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云翎打算/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禁云翎的是一处小院,昭慧长公主带着楚思雅一起到了幽禁云翎的小院。

看守的人自然是不允许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进去。

昭慧长公主拿出一枚金光闪闪的令牌,守门的人自然是不敢再继续阻拦,“长公主、荣安郡主请。”

看守的人立马恭敬的迎着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进了别院。

楚思雅进了别院,打量了一下环境,虽说这别院比较小,不过好在,还是挺整洁干净的,想来云翎在这过得也不算太差。这么一想,楚思雅总算是放心了。

等到看守的人将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引到了云翎所在的房间,就立马恭敬的离开。

楚思雅推开门,就看到一席紫色的身影正面向着窗外,暗沉的阳光洒在云翎的身上,让楚思雅看着,不禁觉得有些心疼。

很快,云翎像是察觉出什么,缓缓转身,在看到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的时候,眼底明显闪过波动,“兰姨,雅儿,你们怎么来了?”

昭慧长公主连忙进屋,心疼的伸手抚摸着云翎,略有些消瘦的脸庞,“你个孩子,在这里是不是过得不好?那些人有没有落井下石的给你脸子看!”

昭慧长公主只要一想到云翎会被底下的人欺负,整颗心都痛的不行。

云翎拉过昭慧长公主的手,语气里带了一丝软意,“兰姨,你想多了,怎么可能有人会虐待我呢。我在这里,除了行动会受到一些限制,其他都好。”

“你——”不知想到了什么,昭慧长公主猛地回头,“本公主有事情要和忠勇侯商量,你们都给本公主退出去!”

看守的人十分恭敬的离开,长公主的话,他们可没有胆子不听。

等到看守的人离开后,昭慧长公主立马心疼的拉云翎做到椅子上,云翎住的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小小的四人桌,再加上一个简单的木板床,这让昭慧长公主看着差点没有哭出来。

楚思雅也随着昭慧长公主一起坐下,同时拿出了自己亲手准备的菜肴。

“翎儿,来赶紧吃一点,这些可是雅儿特意为你准备的。”昭慧长公主说着就夹了一块卤肉放到云翎的盘子里。

云翎闻言诧异的看了一眼楚思雅,那一眼,有感动有温暖。

楚思雅没好气的斜睨了一眼燕翎,“别这么看着我,你现在是我未婚夫,我可不想还没出嫁就当寡妇!”

“你个死丫头,胡说八道些什么!”昭慧长公主顿时没好气的敲了一下楚思雅的额头。

“我知道我错了。不过你到底想做什么?要不是我看得出铁燕儿是吃了我制的假死药,我这几天,这心都要悬着。”

不过饶是这样,楚思雅也没有过的多好,因为不知道云翎到底想做什么,万一中间出了什么差错,那该怎么办。

“铁燕儿已经醒了。”云翎吃下昭慧长公主为他夹的卤肉,淡淡的开口道。

“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假死药的药性应该也过去了。铁燕儿醒来也无可厚非,要是不醒,楚思雅还要怀疑是不是她配置的药出问题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楚思雅忍不住笑了起来,”也不知道铁猛看到已经死去的铁燕儿突然活过来,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

楚思雅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开口。

”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诈尸了。“云翎默默的回答了楚思雅的问题。

”你怎么知道的?“他不是一直被关着吗?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皇上可是每日都将铁猛那儿的消息传给我,我想不知道都困难。至于看守我的人,也都是皇上的心腹。“

楚思雅清楚,燕翎这话就是在告诉她,外面的人都是可信的,所以云翎才会毫无顾忌的告诉她这些事情。

”云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何要给铁燕儿服下假死药?“这是楚思雅最好奇的事情了,按理说没有发生什么特别大的事情,云翎为何要给铁燕儿下假死药。

云翎原本放晴的脸,一下子变得阴沉无比,”封妃大典当天,我正好在御花园巡守,谁知道铁燕儿突然跳出来,拉着我硬说什么,有多喜欢我——“

云翎说到这里,不禁停了停,有些小心的大量了一下楚思雅的神色,生怕楚思雅不高兴。

楚思雅看着云翎小心翼翼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当然了,她也生气,她真是恨死铁燕儿了,难道天底下的男人都死光了,她就死死盯着自己的男人,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竟然趁着没人的时候,还勾引云翎,真当她是死的!

