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下聘 闹事/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公主府

自从抓住卫戎以后,楚思雅就和昭慧长公主回了长公主府。

至于后面的事情会如何发展,就不是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需要理会的了。

不过楚思雅也稍微长了一下耳朵,注意后面事情发生的动向。

乾风帝跟水月皇谈判,要水月与大梁接壤的三座富庶的城池,水月皇拒绝。

楚思雅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还真是十分奇怪,不是说水月皇十分宠爱卫戎这儿子吗?怎么就三座小小的城池都不愿意。

是他对卫戎其实没那么宠爱?还是在水月皇眼中,他的一个儿子不足以让他牺牲国家的利益。

不过这些也不关楚思雅的事情了,她听过一耳朵就放下了。

楚思雅现在和昭慧长公主忙着楚文豪的婚事。

乾风帝和太后都发话了,希望这次婚事能够大办,最近发生的糟心事有点太多,正好冲着这个机会去去晦气!

“雅儿,你大哥的婚事都交给娘亲就行了,你啊,最近还是得多操心操心你自己的婚事才是。”

楚思雅一听昭慧长公主说起她的婚事,脸倏地就红了,支支吾吾的开口,“娘,我的婚事还早着,没必要这么着急的。”

“什么早着!你大哥的婚事过后,就是你的了!嫁衣这些你可以不用自己绣!可好歹得绣个荷包给翎儿!好歹也算是你的一份心意!翎儿今日就要下聘了,你——”

“什么下聘?我怎么不知道?”楚思雅皱着眉头看着昭慧长公主,她是真不知道云翎今日下聘。

“原来你不知道啊!”昭慧长公主将语调拖得长长的,满是揶揄的口气。

楚思雅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昭慧长公主,“娘,您就会笑话我!云翎今日要来提亲的事儿,您都知道吧!您知道,都不跟我说!我到底是不是您的亲闺女啊!”

昭慧长公主伸出一根涂着艳丽蔻丹的食指狠狠点了点楚思雅的脑袋,“你要不是我闺女,那你还跟娘住在一块儿啊!”

楚思雅努了努嘴巴,她觉得她娘对云翎可比她要好多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云翎是她的亲儿子,她才是抱养来的呢!

不过这话,楚思雅也只敢在心里腹诽一下,要真说出来了,肯定没有她好果子吃!

“翎儿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翎儿在边关这么多年,他积累的财富怕是不必那些世家勋贵来的少!”

“娘啊,您应该好好担心担心喽。”楚思雅摇晃着脑袋道。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看着楚思雅,“什么意思?”

“娘,云翎给我的聘礼多,那您给我准备的嫁妆就绝对不能少啊!否则会让人笑话的!”

“你放心好了,你和你姐姐一样,娘从你们出生的时候,就给你们攒嫁妆了。不过你比你姐姐的还要丰厚一点,每次,娘只要一想起你,一出生就丢了,这心啊,就——”

昭慧长公主说着说着,眼底就不禁湿润起来。

楚思雅有些手足无措的拿出自己的帕子给昭慧长公主擦脸,“娘,不说这些伤心事儿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

昭慧长公主吸了吸鼻子,保养得宜的脸上露出一抹我温婉的笑容,“不说这些伤心事了,今日可是翎儿给你送聘礼的大好日子!”

“对了,娘,您给我准备这么多的嫁妆,将来两位嫂嫂心里会不会不舒服?”楚思雅突然开口道,不是她多想,而是有不少嫂子,都看不惯婆家人对嫁出去的小姑子这么好,纤柔郡主应该不是这么一个眼皮子浅的,可她的二嫂还没有定下来了!谁知道她会不会介意。

“她们敢!你和你姐姐的嫁妆,大多都是娘亲准备的!你两个哥哥只是添了一些,她们有什么资格嫉妒!”昭慧长公主忽的挑起眉头,不悦的开口。

“而且,若是你未来的两个嫂嫂敢因为这种小事计较,那她们也不配做你的嫂嫂了!要嫁进长公主府,第一个要求的,就是必须真心对你好!”昭慧长公主斩钉截铁的开口道。

楚思雅真心觉得幸福,她有一个处处为她着想的好娘亲。

*

今日梁都最繁华的街道,可是热闹的不行,不知道谁家下聘礼,这一台台的聘礼,竟然赛满了整条大街!

