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和宁公主/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作孽啊!作孽!都是作孽!”徐老太爷睁开眼睛,浑浊的眼底有一瞬间的迷惘,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清明。

徐老太爷真的是太后悔了!当初他怎么就没有好好教导徐方这个孽子!他对一个丫头要死要活的,为了那丫头,甚至害死自己的嫡妻,就连他自己的亲生儿女都不放过。

徐老太爷怨啊!恨啊!不仅是对徐方这个儿子的,他还恨自己,是的,他确实是恨自己啊!

当初发生这一切的时候,他想过阻拦,可就是因为那孽子在不知不觉间攀上了林皇后,他为了徐家能够更上一层楼,所以对那孽子做的一切视而不见,任凭他这么伤害子寒和子媛!

如今报应来了,真的是报应啊!

“爹,你醒了!”徐方对徐老爷子也是真的孝顺,哪怕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是因为他间接死的,可徐老太爷从小对他的父爱,徐方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爹啊,咱们现在该好好想想咱们该怎么办!皇上怎么会突然撤了咱们家皇商的位置呢!爹,不如您去找皇后娘娘?”徐子晴对徐老太爷是一点都不尊重,她压根儿就没将徐老太爷当做自己的爷爷,相反她还很恨徐老太爷。

在徐子晴眼中,要不是徐老太爷从中作梗,她爹一定会娶自己的娘亲,那她就不会是庶女,而是正儿八经的嫡女了!

而且如今他们家正是多事之秋,徐子晴正担心徐家要是没有了皇商的名头,她在千家的地位怕是也要受到影响。

“去找皇后娘娘?我劝你们不用去了。”

“孽子,你怎么在这里!”徐方正是心烦意乱的时候,一听到徐子寒这惹人生厌的声音,顿时忍不住皱起眉头,眼底闪过浓浓的厌恶。

徐子寒挑了挑眉,对徐方,他早就是不在意了,这种人压根儿就不配称作人,虎毒不食子,这人比吃人的老虎都要狠上三分!

“我凭什么不能来这里?我可不记得我被逐出徐家的族谱了,所以我徐子寒还是徐家嫡出的大少爷,我凭什么不能来这儿呢?”徐子寒挑了挑眉,云淡风轻的说道。这么多年,再见到他们,徐子寒已经能够控制住自己心中的恨意了。不能不说,这真的算是一种进步。

“子寒,是爷爷对不起你和子媛啊!”徐老太爷躺在床上,想要挣扎着起身,可试了好多趟,还是不能起身,最后只能颤巍巍的伸出手,似乎是想要触碰徐子寒。

徐子寒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徐老太爷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爷爷,曾经我是那么的敬重你。可在我娘被这畜生下毒毒害,在子媛被人毁了名声,退了婚事,我十年寒窗,好不容易考中了探花,却被人硬逼着毁了自己的功名,在发生这一切的时候,我的好爷爷,你在做什么?你就那么冷眼旁观,一言不发。”

徐老爷子蠕动了一下嘴唇,似乎是想要解释,可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整个人就像是一只斗败了大公鸡一样,毫无斗志,垂垂老矣。

“你个孽子,没看到你爷爷躺在病床上,你在这里胡言乱语什么!赶紧给我滚出去!”徐方只要一看到徐子寒,心头的怒火就是“蹭蹭——”的往上烧,对这个自己厌恶的妻子生的儿子,徐方恨不得在他出生的时候,就直接掐死他!

