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文氏的悲惨生活/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您冷静一点,现在咱们去端王府算什么!”楚思雅无奈的想要劝昭慧长公主冷静一点,是,端王妃那人实在是让人讨厌的不行,可膈应人的事情都有了,她们现在再去端王府吵一架,又有什么意义。

“什么算什么!雅儿,娘算是想通了,端王妃那人就是典型的给脸不要脸!你说说她还算人嘛?之前把她那肥猪女儿硬塞给你大哥,因为先帝的遗旨,你皇帝舅舅和你外祖母都没法子,娘好不容易咽下这口气,可她呢?她可真是太好了,翎儿一出事,她就迫不及待的请人来催婚事。她怕是还想着翎儿怎么还活的好好的,心里怕是怨恨呢!今儿个,雅儿,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要是不出了这口气,娘真是担心自己会怄死!”

楚思雅知道自己拉不住了,连忙跟着昭慧长公主一起走,她真是担心昭慧长公主失去理智,又把事情闹大了。

端王府

“端王妃,你给本公主滚出来!怎么难道你是个缩头乌龟,敢做不敢当!”

“长公主,我们王妃真的是不在府里,您——”

“你们都给本公主滚开!”

“娘,您冷静一点。”楚思雅无奈的拉着昭慧长公主,她也知道自己的娘亲是憋屈的狠了,想想,纤柔这个儿媳妇儿,原本就不是她想要的,硬被人塞给大哥的,自己劝了好多日子,她娘心里的这口气总算是下去了。

端王妃就不能安生一点,每天都要弄出这么多事情,楚思雅现在是一听到端王妃三个字,整个头都大了。

“长公主,我——我母妃真的是不在府里。”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纤瘦英气的女子,良久,她才认出了来人,“纤柔?”

纤柔郡主连忙点头。

昭慧长公主从楚思雅这里是知道纤柔最近瘦了很多,不过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乍一看,真是没想到这纤柔郡主确实是瘦了不少,还真成了一个窈窕佳人。

纤柔郡主此时则是紧张极了,生怕昭慧长公主不喜欢她,努力的想要大气端庄一点,可是因为太紧张,整个人还是畏畏缩缩,十分的小家子气。

纤柔郡主不知道的是,无论她怎么样,昭慧长公主对她都不可能有什么好脸色,不说这个儿媳妇儿原本不是她想要的,就说今儿个端王妃做出的那膈应人的事儿,恨屋及乌,如今她看着纤柔郡主,是怎么看怎么不满意。

“你母妃呢!”昭慧长公主对纤柔郡主的语气也十分不好,她也没想过对纤柔郡主要有多温柔,这女人才不配呢!

“我——我母妃不在。”

“废话!你当本公主的眼睛是瞎的不成,看不到你母妃不在!我是在你,端王妃去哪儿了!”

“娘。”楚思雅知道昭慧长公主生气,可这么对无辜的纤柔,这让她有些不太好意思。

纤柔被昭慧长公主严厉的语气吓了一大跳,活像是一个受了虐的小媳妇儿,支支吾吾的开口,“我母妃去——去楚国公府了。”

昭慧长公主的脸倏地就阴沉下来,黑的简直像是要下雨一样,“好一个端王妃!之前联合着楚国公府那群人渣,逼着豪儿娶你,差点成为梁都整个笑柄!怎么,如今看到翎儿落难,担心本公主借机延长你们的婚事?先是找老南平侯当说客,如今更好了,竟然又想联合楚国公府那群渣人来逼迫本公主是吧!”

楚思雅的脸色也隐隐有些发青,她都不知道该说端王妃是聪明还是愚蠢了,端王妃每次闹事,似乎都是能成功的,因为她是忠臣的遗孀,仗着家庭皇家对她有愧疚,皇家对她的态度,天下人都睁大眼睛看着。

可你说她也是够蠢的,明知道他们长公主府对楚国公府每一个人都厌恶至极,可她还屡次跟楚国公府那群人走的那么近,楚思雅都好奇,端王妃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雅儿,跟娘去楚国公府!”昭慧长公主冷冷的说完,带着一堆的嬷嬷婢女一起离开。

