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甜蜜 交心/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差点一个没忍住,直接想把手边的茶盏扔到玉尧的脸上!

他丫丫的,今天是故意来找茬的,是吧!

林学士府,那不就是皇后的娘家!

先不说这女子和林学士府到底有什么瓜葛,但她如今只要沾上着女子的事儿,怕是就要跟皇后的娘家——林学士府,起纠纷了!

她要不是跟跟玉尧算是认识多年,都要怀疑,这玉尧是不是故意害她的了!

别说楚思雅生气了,就是周嬷嬷一个下人,此时也是气的不行!不过,她也算是看出来了,这玉尧就是一个典型的见了女人,就会被迷惑了心智的。

眼前的女子,身上那楚楚可怜,较弱造作的样儿,真让她想起,当年在宫里见到的妖娆美人!眼前女子的行事作风,真真跟那些狐媚子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昭慧长公主气的胸口起伏不定,要不是她还记得自己的身份,记得玉尧身份,她也想直接一个大耳刮子上去,扇死他!

“长公主,民女求你,收留民女吧!”眼前的女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下,对着昭慧长公主声泪俱下道。

“大胆!今日是我家郡主大喜的日子,姑娘你竟然当着我家郡主的面哭,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周嬷嬷厉声斥道!

女子的泪水硬生生的挤了回去,可那副柔弱却又故作坚强的模样,不禁更让人怜惜了。

起码玉尧就深深的动容了,下意识的就想为眼前的女子开口。

老南平侯及时拉住了玉尧,他以前觉得这个儿子稍微风流一点也没什么不好,可如今,他才觉得自己错了,这儿子在女人的问题上,这脑子好像就拎不清似的!

玉尧被老侯爷充满怒气的眼神看的一愣,其实他是真的很心疼底下跪着的女子,从她落入自己怀中的时候,他就觉得很怜惜,有一种女子,天生就是让人怜惜爱护的。

“长公主,小女冰凝是青州人士,家父是一家私塾的先生,家母早逝。是父亲含辛茹苦的将冰凝养大。父女二人相依为命,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了一点,可倒也过得去。

一次小女上街,正好碰到了林家的三爷,也就是挡箭皇后娘娘的弟弟,他——他竟然调戏民女。

民女原本想忍过一时就好了,可谁知道,第二日,林三爷竟然打听到了民女的家里,欲轻薄民女!民女的父亲就是为了保护民女才不幸丧命!”

冰凝说到这里,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身子也是颤抖的愈发厉害。楚思雅则是紧紧的皱着眉头,听着很像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可——

“玉小侯爷,听到了?人家姑娘这么可怜,你还是赶紧把人领回去吧!”就算这冰凝说的是真的,就算她真的很可怜,可抱歉,楚思雅一点都没有多管闲事的心情。

“荣安郡主,我家里就我和老头子两个人,我再怎么样,也不能领一个陌生的姑娘进府啊!”

玉尧倒不是怕林学士府的人来找麻烦,可他爹是个鳏夫,而他也还没有娶妻,这冰凝跟他进府,不就成了名不正言不顺的事儿了!

所以玉尧一开始就是打算将人塞到长公主府!

楚思雅要是知道玉尧的想法,肯定是恨不得直接喷死他!你妹的!你乐意英雄救美,在美人心里留给好印象,凭什么要将他们都给拉下去啊!

楚思雅深吸一口气,不断的跟自己说,不生气,不生气,没什么好生气!

可饶是如此,楚思雅的心头还是像有怒火在燃烧一般!

“长公主,民女如今只求能有一个安身之所,求求你收留民女吧!为奴为婢,冰凝也毫无怨言!”冰凝忙不迭的对着楚思雅恳求。

楚思雅一噎,她很想说一句,她不乐意好不好,她不想收这个丫鬟,难道又得被人逼迫的收下?

还有这玉尧也是,明摆着看上这女人了,怎么不把她直接带回去!

