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解心结/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去了楚国公府一趟,昭慧长公主看到老赵氏吃瘪,又看到文氏如今的下场,心情是愈发的好了不少,甚至都忘记了要去找端王妃算账了!

两日后

“雅儿,你说翎儿到底想做什么?这都多少日子了,你皇帝舅舅还是把人关着。”昭慧长公主要不是知道铁燕儿没死,所有的事情都是云翎自己弄出来的,她怕是早就着急上火的要去宫里给云翎鸣不平了!

“不知道,我相信他做每件事肯定都是有自己的思量,他现在不动,肯定是在等待机会。”楚思雅对云翎还是十分相信的,他既然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做,那肯定事时机还不成熟!

昭慧长公主则是急了,翎儿到底是在想什么,这么一日日的拖着,她的心差不多都提起来了!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雅儿,你皇帝舅舅是知道翎儿没事,可铁猛不知道啊!如今他是隔三差五的要让你皇帝舅舅下令处置翎儿,你说——”

“不会。娘,您不要把皇帝舅舅想的那么没有用啊!皇帝舅舅既然知道铁燕儿没事,那就不可能迫于铁猛的压力治罪云翎的。而且,我也不觉得铁猛有这个本事可以威胁到皇帝舅舅。”

要是一国的君主这么好被威胁,那还配当一国之君吗?答案很显然是否定的。

“那咱们现在就什么都不做,这么傻傻的等着?娘这心里就是顶不下来啊!”昭慧长公主是真的将云翎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如今自己的儿子有难,她怎么能安静的下来。

“我的好娘亲,您啊,就是现在闲下来了,老是爱胡思乱想的。您要相信云翎,您视作亲子的人,不会这么没出息的。娘,您要是有时间,不如想想二哥的婚事?”楚思雅可不敢提楚文豪的婚事,那不被她娘直接一耳光拍死,都算她运气好了。

“你二哥的婚事?是啊,你大哥的婚事已经定了,娘就是再不满意,也没法子了。你二哥的婚事,娘是得好好想想。其实想想林家小姐也是不错的,可就是因为她是皇后的侄女,跟你二哥——”

昭慧长公主在提到林依柔的时候,语气里倒是带着一丝惋惜,想来昭慧长公主对林依柔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楚思雅笑看着昭慧长公主,“难道娘您又想林家小姐当我二嫂了?”

“你个鬼丫头,娘什么时候这么说了,梁都的大家闺秀多得是,人品好的也不少,娘就不信,你二哥就一个都看不上!”昭慧长公主颇有些发狠似的说道。

楚思雅看着昭慧长公主发狠的模样,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自己的二哥这段日子怕是会被折腾的很惨。

楚思雅也没想错,昭慧长公主真的是忙着给楚文煜找媳妇儿,一时间倒是没有那么多功夫操心云翎了。

两日后,倒是传来了让楚思雅高兴的消息,卫戎向乾风帝告辞,返回水月了。

楚思雅在知道这消息的时候,心情大好,要不是还记得自己要装作悲痛欲绝担忧自己未婚夫,她都想直接吃两大碗饭,庆祝一下了!

卫戎离开了,楚思雅顿时觉得空气都清新了两分,总算不用一直提心吊胆的担心卫戎那变态什么时候回来抓自己了!

这么一想,楚思雅的心情不要太好!

不过很快,楚思雅又皱起了眉头,新的问题又来了,楚思雅一直以为云翎弄这么一出,是为了卫戎,可如今卫戎都离开了,貌似有些不大对头啊!

楚思雅紧紧皱着眉头,心里的疑惑倒是愈发的深了。

“郡主,端王妃求见。”

楚思雅正沉思间,冰玉突然开口,倒是吓了楚思雅一大跳,在听清冰玉话,嘴角更是直抽搐,端王妃现在来,不是谈楚文豪和纤柔的婚事,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娘呢?”

