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革皇商 思雅献策/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母后,听说云丫头病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林皇后一脸担忧的看着太后,眼底溢出丝丝担忧的神色。

太后虽然焦心朱云的病,可也绝对没有到老糊涂的地步!这林皇后面上焦急,可这焦急却不达眼底,压根儿是来做戏,在皇上面前刷存在感的!

“有劳皇后多关心云儿了。”

“母后,妾身特地带了一只成年的老山参,希望这能对云郡主的身子有所裨益。”颖妃笑意吟吟的开口。

除了皇后,便是颖妃和贤妃是宫里位分最高的女人了,太后疼爱朱云,甚至还超过了她自己的亲孙女,所以她们二人自然也是要来表表孝心了。

太后瞧了一眼颖妃手中的老山参,粗壮,成色好,起码是百年的人参了,几乎都成人形了!

“这人参向来是吊命的,颖妃拿这么一根人参,难道是在诅咒云儿要——”

“皇后娘娘,妾身可从来没这么想过,倒是皇后竟然有这样的心思,难道是巴不得云儿出事不成!”颖妃怎么可能让林皇后这么污蔑自己,立马开口反击道。

“够了!你们都给朕闭嘴!这是母后的慈宁宫,可不是你们的宫殿,要吵去外面吵去!”乾风帝冷冷的扫了一眼林皇后和颖妃,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安分的!

林皇后也颖妃这才闭上了嘴巴,她们是来刷好感的,可不希望好感没有刷上,倒是先让乾风帝嫌弃了那可真真是得不偿失了!

乾风帝扫了一眼两人就收回了视线。

林太医这次是真的被白院判给撵了出来,怨恨白院判的同时,他最恨的其实还是楚思雅!想想他几日所受的奇耻大辱!还有自己的姑父也是因为楚思雅而死,一桩桩一件件都让林太医气的发狂!

林太医出了朱云的屋子,在看到太后、皇上这些贵人都在的时候,眼神不禁闪了闪。

“微臣见过皇上——”

“行了,云郡主的身子如何?”乾风帝打断林太医的话,忙不迭的开始问朱云的情况,如今太后焦急都不行,这些虚礼还管这么多做什么!

林太医跪在地上,低着头,眼珠子不停的转动。

“启禀皇上,据微臣看来,云郡主的病来势汹汹,昏迷发热,甚至身上也出现不少的红斑点,照微臣看来,云郡主怕是得了什么传染性的疾病。”

“你说什么?朱云得的病是会传染的?皇上,如果真是这样,那得赶紧让云郡主离开啊!要是因为她一个人,全宫的人都染上病,那该如何是好!”林皇后一听林太医的话,忙不迭的开口说道。

乾风帝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林太医,似乎是在辩别他话中的真实性,朱云真的是得了传染性的疾病。

林太医见乾风帝久久没有发话,急的差点脑门子都要流汗了,心也开始慌乱起来,“荣安郡主似乎是不大同意下官的看法,不过荣安郡主与云郡主的关系向来好,自然——”

“大胆!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污蔑当朝的郡主!你真当本太后是老而昏聩了,你刚才说的是什么话,难道不是在挑拨离间不成!”

太后锐利的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林太医,真当她是死的,竟然敢当着她的面就诬陷她的外孙女!谁给他的胆子。

“母后,若真的是传染性的病,那——”林皇后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

“你也给哀家闭嘴!你担心什么?是不是在担心云丫头得病,会让你这尊贵的皇后有事?你放心,云儿一直住在哀家的慈宁宫,就是有事,也是哀家先有事儿!”太后此时看到林皇后装模作样,心里的火就是蹭蹭的往上烧!

林皇后被太后骂了,蠕动了一下嘴巴,可最后还是讷讷的低下了头,只是眼底却闪烁着狠毒的光芒,这个老太婆,怎么还不死!她堂堂的皇后,凭什么要被一个老太婆这么辱骂!