路上不少行人都在一旁议论,“真不知道是哪家下聘礼,你看看这都有多少抬聘礼啊!”

“是啊!真多!就连皇上娶皇后的时候,怕是都没有这么多吧!”

“你少胡说了!皇上娶皇后可是有整整一百八十八抬聘礼呢!这次忠勇侯给荣安郡主下聘,为了不越矩,所以就只备了一百八十抬。不过箱子里都是满满的,一点虚的都没有!”

“哟!老兄,你知道的不少啊!”

被吹捧的人,顿时昂首挺胸,“那是!我告诉你,我的远方亲戚可是忠勇侯府的小厮,我这里的可是第一手消息!要不,我今儿个怎么会起的这么早,来看热闹!你看,谁家下聘礼有这么大的阵仗!老子晚生了几十年,当年的纳后大典是没有机会见识到,不过如今这一场,不比当初的差!”

……

“切,这些升斗小民真是没有见识!竟然就被云翎那厮这么一点点的小把戏就给拉拢过去了!他们难道不知道,本小侯爷才是最厉害的嘛!他们等着看,等本小侯爷——啊!”玉尧正坐在一匹体格健硕的马上,听着那些老百姓嘴里不停的夸赞云翎,心里一时间有些不舒服,正愤愤不平的开口呢,就被人狠狠打了一下。

玉尧俊脸一抽,面色扭曲的看着老南平侯,“我说老头子,你竟然对我下这么狠的狠手!我是不是你的亲儿子。”

这次云翎就是请玉尧和老南平侯帮他下聘。

老南平侯吹胡子瞪眼睛的看着玉尧,“你有人家云小子有本事啊!你看看人家,这一百八十抬聘礼,没有一样是虚的!”

“不就是一百八十抬聘礼,小爷我又不是拿不出来!”

老南平侯冷哼一声,“你是拿得出来!可你娶谁啊!啊!啊!老子等你娶个儿媳妇儿,都等了多少年了!你看看人家云小子,找了个多好的媳妇儿,你再看看你!难怪云小子被称为梁都的第一美男子,你跟人家确实是没得比啊!”

要是其他人说这种话,玉尧也就生气那么一会儿,可说这话的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他竟然说自己不如云翎,他能忍受才见鬼了!

“老头子!有你这么埋汰我的嘛!我是你的亲生儿子啊!”玉尧咬牙切齿的低声吼道。好在,哪怕他再气愤,也还记得此时自己是在大街上,否则真是要跟老南平侯当街吵起来了!

老南平侯不屑的看了一眼玉尧,“你要是有本事,就赶紧给我找个儿媳妇儿,生个孙子,要是没本事,就少在这里大呼小叫的!老子听得头痛啊!”

“呸!不就是娶个女人!小爷我今天就给你找个儿媳妇儿!”玉尧气坏了,不就是找个女人嘛!以前他是嫌烦,如今被老南平侯挤兑的,他觉得自己要是不找一个女人,简直显得他太无能啊!

玉尧因为太气愤了,所以没有看到老南平侯得逞后,一脸奸笑的模样。

玉尧要是看到了,肯定要感慨一声,他这是什么爹啊!

老南平侯方才就是在故意刺激玉尧,说实在的,这些年,他想玉尧娶妻成家的念头是越来越深了,可偏偏这小子是一点都不着急,可他真是着急的不行了。

这次就是故意借着云翎那小子要娶妻的机会,好好刺激一番玉尧,依着玉尧处处好胜的性子,被他说的他处处不如云翎,能不介意?他只要介意了,就一定会上钩!

这不,玉尧不就主动要去找个女人成家了!

老南平侯一点都不担心玉尧会去找乱七八糟的女人,知子莫若父,自己这儿子眼界可是高的很!寻常女人可是入不了他的眼睛!

而且有云翎那小子娶的荣安郡主在前,玉尧怎么可能去找什么鱼目!

不过老南平侯自认为活了一辈子了,可也不能不说一句,荣安郡主确实是当世的奇女子了!可惜,自己这儿子不争气,没有抢过云翎那小子!