“长公主已经去见端王妃了,脸色不是很好。”冰玉琢磨了一下,如实说道。

楚思雅嘴角抽搐的更加厉害了,“走,我也去看看端王妃去。”

楚思雅来到会客的花厅,只见昭慧长公主一张脸气的铁青,楚文豪也坐在一旁。

端王妃好似没有看到众人难看的脸色一样,笑靥盈盈,在看到楚思雅的时候,还笑着开口,“是荣安啊,一段日子没见,荣安倒是出落的更好了。”

楚思雅给端王妃行了一个礼,然后默默的走到长公主身边坐下。她气色好,最近谁不知道她的未婚夫出事儿了,作为云翎的未婚妻,她的脸色怎么可能好!

不过端王妃愿意这么说,楚思雅也不想驳了她的面子,只能随意的敷衍。

“端王妃这话说的怕是不对吧,翎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一家子就没有一个心情好的!雅儿这几日更是日日愁眉不展,怎么到了端王妃口中,本公主的雅儿气色反倒是好了!

也是,不是谁的心态都有端王妃一样好的!”

昭慧长公主无疑就是在嘲讽端王妃,在云翎出事的时候,只想到纤柔郡主的婚事!

端王妃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她知道长公主对她的怨言怕是大的很,所以她不介意,让长公主过过嘴巴的瘾。

“本王妃知道,自己在忠勇侯出事,就忙着请老南平侯做说客,甚至自己还去了楚国公府找楚老夫人,谈纤柔和文豪的婚事,这让长公主你不高兴了。本王妃,在此向你道歉。”

楚思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端王妃,没想到这端王妃竟然这么能屈能伸啊,竟然低下她高贵的头颅,这可真是太难得了!

昭慧长公主也有些惊讶,这端王妃可是一个性子强的,她可从来没见过这端王妃竟然会主动给人开口道歉的,这可真真可以说是难得了!

不过,道歉又如何,道歉就能抹平她豪儿所受的委屈嘛!硬被逼着娶纤柔那头大肥猪!尽管现在纤柔的身材不算太肥,不是肥猪级别的,可这硬被人塞来的儿媳妇儿!谁会喜欢!

“长公主其实也无需担忧忠勇侯——”

“无需担心?你自然是无须担心了!翎儿是本公主从小看着长大,本公主是把他当做亲生儿子的!”昭慧长公主一听端王妃的话,整个人顿时不好了,还无需担心呢!端王妃还真是好意思说,也是翎儿跟她可以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她自然是一点都不担心了,可她是将翎儿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她怎么可能不担心呢!真实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娘。”楚思雅拉了拉昭慧长公主的袖子,轻声开口,按端王妃的性子,今天能主动来给昭慧长公主服软,这已经很难得了,昭慧长公主要是继续得理不饶人下去,就显得她仗势欺人了。

“长公主误会本王妃的意思了。当年先夫殉国,先帝除了赏赐尚方宝剑,还赐了一块丹书铁券。本王妃愿意拿丹书铁券来救忠勇侯。”

“你舍得?”丹书铁券的事儿,昭慧长公主自然也是知道的,不过她可真是从来都没想过端王妃竟然愿意拿丹书铁券来救翎儿?

“舍得。”短短的两个字,却表明了端王妃的决心。

昭慧长公主有些狐疑的看着端王妃,不确定的开口,“你有什么要求?”

昭慧长公主才不相信端王妃有这么好心,丹书铁券可是能救命的,一般人家可都要将它当做传家宝,一代一代的传下去,端王妃会这么好心,会愿意拿丹书铁券来救跟她毫无关系的翎儿?到死昭慧长公主都不相信端王妃会有这么好!

果然端王妃抬起头,目光沉沉的看着昭慧长公主,“本妃愿意拿出丹书铁券来救忠勇侯,确实是有所求。”

果然,昭慧长公主的眼中闪过一丝嘲讽,这端王妃果然是因为有所求,才会把话说的那么好听。

“端王妃有什么要求,那就请直言吧。”反正翎儿又没杀铁燕儿,最后肯定是一点事情没有,端王妃逼着豪儿娶纤柔,那她就骗了她的丹书铁券,这样一点都不过分!

