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办丧事 互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璇的死也只是给肃王带来了一点的冲击,虽然心里微微有那么一点不舒服,不过这绝对没有他的大业来得重要。

肃王忙不迭的看向乾风帝,“父皇,定是这个贱人知道自己胡言乱语,所以才以死谢罪!父皇您一定要帮儿臣做主啊!”

楚思雅见上官璇是彻底的失去了呼吸,起身,回到昭慧长公主身边,眼底微微有些湿润。

从前,她讨厌上官璇,因为她霸道,凡事都以自我为中心。不过现在,楚思雅倒是有些同情上官璇了。说白了,她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上官璇这辈子最悲哀的事情就是遇到肃王这渣男,要是她能遇到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想来她这辈子会幸福快乐许多。

楚思雅摇了摇头,要是,如果,这世上哪来这么多的如果要是,每个人能做的也只是将自己的日子过好,不要再有这么多遗憾。

突然,楚思雅皱了皱眉,方才上官璇临死前,看向肃王的眼神好奇怪,好诡异。

难道是因为她临死前坑了肃王一把,觉得肃王一定会被乾风帝惩罚,所以开心?

可楚思雅隐隐觉得不是因为这样,一定还有其他,不过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楚思雅有些想不通,也就把这事情放下来了。可能上官璇只是对肃王太恨了,所以临死前才会有这样的表情。

乾风帝闻言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向肃王的眼神则是难掩失望,这个儿子,敢做不敢当,甚至只会一味的将事情栽赃给死去的王妃。

上官璇就算有千错万错,可有一点总归是没有错,她爱肃王,甚至爱到可以为他付出所有,可就是这么一个为他付出一切的王妃,她才死了不到一刻,肃王脸上除了那么一点点的伤心,竟然下一刻,就忙不迭的找他解释,他并未谋反。

就这么一句,也让乾风帝彻底明白自己这儿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自私凉薄真的是可见一斑。

肃王被乾风帝幽幽的眼神看的有些头皮发麻,连忙又要解释,“父皇,儿臣——”

“行了,你闭嘴吧。你想说什么,朕都知道。上官璇说的有几分真,有几分假,朕也知道。”

肃王的心被乾风帝这句话说的吊的更忐忑了。

肃王此时宁可乾风帝将话说个明白,也好过他这么胡思乱想的!

“行了,你王妃才去世,你生前跟你王妃也算是鹣鲽情深,你手上的事情就先全都停一停,专心帮你王妃帮丧事吧。”

乾风帝一句话就将肃王手中的势力全都卸下来了,肃王一惊,连忙惊呼,“父皇,儿臣——”

“怎么,你不愿意?”肃王话还未说完,乾风帝就似笑非笑的看着肃王。

肃王连忙低头,恳切的说道,“父皇,虽然璇儿的死让儿臣很伤心。可儿臣始终没有忘记,自己除了是璇儿的丈夫,更是父皇您的儿子,为父皇分忧,是儿子应该做的。”

楚思雅听着肃王这冠冕堂皇的话,清眸中闪过一丝不屑。

论样貌,肃王长得绝对可以说是人模狗样!论良心,这人压根儿就没有心!八成是出生的时候让狗吃掉了!

“行了,大梁朝不是没有你一个人就要垮了。你就专心办你王妃的丧礼吧。说到底,你也跟她当了这么多年的夫妻,这丧礼你就好好操守。”

肃王似乎是还想再说些什么,可乾风帝已经不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摆了摆手,“来人啊,将肃王妃的尸体送回肃王府。”

肃王顿时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地上,这一次,无论他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堂堂的王爷,如今竟然只能沦落到给自己的王妃办丧礼!这说出去,是何其的丢人!可他却偏偏全都受了!

等到肃王离开以后,乾风帝神色也有些不太好,不过面对太后,乾风帝总是多了一分孝心与耐心,“母后,肃王妃死在慈宁宫,这段时间不如请道士来慈宁宫驱驱邪,您不如另选一个宫殿?”

