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撞墙 不退婚/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御书房

“颖妃和定王真的是这么说的?”乾风帝正批阅奏折,听到暗卫的禀报后,挑了挑浓黑的眉毛问道。

“是。”暗卫跪在地上,简介明了的回答了乾风帝的话。

乾风帝正在批阅奏折的笔微微顿了顿,随后淡淡的开口,“退下。”

话落,刚才还在的暗卫,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

乾风帝见状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没想到皇室还能出个痴情种子,颖妃生的女儿,竟然会是个痴情种子,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余中站立在乾风帝身后,小声开口,“皇上,和宁公主还是很痴心的。”

乾风帝挑了挑眉,对此不置可否,“不错,很痴心。朕的公主,天之骄女,竟然这么痴心一个商人,真是让朕——”

余中闻言,缩了缩脑袋,不敢再说话。

身处在他这个位置上,不敢跟那些皇子距离太近,不过公主没事,公主再怎么受宠,也不可能对皇位又什么心思。所以余中对公主的态度可比对着皇子要好多了。

尤其是和宁公主,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三年跟楚思雅混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对余中也不像以往那样高高在上,反倒是有了一些真心,所以余中对和宁公主还是挺有好感的,所以如今见和宁公主这么喜欢徐子寒,也希望自己能够帮她一点小忙。

不过,就算帮忙那也绝对是有限度的,如今见乾风帝不高兴,他自然就不敢再开口了。

“皇上,和宁公主求见。”

乾风帝放下手中的御笔,挑了挑眉,沉声开口,“让她进来。”

没多久,和宁公主就进了御书房。

“儿臣参见父皇。”和宁公主恭敬的跪下,然后行礼。

乾风帝的鹰眸紧紧凝缩着和宁公主,盯她盯了良久,然后,才悠悠的开口,“行了,起来吧。”

“谢父皇。”和宁公主起身后,扫视了一下四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在看到御书房伺候的太监宫女,最后还是讷讷的闭上了嘴巴。

就和宁公主这种把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乾风帝要是看不出她在想什么,除非他是傻子了!

“行了,你们都先下去吧。”乾风帝下了命令后,御书房内的太监和宫女纷纷退下,只有余中一人留下。

和宁公主也知道余中是乾风帝最信任的人,自己的父皇一般有事情都不会瞒着他。所以她也不会这么不自量力的让余中退下。

“怎么,不是有事情要跟朕说,现在闲杂人等都已经退下了,你怎么反倒是没有话说了。”

乾风帝还能不知道和宁公主想说什么,嘴角边牵起一抹弧度,不知道是看好戏居多,还是嘲讽居多。

和宁公主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似乎是在做激烈的挣扎,良久,她才抬起头直视着乾风帝,“父皇,儿臣想求您赐婚。”

和宁公主说着就直接跪了下来。

乾风帝看着和宁公主跪下,眼波平静,好像和宁公主这一跪,压根儿就不能激起他心中半分的波动。

“你自己说说,朕给你赐过几次婚了?是你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愿意,朕也不逼你,怎么,现在倒是想要让朕赐婚了?”

“父皇,您明明知道女儿心有所属。”和宁公主才不相信乾风帝不知道她爱的人是徐子寒呢!

“你要是跟朕说徐子寒的话,那就免了。一个商人,还不配做朕的女婿。”市农工商,商人排在最末,让公主下嫁给一个商人,他还丢不起这个脸!

和宁公主双眼含泪的抬起头,“父皇,儿臣这辈子唯一爱的男人只有徐子寒,儿臣这辈子若是不能嫁给徐子寒,那儿臣这辈子还不如去死!”

乾风帝被气笑了,这就是他的女儿,他的好女儿啊!为了一个男人,就这么要死要活地来威胁他这个当父亲的。

乾风帝真心觉得自己有些悲哀,这么多儿女,儿子大了,盯着他的皇位,女儿大了,为了男人就以死来逼迫自己这个父皇!好!好!真是好!他真是没见过比这个更好的了!

