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情势逆转 被抓/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日子,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继续住在慈宁宫。

楚思雅看着太后有条不紊的处理政事,真心是要说一句佩服!

以前,她听人说过,乾风帝登基伊始,朝政混乱,是太后一手镇压前朝后宫,当时的情景,如今再想起来,众人都要称赞太后为“铁血娘子!”

楚思雅当时听着还有一些不以为意,心里还猜测是不是那些人在拍马屁!可如今看来,太后真真是担得上这“铁血娘子”的称号!

“你个丫头在想什么?”

楚思雅正想着入神,太后突然停下笔,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一愣,微微有些不自在的回答,“我在想外祖母真厉害!”

“你娘说的没错,你个丫头啊,这嘴巴确实是甜!”

楚思雅嘟着嘴巴,“我说的是实话。外祖母,我看的出来,您处理起政务是井井有条,当初您帮着皇帝舅舅平定前朝后宫,就立马放权,您不觉得可惜吗?”

楚思雅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将心里的疑问问出来了。

权势就像是毒药,只要你接触过,就会不可自拔的深陷其中,至死都不愿意放手,可太后曾经站在过权势的最顶端,她怎么会这么甘心放手?

楚思雅是真心想不明白。

太后凌厉的视线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剑一样直直的射向楚思雅。

楚思雅头皮发麻,太后对着她,一直都是和蔼可亲的,可从来没有用过这种要杀人的眼神看着她。

想来,是她方才的话太越矩了。

良久,在楚思雅都要顶不住太后的雷霆视线后,太后才收回视线。

“这个问题,怕是不少人都想不通。不过倒是没人像你这个丫头一样胆子大的竟然直接问哀家。”

“因为您是我的外祖母啊!”楚思雅眨巴着眼睛道。

太后无奈又宠溺的看了一眼楚思雅,“自古以来,在皇家有多少母子,就是因为争权夺利,而弄得母子情散!其实当初哀家也是不想放手的,怕你皇帝舅舅撑不起来。可当哀家看到你皇帝舅舅眼底的野心还有对权势的渴望的时候,哀家就知道,自己要是继续把持着朝政,怕是你皇帝舅舅要跟哀家离心了。”

“所以皇祖母您就急流勇退?皇祖母您在正确的时间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要是当时太后继续把持着朝政,楚思雅绝对相信,到时候她跟乾风帝的母子之情真的要因为一次次的猜忌而消散的一干二净。

“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决定?这话说的倒是没错,只是哀家对的你你皇帝舅舅,却对不起很多人啊!”太后说着,布满细纹的眼睛就流露出一丝哀伤。不过很快,那一丝哀伤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楚思雅知道太后是想到伤心事了,连忙转移话题,“外祖母,最近慎王表哥的差事办得可是有点困难啊!”

楚思雅最近一直跟在太后身边,关于朝政的事情,是想不知道都困难。

慎王自从接替了肃王的差事,几乎天天都有小事发生,然后这些小事情就源源不断的传到太后的耳朵里,楚思雅耳濡目染,也听到了一点。

“怎么,担心你慎王表哥?”

“没有,只是最近听得有些多了,所以才会问一句。”楚思雅对朝政的事情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方才只是有些担心太后,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话题,才会拿慎王说事。

“听得多了,是啊,就这三天,弹劾慎王的折子就不少。”太后说着就将视线投向放在一边单独拿出来的折子。

楚思雅目光闪了闪,那上面的折子上,可都是在参奏慎王的,反正总结概括一句话,那就是慎王从来不曾参与过政事,一下子让他参加政事,慎王没有能力做好云云。最后再来一句,还是希望能有由肃王来领导他们。

楚思雅在看到这奏章的时候,就忍不住冷哼,这事情要是跟肃王没有关系,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外祖母,难道您不打算帮帮慎王表哥?”楚思雅忍不住试探的开口道。

太后摇了摇头,“为何要帮?”