太后缓缓的摇了摇头,“没必要。哀家在宫里几十年,有什么没见识过的。肃王妃也算是一个烈性女子了。皇帝啊,哀家在这里也跟你求一个情好了,饶上官冰和上官无敌一次吧。”

“母后倒是难得给人求情。”乾风帝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上官冰是个痴人,肃王妃也同样是个痴人,看着她们两个,哀家倒是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太后的眼神不禁有些缥缈,她当初也是大家小姐,原本是可以不用进宫的,可太皇太上皇看重她,竟然将她指给当时还是太子的先帝。当时父母都不愿意自己进宫,一入宫门深似海,她们担心自己受欺负。

可当时的自己因为对先帝一见倾心,所以义无反顾的嫁给了还是太子的先帝。

之后——

之后就是太上太上皇驾崩,而她也从太子妃成了皇后,然后就慢慢慢慢的在宫里跟人斗,最后又从皇后成为太后。

乾风帝沉吟了一刻,随后幽幽开口,“既然母后开口了,朕也不好驳母后的面子。就等到卫戎落网之后,朕再下旨特赦上官冰和上官无敌吧。”

太后闻言点了点头。

等到乾风帝离开以后,太后没有让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离开。

“荣安,刚才上官璇让你帮忙保上官冰和上官无敌,你为何要答应。”

楚思雅诧异的抬头看着太后,天啊,这太后的耳朵未免也太灵了一点吧,自己那么轻的声音,她竟然也听得到?

“别这么看着哀家!是钟嬷嬷懂唇语。”

楚思雅没想到太后身边的一个嬷嬷竟然懂唇语这么高深的东西,如此看来,真的是不能小觑任何一个人啊!你以为是个小人物的人,说不定她就会发挥令人吃惊的作用!

昭慧长公主不可置信的看着楚思雅,“雅儿,你皇祖母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楚思雅干笑两声,等于是默认了。

昭慧长公主顿时气急,恨不得狠狠打两下楚思雅,“你真是糊涂啊!上官璇跟你有什么关系,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啊!你怎么就这么傻啊!”

“娘,上官璇都要死了,我——我一时心软。”顶着昭慧长公主越来越不善的眼神,楚思雅只觉得自己后面的话真的是有些说不下去了。

“荣安,你重情,这是你的优点,同时也是你的缺点。你以为哀家方才为何要跟皇帝开口?”

楚思雅是个聪明人,经过太后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太后是为了自己。

楚思雅目含感激的看着太后,“外祖母,荣安就知道您最疼爱荣安了。”

太后摇了摇头,“你个丫头,哪里都不行,这嘴巴倒是甜。不过,荣安你要记住了。重情心软是你的优点,这仅局限于对家人。上官璇是什么人?她是上官冰的亲妹妹!上官冰痴恋云翎,这是众所周知的,所以你跟上官璇此生只能是对立的,一时的心软会让你万劫不复!”

这是太后在宫里一辈子总结出来的经验。当初,她就差点因为一时心软,而导致自己彻底输在后宫的战场上!

楚思雅不禁愣了愣,太后从来没有这么严厉的跟自己说过话,不过,她也不能不承认,太后说的没有错。她方才确实是错了。

“荣安谢过外祖母。”楚思雅谢的不仅是太后的这一番话,还有太后其实压根儿就不想保住上官冰和上官无敌,可她却选择对乾风帝开口,那就只能是因为她了,太后这么疼爱她,这让楚思雅不能不感动。

太后见状,点了点头,这个孙女是个聪慧的,心软的毛病一时间改不掉,没关系,到时候自己慢慢调教就是。

翌日

楚思雅开始心平气和起来,上官璇固然可怜,可太后说的没错,因为上官冰疯狂的喜爱云翎,她此生和上官冰都是对立的,而上官璇作为上官冰的姐姐,她对她也不该有太多的心软。

而云翎,自己每日在慈宁宫为他担忧,又能如何?她能做的就是好好保护自己,不要让云翎担心。

况且自己的男人,她总该对云翎有些信心才是!

这么一想,楚思雅一下子就淡定了。

忽的,门外又传来一阵吵闹声。

昨日的吵闹声,最终结果是上官璇死,今日又是为何?

