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身败名裂 渣爹出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郡主?什么荣安郡主?”梁夫人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出现幻听了,这两个穿着平凡普通的,其中一个竟然是郡主?这可能吗?不可能,不可能,一定不可能、

“不知这位师傅该如何称呼?”楚思雅对着领头的和尚双手合十,点头问道。

“小僧是圆字辈的,圆智。”

“原来是圆智师傅,这位梁夫人可真是有意思,竟然说本郡主偷她女儿的首饰?这件事情有这么多人听到了,要是处理不好,本郡主的名声可就全都毁了!所以请圆智师傅请慈语大师来主持公道吧。”

不是要把事情闹大吗?好,那她就把事情闹大!

梁夫人一急,连忙摇手,“荣安郡主恕罪。刚才是我急切了,一时间搞错了,还请郡主见谅。这一点小事就不用麻烦慈语大师了。”

楚思雅似笑非笑的看着梁夫人,现在倒是开始急了,刚才她以为自己是平民女子,那时候有多嚣张啊!还劝自己下辈子投胎眼睛亮一点!这种人,就是典型欺软怕硬的,遇到比自己弱,这架子是抬得高高的。要是遇到比自己身份高的,又立马变得跟个哈巴狗似的,楚思雅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了。

“雅儿,发生什么事儿了?”昭慧长公主睡了午觉醒来,都没见楚思雅回来,一时间不禁有些担忧,于是拉着周嬷嬷出来找人。在看到菊花从边聚集了这么一堆人,眉头不禁皱的更加厉害了。

楚思雅看到昭慧长公主,立马上前搀扶,“娘,没什么事儿。就是这位梁夫人,说我偷了她女儿的首饰,要让人来捉拿我呢!”

楚思雅说的那叫一个云淡风轻,可是听在昭慧长公主耳朵里,那简直是晴天霹雳啊!

“什么!梁夫人?哪一个梁夫人?真真是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诬蔑本公主的女儿,谁给你的熊心豹子胆!”

昭慧长公主一听,脸倏地沉了下来,怒气沉沉的开口。

梁夫人顶着昭慧长公主不善的眼神,只能硬着头皮上前,给昭慧长公主行礼,“妾身见过长公主。刚才是妾身有所误会,才冤枉了荣安郡主。还请长公主见谅。”

昭慧长公主虽然在帮楚思雅给梁家写了信,希望他们主动退婚。不过她还真没有见过梁家的人,毕竟梁家的门第实在是有些太低了。只不过是八品的小官吏,所以昭慧长公主压根儿就没有心情去见他们。

所以现在梁夫人就站在昭慧长公主的面前,她也认不出来!

昭慧长公主冷冷的瞧了一眼梁夫人,“误会?你可知道一个女儿家的名节有多重要,到了你的嘴里竟然轻飘飘的只用一个误会,就打算揭过去了?你可知道污蔑皇家郡主是什么罪过!”

昭慧长公主没有让梁夫人起来,梁夫人自然也不敢起,这么半蹲着,没多久腿就酸了。

梁夫人没出嫁前,在家里是千娇万宠的。出嫁后,梁通判又要借静伯府的势力向上爬,所以梁夫人在梁家更是一言堂。

她顺风顺水的过了一辈子,没想到如今竟然让人这么折辱,一时间,她只觉得羞耻至极!

“长公主这话说的未免太严重了吧。梁夫人只是一时糊涂,长公主又何必如此不依不饶呢?或者不依不饶的不是长公主,而是——”

楚思雅皱着眉头看着说话的人,是一个中年妇人,身穿深青色褙子,面容端正,周身都露着一种书香世家的气息。

“本公主道是谁,原来是原来是孙夫人。”昭慧长公主无不嘲讽的看着眼前妇人。

楚思雅挑了挑眉,她也知道这什么孙夫人是谁了。孙思颖的母亲,如今的丞相夫人。

老孙丞相三年前就病逝了,如今的孙丞相守孝三年后,前不久,自己的皇帝舅舅就任命他为丞相,孙思颖不再是丞相的孙女,而成了当今丞相的掌上明珠了。

“其实这不过是一件小事,长公主又何必一直揪着不放呢?要我说,不如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梁夫人给荣安郡主道歉,就这么讲事情揭过去好了。”孙夫人缓缓说道。

话落,不少人都赞同的点了点头,在场不少的夫人都频频点头,显然是对孙夫人的做法感到钦佩,有些人甚至还在心里想,这荣安郡主未免也太骄矜了。人家不过是搞错了,她有必要这么揪着不放嘛!梁夫人年纪,都可以当她母亲了,尊老爱幼,她都放在哪儿了!