不过,楚思雅好歹还是有一点理智的,现在可不是胡乱吃醋的时候,正事要紧!

”嗯,你继续说。“

云翎有些诧异的看了楚思雅一眼,小女人是有多爱吃醋,怕是没人逼他更清楚的了,如今楚思雅竟然这么大方的就把这一茬给接过去了,说实在的,确实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云翎清了清嗓子,”当时,清风在我身边,还有不少的侍卫。“

言下之意,这么多人在,他也绝对不可能跟铁燕儿发生什么事情。

楚思雅一听,顿时开心了不少,不过很快,她就皱起眉头,”这么多人在,铁燕儿难道就真的情不自禁到勾引你?“

楚思雅虽然不喜欢铁燕儿,可跟铁燕儿接触了那么多次,楚思雅觉得铁燕儿不像是这么愚蠢的人,这个人野心很大,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做出什么情不自禁的事儿来,这实在是让楚思雅很难以相信。

昭慧长公主倒是颇为嫌弃的开口,”那什么铁燕儿,明摆着就是个狐狸精!明知道翎儿看不上她,还硬要往翎儿身上凑!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女人!“

楚思雅默默在心里摇了摇头,她总觉得事情不是这样子的,铁燕儿真的对云翎情不自禁到这种地步?不可能,她不相信。

”情不自禁?是情不自禁,被人逼着情不自禁的。“云翎无不嘲讽的开口。

楚思雅的眼神闪了闪,有些疑惑的看着云翎,”什么意思?你是说铁燕儿故意在这么多人面前勾引你,是有人逼迫她的?是谁?难道是卫戎?“

楚思雅忽的想起来,当初卫戎能够掳走她,铁燕儿不就帮了大忙吗?

”水月太子?这又跟水月太子扯上什么关系?“昭慧长公主真是越听越糊涂,忍不住开口问道。

云翎的嘴角牵起一抹嘲讽至极的弧度,”兰姨,铁燕儿的野心极大,心里想的可一直是西漠的皇位!当初,她派人追杀过铁猛两次,在落霞镇的时候,也毒杀过她的铁摩。“

”这世上竟然有这么狠毒的人,竟然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自己的亲兄长下毒手,这还是人嘛?“昭慧长公主虽然身在皇家,可也不能不说一句,这铁燕儿真的是心狠手辣至极,就是在皇室里,怕是也难以找到跟她一样狠毒之人了。

”有些人已经不算人了。铁燕儿就是。“

楚思雅听着云翎的话,不禁点了点头。说到铁燕儿,倒是让楚思雅想到了唐朝的武则天,这两人还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处,为了权势地位,哪怕是自己至亲的人,也能毫不犹豫的下手,这种人,真的是已经不配做一个人了。

”不对啊,铁燕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勾引你,这是为了败坏你的名声,可你给铁燕儿吃下假死药做什么?“这压根儿是多此一举啊!

”原本我也是烦透了铁燕儿的纠缠,好不容易摆脱她,正要松口气的时候,转念一想,我发现了不对。我可从来不觉得我的魅力有多大,能让铁燕儿都不在意她最稀罕的权势了,铁燕儿这么做,除了是败坏我的名声以外,同样也是在败坏她的。“

楚思雅点了点头,没错,铁燕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勾引燕翎,除了是在败坏云翎的名声以外,同样还是在败坏自己的名声,就铁燕儿那么爱惜羽毛的性子,也难怪云翎发现不对了。

”后来,我带着清风偷偷跟着铁燕儿,想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别提,还真是看到一出好戏。竟然有人要杀铁燕儿。“