“你要死是吧!御书房的墙壁可厚实的很,你撞上去,朕保证你立马死!”乾风帝也让和宁公主给气到了,气急败坏的开口。

“父皇,您也年轻过,您也曾经情有所钟过,难道您就不能明白女儿的一片心嘛!”和宁公主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乾风帝,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父皇竟然会叫她去死!

情有所钟,乾风帝不禁恍惚了一下,记忆中那淡雅如莲的女子林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不过很快,怒火就代替了那一抹倩影。

乾风帝鹰眼如炬地死死的盯着和宁公主,“朕养你十八年,你就为了一个男人,对朕以死相逼?你可真是朕的好女儿!朕不知道是积了几辈子的福气才有你这么好的女儿!”

余中被乾风帝吼得不禁哆嗦了一下脖子,他真是没想到乾风帝竟然会这么生气,不过仔细想想,也不能怪乾风帝生气,任谁让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么以死相逼,都不会高兴的。尤其被逼的人还是当今的皇帝。

“好,父皇既然这么讨厌和宁,那和宁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乾风帝冷冷一哼,自己的女儿他还能不知道,就是个胆小怕事的,嘴巴上说的厉害,让她去寻死,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所以乾风帝压根儿就不担心。

可惜,乾风帝这次想错了。没错,要是换做平时,和宁公主绝对是不敢的,可现在不一样,和宁公主为了她所谓的爱情,哪怕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乾风帝和余中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和宁竟然决然的往御书房的墙壁上撞,霎时间,和宁的额头鲜血涌流,那红痛了和宁的身,却刺伤了乾风帝的心!

“还不赶紧去叫太医!”乾风帝看着自己的女儿像是破败的风筝一样向下滑落,眼底的神采也慢慢的消失,整个人愣了愣,反应过来以后,立马冲着余中大吼。

余中也被眼前发生的一切给弄蒙了,他也没有想到一向胆小的和宁公主,竟然有自杀的勇气,这真的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长公主府

“娘,怎么会有这么多礼物。”楚思雅一回到长公主府,就看到成堆的礼物,不禁好奇的问道。

“这些可都是那些打算竞选向宫里提供药材的皇商的人,送来的,这里面的东西可是个个价值不菲。”

昭慧长公主说着拿起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只见那夜明珠竟然有一个拳头的大小,浑身都散发着盈盈的光芒,只一眼,就让人移不开眼睛了。

楚思雅走到昭慧长公主身旁,拿过夜明珠,打量了一下,“娘,就这夜明珠,怕是连宫里都没几个吧。没想到这些商人,一个个的都富的流油啊!”

楚思雅说着又开始看其他的,真是越看,眼睛睁的越大,个个都是宝贝啊,有用上等的羊脂白玉打造的玉碗,晶莹剔透,甚至透过碗的一面,楚思雅似乎能看到另外一面正映照着她的脸。

这碗,确实算是稀释珍宝啊!

“是啊!以前总觉得商人低贱,不曾想,他们每拿出一样东西,都是价值连城。”昭慧长公主说着也不禁摇了摇头。

“娘,这些东西,那些药商都是打着什么名义送过来的?”

“你大哥不是要大婚了,这些都是打着庆祝你大哥大婚贺礼的名义送过来的。”

楚思雅撇了撇嘴,她是该说那些商人真聪明,送礼都还知道要遮上一块遮羞布。

“娘,您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就自己挑上几样,或者觉得哪些适合大哥二哥的,您也挑出来,给他们送过去。”

昭慧长公主顿时瞪大了瞳眸,“雅儿,这些东西你还打算留着,你还真是不担心你皇帝舅舅怀疑你是不!”

昭慧长公主不禁有些生气了,你说长公主府也不缺楚思雅什么吃的,喝的,珍奇异宝也不少,她有必要眼皮子这么浅!

“娘,人家送来的,为什么不要?您把喜欢的挑出来,剩下的就直接给皇帝舅舅送去,也好让他看看商人有多富裕!市农工商,工商从来都是排在末位,这是多么的不合理!您看看大哥,就算已经做到了工部侍郎,可还是有不少人瞧不起大哥,不就是因为工匠和商人的地位太低了!”

