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不纳妾 朱云病/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荣安郡主可是多日不曾来寒舍了,这一次,一定要留下来吃一顿晚饭才是。”冯大人和冯夫人并排坐在主位上,和蔼的开口道。冯宇墨则是焦急的站立在二人的身后,看着楚思雅的眼神也是难掩焦急。

楚思雅不急不慢的端着茶杯喝着茶水,似乎没瞧见冯宇墨焦急的神态。

一杯茶也不知道喝了多久,楚思雅才缓缓的放下手中的茶杯,似笑非笑的看着冯大人,“吃饭?本郡主怕是吃不下去。本郡主的干姐姐,也就是冯大人你的儿媳妇,刚刚流产,冯夫人就迫不及待的要给冯公子纳妾。这知道的人要说冯夫人是想抱孙子,所以才这么急切,可要是不知道的,是不是要以为冯夫人架子大,压根儿就没将本郡主放在眼里!”

楚思雅一改方才和颜悦色的神色,神色突然变得凌厉起来。

“荣安郡主也说了,那是不明是非的人才会这么想的,可大多数人还是明事理的。郡主,我年纪也大了,想抱孙子,这无可厚非吧,当年郡主不就是——当年,我们看在郡主的份儿上,才让宇墨娶了子媛,这么多年来,看在郡主的份儿上,哪怕子媛一直没有怀孕,我们都不曾说过什么,可如今呢?子媛好不容易怀上一个,竟然还莫名其妙的流产了!荣安郡主,照这么下去,我们还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

冯夫人皮下肉不笑的说道。当年楚思雅不就是逼着老爷同意让宇墨娶了徐子媛,这一直是她心里的痛。现在好了,是徐子媛自己没有本事,三年多了都没有怀上不说,好不容易怀上,还莫名其妙的怀孕了,那她又凭什么不可以给自己的儿子纳妾,就算说出去,她也不怕!郡主,郡主又怎么样,难道郡主就可以这么多管闲事。

“冯大人也是这么想的?”楚思雅懒得理会冯夫人,冯家当家做主的不是她,而是冯大人,这一点她很清楚,所以她今天的目的也只有一个,稳住冯大人。

冯大人沉默了一会儿,到了他这个年纪,除了官途以外,他也确实是开始担忧子嗣的事儿了。

“荣安郡主也得体谅一下我们这做父母的心啊!”

这话说的婉转,可说白了,也就一个意思,就是冯宇墨纳妾,冯大人也是同意的。

“宫中的和宁公主马上要十八了。”楚思雅幽幽的说道。

冯夫人皱着眉头,看着楚思雅的眼神真心可以用莫名其妙来形容,那什么和宁郡主怎么样了,关他们什么事儿!

楚思雅一看冯夫人,就知道这个人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楚思雅还真是挺好奇的,这冯夫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年轻的时候,明明是个大家小姐,凭借安家当年的名声地位,她想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哪怕是勋贵人家也不是不可能,看看,冯夫人的同胞姐姐,不就嫁到了理国公,如今还成了理国公府的国公夫人。

可她倒是好,偏偏看重一个落魄秀才,甚至还闹出私奔的丑事。

只要有一点脸皮的女人,八成都做不出这种有损门楣的事儿来,可偏偏,这以为做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至于现在呢?她的夫君是好不容易从落霞镇这么一个小地方升迁到了梁都。天子脚下,当家主母的重要性就显现出来了。

看看其他人家的当家主母,那真真可以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哪家有些风吹草动,这耳朵就立马竖起来了,更别提宫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了。

不过,楚思雅也没想过让冯夫人明白她话里的意思,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看她一脸茫然的模样,楚思雅真心是想笑。

但当楚思雅扫到一旁正在沉思的冯大人,楚思雅的嘴角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弧度,只要这一位能够听懂就好了。

“皇帝舅舅可是早就想给和宁公主赐婚了,只是和宁公主不愿意罢了。”

