的连番刺激下,果然开始露出真面目,楚思雅真心觉得,这才正常了,不过在听清楚玉亭话中的意思,楚思雅再次觉得楚玉亭的脑袋八成是有问题。

”楚玉亭你说什么?哥哥?就赵氏那贱人生的孽种,算雅儿哪门子的哥哥,况且,楚文勇已经是太监了!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太监!“昭慧长公主怒极反笑,楚玉亭是不是想的太好了,让雅儿去给凌楚文勇治病,呸!做梦吧!哪怕她死都别想这件事能成!

”你们到底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勇儿堂堂的男子汉,变成如今这地步,说白了,这还跟你们有关系,难道你们午夜梦回的时候,都不会觉得不好意思,都不会觉得羞愧嘛!“

楚玉亭对着楚思雅和昭慧长公怒声嘶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从小到大,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一定是这个了,楚国公你说什么?楚文勇成了太监,这还跟我们有关系,我倒是好奇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楚文勇不要脸的跟文氏偷情,弄得自己成了太监,这到底是怎么跟我扯上关系了!楚国公,我还真是不懂为什么,不如你好好给我说道说道!“

楚思雅像是看着疯子似的看着楚文勇,这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做的,跟正常人完全不一样啊!是不是只要他们一家出了什么事情,无论跟他们有没有关系,最后都会被楚玉亭硬按到他们身上!

”你——你——我告诉你,勇儿是你的亲大哥,现在你必须跟我去救他!“

楚玉亭扯着嗓子吼道。似乎只要声音比楚思雅大,就能压过她一样。

楚思雅现在已经不想跟楚玉亭说什么了,这种人,他想要的,你就必须替他做到,否则就是恶毒。

不过可惜,楚思雅是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在楚玉亭的眼里是恶毒还是怎么样,她不在意!因为她压根儿就不在意楚玉亭这人!

”你给本公主滚!你们以后都给本公主听好了,只要这个人再来长公主府,立马就让人把她给本公主赶出去,谁要是敢让他进府,以后就给本公主滚出长公主府!“

昭慧长公主真心是忍无可忍了,赵氏的儿子成了太监,就要她的雅儿去帮他看,楚玉亭是不是想的太好了,他怎么不想想,他是怎么对雅儿这个女儿的,凭什么雅儿要听他的!

昭慧长公主话落,立马就有人来抓楚玉亭,楚玉亭大惊,他怎么都想不到昭慧长公主竟然胡让人抓他,在他的认知里,他是楚思雅的亲生父亲,自己让她去救勇儿,她就该乖乖的去救!

亏得楚思雅不知道楚玉亭这奇葩到极点的想法,否则她真是想要捧腹大笑,如今她才知道,楚玉亭真是太爱做白日梦了,他以为自己是谁啊!他说什么,自己就都得去听,送他两个字,做梦!

”你敢!违背生父的命令,楚思雅,你小心这消息传出去以后,你——“

”我怎么样,真不需要你担心,不就是别人说窝是不孝女,我不在意!不过,你可得小心一点,我明确的告诉你,只要你敢在外面瞎传一个字,我楚思雅在此,明确的告诉你,我会立即把楚文勇怎么成了太监的事儿说出去,反正大哥如今被你们害的只能娶纤柔郡主了我,我的婚事已经定了,想要二哥当东床快婿的人更是不少。所以楚文勇和文氏的事情传出去,对我们一家子都没有太大的影响,我告诉你,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好了!“

楚思雅真心是觉得忍无可忍了,都说上天给你一样东西以后,一定会收回一样东西,自己穿越到异世,上天给了她一个好母亲,可惜这父亲实在是渣的让人无话可说。

不,楚玉亭活着可以说是一个好父亲,可那只是对楚文勇和楚思影而言!

”你——你——你敢!“

楚玉亭哪里会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楚思雅威胁,可他不能不承认的是,他真的被楚思雅给威胁到了!他怎么能让外人知道楚文勇是因为跟自己的弟妹偷情,才成了太监,如果真的说出来,不仅是楚文勇这辈子完了,就连楚国公府的名声也是彻底毁了!

可是很显然,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两个人压根儿是不在意楚国公府怎么样,她们更是恨不得楚国公府直接毁了的好!