“慎王是您让他接替肃王的差事,若是他做不好,您——”不就丢脸了!这话楚思雅也就是在心里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哀家给了他这个机会,就是想让他证明自己的实力!在皇家,你若是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是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楚思雅一惊,随后便想通了。

“可慎王表哥原本是可以平平安安的活到老。”楚思雅不知不觉的就将心里话说出来了,等太后看向她的时候,她才忽的低下头。

“你是在怪哀家了?”

“荣安不敢。”

“其实你刚才的话也没有说错,确实,若是哀家不让他搅和进来,慎王是可以平平安安的活到终老,毕竟一个曾经天生残疾的皇子,是没有资格争夺皇位的。可哀家却偏偏将他给搅和进来。你知道,这是为何?”

楚思雅摇了摇头,她是真心不明白。太后的心思太深,不是她一个刚出茅庐的能够看出来的。

“那是因为哀家在慎王眼里看出了野心!你以为慎王就甘心平淡吗?慎王当初因为天生残疾,他受了多少人的白眼!就连贤妃给他娶得王妃,你也看到是个什么德性了,口口声声的嫌弃慎王,压根儿就不将慎王当一个男人!这一切的一切压在慎王的心里,你以为他会舒服?”

“不舒服。是个人都不舒服。更别提身为皇子的慎王了!身为皇子,他天生就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不过,外祖母,要是最后证明慎王不行呢?”若是慎王没有争的能力,可太后又将他给推了出去,很可能,这会让慎王以后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如今肃王一派的人不就处处在针对慎王。

太后浑浊的目光有些悠远的看向了远方,“机会给了他,这是哀家让他证明给皇帝看,他也是有一争之力的!若是他没本事把握不住这机会,那就继续做一个无所事事的王爷吧。”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话在皇宫同样适用啊!

楚思雅忍不住摇了摇头,现在确实只能看慎王到底有没有本事能够撑起来了,也是,若是他连肃王这一点点刁难都没法子应付,他也只配做一个闲散王爷了。

楚思雅跟慎王到底不是太熟,只是出于他曾经是自己的病人,才多问了一句。

如今既然知道了答案,楚思雅也没有兴趣再继续问下去了。

入夜,即将跨入年关,每一个夜晚,都变得十分寒冷。

冷风呼啸,似乎要吹破那薄薄的窗户,吹进人的心里似的。

楚思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这一夜,她心神不宁,总觉得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忽的,屋内突然亮堂起来,楚思雅惊的猛然做了起来,果然见窗外有火光闪过,楚思雅仔细看了看,应该是火把的光芒。

“郡主,不好了,慈宁宫外突然出现了好多人。”冷霜急匆匆的赶到楚思雅身边,急声说道。

楚思雅忍不住苦笑一声,如今是该说她感知危险的能力太强了吗?还真让她说对了。

冷霜见楚思雅有些发愣,忍不住为楚思雅披上了披风,然后沉声开口,“郡主,要不奴婢护送你出慈宁宫。”

楚思雅摇了摇头,“先别这么急。你得想想,外祖母不是吃素的,她的慈宁宫,哪里是这么容易就出事的。而且外面的情形都不知道,说不定是我们的势力强,已经控制住外面的情势了呢?”

楚思雅话落,慈宁宫彻底变得通明一片,窗外耀眼的火光照的人的眼睛都有些刺痛。

“郡主,您好像猜错了。这哪里是咱们的情势比外人高啊!明明是外人的情势比咱们强!”

冷霜不禁有些苦着脸。

楚思雅也不禁皱着眉,难道是她想错了?

“咱们先去外祖母那儿,我总觉得不会是这样。”

太后早早的去了慈宁宫的正殿,昭慧长公主陪伴在太后身边,虽然她脸色也有些苍白,可还是故自镇定着。

楚思雅难得的从昭慧长公主身上看到了作为长公主的气势!

“母后,咱们要不要先离开,儿臣担心万一——”

“没什么万一。昭慧你要记住,作为皇家中人,就算死也只能死在皇宫!”太后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一刻,楚思雅终于明白太后的铁血是表现在哪儿了,这一份气度这一份胸襟,都不是普通女子能够比的!

