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夺权 监国/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妃在看到乾风帝将菊花茶饮下后,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芒。

随后,月妃又服侍乾风帝用饭。

乾风帝用了午膳之后,就带着余中离开月华宫,回御书房批折子了。

等到乾风帝离开,月妃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

“你们都退下吧,本宫想午睡了。你们都不要来打扰本宫。”

月妃说完后,直接摆了摆手,让众人退下,此时的她,只想好好的阿静一会儿。

宫人得了月妃的吩咐,鱼贯退下。

顿时,偌大的宫殿只有月妃一人。

月妃颇有些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大床上,一只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领口,另外一只手则是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床铺,似乎这样能给她增加一点勇气。

“我没错,我没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要怪就该怪你自己!怪不得我!”月妃像是发了疯似的睁大眼眸,整个眼珠子似乎都要凸出来了,显得异常的恐怖狰狞。

楚思雅正和昭慧长公主陪着太后说话,突然一个太监跌跌撞撞的赶来,钟嬷嬷见状,厉声斥责,“哪来的小太监这么没有规矩!竟然敢在慈宁宫放肆!”

小太监被钟嬷嬷呵斥了,脸色似乎更加苍白了一点,不过还是跌跌撞撞的爬到太后的面前,“启禀太后,大事不好了!皇上——皇上突然昏迷不醒!太医院的太医都已经赶过去了,可——”

“什么?什么叫皇上昏迷不醒!”太后一急,忽的站起身,可因为太猛了,不禁觉得有些天旋地转,险些向后仰倒。

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见状,连忙扶住太后,异口同声道。

“母后。”

“外祖母。”

太后挥了挥手,“哀家没事,赶紧去乾清宫看看皇帝。”

乾清宫

此时的乾清宫已经挤满了人,林皇后、颖妃、月妃自不必说,只要是有子嗣的嫔妃都来了,至于贤妃和苏嫔刚刚才被乾风帝禁足,所以自然是不在。

定王、慎王、皇长孙朱齐佑也在,就连正在为上官璇操办丧事的肃王也在。

楚思雅见状挑了挑眉,肃王可真是有孝心,一得知乾风帝生病,就抛下上官璇的丧礼,忙不迭的赶来了。

正在给乾风帝把脉的太医,一见太后,连忙跪下给太后请安,“微臣参见太后娘娘,娘娘——”

“行了,少弄这些虚礼。哀家问你,皇帝到底怎么样了。”

太后看着平时身体康健的儿子,此时无声无息的躺在床上,一颗心就像是被揪着一样,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被问道话的太医,开始支支吾吾起来,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太后此时心烦气躁的时候,哪里能容许这些太医这种态度,“哀家问你话,难道你都听不到!支支吾吾的做什么!”

太医被太后这么一吼,双腿都不禁有些发抖,“启——启禀太后,皇上好像——应——应该是中毒了,微臣——”

“什么叫做好像应该?到底是不是中毒了,你给句明确话啊!雅儿,你上前去给你皇帝舅舅诊脉!这些太医,年纪倒是一个比一个大,可是这本事却是一个比一个差!”

太后因为太医的话弄得心情更加烦躁,同时心里更加确定,与其相信这些太医,还不如相信自己的外孙女!她总归比这些太医来的有用多了!

楚思雅被太后点到名,只能硬着头皮上前给乾风帝诊脉。

楚思雅的手正要放到乾风帝的脉搏上时,林皇后阴阳怪气的声音不禁响起,“荣安郡主,您现在可是给皇上把脉,你可得仔细着点,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可不是你能担待的!更不是你身后的长公主府能够担待的!”

“皇后这是对哀家有意见了。怎么,你是不是对哀家不满,所以才对着雅儿冷嘲热讽的!”太后阴沉着一张脸看着林皇后。

“臣妾不敢。臣妾只是提醒荣安郡主,给皇上诊脉是得当心一点罢了。绝对没有其他任何的意思。”

“哟!我说皇后娘娘,你刚才那话分明是不相信荣安郡主啊!难道你是有更好的人选,能够医治皇上?”颖妃跟林皇后争锋相对一辈子了,自然是要处处拆林皇后的台!