端王妃将眼神移向楚文豪,眼底深处带着一抹脆弱,还带着一丝的请求,“文豪,我知道,你不喜欢纤柔。你会娶纤柔,也是本妃用当初先帝的承诺换来的,想来你是很恨本妃吧。”

“你少说这些有的没有的,我的儿子恨你怎么样,不恨又怎么样!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

之前的事情,昭慧长公主特意不去提前,她就是担心自己一提起往事,这心里就恨得不行,没想到今儿个,端王妃自己主动提起来了,昭慧长公主的心就跟放在油锅里煎炸了一样,气的五脏六腑都在冒烟了!

端王妃扯了扯唇瓣,她就知道昭慧长公主是恨的,不仅是她恨,长公主府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恨的。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端王妃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楚文豪悠悠的开口,言下之意,就是端王妃说再多,也已经是无济于事了。

端王妃的脸色有些不太好,想她要强了一辈子,不曾想,如今竟然要因为女儿,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脸!

可她还是得必须忍着,是的,必须忍着。为了她唯一的女儿她也必须忍着。

“文豪,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毕竟哪个男人,被人这么逼着娶妻,心里都不会舒服,这一点我知道。先夫当年为了先帝挡了一箭,这身体就一直没有好过,本妃嫁给先夫后,直到三十多才有纤柔,可纤柔出生没多久,先夫就去世。本王妃将所有的爱都给了纤柔,无论纤柔要什么,本王妃都会为她取来。

纤柔从小就喜欢吃好吃的,本妃当时想着,只要纤柔喜欢,那就让她吃,她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最后纤柔吃的越来越胖。

有些人当着本妃的面不敢说什么,可背地里说的那些难听的话,本妃都是知道的,说纤柔是猪转世,就跟头肥猪一样,将来肯定没有男人愿意娶!”

端王妃说到最后,眼底不禁浮现出泪水,从前那些人的嘲讽,就像是一块大石一样,压在端王妃的心头,每每想起,端王妃的心里又何尝好受。

昭慧长公主的神色有些不好,像端王妃这么要强的人,竟然还会流眼泪,乍然一看,让人心里还真是有些不舒服。

端王妃吸了吸鼻子,强牵起一抹笑容,“文豪,纤柔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你。当时我带着纤柔来梁都,在宫里,那些皇子皇女都瞧不起纤柔,这我知道,他们嫌弃纤柔胖,觉得她笨,压根儿不愿意跟她玩儿。当时,只有朱云那丫头不嫌弃她,虽然嘴里总是在嘲笑纤柔,可事实上,她还是很维护纤柔,这一点我知道,是真的知道。可纤柔每次提到最多的不是朱云,而是你文豪。

纤柔会跟我说,文豪哥哥今天给她带什么好吃的了,是怎么温柔的对着她说话,还对她笑了。

文豪,你不知道,每一次,真的,每一次只要你对纤柔稍微温柔一点,纤柔都能高兴好一大半天,这让我这个当娘的,每次看到这情况,心里都会发酸。”

楚文豪一直平静无波的眼神总算是闪了一下,可最后还是归于平静。

“纤柔那孩子,在封地的时候,就总是不停的自言自语,说她长大以后,一定要嫁给文豪你,然后她每天都在祈祷希望自己能早点长大,能早点嫁给你。

可后来,你娶了文氏。

你不知道,纤柔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把自己关在房里哭了三天三夜,那是谁劝都没有用。

那一次,我真的是担心极了,我真的担心纤柔会出什么事。

那时候,我就想用尚方宝剑让皇上下旨,让你休了文氏,然后娶纤柔。不过纤柔那丫头不愿意,她说,她不愿意勉强你,既然你已经娶了妻子,她会好好祝福你。

甚至她还以死相逼,说,我要是真的逼着你休了文氏娶她,她就立马自尽。

那时候我吓坏了,对纤柔是寸步不离,真担心这个傻孩子会做出什么傻事。

后来,纤柔渐渐平静下来了,我还以为她已经将你放下了。甚至她都不会再主动的去关注你的消息,好像压根儿就不在意你这个人了一样。

那时候我还高兴,想来纤柔是真的不在意你了。”