徐子寒淡淡的扫了一眼徐方,这一眼平静的一点波动都没有,就像他对徐方,那最后一点父子之情,早就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我会走,放心,这徐家,我也压根儿就不想留!今天来,只是想跟你们说一些事儿罢了。徐家被革除了皇商,皇上又立马贴了告示,以后所有的皇商每三年一评定,胜者居之。”

“你说什么?什么叫做皇商每三年一评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千森顿时不信的瞪大了眼睛,皇商,他们千家也是皇商啊!只不过千家是专门为后宫的妃子提供胭脂水粉的。

徐子寒淡淡的笑了,这个贱男,当初害的子媛差点名节尽毁,害的子媛差点自尽,这一笔笔的血账他怎么会忘记呢?不仅是不会忘记,他绝对要一笔笔的讨回来。

只是前几年他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药材上,胭脂水粉这一块,倒是有所忽略。不过没关系,他也不想这么起眼,身兼药材和胭脂水粉两块,毕竟那太起眼了,不过做胭脂水粉的可不止他千家。

“就是你听到的。如今告示都已经贴满了整个大街,你要是愿意,随时可以出去看看。”

千森见徐子寒说的信誓旦旦,双腿一软,差点没有晕倒。

徐子寒不会故意拿这些事情来吓唬人,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些都是真的,怎么会,这些怎么会都是真的!难道他千家的皇商位置也会不保吗?

“子寒留下,你们都先出去。”徐老太爷挥了挥手,语气里带着浓浓的疲惫。

“爹,我们怎么可以离开,谁知道这孽子——”徐方顿时不满的开口,真觉得自己这父亲是老糊涂了!

“咳咳——咳咳咳——是不是我的话不管用了!我叫你们出去,出去!听到没有!”徐老太爷歇斯里地的开始咳嗽起来,似乎要将自己的心肝都咳出来一样。

徐方顿时急了,无奈的拉着徐子晴和千森一起离开。

原本略显拥挤的房间顿时变得空旷起来。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徐老太爷才定定的凝视着徐子寒,“子寒,你长大了。”

“我当然得长大,要是我还想以前一样年幼无知,我和子媛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子寒,这次的皇商你会去争的是吧。”徐老太爷肯定的说道。其实徐家这么多代子孙,最有出息的,就是徐子寒,他凭借自己商人之子的身份,竟然金榜题名,成了探花,可想而知他是有多出色!

“爷爷,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子寒,爷爷老了,爷爷如今就恳求你一件事。爷爷求你,等你竞争到皇商后,还能回到徐家,这皇商的名头,咱们徐家已经传了好几代了,真的不能在爷爷活着的时候断了啊!”徐老太爷说到悲伤的地方,忍不住放声痛哭,他真不敢想,祖祖辈辈守护的皇商之位就这么让他给弄没了,他死之后,怕是都没有脸见列祖列宗啊!

徐子寒讥诮的看着徐老太爷,他都不知道徐老太爷到底是怎么有脸对自己提出这个要求的。

徐子寒一步一步的走进徐老太爷,最后双手撑住床,双眸紧紧的凝视着徐老太爷,“爷爷,我真是好奇,你怎么有脸跟我提这个要求呢?回徐家?你怎么不看看这徐家到底是有多肮脏!我娘何其无辜?自从嫁到徐家来,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打理徐家,对你也是孝顺至极,对徐方也是尽到了做妻子的义务?可那畜生,是怎么对我娘的?我娘又做错了什么?那畜生竟然直接混账的给我娘下慢性毒药,等我发现的时候,我娘已经回魂乏术!还有子媛,她做错了什么,就因为徐子晴那贱女人看上了她的未婚夫!

徐方就害的子媛身败名裂,诬陷她跟小厮有染!我高中探花,他担心,有朝一日我会不受控制,会爬到他的头上,他更狠,直接用子媛逼迫我放弃我辛辛苦苦得来的功名!好,子媛是我唯一的亲妹妹,为了她放弃一切,我愿意!我放弃了自己十年寒窗换来的探花功名,可徐方那畜生却言而无信,将子媛和小厮有染的流言传遍了整个梁都!

你知不知道,那时候我看到子媛就那么把自己挂在白绫上,我整颗心都碎了!

徐方那畜生还嫌不够,竟然直接将子媛的消息告诉病重的娘亲,让原本就时日无多的娘亲,活生生的气死!我不懂,真的不懂,这世上怎么会有徐方这样的畜生!”

