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刺杀 救治/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云翎没死。您别这么激动。”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总算是将她的话听进去了,于是忙不迭的又重复了一遍。

昭慧长公主先是不可置信的张大嘴巴,随后再看到躺在地上的云翎,一张脸也是难看极了,“这臭小子竟然骗我!她难道不知道我会伤心!”

“他没想骗你,只是担心消息会泄露,所以他跟朕说了,等你们两个来乾清宫,就告诉你们实情。可谁知道——”乾风帝说到这里冷哼了两声,他这皇妹刚才那话说的那叫一个慷慨激昂啊!弄得他似乎是个背信弃义的小人一样!

昭慧长公主在得知云翎没事,一颗心总算是放到实处,这理智也立刻就回来了,回想起,她刚才对乾风帝的态度,昭慧长公主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严格说起来,她都有些大逆不道了!

“皇兄,刚才是臣妹一时情急,才说出那样的话,还请你原谅。”

乾风帝看着昭慧长公主认罪态度良好,可他心里偏偏没有一点好受,相反倒是更加难受了!感情自己这个皇兄,在她眼里竟然一点都不可信啊!

楚思雅听乾风帝的解释,一时间倒是有些五味陈杂。云翎原来没想过瞒着她。只是怕要是向长公主府传递了消息,卫戎就会察觉。不过就算如此,他竟然也没有打算瞒着自己,而是打算自己和娘亲来找乾风帝的时候,就让自己知道真相。

楚思雅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云翎,他明明知道,他假死的事情肯定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可他竟然义无反顾的打算告诉自己和娘亲这一事实。

不知何时,楚思雅的心湖就像是让人投进了一颗石子,荡漾起层层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不过此时不是感动的时候,昭慧长公主刚才的行为真的可以算是无礼了,于是楚思雅连忙向乾风帝请罪,“皇帝舅舅恕罪,娘亲一直将云翎视为亲子,突然得知云翎的死讯,太过伤心,才会出言不逊,还请皇帝舅舅恕罪。”

“行了,起来吧。”乾风帝叹了一口气,到底是自己的亲妹妹,他也没想过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惩罚她,只能无奈的叫两人起来。

昭慧长公主就着楚思雅的手起来,这大悲大喜之间,她还真是有些承受不住。

“西漠四皇子来了,你们就站在一旁,不要多说什么。”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连忙点头,站立到一旁。

楚思雅忍不住开始想,云翎假死的目的,忽的,她想起上次去见云翎,他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找不到卫戎,那就让他自己出来。当时,她还没有想通,卫戎既然躲起来了,怎么可能会自己出来。

如今见云翎假死,楚思雅华有些明白了,铁猛“杀死”云翎,乾风帝一定会跟铁猛气冲突,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到时候卫戎绝对会经受不住诱惑现身,到时候就是拿下卫戎的最好时机!

就在楚思雅想明白的时候,铁猛已经进来了。

铁猛在看到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讶异,不过这一份讶异很快就压了下去。

楚思雅也只是淡淡的看了铁猛一样,同样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西漠四皇子杀害我大梁的忠勇侯,是否该给朕一个交代!”乾风帝鹰眸紧紧凝视着铁猛,一字一句的说道。

铁猛抬起头,面无愧色的开口,“云翎竟然敢杀害本皇子的皇妹,那本皇子杀了他,让他给皇妹抵命,这又有何不可!”

“西漠四皇子好大的口气!真当我大梁的侯爷这么好杀,你想怎样就怎样不成!”

“云翎已经死了,大梁皇还能如何?”

......

楚思雅低着头,听着乾风帝和铁猛你来我往,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皇室中人,演戏的本事倒是一个搞过一个!

“你们让开!你们赶紧给我让开!”

就在乾风帝和铁猛争锋相对的时候,乾清宫外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对视一眼,谁的单子这么大,竟然敢在乾清宫外大喊大叫的。

楚思雅皱着眉头,隐隐间觉得有些不太对,这声音好耳熟,应该是个女人的,到底是哪一个?