之前,楚思雅也只是听说和宁公主心仪徐子寒,当时对这件事情,她也只是听过就算了。

不过这几年进宫,和宁公主总是有意无意的拦着自己,向她打听关于徐子寒的事情,尤其是和宁公主脸上小女儿家的娇羞情态,楚思雅心里是更加确定,和宁公主喜欢的就是徐子寒!不过到底喜欢到什么地步,这一点,就让人不得而知了。

楚思雅在来冯府前,就已经想好了,若是要阻止冯宇墨纳妾,不能用长公主府的势力压人,毕竟长公主府和徐子媛是隔着一层,可徐子寒可是徐子媛的亲哥哥,他的分量重了,冯大人自然就不敢再小觑他,不让冯宇墨纳妾,也不是难事了。

“子寒闲职到底只是一介商人。”

楚思雅闻言,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

“徐子寒曾经高中探花。”楚思雅幽幽的开口说道。

冯大人紧紧皱着浓眉,心里明显是在盘算着什么,到底要不要接受楚思雅的话呢?

和宁公主,可是当今颖妃娘娘所处的女儿,而且还是定王的同胞妹妹,徐子寒若是真的娶了和宁公主,他看就是当今的驸马了!这身份地位自然是不可以通知而语了!

自己这次要是卖了楚思雅一次好,那么下一次,不仅楚思雅心里会感激他,就连徐子寒也会感激他,这可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可万一这消息不属实呢?和宁公主最后没有嫁给徐子寒,那自己今日所做的不都成了笑话了!

冯夫人在一旁看的急的不行,她不懂,为什么每次只要楚思雅一开口,自己这老爷,就会开始左右动摇,这次也是一样!

不行,这次绝对不能让楚思雅得逞!

“老爷,这次宇墨纳的妾,可是由理国公世子夫人做媒牵线的,那可是——”

“谁介绍的?”楚思雅蹙着眉头问道,理国公世子夫人,那不就是楚思影!

冯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打断了,这心情自然是不太美妙,要不是碍于楚思雅的身份,她都想直接回击过去了!

“是理国公府的世子夫人,说来还是郡主你的姐姐呢!”

“是庶姐!”楚思雅着重强调。

楚思影,楚思雅真是想掰开楚思影的脑袋看一看,里面到底是装了什么,徐子媛关她什么事儿!冯宇墨纳不纳妾,又关系到她什么事儿!真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冯夫人一噎,哪怕她再缺心眼,也能看出楚思雅对楚思影的不喜,她说姐姐了,可楚思影倒好,直接就飘来一句庶姐,这不是摆明了羞辱人嘛!

“荣安郡主说的是,不过,我这侄媳妇儿,给宇墨挑的妾可真真是不错,人家的父亲可是一个八品的小官吏,虽说只是一个庶女吧,可——”

“庶女?楚思影闻言挑了挑眉,原来是庶女,难怪有愿意给暂时还没有功名的冯宇墨当妾室了。

”人家的父亲可是个八品官吏!“

冯夫人要强调的是冯宇墨即将纳的妾,可是一个官家小姐,比徐子媛这商家女的身份要强得多。

可楚思雅听得重点,则是那女子只是一个庶女。

楚思雅伸手抚了抚鬓边的碎发,”是未来的皇亲国戚风光,还是纳一个八品小官吏的庶女风光嗯?“楚思雅说着,还不解的看着冯大人。

冯大人知道楚思雅是要他做决定,是让冯宇墨纳八品小官吏的庶女为妾,还是等徐子寒成为驸马以后,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荣安郡主,可子媛与宇墨成亲都快三年了,可到现在都没有一儿半女。“

”子媛才刚刚小产,这说明她身体没问题。“

”是啊,爹。我跟子媛都还年轻,我们将来一定会有很多孩子的。“冯宇墨逮到机会,忙不迭的开口说道。

”宇墨!“

冯夫人不悦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她做那么多,可都是为了自己这儿子啊!他竟然公然跟她唱反调!

”老爷,这言而无信的事情,我们——“

”冯夫人,难道你们已经下聘了,交换了生辰八字?“楚思雅已经提前问过冰玉了,冯夫人也只是跟别人达成了初步的协议,还下聘,还交换生辰八字呢!毛线都没有!