儿孙自有儿孙福,老南平侯也看开了,只要这野小子能安安稳稳的找一个好人家的姑娘成婚,他在有生之年能看到自己的孙子出世,他就真的没什么遗憾了。

玉尧心里正气氛呢,满脑子都在扒拉他的红颜知己,不过玉尧还真有些犯愁了,他的那些红颜知己,当知己还行,这要娶回家,他还真担心自己要被老头子给打断腿。

因为玉尧的红颜知己,大多都是青楼女子,他要是真娶回一个青楼女子,他爹不将他给剁了,玉尧都觉得是他的运气好了!

唉,玉尧忍不住想,难道他真的要娶那些跟木头似的女人不成?那些女人也实在是太无趣,看看云翎娶了这么好的女人,他总不能比他差吧!

玉尧这么想着,不禁开始有些心神恍惚。

忽的,他的马前闯进来一个人,直直的撞向他的面前。

玉尧显然没有想到会突然出现一个男子直直的撞向他的马!

眼看男子就要死在他的马蹄之下,被践踏成泥!

玉尧猛地紧紧拉住缰绳,身子微微向下俯,直接将眼前的男子抱入怀中,刹那间,玉尧只觉得自己怀中的男子特别柔软,鼻尖甚至隐隐传来女儿家的香气,再一看,那男子的耳朵上竟然有个耳洞,玉尧的眼底闪过一丝恍然。

原来不是俊儿郎,而是一个丫头片子啊!

不过这丫头片子似乎有些眼熟啊!

眼前的一切,发生在电石火花间,路上正在看戏的众人,也是一个个的睁大了眼睛,似乎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幕!

老南平侯原本见自己的儿子竟然抱着一个男人,大惊,不过老南平侯活了这么多年了,男人,女人自然是分得清楚的,定睛一看,自然也是发现了女子的身份。

“来人啊!赶紧抓住那小贱人!”

“看看那小贱人到底去哪儿了!”

很快就有一群凶神恶煞的打手来到玉尧面前。

显然领头的人似乎认出了玉尧,神色有一刻的僵硬,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而玉尧怀中的女子,则打手出现的时候,就将头死死的埋在玉尧的怀里。

玉尧看着恨不得直接缩在自己怀里的女人,真心是觉得有意思。

还没有哪个女人一见到自己,就恨不得直接埋到自己身体里呢!这女子还真是“热情”的可以啊!

玉尧知道怀中的女子到底是为何死死的埋在自己的怀中,可他就是要故意扭曲!

“玉小侯爷,不知——”

“不知什么不知!小爷我还要替忠勇侯到长公主府下聘,你们几个拦着做什么!”

领头的人显然是没有想到玉尧竟然会如此不给他们面子,神色都有一瞬间的愣怔。

不过玉尧却不再给他们机会,“还不赶紧滚!本小爷没那时间给你们瞎墨迹!”

“玉小侯爷,小的们都是林大学士府上的,小的们正在追赶一个逃奴,若是玉小侯爷侯有看到,可否匠人交给小的们?老爷也会对玉小侯爷感激万分的。”领头的人边说,边将视线投到玉尧怀中的女子。

玉尧明显感觉到怀中的女子颤抖的十分厉害,心里倒是起了逗弄的心思,“原来是林大学士府的逃奴?本小侯爷跟林大学士的关系向来不错,自然是乐意帮这个忙的。”

“玉小侯爷的大恩,我家老爷一定不会忘记!”领头的人忙不迭的开口道。

“可惜了,这里没什么林大学士府的逃奴,你们几个该去其他地方找找。”玉尧倏地变了脸色道。

领头的人显然是没有想到玉尧变脸竟然变得这么快。

“玉小侯爷,这逃奴就在——”

“既然是逃奴,肯定是有卖身契的吧!你们不会是想说本小侯爷这小厮是逃奴吧!若真是这样,你们赶紧将她的卖身契拿出来,本小侯爷也不想担这罪名!”

领头的人顿时着急了,什么卖身契不卖身契的,这什么逃奴压根儿就是一个幌子!这让她从哪弄什么卖身契去!

“玉小侯爷,您和我家老爷同是在朝的官员,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今日一定要拦着我林府的人不成!”

玉尧的眼睛倏地眯起眼,眼底闪烁着幽幽的怒火,“怎么?什么时候一个奴才也能来威胁本小侯爷了!看来林大学士府真是了不起啊!”