徐子寒双目通红,整个人都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

“而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平时装的慈眉善目,仁心仁义的,可你明明知道徐方那畜生做的事情,可你却视若无睹,生生的看着我娘被慢性毒药折磨致死,看着子媛名声尽毁,看着我十年寒窗取得的功名,一朝尽丧!”

“不是,子寒,不是,我是——”徐老太爷拼命的摇着头,想要解释,可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你想说什么?你是想说,这些都不是你的本意是不是?你怎么有脸说出这种话来。确实不是你的本意,你只不过是看徐方搭上了皇后娘娘这条船,你想要徐家更上一层楼,所以你对这一切,哪怕是看到了,也都当没有看到。

不,我说错了,你恐怕还在心里给自己找了冠冕堂皇的理由,你是不是心里想着,若是你出手,徐方说不定会更加狗急跳墙,然后直接毁了我们母子三人!有你在暗处看着,徐方说不定会收敛一点?你说,你是不是这么想的?

爷爷啊,爷爷,你真是虚伪。其实我真是一点都不怀疑你是徐方的父亲,因为你们两父子真的是很像很像啊!

徐方的畜生是在明面上,而你的畜生,只不过是一直藏着掖着。不过归根究底,你也是一样的畜生,让人恶心不屑罢了!

徐子寒说完后,冷冷的起身,看都不愿意再看徐老爷子一眼。

他们母子三人的悲剧,徐老爷子在其中也可以说是居功至伟啊!

徐老太爷无力的看着徐子寒离去的身影,老泪纵横。

”爹!是不是那畜生说了什么,您等着,我这就去教训那畜生!“徐方可一直担心徐老爷子受刺激,所以徐子寒一离开,他就立马闯进屋子。

徐老太爷目光悲戚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他只是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看到徐家更上一层楼,他错了吗?真的错了吗?

徐老太爷忍不住悲怆一笑,是啊,他错了,而且是错的离谱,他以为自己的儿子靠上了皇后娘娘,这就能让徐家更上一层楼,所以他漠视了徐方对徐子寒兄妹的残害,甚至眼睁睁的看着徐方毒死了自己的嫡妻。

徐老太爷忍不住想,他错了,而且他是错的离谱啊!他老是说做药材生意的人,必须要有良心。

他的儿子徐方没有良心,可此时他才知道,原来他也是个没有良心的,一个连良心都没有的人,又怎么可能真正成功呢?

”儿子啊,爹错了,你更是错的离谱啊!“可惜这个道理他明白的太晚太晚了!

冯府

楚思雅在徐家革除了皇商的当天就去冯府见徐子媛了。

徐子媛听到徐家被革除了皇商的名头,微微愣了愣,随后就恢复正常,”徐家被革除了皇商?呵呵,不知道徐方此时气成什么样儿了?“

自从确定冯宇墨不会纳妾以后,徐子媛的心情也好了不少,饮食也慢慢的正常起来,吃的好了,休息好了,心情好了,这亏损的身子,也总算是慢慢的补回来了。

楚思雅听着徐子媛对徐方的称呼,忍不住挑了挑眉,想来她和徐子媛还真是挺有共同之处的啊!她私下里也是直接喊楚玉亭的名字,父亲,爹,这样的称呼,放在他们身上,这纯粹就是浪费,恶心,甚至是侮辱了这词语代表的意思!

”好了,当初他那么害你,如今总算是得到报应了,你啊,尽管放宽心,好好养自己的身子。对了,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皇帝舅舅采纳了我的意见,从此以后,皇商三年一评选,如今专门给后宫供应胭脂水粉的千家怕是也要马上下去了。我听说有两家专门做胭脂水粉的老牌家族,这次渴死拼尽全力要争一争这皇商的位置!“

”千家?“徐子媛已经好久没有听到千家了,记忆中的那个人的身影也早就模糊了,以前提起他,除了恨就是恨,可是如今,她好像突然就平静下来了,可能是因为没有爱了,所以不在意了吧。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现在你啊,还是得好好调养我自己的身子才是。“楚思雅一时间倒是有些后悔,她无缘无故提什么千家做什么,就算千家的千森曾经是徐子媛的未婚夫,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千森在徐子媛的心里怕是早就激不起半分的波动了。