昭慧长公主闻言,不禁沉默下来,楚思雅说的,她又何尝不明白,可是——

“雅儿,你这么堂而皇之的将这些东西收下,到时候皇商只有一个,那些送了礼,你却没有让他们如愿以偿,这怕是要有损你的清誉了。”

“娘,您尽管放心。我既然敢收下,那绝对是有把握的。我有法子让他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况且,这些礼是她们自己要送的,可不关我的事儿!”楚思雅的清眸中闪过一丝交下,这都是别人要送的,她可没有逼着他们送!

“可这——”昭慧长公主还是有些担心,为了这么一点东西,万一惹上什么事情该怎么办。

楚思雅直接挽住昭慧长公主的胳膊,撒娇道,“娘亲,您尽尽管放心,我啊,很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其实说不定这也不仅仅是一次送礼,说不定有人就是故意借着送礼的机会要抹黑我。”

“那你还敢收这些礼物!”昭慧长公主瞪大了眼睛,不满的开口。

“娘,您尽管放心,就算我不收这些礼物,那些想要害我的人,肯定也不会就此罢手,一计不成再生二计!与其这样,我还不如顺手推舟呢!”

“你啊!是个主意大的。娘管不了你。只是你怎么不想想翎儿啊!”

楚思雅一听昭慧长公主提起云翎,一张原本带着笑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下来了。

“我想他做什么!如今大哥马上要成亲了,等大哥成了亲,没多久就是我和他大婚的日子。可如今好了,他被关着,我嫁给谁去!”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楚思雅的心也是一天天的提起来,她也不知道云翎那厮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出来。

卫戎!卫戎!真不知道那什么叫卫戎的缩头乌龟到底还要缩上多久!

楚思雅真是越想越生气!恨不得自己做一个布娃娃扎死卫戎那小人!

昭慧长公主戏谑的看了一眼楚思雅,“娘,原本还以为你是一个冷心冷情的,看你这段日子一点都不急着和翎儿的大婚,娘还以为你不在意呢!原来不是不在意,而是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啊!”

楚思雅努了努嘴巴,看着昭慧长公主一副洞若观火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她娘似乎很喜欢打趣自己,看她的笑话啊!

楚思雅就这么和昭慧长公主互相闹了一番,忽的,冰玉有些脸色不好的走了进来。

楚思雅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冰玉,“冰玉怎么了?”

“郡主,梁家不同意退亲。”冰玉脸色颇有些难看的说道。

梁家?楚思雅原本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可忽的她就想起来梁家是谁了,不就是冯夫人要给冯宇墨纳的妾嘛!

“一个小小的梁家,竟然敢不将长公主府放在眼里!谁给他们的单子!昭慧长公主也算是气坏了,这件事,楚思雅是直接拜托昭慧长公主帮忙的。

昭慧长公主也没有仗势欺人,直接给梁家写了一封信,信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退了冯家的婚事,她会好好的再帮着梁家的小姐找一门婚事,让她当正妻!

昭慧长公主觉得自己的态度够好了,可如今那什么梁家说什么?说他们不愿意?这简直是把她长公主的脸生生的往下踩啊!

楚思雅的脸色也有些不好,原先,她只是将这件事情当做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毕竟哪家的官家小姐,会不愿意做正妻,宁愿当别人的妾室?那不是有病嘛!除非——除非其中有隐情!

“娘,我要去一趟冯家。”

“你去冯家做什么?”

“我之前好不容易说服了冯县令,让他放弃给冯宇墨纳妾,可如今,梁家不愿意退亲,冯夫人肯定会拿着这个当借口,让冯宇墨纳妾,这一趟,我必须去!”

事情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楚思雅可没打算半途而废!那之前做的不全都白废了!

“你去吧,冯家的事儿也真是够烦的!真不愧是两个私奔的男女,这么无耻的事情还真是只有这种无耻的人才做的出来!”

昭慧长公主只要一想到冯冯大人和冯夫人是私奔苟合的,就恶心的不行。要不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她是压根儿不想跟冯家牵扯上任何关系!

楚思雅闻言,叹了一口气,她也不想跟冯家有什么关系,可谁让子媛在那里呢!