”是谁?“其实楚思雅心里也猜到了,应该是卫戎干的。

”然后你就救下铁燕儿了,还给她吃了假死药?“

事情到了这一步,楚思雅其实也猜到七七八八了,卫戎这一步走的真是不错,先是让铁燕儿勾引云翎,然后派人杀了铁燕儿,最后那什么遗书八成也是卫戎的杰作。很拙劣的手段,可是不能不说,很有效果。

”你是怎么救了铁燕儿的?“楚思雅总算是想通了不对劲儿的地方,云翎可不会医术的。

”我不会医术,可有一个神医未婚妻啊!“

楚思雅的脸色倏地不好看起来,”感情是拿了我的药去救铁燕儿!“

混蛋云翎,知道她炼制的药丸都有多珍贵嘛!那都是她的心血啊!而且都是加了珍贵的空间灵泉!

虽然楚思雅也知道,在那种情况下,用她的药是最好的法子,可是她只要一想到她辛辛苦苦给云翎弄得药竟然进了铁燕儿的肚子里,这心情就怎么都好不了!

”雅儿,要是翎儿当时有选择,怎么可能会拿你辛辛苦苦炼制的药给铁燕儿那女人呢!你啊,这时候看不是你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

昭慧长公主也知道楚思雅心里不舒服,可这点子事情,楚思雅也不该这么计较。

楚思雅努了努嘴,人家都是胳膊肘往里拐,可她娘倒好,这胳膊肘从来就没有往里拐过!真真是气死她了!

弄得好像云翎才是她的亲生儿子,她倒是像被抱回来似的。

”好了,我不生气。不过只此一次,要是再有下次,不敢什么理由,我都——“

楚思雅想要说一些威胁的话,可看着云翎,他倒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她还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威胁的话了。

”知道,其实我把药给铁燕儿服用之后,我就后悔的不行了,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楚思雅是没有看出来,云翎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既然都已经救下铁燕儿了,那为何还要给她吃假死药,这不是没必要吗?楚思雅越想越觉得奇怪,确实是没有必要啊!

“将计就计。我想看看卫戎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云翎沉声开口。

楚思雅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明眸中闪过一丝了然。

“如今皇帝舅舅继续关着你,也是想看看卫戎到底是想做什么?不过卫戎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离开?他可没有离开,如今仪仗队里的可不是卫戎,他已经悄悄离开了。不过人在哪儿,一时间倒是没有查出来。”

“皇兄也没有查出来?”昭慧长公主颇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问道。

云翎苦笑的点了点头,“确实是没有查出来,也不知道卫戎到底藏到哪里去了。”

云翎一直觉得自己够了解云翎,可如今看来,他还真不是太了解卫戎,就像现在,他是真不知道卫戎到底躲到哪里去了。

“卫戎派人杀害铁燕儿,嫁祸给你,一来,是因为跟你有私仇,这一点很好理解,二来是想挑起西漠和大梁的战争,这样他好渔翁得利。不过就只有这样吗?我怎么觉得,照着卫戎那心狠手辣的性子,他想做的远远不该只有那么一点吧。”

楚思雅是真心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卫戎应该不是这种人,他肯定还有后招的,不过他的后招到底是什么呢?真是让人猜不透啊!

“我也想知道卫戎的后招到底是什么。”云翎幽幽的开口,若非想知道卫戎到底想做什么,他也不必让自己一直呆在这里,像个犯人似的。

楚思雅想不到卫戎的目的,也懒得再多想了,再多想也只是为难自己。

“照你这么说,你还得继续留在这儿了?”楚思雅扫了一眼小院,似笑非笑的看着云翎。

说实在的,看云翎这么一个大男人待在这个小院子里,还真心是觉得很不协调。

“卫戎的狐狸尾巴藏不了多久的,我等着,等着他狐狸尾巴露出来的一天!”云翎说着,眼底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

“是啊,你慢慢在这里等吧。我大哥要成亲了,你怕是看不到了。还有我跟你的婚事,说不定就要等到我及笄后举行喽!”

楚思雅埋怨的看着云翎,她觉得重大的日子,云翎似乎都参加不了了,这让她心里能舒服,才奇怪了!