就在楚思雅好奇的时候,昭慧长公主突然满脸寒霜的推开了门。

楚思雅见状,连忙上前去搀扶昭慧长公主,因为昨天的事儿,昭慧长公主可是十分生气,甚至都没有给楚思雅什么好脸色。

不过楚思雅的脸皮够厚,磨了昭慧长公主快一个晚上,总算是换来了昭慧长公主一点笑脸。

“娘,外面又怎么了?”楚思雅一见昭慧长公主的来呢又不好了,心里其实隐隐就有些猜测了!

“怎么了?是贤妃和苏嫔两个打起来了,这不,林皇后来了一句,兹事体大,她一个人处理不了,就直接把这两人给带到你外祖母这里了。”

“贤妃和苏嫔打起来?”楚思雅颇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谁不知道,贤妃的性子最是和善,她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打人,还有苏嫔,她因为地位卑贱,更是谦顺到了极点,尽管不知道这谦顺有几分是真的。

楚思雅的眼神微微闪了闪,“不会是因为是肃王送给慎王的那瓶紫金霜吧。”

贤妃当时就已经怀疑肃王了,只是没有切实的证据。再加上肃王那时候可是炙手可热的皇位竞争者,贤妃向来聪慧,自然是不会傻乎乎的直接跟肃王对上。

可现在不一样了,上官璇主动将这件事给暴出来,而肃王更是被撸了所有的差事,贤妃作为一个疼爱自己儿子的母亲,自然会失去理智,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了。

楚思雅想到这里,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宫里真是越呆越让人觉得憋闷。

每个人做一点小事,背后都有无限的深意,她甚至要拐上十七八个弯才能想明白。

“咱们也出去看看!”昭慧长公主开口道。

楚思雅对这件事情倒是没有太大兴趣,不过既然她娘要出去,她自然也要陪着了。

楚思雅对这件事,还真没有抱着多大的想法,不过在看到贤妃和苏嫔两人的脸,真真是吓了一大跳!

苏嫔的脸上竟然被贤妃给抓了两条长长的红血印,头发凌乱,就连衣衫都有些不整齐。

相比较之下,贤妃倒是好了很多,只是脸上有些淤青的痕迹。

想来是苏嫔不敢对贤妃动手吧,毕竟她还在贤妃的宫里,需要仰仗贤妃,自然时不敢对贤妃下这么重手。

林皇后站在一旁,眼底时不时的闪过幸灾乐祸的光芒。

楚思雅看着林皇后在,真心是对她有些无话可说,在慈宁宫,你就是装也好歹装一下吧。

“朕倒是不知道,自己的妃子一个个的都成了市井上的泼妇了!”乾风帝满怀怒气的声音传来。

抬头一看,果然是乾风帝大跨步而来。

这个时间,乾风帝应该刚刚下早朝吧。

“皇帝来了。正好,皇后说她处理不了这事情,要哀家帮忙处理。可哀家早就老了,这些事情啊!怕是想处理,而已无能为力了。”

“母后,实在是臣妾从未遇到过妃嫔互殴的事儿,一时间有些着急,所以才会冒昧打母后,还请母后恕罪。”林皇后连忙下跪请罪,她怎么可能听不出,太后是对她这个皇后有所不满了!

“从未见过妃嫔互殴?这倒是实话,以前颖妃掌管后宫事务的时候,哀家也从未林听说过有妃嫔互殴。”

太后这话,无疑是抬高了颖妃,而贬低了皇后。

楚思雅有些好奇的看着太后。太火真的就这么讨厌林皇后?

楚思雅很快就想明白了,太后对后宫的妃嫔都是一视同仁,这次之所以这么不给林皇后面子,是为了娘亲!

林皇后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让二哥娶她娘家的侄女林依柔,这可不是什么秘密。

林皇后的所作所为,太后自然是生气。

可太后一向避世,又不沾染公务,更从来不让后宫的妃嫔向她请安。

就算有心为昭慧长公主出气,怕是都做不到。

而且就算是要惩治林皇后,也不能用这个理由,楚文煜和林依柔之间压根儿就没有什么,最多也就是林依柔对楚文煜有些心生爱慕,而楚文煜对林依柔也有那么一点好感。

可很明显,自己的娘亲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二哥娶林依柔,这种事情挑破了,对两人反而不太好。

如今,林皇后自己将这么大的把柄递给太后,太后要是不好好把握,太阳才打西边出来了!