“颖妃!你别忘了,如今你可不是贵妃!只是一个小小的妃子罢了!你有什么资格对本宫大呼小叫!你如今只是一个妃子,说白了只是一个小小的妾!”林皇后这次可一点都没有给颖妃面子,冷嘲热风的开口。

在场的妃嫔,除了皇后以外,哪一个不是妾室,可她们好歹也是乾风帝的妃嫔,还给乾风帝生下过一男半女的,林皇后这话简直是在打她们所有人的脸啊!

“皇后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一手遮天了!是不是哀家这个老太婆,你也已经不放在眼里了!”

“母后恕罪,儿臣不敢。”林皇后嘴巴里说着恕罪不敢,可她面上却不是那么一回事。方才她的心腹太医已经跟她说了,乾风帝这次八成是醒不过来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等到自己的孙儿登基,她可就是太皇太后了,至于眼前的这个太后,哪里凉快呆哪儿去吧!这么多年来,她可是被这老虔婆压制的不行!如今好不容易能扬眉吐气了,她会给太后好脸色看,那才奇怪了。

楚思雅皱着眉头看着林皇后,难道她以为乾风帝必死,或者永远醒不过来了?否则她怎么敢对太后大呼小叫的,甚至都不将太后放在眼里。

退一万步说,就算乾风帝永远醒不过来,或者就这么去了,她怎么不看看,定王、肃王哪一个是吃素的,她们会乖乖的让朱齐佑登上皇位吗?楚思雅反正是觉得够呛、不太可能。

林皇后她得意的太早了。没看到她一旁的朱齐佑眉头皱的都能挤死一只苍蝇了,可想而知,他对林皇后的做法也十分不满。

楚思雅了只想了一会儿,就止住了自己的思维,此时最重要的还是救醒乾风帝。

当楚思雅的手放到乾风帝的脉搏上的那一刹那,忽的睁大眼睛,眼底隐隐有莫测的光芒闪过。

“荣安,你皇帝舅舅怎么样了。”

太后的声音响了起来,还带着难言的焦灼。

楚思雅将手从乾风帝的手腕上移开,低下头,似乎是在想该如何回答。

“雅儿,是不是你皇帝舅舅有什么不好的?若是有,你就直接开口,你外祖母和娘是不会责怪你的!”

昭慧长公主也有些担心乾风帝,虽然这皇兄在遇到什么大事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委屈她,不过,到底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昭慧长公主自然是不希望乾风帝出事。

“皇帝舅舅确实中毒了。”

短短的一句话,却让太后震怒不已,“余中,你是死人不成!皇帝怎么会中毒!你说,直到皇帝昏迷前都吃了什么!”太后的声音夹杂着疾风暴雨,带着席卷一切的暴怒。

余中连忙跪下,沉着的开口,“启禀太后,皇上早上吃的跟往常无异。只是午膳,是在月妃娘娘那用的,对了,月妃娘娘还给皇上泡了一杯菊花茶。”

被提到名的月妃,顿时惊愕的抬起头,美眸含泪,面色苍白,“太后,臣妾给皇上准备的午膳,都是御膳房准备的,事先是经过太监试毒,还有菊花茶,当时,余公公,是你亲自拿出去检验的,明明是无毒的不是吗?”

月妃恨恨的瞪着余公公,眼里满是被冤枉后的无辜。

余中这次倒是点头了,“月妃娘娘说的都是实情。可奴才也没有说谎,直到皇上昏迷前,除了早膳以外,就是在月妃娘娘那儿用了午膳。对了,还有月妃娘娘给了皇上泡的菊花茶。”

“母后,这月妃可是水月国的公主啊!谁知道是不是她心怀不轨给皇上下毒。”林皇后早就不满月妃年轻貌美得宠,如今一有机会,自然是极尽讽刺之言。

“林水月与大梁的关系向来不好,月妃给皇上下毒,也是——”颖妃说到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月妃。

林皇后和颖妃两个死对头倒是难得的统一起来,对月妃这个让她们共同讨厌的人,她们当然是要趁着机会,狠狠的踩死她!

