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上官璇死/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肃王如今只要一想到上官冰做的蠢事,会连累到他,整个人就恨得想要去杀人!

要不是肃王对上官冰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夫妻情分,他都想直接休了上官璇,撇清关系了!

饶是这样,肃王看向上官璇的眼神也是不善极了,“你还呆在这儿做什么!还不赶紧滚!”

肃王觉得他对上官璇已经够有情有义了,要是一般人遇到这样儿的事儿,恐怕早就休了上官璇了!

想通之后的肃王对上官璇更是没有一丝的愧疚了!

“来人啊,好好看着王妃,别让她出自己的院门一步!”

肃王话落,立马就有人进来,恭敬的请上官璇离开。

上官璇恨恨的瞪着肃王,这就是自己的丈夫,这就是自己千挑万选的好丈夫!

上官璇知道,哪怕她不愿意离开,这些人也会强迫她离开,要真是那样,她的脸就真的全都丢尽了!

上官璇狠狠一甩大红的袖摆,愤恨离去,在肃王没有看到的地方,她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浓浓的恶毒!似乎带着玉石俱焚的决心!

此时上官璇倒是不恨楚思雅,不为她治病了!就肃王这种卑鄙小人,自己要是真跟他有了孩子,她如今真是会恶心的想要吐出来!

两日后

昭慧长公主有些坐立不安,此时她看着楚思雅的眼神才带着一丝明了,“娘,现在算是明白你和你皇祖母打的是什么哑谜了,如今外面可是传遍二楼上官璇杀了铁猛的消息。不过,雅儿,你说卫戎会出现吗?”

“不知道。不过我猜,应该是会的,他费了这么大的功夫设局,不就是希望大梁和西漠来一场大战,然后水月趁机而入,所以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只是不知道卫戎什么时候会出现,而且以什么方氏出现。”

楚思雅说着,秀美的脸上不禁带了一丝的担忧,对卫戎那人,楚思雅真的是有些捉摸不透他,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每次算计人,被算计的人,只要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连自己的小命都没有了。

“娘也希望赶紧能抓住卫戎,要是他继续在大梁搞这么多么多事情,娘都有些受不了了。尤其是卫戎竟然还觊觎你,娘只要一想到这个,就连饭逗有些吃不下。”

楚思雅看了一眼昭慧长公主,她也知道娘是在担忧她。每次一提起卫戎,他们娘俩就都没有好心情。

楚思雅转了转眼珠子,开始转移话题,“娘,上官冰如今被打入天牢了?按上官家怎么样了?”

“上官无敌也被软禁在自己的府中,上官璇,听说最近身体不适,一直窝在肃王府的院子里。”

“上官璇身体不适?不会是让肃王给软禁起来了吧。”楚思雅还是很相信肃王那人渣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昭慧长公主不屑的冷哼,“就肃王那无耻小人,还真做得出这种事情。”

楚思雅有些好奇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娘,您好像对肃王特别看不顺眼啊!”

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她娘有那么侄子,最看不顺眼的好像就是肃王了。

“娘,不会是因为肃王是宫婢所生,所以您才一直看不惯他吧。”

“娘是这种只看身份的吗?你的那些个表哥,除了你死去的二表哥,其他的说白了,不都是妾室所生?”

“娘?”楚思雅暗惊,她娘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说,那些妃子都只是妾室!虽然事实是这样,可也不能直接这么大喇喇的说出来啊!

昭慧长公主瞥了一眼楚思雅,“放心,这是你外祖母的慈宁宫,娘的话传不出去。”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总归是对的。”楚思雅忍不住说道。

招呼长公主摇了摇头,“你个丫头,真跟你外祖母说的一样,心思细腻。”

“娘,您还没说你怎么这么讨厌肃王呢。”

“其实在肃王小时候,因为他的生母苏嫔只是一个宫婢,他的日子过得也不是很好,其他的皇子公主总是欺负他。”

宫里向来就是一个势力地儿,肃王生母只是一介宫婢,自然人人都可以来踩一脚了。

“娘当时还是挺同情肃王的。所以每次进宫,都会照料肃王一二。”