”少奶奶,您哥哥来看望您了。“牛嬷嬷恭声说道。

”想来你们兄妹怕是有许多话要说,那我就先走了。“

”郡主请留步。“

楚思雅还起身,徐子寒已经大跨步进来。

楚思雅看了徐子寒一眼,只见他满身寒霜,眉眼间也凝着淡淡的冰冷之气。

”许久不见,徐公子看着倒是愈发的清减了。“

何止是清减,简直就是清冷啊!

想想云翎,自己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冰块,可如今已经由冰块笑容的趋势了,可这徐子寒,倒是变得越来越冰冷。

”徐家的事儿,在下先行谢过荣安郡主了。“徐子寒自顾自的找了一个座位坐下,抱拳向楚思雅道谢。

楚思雅摆了摆手,”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你要谢谢的话,还真是谢错了人。“

”不知郡主可否告知,徐家的人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一下子被革除了皇商的功名?“

楚思雅微微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徐子寒,”你不知道?“

楚思雅原本以为,就照着徐子寒对徐家恨之入骨的心,徐家有点风吹草动,他怕是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没想到徐子寒会不知道原因,这可真的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徐家胆大包天,竟然敢以次充好,云儿吃了徐家进贡的药,昏迷发烧,浑身还长了许多的小斑点。“

”以次充好?“徐子寒若有所思的开口。

”听你这语气,好像是知道徐家以次充好的事儿啊!“

”知道一点,可不多,不过林皇后的娘家最近可是发了一大笔的横财,而且在朝中的动作颇大。“

楚思雅挑了挑眉,这次她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了,皇帝舅舅怕是一早就知道林皇后和皇商徐家的关系,结合这次朱云吃假药生病,轻而易举的就讲所有的事情给联系到一块儿。

徐家作为皇商,以次充好,这绝对是株连九族的大罪,可乾风帝就只是革除了徐家皇商的名头,不能不说,这真的是轻飘飘的放过了。

原因无它,就是为了帮林皇后留下最后一点面子,同时也是为皇室保留面子。

至于让自己挑选为皇家供应药材的皇商,怕是因为自己没有牵扯到各方的利益,所以自己的皇帝舅舅用她会用的十分放心加舒心吧。

楚思雅忍不住摇了摇头,这皇帝心思啊,可真是九曲十八弯的,就那么一点点小事,他都能做出这么多的安排来。

果然,当皇帝的都不是一般人,当然,一般人也当不了皇帝了。

”荣安郡主,我是否能够参加皇商的竞选。“

”能。我就是这次的评判。当然,我不会因为我们以前有私交,就给你开后门。“楚思雅直截了当的开口。

徐子寒松了一口气,眉眼间带着一份释然,”能参加,那就好。我也放心了。“

楚思雅挑了挑眉,她觉得徐子寒放心的可真是够早的。

”你就这么有信心,你能打败所有的竞争者,活得好皇商的称号?“

”有!“简洁的一个字,代表着徐子寒的斩钉截铁的决心!

”皇商,三年就要评比一次,这一点,你知道吧。“

”不劳郡主担忧了,知道。可我有信心,只要我活一日,这皇商的名头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抢走。“

好有信心,楚思雅都忍不住给他点一个赞了。‘

”可惜,这几年光忙着药材的事儿了,这胭脂水粉方面——“

”哥,千家的人更我们没有关系,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一个人要争夺供应药材的皇商,已经很辛苦了,千家的事儿,你就不要插手了。“徐子媛皱着眉头开口。

千家?徐子寒同样皱着眉头,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当初千家的那群人是怎么将休书扔在子媛的脸上,口口声声的践踏子媛的名声!放过他们,不可能,绝无可能!