楚思雅的眼神忽的亮了,上官冰!这女声不是上官冰又是谁!

楚思雅只知道上官冰被她婆家给看管起来了。就算上官冰的丈夫是上官冰无敌的下属,可谁能够忍受上官冰这样的儿媳妇儿,一天到晚的在外面瞎嚷嚷,说什么,自己不是王家的媳妇儿,说什么,她还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她心里只有云翎一个人!

哪怕上官冰的丈夫心里没有上官冰,那也绝对不能继续让上官冰出去丢人现眼啊!那不是告诉所有人,他不是男人,和上官冰成亲了那么久,上官冰都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楚思雅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上官冰的消息了,她都快忘了上官冰这人了,没想到上官冰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还不赶紧给朕去看看!是哪个不懂规矩的,竟然在外面大吼大叫!”乾风帝只觉得一张老脸都要丢尽了!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将大梁的脸都丢到了西漠,他已经要将那人千刀万剐!

铁猛先是诧异,可随后就咧起嘴角,大梁和西漠一向不和,就算友好,其实那也就是表面功夫,没想到如今竟然能看到这么一出好戏,真的是太难得了!

乾风帝扫到铁猛嘴角边的笑容,气的差点没有仰倒,同时再次在心里将外面那人给千刀万剐无数遍了!

余中很快就从殿外回来,苦着一张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哑巴了!外面是谁在乱吼乱加,还不赶紧说!”

余中身子一哆嗦,忙不迭的开口,“骑兵皇上是上官太妃和王夫人在外面求见。”

余中斟酌了一下,不能说上官冰像是给疯子似的乱吼乱叫,这是给皇上丢人,所以只能将场面话说的好听一点,求见。

上官太妃,楚思雅的眼神闪了闪,上官冰的亲姑姑,是先帝的妃子,这一点,她是知道的。难怪,上官冰可以在乾清宫外大喊大叫了这么久,感情是有上官太妃撑腰啊!上官无敌的亲妹妹,也就是上官冰的亲姑姑,是先帝晚年的一个妃子,但一生无子,乾风帝看在上官无敌是老臣的份儿上,在他登基以后,尊了他的亲妹妹为太妃,先帝在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嫔!

乾风帝的嘴角抽了抽,此时他真心觉得上官家的女人都是爱找麻烦的!

不过此时当着铁猛的面,他不能表露出这种情绪。

铁猛来大梁的时间不长,他可不知道上官冰是谁,更不知道他痴恋云翎成狂。

此时他倒是想看乾风帝出丑,可惜,他不知道的是,为此,他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既然是太妃求见,大梁皇自然是该接见啊!听说大梁是礼仪之邦,更注重孝道。太妃,说白了也是大梁皇的庶母。”

铁猛话都说到这里了,乾风帝不想见都不行了。

乾风帝压下心头滔天的怒火,尽量使自己的表情平和一点,他真担心自己一个忍不住,就要开口骂人了!

“去请上官太妃进来。”乾风帝可不想喊上官冰,那女人的名字,对乾风帝来说,是一种耻辱,就是提起她,他都嫌恶心!

有了乾风帝的命令,上官太妃和上官冰就进了乾清宫。

楚思雅心里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上官冰有多痴恋云翎,她还是知道的。如今她知道云翎“死”了,会做出什么,还真没有人知道。

不过任凭楚思雅怎么猜测,都不会往立上官冰敢在乾清宫这么多人的目光下,直接刺杀铁猛。

上官太妃作为先帝的太妃,只微微给乾风帝行了一个半礼。可上官冰从进乾清宫起,一双眼睛就死死的盯着铁猛,甚至都没有给乾风帝行礼。

上官太妃此时也有些后悔了,她一生无子,可却是将上官璇和上官冰两个侄女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

上官冰哭着来求自己,她心一软,就带着上官冰来乾清宫了。

可上官太妃万万没有想到,上官冰一来乾清宫就跟发疯似的乱吼乱叫,那么多的宫女太监都拦不住她。

打晕上官冰,她不忍心,所以只能看着上官冰这么乱吼乱叫的大闹乾清宫,不过好在,乾风帝没有当场处置上官冰。

上官太妃的心还没有放下,上官璇进了乾清宫,竟然都不给乾风帝行礼,这让上官太妃的心都吊到嗓子眼了!