楚思雅闻言点了点头,那她娘如今这么讨厌肃王,肯定是有原因的了。

“可是有一次,娘进宫,可真的是大开眼界,那次,你慎王表哥将贤妃给他的黄金糕分了一半给肃王。你也知道,当初慎王因为天生残疾,在宫里的境遇也没有多好。要不是贤妃身份高,娘家得力,日子怕是过得还不如宫婢所生的肃王了。”

“后来呢?”后来肯定有故事。

昭慧长公主冷笑一声,“原本娘见慎王和肃王如此兄友弟恭,心里还觉得安慰。可是等到慎王离开,肃王就偷偷的带着黄金糕离开。娘当时有些好奇,就跟着一起去了,你猜,娘看到什么。肃王找了一个没人的地儿,将慎王给他的黄金糕全都扔在地上,狠狠的踩,嘴里还不停念叨着,你算个什么东西!天生残疾!父皇就应该直接处死你才对!你凭什么还好好的活着!凭什么!姑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是真的心疼我,怎么不帮我和我的生母说话,她说一句话,父皇肯定会听!所以她们都是虚伪,虚伪至极!”

楚思雅听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那什么肃王是心理有病啊!她感觉她是猜对了。肃王八成是心理有疾病。因为自己身份低贱,所以他心里扭曲,看事情都是带着阴暗的心理。

“你说,就肃王那样的,娘怎么喜欢他!感情,娘那时候没有帮他和苏嫔说好话,娘对他的好就是装的了!那时候娘也没法子给苏嫔说好话!你可知道苏嫔当初是怎么爬上龙床的,是趁着你皇帝舅舅喝醉了爬上龙床。你皇帝舅舅醒来以后是气的不行,都想直接杀了苏嫔。

不过你皇帝舅舅一时心慈手软,饶了苏嫔的一条命。但饶是这样,你皇帝舅舅也没想过要放过苏嫔为他生孩子,在苏嫔当初爬上龙床后,就有人给她端了一碗避子汤。可两个月后,苏嫔的肚子却莫名的大了起来,只要仔细想想,就知道是苏嫔喝了避子汤后,然后偷偷吐出来了。”

母子两个都是心术不正的。苏嫔明明知道他皇帝舅舅不期待肃王这个儿子,明明知道她生下的儿子,一定会遭人歧视,可她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硬是将肃王给生了下来。

肃王也是,他怎么不看看自己是怎么来的,凭什么天天怨愤自己不能得到乾风帝的宠爱。

楚思雅猜测,肃王如今这偏激的性子,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苏嫔,给他灌输一些有的没有的想法。

突然,隐约传来一吵闹声。

“竟然敢在慈宁宫外大吵大闹的,真是好大的单子!”慈宁宫是太后居住的地方,太后喜欢清静,甚至都不让六宫中人来请安,所以一般而言,慈宁宫都是十分清净的,像如今这样大吵大闹的,确实是很不寻常。

“娘,咱们出去看看,是谁这么胆大包天,竟然敢在慈宁宫外大吵大闹的。”

在慈宁宫呆了两天,楚思雅的心每天都是吊着,几乎每天,她都要想云翎那厮怎么样,这心情就一直没有好过。

如今好不容易有些有意思的事儿了,不去看看,太可惜了。

不过,楚思雅在出来的时候,就真的后悔了,来慈宁宫大喊大叫的,不是别人,竟然是上官璇。

在楚思雅的印象里,上官璇一直都是一个极为骄傲的人,妆容艳丽,总爱穿最鲜艳的衣服。可如今的上官璇,不能不说,似乎一下子憔悴了许多,衣服还是照样的艳丽,可妆容,她的脸上压根儿就没有上妆!眼睛底下俩大大的黑眼圈,只要是个人都能看清。

“孙媳见过皇祖母。”

楚思雅挑了挑眉,上官璇还挺聪明,自称孙媳,又称太后为皇祖母,很明显,她的意思是,今日来,只是家事。

楚思雅能想到的,太后当然更能想到了,浑浊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不过稍纵即逝,“好了,肃王妃,你也起来吧。看你脸色这么不好,想来最近过的不是很好吧。”

上官璇聪明,可是很明显,太后也不笨,她就是不接你上官璇的话,她称呼你为肃王妃,显然是没有拉近距离的意思。

上官璇还是直直的跪着,就连身子都没有移动一下,“不,孙媳有罪。求皇祖母恕罪。”

“有什么话,站起来说,你这么跪着,不知道的,别人还以为是哀家这个皇祖母在欺负你呢!”

