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惊闻秘事 女贼/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好好憋屈了一番冯夫人,看着她恨不得冲上来咬死自己,却无可奈何的模样,楚思雅真心是觉得开心极了。

一直回到昭慧长公主府,楚思雅这才揉了揉自己的腮帮子,笑的太厉害,这腮帮子都有些酸了。

这一夜,注定了楚思雅睡得好极了,一夜无梦。可昭慧长公主睡得倒是不怎么安稳。

翌日

楚思雅看着昭慧长公主眼底的黑青色,忍不住皱了皱眉,“娘,您昨晚是不是没睡好?来,我给您把把脉。”

楚思雅生怕昭慧长公主身体会有哪里不舒服,忙不迭的开口道。

昭慧长公主挥了挥手,“娘昨晚做梦了。梦到你大哥、二哥还有你的婚事都不顺利。半夜自己吓醒自己了。”

“娘,您就是平时操心的太多了。大哥和我的婚事都已经定下了。肯定不会再出什么差错了。只有二哥,虽说婚事还没有定下,可就凭着二哥风流倜傥,前途无量,还怕二哥还不能有好媳妇儿?”

昭慧长公主摇了摇头,“娘这心里还是不能放心。雅儿,让人准备一下,明儿个,娘让人带你去灵隐寺上香。”

去上香?话说,自己来古代这么多年,还真的很少有机会能去庙里上香,借着这个机会去,也不错。

其实楚思雅最主要的还不是去上香,而是昭慧长公主明显就不是身体有问题,是心理有问题,心病还须心药医,去上香,拜拜佛,让昭慧长公主解解心结也好。

“灵隐寺?娘,慈安大师是不是就在灵隐寺?”楚思雅忽的说道。

楚思雅一般是不怎么相信那些佛的,只是这慈安大师,楚思雅倒是知道。是因为慈安大师曾经给云翎批命,说云翎直到25岁前都不不宜成亲。

“是啊。话说这几年慈安大师都在闭关,也不知道这次去到底能不能见到慈安大师,要是能见到,一定要请慈安大师给你和翎儿卜一卦。翎儿这孩子,最近也是够多灾多难的了。”昭慧长公主无不感慨的说道。

楚思雅闻言挑了挑眉,对此不置可否,云翎最近是够多灾多难的。

翌日

周嬷嬷早早的将所有的一切都打点好,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坐上舒适的马车前往灵隐寺。

灵隐寺确实是香火鼎盛,不少的官家夫人都带着自家的小姐来上香。

楚思雅搀扶着昭慧长公主进了大殿,只见正殿的正中央有一座金色的大佛,神色威严。两侧有不少的和尚在敲木鱼念经。

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跪在明黄的蒲团上,双手合十,闭眼,祈愿。

楚思雅心里开始祈愿,一愿,自己在现代的大伯娘、大伯和大堂哥能够幸福快乐。二愿,自己在古代的娘亲,大哥还有二哥能够幸福平安。三愿,自己和云翎能够永结同心。

许完愿后,就有个小沙弥将木筒竹签拿过来给她们。

楚思雅接过木筒竹签,摇晃了两下,很快就掉出一只竹签。一边,昭慧长公主也抽好了签。

“请长公主和荣安郡主这边请。”一个小沙弥领着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到了解签处。

解签的是一个中年和尚,看着倒不是很老,精神烁烁。

“在下慈语见过长公主、荣安郡主。”

“慈语大师,多年不见了。”

楚思雅看了一眼昭慧长公主,“娘,您认识这位大师?”

昭慧长公主点了点头,“慈语大师可是慈安大师的师弟。慈语大师,本公主今天还想见一见慈安大师,不知是否方便?”

“师兄前两个月已经出外游历,昭慧长公主怕是见不到师兄了。”

昭慧长公主闻言,不禁觉得有些失望。

“不过师兄临走前,倒是有话让我转告给忠勇侯。既然昭慧长公主和荣安郡主来了,老衲就将话转告给两位吧。”

“慈语大师请说。”昭慧长公主闻言,顿时目光一振的看着慈语大师。

“师兄云游前,让老衲转告忠勇侯。以忠勇侯原本的命势,是不适合在25年前成亲的,可如今,既然遇到命定之人,就无须等到25岁了。”

昭慧长公主闻言,顿时一喜,“慈安大师的意思是,小女和忠勇侯是天定的良缘了?”