“啪啪——啪啪啪——”随着一阵拍手声,卫戎出现在慈宁宫的正殿。

一袭黑衣的卫戎好似与黑夜浑然一体,耀眼的火光照耀在他的身上,衬的他一张脸显得愈发的邪魅。尊华无比,邪魅至极。

楚思雅在卫戎出现的那一刹那,狠狠的皱着眉头,显然她对卫戎的出现感到十分不喜,阴魂不散,还有看看他嘴边的邪肆笑容,看着就让人心生不爽。

“不愧是大梁的太后,果然不是一般女子能够比的!有气度!有气魄!”

“水月太子,不是早早的就启程回水月了?如今怎么反倒出现在慈宁宫!”太后阴沉着一张脸,冷声开口。

“大梁太后应该是个聪明人,怎么现在反倒是问这种蠢话呢?”卫戎皱了皱眉头,邪气的开口。

“哼!水月太子确实是好算计啊!”太后阴沉着脸道。

可不是好算计嘛!先是杀死铁燕儿,嫁祸给云翎,挑起大梁和和西漠的不和。然后是让人挑拨上官冰,让她吃刺杀铁猛。最后还埋下了月妃这可棋子,让她给乾风帝下毒。

一桩桩一件件,可以说是环环相扣,天衣无缝!

不过可惜,每一件都不成,不知道卫戎要是知道事情的真相后,会是什么反应!

可当楚思雅的视线扫到里一层外一层,包围着慈宁宫的人马,不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难道乾风帝和云翎真的是棋差一招,所以让卫戎钻了空子?

“水月太子未免高兴的太早了!就算你一时间拿下了皇宫又如何,梁都的兵马可不止这么一点。到时候勤王之师反攻,水月太子,你只会输的一败涂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卫戎突然放肆的大笑出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太后的愚蠢!

“本太子方才还夸赞太后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豪杰,怎么如今就犯蠢了?本太子难道会做没把握的事情不成?本太子在距离梁都二十里外已经布置了五万兵马,就算有勤王之师赶来,又能如何?本太子手里有大梁皇和大梁的太后,他们能做的,唯一可以做的,就只有投鼠忌器!”

楚思雅感受到昭慧长公主的手正在不停的颤抖,于是楚思雅紧紧握着昭慧长公主的手,给予她力量。

她始终不相信,卫戎就真的这么轻而易举的占领了皇宫?真的是太容易,太轻松了?要不是知道乾风帝和云翎都还活着,楚思雅都要以为他们死了,否则怎么可能什么动作都没有!

楚思雅这么想着,整个人也忍不住恍惚起来,可她恍惚的样子落入卫戎的眼睛里,就成了楚思雅面临如此窘迫的境地还能继续保持镇定,这让卫戎邪肆的眼底闪过一丝赞赏。

“雅儿,不愧是本太子看上的女人,够镇定!”

楚思雅原本正在沉思,忽然听到卫戎的话,差点没让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这卫戎的脑子是被驴给踢了吧!叫她什么雅儿,还什么他看中的女人,被卫戎这么一说,楚思雅真心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站在卫戎身后了的若芙,眼底则是闪过浓浓的嫉妒,楚思雅,楚思雅!为何每次只要这女人出现,就会夺走太子所有的目光!

“卫太子,本郡主是有未婚夫的人,还请你放尊重一点。”楚思雅微微侧过身子,冷然开口。

卫戎倒是无所谓的笑了,“未婚夫?云翎已经死了,他算你什么未婚夫?”

卫戎只要一想到自己最想铲除的云翎死了,他的心情就莫名的好,尤其想到楚思雅是云翎生前最爱的女人,要是云翎知道自己接收了他的女人,不知道地底下的云翎会是什么想法。真是光想想,就让他浑身都热血沸腾起来了。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卫戎在想什么,否则肯定会说一句,真不愧是个大变态!这么恶心的事情,也亏得他想的出来。

“本公主活到现在,还未见过像你这般无耻之人!”昭慧长公主将楚思雅护到身后,冷冷的开口,这什么卫戎,实在是让人觉得恶心至极!