于是上官太妃频频给上官冰使眼色。可惜,上官冰完全就像是看不到一样,一双眼睛就那么死死的瞪着铁猛,似乎是要将他生吃活剥了一样!

饶是铁猛一个大男人,都被上官冰瞪得双腿都有些颤抖了,他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夫人(上官冰梳的是成婚妇人)的发髻,这瞪着自己的眼神,简直是比草原上的狼还要恐怖!

铁猛在上官冰这充满恨意的眼神下,也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大胆!见到皇上竟然不下跪!”余中作为乾风帝身边的首席大太监,一见上官冰如此漠视乾风帝,顿时呵斥道!

这下,上官冰总算是有些反应了,不过她没有看向乾风帝,而是两视线投到了地上的云翎,霎时间,上官冰的眼底溢满了泪水。

“皇上,你是个昏君!云翎为大梁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可如今他被西漠的皇子害死,你竟然都不能为他报仇!你还配当皇帝嘛!”

一言落,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上官冰,就连楚思雅也像是见鬼似的看着上官冰,她是该称赞上官冰的胆子大吗?竟然敢骂乾风帝是昏君?她难道不怕掉脑袋,或者是不怕牵连自己的家人?

“大胆!”乾风帝显然也是没有想到上官冰的胆子竟然这么大,竟然敢骂他是昏君!她真是向天借了熊心豹子胆了!

上官冰好似把一切都豁出去了,她没有再看乾风帝,倒是将视线扫向了楚思雅。

“还有你,楚思雅你也不配做云翎的未婚妻!你不配!云翎死的那么惨,他死的那么惨!你看到没有,是他,是他,是铁猛这畜生害死了云翎!如今仇人站在你面前,你怎么能这么平静,你怎么能不为他报仇!”上官冰的眼睛都变得猩红,冲着楚思雅歇斯里地的怒吼。

楚思雅倒是很想问上官冰一句,你这么激动,怎么不直接给云翎“报仇!”

当然,楚思雅也只是想想,打死他都不信上官冰会真的义无反顾的去杀铁猛。

可惜,这一次楚思雅想错了。

“这世上只有我是最爱云翎的!也只有我是配得上他的!”上官冰喃喃的说道,也不知道是说给别人听的,还是说给她自己听的。

上官太妃则是吓得满脸惨白,她怎么都想不通自己侄女怎么会变得这么大逆不道,可她已经没有时间再想这些了,立马跪下请罪,“皇上,冰儿只是一时糊涂,还求皇上不要怪罪她!”

上官太妃能做的,可以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我没有疯!我现在很清醒。我也很清醒的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上官冰冲着上官太妃怒吼,最后竟然趁着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从怀中掏出一枚匕首,狠狠的刺向了铁猛。

铁猛是万万没有想到上官冰竟然会拿匕首刺他,直到疼痛感你蔓延全身,他才相信这是真的。

疯子,除此之外,铁猛也已经找不到其他词来形容上官冰了。

反应过来的铁猛,连忙抓住上官冰的手,死死的想将她的手移开。

可处于癫狂状态的上官冰,哪里是铁猛能够推开的,她死命的握着了匕首,睁大了眼眸,双手死死的握着匕首,一点点用力,慢慢将匕首推进铁猛的心脏处!

“来人啊!护驾啊!护驾啊!”余中反应过来,立马大声吼道。

很快,一群御林军赶来,将上官冰拿下。

上官冰被拿下之后,死命的挥动自己的双手,似乎是想要挣开御林军,“啊!啊!啊!你们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杀了铁猛!我要杀了铁猛!我要给云翎报仇!我要给他报仇!”