”皇帝舅舅是决定了皇商三年一评比,可到底由谁负责,我不知道。我也只是负责供应药材皇商这一块。其实,徐子寒,你有没有想过,你寒窗苦读,当初好不容易考中了探花,当然了,你的探花还没有做多长时间,就让人给害的没了。既然如今徐家已经不是皇商了,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你有没有想过重新走仕途?“

楚思雅倒是记得徐子寒当年在落霞镇帮过她的事儿。虽说,当初的徐子寒对她怕是利用的成分更多一点,不过她也是记了徐子寒的这一份人情。

功名?徐子寒微微愣了愣,这个词离他真的好远好远,可能在他主动放弃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没有资格去谈什么仕途不仕途的了。

”多谢郡主好意。只是当初我已然放弃,现在也不会有机会了。“

”若是有呢?你是个有才华的,只要有人引荐,皇帝舅舅可能就能看到你的才华。而且退一步说,你可知道宫里和宁公主对你的心思?“

楚思雅决定还是挑明了说吧。最近和宁公主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天两份信的给自己送,要不是她是个姑娘,她都要以为是她看上自己了,不过很显然,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儿。

和宁公主喜欢的是徐子寒,知道自己跟徐子寒算是有些交情,就拼命的让自己给她牵线搭桥,楚思雅差点想哭了,她很想说一句,大姐大妈,大姨,她跟徐子寒也不是很熟好不好,都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荣安郡主,这是什么意思?“徐子寒是真的被楚思雅话里的意思给惊到了,和宁公主,他与她如何会有交集的?

楚思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徐子寒,当年你高中探花,皇帝舅舅御赐琼林宴,和宁公主那时候还只是个13岁的小姑娘,对你,是一见倾心,这些年,皇帝舅舅多次给她赐婚,她因为你,都拒绝了。诺,这不知道,我跟你算是有些关系,这三年来,几乎也是每天都忙着给我套关系,其实我看的出来,是因为你。“

楚思雅对和宁公主也是有些敬佩的,一见钟情,人家都是三分钟的热度,她倒是挺了不起的,一坚持就坚持这么多年。

随着楚思雅的话,徐子寒的脑海里倒时浮现了一个穿着粉红衣裳的小姑娘的身影,不过因为时间真的是有些太远了,所以记得不是太清楚了。

”公主是千金之躯,而我——“

”你真是一介商人,要是这话,你就不必说了。我都嫌听腻了。和宁公主不知道你是商人,不知道你弃了功名?可这么多年,她不还是对你死心塌地的?徐子寒,说句真心话,和宁公主对你倒是真心实意。你不喜欢她呢,就直接说,不要拿什么配不配得上来当借口,当然,更不要利用她,这会让我很瞧不起你。“

和宁公主,乾风帝的女儿,定王的同胞妹妹,身后更是有温伯府,尽管温伯府的势力这些年是削弱了许多,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道理任谁都知道。

”难道我在郡主眼中,就是这么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

楚思雅对此不置可否,徐子寒怎么不看看他曾经做的事情,哪一样,不给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感觉。

所以,楚思雅觉得自己这么想徐子寒,也不过分!

徐子寒一看楚思雅毫不遮掩的神色,不禁苦笑,当初自己遇到她的时候,确实是太急功近利,是太不择手段,可是不曾想,她竟然一直记着,而且还记到了现在。

”郡主放心,我徐子寒再不济,也是一个男人,郡主有一句话说的很不错,男人就该靠自己的本事报仇,依靠别人,最终只会一事无成,尤其是那些吃软饭的男人。“

楚思雅有些不自在的扯了扯嘴,要是到了现在她还看不出徐子寒是生气了,那她也太可悲了。不过,她也不觉得自己错了,徐子寒压实利用一个弱质女流,那她是真的瞧不起他。

*

”母妃,父皇怎么会突然要动皇商,这些年,咱们从皇商那儿得到的好处不少啊!“定王一得到乾风帝三年一换皇商的消息,就立马来到她生母颖妃处。

颖妃抱着只有六岁的十皇子,美眸中也是好奇不解,”原本只是供应药材的徐家,因为以次充好,所以你父皇才革了他们皇商的位置,可怎么就那么一会儿,竟然就成了三年一评定?难道是——“