冯府

“荣安郡主,您也看到了,梁家的小姐可不愿意退亲啊!也是,我家宇墨文武双全,哪家的姑娘会不喜欢呢!”冯夫人微微挑起眉梢,一脸得意的开口,楚思雅听得则是差点将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这冯夫人的脸皮真是厚的可以,站在冯夫人身后的冯宇墨的脸也不禁红了,有她娘这么说话的嘛!简直是有些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啊!

“冯公子,难道你见过那梁家的小姐?人家这才对你一见倾心的?”楚思雅似笑非笑的开口,似乎是真的对这个问题感到很好奇一样。

“不是。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梁家小姐!”冯宇墨忙不迭的开口解释,他怎么会是那种无耻小人呢!

他自从去了国子监读书,也明白了不少的道理,当年他爹和他娘私奔,这是让人耻笑的!如今也确实是让人耻笑,每每提到这事情,冯宇墨深感自己比别人低了一个头。

可他就算难看至极,也没有多说什么。爹娘再怎么不好,也是自己的爹娘,轮不到他这个当儿子的说是非。

冯宇墨能做的就是管好自己,修身立正,不让别人说任何的闲言碎语,也希望能够借此挽回一点冯家的名声。

“原来是不曾见过啊!”楚思雅将声音拖得长长的,似笑非笑的开口。

冯夫人的脸顿时变得难堪至极,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那也说明宇墨的名声才名好,所以梁家的小姐才不愿意退婚!”

楚思雅这次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这冯夫人的脸皮还真是够厚的,真心是让她无法忍受。

“荣安郡主,下官虽然同意宇墨不纳妾,可如今梁家不愿意退婚,您看——”

“那就将梁家的小姐给娶进来啊!”冯夫人立马说道。

“冯大人,给本郡主一点时间,我可以保证,梁家会心甘情愿的退婚的。”

“荣安郡主莫不是想要以全是威逼吧!”冯夫人嘲讽的开口。

“这就不劳烦冯夫人操心了。”楚思雅寸步不让的开口。对冯夫人这种人,只要让了一步,这人就会立马上杆子!所以楚思雅是一步都没有打算让的!

“哥,你要给音儿做主啊!”冯氏大声嚎叫的拉着同样大哭的风音进屋。

楚思雅倒是很久没有见过风音了,好像听说风音嫁给了一个大夫的儿子,冯氏也让他接过去奉养了。

没想到,她今天来的倒是蛮巧的,冯氏和风音也跑会冯家告状了。

楚思雅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风音的情景,那时候的风音骄傲的就像是一只花孔雀一样,后屏开的是大大的,只差没有将屁股露出来了!

可如今的风音面面色灰败,眼底也有隐隐带着难言的落寞。

见此,楚思雅忍不住摇了摇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的,对风音,楚思雅也没有刁难的心思,她现在过得很不好,这一点显而易见。

冯大人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毕竟这算是家丑,也不是什么好看的,可冯氏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他要是将人就这么拉出去了,怕是要落到一个刻薄的名声了!

“哥,你可不知道李家(风音的婆家)有多过分啊!他们算什么,只不过是个破郎中!也是音儿不嫌弃他们家,才嫁到他们家去的!可那李家的老爷子不就是攀上了肃王,有什么了不起的!说白了,不还是个没功名,只会伺候人的大夫罢了!可李通(风音的丈夫),竟然嫌弃音儿嫁给他这么久,只给他们家生了个丫头片子,李家的那些人竟然过分的要给李通纳妾,这不是往音儿的心头上插刀啊!”

冯氏只要一想到自己女儿受的苦,顿时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那哭声真真可以说是震耳欲聋,听得楚思雅的耳朵都要聋了!

冯夫人倒是似笑非笑的开口,“我说,小姑子啊,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李佳想要孙子,其实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你总不能因为你家女儿生不出儿子,就不准人家纳妾啊!”