“雅儿,我——我娘是不是做错了?”纤柔郡主在楚思雅要离开的时候,连忙开口问了一句。

楚思雅无奈的看了一眼纤柔郡主,她真是有些好奇,就端王妃这么个火爆好强的性子,到底是怎么有纤柔这么个小白兔似的女儿。而且纤柔这副小白兔一样的作态,跟她满是英气的脸也十分的不搭。

“纤柔郡主,我提醒一句,我们一家人,包括我哥哥,对楚国公府的人都十分不喜。上次端王妃联合了楚国公,逼着我大哥娶你,我娘已经是十分不满了。这次——我劝你一句,以后离楚国公府的人远一点,尤其是你的母妃。”

楚思雅说完,也不想再继续留着了,这个小白兔爱咋想就咋想吧,她自认为是管不动了,她现在得赶紧去拦着她娘,别真的被楚国公府那群渣人给气坏了身子。

楚国公府博景苑

“楚老夫人最近的脸色是越来越好了。”端王妃笑容满面的对着老赵氏说道。

老赵氏对着端王妃的态度也不错,因为端王妃能让昭慧长公主吃瘪,就算他们将来能成为亲家,她也绝对相信,她们的关系也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老身的脸色肯定是比不上端王妃了,人逢喜事精神爽,等纤柔了嫁给豪儿,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了!”

“是啊,马上就是一家人了。不过楚老夫人,如今荣安郡主的未婚夫婿忠勇侯犯了事儿,你说,这会不会影响到纤柔和文豪的婚事?”

端王妃想了想还是将自己来的目的说了出来。

老赵氏微微眯着眼,她算是清楚端王妃今日来的目的了,感情是担心昭慧长公主因为云翎的事儿,延迟楚文豪和纤柔的的婚事。

“端王妃心里是怎么想的吧,不如直说,若是合理,我这个老太婆直接答应了,也不是不可以。”

“本妃就知道楚老夫人最是知情达理的,想想,纤柔也已经到了出阁的年纪,这婚事啊,我看是宜早不宜迟,不如让豪儿和纤柔早日成亲?”端王妃试探的开口,这婚事一日不成,端王妃的心就始终是悬着,放不下来。

让楚文豪早日娶纤柔,老赵氏自然是愿意,想想楚文豪娶纤柔那么一头大肥猪,等到她们大婚之日,绝对会成为天下所有人的笑柄!

纤柔郡主减肥成功的事情还一直瞒着,有些人就是听说了,也就只是听了那么一耳朵,不过不会当真,毕竟纤柔郡主当初的那分量,绝对不是说着玩儿的。

而且当初纤柔郡主又不是没请人帮忙减过肥,可是也没有一次成功过,所以压根儿就没人相信,纤柔郡主是真的减肥成功了。

所以在老赵氏心中,纤柔自然是跟以往一样,还是肥猪一样的身材。

“老身也想早日看到文豪能跟纤柔郡主成亲了,像纤柔郡主这么好的儿媳妇儿,要是错过了,那可是一辈子的损失了。”

“这么说,楚老夫人是同意了。那——”

“她同意,本公主可没有同意!”昭慧长公主怒气冲冲的闯进博景苑,没想到能听到这么精彩的话,精彩的,她都想替这两人拍手叫好了!

老赵氏阴沉着一张脸,不悦的看着昭慧长公主,“长公主,就算你是公主,可老身是你的婆婆,有你这么不通报,就直接闯进婆婆院子的嘛!”

“婆婆?你怎么不看看,自己配不配当本公主的婆婆!这世上有你这种婆婆,有你这种奶奶?杀害亲孙子亲孙女,竟然能眼睛都不眨一下!你这种婆婆,本公主是无福消受了!”昭慧长公主冷冷的开口,对这些人,她早就是厌恶到了极点,什么面子请不面子情的,她是早就不在意了!

“你——”

“你什么你!君君臣臣,国法重于家法!本公主是君,你们是臣,有做臣子的对君上无礼的!”

昭慧长公主说完,看都不看老赵氏一眼,这老东西,纯粹就是个害人精,多看一眼,她都嫌弃污了自己的眼睛!