冯夫人恶狠狠的瞪着楚思雅,恨不得直接将楚思雅给吃了,要是下了聘,交换了生辰八字,那她还跟楚思雅墨迹什么。

”冯大人,你才是冯家的一家之主,到底要怎么样,我想,还是该你自己决定。妇道人家,尤其一双眼睛只能看到后院的一亩三分地,这眼界怕是不怎么样,所以具体到底要怎么做,还请冯大人,现在就给本郡主一个答案吧。“

楚思雅知道冯大人在犹豫,可她现在没时间让这人继续了磨磨唧唧的,到时候事情继续延迟下去,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可没有人知道,所以楚思雅决定还是要快刀斩乱麻!

冯大人沉吟了一会儿,良久才开口,”郡主说的是,子媛才小产,怎么都不应该往宇墨的房间里放人。“

”老爷!“冯夫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冯大人,他怎么可以就因为楚思雅的一句话,就否决了她辛辛苦苦了这么多日的成果!这让她如何能够忍受。

”够了,你想给宇墨纳妾,我从来都是不同意的,只是看着孙子的份儿上,这才勉强开口同意,可如今——唉,子媛嫁给宇墨,就是我们的女儿了,你若是有女儿,舍得自家女儿受这种苦嘛!“冯大人一脸悲苦的说道。

楚思雅的嘴角撇了撇,还把子媛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楚思雅听得差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没有起来,这是什么人啊!这吹牛都不打草稿的!

八成是想着徐子寒以后真的娶了和宁公主,成了驸马,凭着徐子媛的关系,他能好好的沾沾好处吧!还什么把子媛当做自己的女儿,他说的不恶心,楚思雅听得都要吐出来了,呕——

冯夫人也是差点气的晕倒,当初给宇墨纳妾明明他也是同意的,那时候他什么时候想过什么徐子媛,还把她当做亲生女儿!凭什么楚思雅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什么和宁公主,什么徐子寒,老爷就改变心意了!

反正冯夫人从头到尾都没想过徐子寒有机会娶和宁公主。

在冯夫人眼中,徐子寒就是一个低贱的商人,这辈子对着他们这些官家,都只能抬头仰视!

冯宇墨则是感激的看着冯大人,”爹,谢谢你。“

楚思雅死命压抑住心头的恶心感,要是不继续忍着,她真的担心自己会吐出来。

不过好在,今天的目的达到了。

”宇墨啊,你以后得多陪陪子媛,争取早点给爹生一个大胖孙子!“要是徐子媛真的生下了孙子,到时候他们家跟徐子寒的关系不就更近了,冯大人心里的如意算盘打的是噼里啪啦的响!

”爹,您说的没错。今日我原本约了单兄,要出去吃酒,可——“

”单兄?是那位新近的翰林院供奉单云?“好像她总能从冯宇墨的嘴巴里听到单云两个字。

单云、冯宇墨,这两人,楚思雅隐隐间似乎是能找到什么联系,可细细想一想,却又毫无头绪。

还不等楚思雅多想什么,冯夫人就阴阳怪气的开口了,”忠勇侯虽说现在暂时被看管起来,可郡主跟侯爷到底是有婚约的,郡主还是——“

冯夫人说到这里,微微顿了顿,可眼底的嘲讽却是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能看清。

楚思雅皱了皱眉,方才她想事情有些入神,还没仔细听冯夫人的话,可如今回味过来,一张脸顿时青了。

”冯夫人,本郡主看你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做尊卑有别,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说本郡主不守妇道啊!“

冯夫人一惊,实在是被楚思雅的话给吓到了,一般来说,大家闺秀,或者身份越高的人就越爱惜自己的名声,楚思雅竟然就这么大喇喇的说出她话中隐藏的意思,这——这简直是打了冯夫人一个措手不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楚思雅可没有那么好心的放过冯夫人,她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是说她不守妇道,跟单云纠缠在一起?妹,女人的名节大于天,尤其是古代女人的名声,若是真的传出什么难听的,她这辈子算是全都毁了!