一瞬间,楚思雅就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至于林皇后,一张脸更是已经涨的通红了,显然是对太后故意提高颖妃而贬低自己,感到不舒服!甚至是觉得羞辱!

她才是后宫之主!颖妃算什么!说白了,只不过是一个妾室罢了!可太后竟然抬高颖妃来贬低她!这让林皇后心里怎么可能舒服!

楚思雅看着林皇后五颜六色的脸,不禁感叹,可惜了,可惜颖妃此时不在这里,要是她听到林皇后的这一番话,八成也要高兴的不行。一来,太后肯定了她的能力,而否决了林皇后的能力,二来,林皇后这么生气,想来颖妃心里怕是也会十分的痛快吧。

“哼!朕看你这皇后当的也实在是不怎么样!母后喜爱清静,你老是拿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打扰母后做什么!你是不是存心不想母后身体安泰!”

乾风帝的话称得上诛心之言了!林皇后面色大变,连忙跪下请罪,“皇上明鉴,臣妾绝无此意啊!皇上您看看贤妃和苏嫔身上的伤,臣妾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处理啊!”

乾风帝皱着鹰眉看着贤妃和苏嫔,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苏嫔身上的伤比起贤妃那是轻的太多太多了。

可苏嫔的位分远低于贤妃,苏嫔敢以下犯上对贤妃动手,这就是触犯了宫规!

苏嫔眼见乾风帝皱眉,眼眶里立即蓄满了泪水,娇滴滴的开口,“皇上,嫔妾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贤妃姐姐,今儿个一大早,贤妃姐姐竟然就冲进嫔妾的屋里,对着嫔妾要打要杀,嫔妾已经尽力想要躲避了,可——”

苏嫔说着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脸,无限伤心。

楚思雅倒是恶心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苏嫔都已经四十多岁了,已经是个半老徐娘了,可竟然还用这么娇滴滴的声音说话,她是存心腻歪人是不是!

“贤妃,苏嫔说的是否属实?”

“是!”

“贤妃,就算苏嫔是你宫里的人,可无故殴打嫔妃,也是重罪。你可有什么好解释的。”

贤妃抬头,不卑不亢的看着乾风帝,整个人就像是宁折不弯的青松翠竹一般,“皇上要治臣妾的罪,臣妾无话可说。可请皇上要治臣妾罪之前,先治肃王谋害兄长之罪!”

苏嫔面色大变。

乾风帝一张脸也是阴晴不定大看着贤妃。

“贤妃姐姐,嫔妾待在你宫里快二十多年了,自认为一直战战兢兢的服侍贤妃姐姐你,更是不敢有一丝争宠的念头,可您为何要这么污蔑肃王!”

“污蔑?是不是污蔑你心里清楚!战战兢兢?这么多年来,你都是装出来的吧!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把你这只狡猾的狐狸当做了忠厚老实,懂得知恩图报的人!”

贤妃恶狠狠的看着苏嫔,要是有可能,她真的想将苏嫔给五马分尸,挫骨扬灰!

她的慎王是何其无辜,要不是他天生残疾,他也一定会是个风华霁月的女子!

当初在得知慎王天生残疾,贤妃恨过怨过,也找过无数的大夫想要治好慎王。

可是每一次都是失望,最后慎王灰心了,她也灰心了。

贤妃的要求一起上一直都很低,她不求自己的儿子能有多出息,只希望慎王能有一个亲王爵,然后平平安安的娶妻生子,对此,她就满意了。

贤妃一直以为苏嫔胆小淳朴,会是个知恩图报的。

所以自从苏嫔搬到她宫里,她明里暗里的都帮着苏嫔,甚至在得知肃王有争夺皇位的心思,更是暗中帮肃王拉拢了自己的娘家的势力、

她做这么多,只是希望肃王母子能够有一丝丝的良心,若是肃王真的能够成大事,能够好好的善待慎王,只要如此,她就能满足了!

可肃王做的都是什么猪狗不如的事情!她将自己对他的帮助,都当做理所当然了吧!