上官太妃此时就犹如一滩烂泥似的跪在地上,完了,完了,全完了。

楚思雅也被眼前的一切搞得有些回不过神来。她真心是没有想到,上官冰竟然会疯狂成这个样子,真的拿匕首刺杀铁猛。

楚思雅看着铁猛的心口处鲜血直流,一时间也有些蒙了,她忍不住想,原先乾风帝是打算和铁猛做戏,一起将卫戎给引出来,可如今好了,假戏真做,铁猛这心口上这伤口真心不是说假的,怕是连小命都要没有了。

拉住上官冰的御林军,见上官冰越说越过分,无奈之下,一个手刀劈向上官冰的后脑勺,终于世界安静了。

乾风帝一生也没见过像上官冰这样的疯婆子,真真是恨不得将她给千刀万剐了!

可此时上官冰倒不是这么重要,铁猛的伤势才是最要紧的!

“来人啊,传太医!”

立马又是一阵的人仰马翻,楚思雅整个人还有些晕晕乎乎的。

楚思雅看着躺在地上的云翎,拿出身上的金针,在他身上扎了两下,很快,云翎的眼皮子似乎颤动了一下,没多久,云翎就睁开了眼睛。

当楚思雅的面容映入他的眼底后,云翎忍不住皱起眉头,“发生什么事儿了?”

云翎心里清楚,自己的事情肯定是瞒不过楚思雅的,当然他也没想过瞒,可楚思雅明明知道他吃了假死药,会假死三天三夜,怎么会这么迫不及待的让自己醒来。

乾风帝已经将乾清宫内所有的人都遣走了,所以楚思雅才放心的让云翎醒过来。

楚思雅将上官冰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跟云翎说了,云翎一张俊美的脸,顿时变得铁青,楚思雅都怀疑,要是上官冰此时在他面前,他怕是直接掐死上官冰的心都有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良久,云翎才从喉咙里挤出这八个字。他辛苦算计了这么久,怎么都想不到,竟然会毁在上官冰一个蠢货身上!这让他怎么可能不生气!

楚思雅无奈的看着云翎,有心调节一下气氛,“你可以换一个角度想问题啊!想想一个女人这么爱你,一得知你死了,竟然不顾一切的进宫来为你报仇,你该高兴才对。”

楚思雅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因为云翎的脸也越来越黑了。

“雅儿。”昭慧长公主也不满的拉了拉楚思雅的袖子。

楚思雅撇了撇嘴,她只是行活跃一下气氛,又不是故意的。

“铁猛的伤很严重?”云翎醒过来,开始迅速盘算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看上官冰那一刀是直接往铁猛的心口上刺的,简直是要人命的节奏。不过,我仔细看了一下,铁猛那时候躲得快,应该没有伤到伤口。想来是能活命的。”其实楚思雅还真不是很确定铁猛的伤口怎么样,只是她被刚才的事情弄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好,所以此时也真的是没有心情去看铁猛的伤。

云翎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的,云翎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不对。”

楚思雅正扶着云翎起身,突然听云翎说了一句不对,颇有些莫名其妙,“什么不对?”

“上官冰不对。”

楚思雅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上官冰不对?

“上官冰怎么会知道我被铁猛杀死的消息。”

“整个梁都都传遍了好不好。”楚思雅颇有些无奈的开口。

“整个梁都传遍了,也不应该传到了上官冰的耳朵里。”

楚思雅还有些不明白,可昭慧长公主却有些明白了,“没错,翎儿说的对。上官冰最近不是一直被她的婆家看管起来。上官冰的婆家既然知道上官冰痴恋翎儿,那就绝度不会让任何关于翎儿的消息传到上官冰的耳朵里,像翎儿被铁猛杀死这消息,肯定更是捂得牢牢的,怎么可能会传出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是有人故意让上官冰知道的!”

“卫戎!”

“卫戎!”