冯夫人这话的意思实在是太明显了,简直是在指桑骂槐啊!她不就是在说她太爱多管闲事了,管着不让冯宇墨纳妾。

楚思雅默默的瞥过自己的视线,没错,她就是多管闲事了,又能怎么样!她把子媛当做朋友,若是冯宇墨有心纳妾,楚思雅绝对是不会多说上一句,可很明显,冯宇墨压根儿就不想纳妾,全都是冯夫人在那里剃头担子一头热,她要是能让冯夫人得逞,那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说嫂子,你这说的还是人话嘛!音儿既然能生下曲儿(风音的女儿),那肯定是能生儿子的,李家凭什么这么欺负人啊!哥,你可是四品的官员啊,您可得给音儿做主啊!”冯氏一听冯夫人的话,简直是恨不得上前去撕了冯夫人,感情这人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自己没有女儿,就看不得她女儿好,要不是现在她有求于人,绝对要给冯夫人好看!

冯大人沉吟着没有开口。

风音的婆家,李家,他也是知道的,杏林世家,家族中也没有人做官。风音到底算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给风音挑选这么丈夫的时候,也是真心为她好。

不过谁能知道李家的老太爷医术了得,竟然让肃王看上了,而且还经常带在身边,这显然已经得到重用了。为了一个风音,去得罪受肃王宠幸的李家,显然这是很不值当的。

只一会儿,冯大人就做好了决定,“我说音儿啊!你这不是为难你哥哥我嘛!这男人纳妾确实是天经地义的,任谁都不能说一个不字,就是我出面怕是也没有什么用,所以——”

冯大人说到后面,闭上了嘴巴,可话里的意思,只要是长了耳朵的,肯定都能明白,所以这闲事他肯定不会管。

楚思雅嘲讽的看着冯大人,这人的行为处事,真的是让人觉得不屑。

冯氏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对风音的母爱,那绝对是毋庸置疑的了。风音生下女儿,李家不满意,要纳妾,冯氏想为自己的女儿做主,这绝对是无可非议。

可这冯大人呢,风音好歹也算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他竟然连出头都不愿意为风音出头一下,他的所作所为,真的是让人心寒。

李家?肃王?这两样联系在一起好熟悉啊!楚思雅的眼神微微闪动了一下,这才记起来了,当初楚文勇和文氏连在一起,不就是肃王带着一个姓李的大夫,帮楚文勇和文氏分开的,原来风音嫁的就是这个李家啊!

“哥!你还是我的亲哥哥嘛!我可是你的亲妹妹啊,音儿是你唯一的外甥女啊!”冯氏不可置信的看着冯大人,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亲哥哥竟然会这么绝情,甚至连为风音出头,他都不愿意!

冯大人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冯氏那是什么眼神。好像他不帮风音出头,就是罪大恶极一样!她怎么不想想,他养了她们母女俩多少年。在落霞镇的时候,她们借着自己的名义狐假虎威了多少年!这些他有跟她们计较过嘛?如今,风音既然已经嫁到李家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凭什么,一有点芝麻绿豆的事儿,就来找他!他算什么!是他们母女俩的奴才,要一辈子为她们做事!

“娘,咱们走吧,是我命苦!是我傻,我原本还以为自己遇到了良人,可如今才知道,哪里是两人,那压根儿就是畜生。他娶我,不就是想借舅舅,好让他们李家出个太医,可如今李老太爷攀上了肃王,哪里还用的到我!对我这个只生了丫头片子的,自然是不放在眼里了。”

楚思雅诧异的看了一眼风音,没想到当初刁蛮狠毒的风大小姐,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

都说生活是人生最好的导师,看来这话果然是不错,风音就是因为接受了太多的磨难,这些磨难逐渐磨平了她身上的棱角,倒是让她逐渐看开一切了。

冯氏看着这样的风音,不禁心疼极了,她这辈子就只有风音一个女儿,真真是将她当做眼珠子一样疼爱的,她若是有什么事情,她宁可就这么死了!

“大哥,你真的不帮忙,好,那我现在就说说当年——”

“你给我闭嘴!”