月妃被林皇后和颖妃的话说的面红不已,死命的咬着下唇,也死死的控制着泪水吧,不希望它留下来。好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月妃,你给皇上泡的菊花茶是否还在?”显然太后也是觉得月妃有嫌疑。

御膳房的饭菜从未出过错,也就是月妃突然弄了一杯什么菊花茶。还有月妃的身份也真的是太让人怀疑了,水月公主。

之前皇帝不就觉得月妃可疑,所以处处提防着她。

太后想着,就不禁有些埋怨乾风帝,你既然提防着月妃,那就提防到底啊,怎么就喝了月妃泡的菊花茶!

“太后娘娘,臣妾冤枉啊!那菊花茶是臣妾亲自采摘晒干的,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今日泡的茶自然是没有了,不过臣妾采摘的菊花还在,您可以让人去检查。”

“去将月妃宫里的菊花全都给哀家拿过来。”太后不会因为月妃这几句话就打消对月妃的怀疑。

很快就有宫人去月华宫取月妃亲自晒制的菊花。

趁着这个机会,林皇后突然开口,“母后,国不可一日无君。万一皇上醒不过来,咱们还是应该早作打算才时。”

“听皇后这么说,想来是有决断了是吧!”太后语气阴沉的看着林皇后,皇帝还没有死呢!竟然几想着夺权,好!好!真是好!这么好的皇后,也真是让她大开眼界了!

林皇后不是傻子,自然是听出了太后语气里的不满,可她才不在意!皇帝有事,该担忧的就是下一任皇帝的人选!

“母后,臣妾也是为了大局着想,皇上要是醒着,想来也会赞同臣妾的想法。”林皇后直视着太后,寸步不让的开口,这时候她也不能退让!

“好!好!真是好!皇后不如说说,你心里想让谁当下一任皇帝啊!”太后气的真想直接上去给林皇后一记耳光。不过最后还是按捺了下来。

“母后这话就严重了,臣妾可没有想现在就立新君。要知道皇上可还活着,说不定就能醒来。臣妾想着,不如就先让人监国,替皇上处理国事,要是皇上醒了,就立马还政于皇上。”

要是乾风帝不醒,那监国的人就是下一任帝王了。楚思雅直接默默的帮林皇后补充。

楚思雅对林皇后也真是有些无话可说,她的丈夫还在病床上生死未卜,可她倒好,心里想的竟然只有权势,虽说在皇家,这很常见,也常常听说,可说实在的,楚思雅如今乍一见识,还真有一种长了见识的感觉。

“母后,自古以来就是嫡出尊于庶出,理所应当,佑儿就该是监国的最好人选!”

“皇后娘娘,后宫不得干政,这一点,皇后娘娘贵人事忙,怕是忘记了吧。”颖妃凤眸中闪过一丝嘲讽,似笑非笑的开口。

“颖妃,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皇后娘娘,臣妾凭什么不能开口。是,臣妾只是一个妃子,不是正妻。可好歹是位列妃位,更是生了定王!如今定王可是皇上的长子,臣妾凭什么不能开口了!让皇长孙监国?皇后娘娘敢说自己没有私心?不是趁机让皇长孙上位?”

颖妃心里其实也有私心,她想让定王得了这个监国的位置,不过她知道,有太后在,这事情怕是比较困难。可定王得不到,颖妃也绝对不会让林皇后逞心如意!

笑话,让皇长孙监国,万一皇上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这后宫前朝就都是林皇后的天下了!

“颖妃,你敢说你没有私心!你难道不想让定王监国?你凭什么说本宫有私心!嫡出就是比庶出尊贵,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本宫哪里说错了!”

“是啊,嫡出确实是比庶出尊贵!可皇后娘娘你可不要忘记了,皇上可有这么多的儿子,皇长孙只是他的孙子,哪里不让儿子监国,反倒是越过这么多儿子,让孙子监国的!这是哪来的道理!”

林皇后和颖妃争锋相对,两人目光相视,隐隐有火花闪过。

楚思雅默默离开,退到一边,她可不敢掺和进这两人里面,免得战火烧到她身上。

“够了!你们两个都给哀家闭嘴!皇帝还没有死,你们一个个的就开始争权夺利,是不是不气死皇帝,你们不开心啊!”