“长公主,楚老夫人到底是你的长辈,你——”

“端王妃,本公主好心提醒你一句,这个老太婆心狠手辣至极,她能做出什么事儿来,本公主都不知道,不过本公主还真心想要提醒你一句,要想你女儿嫁进长公主府后,日子好过一点,离楚国公府这些人渣远一点!”

“啪啪啪——啪啪啪啪——”

老赵氏死死的拍着软塌上的红花小木桌,语气阴冷的开口,“反了,反了,真是反了,这世上有你这么当儿媳妇儿的,竟然如此大逆不道,是不是要我这个老太婆去死,你才满意!”

“娘,咱们走吧。”楚思雅知道,她娘是受委屈受大发了,所有的委屈积累在一起,以前不说忍着,如今有了机会,恨不得全都发泄出来。

可此时的昭慧长公主绝对不是楚思雅能够拉住的,反正今天都闹了,那就闹个够吧!

端王妃则是一惊,以前她虽然每年也会来梁都述职,听说过昭慧长公主和楚国公府的关系不太好,但如今她才发现,是她想的太简单了,这何止是关系不太好啊,根本就是比仇人还仇人啊!

端王妃忍不住想,她是不是做错了,貌似自己接近老赵氏,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死?你个老虔婆会去死?你这种害人精不活个七老八十的继续祸害人,你会舍得死?”昭慧长公主无不嘲讽的开口道。

“长公主,就算你是公主,这么辱骂婆婆,也是大不孝!”赵氏显然是得到了消息,迈着急促的步子赶来。

楚思雅心道不好,老赵氏就算再过分,也是昭慧长公主的婆婆,她娘竟然诅咒老赵氏去死,这要是传出去,她娘的名声就算是全毁了。

“祖母,我倒是不知道哪家的小妾可以直接质问妾室了,这是哪家的道理,不如你教教我?”

“那你也告诉我这个老婆子,哪家的儿媳妇儿竟然有胆子骂自己的婆婆去死!”老赵氏眼底迸发出浓浓的杀意,恨不得将昭慧长公主给千刀万剐了!

“对啊,是谁家的儿媳妇儿,祖母不如好好跟我说说?”楚思雅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一字一句的开口道。

“你少在那里装疯卖傻的,明明是长公主口口声声的让姑妈去死!”赵氏像是个疯子似的大吼大叫,现在她真心觉得自己没指望了,唯一的儿子成了太监,整个人都变得阴沉无比,自己的丈夫,最近对自己的态度也是怪怪的,她是一个女人,自然能察觉出楚玉亭对他的冷漠疏离,这让赵氏整个人都发疯了,看什么都不顺眼,恨不得将眼前的一切都给毁了!

“赵姨娘,我提醒你一句,这小妾随意诬陷主母可是大罪,我娘可是随时都能发卖你的。谁听见了?谁听见我娘诅咒祖母早点去死?”

楚思雅环顾了一下四周,似笑非笑的开口。

“端王妃,你听到了吗?要知道你从头到尾可都在啊!”

端王妃双目紧紧凝缩着楚思雅,不能不说,这丫头确实是聪明,她能怎么说,她能说自己听到了昭慧长公主让老赵氏早点去死!

她要是真这么说了,端王妃敢说,她的女儿嫁进长公主府后,有好日子过才怪了!

“没听到。这赵姨娘的耳朵怕是有问题吧,怎么能睁眼说瞎话呢。”

赵氏瞪了眼珠子,不可置信的看着端王妃,她——她明明是睁眼说瞎话,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老赵氏更是紧紧抿着唇瓣,可以看出,她的心情也是十分的不美妙。

“祖母,难道你也听到我娘说了这么大逆不道的话?这屋里就端王妃一个外人,其她的可都是祖母你的人,当然了,你可以硬说我娘就是你早死,可以把这件事宣扬出去,甚至可以闹到我皇帝舅舅和太后外祖母那儿。我是一点都不介意。”

楚思雅的“不介意”三个字是咬的重重的,是人都能听出她的不以为意,压根儿就不在意老赵氏把事情闹大。

老赵氏就算将这事情宣扬出去,又能怎么样,能证明的就只有老赵氏自己身边的人,唯一一个算是外人的端王妃一力否认,这就绝对足够了,所以楚思雅一点都不担心。

外人也只会觉得老赵氏心术不正,竟然陷害自己嫡亲的儿媳妇儿!