慈语大师扫了一眼楚思雅,缓缓的点了点头。

“荣安郡主,既来之则安之。这是老衲的师兄,临走前,让老衲转告给荣安郡主的。”

楚思雅闻言愣了愣,原本她还将这些和尚当做是欺世盗名之徒,可如今看来,这哪里是欺世盗名啊,人家是有真才实学的!

楚思雅是不太清楚,她和云翎到底是不是天定的姻缘。不过慈安大师给自己的话,既来之则安之,是不是告诉自己,既然穿越到这里,就应该好好的在这里生活。

“慈语大师,您看看本公主和雅儿的签都如何?”

慈安大师拿起签,看过后,淡淡的笑了,“昭慧长公主是在操心儿女的婚事吧,老衲提醒昭慧长公主一句,这姻缘天注定,昭慧长公主有时候无需过于的强求,这反而会不美。”

昭慧长公主愣了愣,有些不明白慈安大师的话,这是在告诉她,自己不要太插手自己儿女的婚事?

“至于荣安郡主——”慈安大师说到这里停了停。

楚思雅不禁有些着急,她这签,是希望现代的大伯母、大伯还有大堂哥能一辈子平安快乐。可慈安大师话说到一半,这让她心里很焦急好不好。

“荣安郡主所求,佛祖会听到的。郡主是个心善之人,所求自然能够实现。”

楚思雅一喜,下意识的就想问,你是不是有法子帮她回到现代。不过理智战胜了冲动,楚思雅将这种冲动压了下去。

在这异世生活了这多年,楚思雅对这里的人都已经有感情了,像她的娘亲,她的大哥,二哥,还有朱云,尤其是云翎,这些都已经是她割舍不下的了,让她放弃所有,回现代,楚思雅觉得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做到了。反正她现在是不怎么可能做到了。她爱云翎,真的是不想离开云翎。

回现代,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她脑海中闪了一下,就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看来,荣安郡主是想明白了。”慈语大师凝视着楚思雅淡淡的开口。

楚思雅嘴角牵起一抹笑容,淡淡的开口,“多谢慈语大师。该如何,小女子其实早就明白。”

慈语大师凝视着楚思雅的眼神闪过一丝赞赏。

“雅儿,你在跟慈语大师说什么?”昭慧长公主听着楚思雅和慈慈语大师两人你来我往的说了一堆,可她竟然一句都听不懂!

楚思雅笑挽着昭慧长公主的胳膊,“慈语大师是告诉我,要惜福。尤其是得珍惜真心对自己好的人。慈语大师,不知道小女子说的对吗?”

慈语大师点了点头,“荣安郡主有悟性。”

可能是因为抽签得了上上签,所以昭慧长公主的心情好了不少。灵隐寺的素斋也是十分出名的。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决定留下来吃一顿素斋再离开。

因为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的身份,灵隐寺为她们准备的素斋可以说是十分丰富。

蜜汁素鸡,香菇菜心,红烧豆腐……

林林总总的,竟然总共有二十多道的素斋,而且味道更是一个好过一个。

楚思雅夹了一块红烧豆腐,入口即化,既有豆腐的嫩滑,又有红烧肉的香味,美味的真真是让人恨不得将舌头都给吞进去,“娘,灵隐寺的素斋果然是美味,这红烧豆腐,一道素菜,竟然做出了红烧肉的味道。”

“灵隐寺的素斋是最出名的。你要是喜欢,以后娘每个月都带你来灵隐寺拜佛。”昭慧长公主也很喜欢灵隐寺的素斋,以前是因为楚文煜的病,所以昭慧长公主竟然会来灵隐寺烧香拜佛,后来事情多了,倒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来。

楚思雅点了点头,“好。以后每个月我都陪着娘一起来。”

楚思雅以前是一点都不信佛,是个无神主义者。可自从她穿越到异世,慈语大师还能对着她说“既来之则安之”,楚思雅就逐渐相信了,这实在是太神奇了,看来这鬼神之说还是可信的。