“孙媳惶恐,是孙媳的妹妹做出不可饶恕的大罪,孙媳有罪啊!”上官璇说着,泪水就盈满了眼眶。

楚思雅挑了挑眉,果然是为了上官冰来的吗?可为何,她总觉得不是这样子呢?

“你妹妹的事情,是国事。哀家是后宫中人,不得干政。这一点,你应该明白。”显然,太后也是以为上官璇是想帮着自己的妹妹求情。

上官璇抬头,泪流满面的看着太后,连声开口,“不,孙媳知道自己的妹妹罪不可恕,也不敢祈求皇祖母原谅。今日,孙媳是来请罪的。”

“请罪?要是因为你妹妹做的事情,那皇帝自有主张,哀家是不会多说什么的。而你也可以离开了。”

太后浑浊的眼眸闪过一丝精光,缓缓的开口道。显然,她也算察觉出来了,上官璇今日有些不对劲。

“不,孙媳其实是来跟皇祖母请罪,这次我妹妹刺杀西漠的四皇子铁猛,其实是受了肃王的指使!”

一言出,满堂寂静。

楚思雅更是惊讶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上官璇,“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上官冰刺杀是肃王指使的,这短短的一句话,就将她所在的肃王府推入万丈深渊!

楚思雅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上官璇,她不是很爱肃王吗?怎么会做出这种疯狂的事情来?这简直是很不得肃王去死啊!不对,不仅是肃王一个人,这简直是在拖肃王府所有的人去死啊!

别说楚思雅了,就是太后这个活了一辈子的人,听了上官璇的话,都有些目瞪口呆了,她没有听错吧,上官璇竟然说是肃王指使上官冰刺杀铁猛的?她可知道,她这话代表着什么,这简直是要将肃王打入无底的深渊啊!

“肃王妃,你今日怕是有些不清醒。”太后到底是太后,很快就恢复了神志,对着上官璇淡淡的开口。没错,只能将上官璇如今的行为归结于头脑不清醒。

“皇祖母!孙媳知道您是心疼肃王这个孙子,可肃王也是孙媳的夫君,孙媳怎么会不希望他好!”上官璇哭的撕心裂肺,那哭声似乎都要将慈宁宫屋顶都给掀了!

楚思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你怎么会不希望肃王好,你现在做的,简直是巴不得肃王死无葬身之地啊!

都说最毒妇人心,楚思雅以前还一直没有感觉,甚至只把它当做一句笑话听过,可如今她才知道,古人流传下的名言,真的是太有道理了!

楚思雅现在虽然暂时不知道上官璇到底是在发什么疯,可是有一点她是绝对清楚,上官璇是想肃王死啊!

“可孙媳这两天都翻来覆去的在想,孙媳不仅是肃王的妻子,更是大梁的子民,自己的夫君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孙媳怎么能替他瞒着呢!”

楚思雅实在是忍不住的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这上官璇太恐怖了,真的是太恐怖了,她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

昭慧长公主瞥了一眼上官璇,也同样收回了视线,显然也是让上官璇惊到了。

“钟嬷嬷,去乾清宫请皇上。肃王妃,你待会儿有什么话,就直接对皇帝说吧。哀家老了,对这些事,不想听也不想理。”

“是,孙媳遵命。”上官璇低下头,眼底闪过幽暗的光芒。

很快,乾风帝就带着肃王一起来了慈宁宫。

楚思雅抬头扫了一眼肃王,只见他一张脸都气的铁青,尤其在看向上官璇的时候,更是恨不得将她给千刀万剐了!