不在意?真的是不在意了吗?难道不是因为太爱了,太在意了,所以才不去关注大哥的消息?楚思雅皱着眉头,忍不住想道。

昭慧长公主的心里也有些不太舒服,端王妃今天说的这些都是她不知道的,现在一下子听端王妃说这些,她心里还真有些不大舒服,原先她一直以为纤柔对豪儿,只是单纯的喜欢,可现在看来不是。

作为局外人的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听着端王妃的话,心里都有些不大舒服,也不知道楚文豪心里是怎么想的,可能他心里比她们两个还要不舒服吧。

当然了,到底怎么样,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也不好说。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傻丫头哪里是不关注你,相反每次只要有你的一点消息她都会在那傻傻的高兴半天。她在知道,你在工部过得不开心的时候,自己就傻傻的坐在那儿一天都不吃饭。后来,文氏和楚文勇的事情传到她耳朵里,纤柔那傻丫头更是发了大脾气,我是她娘,从来不曾见过纤柔那傻丫头竟然会这么生气,一直流眼泪一直哭,说那文氏怎么可以这样,她嫁给了全天下最好的男人,她为什么不珍惜,为什么不珍惜!”

端王妃说到这里,楚文豪平静的眼波终于裂开了一道裂痕。

“文豪,我知道,你不喜欢纤柔,当初你对她好,也只是因为同情她。可纤柔是真的爱你,她将一颗心都寄托在你身上了,要是没有你,真的,我都不知道她下半辈子能怎么活。

你知道她为了瘦下来吃了多少苦?我每天看纤柔吃的那么少,我一颗心几乎都痛的在流血,恨不得自己代替纤柔受苦,可纤柔总是硬咬牙坚持了,甚至有几次我偷偷给纤柔准备了一些吃的,她也是拒绝不吃。每一次,她跑的大汗淋漓,甚至好几次都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她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咬牙坚持下来。甚至每一次跑完,她都会兴奋的说,我坚持下来了,我一定能瘦下来,到时候文豪哥哥娶我,就不会让人笑了。”

楚思雅的眼神不禁闪了闪,纤柔每次是怎么减肥的,绝对不会有人比她更清楚了,那时候,因为纤柔是被人硬塞给自己的哥哥,所以楚思雅对她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虽然脸上是没什么感触,可实际上,心里就一个想法,那就是纤柔郡主活该!

可今天听端王妃说了这么多,她心里倒是多了一丝丝的波动。

端王妃和纤柔逼婚,这两个人是可恶,楚思雅现在只要回想起来,这心情还是不舒畅。

可不能否认的一点是,纤柔心里是有愧疚的,端王妃心里是绝对没愧疚的!

楚思雅现在虽然是有些感慨纤柔对楚文豪的深情,可她对你脑子绝对没有停止工作,端王妃今天说这些,可不是因为她良心发现了,相反是打算说这些来让她们改变度我纤柔的不待见!

不能不说,端王妃今天这一步棋走的还真的是很不错,她们就算知道端王妃的心里的想法,可要是听了这些,心里还没有波动的,那怕不是人了。

“文豪,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当初算计你,都是我一个人做的,算我求你了,以后能不能好好待纤柔,她真的很爱你很爱你。”

楚文豪目光复杂的看着端王妃,说实话,他不怀疑端王妃今天说的话,没有一个母亲,会这么糟践自己的女儿,只为了换取自己的一个承诺。

可要说他不怨恨端王妃,这也是不可能的,是的不可能,想到自己当初因为端王妃逼婚,差点成了整个梁都的笑柄,这就让他无法不怨恨。

“端王妃,我今天也跟你说一句掏心窝子的话,我很恨你。当初我被逼婚的时候,我真的很恨你和纤柔。有时候,我真心在想,我到底是不是欠了你们什么,所以你们这辈子是来讨债的!入赘?娶纤柔,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午夜梦回,我只要一想起这些往事,真的,我的心除了难受还是难受。”

楚思雅起身走到楚文豪的身边,楚文豪一直表现的很平静,平静的接受了婚事,平静的什么都不在意了,有时候楚思雅都要怀疑,自己的哥哥是真的不在意了。

楚文豪拍了拍楚思雅的手,这才继续开口,“端王妃,你可知道我原先的打算是什么?”