卫戎原本牵起的嘴角,微微有些下垂的趋势,还没有人敢这么骂他,这大梁的昭慧长公主胆子倒是大的可以。

不知想到了什么,卫戎又重新扬起邪魅的笑容,就连眼底也带着一丝残忍的笑意,“本太子不会责怪昭慧长公主的无礼的。毕竟昭慧长公主将来会是本太子半个岳母!”

半个岳母?这是什么东西?

“荣安郡主虽说是世间难有的奇女子,不过大梁马上要成为我水月的附属国了,所以荣安郡主自然是没有资格成为本太子的正妻了,不过一个侧妃的位置,本太子还是很舍得的。这一点,昭慧长公主尽管可以放心。等荣安郡主成了本太子的侧妃,昭慧长公主你自然也就是本太子半个岳母了!”

楚思雅心里不停的默念,当卫戎这混蛋在放屁,还什么让她当妾?楚思雅真想狠狠的呸死卫戎,他做梦吧!他的正妻,楚思雅都没有半点兴趣,能别提什么侧妃了!

若芙的嘴角则是牵起一抹得意的弧度,侧妃,说的好听了是侧妃,可说白了不还是一个妾!

昭慧长公主气的伸出一根手指颤巍巍的指着卫戎,欺人太甚!真的是欺人太甚了!这卫戎竟然混蛋的要让自己的女儿做妾!他不看看,他配吗!

卫戎的眼底闪过一丝寒光,“昭慧长公主你给本太子记住了。本太子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敢用手指指着本太子,念你是初犯,本太子可以网开一面。可这种荣幸也只有一次!请你好生记住了!”

“呸!你以为你算是什么东西!竟然敢威胁本公主!本公主告诉你,本公主不怕你这个小人!你想让雅儿当你的侧妃?本公主告诉你,做梦!就算本公主死了!你也休想得逞!”

卫戎的脸倏地阴沉下来,黑的似乎随时能滴出水来一般。

“来人啊,给本太子拿下她!”

话落,竟然无一人动。

楚思雅的眼眸不禁闪了闪,此时她很相信,卫戎今天的打算是实现不了了!

“你们都耳聋了不成!”卫戎显然是没有往他失败这方面想。厉声喝道。

很快,就有人行动了,不过不是遵从卫戎的命令,拿下昭慧长公主,相反是将剑放到了卫戎的脖子上,同时,齐一和若芙的脖子上也多了一把剑。

情势瞬间大逆转!

“水月太子,你怎么像是个缩头乌龟似的,老是缩在你的乌龟壳呢!你知不知道小爷我都等得有些不太耐烦了!”

将剑架在卫戎脖子上的士兵,突然将帽子拿开,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张风流至极的脸,那不是玉尧又是谁!

卫戎在看到玉尧的那一刹那,眼睛瞪得极大,显然是无法忍受,他竟然失败了的事实。

可更让卫戎吃惊的是,从大门外走进来的人,乾风帝!他不是已经中毒躺在床上!

要说乾风帝出现在卫戎眼前,这让他无法接受,那么接下来出现的云翎,则是深深的打击到卫戎了。

在看到云翎出现的那一刹那,卫戎的眼孔急剧收缩,不可思议的看着云翎。

一席紫衣,风华潋滟,一进屋,似乎就照亮了整个屋子。

为什么!为什么!云翎怎么还会活着!老天爷,这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云翎真的是他的克星,无时无刻都要毁掉他一切的谋算!

乾风帝疾步上前,来到太后的身边,“儿子让母后担心了。”

太后老眼含泪的看着乾风帝,“没事。哀家就知道,哀家的儿子永远是最棒的!”