而上官璇面对肃王的怒火,则是一副毫无畏惧的模样。

楚思雅忍不住摇了摇头,虽然她不清楚上官璇和肃王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她唯一清楚的是,上官璇此时怕是恨透了肃王,只希望肃王死,哪怕皇帝不杀子,她也希望能彻底毁了肃王吧!

别说,楚思雅还都猜对了。

乾风帝和肃王向太后请安,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又对着肃王行了礼。

“皇祖母,这贱人是在胡言乱语!您可千万不能听了她的一面之词啊!”

等到乾风帝坐下后,肃王忙不迭的开始诉苦,他如今算是恨死上官璇了,早知道自己就不该心慈手软的饶她一条命,应该在上官冰的事情一出,就立马解决了上官璇!

上官璇抬起头,目光幽幽的看着肃王,“我是贱人?当初不知道是谁对我说,我是天上最明亮的星辰,要是我嫁给你,你肯定会将我捧在手心里,好好的爱我护我一辈子,而且你今生都不会纳妾。”

上官璇说着说着,眼底就不进湿润了起来,这都是肃王当初娶她的时候,说的话,每一字每一句她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些场景恍若昨日。

肃王听上官璇说起以往,眼底微微有些不自在,当初他是对上官璇许诺过,不过这些都已经过去很久了好不好!而且,他对上官璇难道不好吗?她无子那么多年,他都没有纳过一个妾室,她该知足了!而且她还善妒的弄掉了自己多少个未出世的孩子,他都一次又一次的忍了,她此时凭什么指责他!

上官璇看着肃王一副理直气壮,毫无愧疚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她还在期待什么,这样的男人,她还有什么好期待的!这男人就是一个渣人,一个彻头彻尾的渣人!她不是早就清楚了吗?可每次肃王对她如此无情,她的心还是会痛,而且是好痛好痛。

上官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泪水给硬逼回去,这个男人,不值得她伤心,她是个敢作敢当的,不爱了,就是不爱了,她将自己对这渣人的爱恋全都收回。

“启禀父皇,儿媳要参肃王,指使儿媳的妹妹刺杀西漠四皇子铁猛!”

“你个贱人,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虽然在来慈宁宫的时候,肃王已经知道上官璇参他指使上官冰刺杀铁猛,可这毕竟是听别人说的,如今亲耳听到,肃王更是觉得心火在不断的燃烧,要不是此时太后和乾风帝都都在,他真想活活掐死上官璇!

“父皇,这贱人一派胡言!最近因为上官冰的事情,她伤心过度,所以神智都有些不正常了,父皇您千万不要相信这贱人的话!”

肃王一口一个贱人,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一样插入上官璇的心上,原本以为不会再痛了,可是没想到,还是会痛的。

“启禀父皇,其实铁猛刺杀忠勇侯,也是肃王指使的!”上官璇别过脸,不想再看肃王,这个男人只会让她伤心,既然这样,不如鱼死网破吧!

这上官璇真的是一桶桶的脏水不要命似的往肃王身上泼啊!铁猛“杀”云翎,明明是做戏,肯定跟肃王是没有半毛钱关系,上官璇竟然硬要把这个栽到他身上,真是——

楚思雅偷偷的瞧了一眼坐在太后边上的乾风帝,果然他的脸也已经变得铁青。

“你个贱人!你给我住口!父皇,您要明察啊!儿臣怎么可能会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肃王猛地跪下来,一脸恳切的看着乾风帝。

乾风帝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暴怒,“肃王妃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上官璇抬起头,直直的看着乾风帝,一字一句的开口,“儿媳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父皇,这是肃王靠着我父亲,在军中建立的势力。”

上官璇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张白色的锦帕。

肃王不可置信的看着上官璇,同时他心里更确定了,上官璇疯了,真的十分疯了!她知道她交出去的是什么?

她交上去的东西,不仅会让他多年的势力毁于一旦,更是会牵累到她的父亲,上官璇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她到底想做什么!