楚思雅觉得自己还是该多拜拜佛,祈求自己在现代的大伯、大伯娘还有大堂哥能幸福美满的过一生。

吃过午饭,昭慧长公主倒是有些困倦。这两日,她总是做梦而且都是关于她几个子女的,可想而知,昭慧长公主睡的有多差。

现在抽到了上上签,昭慧长公主心头的大石也总算是放下了,这不,困意就上来了。

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打了一个哈欠,于是忍不住开口,“娘,您这两天都没有睡好,要不在灵隐寺的厢房内睡一会儿?”

“还是回去吧,你待在灵隐寺也没什么事儿,娘担心你无聊。”

“娘,灵隐寺风景不错,我正想逛逛呢,您就在想房内好好睡一会儿。我啊,就在灵隐寺逛一逛,您看,这样好不?”

昭慧长公主欣慰的看了一眼楚思雅,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楚思雅是希望她能好好休息,才会这么说的,这让她如何不感动。她果然是有一个好女儿。

周嬷嬷见状,去了厢房,主动给昭慧长公主铺床,楚思雅则是在铜制的香炉内放了一块她自己制作的,有凝神静气的功效的香料。

楚思雅等到昭慧长公主睡着以后,才带着冷霜离开,周嬷嬷就留在昭慧长公主的房里守着。

灵隐寺的风景确实不错,宁静淡雅,耳边时时刻刻都有木鱼声,念经声。

“冷霜,那是不是有一片菊花,咱们去那儿看看?”现在已经入秋了,菊花都已经盛开。在灵隐寺看到菊花,楚思雅的心还真是有些痒了,于是忍不住想要去看看。

冷霜循着楚思雅的视线看过去,果然看到一片菊花,“郡主,那里好像是有些偏僻,咱们去那儿,会不会有事儿?”

“不会,这是灵隐寺,况且只是去看菊花罢了,怎么可能会出事。”楚思雅倒是满不在意的开口,她确实是想去看看那菊花。

冷霜见楚思雅实在是想去,总算是闭上了嘴,不再多说。心道,只要自己紧跟着楚思雅,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楚思雅见冷霜没有再开口,高兴的提着自己的裙子,往菊花丛中小跑而去。

灵隐寺的菊花,品种没有多珍贵,只是最普通的黄色菊花,不过开的倒是挺好。

“灵隐寺的菊花开的——”楚思雅正想跟冷霜说说这菊花,忽的响起了女子的哭泣声。

楚思雅愣了愣,在这僻静地方,又没有多少人,突然听到这哭声,还真的是有些吓人。

楚思雅忍不住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冷霜,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楚思雅自从听了慈语大师的话,觉得这世上还真是有鬼魅的,所以一想到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楚思雅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郡主,好像是有人在哭?咱们要去看一看吗?”

楚思雅咽了咽口水,她还真的是有些好奇,这哭的到底是人还是女鬼啊!

“走,去看看。”

楚思雅最后打定主意,还是要去看看,哭的到底是人还是鬼。

下意识的,楚思雅的步伐也特别轻,一只手紧紧的拉着冷霜,生怕大白天的真的遇鬼了。

冷霜颇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楚思雅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其实她很想说一句,这里是灵隐寺啊,就算这世上真的有鬼,也不敢在寺庙里乱晃啊!

不过见楚思雅吓得不行,冷霜就只能这么一言不发的任由着楚思雅拉着她的手。

很快,楚思雅就拉着冷霜到了菊丛中,原来是个姑娘带着她的丫鬟正在烧值钱。

这下子,楚思雅确定这是人了,因为她有影子。

不过楚思雅还真是有些好奇,灵隐寺也是给人做法事的啊,从这姑娘的穿着打扮看起来,家里还是挺富裕的,做一场法事的钱肯定是有的,她倒是奇怪了,怎么不找灵隐寺的高僧做法事,反倒是自己在这里烧纸钱。

“小姐,您就伤心了。土柱是绝对不会责怪您的。”

