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狗咬狗 相爱想杀/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国公府

楚思雨收到楚思雅传来的信件,沉默不语,眼底闪过晦暗难明的光芒。

“小姐,这信看完了,还是早点烧了吧。”小翠见楚思雨一直沉默不语,于是开口提醒道。

楚思雨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中的信件递给小翠。

小翠接过信件后,立马就点燃了蜡烛,就信件给烧的干干净净。

“小翠,这些日子,楚玉亭是不是一直都很晚回府?”楚思雨开始想楚思雅信中所写的,楚玉亭在外面有其她女人了?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毕竟楚玉亭对赵氏的情深义重,这是众人有目共睹的,难道楚玉亭真的像楚思雅信中所说的一样,在外面有了其她的女人?

小翠回忆了一下,随后点头,“小姐,好像真的是这样啊,楚玉亭最近好像总是很晚才回来。”

“楚玉亭每次都这么晚回来,赵氏难道都不管?”

“赵氏最近一直忙着照顾楚文勇,哪里有功夫管楚玉亭!”小翠撇了撇嘴,不屑的开口。

“当初楚玉亭不是口口声声的说是有多爱赵氏,为了赵氏,他可以不将自己的结发妻子放在眼里,为了赵氏,他甚至将我娘和我扔在庄子里自生自灭。我还以为楚玉亭会爱赵氏一生一世呢!现在想来,不过是一个笑话!”

楚思雨无不嘲讽的开口,她真心想知道,赵氏要是知道楚玉亭有了其她女人,会有什么样的表情,那真的是太令人期待了。

这么一想,楚思雨的眼底闪过狷狂的光芒。

“大白天的,你们主仆两人躲在房间里做什么!”

楚思雨想事情正想的入神,突然听到怎么一句,顿时一慌,幸好刚才那封信已经给烧了,而且小翠做事细心,将信烧了以后,就打开窗户透风,所以此时屋内跟往常没有任何的区别,压根儿不需要担心。

楚思雨微微定了定心神,起身,没多久,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来人果然是赵氏。

赵氏最近因为楚文勇,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仔细看看,鬓边甚至都有些白头发了。

楚思雨在瞥到赵氏头发间的白发,眼神不禁微微闪了闪,就这样的赵氏,也难怪楚玉亭会去找其她女人了。

“夫人来我这儿有何事?”楚思雨定了定心神,连忙开口问道。

赵氏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楚思雨,然后没多久就将眼神放到了一旁的小翠身上。

小翠被赵氏打量的很不舒服,好像她是什么货物一样,让赵氏随意评估。

楚思雨微微侧了侧身子,挡住赵氏的视线,这才缓缓开口,“不知夫人来我这儿有何事?”

赵氏看着楚思雨,冷冷的哼了一声,她对楚思雨可以说是讨厌至极。或者说,只要不是她为楚玉亭生的孩子,她都恨!

赵氏看着楚思雨的眼神,让楚思雨觉得自己像是被毒蛇给盯上了一样。

赵氏看着楚思雨一副不慌不忙的模样,这让她心里不禁更恨了!

“你们两主仆大白天的老是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做什么?不会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赵氏边说边自己找了一个位置,悠悠然的坐下,而楚思雨和小翠就这么站在她面前,就跟赵氏身前的嬷嬷和丫鬟一个样!

“我之前和小翠在庄子里长大,如今能够劳父亲和夫人惦记,将我从庄子里接回来,我自然是感激万分。今儿个正跟小翠说起庄子上的事儿,不禁有些感伤了。”

“哼!真是贱人生的贱种!骨子里都是贱的!好日子过不惯,怎么还想着在庄子上的苦日子?”

“不敢,我有如今的好日子,都是亏了父亲和夫人的提携。这份恩德,思雨此生都不会忘记!”当然不会忘记,她发过誓,此生一定要楚玉亭和赵氏死!要整个楚国公府陪葬!

赵氏斜睨了一眼楚思雨,这才漫不经心的开口,“你能回到楚国公府,是你的福气,可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不过有句话说对了,我和国公爷对你的恩情,你这辈子都不该忘!也不能忘!”