在场跟肃王一个想法的人不少,都觉得上官璇是疯了,这压根儿是疯子才做的事啊!

楚思雅在山上官璇的眼中也看到一丝决然,想来上官璇是真的抱着鱼死网破的态度。

乾风帝忍着心头的怒气,让余中将上官璇手中的锦帕取来。

余中很快就将上官璇手中的锦帕递给乾风帝。

乾风帝接过一看,密密麻麻,一堆将领的名字,其中有他知道的,也有他不知道的。

不过当然,乾风帝不可能完全相信上官璇,这一份名单的真假还是有待商榷。

不过上官璇也是给乾风帝提了个醒,他之前一直没有将肃王当做皇位的备选人看,一直觉得这个儿子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可如今看来,肃王未必是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吧。

想至此,乾风帝的鹰眸中闪过一丝阴鹜。

“皇上,肃王做的还不仅如此。三年前,边境空饷的事儿,肃王也是掺和了。而且他还派人追杀忠勇侯。不过好在忠勇侯的命大,平安无事。所以这次肃王才会故意挑拨西漠四皇子刺杀忠勇侯,也真是可怜了荣安郡主,还未过门,就成了寡妇。”

上官璇颇有些怜悯的看了楚思雅一眼。

楚思雅挑了挑眉,心道,上官璇是在挑拨离间吗?她可真是不遗余力的给肃王拉敌人啊!

要是云翎真的死了,楚思雅听了上官璇的话,还真说不顶要对肃王恨之入骨,然后死命想法子报仇!不过可惜的是,云翎没死,所以她对肃王还真没有太大的仇恨。

只一眼,楚思雅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上官璇此时已经疯了,一个女人千方百计的要害自己的丈夫,尤其这丈夫曾经是她最心爱的人。她能不疯了嘛!

不过楚思雅更多的是觉得上官璇可悲,一个如此深爱肃王的女子,如今竟然恨不得肃王死,可想而知,她是心伤到了何种地步!

楚思雅摇了摇头,肃王和上官璇对她来说,只能算是有些血缘关系的陌生人,他们怎么样,她也管不了。

上官璇见楚思雅一丝触动都没有,不禁觉得有些失望。

随即,上官璇忍不住轻轻一笑,没关系,仇恨的种子已经种下,总有一天,它会长成参天大树的!

“你——你个贱妇!你怎么不去死!本王今天要杀了你!”肃王大吼一声,真的扑上去打算狠狠的掐上官璇的脖子。

“来人啊,拉着肃王。”

“放开我!放开我!父皇,这贱人得了失心疯,她的话,您一个字都不能相信啊!”肃王对着乾风帝痛哭流涕地说道。

太后看着肃王没出息的模样,忍不住摇头,真真是个没出息的,这才多大点事情,就这么沉不住气,要是大梁的皇位真的传给他,怕是列祖列宗都要气的从地底下跳起来了!

“你给朕闭嘴!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你王妃说的话,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朕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你现在赶紧给朕闭嘴!”

乾风帝看着肃王忍不住怒吼出声,这样的儿子,他也觉得丢人至极!

肃王被乾风帝吼得一愣,蠕动了一下嘴唇,最终还是什么都不敢说的闭上了嘴巴。

上官璇看着肃王一脸窝囊,忍不住冷冷一笑,为什么每发现这男人的真面目一次,她就越觉得恶心呢?这男人真的是恶心的让人受不了啊!这也越发的让上官璇想拖着肃王一起下地狱!