冯大人暴跳如雷的开口。

那激动的声音简直是让楚思雅都吓了一大跳,当年,当年什么东西?这什么冯大人这么激动做什么。

冯夫人也让冯大人给吓了一大跳,她从来没见过自己的丈夫这么激动,似乎是他有什么把柄,在冯氏手中一样。

不能不说,冯夫人总算是聪明了一回,在场的人,几乎每一个人都能看出冯大人的态度绝对是太有问题了。

“你回去告诉李家。本郡主最讨厌那些不顾糟糠之妻,专门喜欢给自己子孙纳妾的人。这样的人,连良心两个字都没有,又凭什么进太医院!攀上了肃王,不代表他们就鲤鱼跃龙门了!”

冯氏和风音诧异的看着楚思雅,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帮她们。

“荣安郡主是不是管的太宽了!”冯夫人无不嘲讽的说道。她家宇墨纳妾,她要横插一手。风音的丈夫要纳妾,她又多管闲事!她还希望借着这个机会,能好好的磋磨磋磨风音,好让冯氏难受呢!可就因为楚思雅这几句话,又泡汤了!这让她怎么可能会舒服!

楚思雅似笑非笑的看着冯夫人,“本郡主不是说了,本郡主最讨厌那些不顾糟糠之妻,专门喜欢给自己子孙纳妾的人了。难道冯夫人你耳鸣,所以听不清本郡主的话?或者是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所以听不懂本郡主的话?”

“你——”冯夫人哪里听不懂楚思雅话里的嘲讽,差点没气的昏过去。

要是楚思雅知道冯夫人的想法,一定会可惜的摇摇头,乃咋就不直接晕过去呢!可惜可惜,真是可惜!

“多谢郡主!多谢郡主!”冯氏不管这么多,她只知道李通不纳妾了,音儿不用这么伤心了。

风音眼神复杂的看着楚思雅,良久才开口问,“你为何要帮我。”

“不为什么。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当初是你年轻不懂事,我不跟你计较,也没什么好计较的,说白了,你我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说白了,也就是一点小摩擦而已。”

风音忍不住想哭,这些日子来,她在李家,可以说是过得比奴婢还要差!李通那畜生,见自己生的是女儿,又见借不到舅舅的势,而李老爷子又偏偏攀上了肃王,对自己简直是比草芥都不如。

就连奴婢都可以莫名其妙的嘲讽自己,这些日子下来,风音简直恨不得自尽了!这日子实在是太难熬了。

可风音没想到,自己的舅舅都不愿意帮自己,第一个愿意帮自己的,竟然是楚思雅,这个自己曾经得罪过的女人。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这句话确实不错。可女人偏偏就喜欢为难女人。

“谢谢你,荣安郡主。”

“不用谢。我做这些,也不是想让你谢的。不过提醒你一句,要过好日子,还是需要靠自己。你以后的日子,总归是要自己过,你看看你娘亲,已经由不少的白发了,可还是为了你这么奔波劳累,你忍心她受苦?或者说,你娘亲还能为你奔波劳碌多少年。”

冯氏真不是好人,这是绝对的。尖酸刻薄,爱贪便宜,仗势欺人。要说缺点,那真的是太多太多了,不过有一点,冯氏对风音这女儿是掏心掏肺的好,看着冯氏,倒是让楚思雅忍不住想起了昭慧战长公主。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长公主,一个只是普通无诰命的夫人,不过这母爱倒是一样的伟大。

风音侧过头,果然看到她母亲的鬓边已经花白,想想她确实是一个不孝顺的女儿,因为她,让自己的母亲吃了多少苦啊!

“荣安郡主,无论如何,这一次我都谢谢你。”

回顾过去,风音才明白,她错的到底是有多离谱,曾经她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好的女儿家,配的上世上最好的男子。

可自从嫁给了李通之后,风音才彻底明白,原来她什么都不是,既不是绝色的佳人,又没有多好的才艺,家世更是普通,唯一算的上的依靠也就只有冯大人这个舅舅,可这个舅舅也不是什么好的,他能靠得住吗?答案很明显,是否定的,这个舅舅压根儿就靠不住。

“舅舅,这次我跟我娘打扰了。”风音淡淡的给冯大人行了一个礼,就拉着冯氏离开了。

风音对楚思雅和冯大人截然不同的态度,让冯大人的老脸都不禁红了。

对楚思雅这么热情,不就是因为她这个外人都愿意帮风音说句话,而他这个舅舅却什么都不说,这不是明显的差别!