乾风帝眼神一闪,拍了拍太后的手,随后在太后的另一侧坐下。

“水月太子不是正在回水月的路上?仪仗队还在回水月的路上浩浩荡荡的前进呢!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慈宁宫!”乾风帝无不嘲讽的开口。

卫戎死死的瞪着乾风帝,此时他要是再装作一无所知,那真的是连自己最后的尊严都丢掉了!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大梁皇何必明知故问呢?这次,是本太子棋差一招,本太子落在大梁皇手中,无话可说。不过,大梁皇,也别高兴的太早了!”

乾风帝似笑非笑的看着卫戎,可心里却燃起了一团怒火,别高兴的太早?呵呵,这卫戎年纪不大,可口气真是大的可以啊!难道他真以为这世上,他最厉害不成?

“大梁皇,你可别忘记了,西漠的四皇子铁猛还有公主铁燕儿,可都是死在你大梁人的手中。本太子在三天前就已经将铁猛和铁燕儿死在大梁人手中的消息传到西漠。”说到这,卫戎的眼底闪过一丝得意,“大梁皇,要不就由你告诉本太子,西漠皇要是知道他一双子女死在大梁人的手中,他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举全国之兵力对付大梁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应卫戎的不是乾风帝的变色,而是乾风帝得意的笑声,那笑声似乎是在嘲笑卫戎的白痴,是在嘲笑卫戎的愚蠢!

乾风帝也不知道笑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只是看向卫戎的眼神还是带着浓浓的鄙视,“水月太子,朕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是打不响的。”

卫戎压根儿不会往铁燕儿和铁猛两人没死这方面想,相反,他是确信,这两人绝对是死了!

“大梁皇不要死鸭子嘴硬!”

“死鸭子嘴硬?”乾风帝低喃了一句,随后拍了拍手,就有人抬着两副担架进来,担架上的人赫然是铁猛和铁燕儿。

铁猛因为身子还没有恢复,所以脸色苍白的可以,就算是躺在担架上,还是忍不住一只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伤口处。

至于铁燕儿,乾风帝对她的感官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对铁燕儿,只要保证她不死,其他的什么好吃好喝好用的,是什么都没有往铁燕儿身边送过!

铁燕儿在西漠可是金尊玉贵的公主,这次险些丧命,吃了假死药醒来以后,身体更是虚弱的时候,可什么补品补药都没有送来,而且她更是时时刻刻都在担心,她的事情是不是败露了。

所以铁燕儿除了身体没有养好,就连心里也是承受了极大的打击,这段日子,她过得真是有些人不人鬼不鬼了。

铁燕儿原本是全身无力,可是在看到卫戎的时候,眼底闪过深切的恨意,等到担架落下,挣扎着就要扑向卫戎,“卫戎,你竟然害我!我帮你做了这么多事情!你竟然让人害我性命!我今天跟你拼了!我告诉你,我铁燕儿不好过,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不过铁燕儿高估了自己,此生她就连爬动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无力的对着卫戎张牙舞爪。

卫戎看向铁燕儿的眼神扫过深深的厌恶。草原明珠?要是铁燕儿能代表整个西漠,怕是西漠早就亡国了吧!

楚思雅对眼前发生的这些事情,是毫不在意,此时,她满心满眼就只有一个云翎。

他好像更瘦了,面部的线条显得更加刚毅了。深邃的眼眸好似漩涡一般,能将人都吸进去一样。

云翎自从进了慈宁宫以后,视线也没有离开过楚思雅。

她变得更为清瘦了,一张小脸几乎也看不到多少肉了,让人见状不禁更加怜惜。

云翎默默在心里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对楚思雅,将她养的胖胖的!

要是楚思雅知道云翎正想着将她喂肥,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想法。

“卫太子确实好算计!不过本皇子也早就传信给父皇,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写的一清二楚了。所以卫太子的算计怕是要落空了。”

铁猛伤势未愈,强撑着说了这么一番话,已经有些受不住了,忍不住咳嗽起来。

一旁的侍卫见状,连忙取了药给铁猛服下。

卫戎的脸彻底黑了,犹如乌云蔽日一般,看不到一丝的明亮。

不过,人可能是气到了极点,反而就平静下来了,卫戎此时就忽的平静下来了。

“本太子棋差一招,输了。本太子无话可说。不过,大梁皇难道想要本太子的命?”卫戎一双邪魅的眼眸似笑非笑的看着乾风帝,他吃准了乾风帝是绝对没有胆子杀了他,所以才有恃无恐的。