”没——没——“冯夫人被楚思雅激动的神色弄得也不禁发愣,一时间只能闭上了嘴巴,讷讷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冯大人,不如你跟本郡主说说,刚才冯夫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好了。污蔑当朝郡主的名声,本郡主真的是很好奇,她到底是长了几个脑袋!“其实楚思雅更想说的是冯家到底有多少人,够不够砍的!不过想到子媛也是冯府的人,再加上冯大人也好不容易松开纳妾的事情,楚思雅是硬将这些难听的话给咽下去了。

冯大人脸色一变,刚才冯夫人的话是说的不好听,可他没想到楚思雅竟然就揪着这件事情不放了!

”荣安郡主见谅,方才是贱内失言了。“

”失言?冯夫人这次是对我失言了,可下次若是运气不好,对着皇帝舅舅失言,对皇后失言,怕是要祸及全家了!“楚思雅冷冷的开口,每一个字就像是锋利的刀剑一般,直直的插入人心,让人不禁心胆俱裂。

”不会,绝对不会。下官保证,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若是再有,下官绝对不会再轻饶她!“冯大人忙不迭的开口道。

楚思雅微微哼了哼,斜睨了一眼全脸惨白的冯夫人,这才悠悠的开口,”冯大人在官场多年,想来应该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内宅不平,也是为官的大祸!“

楚思雅狠狠的咬着”内宅“两个字,一是提醒冯大人,冯夫人的手伸的太长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冯宇墨纳妾,二是冯夫人这当家主母对小妾也是不宽宏大量,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半点的怜悯之心!

楚思雅很确定冯大人是个聪明的,她话中的意思,冯大人稍微琢磨一下,肯定就能听懂。以后凌冬娘的日子也会好过一点。

楚思雅对凌冬娘没有多身后的感情,不过有一点,凌冬娘如今在楚思雅的眼中都比冯夫人要强的多,所以楚思雅是一点都不介意,让凌冬娘的日子好过一点,以此来让冯夫人的日子更难过一点,因为这样,冯夫人的心里也绝对是不舒服,这样很好,冯夫人不舒服,楚思雅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下官明白郡主的意思了,从今以后,下官的内宅绝对不会再有什么夭折子,请荣安郡主放心。“冯大人这话也算是给楚思雅做了保证。

楚思雅似笑非笑的看着冯大人,跟通透的人说话就是好,”冯大人可不要嫌本郡主爱多管闲事啊!“

”不会。下官的儿媳妇儿是郡主的干姐姐,郡主关心她是应当的。“

楚思雅挑了挑眉,听着冯大人的话,楚思雅就知道,以后绝对不会传出什么她不想听的话,这样很好。

”本郡主就先告辞了。“

长公主府

”雅儿,怎么了?难不成有谁给你气受了不成?“昭慧长公主见楚思雅一脸怒气的回来,忙不迭的开口问道,要是谁敢给她的宝贝女儿气受,她一定饶不了那人!

楚思雅原本就憋着一肚子的火,一听昭慧长公主的话,顿时忍不住了,噼里啪啦的就把事情全说了。

”娘,这世上怎么会有冯夫人这样的婆婆啊!子媛才刚刚小产啊!这还不算,她竟然说我跟那什么单云有——我——我当时要不是死命忍着,我都想直接一耳光上去扇死她!“

楚思雅真心是觉得憋屈,要不是顾忌着徐子媛,楚思雅发誓,她肯定一巴掌上去扇死冯夫人!

”啪——“昭慧长公主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脸上的神色也不是太好看,”好一个冯夫人,她是当本公主是死的!最不要脸的就是她了,当初连私奔这样的丑事都做的出来,如今竟然还敢随意污蔑你!“

昭慧长公主也算是气狠了,她的女儿,可是她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哪里能让别人这么羞辱!