太后怒吼一声,惊的满屋子的都齐齐跪下,林皇后和颖妃此时也不敢再吵。太后是皇帝的生母,不说太后的身份,就一个婆婆的身份,就足够压制他们了。

肃王心里倒是隐隐有些高兴,幸好林皇后和颖妃两人吵得不可开交,谁也没有占上风。

肃王心里也清楚,朱齐佑有皇后帮忙,定王有颖妃帮衬,而自己的生母才被禁足,他更是被撸掉了所有的差事,监国这差事是绝对不会落在自己的身上,可他得不到,也绝对不能让定王和朱齐佑得到!

现在太后生气,对他是最有利的。

肃王低着头,拼命的开始想有利于自己的计策。

忽的,肃王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皇祖母,其实监国最好的人选就是您了。至于让皇长孙监国还是定王监国,想来落选的一方肯定会生气,既然如此,那就干脆由皇祖母监国吧。”

楚思雅挑了挑眉,她该说肃王的这一招确实是好吗?他知道跟朱齐佑和定王比起来,他监国的可能性太小了,于是就干脆放弃监国。直接推举太后。

这样既达到了不让定王和朱齐佑监国的目的,也间接的讨好了太后。

楚思雅心想,这宫里的人其实每一个都长了一副七窍玲珑心,看这心眼转的那叫一个快啊!

林皇后对监国的位置是志在必得,哪里能让太后来搅局,“后宫不得干政!而且母后的年级也大了,怎么能让母后这么操劳呢!”

楚思雅的嘴角抽了抽,这林皇后还真是会给自己找冠冕堂皇的借口。

“怎么,皇后觉得哀家没这个本事不成?”

“儿臣不敢!只是后宫不得干政,母后您——”

“是啊,后宫不得干政,你方才和颖妃再争监国的位置,那又是什么?皇后啊,皇后,你不要把其他人都当傻子!”太后说着眼神一凛,看的林皇后的心都不禁颤抖了一下。

林皇后低着头,心里却在暗暗诅咒,老不死的,尽会坏她的事情!

气氛凝滞之时,去月华宫取菊花的人也回来了。

“荣安,你和太医去看看。”

楚思雅点了点头,去看从月华宫取来的菊花。

楚思雅捻了一点菊花,放到鼻尖闻了闻,最后还弄了一点放入口中。

“启禀太后,这菊花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月妃娘娘这菊花晒制的确实不错。”太后检查完毕之后,高声说道。

太后皱着眉,没有再看太医,反倒是看向楚思雅,“荣安,你来说说。”

“跟这位太医的看法一样。月妃娘娘确实是有心了。”

月妃因为楚思雅这话心里忽的一跳,楚思雅清澈无波的视线扫向她,好似她什么都知道,让她不禁有些胆战心惊。

“荣安郡主可有法子让皇上醒来?”林皇后迫不及待的开口。

楚思雅放下手中的菊花,闻言顿了顿,不过很快恢复正常,“暂时没法子。”

“母后,您也听到了。荣安郡主也没有法子,照臣妾看,监国一事,势在必行!”

果然,林皇后最关心的还是监国。

楚思雅目光有些可怜的看着乾风帝,就算贵为九五之尊又能如何,看看,他出了事情,他的皇后,他的妃子,想到的,只有夺他的权利!竟然连一点关心都没有。

“皇后娘娘,此时最要紧的该是父皇的身子,监国之事——”

“你给本宫闭嘴!你算什么东西!”林皇后此时满脑子都是监国监国!哪里能容许别人来反对她!太后反对,她不能说什么,可慎王算什么东西,真以为他治好了双腿,也有了一争之力不成!

慎王紧紧握紧双拳,林皇后语气中的蔑视,让他心里恨极!可他的身份如此尴尬,他又能说什么。

太后倒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慎王,没想到最有孝心的,竟然会是慎王。

“好了,这监国的人选哀家已经有所决定了。”

“母后——”林皇后急切的看着太后,想要从她的嘴里得到她想要的。

颖妃冷哼一声,皇后平时没有那么愚蠢,可这次的所作所为真的是能用愚蠢来形容了!皇上昏迷后,生死未卜,竟然就忙不迭的要夺权,甚至还夺的如此明目张胆!