颖妃看到林皇后被骂,心情真心是好到不行,天知道她有多恨林皇后。如今看到林皇后被骂,她真是浑身舒爽的恨不得唱歌了!

贤妃不像颖妃一样喜形于色,或者说她没有颖妃这样的底气,她在宫里能平平安安的活这么久,就是因为她识时务。

皇后,在后宫里,除了太后可以辱骂,其她人都是没有资格,颖妃这么嚣张的看皇后的好戏,到时候——

贤妃想着忍不住摇了摇头,颖妃和皇后一向不和,颖妃既然敢笑,自然是不怕林皇后找麻烦的,所以她也只需要静静地看着就好,多余的事情没必要做。

就在气氛凝滞,楚思雅来那身后跟着紫晶和白院判一起走了出来。

“雅儿,云丫头到底怎么样了?她得的到底是不是传染性的病?”太后心里其实也很没有底气,若是朱云真的得了传染性的病,她就算再想维护朱云,也只能将朱云送出宫、

楚思雅愣了愣,不解的看着太后,“什么传染性的病?”

当楚思雅看到跪在地上的林太医,眼神倏地变得有些凌厉,她怎么忘记了,这林太医刚才可是在朱云的卧室里,大言不惭的说朱云得的可是传染性的疾病。

“启禀皇帝舅舅还有外祖母,云儿得的不是什么传染性的疾病,而是因为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雅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人敢在慈宁宫给云儿下毒不成?要时真有这样胆大包天的,外祖母一定会扒了她的皮!”

昭慧长公主也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思雅,“雅儿,你是说有人给云儿那丫头下毒?谁的胆子那么大,竟然敢在慈宁宫下毒!”

乾风帝也拧起鹰眸,眼底闪过一丝利光,“荣安,你也给朕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楚思雅看了一眼身后的紫晶,示意她将东西拿出来,紫晶会意,从怀中取出了锦盒。

楚思雅接过锦盒以后,打开,里面赫然放着一枚丹药。

“这是什么?”太后开口问道。

“柴胡丸。”

“哀家想起来了,云儿这丫头说是这几天老是犯恶心,食欲不振。哀家找了白院判给云丫头诊脉,说是小孩子,到了要换季的时候,这身子总会不爽利的,不过小孩子,也不要吃什么药,就开了这柴胡丸给云儿。这药丸还是钟嬷嬷去太医院取的,难道是这药有毒不成?”

“太后明鉴,臣跟云郡主无冤无仇,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给云郡主下毒?这柴胡丸绝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白院判连忙跪下陈情,他都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到了这个地步!就算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给朱云下毒啊!

“荣安郡主,白院判德高望重,医者仁心,怎么可能给云郡主下毒呢!你——”林太医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可要是真按照楚思雅这么弄下去,怕是整个太医院都要被她给拖下水了!

楚思雅扫了一眼林太医,然后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白院判,悠悠的开口,“这柴胡丸没毒。”

“荣安,你先是说这柴胡丸害的云丫头晕倒,如今又说这柴胡丸没毒,你到底想说什么?”乾风帝的脾气也有些不好了,这楚思雅是不是在耍人玩儿!

“皇帝舅舅,这柴胡丸没毒,只是对我们这些大人而言!可对云儿这种小丫头,无疑,这就是毒药!”

“雅儿,你是说白院判开的药压根儿就不适合云儿服用?白院判,你在太医院多年了,哀家一直信任你,如今看来,你怕是跟封太医一样啊!”

太后恨恨的开口,她如今只要一想到封太医,整个人都有些不好,若是这白院判是第二个封太医,她绝对不介意直接解决了这人!

“太后恕罪,下官跟云郡主无冤无仇,怎么可能会谋害云郡主!下官可以对天发誓,下官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做啊!荣安郡主,下官按照云郡主的病症开了柴胡丸,到底是哪里开错了,你为何要这么污蔑下官啊!”

污蔑?楚思雅真想往他的脸上狠狠吐一口吐沫了!还诬陷呢!还真亏他说的出口!