卫戎虽然心机深沉,可乾风帝更是当了一辈子的帝王,心机手段比起卫戎来更是高了不少。只一眼,他就看出卫戎的想法了。

“卫太子可真是爱说笑,本太子怎么可能会想杀了卫太子呢!不过,朕只是想请卫太子在大梁做客一段时间,再跟水月皇谈谈条件罢了。”

做客,是作为人质留在大梁吧!至于谈条件?乾风帝这次要是不赚尽好处,打死卫戎都不相信!

可他如今处于弱势,他一个人,压根儿不可能从重重突围中离开皇宫!

“对了,看朕的记性,怎么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来人啊,把聘婷公主给朕带上来。”

楚思雅眉头一跳,娉婷公主?而不是月妃,一个称呼,却已经表明了乾风帝的态度了!

就在楚思雅愣神之间,娉婷公主就被带上来了。

娉婷公主一看到卫戎此时正被人拿着剑驾着脖子,面上闪过一丝惊慌,不过很快就恢复镇定。

娉婷公主就那么一直淡定的站在那里,似乎眼前的一切都给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朕跟水月皇谈条件的时候,会将聘婷公主一并送回水月,像这种随时想要害朕性命的妃子,朕可没福气消受!”

卫戎阴冷的目光射向娉婷公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娉婷公主吓得浑身一哆嗦,可很快就忍不住伤心起来,她到底做错什么了!

从前在宫里,她就像是一个隐形人一样的活着,只有他对自己好。她这辈子不求其他,只希望能和他在一起。

可等到她长大,自己这太子皇兄要利用她,就抓了自己爱的男人来逼迫她。

为了自己最心爱的男人,她只能陪着卫戎来到大梁,献身给一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男人!天知道自己当时觉得有多羞耻!

每一次对着那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老男人,娉婷公主只觉得想要吐!可每一次,她还得曲意逢迎,笑意盈盈的对着乾风帝,有没有人问过,她心里有多苦!

“不必了,既然已经将人送给大梁皇,本太子的父皇只绝对不会再将人接回去。大梁皇费心了!”

“皇兄,我可以留在大梁,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可以做!可我求求你了,你放过于昊好不好!”娉婷公主知道自己这次的事情办砸了,以自己这皇兄的性情绝对是很难放过自己,她不怕死,她只希望自己心爱的男人能好好活着!

这一次,卫戎没有拦着娉婷公主,任凭她开口。

楚思雅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娉婷公主,感情这娉婷公主之所以愿意来大梁和亲,是为了她的情人啊!

再一看,乾风帝和太后的脸全黑了!

楚思雅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也是,任谁听到这种丑闻,脸要是不黑,太阳才打西边出来呢!

尤其是乾风帝,方才是卫戎的脸黑的能滴出墨水,如今是恰恰想法,乾风帝的脸此时黑的是犹如乌云盖日一般。

楚思雅倒是很能够理解,毕竟乾风帝作为黄泥的,他可以不爱娉婷公主,可是一想到她作为自己的女人,竟然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才接近他,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忍受这种屈辱!更别提作为一国之君的乾风帝了!

而卫戎就是打着羞辱乾风帝的心思,才任凭娉婷公主在那里说。

“皇兄,我求求你!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乖乖去做!我只求你,可以放过于昊,我——”

有机灵的侍卫反应过来,连忙上前一个手刀劈晕了娉婷公主,方才他们是太惊讶了,所以就任凭娉婷公主在那里胡言乱语!

如今反应过来,第一件事,绝对是让娉婷公主闭嘴啊!这娉婷公主竟然敢给皇帝带绿帽子,这胆子也实在是大的没边了!