了不起三个字,玉尧咬的重重的。

“玉小侯爷——”

“你给本小侯爷闭嘴!小爷明确的告诉你,有本事,就将你口中所谓逃奴的卖身契拿出来,人就任凭你门带走,否则,赶紧给本小侯爷滚!”

领头的人也知道,再纠缠下去,怕是也搞不到什么好了,尤其要是事情闹大了,万一——

“奴才就不耽误玉小侯爷的事儿了。咱们走!”领头的人带着一群人离开。

“人都走了,你还要靠多久啊!”玉尧幽幽的声音在女子的耳旁响起,女子身子猛然一震,像是受惊的兔子似的,从玉尧的怀里出来。

玉尧似笑非笑大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相貌不是绝色,可却有一番楚楚可怜之感,脸色苍白,嘴唇不停的颤抖着,很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多——多谢小侯爷相救,冰——我这就离开。”

“你只要一离开,林学士府的人呢立马就会来抓你!”

女子的身子晃的更加厉害了。

玉尧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玉平,你带着这人一起走!人要是走丢了,有你好看的!”

玉平闻言,忙不迭的上前将女子扶下马来。

“你跟林学士府有仇?”老南平侯好奇的打量了一眼玉尧。

玉尧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他的儿子,从来就不是一个良善的!

玉尧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南平侯,“没为啥,就是想要多管闲事而已!”

老南平侯蠕动了一下嘴巴,很想说,这女子的身份不明,而且又跟林大学士府有瓜葛,谁知道以后会闹出什么事情,你就少多管闲事了!更不要看上这种一堆麻烦的女人!

不过,老南平侯转念一想,自己这儿子又没有开口说他喜欢这女子,自己要是这么大喇喇的说了,反而有些不好。

刚才林大学士府的人一直没有离开,原本他们想等到那女子落单之后,再去抓她,不过见玉尧竟然带着那女子走,心里也确信,这次是没有机会了,只能回林大学士府,然后再做打算了。

长公主府

玉尧这边热闹着,楚思雅这边倒是也挺热闹。

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有些无奈的看着跪在地下的楚思雨。

“长公主,荣安郡主,我知道我的要求是强人所难了。可我真的不能看着小翠落在楚文勇那变态的手上!楚文勇自从成了太监之后,整个人就越来越阴暗,在他的院子里,几乎每两天都要抬出一个——长公主,我求求你了,帮我救救小翠吧!”

楚思雨说着就死命的给昭慧长公主磕头。

“今日翎儿给雅儿下聘礼的大好日子,你要是在这里磕破头,是想让雅儿以后都不幸福不成?”昭慧长公主幽幽的声音响起。

楚思雨磕头的动作一顿。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今日是忠勇侯给郡主下聘的好日子。郡主,我求你了,作为一个女子,您也不忍心看着一个纯真善良的女子被楚文勇糟践吧!他压根儿就不是人,是畜生啊!”

楚思雅叹了一口气,方才,楚思雨没说完的话,她自然是听懂了,楚文勇那畜生成了太监以后,心里简直变态的可以,竟然每隔上一两天都要弄出一具女尸,死相,楚思雨虽然没有明说,可她也能猜得到了。

“我要是能帮这忙,说实在的,我会去帮。可不如你教教我,我该如何去帮?若是我直接将小翠要过来,你以后在楚国公府的日子怕是要难过了——”

“我不在意。郡主就直接将小翠要过去伺候吧!我不介意!真的,我不介意!只要小翠好,赵氏那里,我会找理由搪塞过去。”

“搪塞?你在楚国公府的日子怕是就怎么好过,你能怎么搪塞?赵氏能让你搪塞?受辱挨骂,甚至于挨打是肯定的!”

“我不介意!郡主,那时候我在农庄,那么苦的日子,我都过了!现在这一点点的苦日子,我不介意,真的,我一点都不介意!郡主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将小翠要到身边伺候吧。”楚思雨只觉得眼眶热热的,此时她是真的很想要流泪,可一想到,今日是楚思雨大好的日子,这眼泪她就怎么都不敢流下来。

楚思雅摇了摇头,“我去要,也未必要的过来。而且,你怎么不想想,小翠会同意这么做吗?你将小翠当做自己最亲近的人,我相信,小翠肯定也将你当做最亲近的人,她会同意,你为了让她安全,自己陷入危险吗?”