“白院判,我问你,这药丸是不是你自己亲手炼制的。”

白院判一愣,可还是老实的点头,“凡是下官诊脉的主子,这药丸都是下官自己亲手炼制的。”原本是想让主子看看他勤勤恳恳的态度,可照着今天的事情来看,他真的是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碰过这药丸的心都有了。

“那我问白院判一句,这柴胡丸的主要材料是什么?”

“柴胡丸的主要材料自然是柴胡了。”白院判有些不明所以的开口。

“原来白院判你知道这柴胡丸的主要材料是柴胡啊!那我真想问你一句,为何要拿着有问题的柴胡制药!”楚思雅目光如剑直直的射向白院判,简直是恨不得将他给千刀万剐了!

白院判的脸顿时变得惨白,几乎是一点血色都看不出来。

“荣安,你说什么?这柴胡是有问题的?白院判,朕信任你,才将整个太医院都交给你,你倒好,竟然敢拿有问题的药给云丫头治病,下一次,是不是要拿毒药来给朕喝了!”这简直是触犯了乾风帝的大忌!

“臣不敢,就算借臣十个胆子,臣也不敢!”白院判一听乾风帝这诛心之言,忙不迭的开始磕头恕罪,他是真的没有胆子做这种事情啊!要是这罪名落实了,他一家老小怕是要全都给自己陪葬了!

“白院判,你是太医院的老人,医者父母心,我相信,这一点,你知道。皇帝舅舅信任你,任命你为太医院的院判,想来白院判你的医术肯定十分高明。这柴胡丸里的柴胡,我敢说,不仅质量差,说不定还隐隐有些变质,像我们这些大人吃了,可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云儿那丫头只有十一岁,她就是吃了这有问题的柴胡,才会昏迷发高热,甚至浑身还起了那些小红斑点!

白院判,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你用来制作柴胡丸的柴胡是有问题的!如果真实这样,那你确实是没资格做这院判了!”

楚思雅将手中的柴胡丸直接扔在白院判的面前,冷冷的开口道。

“白院判,你怎么不说了?要是你没有话说,朕就当你认罪了,这事情也没必要查了,就直接——”

“皇上,不是——不是——臣没有,臣真的没有。”白院判甚至顾不上自己竟然打断了乾风帝的话,忙不迭的开口道。

“那这柴胡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朕老老实实的说!”乾风帝可没有这么好的耐心,冰冷的视线直接扫向白院判。

“皇上,其实——其实太医院有不少药材都——都有问题。”白院判闭着眼睛,将这一句话吼完以后,他只觉得自己浑身都瘫软了,恨不得直接成一滩泥,瘫在地上。

“你说什么?太医院不少药材都是有问题的,你既然知道,为何不禀报!反而瞒着!”乾风帝死死盯着白院判,要是有可能,他都想直接把这白院判给砍了!

白院判抬起头,偷偷看了一眼林皇后,在场的人不是傻子,自然是明白这事情是和皇后有关系。

林皇后心里安恨,要不是此时有这么多人,她都想直接杀了白院判了!

颖妃则是看好戏似的看着林皇后,没想到兜兜转转了那么一大半天,这事情竟然跟林皇后关系,这可真是好看了!

“怎么,这太医院竟然都是听皇后的了!那朕这个皇帝算什么!”乾风帝一双锐利都要眼眸死死的看着林皇后,这女人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搞出这么多事情,他是不是该夸赞她一句啊!

林皇后一惊,连忙下跪喊冤,“皇上,臣妾一直战战兢兢的打理后宫,不敢说有多少功劳,可也有苦劳啊!怎么可能会随意插手太医院的事儿!”