“郡主,这位冰凝小姐留在这里怕是不妥!”周嬷嬷忽然开口道。

周嬷嬷不畏玉尧冰冷的视线,一字一句的开口,“长公主,郡主,这位冰凝姑娘才丧父,而大公子即将娶亲,郡主也即将出阁,这万一有所冲撞怕是有所不好。”

楚思雅眼睛一亮,对啊,这个理由多好啊!这冰凝的父亲才去世,而他们家马上要办喜事,这冰凝自然是不适合住在他们家。

楚思雅真是越想越高兴,其实,这中间要不是夹着一个冰凝,楚思雅压根儿就不想管这什么冰凝不冰凝的!

“玉小侯爷,你听到了,我家马上要办喜事,所以是没法子收留这位冰凝小姐了。其实你把她待在身边也很好啊!别说什么瓜田李下的,惹人猜忌,你就让冰凝小姐女扮男装,到时候就没人发现了。”

楚思雅只想赶紧把这大麻烦给退出去,人家爱咋地就咋地,她是没有任何心情管!

“这——”玉尧有些犹豫了,不能不说,楚思雅的建议真的很合他的心,对冰凝,从她撞入他怀中的那一刻,看到她楚楚可怜的眼神,玉尧的心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可玉尧就算对这建议很心动,可他还是没有忘记自家老子,偷偷瞥了一眼自家老子,果然,他的脸几乎已经全黑了!

楚思雅好笑大看着玉尧,感情他也知道理他的老子会对他不满啊!不过这也不关她的事情,这什么冰凝对她来说,简直就像是从天而降的横祸!

等到老南平侯和玉尧离开,自然,他们还带着那个身世可怜的冰凝。

“周嬷嬷,你说那什么冰凝,怎么样?”楚思雅突然开口问道。

“不安分,是个有野心的。”周嬷嬷显然也是对冰凝的感官不是很好。

楚思雅挑了挑眉,看来如此想法的,不仅仅只是她一个人啊!周嬷嬷也不是很喜欢那什么冰凝!

“周嬷嬷怎么这么说,从哪儿看出来的?”楚思雅早就发现,这周嬷嬷可有一双厉害的眼睛,似乎什么事情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一样!楚思雅猜测,八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的外祖母才会选周嬷嬷陪在她娘身边吧。

“老奴在宫里带了几十年,什么没有看过。那个冰凝实在不是一个安分的,她每次说话,眼神总是若有若无的扫向玉小侯爷,一个刚刚丧父,就想着勾搭男人的女人,老奴——”周嬷嬷说着忍不住冷笑一声。

昭慧长公主也好像突然想明白似的点了点头,“周嬷嬷不说,本公主倒是还没有注意到。那什么冰凝每次说话的时候,那双眼睛确实一直若有若无的看着玉家那小子。”

“林三爷?本郡主好像记得他是林皇后的幼弟,据说是贪花好色,而且经常强抢民女。不过,那冰凝说的是真的?我怎么总觉得怪怪呢?”反正楚思雅就是觉得冰凝有问题,不过具体哪里有问题,她也说不上来。

“管这么多做什么!那什么冰凝以后跟咱们也没有关系!不用理会!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道。

今天玉尧硬是要将那什么冰凝塞过年,这让昭慧长公主想起了纤柔郡主,这个媳妇儿不就是被硬塞过来的!

当时的憋屈,昭慧长公主可以说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如今冰凝这事儿,又让她想起了当时的憋屈!

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的神色有些不好,于是连忙开口岔开话题,气氛总算是微微有些和缓。

入夜,天已经渐渐凉了,楚思雅的房间是早早的就烧了暖炉,整间屋子就跟春天一样的怒火。

身下是垫了几层的软床,身上盖的更是最上等的绫罗绸缎了制成的被子,舒适至极!

可楚思雅的心情却没有这么好,甚至是隐隐有些不快。

突然,楚思雅身子一僵,她竟然被人抱在怀中!

楚思雅差点高声叫救命了!不过好在,楚思雅反应过来,知道抱着自己的人是谁!

“你什么时候爱做贼了!闯了我的香闺一次不说,这一次更加过分,竟然直接跑到我床上!”

楚思雅怒气冲冲的翻过身,一双美眸不悦的看着云翎。

借着暗淡的月光,楚思雅能够清晰的看到方才抱着自己的人是云翎!