端王妃被楚文豪幽深的眼神看的微微有些不自在,可还是硬着头头皮问道,“想什么?”

“我在想,既然你和纤柔这么逼我娶纤柔,那我就娶了她好了,不过我娶了她以后,我不会将她当做自己的妻子,她只是一个陌生人,我甚至没打算跟她圆房。”

楚文豪淡淡的开口道,语气平淡的,似乎他做的压根儿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端王妃的眼眸极具的收缩,她真是做梦都没想到楚文豪竟然是这么想的!

楚文豪淡笑的看着端王妃,“是不是觉得我太狠了?”

“是。你狠。”一辈子不跟纤柔圆房,一辈子只是做名义上的夫妻,一辈子漠视纤柔,依着纤柔对楚文豪的一片深情,端王妃相信,她真的会生不如死!

端王妃突然有些庆幸,是的庆幸,庆幸她今天来对了,她不敢想,若是她今天没有来这么一遭,楚文豪是不是真的打算这么对纤柔,大婚之夜,是一个女人最幸福的时刻,可若是让一个女人独守空闺,这是何其的残忍!

“是啊,我原本就一直在想,我这么对纤柔,我是不是太狠了。所以我一直有些犹豫不决。可端王妃,你今天的这番话,让我打消了这念头,或许纤柔真的是有做错的地方,可这也不该让她为此付出一生,作为代价。”

端王妃闻言,总算是默默的松了一口去,楚文豪既然这么说了,想来是不会这么对待纤柔了,同时,端王妃更加感慨,她这一次确实是来对了。

“可你若让我现在纤柔当一对正常的夫妻,说实话,我也做不到。甚至你让我现在和纤柔成亲,让我跟她当一对真正的福夫妻,我也做不到。”

“你这是什么意思?”端王妃皱着眉头,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

楚文豪看着端王妃,郑重的开口,“端王妃,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跟纤柔现在成亲,可我暂时不可能跟她圆房,若是你要问我何时才能跟纤柔圆房的话,我只能回答你一句,我自己也不知道。第二,我跟纤柔的婚事延后,在此期间我跟她一起培养感情,至于合适我们才能有感情,这一点,我也不能确定。两条路,你自己选吧。”

楚文豪没有说什么,自己不娶纤柔,因为她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不说端王妃不会答应,皇上也已经下旨,所以自己娶纤柔,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绝对不可能更改了。

两个选择,这两个选择,端王妃哪一个都不想选,因为哪一个选择都是在她女儿的心上插刀!你让她如何选择!

“我选第一条。”出乎众人意料的是,纤柔不知合适出现在门口,大大的眼睛里也浸满了泪水。

“纤柔,你怎么会来的。”端王妃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儿,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可同时也在担心自己的女儿会不会出什么事儿。

纤柔努力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压下,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我才来,正好听到文豪哥哥最后的话。”

楚文豪淡淡扫了一眼纤柔,不能不说,减肥成功的纤柔,确实能算是一个美人胚子了,小巧的瓜子脸,可偏偏有一双充满英气的眼睛,看着就让人十分喜欢,尤其是现在浸满泪水,却死命的忍着不让它留下来,这更是给她平添乐一丝孱弱坚强的美。

“我选第一条,文豪哥哥。”

“纤柔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啊!成亲不圆房,你可知道,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有多残忍!大婚之夜,本该是你最幸福的时刻,可——”

“母妃,这是我应该受的!文豪哥哥压根儿就不想娶我,这一点,我知道,您也知道,您为何还要自欺欺人呢?本来就是我们逼着文豪哥哥娶我的,我受这一点委屈,也是应该的。”纤柔说到这里,不禁苦涩的笑了。