他竟然给自己的儿子下毒。楚思雅也说了,要是再多擦几次那什么紫金霜,她儿子的一双腿怕是要砍掉!这简直是在挖她的心啊!

之前是没有证据,再加上肃王的羽翼丰满,贤妃一时间动不了肃王,所以才一直咬牙忍着。

可你以为贤妃就这么不计较了吗?不!对她唯一的儿子,贤妃是任何小事都要计较林!更别提这还是有关他儿子性命大事了!

“贤妃,没有证据的事情不要乱说。”

乾风帝的话语里带了一丝无奈,同时也带了一丝的警告。

楚思雅低着头,开始想乾风帝的用意。其实这不难猜,做哥哥的给弟弟下毒,就算放在一般人家,这也是丑闻!更别提放在天家了!更丑闻中的丑闻!所以乾风帝绝对不可能将这件事情戳穿,就当是肃王说的那样,他只是为了慎王的腿,所以才找了紫金霜,只是他也不知道这紫金霜有问题,里面含有水银的成分。

贤妃闻言,真心是想要咬碎自己的一口银牙,她恨恨的瞪着乾风帝,“皇上。您说这话,是否心虚?”

“贤妃,你越矩了。皇帝是天子,天子的话自然是对的。”太后不悦的声音响起,显然是以为贤妃的话感到不悦了。

贤妃低着头,紧抿着下唇,其实她也没想过自己这次能讨回什么公道,这太难了,真的是太难了。不过她就是要让乾风帝无时无刻的记住,她的慎王所受到的委屈。让乾风帝对肃王的心结更重一点,总有一天,这心结会重的,让乾风帝直接处置肃王!

“太后说的是,臣妾越矩了。”贤妃的认错态度出奇的好,让林皇后不禁瞧了她一眼,心里微微有些失望,她原本还希望贤妃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呢,最好能让乾风帝直接处置肃王,这样她的孙子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林皇后的遗憾之情,乾风帝自然是看到了。冷哼一声,看向林皇后的眼神也是愈发的不善,作为后宫之主,天天恨不得将一点子鸡毛蒜皮的事儿闹大。哪里有一点母仪天下的仪态!

“是臣妾一时神志失常,才对苏嫔动了手,请皇上降罪。”

乾风帝看着贤妃,不禁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向来是本分的,只有牵扯到他唯一的儿子的时候,才会变得这么凌厉。慎王的事儿,他这个做父皇的,确实是有愧于他,而肃王,他到底有没有做,这一点,天知地知肃王知!

“好了,就罚你和苏嫔各罚俸半年,再各自禁足一个月吧。”

楚思雅挑了挑眉,贤妃和苏嫔的惩罚竟然是一样的,尤其是贤妃先动手,苏嫔身上的伤更是不知道比贤妃要重多少的情况下。

看来肃王给慎王下毒,乾风帝也已经相信了。

苏嫔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乾风帝,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啊,她被贤妃打的这么惨,凭什么贤妃跟她的惩罚是一样的!这不公平!

“哀家看苏嫔很不服气啊!难道是对皇上的处置不满意不成?”

苏嫔猛地一激灵,乾风帝既然下了处置,她能做的,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听话,再多说什么,只会惹乾风帝和太后的不悦。

苏嫔现在真是恨得牙痒痒了,不过哪怕再恨,她也全都打碎牙齿和血吞了下去。

“皇上处置的极为公道,嫔妾心服口服。”

这苏嫔真是能屈能伸啊,就那么一会儿,就把这不公平的惩罚给咽下去了。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皇后,母后喜欢清静,这一点你应该知道,所以别老是拿这些小事来打扰母后。要是你真的没法子管好后宫的话,跟朕说一声,让颖妃协助你打理好了。”

林皇后一惊,连忙道,“皇上,颖妃最近忙着照顾和宁公主,怕是没有时间协助臣妾打理后宫。”

林皇后故意提起和宁公主,就是想让乾风帝想起和宁公主做的丢人的事儿,为了一个商人,竟然以死相逼自己的父皇,这样不忠不孝的女儿,是颖妃养出来的!

林皇后的计策很不高明,可是不能不说,乾风帝心里还还真的就不舒服了。

看看他的女儿,再看看他妹妹的女儿,怎么就相差的那么多!就是找驸马的本事,也是想差甚远!