“我想你了。”

面对楚思雅的怒气,云翎只是情深的回了一句,“我想你了。”

楚思雅一噎,曾经那么闷骚的一个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甜言蜜语二楼。

心里顿时有些甜甜的,不过好在,楚思雅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立马就反应过来,伸出食指没好气的在云翎的胸口上戳了两下,“这不是你不守规矩的理由!下不为例!”

楚思雅嘴上虽然说着下不为例,可心里也知道,云翎这厮,想做什么,都不是下不为例的!

“雅儿,我今天好高兴。今日整个梁都的人都见证了,你楚思雅,是我云翎的未婚妻!我以后也是一个有家的人了!”

黑暗中,云翎的声音显得更加的低沉暗魅,楚思雅心里微微一动。家,对一般人来说是这么容易就能得到,可对云翎,却是那么难,尤其是云翎的家人都那么奇葩!

楚思雅一想到云翎的亲爹,竟然在云翎落难的时候,直接带着燕白,竟然说要替云翎娶她,真真是让她恶心的都要吐血了!

楚思雅紧紧拉着云翎的手,“都过去了。以后有我的地方,就是你的家!”

云翎的眼底闪过暖暖的光芒,亲了一下楚思雅的额头,“我知道。”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相互依偎着,什么话都没有说,隐隐有温暖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动。

最后还是云翎打破了沉默,“雅儿,今日的聘礼,你可喜欢?”

楚思雅原本还是很高兴的,也很享受这静谧温馨的时刻,可一听到云翎说聘礼的事儿,她就不自禁的想到了冰凝的事儿,这让他浑身都在冒火了!

“你还好意思提!”

楚思雅说着就恨恨推开了云翎,别过身子,看都不再看云翎一下。

云翎顿时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雅儿,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你当然做错了!你让玉尧替你送聘礼,这就是最大的过错!

其实楚思雅也知道自己这样子迁怒云翎有些不好,可她只要一想起玉尧的所作所为,整个人就像是吃了炮弹一样!

楚思雅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美眸直视着云翎不知所措的黑眸,“你是不是还不知道玉尧干了什么好事?”

“玉尧?他虽然平时有些玩世不恭,不过在大事面前他还是很拎得清的。雅儿,难道是玉尧做错了什么?”

楚思雅这才噼里啪啦的将玉尧做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跟燕翎说了。

楚思雅越说越气愤,看着云翎的眼神也是有些不善了!

云翎闻言,倒是忍不住沉默了,“玉尧这么做,我是能理解的!”

楚思雅闻言顿时没好气的看着燕翎,他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做玉尧的做法他是能够理解的,那他以后遇到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子,是不是也要同情心泛滥,然后开始帮人啊!

楚思雅这么想了,嘴巴里酸溜溜的话也忍不住一句句的冒出来了,“我可从来没见你这么善良过啊!以后你要是遇到跟冰凝一样的女子,是不是也要跟你的好兄弟一样,对人家体贴入微啊!”

云翎无奈的看了一眼楚思雅,似乎是在责怪她,怎么能这么想她。

“雅儿,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清楚?”

“谁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知人知面不知心!说的八成就是你这种人!你跟我说实话,你心里要是一点邪念都没有,怎么会赞同玉尧的做法,说明你心里也有这样子的想法!”

楚思雅嘟着嘴巴,不悦的开口道。

云翎叹了一口气,紧紧拉着楚思雅的手,低声说道,“我理解玉尧这么做,是因为我了解玉尧这个人。在大事上,他是不会含糊,可要是遇到女人的事儿,不是我这个兄弟要拆他的后台,他的脑子确实是很少清醒过。”

楚思雅闻言点了点头,心里总算是舒服了,看来云翎的脑子还是挺正常的,知道他那个好兄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总觉得那什么冰凝有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疑心太重了。按理说,她父亲去世,她又被林三爷逼迫,应该是个很可怜的女子,可我对她就是同情不太起来。”

楚思雅嘟着嘴巴道。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需要管。”云翎伸出大手,宠溺的揉了揉楚思雅的头发。

楚思雅挑了挑眉,好奇的看着云翎,“听你的意思,是没打算管玉尧这档子事情了?”