“况且,我算是受什么委屈了,这辈子能嫁给文豪哥哥,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了。文豪哥哥,等我嫁给你,事后,你要是真的没有爱上我,那我给你自由,你休了我吧。”

“纤柔,你在说什么!”端王妃死死的拉着纤柔的手臂,不可置信的开口。

“娘,我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若是文豪哥哥真的不能爱上我,那我就给他自由,我能占据他妻子名分一段日子,我真的已经很满足了,其他的,真的,我不介意,也不在意。”

楚思雅双眸直视着纤柔郡主,第一次她发现这纤柔郡主不像她的名字一样,纤柔软弱,就像是丝萝一般只会依靠着端王妃。

楚文豪深深的凝视着纤柔,他发现从这一刻起,他也是该重新认识一下这纤柔了,他确实是跟他想象的不一样,“好,若是你们成亲以后,我还是无法爱上你,咱们就和离吧。”

楚文豪不能欺骗纤柔,到目前为止,她是真的没有爱上纤柔。

纤柔点了点头,随后看向楚思雅,“雅儿,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因为你是文豪哥哥的妹妹,所以我也将你当做妹妹一样看待。在我娘逼迫文豪哥哥娶我的时候,你虽然心里气愤,可也没有对我冷嘲热讽,那一刻,我是真的感激你,也谢谢你,帮我瘦下来。若是,到了最后,我没有福气继续当你的大嫂,我也希望,我可以当你的姐姐。”

楚思雅知道纤柔现在说的都是真心话,心里微微有些触动,语气也带了一丝真挚,“我也希望,你从今以后都是我的大嫂。”

这话,无疑是楚思雅已经认可了纤柔郡主。

纤柔郡主微微一愣,随后笑出了声,“谢谢。你放心,我母妃今儿个说的,绝对是算话的,我们——”

“不用。你们放心,云翎不会有事的,你们无须动用丹书铁券。”

楚思雅还能不知道昭慧长公主的心思,不就是想让端王妃白白用掉那珍贵的丹书铁券,要是方才,楚思雅不会开口,正好让端王妃消消气,可如今,可能是纤柔对楚文豪无私的爱有些感化她了,或许是楚思雅真的是有些同情纤柔这个姑娘,再这么算计端王妃,让她有些于心不忍。

尽管楚思雅还一次次的提醒自己,纤柔哪里配她同情,想想当初端王妃是怎么逼迫自己的大哥娶纤柔的!但是现在回想起之前的事情,楚思雅发现她更怨恨的是端王妃,对纤柔郡主,反倒是没有那么怨恨了。

纤柔郡主诧异的看了一眼下楚思雅,似乎是想要确定楚思雅说的是客气话,还是推脱之词。

“我说的是实话。我未婚夫的性命,我关心的很,我不会拿他的性命开玩笑,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纤柔确定楚思雅不是在故意推脱,这才点了点头,其实她知道母妃是不愿意拿出丹书铁券的,那是她父亲拿自己的性命换来给她们母女的。母妃要不是为了她,怎么可能愿意将尚方宝剑和丹书铁券全都拿出来。

端王妃和纤柔郡主离开后,楚文豪微微坐了一会儿,也离开了。

楚思雅没有离开,定睛瞧着昭慧长公主,“你看着娘亲做什么?”

楚思雅走到昭慧长公主身边,挽着昭慧长公主的胳膊,“娘,其实纤柔真不是什么坏人,等她嫁过来后,您也别太为难她好不好?”

昭慧长公主顿时没好气的看着楚思雅,“怎么,就被她的那番话给收买了?”