“孙夫人,自从上一次我和孙小姐见面后,我的玉佩就不见了。可否请孙小姐还给我呢?”

孙夫人面色顿时大变,阴沉着一张脸,咬牙切齿的开口,“荣安郡主,我孙家虽说不是家财万贯,可是我的女儿也是从小读女戒长大的,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偷盗之事!”

“哦?是吗?那是我搞错了吧。”楚思雅轻飘飘的开口道,任谁都能听出她语气里的不以为意,显然是一点诚心都没有。

孙夫人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了,要不是还记着楚思雅的身份,她都要好好教训一番楚思雅了!

“荣安郡主不觉得自己要该道歉!”

“好,我道歉,抱歉了,本郡主不小心搞错了,请孙夫人见谅。”楚思雅没什么诚意的说道。

孙夫人听着楚思雅意一点诚意都没有的道歉,差点气的仰倒,“荣安郡主,事关小女的声誉,你怎么能毫无证据,就信口雌黄,就是道歉,也道的毫无诚意!”

楚思雅诧异的看了一眼孙夫人,以一种万分不解的眼神看着孙夫人,“孙夫人,本郡主没有听错吧。你刚才不还说,梁夫人冤枉本郡主偷了她女儿的首饰,只是一件小事,梁夫人给本郡主道歉了,本郡主要是再继续揪着不放,就是本郡主小肚鸡肠了,不大方,不仁慈了。同理。本郡主一时间记差了,误以为孙小姐偷了本郡主的玉佩,这也只是一件小事,本郡主也已经道过歉了。孙夫人为何还要斤斤计较?”

“不错!孙夫人,本公主的雅儿说的没错,事情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你倒是大方的可以,本公主的雅儿不原谅梁夫人,就成了小题大做,不仁慈,不善良。怎么,轮到你自己了,哪来这么多的话?”

“这不一样!”

被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这么一唱一和的,孙夫人一张脸都气的涨的通红,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楚思雅眨巴了一下眼睛,似笑非笑大看着孙夫人,“有什么不同?”

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停的眨动,似乎是真的在好奇有什么不同。

孙夫人一噎,一时间,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她能说,梁夫人是真心给楚思雅道歉,而楚思影刚才压根儿是在无中生有,就是道歉也是一点诚意都没有,所以不一样吧。

楚思雅收起嘴角边的散漫的笑容,眼神犀利的看着孙夫人,“孙夫人刚才的话说对了,是不同。君君臣臣,本郡主是君,而孙小姐只是一个臣,就算本郡主一不小心污蔑她了,又能如何?而梁夫人竟然敢污蔑本郡主,那就是以下犯上!孙夫人刚才倒是说的好轻巧,梁夫人污蔑本郡主偷了她女儿的首饰,轻飘飘的给本郡主道一下歉,本郡主就该将这件事情给揭过去?试问,要是梁夫人得罪的是皇帝舅舅,是不是也只要事后道一下歉,就可以揭过去了!孙夫人,孙家是书香世家,可如今看来,就连最基本的君臣之道都不懂啊!”

孙夫人一惊,楚思雅这话说的真是太重太重了,简直是诛心之言了!

孙夫人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很快镇定下来,语气中多了一抹谦让,“方才是我想差了,还请荣安郡主见谅。”

“想差了?孙夫人难道不懂做事前要三思而后行吗?孙夫人的话,真是很让本郡主怀疑,孙大人做事情是不是同孙夫人一样,做错了事,事后就直接来一句,想差了,做错了!”