“他该在女人身上好好栽一个跟头了。玉尧不是一个长情的,他也不愿意定下来。他可能今天见到一个女子,对她稍微有些好感了,就掏心掏肺的对她好。但他也有可能,第二天再见到一个女子,又对她有好感,又掏心掏肺的对另一个女子好。”

楚思雅努了努嘴,“你可真是了解玉尧,说的还真是不错。今儿个,他看到楚思雨的时候,眼睛几乎都放光了!可没一会儿,等那冰凝出现的时候,他又满心满眼都是那什么冰凝!”

楚思雅其实有些想不通玉尧到底事怎么想的。

好,就当男人花心吧,玉尧也是个花心的男人!可他花心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先是看到楚思雨有好感,等到冰凝出现的时候,间隔甚至都不到十分钟,他这哪里是花心啊!简直是花心的没命了!

可你要是说玉尧是个渣男,偏偏对每个女子,他都是付出了真心的,否则他也不会在知道楚思雨的情况以后,一而再再而三的为她说话了。还有冰凝,玉尧不是不想收留她,让她留在长公主府,说白了,是为冰凝着想,可楚思雅对玉尧就是喜欢不太起来。

“幸好,你没有近墨者黑,否则我肯定不要你!”暗夜中,楚思雅嗔了一眼云翎。

“我不会给你不要我的机会。”

切,这男人倒是够自信的,楚思雅忍不住撇了撇嘴。

“玉尧的事情你真的不管了?我总觉得,他怕是要在这冰凝的身上栽一个大跟头。”

不知道为何,楚思雅这个念头倒是深的不得了,总觉得玉尧会为了他的放荡不羁栽一个大大的跟头。

云翎好笑的看着楚思雅,“你方才不是还一副希望玉尧栽一个大大跟头的样子,怎么如今倒是为她担心了。”

楚思雅没好气的握紧粉拳,打了云翎的胸口一下,“你少来,玉尧是你好兄弟,我就算讨厌他,也没希望他倒大霉好不好!你少诬赖我啊!”

楚思雅顿时不依的开口。

云翎好笑的用他的大手包着楚思雅的小手,“冰凝的事情,我会去查一查,只是青州离梁都到底是有些距离,怕是要耽搁不少的功夫。”

楚思雅忽的想起一件事儿来,“不对啊,我记得我当初让你帮忙查一查单云,你不会敷衍我吧!”

这都过了多久啊!也没见云翎有什么消息,楚思雅真是越来越有一种,云翎在敷衍她的感觉了!

“你吩咐的事情,我哪里敢不放在心上啊!只是你给我的信息有错误。”

“什么我给的信息有错误?”楚思雅挑起眉头,不解的开口。

“你说单云兄妹是淞州人士。”

“对啊。这是我二哥说的。”楚思雅大方的点了一下头,她的记忆可是很不错,肯定是不会记错的。

云翎无奈的看了一眼楚思雅,“单云兄妹在淞州的户籍,是很早以前迁过去的,可之前,他们的户籍不在淞州,具体在哪儿,我还在让人查。”

“不在淞州?”楚思雅紧紧皱着眉头,要知道一个人的户籍可是十分的重要,压根儿就没有必要换来换去的。

“你为何这么关心单云兄妹的事儿?”云翎自然是不会相信楚思雅喜欢单云,可看到楚思雅这么操心单云的事儿,这心里就隐隐有些不舒服,他希望楚思雅心里眼里,最好满满都是他!

楚思雅倒是没有想这么多,直接将自己的怀疑跟云翎说了。

“你怀疑冯少夫人的流产和单云有关系?可他们两人似乎无冤无仇。”云翎之前还以为,楚思雅让他去差单云,是因为他和楚文煜的关系太近,有些不放心,可他真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听到这么一出。

楚思雅拧着眉头,眉眼间是满满的纠结,“你不懂,这是女人的直觉,女人的直觉你懂吧。任谁都不会将子媛流产的事儿和单云联系到一块儿,可我就是有种感觉,觉得子媛流产的事儿,跟单云有联系。”

楚思雅说完,就看到云翎一副憋着笑的模样。俊美的五官因为忍耐而变得有些扭曲。

“你这是什么表情!是不相信我了!我告诉你,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尤其是女人的第六感,往往都是十应九准!”楚思雅顿时没好气的对着云翎挑眉说道。她说的都是实话好不好,凭什么不相信她啊!