“是啊,王爷,父皇可是天子,我说的话,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父皇心里可是一清二楚,你就别这么激动了。下面让你激动的事情好多着呢,我可真心是有些担心你待会儿会激动不过来的。”上官璇巧笑倩兮的开口。

可这笑容落在肃王眼里,真真成了毒蛇般的笑容,心里更是猛地一颤。

“你个贱人,你休要胡言乱语!”肃王隐隐觉得有些事情,似乎要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忙不迭的开口怒吼。

“王爷,你这么生气做什么?吓得妾身都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既然妾身忘记该从哪里说起。那妾身就从自己觉得重要的地方说起好了。”

上官璇看着肃王愈发惨白恐惧的脸,心里只觉得一阵的痛快。

“启禀父皇,肃王曾经给慎王的腿下过毒,就是他送给立慎王的紫金膏里,有许多的水银,慎王若是长期擦紫金膏,双腿就必须截断。不过慎王的运气确实是好,荣安郡主的医术高超,要是再晚一点,哪怕是大罗金仙下凡,慎王的腿也保不住了。”

上官璇幽幽的开口。

“你个贱妇,闭嘴!闭嘴!父皇这贱妇说的都是假的!您千万不能相信这贱妇的话啊!”肃王挣扎着想要挣脱侍卫的束缚,他现在什么都不想了,只想直接掐死上官璇!此时肃王真心是后悔极了,以前他怎么会蠢到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上官璇呢!

果然是这样,楚思雅忍不住挑了挑眉,那紫金霜是肃王用来陷害慎王的。

楚思雅又不禁想起昭慧长公主说的,肃王和慎王小时候的事情。

“畜生。”昭慧长公主轻启红唇道。

确实是畜生,慎王小时候想来也是个很孤单的,因为天生残疾,所以没有玩伴。也就肃王跟他差不多,所以慎王能跟肃王玩儿的好一点。可肃王,却从来没有瞧得起慎王过,小时候是利用,长大了,就直接向害的慎王废掉一双腿,真不知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畜生,真真也是让她长见识了!

“父皇!父皇!这贱人是在胡说八道!儿臣和慎王的交情向来不错,怎么可能会故意去害慎王!父皇,都是这个贱人在挑拨离间啊!您千万不要相信这贱人说的话!”

肃王急切的看向乾风帝,希望乾风帝能够相信他的话!

可是乾风帝看着肃王的眼神却是充满了失望,之前,他就已经怀疑紫金膏的事情了,可他不愿意将肃王想的太坏,就算再不喜欢肃王,就算这个儿子再不是他期待的,可他到底还是自己的儿子。

紫金膏的事情,他一次又一次的跟自己说,那只是一个误会,只是一个误会。肃王是为了慎王的腿才会弄这紫金膏,事前绝对不知道这紫金膏理有什么水银的成分,他不知道,绝对不知道。

可如今上官璇的一番话,真的是让乾风帝想要自欺欺人都不可能了,他这个儿子竟然真的畜生对慎王下手!

要是肃王对定王下毒手,甚至对他几个其他兄弟下毒手,乾风帝真的还能理解理解,毕竟那些人,是他争夺皇位的对手,在通往皇位的路上,血腥是必不可少的!

这一点,乾风帝明白。

可乾风帝真是怎么都想不通,肃王竟然会对慎王动手!慎王哪里妨碍到他了?天生残疾,就凭这个四个字,慎王也永远没有争夺皇位的可能,就这么一个残废的兄弟,他都容不下!

乾风帝此时不禁悲哀的想,如果,万一,要是肃王真的当了皇帝,那他的儿子,无论是年长的,还是年幼的,怕是都没有命了吧!

楚思雅看着乾风帝的神色变化,他看向肃王的眼神更是难掩失望,楚思雅心里微微一动,看来乾风帝是相信上官璇的话了。

“你个贱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肃王不是傻子,自然也看出了乾风帝看向他的眼神是充满了失望,心下恐惧之时,更是恨不得直接将上官璇给千刀万剐了!

上官璇对着肃王满是杀意的眼神,笑的更加灿烂了,就像是三月的桃花,娇艳无比。

“儿媳要说的就这么多了。肃王一直图谋不轨,想要父皇您座位下的那把椅子,这做的丧尽天良的事情就更多了,真要说的话,儿臣就是说上个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所以就不说了。父皇尽管可以派人去查,保证是一查一个准。”

“你说的是够多了,肃王妃。”

乾风帝对上官璇这个儿媳,心里也是十分不喜的。善妒,为人还霸道。跟肃王成亲这么多年,竟然连个孩子都没有!