土柱?楚思雅挑了挑眉,这好像一个下人的名字,看这小姐的穿着打扮,想来应该是个大家小姐吧。隐隐间,楚思雅已经猜测到一些事情了,不过,这是人家的事儿,她实在是懒得管。

正打算抬步离开,就听到按小姐开口了。

“阿紫,你让我怎么不伤心呢?我跟土柱郎情妾意,可我爹非要我给冯家的公子做妾!后来,娘更是发现了我和土柱的事儿,在我的面前生生的将土柱给打死,我——我也因此小产。”

楚思雅听到这里,简直是听得目瞪口呆啊!这未免也太巧合了,楚思雅已经知道这女子的身份了,不就是冯夫人打算给冯宇墨纳的妾室——梁娇。

楚思雅现在算是知道了,为何她娘出面,梁家都不愿意退婚,原来是这梁娇竟然跟家里的下人私通,还珠胎暗结!

“小姐,您就不要伤心了。您以后就好好的嫁给冯家的公子。”

“到了现在,我还能怎么样呢!土柱已经死了,我跟他的孩子也没有了。就我现在这样子,怕是也找不到什么好人家了。冯家虽说不是什么高门显贵,不过好歹也是书香人家,冯大人也已经做到了四品。冯公子虽然没有功名,不过也是年少可为。他的妻子只是一个商人之女,想来,我嫁过去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小姐,您放心。冯公子的夫人只是一个商人之女,说起来也就只比奴婢的身份高了那么一点点,压根儿就不足为惧。假以时日,等到时机成熟,小姐,您大可以取而代之啊!”阿紫诱哄的说道。她还希望自己陪着梁娇嫁到冯家以后,能混上一个贵妾呢!一个商人之女都能做主母,那她又为何不能当一个贵妾呢!

梁娇连忙摇头,“阿紫,这样的话,你以后就不要再说了。我无意去破坏冯公子和他夫人,我现在只希望能有一处平静的安稳之处,就足够了。”

阿紫还欲劝说,可是见梁娇一副不想多说的模样,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不过,就梁娇这头脑,可不是一个聪明的,到时候自己吹吹耳旁风,这梁娇怎么可能会不乖乖的听话!所以阿紫是一点都不焦急。

梁娇不是一个聪明人,否则怎么会跟家里的家丁苟且有了孩子,等到梁娇嫁到冯家,自己就撺掇她对付徐子媛,然后等到梁娇当上正室,对付一个梁娇,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楚思雅听着这两主仆的对话,恶心的真是连刚刚吃过的午饭都要吐出来了。

这什么梁娇,自我感觉是不是太好了一点,她跟家里的家丁苟且,情人才死,腹中的孩子也才没有,她竟然就忙不迭的想着找下家,想她以后的日子该怎么样。

这种奇葩女人,楚思雅没想到,在她有生之年,竟然还能遇到,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对她太好了。

还有梁娇刚才的表情?啧啧,楚思雅真是无话可说了,一副她愿意让子媛当她的主母,是做了多么大的牺牲一样,楚思雅真想问她一句,你个跟自己家的家丁苟且,还有了孽种的人,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别人!还用一副施恩的语气,楚思雅是真心觉得受不了,真不知道这梁娇到底是哪来的自我优越感。

对了,还有梁娇身旁的那个丫鬟,叫什么来着?对了,阿紫。眼珠子一直转来转去的,就没有停过。一看就知道是个心眼多的,口口声声的撺掇着让梁娇去夺子媛的正室之位,也不知道这个丫鬟到底是想做什么。

楚思雅摇了摇头,现在不用担心梁家不会退婚了,就梁娇做的这种事,冯夫人要是知道了,是死都不会再纳梁娇当冯宇墨的小妾!

楚思雅觉得自己被恶心够了,也懒得再听这些乱七八糟的了,拉了拉冷霜的手就打算离开。

心里负担没有了,楚思雅也就不像刚才那么小心了,一不小心碰到了地上的树枝,发出“嘎吱——”一声,倒是让人吓了一大跳。

这声音惊动了正在烧纸钱的梁娇和阿紫。

梁娇和阿娇猛地抬头,就看到了楚思雅和冷霜。

楚思雅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做贼心虚,就梁娇做的事情,要心虚,也该是她,而不是她!