”走,咱们进宫去找你外祖母,一个小小的四品诰命夫人,竟然敢对你出言不逊!“

”娘,不能去。我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好不容易才解决了冯宇墨纳妾的事儿。若是真的让外祖母出手,跟冯家的关系就紧张了。到时候子媛的日子怕是要不好过了。“

昭慧长公主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楚思雅,”你对自己在乎的人,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了他们让步,你怎么不想想,你这样子,到时候难过的也不知道是谁了!“

”娘,跟冯夫人那种人计较,不值当。她啊,就是个脑子不清楚的。我就是气不过她说的那些混账话,跟娘您说了以后,我这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了,咱们不跟那些没眼力界儿的计较啊!“

”你啊!“昭慧长公主无奈的看了一眼楚思雅。

”对了,娘,当初赵天楚怎么会娶楚思影的。“楚思雅之前就想不通这个问题,不过这跟她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她也懒得多计较。只是如今又碰上了楚思影,这就让她再次想起这问题了。

昭慧长公主诧异的看了一眼楚思雅,”你问这个问题做什么?“

楚思雅将楚思影给冯宇墨牵线搭桥纳妾的事儿说了。

”哼!自己家的事儿都没有弄清楚,这手倒是伸的够长,都管到人家纳妾不纳妾了。“昭慧长公主无不嘲讽的开口。

”娘,楚思影明显就配不上赵天楚。你说,赵天楚怎么会就愿意娶楚思影的?“这是楚思雅怎么都想不通的问题,你要说楚思影是个绝色大美人?呵呵,明显,楚思影没有够上那标准,排除了。身份够牛掰,让赵天楚凑上去,好像反了,是赵天楚的身份够牛掰,楚思影该千方百计的凑上去。

这么想想,好像没有一个能够对的上号的。要说两人看对了眼?不是楚思雅想要泼冷水,楚思影看上赵天楚,这一点,她是绝对相信的,可要说赵天楚也看上楚思影了,她真心觉得赵天楚的眼光没这么差。

”别想这么多了,他们的日子就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吧。以后这些事情啊,你都别管了。“昭慧长公主对楚国公府那些人是厌恶到了极点,心里就抱着一个想法,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她是绝对不会管的!

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一副不欲多说的模样,也就不再多说了。

”娘,您说和宁公主真的会嫁给徐子寒吗?“楚思雅对这个还真的是挺好奇的。

昭慧长公主斜睨了一眼楚思雅,”你关心的事儿,倒是真的不少。“

”嘿嘿。“楚思雅偷笑了两声,然后挽住昭慧长公主的胳膊,撒娇似的开口,”我哪里关心的太多了。不过,我是真的好奇,和宁公主都快十八了,皇帝舅舅好几次想给她赐婚,硬是让她自己给毁掉了。“

”颖妃怕是很难同意。“昭慧长公主幽幽的开口。

颖妃,楚思雅挑了挑眉,别提,颖妃还真的是一个挺麻烦的问题。

颖妃是定王的生母,如今正忙着给定王拉助力呢,这女婿绝对是一个拉助力的好法子。

徐子寒是有才华,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可说到底他只是商家公子,就凭这个,颖妃怕是就看不上。

”当年徐子寒曾经高中探花啊!若是当年他没有辞官,放弃所有,现在就算凭资历,他也起码能是四五品的官员了。“何况,徐子寒绝对不是不聪明的,相反他很聪明,他若为官,要是运气好一点,二三品的大员,他怕是都能做上了。不过可惜,可惜,真的是可惜啊!

”徐家?啧啧,你外祖母最近想要撤了徐家皇商了。“

楚思雅挑了挑眉,这消息她还真是没有听说过啊!皇商说白了,也是给宫里干活的,太后是后宫之主,这么一点小事,她自然是有决策的权力,乾风帝,对这种小事也是不在意,自然是由太后一个人做决定了。

”娘亲,这是为何啊?徐家可都当了这么久的皇商了,外祖母怎么突然想起要将他们给撤了?“

楚思雅听到这消息还是很激动的,她来梁都这么久了,也算是知道当年徐家的纠葛了,对徐子寒和徐子媛的父亲,楚思雅除了恶心以外,真的是没有其他任何的想法了。

她都想不通,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父亲呢?这无耻的境界,简直是已经超乎了人类的想象了!

当年徐方有一个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的丫鬟情人,不过后来徐方的父亲逼着他娶徐子寒的母亲,还将他那青梅竹马的丫鬟情人给卖到外地去!