“娘,您别告诉我,您听了这些都没有什么感触的?打死我都不相信!其实娘,仔细想想,要说纤柔做错了什么,只是她太爱大哥了。只是她爱人的方式不对,爱一个人不是不顾对方的意愿,硬要嫁给他。”

“你还知道,娘只要一想起当初你哥哥被逼婚的事儿,这心就——”

楚思雅连忙给昭慧长公主拍背,“娘,别激动啊!我知道,这不仅仅是您心里的结,也是大哥心里的结。所以今天,哪怕他知道纤柔有多爱他,可这心里的结就是放不下。其实大哥和纤柔到底能不能在一块儿,这谁都不知道,既然这样,娘亲,您不如就给大哥和纤柔一个机会,咱们都不要掺和进去,看看他们最后態走到哪一步?”

“还说没有被她那一番话打动,瞧瞧,这话里话外的哪一句不是在帮纤柔说话!”

“娘,您别告诉我,您听了纤柔的话,就一点感触都没有啊!要是真没有感触,就不会阻拦我让端王妃拿出丹书铁券了!”

昭慧长公主微微有些不自在,可还是硬着头皮开口,“谁拦着你了啊!我是担心端王妃知道真相以后,又在那里闹个不休,我算是让她给烦怕了!行不行啊!”

楚思雅撇了撇嘴,她才不信呢!不过,她也知道,昭慧长公主说白了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厉害的不行,可这心里怕是早就软和下去了。

楚思雅心道,这样也好,她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大哥和纤柔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他们自己的了,她绝对是不会再开口了,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若是到了最后他们还是不能走到一起,这也只能说是他们无缘了。

可能是心结解开了,三日后,等端王妃再次上门谈婚事的时候,昭慧长公主难得保持了平静,没有给端王妃什么脸色看。

最后两人商定了,一月后的大喜之日。

楚思雅这几日也有些坐不住,她好奇云翎到底是想做什么,让铁燕儿这么假死,到底有什么用。

这一日,楚思雅到底忍不住去找了昭慧长公主,“娘,我想去看看云翎。”

昭慧长公主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楚思雅,“我还以为你这丫头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原来到了现在也不行了?走吧,娘亲带你去。”

楚思雅皱着眉头看着昭慧长公主,“娘,咱们不用去找皇帝舅舅吗?您一个人就能带我去见云翎了?”

“你皇帝舅舅也好奇你个丫头到底能沉住气到什么时候,所以早就让人送了令牌给娘。”

“娘,您怎么不早说!”楚思雅顿时不依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当她不想见燕翎啊,要不是想着去找乾风帝,会把事情闹大,她早就去了,好不好!

“娘,也想看看你到底能沉住气到什么时候,只是如今看来,不怎么样。”

楚思雅努了努嘴巴,不再说话,她这娘明明就是想要看她着急。

既然要去看燕翎,楚思雅亲自动手做了一些小菜,这些年,楚思雅动手做菜的机会可真心不多,也就那么几次。

昭慧长公主看着楚思雅手上的食盒,戏谑的看了一眼楚思雅,“什么叫做女大不中留,娘算是明白了,你这不是典型的啊!这么多年了,娘吃做的饭也就那么几次。”

“娘,您这是吃醋了?”

“少来,吃翎儿的醋,娘怕是要被酸死!你啊,马上就是云家的女儿了,娘才不吃醋呢!只是雅儿,虽说现在翎儿和燕南天那畜生是没什么关系了,可他跟他两个舅舅的关系也真的是不好。你要记住,若是有可能,不要跟翎儿的两个舅舅起冲突。”

“娘,我听说云翎和他两个舅舅,当初不是因为镇北侯的爵位才闹得不高兴吗?可如今云翎都已经忠勇侯了,不可能再去跟他们争夺什么镇北侯的爵位,他们的关系怎么还这么差?”楚思雅真心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昭慧长公主叹了一口气,“是面,当初要说是为了爵位,娘也能理解理解。可在翎儿被封了忠勇侯后,他们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娘也真的是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楚思雅闻言不禁沉思,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楚思雅觉得她一定要查探清楚!

------题外话------

谢谢昨天给七七投月票,投评价票,送鲜花的亲们,人数有些多了,所以七七就不一一感谢了!不过亲们的支持,七七看到了,在此郑重的感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