楚思雨低着头,似乎是在认真聆听赵氏的训导。

赵氏见楚思雨一直低着头,畏畏缩缩的,心里的气总算是消了一点。贱人生的贱女儿,永远都比不上她的思影!

“我看你身边的小翠是个懂事的,就让她去照顾你大哥吧!”

赵氏说的漫不经心,可楚思雨却是听得心惊胆战,她听到了什么?让小翠去照顾楚文勇。如今楚文勇那儿是什么地方,整个楚国公府就没有人不知道的,那简直是比人间地狱还要恐怖的地方!

自从文氏拦住昭慧长公主和荣安郡主诉苦,被楚文勇那畜生听到了,他整个人就变得更加疯狂了。

楚思雨有一次去偷偷看了文氏,她几乎被楚文勇按畜生折磨的不成人形,浑身血淋淋的,就连挪动一步都困难!

现在赵氏让了小翠去照顾楚文勇,那简直是让小翠去死啊!

楚思雨稳了稳心神,这才怯怯的抬起头,“夫人,小翠是跟我一起在庄上长大的,粗手粗脚的,怕是照顾不好大哥。”

“你当我很稀罕让你身边的贱丫头去照顾你大哥?要不是你大哥看上了你身边的小翠,我今天压根儿就不会来这一趟!怎么,难道你不愿意?”说到最后,赵氏的眼底闪过一丝凌厉,她的儿子,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瞧不起她,尤其是她一直不放在眼里的楚思雨。

楚思雨的脑子飞快的运转着,她现在确实是不能拒绝。

不管自己答应还是不答应,赵氏既然开口要小翠了,那她一定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如果自己拒绝,赵氏恼羞成怒之下,硬抢人,这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拦住的。可要是答应,那更是不行,小翠同她一起长大,要是自己同意,这简直是推小翠去死啊!

“夫人,小翠从小在庄子上长大,这礼仪规矩,还有照顾人什么的,做的怕是不太好,万一伺候不好大哥,该怎么办?要不,等我好好调教小翠一段日子,再送去给大哥如何?”楚思雨一脸为着楚文勇的着想的说道。

楚思雨这话倒是说到赵氏的心上了,赵氏脸上的表情也总算是缓和了几分,“嗯,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你也只是庄子上出来的,哪里懂调教人,这样吧,从明日起,本夫人让连嬷嬷每天下午来教导小翠两个时辰。”

楚思雨闻言,顿时感激的看向赵氏,“那就多谢夫人了。”

赵氏见楚思雨如此识相,总算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要是她敢嫌弃自己的勇儿,她一定要她好看!

一直到送走了赵氏,楚思雨将门关好,回过头一看,就看到小翠整个人都已经吓得脸色苍白,浑身都在颤抖了。

楚思雨疾步走上前,双手紧紧握住小翠的手,“你放心,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去楚文勇畜生那儿的!”

小翠上下唇瓣不停的哆嗦着,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是试了好多次,都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不知道试了多久,小翠才发出声音,“小姐,我——我不怕死,可我真的不想让楚文勇那种畜生糟践自己啊!”

当初在庄子上,那些畜生是怎么无耻的折磨她的娘亲,那场景,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而楚文勇比庄子上那些畜生还要让人恶心!她听那些丫鬟和仆妇聚在一块儿,一起谈论楚文勇有多变态多畜生的时候,尤其是在说到文氏被楚文勇折磨的多惨,小翠简直是吓得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你放心,就算是我死,我也绝对不会让楚文勇那畜生糟蹋你。小翠,你记住了,明天连嬷嬷教你规矩的时候,你就故意学的笨一点,糟糕一点。对了——”

楚思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连忙从自己的首饰盒里拿出一个成色十足的金镯子还有一只水色剔透的玉钗。

“小姐,这些东西我不能要!”小翠见楚思雨将这么名贵的东西塞到她的手上,连忙拒绝。

楚思雨的态度却是一反常态的拒绝,“拿着,这是让你给连嬷嬷的。记住,你学规矩的时候不仅要笨,适当的时候要把这些东西给连嬷嬷。这个老东西是赵氏最信任的人,她不会背叛赵氏,可她贪得无厌,这些东西足够让她为你说两句好话,或者拖延一下时间了,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林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被楚文勇那畜生糟蹋的!”