徐方成亲后,一次无意间的机会,他又遇到了那丫鬟情人,从此两人是干柴遇到烈火,一发不可收拾,还弄出一个女儿,徐子晴,比子媛都要小上一点。

然后徐子寒的爷爷知道这事情了,顿时生气的不行,直接让人将那丫鬟弄死了,徐方那叫一个伤心的不可自拔啊!

不过后来徐方也想通了,开始一门心思的打理生意,徐老爷子看着徐方醒悟,还在感慨徐方怕是想通了,就是对那丫鬟生下的徐子晴,也默认了她回到徐家。

接下来两年都是平平静静的,可徐子寒和徐子媛的母亲,突然重病不起,徐子媛更是被人陷害跟小厮有染,徐子寒更是为了保住徐子媛,放弃了自己的功名。可最后,徐子寒放弃功名,等到的是他母亲身死,子媛的未婚夫也成了徐子晴的。

最后的最后,徐子寒带着徐子媛来到落霞镇。

”为什么?因为有些人太不知足了,这手伸的有些太长了。“昭慧长公主冷冷的说道,小小的皇商罢了,这手竟然敢伸的那么长,真不知道他们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

楚思雅一听眼睛顿时亮了,什么叫做手伸的太长了,这里面绝对是有文章啊!

”娘,您就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呗!“楚思雅心里真的是好奇的不行,她娘怎么能话说到一半就停在那儿了呢,实在是让人心里很不爽好不好!

”小孩子家家的,知道这些做什么?“

楚思雅拉着昭慧长公主的胳膊摇啊摇,”娘,我好奇吗?您怎么能挑起这话题,然后都不说了,我好奇啊!您要是不满足了我这好奇心,我八成几天都吃不下饭了!“

”你会几天吃不下去饭?“昭慧长公主是一点都不信。

”娘——“

”行了,也没什么不好跟你说的。只是你记住了,别出去乱说。“

”娘,您放心,女儿的嘴巴可是牢靠的不行,绝对不会出去乱说的!“

”你道当年徐方为何能做出这么多事情,是因为背后有人撑腰。“

”有人撑腰?“楚思雅算是想明白了,她当初还一直有些不明白,你说徐方做的这么过分,那徐老爷子看着也是一个精明的,怎么可能都不管不问了,原来不是不管不问了,而是背后有人撑腰,他管不了,也问不了,原来是这样啊!

”娘,当年给徐方撑腰的人是谁啊!“

”皇后。“昭慧长公主轻轻说道。

楚思雅不可置信的瞪了眼睛,她都有些怀疑自己耳朵听到的事实了,皇后。皇后当年管这些事情做什么,一个皇商,一般权贵之家肯定都不会放在眼里的,林皇后为何要给徐方撑腰。

”为了钱?“

楚思雅好像想明白了,林皇后丧自,只有皇长孙朱齐佑,对她来说,朱齐佑是她的一切了,她希望朱齐佑能够登上皇位,这要登上皇位,需要的东西可太多了,拉拢人是必须的,怎么拉拢人,肯定需要钱啊!

虽然那些自命不凡的官员总是看不起商人,可是谁都不能否认,最有钱的绝对就是商人。

林皇后的娘家可是书香门第,说白了,就是比较穷的,所以她想要钱,就只能将目光放在商人的身上了。

商人也是分等级的,最有钱的肯定就是为皇宫办事的皇商了。

”你个丫头真是不知道该说你聪明,还是说你傻了。“昭慧长公主忍不住开口道,她只是说了那么一句,她倒是全都想明白了。

”皇后当初算计的也太早了一点吧。这时间要是往前推,可都有四五年了!她这么早,就开始为皇长孙打算了?“

”是啊,她能不早早的为皇长孙做打算。太子死后,定王就占了一个长,还有肃王这些年的势力也增长的很快,皇长孙说白了就占着个名分的大义,说实在的,乾风帝会越过他这么多儿子,专门传位给朱齐佑,这还真的是有些悬乎的慌。

“娘,不想这些烦心事情了,将来到底谁能坐上这皇位,还没一个准呢!咱们啊,也别想这么多了。”

“你啊,娘本来就没操心这么多,你呢,以后也别老是为人家的事情操心,你看看你,都瘦了多少了!”