“荣安郡主,朝堂之事,岂是你一个女子可以随意置喙的!”孙夫人没想到楚思雅一个小姑娘竟然如此不依不饶,她作为长辈,都已经主动低头了,她还想如何!

“呵,雅儿哪里说错了。其实本公主也很好奇,孙丞相是不是跟孙夫人一样,做错了事,事后就喜欢来一句,想错了。本公主有这疑问,下次进宫一定会去问问皇兄,孙丞相平时又是如何办差的!”

“长公主一定要如此咄咄逼人嘛!”咬牙切齿的看着昭慧长公主。

楚思雅好笑的看着孙夫人,方才她咄咄逼人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这个问题,轮到被逼的人是她了,倒是开始委屈了!

孙夫人看到楚思雅嘴角边挂着的嘲讽笑容,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的胸口是更堵了!

没错,她方才就是故意针对楚思雅的!自己的女儿是什么心思,孙夫人还能不知道,她喜欢忠勇侯!

当初公公去世前,其实早就想给孙思颖定亲,是孙思颖死活不同意。最后生生的拖到了老孙丞相去世。

爷爷去世,作为嫡亲孙女的孙思颖要开始守孝。

孙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之所以这么安安静静的守孝,是因为忠勇侯远在边关,要三年后才回来。

可事情的发展总是超乎人的预料,忠勇侯提前从边关回来,要不是自己的女儿还没有除服,她怕是真的要直接激动的跑去见忠勇侯了。

可最后,忠勇侯却和楚思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订婚了。

当自己的女儿听到这消息,那心碎欲裂的表情,孙夫人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所以孙夫人开始恨了,恨忠勇侯,恨楚思雅,若不是因为她们两个,她的宝贝女儿怎么会耽误了婚期,如今除了孝服,孙思颖的婚姻大事却还没有着落!若是没有忠勇侯,自己的女儿说不定早早的就定下了婚事,除了服,就能安安稳稳的嫁人了。或者忠勇侯和楚思雅没有定亲,自己的女儿就能嫁给忠勇侯了!

所以孙夫人逮到楚思雅的错处,是毫不客气的往楚思雅身上泼脏水,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楚思雅年纪轻轻,可这应急应的却如此之快。真真是让她这个在后宅待了一辈子的人都有些措手不及。

楚思雅看着孙夫人变幻莫测的脸,眼底闪过一丝精光,自己跟孙夫人不熟悉,不过她绝对相信,做丞相夫人的人,应该不会是个没脑子的,一天到晚只会惹是生非。

可孙夫人不停的针对她,明显是故意为之。自己跟孙夫人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交集,也没有什么仇怨,可她却这么针对自己,那就只有一个理由了,这孙夫人是为了孙思颖这么针对她,巴不得她丢脸!

不过,楚思雅可不是泥巴,任人欺负,这孙夫人想欺负自己,呵呵,等下辈子吧!

楚思雅欣赏够了孙夫人的表情,这才缓缓的开口,“本郡主刚才是在说笑,孙夫人你这么较真做什么!”

孙夫人一愣,万万没想到楚思雅的脸竟然变得这么快,刚刚还是一副一定要讨个公道的模样,可话锋转的这么快,真真是让她有些摸不准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孙夫人,本郡主难道这么像是小肚鸡肠,得理不饶人的人不成?”

孙夫人一时间有些语塞,不过来凑热闹的其她夫人,一个个的倒是你一言我一句的开始说起来。

“荣安郡主贤良淑德,堪为女子的典范了!”

“没错,我家的女儿跟荣安郡主一般大,可就没有荣安郡主这么有见识啊!”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有谁家的女儿能跟荣安郡主相提并论啊!”

……

孙夫人听着这些人你一言我一句的,一张脸比方才还要红!完全是气红的!要是她到现在还不知道楚思雅到底打的是什么心思,那她这么多年,真真是白活了!

楚思雅不就是想借着自己抬高她的名声嘛!可她心里就算再气,也不能不承认,楚思雅她成功了!看看,这些夫人,一个个的不管是真心也好,还是假意也好,总归往外传的都是楚思雅的好话!