“你好!真是好!有你这种孙女,可真是老身我的荣幸啊!”老赵氏浑浊的双眸死死的盯着楚思雅,恨不得将眼前的直接给吃了!

楚思雅淡然一笑,面对老赵氏阴狠的目光,她压根儿不在意,“有你这样的祖母,也是我的荣幸,肯定是我上辈子做了太多的好事,所以老天爷才会让我当祖母你的孙女。”

“是吗?你还是赶紧跟你娘滚吧,我这里庙小,容不得你们两个大佛。不过,你也是个苦命的,小时候让人给掳走了,在乡下那种下贱的地方养到那么大。好不容易回到梁都,本来定了个不错的未婚夫,谁知道如今又出了这种事儿,你说你是不是天煞孤星呢?”

“你说什么!”对昭慧长公主来说,儿女就是她的逆鳞,老赵氏说什么,竟然敢说她的雅儿是天煞孤星?天煞孤星是什么,有些迷信的大家族,会直接将不祥的女子送到庵堂,让她青灯古佛一辈子!就算没送庵堂的,顶着个天煞孤星的名头,这辈子都别想能有什么好姻缘了!所以老赵氏竟然骂楚思雅是天煞孤星,这让昭慧长公主怎么能不生气不愤怒!

端王妃真心觉得自己来错了,起身,淡淡的开口,“看来楚老夫人是有家事要处理,本妃就先离开了。”

端王妃如今离开,昭慧长公主也没有说什么,虽说她今天的目的是端王妃,可如今一听到老赵氏着说这些畜生不如的话,就让她心头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升,恨不得将老赵氏直接吃了,都不解恨!

“真是劳烦祖母为我费心了。我向来相信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当初就是因为我在乡下吃了那么多苦,回到梁都,才有这么多疼爱我的家人啊!我的夫君很好,是我钟情中意的,现在的这一点点小事,我也没凡在心上,总归会过去的不是吗?祖母担心的真是太多了。

如果我真的是天煞孤星的命,我倒是挺好奇,我怎么就没有克克当初那些害我的人的命,是谁,能狠心的对一个刚出身的婴儿下手,是谁,在我回梁都前,竟然还派杀手来追杀我?这些作恶作了太多的人,就算现在没有得到报应,我相信,迟早有一天,他们会有报应的。说不定,这报应不会报到他们的身上,倒是会报应到他们儿女的身上,祖母,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楚思雅笑靥盈盈的开口,说的那叫一个诚心诚意,说的那叫一个感情真挚。

赵氏却像发了疯似的大喊大叫,“你住嘴!住嘴!什么报应到儿女的身上,都是你信口胡说!不会的!不会的!要是有什么就直接报应到我的身上,为什么要报应到我儿女的身上啊!为什么啊!”

“你给我闭嘴!”老赵氏死死的瞪着赵氏,眼底是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楚思雅好笑的看着赵氏,不会报应到自己儿女的身上?真的是这样吗?楚文勇不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成了太监,妻子带着刚出生的儿子也跑回娘家去了,要是伍氏不愿意回来,那楚文勇——哦哦,这辈子就没有儿子送终喽。

不过楚思雅是真心觉得伍氏不可能回来,毕竟楚文勇成了太监的事儿,经过乾风帝那么一宣扬,几乎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伍氏要是还带着儿子回楚国公府,那不是告诉众人,她嫁了个太监,作为兵部尚书的嫡女,伍氏也是有自己的骄傲的,楚思雅很确定,伍氏绝对不会再回楚国公府了。

“祖母就好好安慰安慰赵姨娘吧。说来,赵姨娘也是挺可怜的。静伯府的嫡出小姐,先是给人当了妾,生下的儿子好不容易养到那么大,竟然成了太监。儿媳妇儿也带着孙子会娘家了,会不会回来,还真是成了未知之数了。”

“你给我闭嘴!给我闭嘴!”