楚思雅和云翎异口同声道。

“好算计。卫戎八成是有些怀疑,不知道你是真死还是假死。不过这不影响他的计划,将你死的消息泄露给上官冰,她肯定发疯。借着上官冰的手杀铁猛,只要她得手,不用怀疑,大梁和西漠必定开战!毕竟西漠的皇子和公主都死在大梁人的手里,西漠怎么可能会默不作声!”

楚思雅真是越想越生气,那什么卫戎真是讨厌,无时无刻的都在算计人!

“荣安郡主,您快点去看看西漠四皇子,太医说他的伤口太深,怕是有些不好了!”余中慌慌忙忙的来请楚思雅。

楚思雅眉毛挑了挑,看来铁猛的伤,还真是一个大问题啊!

楚思雅的眼神闪了闪,“我先去看看铁猛。”

“嗯。”云翎没有拦着楚思雅,若是铁猛真的死在上官冰手中,大梁和西漠必定开战,而且因为仇恨,整个西漠绝对会更加众志成城,若是如此,水月必定会在一旁坐收渔翁之利!

云翎虽然也很想去看看铁猛到底怎么样了,可他如今到底是已“死”之人,就算再想要出去看,但还是只能忍着。

铁猛被安置在乾清宫的偏殿,太医跪了一地,显然是对铁猛的伤无计可施。

乾风帝一张脸都气的铁青了,要不是还要留着这些太医救人,怕是直接砍人的心都有了!

“荣安你来了,赶紧去看看西漠四皇子!”

楚思雅点了点头,直接往内室走去。

楚思雅掀开明黄的帷帐,只见铁猛一张脸都变成了紫色。

楚思雅暗暗道了一声不好,她该称赞上官冰一句,想的真是周到,生怕铁猛不死,还在匕首上下毒。

不过现在不是操心这些的时候,楚思雅迅速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解毒丸给铁猛喂下,然后掀开铁猛的衣服,只见铁猛的伤口在冒黑血,可想而知,他的伤有多重。

楚思雅查探了一下伤势,然后又给铁猛把脉。

随即,凝眉看着一旁已经目瞪口呆的太医,嘴里噼里啪啦的报出一堆的药材,“三碗水煎成一碗水,用猛火熬!”

太医长大嘴巴,似乎有些不太傻傻的。

楚思雅都想直接狠狠踢一脚这太医了,这是哪来的二愣子,竟然还傻乎乎的站在这里。

“没听懂本郡主的话,还不赶紧去!”

这次太医被骂了,立马醒了过来,连忙出去熬药。他也不在意荣安郡主骂他,此时他只希望荣安郡主是真的能救西漠四皇子,否则他这条小命怕是也要交代在这儿了!

楚思雅深吸一口气,偷偷的从食指间流出一些空间灵泉喂给铁猛,好在,铁猛喝了空间灵泉之后,脸上的黑色总算是隐隐有些退下。

接着,楚思雅马不停蹄的用金针扎在铁猛的伤口附近,防止毒素继续扩散。

等到煎药的太医回来,看到铁猛的情况比他刚才出去的时候要好了很多,不禁惊讶的瞪大乐眼睛,“郡主的医术果然高明!”

这真的是太神奇了,明明方才西漠四皇子都一脚踏进阎王殿了!可没想到荣安郡主就用了那么短短的时间,就将西漠四皇子的命给救回来了!这真的是太神奇了!

楚思雅此时额头浸出了细碎的汗水,淡淡的瞥了一眼太医,“药!”

太医连忙将手上的药递给楚思雅。楚思雅接过药碗,喝了一口,她可实在是有些担心这迷糊的太医,会把药给弄错,要真是这样,铁猛就真的可以马上去见阎王了!

要是一般人这么不信任自己,太医早就发火了,可是对楚思雅,太医不敢有任何的不满,一来是因为楚思雅的身份,二来,亲眼见识过了楚思雅的医术,只要是个学医的,就肯定是佩服之极啊!