她怎么不想想,太后会愿意吗?就是自己和定王也绝对不会让林皇后如愿以偿!

“方才肃王的提议不错,皇帝昏迷期间,就由哀家监国吧。”

林皇后面色大变,她怎么都不能接受,她忙活了一大半天,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林皇后方才一点都不担心太后会真的选择监国。太后这些年过的真是太平静了,一直呆在慈宁宫,甚至都很少让六宫的嫔妃请安。

所以在林皇后的眼里,太后就是一个已经没有野心,想要颐养天年的老太太,她万万没想到,太后竟然会主动提出要监国!

林皇后还想再说些什么,朱齐佑拉住林皇后的手,对着林皇后摇了摇头,示意林皇后什么都不要说了,可林皇后哪里能甘心,她凭什么不说!

可是在看都朱齐佑警示的眼神,林皇后也不是傻子,想通了一切后,最终还是将话全都咽了下去。同时在心里不禁更加暗恨起太后,都是这个老虔婆!她真是恨死她了!

“皇后要是想跟哀家说什么后宫不能干政的话,那可以闭嘴了!皇帝当初登基,政局不稳,哀家也是帮着平定朝政过的!以前无事,哀家可以待在慈宁宫颐养天年,可如今,皇帝既然出事,哀家这把老骨头还没有老!就不允许任何人在哀家的眼皮子底下做什么小动作!至于皇后,你的那点小心思也给哀家收起来!”

太后的目光好像一道锋利的宝剑,一下子就看穿了林皇后所有的想法。

林皇后不甘的闭起嘴,棋差一招!真的是棋差一招!她应该先对付太后这老虔婆才是!

“皇帝现在昏迷不醒,先将御书房的奏章都给哀家搬到慈宁宫。其余个人都各司其职。哀家记得,皇帝昏迷前是让肃王好好操办肃王妃的丧礼是吧。”

肃王一喜,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是,不过现在父皇昏迷,孙儿——”

肃王迫不及待的想要表忠心。

可惜,太后没有给肃王这个机会,“既然是你父皇昏迷前的旨意,你就好好照办,想来你讲肃王妃的丧事操办好,你父皇知道后,也会欣慰的。”

肃王一惊,显然是没想到太后竟然会说这么一番话,她难道不该给自己一些差事,最起码现将自己原来的差事给自己啊!

肃王气愤的紧紧握着拳头,枉费自己方才还为太后监国说话,可转眼太后就翻脸不认人!

定王好笑的看着肃王,没想到肃王还真是天真啊,难道他以为太后会将他原来的差事还给他?做梦吧!

定王虽然遗憾自己没能得到监国的位置,不过在看到肃王吃瘪后,他心情别提有多好了!

她是没有得到监国的位置,可他原本的差事可都还保留着。不像肃王这没出息的,竟然只能给上官璇操办婚事!

这没有对比,就没有凸出啊!

跟肃王一比,定王顿时觉得他幸运极了!

“好了,从今天起,嫔妃轮流侍寝,就由皇后安排吧。太医也要随时安排太医伺候皇帝。”

“是。”

“是。”

林皇后和太医齐齐应道。

*

“啊!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好的机会竟然没了!那老不死的,怎么不早点死!以前还以为她只知道呆在慈宁宫里颐养天年,可她如今冒出来做什么!”林皇后一回到自己的寝宫,就将屋内所有的摆设都给砸了一地。

朱齐佑看着满地的狼藉,眼神微微眨了眨,不过很快恢复正常,想来是对林皇后这举动已经习以为常了。

“太后可没老。当初皇爷爷登基之初,可以说是内忧外患,皇曾祖母当年可是帮着皇爷爷平定前朝,那时候皇曾祖母的铁血手段,一些老臣如今提起来,还要称赞一句呢。”

“本宫是为你好!怎么,你竟然还帮着外人说话!”林皇后顿时气愤的看着朱齐佑。

朱齐佑无奈一笑,“皇祖母,现在去争确实是不妥。皇祖父能不能醒过来还不一定,万一要是皇祖父醒过来了,知道你在他昏迷后的所作所为,怕是——”

“连楚思雅都没法子了!本宫就不信你皇祖父还能醒过来!”