果然,梁娇在看到楚思雅和冷霜的时候,苍白的小脸变得愈发的白了,上唇瓣和下唇瓣不停的颤抖,就连额头都浸出了细碎的汗水,可想而知,她是紧张到了极点。

阿紫也紧张,不知道她刚才和梁娇的话,到底有没有让着两人听到。

“你——你们——你们有没有听到我们刚才的话。”阿紫稳定了心神,颤巍巍的开口问道。

楚思雅倒是突然起了戏弄两人的心思,双手交叉在胸前,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两人,“听到什么啊?”

梁娇不禁有些庆幸,听这话的意思,是她们没有听到自己和阿紫刚才的对话了。

“是没听到梁小姐你和那什么土柱通奸,还怀上了孽种。还是没听到那土柱让你娘给活活打死,你肚子里的孩子也这么吓掉了。”

楚思雅每说上一个字,梁娇的脸就变得苍白一分,听到最后,梁娇的身子颤巍巍的,要不是有阿紫扶着,她似乎就要立马晕倒一样!

阿紫扶着梁娇,紧紧咬着自下唇,怎么会这样,这事情怎么会让两个陌生人听到!

就算是想要灭口,如今就只有她和梁娇两人,就梁娇这种刚刚小产,连站都站不稳的,怎么可能打得过眼前的两人。若是只自己,阿紫也不敢保证。

阿紫看了一眼楚思雅和冷霜,这才冷冷的开口,“你知道我们家小姐是谁吗?可是正八品通判的千金,马上就要嫁给正四品的冯大人的儿子了!你们要是识相的,就赶紧忘了今天听到的,否则,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小心你们的狗命难保!”

楚思雅颇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阿紫,要是她没有理解错误的话,这什么阿紫是正在威胁她了。真是太好笑了,她竟然让一个小丫鬟给威胁了?

楚思雅现在倒是不生气,她反倒是很好奇,这什么阿紫是从哪儿看出来自己是可以能让她威胁到的。还狗命难保?真不知道是谁的狗命难保!

冷霜一张脸已经冰冷的跟三月的寒霜一样了,直接上前一步,似乎是打算动手,不过楚思雅倒是拦住了她。

“你家小姐要嫁给正四品的冯大人的儿子?”

“那是!”阿紫还以为眼前的人怕了,于是抬头挺胸的说道,还颇有几分自豪感!似乎要嫁给正四品冯大人的儿子的人是她一样!

楚思雅摇了摇头,这阿紫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安分的,真不知道这梁娇的眼睛到底是怎么长的,竟然会把这种丫鬟放在身边。

“是给那四品的冯大人的儿子做妾吧!”楚思雅凉凉的开口。

梁娇的脸顿时变得更加惨白,她——她竟然什么都知道。

阿紫的眼底一瞬间也闪过无数的情绪,不过她马上就镇定下来,“那又如何!冯公子的正妻不过是一个商人之女,我家小姐可是正儿八经的官家嫡出小姐,等我家小姐及嫁给冯公子后,这正室之位还不是手到擒来!”

楚思雅的嘴角抽了抽,这到底是什么丫鬟啊,典型的心比天高,而且爱做白日梦,她以为她是谁啊,以为冯宇墨会听她的,直接让梁娇当正妻?贬了子媛?

就在楚思雅感慨这阿紫的脑袋到底不知道是怎么长的时候,阿紫又幽幽的开口,“我看你只是个平民女子,虽然用的气丫鬟,可看你们的穿戴,想来门第也不高,只要你们保证忘记自己今天听到的一切,我家小姐是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阿紫上下打量着楚思雅和冷霜,眼底带着一抹骄傲,说道。

“放肆!”冷霜冷冷的开口,这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竟然敢对郡主如此放肆无礼!

楚思雅拉了拉冷霜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其实她也真的是很佩服这什么阿紫,她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那啥,她的家世不怎么滴,还是一个平民女子?