“噗嗤——”云翎到底是有些忍不住了,直接将头搁在楚思雅的肩膀上,笑出了声。

要是平时,楚思雅还会因为云翎笑的这么开心感到舒心,可如今舒心没有,有的只有满满的怒火!他这是不相信她的第六感了!

云翎实在是有些忍不住,楚思雅口中的什么女人第六感,他不是很听得懂,不过也能猜到个七七八八。可楚思雅那一副认真的就像是捕快破案似的神色,真心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太有意思了。

楚思雅被云翎这么笑着,反倒是没有脾气了,等云翎的笑声逐渐消失后,才开口,“你笑够了?”

云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于是从楚思雅的肩膀上将头移开,然后充满歉意的声音响起,“抱歉,我方才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少来,爱笑就笑!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就是觉得那什么单云不对头。子媛的流产肯定跟他有关系。”

楚思雅原本还有些不确定,可一听云翎这么嘲笑自己,哪里还忍受的了,直接斩钉截铁的下结论了!反正到时候要是不准,也没有什么关系,自己背后猜测单云了,那又咋地,不会有任何的事情!

云翎看着楚思雅一脸认真的模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将楚思雅搂进自己的怀中,无奈的开口,“你放心,我会继续帮你差单云。”

“怎么,不担心我的了猜测是错误的,不担心我冤枉好人啊!”

“错了就错了,你又不是审案的官员,就算猜错了,也不会给单云造成任何的损失。”云翎颇不以为意的说道。

楚思雅将脸埋在云翎的怀里,她就喜欢这样的云翎。不管自己做什么,他都会义无反顾的站在自己身边,这样的感觉她喜欢,这样子会让她觉得很舒服!

“雅儿,我们还有一个多月才能成亲。”

云翎颇有些怨念的声音响起。

“我及笄那一日,嫁给你,难道不好?”

“我想早点将你娶回家。”在说到家这个字的时候,云翎总觉得很温暖,这个字就在他的舌尖上不停的旋绕,让他的心也不禁颤抖。

楚思雅埋在云翎的怀中,听着他有力的心跳,这一刻,她只觉得特别的安定。

之前,她还想着,嫁给云翎之后,暂时不同房,不过想想云翎在古代,都已经算是大龄青年了,而且都还是个处男,这在现代简直是不能想象的。

这么一想,楚思雅就不好意思再让云翎不沾荤了!

“云翎,我们成亲以后,能不能暂时不要孩子?”这是楚思雅一早就想好的,只是最开始,她还想着不能跟云翎同房。

楚思雅明显感受到云翎的身子一震。整个人似乎都带着难言的悲伤。

云翎漆黑的同谋复杂的看着楚思雅,她是不愿意为他生孩子吗?还是她心里其实压根儿就没有自己,否则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楚思雅被云翎的眼神看的浑身一震,一种恐惧感自心头涌起,楚思雅连忙解释,“我不是不愿意给你生孩子。只是我跟你成亲的时候,我才十五岁,要是生孩子,会很危险。等到我十八岁了,也发育好了,到时候生孩子就没有问题了。”

“真的?”云翎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刚才他可能是有些太绝望了,所以在听到楚思雅的解释之后,他甚至都还有些不确定。林

云翎忍不住自嘲一笑,他什么时候,竟然会变得这么患得患失的。

“当然是真的!我是个医者,还有人比我更懂得这些嘛!云翎,我很想有跟你的孩子,最好咱们能生一儿一女,男的像你,女的像我,到时候我们一家四口在一起,那才是最幸福快乐的一家人。”

在说到她和云翎未来的孩子,楚思雅的美眸中也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她和云翎的孩子,一定会是这世上最可爱的孩子!