昭慧长公主冷哼一声,”雅儿凭什么不敢?本公主告诉你,本公主也敢!楚玉亭,你给本公主听好了,既然你喜欢赵氏,就好好的跟你的赵氏在一起,守着你们那宝贝儿子过日子,以后少出现在,不,是不要出现在本公主的面前,每次看到你们,本公主真是恶心的连饭都要吃不下!“

昭慧长公主对楚玉亭真的是忍无可忍了,要是有可能,她这辈子都不想看到楚玉亭这人渣!

楚玉亭看着昭慧长公主一脸嫌弃的表情,自尊心受到严重的打击,明明该是他瞧不起昭慧长公主,对她不屑一顾才对,凭什么他一直看不上的女人,如今倒是敢瞧不起他了!

”我是你丈夫!“

”本公主知道,这是本公主此生最羞耻的事儿!你,楚玉亭以后都别出现在本公主面前,否则本公主一定不会放过你!还有,你以后也少拿赵氏和她生的那对儿女的事儿来烦本公主,这次,本公主懒得跟你们计较,要是再有下次,楚玉亭,你给本公主听好了,本公主肯定会直接扒了你的皮!“

昭慧长公主发现,对楚玉亭这种人,就不能太客气,越给他面子,他就越会向上爬,真真是让人恶心的不成。

”你——你——“

”别你啊你的,本郡主也已经听够了,你要是喜欢你啊你的,赶紧回你的楚国公府,找你的赵氏和楚文勇,慢慢你啊你个够,现在请你赶紧离开。“楚思雅像是赶苍蝇似的赶楚玉亭。

昭慧长公主上下打量了一下楚玉亭,见他还是站着不走,眼底闪过一丝嘲讽,”你还站着做什么?难道是想留下来吃一顿晚膳?可本宫看着你,实在是没有任何的胃口,赶紧滚回你的楚国公府去!“

昭慧长公主的话,说的那叫一个无礼至极,对楚玉亭,昭慧长公主已经是彻底决定,不必给他什么面子,这种人不配!而且这种人给了他面子,他也只会更加蹬鼻子上脸!

楚玉亭也知道自己继续待在这儿,得到的只会是羞辱,他也不想继续留着,不过一想到自己这么走了,面子上始终是过不去,于是楚玉亭冷冷的哼了一句,”哼,你没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楚玉亭放下一句狠话,随后气的一挥袖摆,恶狠狠的离开了。

等楚玉亭离开后,昭慧长公主才满是嘲讽的开口,”翎儿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的婚事八成也要受到影响,可他倒好,问都不问一句,满心里只有赵氏生的那两个。“

”娘,不是早就不在意了,您还生气什么?“

昭慧长公主摇了摇头,”是不在意了,可是每次只要一看到楚玉亭提赵氏生的那两个畜生,娘这心里头就堵,没事,堵也就堵一会儿,这种人不配让娘生气。“

翌日

云翎杀害铁燕儿的事情闹得倒是越来越大,楚思雅也十分配合的和昭慧长公主一块儿去了趟宫里给云翎求情。

其实楚思雅是真的挺好奇,云翎到底是想做什么。不过太后也好,乾风帝也好,都不是楚思雅能够看透的人,最后她只是在宫里随意的流了一把眼泪,就回去了。

回到长公主府,就有人来禀报,老南平侯和玉尧已经等了她们快半个多时辰了。

”老南平侯来长公主府做什么?本公主跟他没有太大的交情啊!“昭慧长公主颇有些一头雾水的说道。

楚思雅也有些好奇,他们家跟南平侯府确实没有太大的交情,要说唯一有一点的,那还是她当初把辣椒的种植方法给了玉尧。可这么多年,他们两家也就只是普通交往,关系不算太亲厚,这次老南平侯主动登门做什么。

”不管怎么说,人家既然主动来拜访,还等了这么长时间,咱们作为主人家,就不能太失礼了。雅儿,跟娘一起去见老侯爷去。“

偏厅

玉尧那张美的犹如妖孽的脸,此时布满了阴霾与不耐烦,楚思雅见状,还以为他是不高兴来长公主府呢!