楚思雅吐了吐舌头,她知道,昭慧长公主是嫌弃她太爱管人家的闲事了。

不过,这是她的性情使然,她放在心里的人,楚思雅是绝对会拼尽全力守护!也不知道,她这算是优点还是缺点了。

翌日

“郡主不好了,云郡主听说突然昏迷发高烧,要是再晚一点!”冷霜惊慌失措的跑进楚思雅的房间说道。

楚思雅正在练字的笔倏地掉了下来,“赶紧进宫。”朱云昏迷发高烧,楚思雅觉得自己整颗心都乱了,她怎么都想不通,朱云怎么可能会突然出事呢!

昭慧长公主也得了消息,跟楚思雅一起进了宫。

慈宁宫

“雅儿,你赶紧去看看云丫头,太医院那些太医,个个都是没用的,竟然到现在都没有查出云丫头到底怎么会昏迷的!”

还不等楚思雅行礼,太后就忙不迭的开口说道,自从朱云晕倒,太后就急的连一口水都没有喝过,此时一看到楚思雅,忙不迭的开口说道。

楚思雅点了点头,进了朱云的卧室,此时朱云的床边已经围了不少的太医,可一个个的都愁眉不展。

“劳烦各位太医让一下,本郡主想给云儿诊脉。”

太医院的院长是知道楚思雅医术高超的,可一些年轻气盛的,可不觉得楚思雅一个姑娘能有多大的本事。

“荣安郡主,这看病救人可不是儿戏,虽说你知道几个药方子,可是——”

“白院判,这是你太医院新进的太医?本郡主看他真是一点规矩都不懂,以后太医院招太医,真的得请您擦亮了眼睛,好好找一些适合的太医才行!”

楚思雅的话说的真是无礼至极了,听着刚才出言嘲讽的年轻太医,一张脸红了白,白了红,真真是难看到了极点。

楚思雅才没有功夫管这太医在想什么,此时她一颗心都挂在朱云身上了。

楚思雅凑近一看,心里一惊,朱云何止是昏迷发高烧,身上竟然还起了不少的红斑点,就像是过敏一样。

“郡主,我们怀疑云郡主是得了什么传染性的疾病,所以——”

“不是?”楚思雅不等白院判将话说完,就冷冷的打断。

“荣安郡主,你凭什么说不是。宫里的贵人多得是,要是云郡主真的得了传染性的疾病,到时候传染了宫中其他的贵人,这可不是荣安郡主你一个人能够担当的起了,你——”刚才被楚思雅训斥的年轻太医,立马开口嘲讽,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楚思雅不识大体,会祸害宫里其他的贵人!

“你很烦!来人啊,把这人给本公主拉出去!”楚思雅正着急朱云的病,哪里有这功夫听这人叽叽歪歪的。

“荣安郡主,下官再不济,也是太医院的太医,我——”

“白院判!”楚思雅的声音里已经带着浓浓的不屑,显然是已经被这人给惹怒了。

“林太医你先出去!”在一个小小的太医,和楚思雅之间做选择,无疑,只要是个长眼睛的人,都能知道该选择谁!而且说句公道话,他也不觉得朱云是得了传染性的疾病,反倒像是吃了什么东西,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林太医一张脸涨的通红,显然是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可看到压根儿就没有人愿意多看他一眼,只能愤恨的离开屋子。

“云儿这几日有没有吃什么特别的?”楚思雅看着朱云的贴身丫鬟紫晶问道。

紫晶想了想,“没有啊,郡主一半都是跟着太后娘娘一起吃的,特别的东西,也就是荣安郡主你给她寄来的。可以前郡主也常吃,不对,有!”

------题外话------

谢谢370973893 投了1票(1热度)希望亲们投评价票,都投5热度的!昨儿个七七看到这1热度的,真的是头晕眼花,差点晕倒,难道七七的文真的这么差,竟然就只有1热度?

所以七七在这里郑重恳求亲们,如果不是5热度的评价票,就不要投了。

今天是清明节,清明时节雨纷纷,亲们要注意天气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