“太医院的药材不都是由皇商徐家提供的。”楚思雅忽的说了一句,话落,昭慧长公主立马拉了拉楚思雅的袖子。

乾风帝和太后看向林皇后的眼神是愈发的不善,刚才他们太生气了,还真是没有在意这么多,可如今听楚思雅这么一说,他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乾风帝自然是知道,自己这皇后和林家那些见不得人的勾结,不过她到底是自己的结发妻子,又想到她早年丧子,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眼了!可她倒是好,干的都是什么蠢事,太医院有许多药材有问题,小小的皇商,自然是不敢往宫里卖假药,可作为一国之母的皇后,她敢啊!至于为何换假药,要说林皇后想害自己的命,这不可能,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以次充好,不就是为了钱!

乾风帝此时真的是失望的,作为一国之母,眼里竟然只能看到钱这样东西,真真是目光短浅,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当一国之母!

不自禁的,乾风帝的眼前闪过一女子的窈窕的身影,耳边也是她悦耳的笑容,那样的女子才配做一国之母!

乾风帝突然觉得一道视线紧紧的盯着他,仔细一看,果然是太后。

乾风帝微微有些不自在的撇过头,咳嗽了两声。

在宫里呆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就算是傻子也要成精了,尤其是乾风帝的心思,她们就算不说全都摸透了,也起码摸透了个七七八八,果然在他眼中心中,只有那个女人。

“皇上,臣有罪,求皇上饶命!”白院判知道这件事太大了,可他一个小小的太医能怎么样,他是知道有些药材不对,以次充好,可有皇后在上头压着,而且只是药材有些不好,不是有问题,所以他就睁一只眼闭一眼了,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品质稍微有点问题的柴胡,让云郡主吃了,竟然会出这么大的问题!

乾风帝冷冷扫了一眼白院判。

白院判的为人他还是知道的,中规中矩,也不敢多做什么,更不敢得罪人,原本这种性子,乾风帝还算是欣赏,可经过这么一遭事情,那一丁点的欣赏是荡然无存了!

“皇上,照哀家看,还是早日将徐家的皇商之位给撤了的好。”对白院判要如何处置,太后没有开口,毕竟这算是政事,可小小的皇商,太后要收拾他们,还不容易!“

”母后,徐家当皇商这么多年了,一直兢兢业业的,没有出过任何问题,这一下子撤乐他们的皇商之位,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皇后娘娘,妾身倒是很好奇,你说说,徐家小小一个皇商,怎么敢以次充好,这次是云郡主吃了有问题的药,昏迷发热,下次万一皇上和太后也因为吃了这有问题的药,身体不适,那又该如何?难道是皇后娘娘你不曾将皇上和太后的身体放在心上不成!“颖妃目含嘲讽的开口。

”颖妃,你休要胡言乱语!“林皇后真是恨不得直接撕了颖妃的这张嘴!

”臣妾是胡言乱语吗?臣妾可是听说徐家跟皇后娘娘的娘家关系很近呢!“

”够了!你们两个吵够了没有!“乾风帝懒得听两个女人吵架,林皇后和徐家有什么纠纷,他不是不知道,以前只是睁一只眼闭一眼,没有管,可如今到了现在这地步,他已经是不能不管了!

”余中,传旨,撤了徐家的皇商之位,白院判官降两级,就当个小小的太医吧。“

”皇帝,还有一个呢。“太后可没有忘了跪在地上的林太医,竟然敢污蔑她的宝贝外孙女,这种人要是不让他受到惩处,太后都要担心自己吃不好睡不好了!

林太医心头一慌,”皇上,微臣也是因为关心各位主子的身体,这才会一看到云郡主可能是身染恶疾,就担心会不会传染到宫里的主子啊!“

乾风帝的鹰眸冷冷的扫过林太医,到了现在还把他这个皇帝当傻子一样耍!

”连病都不会看的太医,有点小事就在那里叽叽喳喳的,朕看,你也没必要再当太医了。“一句话,就彻底的绝了林太医以后的路。

顿时,林太医就像是一条死狗趴在地上,完了,完了,全都完了。

楚思雅一点都不同情林太医,这人好像对她有莫名的敌意一样,而且要是乾风帝和太后相信了这林太医的话,将朱云给遣送到宫外治疗,朱云能不能得到好的治疗都是一个大问题,说不定还会因为延迟了救治,而丧命!