”难道是什么?“定王急急的追问。

”你父皇让皇后和母妃们先离开,倒是留下了昭慧长公主和荣安郡主。昭慧长公主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她对这些曲曲绕绕的事儿,更是不敢兴趣。难道是荣安郡主?“

”雅儿?不会吧。“一旁的和宁公主忍不住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和宁公主过了年就要十八岁了,她的容貌是完全继承了颖妃,美丽张扬,不过她的性子倒是文静的很。

颖妃斜睨了一眼和宁公主,”怎么不会,也就你把人看的太好。在宫里的,哪里有善良的!“

”雅儿,又不在宫里。“和宁公主揪着自己的腰带,随意的拉扯着说道。

颖妃顿时大怒,”你这是跟母妃顶嘴了!“

”母妃息怒,妹妹就是这么心直口快,您就不要责怪她了。“

定王也是宠爱和宁公主这个妹妹的,一见和宁公主竟然惹颖妃不快,立马开口圆场。

”你看看你这个妹妹!马上过了年,就是十八了,到现在都不肯出嫁!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本宫让多少人笑话啊!“

”我又不是不想嫁,是你们挑的人我都不喜欢!“和宁公主嘟着嘴巴,气鼓鼓的说道。

颖妃气的浑身颤抖,抱着十皇子的手也不禁失了力道,把十皇子抓得了痛哭起来,”啊!痛!痛!“

颖妃被十皇子的哭声一惊,连忙唤了奶嬷嬷,让人将十皇子给抱出去哄。

”你看看,害的你弟弟都哭了!“

”什么是我害的!明明是母妃您自己不小心用了大力,十弟这才哭的。“她可什么都没有做,凭什么把事情赖在她的身上啊!

”和宁,少说两句,你怎么能这么气母妃呢!“定王也有些不悦的开口。

和宁还是很亲近自己这个二哥的,所以一听定王的话,也就闭上嘴巴了,不过想了想,和宁还是忍不住开口,”母妃,和宁又不是不想嫁人。和宁有心上人了,和——“

”你给我闭嘴吧!你的心上人是谁啊?徐子寒,一个小小的商人!他哪里配的上你!“

”他曾经高中过探花,他——“

”你也说了是曾经,曾经!和宁啊,本宫膝下就你皇兄,你十弟还有你三个。你皇兄要争皇位,需要助力。本宫大可以将你嫁给权贵之家,给你皇兄拉拢助力,可本宫更希望你能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这才没有不顾你的幸福;可你是怎么做的,满心满眼就认定了那什么徐子寒!“

不说还好,一说起这事情,颖妃就气的浑身都要发抖了,这还是自的女儿吗?怎么就那么的自甘堕落,竟然会喜欢上一个商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前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会遭到这样的报应!

”母妃,和宁不想嫁给那些权臣之家,儿臣这辈子就只看上徐子寒了,这辈子非他不嫁了!“和宁也知道颖妃对她是真的不错了,没有用她去联姻,给定王拉拢助力,可她这辈子爱的就只有徐子寒,哪怕死,她都不会嫁给别人的!

和宁眼见颖妃气的越来越厉害,心想,自己要是继续留着,怕是颖妃真的要气的昏过去,只能福身了身,离开了。

等到和宁公主离开后,颖妃才忍不住破口大骂,”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本宫的好女儿啊!当初本宫就不应该在乎她怎么想,直接把她许给哪家权臣算了!“