做妻子的,竟然一点都不希望自己的丈夫醒过来,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悲哀了。不过身在皇家,这一点很正常,朱齐佑已经一点都不奇怪了。

就像是他的母亲,是皇祖母的亲儿媳,自己这皇祖母不还是希望他母亲早点死嘛!

“荣安郡主没法子吗?未必吧。”朱齐佑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林皇后皱着眉头看着朱齐佑,她自然是听出了朱齐佑的弦外之音,“听你的意思,是说楚思雅有些法子让你皇祖父醒过来?”

“不确定。孙儿也只是猜的。可就算是猜的,那小的不能再小的几率也不能忽略不是。”

“要是你皇祖父醒过来知道本宫的所作所为,怕是会——”林皇后不禁喃喃的开口,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朱齐佑捕捉到林皇后眼中的杀意,眼神微微一闪,随即轻笑,果然在皇宫这种肮脏的地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杀害自己的夫君,又算什么了不起的!

“皇祖母,在皇祖父身边肯定有皇曾祖父的人,您只要一动手,皇曾祖母一定会知道。”

“万一呢?万一她不知道呢?”林皇后早就受够了现在的日子,此时她只想成为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可这只有她的孙儿成了皇帝,她才能成为最尊贵的女人!

“皇曾祖母的手段,皇祖母不用怀疑。孙儿不希望您冒险。而且,皇祖父醒来的几率说实在的,确实不大。您也没必要为了那么一点点的可能性就去冒险。”

“那万一呢?万一你皇祖父醒过来——”林皇后经朱齐佑这么一说,心里的杀念倒是消散了不少。

“万一?那就醒过来吧。说白了,您的所作所为其实也不算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就算皇祖父醒过来,也不能治您的罪。”最多是你的感官更差一点罢了。不过你在皇祖父心里的地位似乎从来就没有高过。

林皇后闻言点了点头。

朱齐佑见林皇后打消了这念头,不禁有些放心了,她不会再做什么蠢事,那他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了。

想至此,朱齐佑的眼底闪过一道精光。

慈宁宫

“荣安,你给哀家说实话,你皇帝舅舅到底怎么了!”太后一回到慈宁宫,就忙不迭的开口问道。

太后到底是太后,她能看的出,楚思雅一定是有事情瞒着她。不过,方才在,乾清宫,人多口杂的,她也不方便问,可如今,她立马坐不住了,直接让无关既要的人出去,直接开口问道。

楚思雅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对太后坦诚,“其实皇帝舅舅没事。”

“没事?什么叫没事?”昭慧长公主也担心乾风帝。原本听楚思雅说乾风帝暂时醒不过来,她就担心,可如今听楚思雅说乾风帝没事,顿时觉得奇怪起来。

楚思雅想了想,决定还是对两人说实话吧。

“其实皇帝舅舅确实是中了毒,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什么叫做中了毒,还没事?”昭慧长公主觉得自己越发的听不懂楚思雅的话了。

“娘可还记得,三年前云翎去边关,我去送他的时候,给他送了一堆的药?”

“记得啊!怎么可能会不记得!翎儿这次假死的药就是你那次给的,难道——”

昭慧长公主说着就反应过来,“你是说你皇帝舅舅也吃了你的药,所以才成了现在这样子?”

楚思雅点了点头。

“雅儿,你皇帝舅舅都吃了你什么药,那药会不会对他身体有害?”太后最担心的还是乾风帝的身体,万一出什么事儿,那该如何是好!

楚思雅连忙道,“皇祖母,您尽管放心,我配的药,绝对万无一失的。我当时担心云翎在边关万一中什么猛烈的毒药该怎么办。于是就研制了一种,事先服用,不会有任何作用,可只要中了毒,那药就会生效,开始解毒,不过只需要三天的时间。”

“还有这么神奇的药?”昭慧长公主不可置信的说道。她活了大半辈子,还没听说过这种神奇的药。

“哀家活了快半辈子了,也不曾听说过这样的药。荣安你的药,确实是一个神奇过一个。”太后也忍不住感慨的说道。

楚思雅“嘿嘿”笑了两声,她能说,她就是对这些乱七八糟的药感兴趣吗?