楚思雅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她一向偏爱较为素净的衣裳。今日来上香,她穿的就是一件天蓝色广绣留仙裙,外面罩了一件同色的披风。

楚思雅虽然穿的比较素净,可衣服的料子那绝对是上乘中的上乘,她这衣服可是用进贡的云锻制成的。

云锻每年进宫的数量都不多,乾风帝一般也只是自己做几套常服,然后就是给太后、皇后留一些。太后对昭慧长公主这个小女儿是心疼的不行,所以每年得的云锻就都给了昭慧长公主。而昭慧长公主又见楚思雅喜欢,所以就将云锻全给了楚思雅。

不过这云锻,一般人家还这是不少认识,难怪这什么丫鬟眼瞎的,竟然说自己只是一个平民女子。

至于首饰,楚思雅头上戴的也不多,毕竟谁来上香,会带上一堆的首饰,那也太可笑了。所以楚思雅只是用一根白玉簪挽发,可这白玉簪可是最上等的羊脂白玉,她敢说,绝对是难得中的珍品。

算了,楚思雅对自己说,跟两个不识货的土包子说这些,她们会懂才奇怪了!

“咱们走吧。”楚思雅已经不想再看梁娇了,她也不想毁人一辈子,要是梁娇和家里的下人私通有了孩子的事情传出去,她一辈子怕是要全毁了。所以楚思雅决定暗暗威胁梁家,让他们退婚就行。只有梁娇还要去祸害谁谁谁,那就不关她的事儿了。

说起来,这梁娇也是够可笑的,从头到尾都是她身边的丫鬟不停的在说说说,俨然比她这个小姐还要小姐,不过梁娇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真不知道梁娇这小姐到底是怎么当的。竟然会让一个丫鬟压在自己的头上,真真是可笑至极。

“夫人,赶紧把这两人拿下!她们知道小姐事儿了!”

可惜楚思雅想要放梁娇一马,人家偏偏还不愿意。

原来是梁娇的母亲梁夫人,见女儿久久不回,担心出什么事儿,所以带着仆从赶来。

这里是灵隐寺最为偏僻的地儿,所以一般都没有什么人,否则梁夫人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在这里拜祭她那死去的相好土柱了!

梁夫人本来看到两个陌生女子,就心里一突。一听到阿紫的话,立马挑了挑眉,眼神尖锐的看着楚思雅和冷霜,“来人啊,把她们给我拿下!”

显然,梁夫人和阿紫一样,将楚思雅和冷霜当做了平民女子。

“慢着!梁夫人是吧,你凭什么拿下我们?”楚思雅突然有兴趣逗这梁夫人玩玩儿了,行,她自认为做好事,放过梁娇一马,可人家似乎不领情啊!不将她整死,人家似乎不乐意啊!

“要怪就怪你们的命不好!灵隐寺这么大,谁让你们竟然跑到这里,还听到了我女儿的秘密!要怪就怪你们生的不好,运气差,下辈子投胎记得擦亮眼睛,投一个好胎!”

楚思雅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没错,他们是该投个好胎,到了这个地步,她要是还放过她们,楚思雅觉得她不是叫楚思雅了,而是该叫自己楚白痴了!

“你说的没错。”是没错,下辈子投个好胎,还得记着好好的教养自己的孩子。

“少废话!你们把这两个小贱人给本夫人拿下!”梁夫人一声令下,一堆的仆从扑向楚思雅和冷霜。

冷霜直接上前,一拳打倒一个,一脚踢飞一个。

楚思雅退后了两步,看好戏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突然,楚思雅将双手做喇叭状放在自己的嘴巴,然后大声吼道,“来人啊!来人啊!梁家的夫人要杀人了!杀人了!”

楚思雅喊得那叫一个大声,梁夫人的心不禁颤抖了一下,她刚才就是怕事情闹大了,所以才想着赶紧让人把她们拿下,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解决掉,可没想到其中一个丫头竟然这么能打,几个男人联在一起都不是她的对手!

楚思雅喊得够大声,没一会儿,不少僧人就赶来了了,甚至还要不少夫人带着自家的女儿闻声赶来。

楚思雅一看这么多人,顿时高兴的笑了,她给过梁娇她们机会,是她们自己不要,梁夫人甚至狠毒的想要杀了自己和冷霜,那她也没必要给她们什么面子了!