小翠闻言,泪水顿时又充满了眼眶,看着楚思雨的眼神满是感激。

“放心,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楚思雨这话是说给小翠听的,同时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冯府

“冯夫人的脸色怎么这么不好。正好,本郡主带了上等的血燕,冯夫人正好可以补补身子。”

冯夫人原本心情就不好,一听楚思雅的话,整张脸更是气的铁青,楚思雅那冷嘲热讽的语气,就是傻子都能听出来了!

冯大人也知道楚思雅是因为之前的事情有些不痛快,于是笑着打圆场,“贱内只是最近身子有些不好。劳荣安郡主牵挂了。”

“冯夫人身子不好啊!要本郡主说,这人啊,就不该操心有的没有的,看,冯夫人,你不就是因为操心的太多,所以身子才不好。我看冯夫人的病,确实是不需要吃血燕了,那就让冯少夫人和凌姨娘吃吧。毕竟一个才刚刚小产。另外一个,如今可是身怀六甲呢!”

楚思雅故意提起凌冬娘,就是在刺激冯夫人,果然冯夫人的脸变得更加好看了。

楚思雅看着冯夫人变得难看的脸,心情一下子舒畅了,这段日子,她可是被冯夫人给气的不轻,偏偏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她又不能对冯夫人怎么样!现在好了,她就算没将冯夫人气的吐血,可冯夫人此时也绝对没有好到哪里去!

“启禀老爷、夫人,梁夫人带着梁小姐求见。”冯家的管家恭敬的开口禀报。

“那两个不要脸的,竟然还有脸来!让她们给本夫人滚!”冯夫人被楚思雅气的,满肚子火,正不知道该往哪里撒,梁夫人和梁娇这两个罪魁祸首竟然来了!冯夫人要是不往她们身上发火,除非她是死人了!

冯夫人真是恨死梁夫人和梁娇了,同时,她也恨上了牵线搭媒的楚思影,哪有都不将情况搞清楚,竟然就牵线!要是宇墨真的纳了梁娇,立马就成了乌龟王八了!要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冯夫人真心是恨不得直接死去算了!她还对得起宇墨吗?她甚至对不起冯家的列祖列宗啊!

“冯夫人,之前我们的亲事不还谈的好好的,怎么如今倒是不欢迎我们了!”

显然梁夫人也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她身边带着不少的家丁,生生的闯了进来。

梁夫人的视线在扫到楚思雅的时候,眼底明显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这一丝诧异就转化为浓浓的怒火!要不是还记得身份的差距,梁夫人真心是恨不得将楚思雅给千刀万剐了!自己的女儿就是被她害的这辈子全都毁了!

为什么,这人就跟阴魂似的,走到哪里,哪里都有她!梁夫人在心里无不愤恨的想道。

梁娇在看到楚思雅的时候,一双无神的眼睛也闪过浓浓的仇恨。

不过对着梁夫人母女的仇恨,楚思雅是一点都不在意,这两人只能用活该来形容,自作自受,与人无尤!

“什么亲事?你们赶紧给我滚!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赶紧把这两个不要脸的东西都给我赶出去!”冯夫人一听梁夫人竟然无耻的还敢提婚事,顿时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了,这忍到底是有多无耻,她女儿的名声都比青楼的妓子都不如了,她竟然还敢带着她这不要脸的女儿来冯家谈婚事!真当他们冯家还欺负不成!

冯县令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不过他没有开口,一来这到底算是后宅的事情,应该交给夫人打理。二来,这梁夫人身后的可是静伯府,静伯就算大不如从前,但要收拾一个他一个小小的四品官员,想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荣安郡主怎么会在这儿?”梁夫人没有回答冯夫人的话,倒是将视线扫向了楚思雅。

“本郡主在哪儿,难道还需要向你交代?梁夫人,你不觉得自己管的太多了?”