孙夫人真心是想不通,楚思雅今年真的只有13岁,这心机手段甚至比她这个玩儿了半辈子的都要来的厉害!

楚思雅此时却懒得看孙夫人了,反倒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梁夫人,“梁夫人,不知道你刚才冤枉本郡主偷窃了你女儿的珠宝,如今是不是可以给本郡主一个交代了?”

梁夫人死死的咬着下唇,“方才是妾身的错。郡主要杀要剐随郡主乐意!”

这梁夫人不蠢啊!而且相反很聪明,她这么说了,楚思雅要是真的拿她怎么样,就要落一个心思恶毒的名声了。

不过,楚思雅本来就没有想过要拿这件事情惩罚梁夫人。

“本郡主不是这么小气的人,自然是不会计较梁夫人一时的不察。只是本郡主刚才经过这里,倒是听到了一件十分令人惊悚的事情。”

楚思雅说到这里停了停,目光戏谑的看着身子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会晕倒的梁娇,还有故作镇定,可身子也在隐隐发抖的阿紫。

“荣安郡主,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梁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能上去捂住楚思雅的嘴巴,可她也不能任楚思雅在那里开口,否则自己的女儿这辈子就毁了!

楚思雅看着梁夫人眼底流露出来的恳求光芒,眼神一冷,方才她要诬蔑自己和冷霜偷窃,甚至打算无声无息的解决她们的时候,怎么不见她心存善意!

还有梁娇,自己不是没有给过她机会!自己已经开口问过她,只要她刚才说了实话,没有跟梁夫人和她的贴身丫鬟阿紫同流合污,她也不会拿她怎么样!可这两个人都没有把握住机会,这就不能怪她了!

“做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梁夫人方才的所作所为,本郡主真的是一点都看不到这句话啊!其实,这事原本是梁家的家事,本郡主原本也不想多管闲事的。可梁小姐即将嫁入的人家,也不能说嫁,一个妾室,还不配这个嫁字!”

“荣安郡主你别太过分了!”梁夫人恨得紧咬牙根,她都已经让步到这个地步了,楚思雅为何还一直的紧紧相逼!

“过分!我怎么过分了!是梁小姐和梁家的一个叫土柱的家丁私通,甚至还弄出了私生子,这更过分吧!”

一言出,所有人看向梁娇的眼神,那简直是可以用惊悚来形容了,一个官家小姐,竟然跟家里的下人私通,甚至还弄出了私生子,这无疑是一件天大的丑闻!

众人这才发现,梁娇的身子一直摇摇欲坠,就连面色也是病态的白,还真像是小产后的模样。

“你胡说!荣安郡主你休要血口喷人!”梁夫人扯着嗓子吼道。

“我血口喷人?要不要本郡主去太医院请个太医来给梁小姐把脉,要不要本郡主请两个宫里的嬷嬷给梁小姐看看,她此时是否还是完璧之身,看看她是不是最近小产的!宫里的嬷嬷,这眼睛可是毒的很!”

梁娇美眸含泪,她觉得所有的人看着她的眼神都充满了嘲讽,那一道道嘲讽的目光,简直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将她的心割的体无完肤!

梁夫人见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么伤心,一颗心痛的不行,连忙来到自己女儿的身边,抱着她,同时看向楚思雅的眼神充满了恨意。

“梁夫人你可别这么看着我。方才,本郡主无意间知道梁小姐的丑事,你一知道,就火急火燎的想着怎么将本郡主弄到大牢,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本郡主。那时候你怎么就不知道善良两个怎么写?对了,你那时候不是还跟本郡主说,本郡主这辈子投胎不好,下辈子投胎的时候,一定要睁大眼睛好好看看!”

“天啊!没想到这梁夫人这么恶毒啊!”

“没错,竟然想要杀人灭口!得亏着这是郡主,要不然换一个平民百姓,八成还真的要死在梁夫人的手上了!”

“恶毒?把自己的亲生女儿教的竟然跟家里家丁私通,甚至还弄出私生子,你说,这样的人能好到哪里去!”

“就是!你看看梁夫人的女儿,扶风若柳,膝盖就像是没骨头似的,比我家里的那些小妾还要妖娆!”