“文豪真的要跟纤柔郡主成亲?”云翎颇有些惊讶的开口问道。他是知道昭慧长公主有多讨厌纤柔郡主这个被硬塞来的儿媳妇儿,没想到如今竟然主动开口让他们成亲。

昭慧长公主,这次没有太激动,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算了,儿女都是债,豪儿将来该怎么样,也要看他自己,若是他跟纤柔有缘,我这个当娘的也是阻止不了,若是无缘,那也是没法子的。”

“文豪的婚事我怕是不能及时参加了,不过你我的婚事一定不会推迟的。”

“才怪!”楚思雅现在可不相信云翎说的话了,还他们的婚事不会推迟呢,糊弄鬼呢!打死她都不相信,谁知道卫戎什么时候会动手,说不定他一直藏着噎着等个一年半载的,到时候她跟云翎的婚事不推迟才怪了!

“他不动手,我就帮帮他。”云翎意味深长的开口道。

楚思雅蹙着眉头看着云翎,她还真是好奇云翎到底想怎么做,什么叫做卫戎不动手,他就帮帮卫戎?他能怎么帮?

可惜,这一次云翎没有回到楚思雅的话。楚思雅撇了撇嘴,有什么了不起的,到时候她就能知道了。

见过云翎之后,楚思雅就彻底沉寂下来了,每天都陪着昭慧长公主一起散步,偶尔下厨做做菜。

楚文豪和纤柔的婚事也定下来了,下月初三。想想,等到楚文豪和纤柔大婚以后,没多久就是她十五岁的及笄礼了,原本那也是她和云翎成亲的日子,如今好了,能不能有还真的是有一个大问题。不过好在知道云翎肯定不会有事,楚思雅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这一日,楚思雅正在看书,冰玉的脸色突然有些不太好。

“冰玉,怎么了?不会是有心上人了,所以思春了吧!”楚思雅最近闲的发慌,倒是喜欢开始调侃人了。

“郡主,奴婢一辈子不嫁人,永远陪在您的身边。”

楚思雅笑着摇了摇头,“傻丫头,哪里有人一辈子不嫁人的,要是别人知道,要说我耽搁你了。刚才愁眉苦脸的做什么?”

冰玉蠕动了一下嘴巴,不过到了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

楚思雅皱着眉头看着冰玉,“有什么事儿不好说的?”

“郡主,冯公子马上要纳妾了。”冰玉咬了咬牙,最后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楚思雅愣了愣,一时间还没想明白那什么冯公子到底是谁。可稍微一想想,立马就反应过来了,“冯公子?冯宇墨?”

楚思雅的声音响的差点响彻了天际!

原本她还以为冯宇墨是个好的,对子媛也一直一心一意的,可如今她才知道,那冯宇墨是哪门子好的啊,压根儿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楚思雅都想要爆粗话了,那什么冯宇墨还算人啊!子媛才刚刚小产啊,这才过了多久,他竟然要纳妾,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的话要是能信,这母猪都要上树了!以前,楚思雅还不太相信这话,可如今,楚思雅是很相信了。要是云翎也敢跟其他男人一样,楚思雅在心里暗暗发誓,她一定要直接撕了云翎!

楚思雅深吸一口气,“你怎么知道的,冰玉?”

“郡主,您不是吩咐我,给冯少夫人准备药材和补品,这些我都是亲自送过去的。上一次我去的时候,就听到冯家几个碎嘴的婆子在那里嚼舌根,说冯少夫人是个——是个不下蛋的母鸡,冯夫人对冯少夫人早就不满了,尤其是这次冯少夫人没本事保住自己的孩子,冯夫人肯定是要给冯公子纳妾了。”

“哼!”楚思雅冷冷的哼了一声,她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碎嘴的婆子了,年纪大了,好好的养老难道不行,尽是喜欢出夭折子,真真是让人讨厌的不行!

楚思雅真是越想越是讨厌那些碎嘴的婆子,要是可以,她都想直接缝了那些人的嘴巴。

“后来,奴婢对这件事情上心了。昨儿个我去给冯少夫人送药,听到那些人说冯夫人已经给冯公子找好了妾室的人选,马上就要给冯公子纳妾了。”

“准备一下,我要去冯府。”楚思雅忽的起身,她还真是忍不住想,这老天爷是不是看她最近过的有些太悠哉了,所以又给她找了事情啊!