“你是说皇帝三天就能醒过来?”

楚思雅摇了摇头,“我看是需五天。因为皇帝舅舅爱服用了我配置的会让人陷入沉睡的药,所以皇帝舅舅会迟两天才能醒来。”

“胡闹!堂堂的一国之君,怎么都不知道好好的爱惜自己的身子!怎么尽胡乱吃药!也不知道哀家会担心!”

太后黑着一张脸说道。

“母后,皇兄这样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昭慧长公主不禁劝道。

“荣安,你可知道你皇帝舅舅是怎么中毒的?”

“对啊,雅儿,你皇帝舅舅到底是如何中毒的?应该将那下毒的人给千刀万剐才对!”

“是月妃。”

昭慧长公主拧着眉,不可思议的开口,“月妃干的、不可能吧。她的菊花,你和太医都看过了,没问题啊!难道是膳食?可这也不对,是御膳房做好送到月华宫的,要想在膳食中下毒,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显然太后和昭慧长公主的想法是一样的,于是都将不解的目光投向楚思雅。

“是菊花有问题。”

“太医为何看不出来?”太后的语气十分不满,显然是对太医的无用感到生气!

“月妃很聪明,事先将菊花用龙牙草浸泡过,龙牙草和鲜鱼一起服用,就会产生毒性,我想今日皇上用的午膳里面,肯定是有鱼。水月皇室用毒的本事也真是厉害,海幽香加上芙蓉花有毒,龙牙草加上鱼有毒,都是利用原本两种毫无毒性的东西,混在一起就产生了剧毒。这样最是让人防不胜防。”

楚思雅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一言落,太后和昭慧长公主都不禁沉默。

良久,太后才幽幽的开口,“雅儿,昭慧你们继续住在慈宁宫。既然皇帝五日后就会醒,咱们也好好看看他到底想如何!”

“是。”

“是。”

太后让留着,昭慧长公主和楚思雅只能乖乖的留在慈宁宫了。

突然,太后忍不住开口,“荣安,慎王的腿真的没有问题了?以后是不是也不会再残疾?”

楚思雅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太后会开口问这个,不过还是老实的点头,“是,慎王的腿绝对是没有问题了。这几年除了不能做一些太剧烈的运动,不要快走快跑,正常行走起来,绝对是跟一般人无异。”

太后点了点头,沉吟道,“若是将肃王的差事全都交给慎王,雅儿,你说如何?”

楚思雅一愣,万万没想到太后竟然会问她这个,“外祖母自有主张,雅儿不敢多说。”

事关朝政,楚思雅也确实没有闲工夫去掺和。不过楚思雅猜测,太后既然这么说了,心里八成就已经是做了决定了。

“皇帝还有五日就醒来,是到时候做决定,还是如今就给了慎王?算了,还是现在就给了慎王吧。没想到皇帝这么多儿子,最孝顺的竟然是慎王,至于定王还有肃王,哼——”

看来慎王是要出头了,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想道。

同时楚思雅忍不住好奇,要是肃王知道他的差事全都交给了慎王,他会是什么表情,肯定会十分令人欢喜。

肃王府

“啊!啊!啊!凭什么!凭什么那老虔婆竟然把本王的差事全都给了慎王那残废!是本王推举她监国的!真真是狼心狗肺!忘恩负义!”

肃王像是疯了一样将书房内的摆设全都砸了,要是此时太后在肃王面前,肃王连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王爷,隔墙有耳,小心传到宫里那位的耳朵里去。”肃王的幕僚连忙劝道。

肃王冷哼一声,“要是本王连自己的肃王府都不能彻底掌握,那本王真可以一头撞死了!”

“王爷,如今慎王接替您的差事,这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咱们要早想对策才是。”另一个幕僚说道。

不错,确实是板上钉钉了,尤其是他只能窝在肃王府给上官璇操办丧事,这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

“让慎王接替本王的差事?本王要让太后知道,慎王就是个残废,窝囊废!他能做好什么事儿!让咱们的都跟慎王对着干,处处给他使绊子!本王倒是要看看,他到底能办好什么差事!”肃王发狠似的说道。

------题外话------

谢谢红沙发举人投了2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