“人家本来就是要去当妾的啊!也不知道冯家还会不会要这样的妾室!”

“要才奇怪了!这种跟人私通的妾,就是直接扔在猪笼里都是便宜她了!”

……

女人都是爱八卦的,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人聚在一块儿,这戏就更好看了。

梁娇死命的摇着头,泪水越聚越多,看向楚思雅的眼神也带了一丝愤恨,“为什么!为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楚思雅对梁娇愤恨的眼神,一点感觉都没有。

“梁小姐,我原本是想放你一马的。可当你娘问到你,我是不是偷了你首饰的时候,你是怎么回答的?你竟然默认了!你可知道,我若不是郡主,我若没有显赫的身份,此时我说不定已经让你娘送到大牢里去了!你明明知道,你承认以后,我的下场会有多悲惨,可你还是点头了。你既然已经起了害我之意,我楚思雅,也没有以德报怨的度量!”

还以德报怨呢!楚思雅自认为不是圣母,人家都要害死她了,她还傻乎乎的去帮人家!免了吧!这种圣母,谁爱做谁去做吧!

“真真是不要脸!本公主活到现在了,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无耻的人!”

昭慧长公主说着摇了摇头,显然是对梁娇的所作所为十分的看不上眼。

梁娇再也忍受不住众人的鄙夷的目光,脚一软,直直的晕了过去。

楚思雅看着梁夫人歇斯里地的呼叫,就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活该!

楚思雅也有些好奇,这什么梁夫人到底是怎么教女儿的,竟然把自己的女儿教成这个样子!

女人无论如何都该懂得自尊自爱,作为古代的大家小姐,更是从小读女戒长大的,怎么能做出跟家中下人苟且的事儿来!甚至还弄出了孩子!

为母则强!可这句话在梁娇身上真的是没有一点体现,竟然自己把孩子给吓掉了,这种奇葩,楚思雅除了摇头以外,也真的是没有任何感觉了。

昭慧长公主也不想再留在这里,真是乌烟瘴气。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就准备回长公主府了。

一路上,就只听到昭慧长公主对梁娇的不屑,还有对梁夫人不会教女儿的鄙夷。

回到长公主府,楚思雅还以为耳根子能清净了,可事实证明,她高兴的太早了。

昭慧长公主又忽的说起冯家,“要我说,这冯家和梁家倒是真应该做亲家!当初冯宇墨的父母私奔的事儿,可是传遍了整个梁都,就连如今理国公夫人的婚事都差点被他们两个连累。”

楚思雅挑了挑眉,她敢说,冯夫人肯定是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更不会有一丝一毫,对自己连累了亲姐姐婚事的愧疚!

别提,楚思雅还真的猜对了。

“娘,别提那些让人不高兴的人了,咱们多说些开心的事情!”

“开心?要说开心的也有。今天在灵隐寺抽的签都是极好的。儿孙自有儿孙福,娘,现在算是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你跟翎儿以后的姻缘肯定会好好的。至于你大哥——他跟纤柔,是好是坏,娘也不会再去管了,免得越弄越糟糕。倒是你二哥,娘是很担忧啊!你之前不是说他对林家的小姐蛮有好感,可你又不是不知道林皇后,跟林家结亲家,娘这心里总是不舒服啊!”

“娘,其实二哥自己也说了,娶林依柔,就代表着无穷的麻烦。当时,我见二哥似乎已经歇下了要娶林家小姐的心思,不过如今是个什么意思,我倒是不知道了。”

“你二哥,娘也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心思了。你说说他,每次都不准时回来,总是跟那个什么单云混在一块儿!要不是他是我儿子,我都要怀疑他有什么龙阳之癖了!”昭慧长公主一想到自己的二儿子总是早出晚归的,这心情就有些不太愉快了。

单云?又是他?楚思雅总觉得这单云有些怪怪的,可到底哪里怪怪的,她又有些说不上来。

“雅儿,你在想什么?”楚思雅神色的变化可没有逃过昭慧长公主的眼睛。

“没什么。我只是想,二哥好像跟那位单公子交情很好啊!”