“好吧,我知道赵姨娘你现在悲伤过度,想来是不想听这些话的。那我就不说了。不过,我得提醒赵姨娘你一句,我是正室嫡出,而且还是皇帝舅舅亲封的郡主,你作为一个姨娘,说好听了,是半个主子,可也同样是半个奴才,这次,本郡主念你悲伤过度,就不跟你计较了,可若是还有下次,那就别怪本郡主要治你一个不敬之罪了!”

楚思雅一副“我很仁慈就,不计较你失礼”的表情,看的发狂的赵氏,心头一涌,真的是直直的吐出一口血。她还不说呢,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刀子一样的插在她的心口上,最后赵氏实在是受不了打击,直接吐血晕了过去。

楚思雅耸了耸肩,真是不经说,说实在的,她还有好多话没有说呢,没想到这赵氏抗打击的能力这么低,真心是没用!

“滚!滚!你们赶紧给我滚出去!”老赵氏也有想吐血的心了,这个孽障就是来讨债的,当初怎么就没能直接淹死她,想来也不会这么多让人烦心的事情了!

*

“娘,老赵氏到底是占着长辈的名分,咱们恨她,在心里恨恨她也就算了,像您今天这么大喇喇的说出来,不就让老赵氏抓住把柄了。”

“哼,老赵氏,她逞什么威风,都不看看自己已经多大了,还有多少年头好活!还一天到晚的尽出夭折子!”昭慧长公主显然还不是很在意刚才的事儿,她在意的是老赵氏竟然敢辱骂她的女儿!

楚思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显然她跟自己娘亲关注的压根儿就不在一个地方。

楚思雅心想,以后还是少让昭慧长公主跟楚国公府的人接触比较好,这几年,悠哉的日子过得多了,昭慧长公主的脾气也开始大了,见到不顺心的人,就恨不得直接开口骂人。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看来这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长公主,我求求你,带我走吧!”

楚思雅正在感慨见,突然窜出来一道人影,差点把楚思雅吓死,心脏病都要给吓出来了。

昭慧长公主也是吓得不轻,不过她倒是很快就回过神来,定睛一看,眼前的女子穿着最低等的奴仆才穿的粗布麻衣,头发披散杂乱的就跟个鸡窝似的,面容黝黑,看着像是个三十多岁的老女人一样。

“大胆,是哪来的贱婢,竟然敢拦着长公主和郡主的路!”周嬷嬷回过神后,立马厉声斥责。

楚思雅觉得刚才的女声有些熟悉,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文氏?”

楚思雅试探的说道。她还真的只是半信半疑,文氏之前还是颇有几分姿色的,怎么都不能跟眼前的这个糟婆子联系在一起。

昭慧长公主一听楚思雅说这人是文氏,也是不可置信的打量着跪在地上的女子,这真的是文氏?

“长公主,我——我是你儿媳妇啊!”文氏跪在地上,可怜兮兮的看着昭慧长公主,美人做着可怜兮兮的模样,自然是让人怜惜,不过如今这人换成了文氏,此时的文氏哪里还有当初的美貌,整个人老了十几岁不止,看着都让人觉得反胃。

这句话一出,无疑肯定了眼前的人就是文氏。

昭慧长公主的脸色倏地阴沉下来,“什么儿媳?你算本公主哪门子的儿媳?”

“不是,长公主,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以前都是我鬼迷了心窍,才会不珍惜夫君这么好的男人,我已经知道错了。长公主,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发誓,我以后会一心一意的对夫君,再也不会背叛他了。”

楚思雅好笑的看着文氏拼命表清白的模样,真心是觉得好笑。还记得曾几何时,文氏对楚文勇那可是一个情深意切啊,恨不得静自己的心都掏给楚文勇了,而她对自己大哥呢?那叫一个不屑一顾啊,觉得他大哥没本事,只在六部之末的工部任职。好像她文氏嫁给自己的大哥,是她文氏倒霉了八辈子一样!

当时的文氏可是将自己的大哥贬到泥地里,来抬高楚文勇啊!