“一二一女不够,我跟你起码要有七个孩子。”云翎咬着楚思雅的耳朵说道。

楚思雅顿时没好气的捶了一下姈的胸膛,“还七个孩子呢!你当我是猪啊!不对,就是猪也没有那么能生的好不好!还有你以为女人生孩子很容易啊!女人生孩子等于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什么叫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要是这样,不生了,不生了,我此生,只要有你陪在和身边就足够了,有没有孩子,我不在意了,真的不在意了。”云翎紧紧抱着楚思雅,似乎是想要将她揉入自己的骨血之中。

楚思雅回抱着云翎,然后轻轻拍了拍怀中这个此时满身不安的男子。

“你放心,女人生孩子虽然有危险,可那么多女人都生了孩子了,不都还活的好好的。而且我是一个医者,我肯定不会让自己出事的!我啊,还要跟你白头到老。要是我真的出事了,你再去找另外的女人,我可真是要哭了!你也别想存着要找另一个女子的心思!你云翎此生都只能是我楚思雅一个人的!”

谁说只有男人霸道,占有欲强,其实楚思雅觉得自己的占有欲也很强,她只要一想到云翎以后会有其她女人,心里就一阵阵的反酸,无法忍受。

“不。我不要你有危险。哪怕我此生都没有自己的孩子,我也不所谓。”

楚思雅抬头,死死的看着云翎,似乎是想要看出云翎开玩笑的痕迹。

可她盯了云翎好久好久,从他深邃的犹如一拳古井的黑眸中,看到的,唯一能看到的,都只有认真。

楚思雅曾经听过这么一件事,丈夫在妻子生产之后,看到妻子掺产后苍白的面容,动容的抱着妻子许诺,他们就只要这一个孩子,再也不要妻子生孩子了,他不想再看到妻子因为生产而面临危险。

楚思雅忍不住将云翎代到男子身上,不过她觉得云翎比故事中的男子更让人心动。

因为故事中的男子和妻子已经有了自己的亲生骨肉,而云翎和自己都还没有成亲,孩子更是没影的事儿!可云翎竟然能开口说,以后都不要她生孩子。

古人注重传宗接代,云翎已经异类到愿意答应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如今更是能为了她,不要孩子。

楚思雅讨厌玉尧,其实很多时候,她都知道,这是没有道理的。玉尧的花心,见一个爱一个,这在她这个现代人的眼里,是觉得很难以忍受,可玉尧是土生土长的古人,他接受的教育是男子三妻四妾所以他的所作所为,在大多数人眼里都事很正常的。

相反,像云翎这样的,才叫不正常。

楚思雅突然发现,她的一生真的是满足了。云翎对她很好,这辈子,不,应该算上上辈子才对,前世今生,她能有云翎这么好的男人,真的是知足了,无憾了。

“我想要孩子好不好!我告诉你,一个女人要是不能有自己的孩子,那是不完整的我才不要当一个不完整的女人!”

“可生孩子会有危险。”云翎喃喃的开口,此生能有楚思雅陪伴在他身边,他真的已经很满足很满足了。其他的,他已经不敢奢求了,云翎担心自己奢求的太多,最后老天爷会看不惯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收走。

“做什么事情没有危险?你在边关保家卫国,难道没有危险?我只不过是生一个孩子罢了,能有什么危险。你不看看我娘,她可生了我们兄弟姐妹四个人,不还好好的,所以啊,你是操心太多。我告诉你,云翎,我楚思雅这辈子,一定要有自己的孩子!要是你不愿意跟我生,那我就——”

“你就怎么样?跟其他人生?”云翎说着,一张俊美无俦的脸似乎月色融为一体,黑的吓人。

“嘻嘻——既然不想我跟其他男人生,你就乖乖的同意。况且,又不是成亲以后就生孩子。等到我十八岁,都发育好了,到时候生孩子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楚思雅信誓旦旦的开口。

“我害怕。”

楚思雅一震,显然是没想到会从云翎的嘴巴里听到害怕两个字。

楚思雅忍不住想,云翎在边关指挥千军万马,多少次在战场上浴血奋战,多少次险些丧命,那时候不曾在云翎的嘴巴里听到“害怕”两个字,可如今他竟然害怕自己生孩子,要是别人听到云翎这话,怕是要笑掉大牙,可楚思雅听到这话,有的,却只是感动。为自己找到这么一个绝世好男人而感动。

“我的云翎是这世上最棒的男子!他不应该有害怕的事情。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生孩子,没什么大不了的。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况且,你不觉得我们很傻吗?我们如今都还没有成亲呢!谈什么生孩子不生孩子的,要生孩子,也得等到我十八岁的时候再说!你到时候可不要因为其他人的闲言碎语,说我是什么下不了蛋的母鸡!就想着纳妾啊!你要真敢这么做,我一定饶不了你!”