以前她跟在徐子寒手下,跟徐子媛还是有些交情的。如今见徐子媛刚莫名其妙的流产,就要被自己的婆婆塞人,她心里自然也是同情的。

可同时,她也看不惯冯府中人的行事作风。尤其是那冯夫人,她不就是看徐子媛是商家女,再加上徐府跟她也不亲,唯一的哥哥,因为要忙着开拓事业,所以一时间没工夫去管徐子媛,否则她能这么欺负徐子媛不成!

冯府

楚思雅还没进府,就已经恨得牙痒痒了,府门外竟然弄了这么多的红绸,这是纳妾啊还是娶妻啊!楚思雅都要忍不住冷笑了!

一路上,到处张灯结彩的,看着楚思雅心里真的是直冒火,恨不得把眼前的一切都给撕了!真真是让人觉得碍眼极了!

楚思雅死命的压抑着心头的怒火,一直到了徐子媛的房门口,楚思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让人进去通报。

徐子媛才刚做完了小月子,只是脸色真的是难看极了,暗黄枯燥,尤其是那一双演讲,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水灵,似乎是失去了所有的光泽,只一眼,就让人忍不住心酸。

“雅儿,你来了。”徐子媛强撑着身子要起床,楚思雅连忙上前,按住徐子媛,“起来做什么,你不看看你自己现在都成了什么样子了!”

楚思雅将徐子媛额前的一抹碎发撩到耳后,十分心疼的开口,想想以前的徐子媛,若说是一朵娇嫩的花儿,那么现在的徐子媛就像是失去滋润,已经枯萎了的鲜花,只一眼,就让人觉得心碎加上心痛。

徐子媛无奈的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都让人觉得心酸,“成什么样子?我成了什么样子,还有人在意吗?我才刚刚小产啊!我的婆婆竟然就要往我屋里塞人。我一直都知道我婆婆看不起我,也是,我不过是商家女,以前还是坏了名声的,我知道自己能嫁给宇墨是我积德修来的福气,我一直提醒自己要懂得惜福惜福。

所以我平时对我婆婆,无论她怎么刁难我,怎么找我麻烦,我都不会说上一句话,可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她就这么狠的直接往宇墨身边塞人,她——”

徐子媛说到最后,泣不成声,趴在被子上,嚎啕大哭起来。

楚思雅拍了拍徐子媛的背,“别哭了,你的身子没养好,以后可得好好注意,怎么能哭呢!万一以后留下病根,伤的可是你自己的身子。”

“身子,我什么都没有了,身子不身子的,我还在意什么。”

“少夫人,您可不能这么想啊!您得想想,您的哥哥啊!他就只有你这么一个亲妹子,若是你——”牛嬷嬷一听徐子媛这存了死志的话,哪里还顾得了其他,忙不迭的开口道。

徐子媛凄惨一笑,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过了,这日子过得太憋屈,就连自己的丈夫也马上都不属于她了。

“雅儿,我知道你来做什么的。可你不要再为我出头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三年,我嫁给宇墨三年来,确实是没有生下一儿半女的,也不怪我婆婆给宇墨纳妾了,我也已经看开了,真的看开了。”

不看开又能如何?若她膝下有个一男半女,她都会拦着冯宇墨纳妾,可她没有孩子,就没有嫡亲,也不能阻止冯宇墨纳妾,这就是古代女人的悲哀。

“我要先问问冯宇墨,他若也想纳妾,那么,从此我不会再多问一句。可若是他不想纳妾,那么子媛,我就要多管闲事了。”楚思雅直视着徐子媛说道。

“不!我不想纳妾!是真的不想纳!”