“郡主,我楚思雨对天发誓,只要你能帮我救下小翠,从今天起,我楚思雨这条命就是你的了!从今以后,您让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鞠躬尽瘁,——而后已!”楚思雨记着今日是楚思雅大喜的日子,不敢将“死”这个不吉利的数字说出来。

“好!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女子!小爷我欣赏!”

入耳,是极为动听的男声,可入眼,楚思雅却觉得碍眼至极。

入眼处,不是玉尧又是谁!

今日的玉尧打扮的格外喜庆,穿着大红绸缎福字纹衣裳,那叫一个喜气洋洋,可落在楚思雅眼里,就只有一个感觉,骚包!

在听听玉尧方才的话,就像是在调戏良家妇女一样!

楚思雅对玉尧的偏见已经是根深蒂固了!尤其是在第一次见玉尧的嘶时候,楚思雅对他的印象就不咋地。

这些年,虽然好了一点,可每次只要玉尧这不正经的调戏模式爆发,楚思雅对他就更加看不上眼了!

楚思雨显然也没想到玉尧会突然出现。对玉尧,楚思雨不陌生,她陪着楚玉亭参加宴会的时候,是见过玉尧的。可却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面对面后。

尤其是在看到玉尧眼中的欣赏,楚思雨只觉得别扭极了。

“好了,这是在长公主府!”老南平侯无奈的看了一眼玉尧,这儿子,怎么能当着昭慧长公主和荣安郡主的面就开始调戏人家小姑娘!尤其是这小姑娘还是楚思雅的亲妹妹!

玉尧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是真的很欣赏出楚思雨。

之前,他只是在一些宴会上,见过楚思雨,看她一直唯唯诺诺的跟在楚玉亭身边,也没怎么将她放在眼里,可刚才,听到她的话,玉尧是真的有些佩服楚思雨,一个女子,能够如此有情有义,确实是难得了!

“荣安郡主,其实楚小姐也是你的妹妹,只是帮她救一个丫鬟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答应又有何妨!”

楚思雅真想上前了捂住玉尧的嘴巴,你丫的什么都不知道,竟然还在这里信口雌黄,你是说给谁听啊!

“你不了解情况,你——”楚思雅要不是记得今天是她的好日子,她也想发火了!

可惜楚思雅的忍耐在玉尧眼里就成了理所当然,“荣安郡主,你想想,当初你在虎门关爆发瘟疫的时候,都能义无反顾的去照顾军中的将士,如今对自己的妹妹,你怎么能如此的无情呢?”

就在楚思雅忍不住想要爆发的时候,老南平侯开口了,“你个混小子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老南平侯气坏了,自己这儿子哪里都好,可惜只要遇到他喜欢的女人,这脑子就没有清楚过!

玉尧撇了撇嘴,他又没有说错好不好!不过在看到老南平侯一副要杀人的模样,他总算是闭嘴了,只是一双好看的眼睛在扫向楚思雅的时候,隐隐带着急迫感。

楚思雅懒得跟玉尧生气,今天是她大好的日子,要是跟玉尧生气,到时候气到的肯定是自己!

对楚思雨,楚思雅虽然没有对楚文豪和楚文煜,还有那至今未见过面的楚思文感情来的深厚,可楚思雅对楚文雨的姐妹之情绝对是比楚文勇和楚思影两个来的深厚多了。

可让她直接开口去要小翠,赵氏和楚玉亭一定会怀疑楚思雨,到时候楚思雨孤身一人留在楚国公府,她的日子怕是要不好过了,这才是最让楚思雅犹豫的地方。

忽的,楚思雅脑海中灵光一闪,“我记得伍氏如今回了娘家,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吧。”

当初楚文勇和文氏闹出这么大的丑事,伍氏直接带着儿子回了娘家,还带走了楚文勇唯一的儿子楚魁。

楚思雨不是一个笨蛋,显然是明白了楚思雅的话,可她脸上还是浮现出犹豫的神色,“可楚文勇和文氏的事儿,让伍氏全都看在眼里,甚至后面还闹出了楚文勇成了太监的事儿,伍氏怎么可能愿意回楚国公府!就是伍氏愿意,兵部尚书肯定也不愿意。”