梁夫人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自己的语气平缓,“荣安郡主,今天妾身有私事要和冯家商量,所以是否可以请你离开。”

冯夫人将私事两个字咬的重重的。

楚思雅挑了挑眉,将视线投向冯大人,“冯大人,不如由你来说,本郡主是否有资格留下啊!”

“荣安郡主若是不嫌弃,自然可以留下。”

“冯大人,这是我们两家的事情,你怎么能让一个外人掺和进来!”梁夫人顿时不满的看着冯大人。

“梁夫人,在下的儿媳是荣安郡主的干姐姐,梁夫人所谓的私事,应该是令嫒与犬子之前的婚事,所以荣安郡主留下听听也无所谓。”

徐子媛是楚思雅的干姐姐,知道这事情的人不多,梁夫人自然就不知道,梁娇就更不知道了。

梁娇闻言,挣开了梁夫人的手,目光恶毒的盯着楚思雅,“你是故意的是不是!就是因为徐子媛是你的干姐姐,所以你才故意败坏我的名声!是不是!”

楚思雅冷冷的看着梁娇,“笑话!梁娇,你跟你梁家的家丁私通,难道是我胡乱编造诬陷你的?我与子媛确实是金兰姐妹,可我也从未想过因为她,主动去害人!之前你娘冤枉我偷了你的首饰,你明明知道事情真相是怎么样,可你就是因为害怕我会戳穿你的丑事,竟然狠毒的跟你娘一起污蔑我!

试问,要是换了一个人,没有我这般显赫的家世,怕是真的要被你害死了!梁娇,我问你,你心里可会有一丝的愧疚!”

梁娇死死的咬着下唇,甚至都咬出了血,可她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痛,因为她整个人都已经恨得发疯了!她现在就是走进死胡同,她就是认定了,楚思雅是因为徐子媛的关系才故意毁她的名声,害的她如今就跟一个过街老鼠一样!

楚思雅看到梁娇脸上不服气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白说了,不过白说就白说了,她压根儿不是很在意梁娇的想法,对她来说,梁娇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梁夫人也知道楚思雅此时是不可能离开了,深吸一口气,直接看向冯大人,“冯大人,你我两家之前可是已经定了婚事的!”

“呸!你还有脸提婚事的事儿!你怎么不看看你这女儿有多不要脸啊!她到底是缺男人缺到了什么地步,竟然缺到跟家中的家丁苟且!这还不算,她竟然还恶心的珠胎暗结!这世上都找不到比她更恶心的了!我家宇墨更是被你害的,如今一去国子监,就会让人嘲笑,你竟然还有脸提什么婚事?”

冯夫人此时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宇墨被人嘲笑,整个人就气的不行!都是因为她这个做娘的有眼无珠,才会害的自己的儿子被人嘲笑!梁夫人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梁夫人认为自己已经够低声下气了,她活到现在,还没有人敢这么给她脸子看呢!一时间不禁气的更厉害了!

“冯夫人,做人要懂得留一线!没错,我的娇儿一时糊涂做错了事情。可谁能保证自己这一辈子都不犯错。要不是我的娇儿一时糊涂做错了事情,你以为她会自甘下贱到给人做妾不成!”

梁夫人怎么可能愿意让自己捧在手心的女儿做妾,尤其还屈居在一个商家女之下!她已经这么委屈了,这些人怎么还咄咄逼人、不依不饶的!

梁娇此时就像是一朵报警风吹雨打的小白花,身子隐隐颤抖的看着冯夫人,“冯夫人,我年轻,不懂事,才做错了事儿。我当初一见冯夫人,就觉得您是这么的仁慈善良,您一定能大人大量的原谅我那一点点小小的过错,是不是?”