“雅儿,你是林哥的未婚妻,不要总是这么关注一个陌生的男子。”

昭慧长公主颇有些不悦的开口。

楚思雅低下头,默默的翻了一个大白眼,她娘怎么总喜欢胡思乱想啊!她能对单云有什么想法!

“娘,您误会了。我可是一个忠贞的,这辈子既然认定云翎了!那就是云翎了!”

昭慧长公主听楚思雅这么说,总算是放下了一颗心。不是她多心,而是自己这女儿对单云实在是太关心了一点。

翌日

梁娇的丑事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梁都,官家小姐竟然跟自己的家丁苟且,甚至还弄出了野种,这简直瞬间满足了大众想要看八卦的心理。

楚思雅好整以暇的待在长公主府,她现在倒是很想看看冯夫人的表情,冯夫人当时可是得意的不得了,因为她要给冯宇墨纳的妾室可是官家的嫡女!比徐子媛这个商家女不知道要高贵多少!

可如今呢?梁娇还是官家女,只是一个毁了名声,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看得起她的官家女!

外面关于梁娇的事儿是传得沸沸扬扬的,楚思雅坐稳钓鱼台,纹丝不动,人家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一日,楚思雅正跟着昭慧长公主学刺绣。

昭慧长公主也是心疼楚思雅,见她规矩什么的,也算是过得去了,就将童嬷嬷给送回宫里了,至于女工针织这些,就由她亲自教导。

“你们两个贱人,你们怎么能这么恶毒!人家好好女儿家的名声,就这么让你们全都毁了!”

楚思雅一听这声音就放下了手中绣到一半的荷包。

楚玉亭!有多久,这个渣爹没再出现在她面前了,可没想到今日,这渣爹又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真真是让她觉得头痛!

这一次,楚玉亭也是做了完全的准备,竟然直接带着一堆的护卫闯进长公主府。

楚思雅冷冷的看着楚玉亭脚下生风,怒气冲冲的大跨步走进室内,眼底闪过微不可见的寒光。

昭慧长公主更是冷冷的一哼,“楚玉亭,本公主看你活了这么大把岁数了,难道连君臣之礼都不懂?竟然敢带着这么多人闯进长公主府!怎么,难道你是想造反不成?”

楚玉亭这次是气坏了,压根儿就不在意昭慧长公主扣下来的大帽子,目光阴冷的看着昭慧长公主,“你们两个人怎么就这么恶毒,人家好好的姑娘家是碍到你们了,竟然这么毁人家的名节!如今梁家的姑娘是被你们两个全都毁了!”

楚玉亭原本还是一个儒雅的美男子,可因为太生气,面容变得狰狞无比,生生的破坏了那一份儒雅,如今他整个人就跟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似的。

昭慧长公主忍不住轻笑一声,似笑非笑的看着楚玉亭,“楚玉亭,本公主见过渣的,可真没见过比你更渣的!梁娇诬陷雅儿偷她的首饰,难道这不是在毁雅儿的名节?不是在毁雅儿的一辈子?虎毒不食子,楚玉亭,你对外面的阿猫阿狗都能同情,可对自己的亲生女儿竟然比陌生人都不如,你到底还是不是人!”

“娘,他自然不是人,畜生都比她要强上几分。”楚思雅凉凉的补充道。况且,她心里确实也是这么想的。

楚玉亭一张脸气的铁青,伸出右手颤巍巍的指着楚思雅,似乎恨不得将她给千刀万剐了!

“你个孽畜!早知道就该在你出生的时候,将你活活掐死!”

“是啊!你真应该在我出生的时候我,把我活活掐死!可惜了,你错过这机会了!真是太可惜了!”楚思雅无不嘲讽的说道!没在她出生的时候掐死她,现在她回来报仇了!还想再欺负自己,做梦!

楚玉亭双手死死的紧握成拳,要不是还有最后一丝理智控制着他,他真想上前直接打杀了楚思雅!

“我倒真是好奇,梁娇跟你什么关系?她一出事,你就急着来为她出头做什么?难不成你们——”楚思雅上下打量了一下楚玉亭,随后似笑非笑的开口。

“你个孽女,你给我住嘴!”楚玉亭顿时暴跳如雷!