“他们不愿意,没关系。只要让赵氏和楚文勇两个人愿意就行了,楚文勇如今成了太监,原本已经是断子绝孙的人了,这些日子以来,他怕是都快忘记自己还有一个妻子和儿子的事实了。妻子,他或许还可以不在意。不过照我猜测,就楚文勇成了太监后,这心理是彻底的扭曲了,对伍氏这妻子,他还是很稀罕的。对楚魁,他唯一的儿子,他怕是更加稀罕的不行。”

楚思雨的眼珠子拼命的转动,她似乎有些想通楚思雅的话了,“可万一,伍氏回来后,楚文勇了还是要小翠,那该怎么办?”

“不会。伍氏回来了,就绝对不会允许楚文勇再这么乌烟瘴气下去!伍氏可不是没有背景的女子,她的父亲可是堂堂的兵部尚书。”楚思雅和伍氏虽然交情不是太深,不过她能确定,伍氏是个传统的大家闺秀,对楚文勇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事儿,不知道还好,可要在她眼皮子底下,想要发生,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楚思雨是当局者迷,经过楚思雅的点拨后,顿时乌云拨开,脸上也洋溢起灿烂的笑容,真诚感激的给楚思雅磕了一个重重的响头,“多谢郡主。楚思雨这条命是您的了,以后但有差遣,莫敢不从。”

“起来吧。说来,你也是我的姐姐。”

楚思雨闻言,起身,在听到“姐姐”两个字的时候,身子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

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

“卑贱之躯,怎么配当郡主的姐姐。郡主抬爱了。今日是郡主大喜的日子,我也不好多留。只是最近楚国公回府的时间倒是越来越晚了。”

楚思雅让冷霜去送楚思雨出门,楚思雨在出门的瞬间,加了最后一句话。

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闻言,眼底都闪过奇异的光芒,不过昭慧长公主眼底瞬间就转化为鄙夷,显然是对楚玉亭的所作所为感到恶心!

玉尧的视线一直追随着楚思雨离开,这个女子他欣赏,有情有义,犹如青松翠竹一般坚毅,为了自己在意的人,竟然能豁出一切!

不错!不错!确实不错!

玉尧的眼底带着浓浓的欣赏。

从前,他总觉得这些所谓的大家闺秀都像是木头一样没趣,可如今,他发现不是这样。

“啊!老头子,你干嘛呢!”玉尧没好气的捂着自己的额头,一双漂亮的眼睛直直的射向老南平侯,显然是对老南平侯竟然突然袭击他感到气愤!

“哼哼!”老南平侯没有回答玉尧的话,只是冷哼的哼了两声。这死小子,以前不开窍没有娶妻的打算,可如今看上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刚才那个被林学士府追赶的女子,先不说她到底是何人,可跟林学士府有瓜葛,想来不是一个简单的。

还有如今这个,楚国公府的庶女!楚玉亭的女儿!他难道不知道楚国公府的地位敏感!楚思雨又不是昭慧长公主所出,要是娶了她,或者真跟她有什么牵扯,他们南平侯向来中立,也要因为这傻儿子给毁了!

玉尧不是傻子,只看老南平侯的眼神就猜到他是什么想法了。

老南平侯见玉尧总算是消停了,一颗心也算是放下了一点,转过头对着昭慧长公主道,“长公主,这是忠勇侯这次下聘的礼单,你看看。”

老南平侯将礼单递给昭慧长公主身旁的周嬷嬷,周嬷嬷又恭敬的递给昭慧长公主。

昭慧长公主结接过礼单,扫了一眼,不能不说,云翎这些年收集的奇珍异宝确实是不少,而且大多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这些东西的价值倒是还在其次,重要的是云翎对她女儿的这份心,就足以让昭慧长公主动容了。

“来人啊,将聘礼都搬进府库,一样样的清点清楚。还有这次真是麻烦老侯爷和小侯爷了,不如留下来吃一顿便饭。”

“长公主真是热情,其实小侄还真是有一件事情想要请长公主帮忙。”玉尧倒是毫不客气的开口了,说完后,还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看着昭慧长公主,那样子,真是有些贱贱的,让人看着就恨不得直接打散他脸上的笑容。

昭慧长公主一噎,没想到她才开口要留玉尧父子俩吃一顿便饭,玉尧倒是好意思的直接开口让她帮忙。

楚思雅要不是时刻提醒自己,玉尧这次是替云翎来给她下聘的,她真的都要发疯了。

看云翎找的都是什么人啊!这简直是个麻烦精!