卫戎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娉婷公主,无用,连最基本的事情都做不好,这种人就是死了也是活该!不过她能给乾风帝难堪,这也算是立了一功了。

楚思雅不着痕迹的网旁边走了一点,她觉得此时的乾风帝恨危险,任凭哪个男人遇到这种事情都要发狂的,乾风帝此时也正处于这种状态。她还是远离危险区比较安全。

不过楚思雅太低估乾风帝了,卫戎也太低估乾风帝了,他们都以为乾风帝会发怒,会失去理性。

不过很可惜,乾风帝倒是出奇的镇定,仿佛方才怒火中烧的人不是他一样。

卫戎的眼底隐隐闪过失望的神色。

乾风帝见状,冷哼一声,卫戎这小子未免也太看不起他了!以为他会因为这么一个贱人生气吗?

答案绝对是不会!

“卫太子也真是够心狠手辣,竟然能如此利用自己的亲妹妹?”

“大梁皇何必将话说的如此难听呢?生在皇室,要么就做那人上人,要么就做那被利用之人。本太子从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乾风帝冷哼,确实,在皇家,要么就做人上人,要么就做被利用之人。可没有一个人像卫戎这么无耻的,连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使的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可是要委屈卫太子了!朕想,卫太子的武艺高强,朕为了防止你逃跑,要用铁链锁住你的手脚,想来卫太子一定能理解朕吧。”

“欺人太甚!我水月的太子怎能容你如此侮辱!”若芙挣扎着怒吼,毫无疑问,她的脖子上被剑划出了一道血痕,可她似乎都感觉不到痛一样。

这若芙对卫戎可真是用情至深,都到了这种时候,她满脑子里想的还是卫戎。

只一眼,楚思雅就收回了视线,成王败寇,既然输了,就该做好输的准备。

显然,卫戎也是这么想的。

卫戎冷冷的看着乾风帝,眼底带着滔天的怒火,不过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已然是无力回天了。

“大梁皇,这次是本太子棋差一招,输了,本太子认得起!可你也别太嚣张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你也会阴沟里翻船!”

乾风帝冷笑一声,“卫太子可得好好的睁眼瞧着,看看朕会不会阴沟里翻船了!”

卫戎冷冷的哼了一声。总有一天,他会报仇的,今日所受的屈辱,他一天都不会忘记!

乾风帝也懒得再跟卫戎纠缠,挥了挥手,就让人将卫戎一行人带下去。

卫戎在经过楚思雅的时候,眼神不禁一闪,“铁燕儿和铁猛至今都活得好好的,想来其中有雅儿的一份功劳吧。”

雅儿?楚思雅听着这称呼,眉头不禁皱的更加紧了。

卫戎显然是故意的,这么亲密的称呼,从卫戎的嘴巴里说出来,显然是让人觉得膈应至极。

“啪——”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昭慧长公主竟然毫不客气的狠狠的打了卫戎一巴掌。

很快,卫戎白皙的面庞上浮现出红红的巴掌印。

卫戎阴狠的眼神射向昭慧长公主,带着毁天灭地的怒气!

“看什么看!卫太子,成王败寇,输也得输得起!这不是你自己说的!你给本公主听好了,本公主的女儿绝对了不会嫁给你!什么侧妃不侧妃的,你更是不用想了!还有,卫太子作为水月的太子,想来应该是守礼之人,本公主的荣安有未婚夫,而且她的未婚夫活的好好的!他们也马上要成亲了!所以请卫太子注意一点,雅儿什么亲密的称呼,卫太子是没资格喊的!”

那一巴掌是昭慧长公主早就想打的,卫戎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调戏雅儿,她不打他,昭慧长公主都嫌对不起自己了!

“昭慧,卫太子是客人,你怎么能对客人动手呢?”乾风帝责怪的开口,只是他的语气里真的是听不出一丝的责怪。

“皇兄说的是,卫太子是客人,昭慧绝对是不会再对他动第二次手的!”

卫戎冷冷的看着乾风帝和昭慧长公主一唱一和的侮辱自己,在心里暗暗发誓,他一定会报今日之仇!

------题外话------

谢谢xwyy502投了一票5热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