冯宇墨突然闯了进来,径直坐到徐子媛的床上,牵起徐子媛的手,一字一句的开口道。

楚思雅在冯宇墨坐在床上的时候,就默默的起了身。

“荣安郡主,我知道,这是冯家的家世,可我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麻烦你,我真的是不好意思。可我也要真的恳求你,我不想纳妾,真的不想。当初我娶子媛的时候,就在心里发过誓,此生我只要子媛一个,我真的不希望身边有其她的女人。”

“你确定?男人不是都喜欢三妻四妾,难道你例外?”楚思雅似笑非笑的看着冯宇墨,其实冯宇墨能说出这么一番话,她还是挺高兴的,这说明冯宇墨是个男人,有担当,而且够深情。看来她之前想的还是不对的,天下乌鸦未必是一般黑,这冯宇墨就很不错。

冯宇墨肯定的点了点头,“我不想纳妾。今生我只要子媛一个人就够了。”

“宇墨,我知道你对我的心,可我——”徐子媛目光悲愁的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她是多么希望这小腹能够凸出,可惜——

突然一双温暖的大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徐子媛诧异的看着冯宇墨,只见冯宇墨正深情的凝望着徐子媛,“子媛,我们都爱年轻,一定会有孩子的。”

“是,我们都还年轻,一定会有孩子的。”

楚思雅看着冯宇墨和徐子媛,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两个确实是真心相爱,可惜遇到的阻力也真的是太大了。

“好了,冯公子带我去见你爹娘吧。”

要让冯宇墨不纳妾,只能从冯大人那里入手。

冯宇墨轻轻拍了拍徐子媛的时手背,又扶着她躺下,仔细的为她盖好被子。

楚思雅看着冯宇墨那熟练的动作,好像已经做了千百遍一样,目光不禁闪了闪,冯宇墨确实是个好男人。

路上,突然一道人影蹿了出来,楚思雅吓了一大跳,冰玉都差点大声喊“刺客了!”

可定睛一看,来人是个女子,竟然还是熟人,凌冬娘!

话说,楚思雅来冯府的次数绝对不算少,可这也是第一次见凌冬娘。

如今的凌冬娘倒是苍老了许多,身上穿着一件半旧不新的绸缎衣裳,上面也只是点缀了一些最普通的花纹,头上更是没有多少的首饰,只是用银簪子簪头发,脸色也不如前两年来得好。

“凌姨娘,你突然闯出来是做何!”冯宇墨对他爹这个妾室,也是没有任何的好感。

凌冬娘没有看冯宇墨,二是将视线投到了楚思雅身上,“荣安郡主,能否跟我单独谈一谈。”

“郡主,这凌冬娘可不是一个好人,您可不能心软啊!”冰玉担心楚思雅心软,所以连忙开口。

“没事,冯公子请你等一下。”楚思雅说着就往一旁的僻静地方走去,凌冬娘一直紧紧的跟着,冰玉也寸步不离,她可不相信凌冬娘。

“我没想到郡主愿意见我。”一直到了假山后,凌冬娘突然开口。

楚思雅停下脚步,扫了一眼凌冬娘,才开口,“我好奇你找我做什么。还有我养父生前真的是很疼爱你这个妹妹,我这次愿意单独见你,也是给我养父一个面子吧。”

凌秋生确实是很疼爱凌冬娘这个妹妹,甚至比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凌筱柔都要好上几分,这是楚思雅从凌秋生留下的札记知道的。

“三哥,是啊,三哥那时候确实是很疼爱我。”凌冬娘想起死去的凌秋生,眼眶终于忍不住湿润了。

楚思雅只扫了凌冬娘一眼,现在伤心早干嘛去了,凌秋生活着的时候,对凌冬娘那么好,可等他死了,凌冬娘是怎么对她的几个侄女,楚思雅真心是都不好意思说!

如今八成是在冯府的日子太难过了,这才想起来,凌秋生对她有多好。

“你若只是想在我面前哭,那就免了。”楚思雅淡淡的说道,她可没有那个闲工夫看凌冬娘哭!