“噗嗤——”楚思雅原本一直在一旁看好戏,看梁夫人和冯夫人狗咬狗,梁娇突然弄这么一出,她真心是受不了,直接笑出了声。这梁娇难怪能做出跟家里的家丁私通的事儿来,感情人家的脑子真的是跟一般人不一样,这脑回路实在是有些太奇葩了,楚思雅自认为比不过她。

照梁娇的意思,要是梁夫人不原谅她,那就是不仁慈不善良了,感情,善良就必须得让自己的儿子娶了一个不贞洁,名声尽毁的女人当妾室,然后让所有人知道她都成了乌龟王八!

楚思雅见众人的视线都投到她的身上,微微有些不自在,摆了摆手,“你们继续,继续,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梁夫人恼怒的看着楚思雅,反正此时在梁夫人眼中,楚思雅一切的行为都是恼人的,看的她恨不得直接生吞活剥了楚思雅的心都有了!

“冯大人,你别忘了,本夫人可是静伯府的旁支,你若是得罪静伯府,你可得好好想清楚这下场!”梁夫人知道软的说不通了,直接开始威逼冯大人,她倒不相信了,一个区区的四品官,还不怕静伯府!

果然,冯大人的脸色有些难看,想来他也确实是忌惮静伯府。

梁夫人的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相反,冯夫人的脸色则是难看到了极点。

“老爷!静伯府有什么好怕的!我的姐姐可是堂堂理国公夫人,不比静伯府来的强!您不看看梁家的女儿不要脸到了什么地步!一个官家小姐竟然跟家中的家丁私通,这简直是无耻至极!要是我们宇墨真的纳了这样的贱人为妾,老爷,您还有什么官威可言啊!”

冯大人经过冯夫人这么一提醒,又开始犹豫起来,他既不想得罪静伯府,又不想让自己唯一的儿子纳梁娇这样的妾室,一时间倒是真的有些左右为难。

梁夫人听着冯夫人一口一个贱人的称呼自己的宝贝女儿,顿时气得不行,铁青着一张脸看着冯夫人,“冯夫人,你凭什么一口一个贱人的叫我的娇儿!”

冯夫人瞪圆了眼睛,怒气冲冲的看着梁夫人,“凭什么?就凭梁娇那贱人竟然婚前跟人私通!这样的贱人,本夫人凭什么不能说她是贱人!本夫人要说,要说,就是要说!梁娇是个贱人!贱人!贱人!”

梁娇忍受不住这种侮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梁夫人看到宝贝女儿哭泣,一颗心更是痛的不行,于是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冯夫人。

“冯夫人,我的女儿怎么比得上你啊!当年安家的二小姐竟然跟人私奔,啧啧,这件事儿当初才叫传遍了整个梁都,就连另姐的婚事都因为你差点毁了!要说贱,这世上还有谁比你更贱!”

楚思雅挑了挑眉,这是相爱想杀的节奏吗?已经开始互相揭对方的老底了。

方才是梁夫人被冯夫人气的面色铁青,如今正好是反过来了,梁夫人面带得意之色,而冯夫人一张脸是彻底铁青了。

“你给我闭嘴!”冯夫人忍无可忍的怒吼!

梁夫人示威似的挑了挑眉,“我凭什么要闭嘴!你当初都做的出这种事儿来,我凭什么不能说!冯夫人,当初谁有你贱啊!安家的门楣就因为你一个人败光了!谁家有你这种不知羞耻的女儿,早早的就勒死你了,谁还能容忍你活的如此潇洒!”

梁夫人非但没有闭嘴,反而开始狠狠往冯夫人的心上插刀!

冯夫人忍无可忍的扑上前,跟梁夫人扭打在一块儿。

冯夫人的举动实在是让人太措手不及了,围着梁夫人的家丁和护卫都没有反应过来,冯夫人就被梁夫人给压了个正着。

“你个贱女人!你能养出梁娇这样不知羞耻,和下人私通的女儿,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娘今天就抓烂你的脸!”

“呸!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当年明明是安家的小姐,竟然自甘堕落的跟一个落魄秀才私奔!安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凭什么辱骂本夫人!本夫人今天也跟你拼了!”梁夫人一边狼狈的躲避着冯夫人抓向她的长长的指甲,同时伸出手开始反击起来。

梁娇在一旁吓坏了,连忙摆手,“娘,冯夫人,你——你们不要打了!”