定王连忙上前给颖妃拍背,然后倒水,颖妃接过茶杯,一饮而尽,可心头的怒火还是没有消散。

定王无奈的笑了,”母妃,您啊,是刀子嘴豆腐心,要真是这样,您早两年前就这么做了,怎么可能会让和宁拖到都要18了,都还没有人家。“

”唉!你说她,看上谁不好,竟然看上徐子寒,那是谁啊?一介商人,就他家的那些事儿,当初本宫听了,过过耳朵,都是当个笑话听的!没想到本宫的好女儿倒是好样的,竟然打算嫁给徐子寒,要是这事情成了,本宫的脸可真的是要丢尽了!“

”和宁嫁给徐子寒,其实也不是不行。“定王想了想,沉声说道。

颖妃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定王,”你是不是让你这个妹妹给说动了?故意想要气死本宫啊!“

”不是,不是。母妃您怎么会这么想呢?儿子是这样的人吗?“其实定王还真是让和宁弄得没脾气了,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也是希望她能幸福平安的过一辈子,他争夺皇位,赢了还好说,满足荣耀,可若是输了,那就是万劫不复了。

”母妃,咱们该换一个角度想事情。徐子寒,不能不说,他确实是个人才。“

颖妃冷哼了一声,”人才?这世上的人才多得是!你手下不就有好些个人才。就是那些幕僚都比徐子寒要强得多,起码人家不是商人!市农工商,商人的地位有多低贱!难道你不知道!“

定王忍不住苦笑,果然,自己的母妃最在意的还是徐子寒商人的地位。

”徐子寒曾经高中探花,若不是因为他的父亲,以他的才智,想来如今也能是从四品的官员了。“

”可问题是,他如今不是官员!只是一介商人!“颖妃对徐子寒是商人,简直介意的不得了,只要想到她从小宝贝到的女儿,竟然要嫁给一个商人,她就无法忍受!尤其是和宁真的嫁给徐子寒,她的脸怕是要丢尽了,不对,不是丢尽了,她怕是压根儿就没脸了!

”母妃,儿子可以想法子让徐子寒重新走上仕途,到时候他商人的身份不就不存在了。“

”你想法子?行,就当你能想法子。你跟母妃说说,你能让徐子寒做上几品官啊!“颖妃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定王一噎,就算是他想要帮徐子寒在仕途上站稳,徐子寒一开始也不可能是多高的官员,一个七品已经是顶头了,毕竟之前是他自己主动放弃探花,再加上他之前是个商人。

颖妃一看定王的表情,就知道他也没话说了,”怎么说不出话来了?你倒是好意思啊,让你的亲妹妹嫁给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你怎么不想想,到时候你妹妹会不会让人笑掉大牙!你以为本宫在宫里的日子就好过了,原本是贵妃,如今倒好,成了颖妃,你外祖父家,也从国公府一下子成了伯府,想想,这些年,娘在宫里是受了多少冷嘲热讽,可娘全都忍下来了来。要是你妹妹真的嫁给一个商人,娘这脸是真的不要了!还有,你以为,和宁嫁给徐子寒,对你就一点影响都没有?肃王不会拿这件事情嘲讽你?“

肃王不会拿这件事嘲讽他?不会,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

”母妃,儿子也知道和宁要是真的嫁给徐子寒,咱们会受到的议论肯定不少,可有一点,母妃,和宁是您的亲生女儿,是我的亲妹妹,她死心眼的就认准了徐子寒,甚至拖得自己到了18,要是和宁再不定亲,真的就成了一个老姑娘了。“

”你是个好哥哥,可母妃真的是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你让母妃再想一想。看看你,还有你十弟,都这么听话懂事。可就和宁,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了她的,她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讨债。

良久,等到门外细碎的脚步声响起。

颖妃忍不住苦笑,“你说和宁最后是不是还要坚持嫁给徐子寒?”

颖妃知道和宁躲在外面偷听,定王也知道,刚才那一番话是颖妃的真实想法,她也想看看自己这女儿到底会怎么做。

若是她放弃嫁给徐子寒的念头,那最后,皆大欢喜,若是,她还是一意孤行——

到底是自己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女儿,颖妃苦笑一声,罢了罢了,丢脸就丢脸吧!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宠妻无度之郡主太嚣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