”皇上,徐家既然不再是皇商,不知皇上想要由谁来接任皇商一职呢?臣妾倒是知道梁都的药材商梁家一直——“

”行了,这些朕自有打算,尔等不必多言。颖妃,你只是后宫的妃子,有些事情轮不到你插手。“乾风帝目含警告的看着颖妃,徐家下台了,这么快就想将梁家弄上来,这梁家跟温伯府走的也很近啊!真当他这个皇帝是傻子不成!

颖妃被乾风帝看的浑身发凉,这才知道,是她太急迫了。

要是往常,颖妃吃这么大的憋,林皇后早在那里幸灾乐祸了!

可现在她真的是没有那个心情幸灾乐祸!徐家失去了皇商的位置,这就代表着她以后的银子少了一大笔,这怎么能不让颖妃的心在流血。

”好了,你们都下去。“乾风帝此时看到这么多人,就觉得头痛,挥了挥手让她们全都退下。

楚思雅正想和昭慧长公主一起离开,乾风帝却突然开口,”昭慧,你和荣安留下。“

林皇后本来还有一些愣神,可一听到荣两个字,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看着楚思雅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给生吃活剥了!要不是她,徐家怎么会失去皇商的位置,她又怎么可能会少那么一大笔钱!

楚思雅还不知道,林皇后已经记恨上她了,不过就算知道,她也不会在意。因为楚文煜的婚事,她早就记恨上她跟她娘了,再记恨一点,她也无所谓了。

等到其他人都离开后,乾风帝才抬眸看了一眼楚思雅,”去看过云翎那小子了。“

楚思雅干笑了两声,”我就知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皇帝舅舅你!“

楚思雅适时的拍了一个小小的马屁。

”你们两个都是胆子大的,好像没什么是你们不敢干的!三年前,你才十一,就敢跑去军营帮将士治疗瘟疫。“

”那时候脑子一发热,都没有怎么想后果,就这么直接去做了,皇帝舅舅不会现在才想起来翻旧账吧。“

”你啊!倒是跟翎儿那小子真像。算了,朕也老了,以后大梁的江山该怎么样,还是你们这些年轻人说了算。今儿个叫你留下来,不是要跟你说云翎那小子,多提他,朕自己先要气死自己了!朕是想问问你,对皇商的事儿是什么看法?“

楚思雅闻言目瞪口呆,别说楚思雅了,太后和昭慧长公主听得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太后最先回过神来,淡淡的开口,”皇帝,雅儿只是一个女子,到底由谁来坐皇商,还是该由皇帝你来决定。“

”母后,荣安虽然是个女子,可她医术高超,而且她没有私心,朕是想问一问她的意见。荣安,你也不必有什么顾忌,尽管说。“

楚思雅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了,她是该感激自己这皇帝舅舅这么相信她妈?

”皇帝舅舅,我跟你说实话,我对京城的各大药商都不是很熟悉。不过,我一直对一件事挺好奇的。“

”你个小丫头对什么事儿好奇?说来听听。“乾风帝来了兴致,倒是想知道楚思雅到底想说什么。

”皇帝舅舅,皇商,顾名思义,就是给皇家采购东西的。徐家是药商,还有专门给皇宫大内提供丝绸,胭脂水粉,还有蔬果瓜菜的,这些也是皇商吧。“

乾风帝点了点头,”不错。“

”除了对徐家以外,其他的皇商,荣安都不是很熟悉,不过,徐家,荣安倒是知道的挺清楚的。就现在徐家的那个什么家主徐方,简直跟楚玉亭有的一拼了!“

”雅儿!“昭慧长公主不满的开口,自己这女儿可是越来越不知道收敛了,怎么能在乾风帝面前这么说他的亲生父亲呢!