楚思雅也是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的两人,原本都是端着范儿的贵妇人,不曾想,没过一刻钟就成了泼妇啊!这打架打的倒是也挺好看。

冯大人因为梁夫人刚才的话,也是气的面色铁青,当年的事情,也是他心中最不可提及的屈辱,如今让梁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他只觉得自己一张老脸都丢光了!

不过他在看到梁夫人和冯夫人像是泼妇似的打架,顿时对着一堆目瞪口呆的丫鬟开口,“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丫鬟们被冯大人这么一喊,顿时清醒过来,连忙上前拉开冯夫人和梁夫人。

七八个丫鬟,一起拉,总算是将两人给分开了。

梁夫人和冯夫人两人身上的伤倒是挺重,尤其是梁夫人,脖子上有好几道血痕,想来是被冯夫人给抓的。冯夫人倒是稍微好一点,只是头发乱了,衣襟也有些不整齐。

楚思雅默默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这两个都活该,谁都不无辜!

冯大人阴沉着一张脸,看着丫鬟总算是将两人分开了,这才对着梁夫人开口,“梁夫人,犬子是绝对不会纳令嫒的,请你也不要多费口舌了!”

就凭梁夫人方才的话,冯大人要是同意冯宇墨纳梁娇为妾,那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冯大人,难道你真的不惧得罪静伯府!”梁夫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冯大人,她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圆滑,不愿意得罪任何人的冯大人,竟然会这么斩钉截铁的拒绝,无疑,这是大大的出乎了冯夫人的意料之外!

冯大人心里不屑,梁夫人刚才这么辱骂他,他要是再因为静伯府,就让自己的儿子纳了梁娇这个让千夫所指的贱女人,那他才是傻子了!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楚思雅就在一旁看着,静伯府和长公主府的关系差,整个梁都的人都是知道的,所以冯大人必须在楚思雅面前表示自己的态度!

梁娇原本还冲过去林想要看梁夫人身上的伤痕怎么样了,可一听到冯大人的话,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她就连给人当妾这一条路都没有了,那她这辈子活着还有什么指望啊!

梁娇因为急怒攻心,眼前一黑,真的就这么直直的晕过去了。

“娇儿!”梁夫人一见梁娇晕倒,顿时焦急的出声。

楚思雅皱着眉头上前,梁夫人一见楚思雅靠近,顿时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狠狠推了一下楚思雅,“你想做什么!你还想做什么!我的娇儿已经被你害的这么惨了!你是不是还想害她!”

楚思雅猝不及防间,还真的被梁夫人差点推倒,幸好冷霜及时扶住楚思雅。

可冷霜看向梁夫人的眼神那真是不善极了,“梁夫人,你这是以下犯上。”

楚思雅挥了挥手,此时她也懒得跟梁夫人计较了,“梁夫人还是赶紧找个大夫给你女儿看看好了。冯大人,我今天就先告辞了。”

楚思雅方才是医者仁心,见梁娇晕过去,心想她才小产,又经历了这么大的打击,身体别真的出事,所以才打算上前给梁娇看一下。

不过被梁夫人这么一推,楚思雅也醒过来了,这善心可不能无原则的乱发,农夫救了蛇,反被咬的事情可不少。

梁夫人和梁娇之后怎么样,楚思雅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这两个对她来说只是无关紧要的人。

翌日

冰玉神色匆匆的跑来,楚思雅蹙了蹙眉。

“郡主不好了,西漠四皇子杀了忠勇侯!”

“你说铁猛杀了云翎?”楚思雅下意识的不相信这件事,先不说云翎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人杀了。就说铁猛到底为何要杀云翎,铁燕儿又没死,还好端端的活着!

冰玉急忙点头,“是啊,小姐,这事情都已经传遍整个梁都了!”