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盘算起来,自己十五岁嫁给云翎,一直到十八岁才打算生孩子,十八岁还只是打算生,什么时候怀上还是一个大问题呢!

到时候那些闲言碎语肯定是要传出来,她可不想让人说成是不下蛋的母鸡!

“谁敢!我一定拔了他的舌头!”云翎满是戾气的声音响起。

楚思雅闻言开心了。有这么一个随时随地都为自己着想的男人,她这辈子真的值了。

“对了,卫戎的事情怎么样了?水月皇还是不愿意拿城池将卫戎理给赎回去?”

“问他做什么?”云翎倒是不怀疑楚思雅和卫戎之间有什么,可是他只要一想到卫戎觊觎楚思雅,甚至还在他面前说些似是而非的话,这就让云翎感到很不舒服。

楚思雅伸手环住云翎的腰,有些闷闷的开口,“希望他赶紧滚回水月!一想到他还待在梁都,我都有一种不能呼吸的感觉。”

“不能呼吸吗?来让我看看。”云翎说着就往楚思雅的唇上靠。

楚思雅一惊,这才反应过来,她这算是被云翎给调戏了,顿时没好气的打了云翎两下,“以前觉得你高大冷,可如今才知道,你哪里是高大冷啊!简直就是个流氓!”楚思雅觉得自己亏大发了,云翎这厮太无耻了!她有些后悔上了贼船!

“不许后悔!这辈子你是我的人,下辈子也是我的人,永远都别想后悔!”

楚思雅目瞪口呆的看着云翎,这人也太牛了吧,她那后悔的情绪只是一闪而过罢了,他这狗眼睛就能看出来?

“谁后悔了!少胡说八道!”就算后悔了,也不让你知道,就你这么个小心眼的,要是知道了,还不要好好教训她!她才没有这么傻呢!

云翎好笑的看着楚思雅故作别扭的模样,一时间,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要是从前,在没有遇到楚思雅的时候,有人跟他说,他这辈子会这么喜欢一个女人,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可如今怀里的人儿这么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真心是让他感受到无限的幸福和满足。

“好了,那么晚了,你就赶紧睡吧。”

“你呢?”

“我在这里等你睡了再回去。”

楚思雅摇摇头,“你给我回去睡觉。这段日子你也是忙得脚不沾地,真当我不知道?等我睡着了,再回去,你得少睡多少时间。现在你赶紧走,你走了,我就睡了。”

云翎无奈的看着楚思雅,似乎还想争一争,不过楚思雅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暗夜中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云翎。

云翎无奈,翻身下床,又仔细的给楚思雅盖上被子,这才离开。

楚思雅确定云翎离开后,身子立马移到云翎方才躺的地方,闻着云翎的气息,只觉得安定,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题外话------

推荐推荐好友月光的文,摄政王绝宠之惑国煞妃

颜如玉,权门颜家的天之骄女。

却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一生受尽苦楚。

双眼被刺,双臂被斩,容颜被毁,最终沦落成为众人观赏的怪物。

一切因她看错了人,也爱错了人。

苟且偷生三载,只为护她唯一至爱。

可亲生子被当成玩乐的工具,痛苦的惨叫在她耳边响起时。

她亲自杀死自己忍辱三年所保护的爱子。

斗兽场上,泣血咒怨。

如有来世,倾尽所有,不死不休!

传言

楚家庶出次女眼盲无用,是个累赘。

可又有谁知,她洞若观火,乾坤在握?

弹指之间风华显,顷刻之时江山覆。

一代骄女的死去,是另一个传奇的开始。

本文权谋文,一生一世一双人,无虐,可放心入坑!

谢谢694574542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