楚思雅喝了一口药,知道没问题后,就重新递给太医,“把这药给他喂下去。还有喂完药后,用这个给他敷伤口,再包扎起来。”

太医连忙小心翼翼的接过楚思雅手上的药。

铁猛的情况稳定了,她得出去跟乾风帝禀报。

果然,楚思雅一出来,乾风帝就忙不迭的开口,“怎么样了?”

“皇帝舅舅放心,西漠四皇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再调养上两三个月,就能痊愈了。”

乾风帝闻言,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铁猛万一出事,西漠必定举国来犯,到时候水月一定会来分上一杯羹,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好了,你也辛苦了。今天,和你娘就别回去了,就住在慈宁宫吧。”

楚思雅闻言点了点头,住在慈宁宫,好歹能离云翎近一点,她很高兴。

慈宁宫

“哀家的荣安,怎么样了?西漠四皇子到底有没有事儿?”宫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自然是瞒不过太后。太后虽说平时都不管事情,可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不担心,这要是一个处理不好,那就是动摇国本的大事。

楚思雅连忙向太后禀报,在说到铁猛已经没事的时候,太后明显送了一口气,“这就好,这就好。”

昭慧长公主则是气愤的看着太后,“母后,您说上官冰是不是犯贱!都已经嫁为人妇了,竟然还做出这样的丑事!差一点就动摇大梁的国本了!这次您一定要好好的惩治上官冰才是!

“上官冰的所作所为已经不仅仅是关系到她一个人了,还有她身后牵扯的肃王府,上官无敌。还是看看你皇兄会怎么做吧。不过,你也不必担心,你皇兄知道该如何做的。”

太后知道铁猛没事之后,一颗心就放下来了。她的儿子她清楚,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所以她也不打算插手。

皇家亲情难得,若是自己伸的手太长,自己这皇帝儿子,怕是要跟自己生分了。

昭慧长公主闻言不甘的抿着唇,她算是恨死上官冰了,听听她在乾清宫说的那还叫人话吗?幸好是没有传出去,否则昭慧长公主连直接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就算云翎和上官冰什么都没有,可就是有些好事的人喜欢捕风捉影,胡说八道!尤其是上官冰还为了云翎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那些个小人会觉得他俩没事情,那才怪了呢!

太后见昭慧长公主不开口了,突然瞥到楚思雅若有所思的表情,眼神不见闪了闪,“雅儿,在想什么?”

楚思雅忽的醒过来,连忙起身回话,“荣安是在想,皇帝舅舅接下来会不会传西漠四皇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的消息。”

“雅儿,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皇帝舅舅当然是得立马将这消息传出去啊!否则事情万一闹大了。大量和西漠可是要兵戎相见了!”

太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啊,这么大年纪了,还不如雅儿一个丫头看的明白。”

昭慧长公主不明所以的看着太后,“母后,您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是明说吧。女儿可没有这么多弯弯绕绕。”

“行了,无知是福。你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反而好。”

昭慧长公主还想再问,可见太后不愿多说,也就不再追问。

肃王府

“王爷,您一定要救救冰儿啊!她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去刺杀什么西漠的四皇子,这绝对是诬陷!”

上官璇匆匆赶到肃王的书房,她闲杂心里真的是混乱极了,现在上官冰刺杀了铁猛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整个梁都,自然也就穿进了上官璇的耳朵里。

上官璇死都不相信,自己的妹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难道她不知道,她这么做了,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整个上官府都要给她陪葬!所以上官璇死都不相信她的妹妹会这么做!

可上官璇心底隐隐还是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这事情真的是上官冰做的,她这个妹妹有多痴恋忠勇侯,她这个当姐姐的怎么会不知道!当她得知忠勇侯的死,愤怒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情来,那都是有可能的!