”跟楚玉亭有的一拼?什么有的一拼?“乾风帝可没有时间关注徐家一个小小的皇商怎么样,故而有次一问。

”一样的渣啊!皇帝舅舅,我告诉你,徐家现在的家主徐方,比楚玉亭还不是一个东西,他为了一个丫鬟生的女儿,毁了他嫡妻生的一对儿女。徐子寒,当初可是高中探花,硬生生的被徐方逼得毁了自己的功名。还有徐子媛也被徐方那人渣没了亲事,毁了名节,只能跟着自己的哥哥一起远走他乡。“

楚思雅度徐方也是厌恶到了极点,有这么好的机会,不好好的告上一状,她都嫌对不起自己!

乾风帝闻言若有所思,旋而,抬头看了一样楚思雅,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倒是会告状。徐家的家事跟你没关系。“

楚思雅努了努嘴巴,”皇帝舅舅您又不是不知道当初我在落霞镇,吃不饱穿不暖,是徐家兄妹对我伸出援手的。“

”所以你现在替他们说话?徐子寒,是个有才华的,不过当年他执意辞官,朕也没有挽留他,一个连家事都处理不好的人,这种人,就算再是人才,朕也不想要。“

”楚国公府的家事不也处理不好,皇帝舅舅,您怎么不直接罢了楚玉亭的官呢!“楚思雅不知不觉间就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的,说完后,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她怎么傻到将心里话说出来了呢!

”楚玉亭?你对他倒是一点父女之情都没有,都是直接喊他名字啊!

“他不配做我的父亲!楚思雅是一点都没有打算遮掩她对楚玉亭的不屑,他确实是没有资格做她的父亲!

”行了,说着说着你倒是说偏了。朕是让你说皇商的事儿,你倒是跟朕扯起这些无用的事情来了。“

”刚才说到徐家,荣安太激动了,所以忍不住多说了两句。皇帝舅舅,其实我好奇的是,为何一家做了皇商就要永远做下去?就像徐家,他们给皇家提供药材,可是做了好几代了,这积累的财富就不说了。做了这么多代,他们的胆子也是大的没边了,竟然敢以次充好。这次是以次充好,下次会不会直接下毒,谁都不知道。“

乾风帝微微眯起眼睛,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

”皇帝舅舅,我是想,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不能让一家做了皇商,就让他们永远做下去。当然了,如果他们有能力,而且供应的东西确实好立,那继续让他们做下去那也无妨。其实皇帝舅舅,要是我猜的没错,皇家用来采买的银子应该不少吧。可那些药材,胭脂水粉真的有那么贵吗?不见得吧。“

”你倒是可惜没生成个男人,懂得事情倒是不少。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底下的人浑水摸鱼,甚至拿取好处,朕都是知道的。要真像你说的,底下的人怕是没有一个会好好的替朕办事了。“

这个道理,楚思雅懂,就是现代老是喊着要抓贪官,可实际上呢,贪官是抓不完的,或者应该这么说,每个人都贪,就是看贪的多还是贪的少了。

”皇帝舅舅英明,是荣安短见了。不过底下的人贪不贪,暂时管不了,但是可以从皇商那里下功夫啊,比如可以看看哪家的东西好,价格低,做事勤恳,就将皇商的位置给他们。而且也不用一家成了皇商,就让他们生生世世都做下去,这对其他人也不公平,可以每三年竞选一次,这样有紧张感,他们也会更加精益求精不是?“

”三年换一次皇商,这个主意倒是不错。母后,您觉得呢?“乾风帝原本只是想问问楚思雅,关于让谁来接替徐家的事儿,没想到她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别提是让人有些醍醐灌顶的感觉。

太后没有回答乾风帝的话,倒是看了一眼楚思雅,”雅儿,你脸上的胭脂倒是挺不错的,比宫里用的似乎还要强上一点。“

楚思雅愣了愣,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外祖母,娘亲和我用的胭脂,都是我自己调制的。我觉得外面的胭脂水粉,要么太红要么太白,用的不太舒服,还不如自己做。“

”母后还别提,荣安脸上的胭脂似乎是比宫里的人用的更好。荣安,以后让你俩负责宫里的胭脂水粉可好?“

楚思雅一惊,连忙摆手,开玩笑,宫里的活儿,这是她最不愿意接的,谁爱接,谁去接吧!