楚思雅下意识的觉得这事情绝对不可能是真的,可关系到云翎的安危,楚思雅还真没有那么确定,心急了,心乱了,就容易影响人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楚思雅深吸一口气,“我去找娘一起进宫。”

楚思雅见到昭慧长公主的时候,她也是满脸的焦急,显然也是得到消息了。

“雅儿,你有没有得到消息,翎儿——翎儿让西漠的四皇子杀了!你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昭慧长公主一见楚思雅,立马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迫不及待的问道。

昭慧长公主的手抓的很紧,可想而知,此时她也是紧张的不行,可楚思雅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痛,因为此时她的心也乱了。

“娘,我们进宫。”只要没有亲眼见到,楚思雅就不相信云翎真的让铁猛杀了!”

昭慧长公主有些六神无主的点头,“对,对!你说的没错,咱们进宫!咱们现在就进宫!”

乾清宫

等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来到乾清宫的时候,只见殿内的正中竟然真的摆放了一具蒙着白布的尸体,

一时间,楚思雅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被人给抽的一干二净。

昭慧长公主一看到殿内摆放的尸体,顿时惊呼起来,连忙扑上去,双手似乎不知道往哪里放一样,最后挣扎着掀开白布,“翎儿!我是你兰姨,你挣开眼睛啊!你不是答应过兰姨要好好照顾雅儿的!你怎么能言而无信呢?起来啊!起来啊!”

“皇妹,你要节哀。”乾风帝坐在上首沉痛的劝慰。

这句话也不知道触动了昭慧长公主哪儿的神经,她顿时愤恨的看着乾风帝,“皇兄,你答应过我,说翎儿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如今躺在这里的是谁!希儿你看到没有,男人的话压根儿就不能信!当年皇兄答应过会好好照顾翎儿,可他没做到,没做到啊!”

昭慧长公主忍不住痛苦起来,楚思雅被昭慧长公主的痛苦声惊醒,失魂落魄的蹒跚到云翎身前。

伸手,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手又讷讷的缩了回去,可最后又是坚定的放在云翎的脸上。

是云翎的脸,楚思雅方才还在想,要是真是人皮面具该有多好。

楚思雅突然不敢把云翎的脉,答案万一要是她不能承受的,她该怎么办。

“雅儿,你医术高,赶紧看看翎儿,他是不是真的没救了!不会的!不会的!”昭慧长公主是真的将云翎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如今自己的儿子死在自己面前,昭慧长公主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

楚思雅的手被昭慧长公主按着放到了云翎的脉搏上。

楚思雅反射性的想要将手收回,可突然,楚思雅的手顿了顿,眉眼间的悲伤也逐渐消散。

只是看向云翎的眼神,真有些恨不得将他生吃活剥了!

“启禀皇上,西漠四皇子求见。”

“他来做什么!让他滚,让他滚!”昭慧长公主此时一心都在云翎身上,甚至没有注意到楚思雅脸上神色的变化。

“皇妹!”

“你喊什么喊!你是我皇兄吗?翎儿也是你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啊!是你说会将翎儿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看待的!可你竟然让翎儿这么年纪轻轻地就丧命,你——”

“娘!”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越说越过分,连忙制止。

“你拦着我做什么!我哪里说错了!铁猛是杀害翎儿的凶手,娘要给翎儿报仇!对,娘得给翎儿报仇!”昭慧长公主说着就要挣扎着起来。

楚思雅见状,连忙拦着昭慧长公主,然后在她的手上写下了一个“活!”

“你乱在我的手心上写什么!雅儿,翎儿死了,你的未婚夫死了!”

昭慧长公主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冲着楚思雅吼道。

楚思雅知道昭慧长公主悲伤过度,可她真没想到昭慧长公主悲伤到这种地步,竟然压根儿就反应过来。

无可奈何之下,楚思雅只能凑到昭慧长公主的耳边,轻声说道,“云翎没死。”

“什么没死!什么没死!明明没有了鼻息,他怎么可能没死!”

楚思雅连忙捂住昭慧长公主的嘴巴,天啊,自己这个娘,怎么就反应过来呢

不过好在,昭慧长公主在吼完以后,倒是反应过来了,随后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云翎,颤抖的伸出双手,“活着?”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