昭慧长公主自然也是注意到了玉尧满脸不高兴的模样,脸色微微有些不好,玉尧不是这么没有分寸的孩子。

”老侯爷可是很久没有来长公主府做客过了,这次既然来了——“

”长公主,老头子今儿个来可不是做客的!“玉尧怒气冲天的开口。

”你个臭小子,对长公主怎么能这么无礼,赶紧道歉!“老南平侯一脸不满的看着玉尧。

玉尧恶狠狠的瞪着老南平侯,”我无礼,是啊,我真是太无礼了!我有你无礼啊!你怎么好意思来长公主府,我都不好意思陪你来!长公主,我跟你说实话吧,老头子今儿个是受了人的托付,才来长公主府的!“

”受人托付?受什么人呢托付?“昭慧长公主也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头,主要是玉尧这态度实在是太耐人寻味了一点。

”长公主,这事,我这个老头子也有些——“老南平侯一脸局促的开口。

楚思雅见状不禁有些好奇,这老南平侯可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局促不安的,活像是做错了什么事儿的孩子一样。

”你不好意思说是吧,我替你说!理长公主,我也不瞒你,老头子今儿个是受了端王妃的托付才来长公主府的。“

”好了,你个臭小子给老子闭嘴!“老南平侯涨红了一张脸,怒气冲冲的开口。

”我凭什么要闭嘴!那什么端王妃都做的出来了,还要我闭嘴!她让你来做什么,不就是希望楚文豪能早日跟纤柔郡主成婚,她不就是担心有了燕翎,不对现在是云翎杀铁燕儿的事儿摆在那儿,她担心,长公主会借口延长婚期!“

玉尧这火可算是憋了一路了,如今有机会吼出来,他是半点犹豫都没有的冲着老南平侯吼道。

云翎可是他的好兄弟啊,那什么端王妃,就那么害怕云翎的事儿阻了她女儿的婚事,竟然还让老头子来长公主府催婚事,这都叫什么事儿!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

楚思雅心道,难怪玉尧的脸色那么难看,云翎虽然嘴里一直嫌弃着玉尧,可楚思雅知道,玉尧算是云翎难得认可的真心好友。

如今云翎”生死未卜“,老南平侯竟然受了端王妃的嘱托,来长公主催婚事,玉尧的脸色能好才见鬼了!

昨儿个昭慧长公主的话说的还真是不错,这讨厌的人都聚在一块儿了!

”长公主,我也知道这一趟我不该来。可我当年跟端王是一起上过战场,端王当年甚至还救过我的命。我也知道,我这次是厚着脸皮来的。端王妃是有些急切了,可——可她只有纤柔一个女儿,所以你看——

老南平侯从来没有这么不好意思过,是的不好意思,这简直是豁出自己那张老脸了,越说到后面,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一张脸更是涨的通红。

“所以什么所以,老头子,我看你是越老越糊涂了。这一趟你压根儿就不该来!端王是救过你,要不要爷把自己的命还给端王妃去!如果不要,端王妃就——”

“你给老子闭嘴!”老南平侯正觉得自己丢脸至极,谁知道玉尧还一直在那里喋喋不休的,他更是觉得满心的烦躁。

“老侯爷,本公主一直敬重你,觉得你是我大梁的英雄,可今儿个这事儿,恕本公主真的要看低你了!”昭慧长公主压抑着心头浓浓的怒火,一字一句的开口,要是现在端王妃在她面前,她真是恨不得直接去跟端王妃拼命了!她是什么意思,担心翎儿这次真的出事,自己有借口延长豪儿和纤柔的婚事,居然让老南平侯上门催婚,她这做的还叫人事儿嘛!

楚思雅铁青着一张小脸,紧紧抿着唇瓣,一言不发,她错了,端王妃要是会懂得善解人意,懂得人情世故,太阳才是要打西边出来了!

“长公主,我也知道,我这次不该来,可是——”

老南平侯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要解释一二,可话到了嘴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无论怎么说,这事情都是他做的不地道。

“长公主,这次是我爹做的不地道。可他也是看在端王当年的救命恩情上。您放心,我爹以后是绝对不会再掺和这件事。这次的事儿,是我们父子俩人无礼了。”玉尧难得正了正脸色,对着昭慧长公主致歉。

楚思雅看了一眼玉尧,这人平时都是直接称呼老南平侯为老头子的,倒是难得的叫了他一句爹。

“老侯爷,本公主也冒昧说一句,玉尧这个当儿子的,都比您看得清一点,这件事儿,本公主会亲自跟端王妃商量,老侯爷不必再开口了。”

商量,昭慧长公主嘴里的商量,要真的是商量,那才奇怪了!

老南平侯还想再劝两句,可硬是被玉尧给拉走了,这老头子是不是还嫌弃自己不够丢人啊!

------题外话------

谢谢红沙发秀才投了2张月票tzbxjj06秀才投了3张月票quanbiyu秀才投了1张月票136**6066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