梁夫人看到这么多人赶过来,心里隐隐有些发慌,阿紫扶着梁娇,眼珠子一转,顿时高声吼道,“夫人,这两个偷了小姐首饰的贼真是太猖狂了!如今灵隐寺的大师赶过来,正好让他们帮忙拿下这两个女贼!”

梁夫人看向阿紫的眼神闪过一丝赞赏,楚思雅见状,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待会儿不知道是谁出丑哦!

梁夫人快走两步,走到一个和尚的面前,“这位师傅,这两个女贼实在是太猖狂了!本来她们两个偷了小女的首饰,我看在这里是灵隐寺,佛门重地,我只想让人将她们二人拿下就,告诫一番,就放过她们。可这两个女贼实在是太过分了!您看看,她们有多恶毒,将我的家丁全都打伤了!”

梁夫人说的那叫一个慷慨激昂,以至于她没有看到和尚眼中的疑惑,还有不少夫人看向梁夫人的眼神也是充满了幸灾乐祸。

楚思雅虽然没有参加过太多的宴会,认识她的没有几个。可真正的顶级权贵之家,自然是知道楚思雅这个最宠乾风帝宠爱的外甥女了。

堂堂的郡主,会去偷一个八品小吏的女儿的首饰?这简直是黄天下之大缪!

“梁小姐,我偷你首饰了?”楚思雅看够了梁夫人声唱俱佳的表演,目光一移,移到梁娇身上。

梁娇被楚思雅这么一看,不禁觉得有些发虚,这两人没有偷她的首饰,可是她们知道了自己最大的秘密,这让她怎么办。

阿紫连忙拉了拉梁娇的袖子,示意梁娇赶紧开口。

梁娇有些犹豫,她到底该怎么办。

阿紫急了,忙在梁娇的耳边小声嘀咕,“小姐,要是这两人没事,她们到外面胡言乱语,那您的名声可就全都毁了!”

梁娇浑身一震,不行,她的名声不能毁!她的土柱和孩子都已经没有了,她现在只剩下给冯宇墨当妾一条路了!

梁娇狠了狠心,闭上眼,“没错!就是她们两个偷了我的首饰!”

楚思雅冷冷一笑,她已经给过梁娇机会了,要是梁娇没有跟着她娘一起胡说八道,楚思雅也不会将她跟家中家丁苟且的事儿说出来,可如今,她为了自己就能随意诬陷无辜的人,这样的人——

和尚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梁夫人,“梁夫人,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弄错了?”堂堂的郡主会偷东西?

梁夫人见自己的女儿也开口了,心里的底气更足了,抬头挺胸的说道,“没错!就是这两个贼偷了我娇儿的首饰!原本我是不想闹得那么大的,两个姑娘家,年纪轻轻的,做什么不好,偏偏要做这头蒙拐骗的事儿!师傅,这两个女贼武艺高强,还需要灵隐寺的大师帮忙拿下她们!本夫人原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毁了她们的名声,只是这两人实在是太给脸不要脸了!拿下她们之后,还是将她们送官查办吧!”

梁夫人心里的如意算盘打的那叫一个响,两个平明百姓到了官府,只要自家老爷向牢里打一个招呼,到时候让她们两个无声无息的消息,绝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梁夫人太得意了,所以都没有注意到赶过来的夫人,看向她的眼神真是充满了嘲讽。

荣安郡主会偷一个八品小吏的女儿的首饰?这真是太好笑了!她们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不过有一点绝对可以确定,荣安郡主和梁夫人之间绝对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不过这不关她们的事儿,所以她们还是静静的看着就好。梁夫人虽然只是一个八品小官的夫人,可她娘家可是静伯府的旁支,静伯府虽说是大不如从前,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们可不想多管闲事,惹上一身骚。

和尚看了看梁夫人,看了看楚思雅,最后还是看向了楚思雅,“荣安郡主,到底发生了何事?梁夫人怎么会说你偷了梁小姐的首饰?”

------题外话------

推荐七七好友七惰《病少太乖太凶狠》都市悬疑言情,男主双重人格,女主多变霸气,男主温柔凶狠,甜宠ing

谢谢tcy安紫童生送了9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