楚思雅连个眼神都懒得给楚玉亭。

“郡主,这梁夫人可是静伯府赵家的一个旁支。”周嬷嬷淡淡的解释道。

楚思雅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她真该称赞楚玉亭一句,真爱无敌啊!看看,看看,每次只要跟赵姨娘扯上关系,楚玉亭立马就像是发疯似的,这情圣的,真真是让人想要作呕!

“你发疯发够了没有,要是发够了,就直接给本公主滚!楚玉亭,你给本公主记住了,再怎么样,你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国公,而本公主是君,以下犯上,你有几个脑袋可以砍的!你给本公主记住了,以后你要是再敢跟疯狗似的来长公主府撒野,本公主一定禀报了皇兄,直接摘了你的国公!”

“你敢!”

“你看,本公主敢不敢!”

楚思雅在一旁看着,真想要大声赞一下她娘,真是太帅了!

楚玉亭似乎是想要在放几句狠话,可是长公主府的护卫也全都蜂拥而上,人数比他的多,而且身份摆在那里,楚玉亭也真的放不出其他的狠话,狠狠的一撩袖摆,离开。

楚思雅无意间扫了一眼楚玉亭,眼眸微微闪了闪。

楚玉亭离开后,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不悦的开口,“真真是个疯子,以后他要再敢来撒野,你们就直接把他给本公主打出去!”

护卫们纷纷应是。

昭慧长公主让楚玉亭给破坏了心情,也懒得再多说什么,直接摆了摆手,让他们下去。

等到护卫纷纷推下去以后,楚思雅才开口,“娘,您有没有注意到楚玉亭身上佩戴的那玉佩?”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看着楚思雅,“娘压根儿就不想见到那人渣,还注意他身上佩戴的是什么玉佩做什么。雅儿,难道你是喜欢那人渣佩戴的玉佩?你要是喜欢,娘给你找更好的!”楚玉亭那人渣的东西,哪怕是再好,那也是脏的!

楚思雅无语的看了一眼昭慧长公主,她像是这种看了玉佩,眼睛就直了的人吗?

“娘,我是这种人吗?楚玉亭身上带的东西,那就是脏的!我才不稀罕呢!只是娘,那玉佩有古怪。”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开口,“雅儿,你到底想说什么?玉佩怎么会有古怪的?”

“娘,楚玉亭佩戴的玉佩竟然是双鱼形的玉佩。”

“这又怎么了?”昭慧长公主颇有些不明的开口问道。

楚思雅有些着急的开口,“娘,赵氏最讨厌的就是双鱼形的玉佩了!”

这还是楚思雅打听到的,赵氏最讨厌的就是双鱼形的饰品了。听说,是因为赵氏小时候养过两条鱼,原本赵氏很喜欢,可是后来那两条鱼死了,赵氏很伤心。自此,她的饰品就没有一个是双鱼形的了。

昭慧长公主不傻,相反,她微微想想,似乎就想通了,“你是说,楚玉亭在外面有其她女人了?”

楚思雅点了点头,这个可能性还真的挺大的。想想,楚玉亭当初喜欢赵氏,爱屋及乌,恨屋及乌,只要赵氏喜欢的,他也喜欢。只要赵氏不喜欢的,他是碰都不碰。赵氏不喜欢双鱼形的饰品,楚玉亭也从来没有碰过,像身上佩戴的玉佩这种贴身之物,就更不可能是什么双鱼形的了!赵氏不可能给楚玉亭买这种东西,如果楚玉亭心里还有赵氏,也肯定不会忘记赵氏的喜恶。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楚玉亭在外面有其她女人了。

楚思雅有些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眼昭慧长公主,“娘,您嫉妒吗?”

就算她娘不在意楚玉亭,可楚玉亭到底是她的丈夫。

“嫉妒?对那人渣,娘是早就不在意了。不过雅儿,这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哪来的证据?”

“证据?咱们不在楚国公府,要想拿什么证据是有困难,不过有了个人在啊!”

------题外话------

谢谢520小说七惰书童送了5朵鲜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