这才过了多久,啧啧,这说出来的话,就完全反了,他大哥倒是成了绝世的好男人,楚文勇那厮快成了地上的泥巴。

昭慧长公主冷冷扯了扯嘴角,不屑的看着文氏,“儿媳?你算什么东西,配当本公主的儿媳?文氏,本公主也算是见过不要脸的了,可像你这么不要脸的,还真是生平仅见了!你干的那些混账事,还需要本公主帮你一一列举不成?不守妇道,红杏出墙,还跟自己的大伯哥通奸,每一桩每一件,都够你沉塘一百次!怎么,如今楚文勇成了太监,开始虐待你了,你又开始觉得豪儿好了?你这种女人,这是天生的贱骨头。”

楚思雅点了点头,没错,文氏确实是个贱骨头,自己的大哥虽说是为了负责才娶了她,可也想过跟文氏当一对相濡以沫的夫妻,给予了文氏最起码的尊重,可文氏呢,将她大哥对她的尊重当成了理所当然,甚至觉得她没能嫁给楚文勇都是她大哥害的。对她大哥那叫一个不屑一顾,将他的尊严简直是踩到地底下去了!

文氏拼命向前,似乎是想要抓住昭慧长公主的裙摆,伺候在昭慧长公主身边的嬷嬷怎么可能再给文氏这个机会,直接抬脚狠狠一踢,文氏这段日子本就饱受折磨,哪里是这些嬷嬷的对手。

文氏被踢到在一旁,双手撑在满是小石子儿的路上,只觉得一双手痛的不行,眼泪也是自然而然的就落下来了,“长公主,我——我已经知道错了,你为何就不能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

“真是好笑。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那些杀人犯是不是也可以吵着再给他一次机会!文氏当初是你不要脸,还做出跟楚文勇通奸的事儿来,如今,本公主倒是真的好奇,你到底是哪来的脸还要回到豪儿的身边!本公主告诉你,你不配!”

昭慧长公主而已算是气急了,对文氏这种人,就不能给她面子!

“不是,不是,我知道错了,我之前是被楚文勇给蒙蔽了!长公主,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发誓,从今以后,我会一心一意的对相公,再也不会给相公抹黑了!”文氏忙不迭的开始表忠心。

“你给本公主闭嘴吧你!就是纤柔都比你要强,起码人家一心一意的对着豪儿,哪像你,人心不足蛇吞象,真当自己是天仙,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家世,当初你能嫁给豪儿是你八辈子积福,不过你这种人是永远不会惜福的,本公主也懒得跟你说这么多,赶紧滚!以后别出现在本公主的面前,否则本公主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本公主绝对说到做到!”

“长公主,我求求你,让我回到夫君的身边,我——我知道夫君已经马上要娶纤柔郡主了,我——我不会跟跟纤柔郡主争正妻的位置,哪怕是当夫君的小妾,我也愿意啊!”文氏死都不要再跟楚文勇待在一块儿,那就是个变态,天天变了法的折磨她,她真的是快要受不了了!

“小妾?你不配!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这贱人拉走,挡着路,真心是晦气!”

昭慧长公主看着文氏的眼神,就跟看脏东西没有任何的区别。

“长公主,我求求你!带我回去吧!就算不是小妾也行,哪怕是去长公主府当一个丫鬟我也愿意,我——我真的是不能忍受继续待在楚文勇的身边了,他不是人,是畜生!自从他成了太监,就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造成的,每天变了法子的折磨我,拿鞭子抽我,用盐水浇我的伤口,两三天不给我饭吃,这都还是轻的。自从他成了太监,自己不是一个男人了,竟然每天拿着大木棍——”

文氏见人来拉自己,连忙将自己悲惨的遭遇告诉长公主,希望她能同情自己,还带她回长公主府。这样的日子,她真的是一天都受不了了。就连她一直帮衬着的娘家,也放弃了她,这么久了,甚至都没有人上楚国公府看过她一眼!

文氏如今好不容易见到昭慧长公主一行人,说什么都不会轻易放过了这个机会,要是再继续呆在楚文勇身边,她——她——文氏第一次痛恨自己的软弱没出息,她怎么就那么怕死,让她自杀,她是真的没有这个勇气,所以只能日复一日的忍受楚文勇的折磨,可她真的快忍不下去了,要是再跟楚文勇这变态待在一块儿,文氏真的会发疯的!彻底发疯的!