”我对做生意一点天赋都没有,皇帝舅舅就不要拿我取笑了。“

”皇帝,这话有失欠妥。荣安可是皇家的郡主,这么金尊玉贵的姑娘家,怎么能从事商人这种行业,这不是让别人笑话荣安嘛!“

乾风帝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刚才的话是有欠妥当了。

”好了,刚才的话就当朕没说过。不过,荣安你这法子倒是不错,三年换一次皇商,有能者居之,这法子确实不错。

这样子好了,这次就由你选定药商的人选吧。“

”我!“楚思雅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乾风帝竟然会把这事情交给她!

”怎么,没信心?“

”有!怎么可能没有!“楚思雅正觉得最近太闷了,有事情让她打发打发时间这也不错。

不知想到了什么,楚思雅突然开口,”皇帝舅舅,徐家虽然被撤了皇商的名头,可徐子寒能否参加这次皇商的竞选?“

楚思雅想起徐子寒对皇商的执着,心里盘算着,还是为他争取一下机会。

”你既然开口了,想来也不会徇私,徐子寒若是想参加就让他参加吧。他不是早就跟徐家断绝关系了,他若是有本事重新将皇商拿回去,也算是他的本事。“

这就是答应了,楚思雅默默的送了一口气。

徐家

”你个孽子!我跟你说了多少回了!咱们做药材生意的,首先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你看看你的作所作为,当初对子寒两兄妹的就先不说了,可你竟然胆大包天的将次一等的药材送到宫里,你是不是想找死啊!“头发花白,拄着拐杖的徐老太爷看着自己的儿子,真心是恨不得直接将他活活掐死。

”爷爷,您怎么能这么骂爹呢!是皇后娘娘急需要一大笔钱,爹没法子,一时间又凑不到,所以才会将那些次一等的药材送到宫里,否则吃罪了皇后娘娘,咱们徐家担待的起嘛!“一个身穿桃红色绣着菊花纹褙子,梳着妇人发髻的女子,娇声开口。

这正是徐方最宠爱的女儿徐子晴,他的夫君千森,也是皇商世家,不过是专门为宫里提供胭脂水粉的。

千森今日也陪着徐子晴一起来了徐府,”爷爷,子晴说的不错,咱们可不能得罪皇后娘娘啊!“

”圣旨到!“

徐老太爷气的还想发火,忽的听到这么一声,火气顿消,战战兢兢的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商徐家本为皇家提供药材,应当战战兢兢,勤勤恳恳,竟以次充好,本是罪无可恕,可朕念在徐家多年苦劳,特不予追究,现,革除徐家皇商。“

传旨的太监念完以后,在场所有的人都蒙了,尤其是徐老太爷,他不相信自己听到的,徐家皇商的名头已经传了四代了,难道到了他儿子这一代,就要毁了吗?

徐方更是大受打击,他死都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不可能,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皇后娘娘——“

”徐老爷,这是皇上的圣旨,可容不得你诋毁!你说你们这皇商党的好好的,偏偏要弄出这么多事儿来。你可知道,就是因为你送去御药房的柴胡有问题,云郡主吃了以后昏迷发高烧,太后和皇上大怒,如今,只是革除了徐家皇商的称号,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要是皇上认真追究起来,徐家怕是得满门抄斩了!这徐方竟然还敢胆大包天的对圣旨不敬,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你个孽子!我不是跟你说了,做咱们药材生意的,一定得有良心的,你倒好,天天走邪门歪道,还一天到晚的得意洋洋,如今你再得意啊!徐家皇商没有了,这可是从你曾爷爷传到你手上的,竟然没有了!没有了!你就算死了,也没有脸去见列祖列宗啊!我——我死了也没有脸——”徐老太爷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题外话------

O(∩_∩)O谢谢熊爷mihu秀才投了1张月票yachielee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