冯夫人看着楚思雅的眼神不善极了,要不是还顾忌着楚思雅的身份,怕是要上前跟楚思雅拼命了。

楚思雅看着冯夫人一脸要杀人的模样,笑的却是愈发的灿烂,那笑容看的冯夫人愈发的难堪。

楚思雅帮风音,一来,确实是有些同情风音的遭遇,二来,就是为了给冯夫人添堵!你丫的,要不是你整天上蹿下跳的,我还用得着天天来你这冯府,用的着每次都被人甩脸子!

三来,就是因为风音的娘家了!风音的娘家是谁啊?李家啊,当初楚文勇和文氏连在一块儿,楚思雅可是巴不得这俩热倒大霉,多连上一块儿的,谁知道那什么李大夫那么喜欢多管闲事,既然如此,她就给李家添添堵好了!楚思雅可一点都不觉得她做错了!

“见过郡主,老爷、夫人。”

就在气氛凝滞的时候,穿着粉红色褙子的凌冬娘款款而来。

“你来做什么!你怎么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嘛!”冯夫人满肚子的火气,没地方撒,正好,凌冬娘自己撞上来,冯夫人顿时将炮火都对准了凌冬娘。

“你只是个妾!妾室什么?妾就是个下贱玩意儿!你——”

“原来冯夫人你还知道什么是妾啊!”

楚思雅无不嘲讽的开口,明明自己那么厌恶妾这种生物,可却想方设法的帮着自冯宇墨纳妾。也是,冯夫人典型的双重标准,自己的夫君自然是不可以纳妾了,可对自己的儿子,那是巴不得他多纳几个妾,有多少个纳多少个。

“这里,确实不是你该来的,先下去吧。”冯大人这些年对凌冬娘还算不错,谁让凌冬娘够年轻,而且一直小心翼翼的侍奉他,所以这么些年下来,还是有一些感情的。

凌冬娘的眼眶子一下子红了,“妾知道自己的身份上不得台面,也知道老爷和夫人正在会见贵客。如果不是妾身怀孕了,有些不确定,也不会——”

“你说什么?你怀孕了?”冯大人激动的看着凌冬娘,要知道他可就冯宇墨一个儿子,冯夫人已经老了,他是压根儿不奢望冯夫人还能帮他再生一个,可凌冬娘竟然怀上了,这让他怎么能不高兴。

“小日子推迟了好些日子,可妾身还是有些不太确定。”凌冬娘娇羞无比的开口。

“没想到今日冯大人府上有这么大的喜事啊!”楚思雅现在就想狠狠往冯夫人心上插刀!

冯夫人死死的捏着自己手中的帕子,“不可能,她这么多年都没有怀上,现在怎么可能有孩子!”

“凌姨娘,你过来,本郡主帮你把把脉。”

“那就有劳郡主了。”冯大人对凌冬娘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很期待的。

楚思雅给凌冬娘把脉,果然是有一个月的身孕了,算起来,不就是自己帮凌冬娘看诊后的事情了,“不错,是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冬娘啊,以后你可得好好的养身子,有什么想吃的都告诉大厨房,让她们给你准备!”

“多谢老爷。”

楚思雅淡淡的扫了一眼凌冬娘,这也是个聪明的,抓住自己来的时机,将这件事情曝出来。

“我跟凌姨娘也算是旧识,我看凌姨娘第一次怀孕,什么都不懂,不如让我娘去宫里请一个经验丰富的嬷嬷如何?”

“这怎么可以!”冯夫人顿时不满的大吼。

冯大人不善的瞪了一眼冯夫人,随后感激的看向楚思雅,“那就多谢荣安郡主了。”

“冯大人放心,梁家,我胡让他们心甘情愿的退婚的。”

楚思雅猛地说起这件事,冯大人一愣,随后点了点头,若是能不有损冯家的声誉,这婚事退了就退了吧。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