其实楚思雅心里也清楚,云翎因为常年在边关,交好的大多都是一些老粗爷们儿!让他们来下聘,不太合适。

在梁都,云翎能说的上交好的,而且比较能上得了台面的就是玉尧了!

八成云翎也知道玉尧这人有些不太靠谱,所以才会特意请了老南平侯一起。

楚思雅知道,玉尧绝对不算一个坏人,可玉尧也是典型的贵公子!贵公子那些不好的习性,他身上也是全都具备了!

就像玉尧刚刚对楚思雨一样,玉尧方才会这么积极的帮楚思雨说话,要说是玉尧同情心泛滥,楚思雅才不信呢!

要不然大街上有这么多的乞丐,怎么不见玉尧同情心泛滥,去同情他们去!

不就是因为玉尧有些看上了楚思雨。而且,对玉尧这种人,楚思雅一点都不觉得他会是什么痴情的人,对楚思雨,他只会觉得一时间的新鲜,若是有更新鲜的,或者他对楚思雨的新鲜感过去了之后,楚思雨怕是在他心里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了!

楚思雅的心里头瞬间就转过了无数的念头,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了平静,“玉小侯爷还有什么事儿,想让我娘帮忙?正好让我也听听。”

楚思雅怀疑,玉尧这所谓的帮忙,会跟女儿有关系!

别提,楚思雅还真的猜对了!

玉尧见楚思雅应可,立马就让玉平将方才的女子带上来。

楚思雅在女子出现的一刹那,露出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真的是跟女人有关系。

别看那女子穿着男儿装,可楚思雅的眼睛可是毒的不得了,当初朱云女扮男装,可比眼前的人,易容的功夫要厉害多了,还不是让楚思雅一眼认出来了。

“在下——”

“姑娘还是直接自称吧,穿了男装,可不代表你就成了男人。”楚思雅淡淡的开口道。

可能楚思雅真的对眼前的女子有些偏见吧,一副楚楚可怜,似乎被人欺负了表情,这让男人看了,会让男人产生怜香惜玉之情,可抱歉,楚思雅看了,是一点怜香惜玉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

再加上,今日算是她的好日子,玉尧弄这么一出,真心是让她心里觉得不是很舒服。

所以怨屋及乌,这女子,也让楚思雅有些怨怼上了。

尽管知道这女子还是有些无辜的,可抱歉,楚思雅还觉得心情不好呢!

女子先是震惊楚思雅竟然能直接认出她的身份,又听到楚思雅有些嘲讽的话,脸不禁变得更加苍白,隐隐间有些手足无措之感。

昭慧长公主看着眼前女子的作态,心里也隐隐有些不舒服,今日是她雅儿的好日子,别让这有些丧气的女子给冲撞了吧!要不是这人是老南平侯父子带过来的,昭慧长公主都想直接赶人了!

男人和女人看问题的角度大多不一样,玉尧此时只觉得眼前的女子就像是一朵正被风雨摧残的花儿,是多么的需要人保护啊!

于是,玉尧维护的话也不自禁的脱口而出了,“长公主,这位姑娘真的很可怜,我遇到她的时候,她正被林学士府的人追赶。我这次带她来长公主府,就是希望长公主能够收留她。”

------题外话------

推荐好友天下风华的文文:婚然心动!

*

千年难得一见的落魄名媛:苏南浅。

苏家一夜衰败,苏母心脏坏死,公司的资金链断裂,投资也被全部撤回。

此时的苏南浅,在大雨中站在医院门口和插足者撕逼,并且还如火如荼。

撕逼正厉害时,前男友温情款款地替小三披上了外套,她一人雨中落魄。

狗男女正得意,安城第一贵公子池慕辰从天而降,拥她入怀,唤她浅浅。

*

坊间流传着一句话:池慕辰一跺脚,安城翻山倒。

女人们说到苏南浅三字的时候,鄙薄的脸上却满是妒意。

谢谢jeaidesisde秀才投了1张月票731299114秀才投了2张月票tenten10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