太后阴沉着一张脸,对和宁这个孙女,她还是挺喜欢的,只是那孩子太痴。皇后故意在说和宁的坏话,这也让太后不是很看的上她。堂堂一个皇后,竟然拿小孩子的事儿做文章,这也太落下乘了。

“皇帝,马上要到午膳的时候了,不如你也留下来吃一顿午膳好了?”太后突然开口道,也顺利的打破了乾风帝的沉思。

乾风帝回过神来,微微有些抱歉的笑道,“朕昨日已经答应月妃,陪她用午膳了,母后这顿,就留到下次吧。”

“既然皇上答应月妃了,那哀家就不多留你了。”

等乾风帝离开后,林皇后才不甘的开口,“狐媚子,整天就知道勾引男人。”

楚思雅目瞪口呆的看着林皇后,这林皇后是不是太可爱了一点啊!她都多大年纪了,竟然还吃一个妃嫔的醋!

太后皱着有些花白的眉毛,不悦的看向林皇后,“皇后,你是六宫之主,怎么能说出这种不识大体的话来!”

林皇后一惊,这才发觉,她方才说了不该说的。

“母后恕罪,儿臣只是一时情急,才胡言乱语,求母后恕罪!”

“行了,你也别继续待在这儿了,哀家这里庙小,怕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林皇后张了张嘴巴,似乎还想解释一二,不过在看到太后不耐烦的神色之后,只能行礼告退。

林皇后一走,昭慧长公主就忍不住嘲讽的开口,“这皇后倒是跟年轻的时候一样,喜欢拈酸吃醋!”

“好了,皇后毕竟是皇后,是你的亲嫂子!你对她也尊重一点!”

昭慧长公主努了努嘴,“母后,您又不是不知道皇后有多过分,她竟然要把她娘家的侄女硬塞给煜儿!方才您这么不给皇后面子,也是在为儿臣出气吧!”

“你啊!”太后无奈的看了一眼昭慧长公主,这个女儿确实是让她给宠坏了,“你也知道哀家在给你出气啊!可哀家是太后。哀家说什么,皇后只有听着的份儿!可你是堂堂的长公主,你要说的过分了,就是错!哀家也知道,你心里不舒服,纤柔郡主被硬塞给豪儿,如今煜儿的婚事,哀家也让你全权做主了,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母后,您还好意思说豪儿的婚事,要不是雅儿帮着纤柔减肥成功,等到豪儿娶纤柔的时候,他肯定要沦为整个梁都的笑柄了!”

昭慧长公主虽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跟自己说,慈语大师说了,这儿女的婚事讲究一个随缘,让她不要干预太多。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心里就是不舒服。不过每一次,她都忍着罢了。

如今太后一提起楚文豪的婚事,昭慧长公主是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噼里啪啦的将自己的不满说出来。

“娘。”楚思雅拉了拉昭慧长公主的袖子,这件事情不是早就过去了,她娘还提这些做什么。

昭慧长公主也知道自己刚才过于激动了,当初的事情过去了,可还是在她的心里留下了疙瘩,平时不触及还好,可只要触碰到了,昭慧长公主整个人就没有了以往的随和,恨不得将心里的憋闷全都爆发出来。

“母后,方才是儿臣过于激动了,还请母后恕罪。”

“行了,哀家知道豪儿的婚事,是哀家和你皇兄对你不住,也不怪你生气。只是这些话在母后这里说说就行了,在你皇兄面前可不要多嘴。”太后警告的看着昭慧长公主。她是昭慧长公主的母亲,所以能包容她所有的事情,可皇帝怕是不会。

楚思雅见气氛有些不太好,于是岔开话题道,“外祖母,皇帝舅舅最近似乎很宠爱月妃娘娘啊!”