凌冬娘这才连忙收住了眼泪,吸了吸鼻子,这才开口,“其实我是有事情想求你。”

“猜得到。你要是没事求我,会来找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年过的日子太平顺了,再回想起以往的事情,楚思雅倒是没有那么怨恨了。

否则就凌冬娘当年逼着她去有大老虎的山上采药,她不整死凌冬娘,她都觉得自己太善良了。

心态变了,对凌冬娘,楚思雅也没有以前那么厌恶了。可若说跟凌冬娘交心?呵呵,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她跟凌冬娘,还是只适合当一对陌生人,或者,她能看在死去的凌秋生的份儿上,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凌冬娘一点忙,初次以外,楚思雅是真心不想跟凌冬娘有什么瓜葛。

“我想有一个孩子!”

楚思雅诧异的看着凌冬娘,似乎对她的问题感到十分的不解,“这话倒是有意思了,你想要孩子,跟我说做什么。我又不是男人,怎么帮你怀孕。”

“我知道你的医术高明。我现在什么都不求了,只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孩子。我现在的日子真的是太难熬了。老爷虽说也进我的房,可每次只要在我这里过夜,第二天,夫人就会死命的折磨我。三年多了,我都没有一儿半女,我现在只想要个孩子,好让我下半生能有个依靠。我——我知道你的医术高,你一定有法子让我怀孕的。荣安郡主,算我求你了,我知道我以前对不起你。可我当时是年少不懂事,我娇蛮任性,一直欺负你,可——可那都是我年少轻狂。我——我如今——”

“行了,行了,你也别年轻时候怎么样怎么样了。我帮你一次,一来是看在同为女人的份儿上,二来是看在养父的份儿上。不过我也提醒你一句,怀上了,可不好生下来。冯夫人可不是什么良善的,我一点都看不出来,她会容忍你将腹中的孩子安全生下来。”

“我知道。只要你能帮我怀孕,生下来,自然是靠我。”凌冬娘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傻了,她现在很清楚,她没有什么骄傲的资本,楚思雅愿意不计前嫌的帮她这一次,她该知足了。

唉,都说磨难会让人长大,这话果然不假,看看凌冬娘倒是一最好的例子。想想她从前是有多骄傲自负,觉得她就该得到全天下最好的!可如今,她倒是懂得惜福感恩了。

楚思雅问了一下凌冬娘的月事,也给她把脉,身子倒是挺正常的,就是微微有些宫寒。于是给凌冬娘开了一点助孕的药,然后又给凌冬娘算了一下,她比较容易有孕的日子。

最后楚思雅给了凌冬娘两百两银子,“看你穿戴的,就知道你这些年过得不是太好。这些银子你拿着,记住换成碎银子。”

凌冬娘双手颤抖的接过楚思雅手中的银票,嘴角不停的颤抖,“你——你对我这么好做什么。我当年对你这么坏,我甚至还想过要你死,我——我——”

“行了,套你说的一句话,你当年才多大,年轻不懂事罢了。”可陈氏和顾氏绝对不是什么年轻不懂事,她们是真正的心肠狠毒,恨不得她直接死了算了!

“好了。要是我养父活着,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让你做妾的!宁做寒门妻,不做高门妾!这高门的妾,能是这么好做的。你看看冯夫人,虽说这手段不是多高明,可就凭她占着一个妻的名分,她想怎么折磨你,就能怎么折磨你,冯大人也不会开口多说一句。为什么?因为她是妻,自古以来,男主外女主内。”

何况,冯大人也没多喜欢你,最多就是喜欢你年轻漂亮罢了。

这话楚思雅没有说出口,毕竟有些太伤人心了。凌冬娘就是被陈氏给教坏了,一心想着攀高枝,可惜高枝是攀不到了,倒是弄得自己尴尬的不得了。

“谢谢,真的谢谢你。我为我以前做的事情向你道歉。”

“好了,你也别道歉了。以后的日子还是该你自己过。你要是真的怀孕了,我会送个嬷嬷给你,帮你好好养胎,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你得自己盘算好了。”

算了,送佛送到西,帮人就帮帮全吧!

------题外话------

月末的最后一天还有这么多亲们给七七投票票,七七好开心啊!在此郑重感谢每一位支持七七的亲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