如今,乾风帝对上官璇还是不喜,而且这不喜是愈发的深了。在皇家,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都不会主动去捅破,可上官璇就这么大喇喇的将所有事情都说穿!

让他想要自欺欺人都不可能!这让乾风帝如何能不恨!

上官璇淡然一笑,似乎真的是将所有的一切都置之度外了,“儿臣自然也知道,自己今日说多了。儿臣还要最后一句话想说。”

“说。”乾风帝阴沉的开口,他倒是要看看上官璇到底还有什么想说的!

“父皇。儿臣的小妹冲动任性,可她对忠勇侯确实是痴心一片,家父一生为了大梁更是鞠躬尽瘁,一生也就只有我和冰儿两个女儿。可以说,我父亲将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我和冰儿身上。

因为我爱慕肃王,他就全心全意的帮肃王造势,为他拉拢军中的势力,明知这样会让父皇您不快,可他为了我这个女儿还是做了。”

上官璇说到这,忍不住痛哭起来,其实当初他父亲是劝过她,肃王不是一个良人,让她不要跟肃王在一起。

可她不听,一心觉得肃王好,肃王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

事实证明,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上官璇彻底明白这话的意思了。

时至今日,她才真的看明白,肃王是个怎样的畜生!

“父皇,冰儿罪大恶极,儿臣只求您能饶她一条命。至于父亲,求父皇念在他为大梁鞠躬尽瘁的份儿上,让他能有一个安稳的晚年。”

“肃王妃,你可知道上官冰犯的罪,就算是诛九族都可以了。”乾风帝冷冷的说道,要不是楚思雅的医术高超,铁猛真的要被上官冰那一刀给刺死了!到时候,两国交战,就算杀一百个上官家都抵不了这罪!

“儿臣知道。所有的罪过就由儿臣一人承担吧。”上官璇喃喃的开口。

忽的,上官璇从自己的袖口中拿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刺向了她心脏处。

楚思雅一惊,万万没想到上官璇竟然会如此激烈。

上官璇是真的存了死志,匕首直直的往自己的心口上插。

上官璇的胸口处,就像是一朵绽放的梅花,缓缓盛开。

肃王不可置信的看着上官璇,这女人把他害的这么惨,就这么死了,为何他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

不是,他不是不舒服,他是难受,上官璇这贱人这么害他,他恨不得上官璇这贱人死!不过他要在上官璇死之前,狠狠的折磨她,是这个贱人把他害的这么惨!是这个贱人,害的他在父皇心里的位置一落千丈!

可无论怎么想,肃王的心还是隐隐有些作痛。

上官璇的视线没有看向肃王,倒是看向了楚思雅,她蠕动着嘴巴,似乎是有什么想说的。

楚思雅抬步想要上前,昭慧长公主忙不迭的拦着她。

“娘,没事。”

说完,楚思雅就直直的走向上官璇,然后蹲下。

上官璇艰难的撑起自己的身子,凑到楚思雅的耳边,“我曾经很恨你,因为你不愿帮我治病,你可知道我做梦都想有一个自己的亲生孩子。可是,如今我不恨你了。”

上官璇的声音很轻,不仔细听,几乎都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上官璇喘着气,此时她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可如今我不恨你。给——给那种人渣生孩子,我上官璇才觉得羞耻!我上官璇是将门虎女,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有自己的骄傲。”

这一刻,楚思雅倒是真的有些敬佩上官璇了,敢爱敢恨,将门虎女,她当之无愧。可惜。她清醒的太晚太晚了。

“我知道我现在求你,很不合理。可如今我唯一能求的,也只有你了。我——我求你保我妹妹一条命,我——我父亲真的是无辜的,他此生最大的错,就是有了我和冰儿两个不省心的女儿,我——我——求你。”上官璇似乎随时都会永远闭上眼睛,可她却死死的看着楚思雅,希望能从她的嘴里听到肯定的回答。

楚思雅看着这样的上官璇,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点了点头。

上官璇好似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安详的闭上了眼睛,这一次是永远。

------题外话------

推荐七七完结文《盛世神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