楚思雅当然是没有兴趣管乾风帝宠幸哪个妃子了,不过月妃,不就是水月国的娉婷公主,卫戎的妹妹。

“该怎么做了,你皇帝舅舅心里有主张,雅儿你不必多言。”

楚思雅点了点头,同时也明白了太后话里的意思,乾风帝对月妃肯定不是真心喜爱,说不定还存着利用月妃的心思。

虽然月妃挺可怜,作为两国交锋的牺牲者,但楚思雅真的是没有那么多的同情心去关心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水月公主。

月华宫

原先的月华宫不叫月华宫,而是琼花殿,自从月妃搬进来,乾风帝就亲自改了名字,改为月华宫。

其中正好包含着月妃的称号,由此可见,乾风帝对月妃是万分的宠爱。

乾风帝依言来到月华宫陪着月妃吃午膳。

月妃也是早早的就准备了许多乾风帝喜爱的饭食,更是早早的到了自己的宫门口迎接乾风帝。

今日的月妃穿着一件烟霞银罗花绡纱长衣,外面还陪着一件橘红色狐狸毛披风,端的是一个娉婷妖娆,就如月妃的名字一般。

已然成为妇人的月妃,眉眼间添了一份艳丽,举手抬足之间更是带着无限的妇人风韵。

“臣妾给皇上请安。”月妃一见乾风帝,立马展示出自己最完美的一面给乾风帝行礼。

乾风帝上前,扶起月妃,“这天都渐渐冷了,你怎么还穿的这么单薄,要是着凉生病,朕可是会心疼的。”

乾风帝说着还无限担忧的看着月妃,只是仔细看,他的眼底深处却是毫无一丝的温情。

“臣妾是皇上的妃子,出来迎接皇上是臣妾该做的。”

“好了,咱们也别继续站在外面说话了。进去吧。”乾风帝说着,便牵着月妃的一起进屋入座。

月妃准备的膳食十分的丰盛,其中有不少乾风帝喜欢的。

“你费心了。”乾风帝扫到餐桌上那几道他喜欢的菜肴说道。

“只要皇上喜欢就好。对了皇上,臣妾今日特地为您准备了一辈菊花茶,这可是臣妾自己泡的,您可一定要赏脸尝一尝啊!”

“好,既然是爱妃亲自泡的,朕一定会好好品尝的。”

月妃说着,就让宫女端来了她泡的菊花茶。

如月妃所说,这菊花茶确实很香,几朵黄色的菊花漂浮在茶杯上起起伏伏,鼻尖更是传来一阵阵菊花的香味。

“爱妃泡茶的手艺不错。”乾风帝看了一眼月妃手中的菊花茶说道。

“皇上喜欢就好。”月妃说着就要将茶端给乾风帝,不过被余中给拦住了。

“娘娘,凡是要经皇上口的吃食。茶水可都要经过检验的。”

月妃的脸倏地阴沉下来,“余公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了本宫在茶中下毒了!”

“奴才不敢,不过规矩不能破。”

余中嘴上说着不敢,可还是寸步不让。

“好了,余中,月妃给朕泡的茶怎么可能有问题。如果这茶真有问题,月妃怕是就要香消玉殒了!”

月妃的身子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眼神也理有所闪躲,不过很快,几恢复了正常,似乎方才那有些反常的人不是她一样。

可是这一切怎么可能瞒得过乾风帝的眼睛,他的鹰眸微微凝起,闪过一道寒光,转瞬即逝。

“余公公说的对。这给皇上用的东西都该好好的检查。本宫当时也只是担心检查的人不仔细,毁了本宫给皇上泡的茶,那本宫可是要心疼了。”

“娘娘放心,奴才一定会叮嘱检查的太监,定不会破坏娘娘您的一番心意。”

“那好。”月妃说着就将自己说中的茶杯递给余中,一副坦然至极的模样。

乾风帝鹰眸中闪过一丝怀疑,难道这茶真的没哟问题?月妃竟然如此坦荡?不过有没有问题,他都不惧!

很快,余中就端着茶水回来了,在接收到乾风帝的视线后,摇了摇头,那茶水确实是没有任何问题。

乾风帝接过余中说中的茶杯,掀起茶盖微微搅拌了一下。

“皇上怎么还不喝?时间久了,这茶的香气可就要消散了。”

“好,朕这就喝。”说完,乾风帝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

------题外话------

昨天做了一天的志愿者,八点回到寝室,死赶慢赶的才写了五千字,今天一大早七点就起来,好不容易赶完一万字,七七都要给自己点一个赞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