上官璇的心真的是混乱极了,她急切的想要找一条出路,现在她唯一能依靠的,可以依靠的就只有她的丈夫——肃王了。

上官璇急匆匆的闯进肃王的书房,甚至都没有让人禀报一声

当上官璇进入书房,等待她的不是肃王的柔声安慰,而是肃王毫不留情的一巴掌。

上官璇真的是被肃王这一巴掌给打懵了,她万万都没有想到,肃王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就这么扇了她一耳光。

抬头,映入眼帘的不是肃王温柔的神色,而是肃王充满戾气的一张脸。

上官璇一惊,她有些不相信,眼前这个凶狠毒辣的人会是自己温柔的丈夫!

肃王此时可没有那个心情去研究上官璇想什么,此时他真的是恨死上官璇了,看看上官冰都做了什么蠢事情!她到底是哪儿来的胆子竟然娶刺杀西漠四皇子,她要是想死,自己直接拿一根绳子吊死算了,为何要连累他!

肃王此时看着上官璇一脸焦急,细腻了不禁更加郁闷,当时他怎么就眼瞎的娶了上官璇!这么多年,连个孩子都没有!害的他到现在都没有嫡子,而被定王笑话!

还有上官冰当年为了云翎做的蠢事,更是让他面上无光!

如今更是胆大包天的直接去刺杀西漠四皇子!

肃王从来没有像这一刻恨上官璇,他更恨自己当初怎么就娶了上官璇!

感情肃王忘记了,当初是他主动求娶上官璇的!甚至为了求娶上官璇,他立誓不再娶第二个女子,可他却一次次的食言!

肃王还忘记了,他当初就是因为娶了上官璇,才取得了上官无敌的支持,在军中也有了自己的势力。

曾几何时,肃王还为自己娶到上官璇而感到高兴。

可如今,那所谓的高兴、那所谓的窃喜,早就消散的一干二净,如今他对上官璇除了憎恶就是憎恶!

“你竟然打我!你是不是忘记了,若不是有我娘家的支持,你可能从一个卑贱的宫婢之子,一跃而成皇位的有力竞争这个?你别忘了,要不是有我父亲的支持,你怎么可能在军中建立自己的势力?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朱镇!你曾经还答应我,一生一世都只会有我一个女人,可你答应我这么事情,你做到哪一样了?你一样多没有做到!”

上官璇被肃王用着仇恨的眼神盯着,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不是自己的了,脑子一轰,就讲心里的委屈噼里啪啦的说出来。

上官璇说的都是实话,可是这却是肃王最不想听的!

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别人提起他是宫婢之子的事实,还有就是他是靠着自己的岳父起家,这是肃王此生最大的羞辱!

“你给我闭嘴!上官璇你当自己有多好!你不过是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你怎么不看看,我因为娶了你,受了多少人的笑话!还有你那个妹妹,一天到晚的惹是生非,害的我被定王笑话!”

上官璇面色一白,“怎么,你现在是在埋怨我了?”

上官璇冷笑的看着眼前面目可憎的肃王,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瞎了眼才会觉得肃王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公子,是自己此生的依靠?当初的想法,如今再次想起来,真的是太可笑太可笑了!

肃王被上官璇幽冷平静的眼神看的心里发虚,微微觉得有些不自在的撇过头,不过随即,他就反应过来,他凭什么要心虚,他娶了上官璇受了这么多苦,这么多委屈,他都还没有冲着上官璇抱怨过呢!

肃王这么一想,顿时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了。

“从今天起,你就给我好好待在府里,哪都不许去!”

上官璇冷笑一声,“怎么,你是要软禁我?凭什么!”

“凭什么?就凭我是肃王府的最大的主子!我说不准你出去,就不准出去!”

“朱镇你别太过分了!我的亲妹妹如今出了这么大事情,你竟然让我不出府,不去管她?你到底还是不是人,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本王没良心?上官璇,本王告诉你,本王要是真的没有良心,就直接休了你,到时候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不看看上官冰犯得是什么大罪?她竟然敢刺杀西漠的四皇子,就凭这个,诛了你们上官家的满门都绰绰有余了!”

上官璇不可置信的看着肃王,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想要休了她?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