楚思雅听着文氏诉说楚文勇对林她的绝情,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真不知道当初死心塌地爱着楚文勇的人是谁了,如今文氏不是能好好永远的陪伴在楚文勇身边了?可这才过了多久,文氏就恨不得逃离楚文勇的身边,恨不得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楚思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人啊,都是这样,对自己拥有的,都觉得不满足,对自己想要而没有得到的,总是存着一份执着,文氏就是其中的翘楚,可惜失去了自己原有的一切,追求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这才发现,原来她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现在后悔莫及了,可惜啊,这世上哪来这么多的后悔药吃。

还有楚文勇倒真的是够变态的,用鞭子抽人,拿盐水浇文氏被打的伤口,两三天不给文氏吃饭,这些还说的过去,可什么,拿大木棍——

楚思雅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间的那档子事情,可也能猜到文氏的意思,没想到楚文勇成了太监以后,真的是够变态!都说身体有残疾的人,这心里都是很变态,果然,这话是有一定的依据的,起码楚文勇就真的是变态的可以了。

“你个贱人胡说八道些什么!”

怒喝声响起,文氏的身子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

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一眼看过去,竟然是楚文勇阴沉着一张脸,大跨步而来。

楚思雅挑了挑眉,楚文勇以前还是个美男子,毕竟楚玉亭那人虽然渣,可不能不说,倒是长了一副好皮相,赵氏也是个美人,作为他们儿子的楚文勇,长得也是不赖,算的上一个美男子了。

可是现在楚文勇,在他的脸上,哪里能看到以前一丝的英俊。黑眼圈浓的就跟大熊猫似的,双眼凹陷,两颊的肉也全都凹陷进去,只看到两块凸出的骨头,就跟骷髅头似的。

楚思雅之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她不想再看了,真心再多看一眼,她会做噩梦,太恐怖了。

“啊!长公主救我!救我!楚文勇是个变态,我死都不要再回到他的身边了!”文氏看到楚文勇,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恨不得有多远就离多远,她不知道她刚才说的话,楚文勇都听到多少了,可她绝对知道,现在,她要是跟楚文勇回去了,自己一定会死的很惨。她现在唯一能够求救的就只有昭慧长公主了!

昭慧长公主冷哼一声,这对奸夫淫妇也有如今的下场!真是老天爷开眼了!可惜豪儿不在这里,否则让他也好好看看这对奸夫淫妇如今是怎么互相折磨的!

“楚文勇,虽说你如今成了太监,不算个男人了,可好歹把自己的女人看看好啊,怎么能让她随便逮一个人,就在那里胡言乱语,虽说我们也知道你的情况,成了太监不行了,可没想到你心里竟然这么变态,对文氏做的那些事情,啧啧——”

昭慧长公主说着就摇了摇头,似乎是不屑楚文勇。

楚文勇如今正是最敏感的时候,别人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和话,都让他觉得对方是在嘲讽自己,一听昭慧长公主这冷嘲热讽的话,哪里还忍得住,可惜昭慧长公主不是他能够动的,可是对文氏这贱人,楚文勇是想怎么打就怎么的。

楚文勇伸出脚狠狠踢了文氏一家,“嘎吱——”楚思雅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想来是文氏的肋骨都让楚文勇给踢断了。

“楚文勇你不是人!我当初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文氏被痛苦折磨的,一直压抑着的神经也受不了了,直接对着楚文勇开骂。

楚文勇此时最恨别人说他不是男人,文氏的话无疑是犯了他的大忌!

楚文勇上前几步,一手抓住文氏的长发,狠狠拎着她的头,撞击着地面,文氏痛的呼天抢地,没一会儿文氏的额头就血红一片,她嘴里还一直喊着,“救我!救我!”

“雅儿,咱们走吧!这对恶心的人,娘是看不下去了。”

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一同离开,文氏见自己唯一的希望都离开了,顿时绝望横生,对着楚文勇破口大骂,回应她的自然是楚文勇无情的折磨。

楚思雅还未走远,听着两人相互揭短,忍不住摇了摇头。

------题外话------

谢谢136**6066 投了1月票qquser6526009秀才投了1张月票夏荷秀才投了1张月票alinda砚子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