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 楚文豪大婚/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楚文豪和纤柔郡主成婚的日子。

昭慧长公主心里虽然对这门婚事,心里还挺膈应,不过该有的礼数是一样没少,聘礼什么也是准备的好好的,绝对让端王妃找不出什么话来。

整个长公主府也是布置的喜庆非凡,到处都挂满了红绸,甚至连长公主府的下人也穿上了大红的衣裳。

“娘,今日好歹是大哥大喜的日子,你笑的再开心一点啊!”昭慧长公主绝对没有哭丧着一张脸,可是嘴角边的笑意也没有多灿烂。

昭慧长公主斜睨了一眼楚思雅,“娘能不哭丧着一张脸已经很好了!”

楚思雅努了努嘴巴,知道自己的娘亲还是过不了心里的一关,哪怕她因为纤柔的一番话,有所感动,可要昭慧长公主消除心里的心结,还是很有困难。

楚思雅见状,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她娘既然不想笑,又何必勉强她呢!

不知想到了什么,昭慧长公主忽的皱起了眉头,“对了,今日楚国公府那群人没来吧!”

昭慧长公主虽然有些不待见楚文豪和纤柔郡主的婚事,可也绝对不希望楚国公府的人来搅局!

楚思雅一听昭慧长公主提起楚国公府,整张脸就黑了!

这还是前段日子,楚玉亭那人渣又出现了!竟然跑到长公主府说什么,楚文豪要成亲,他这个当父亲的,怎么能够不在场!

楚玉亭甚至还大言不惭的说要喝楚文豪和纤柔郡主敬的茶!

当时,昭慧长公主就气的直接将人给丢出去了!

楚思雅也是气的不行!她都不知道楚玉亭到底怎么能够这么无耻的!无耻的简直是让人无话可说啊!

楚玉亭要真是想要做一个好父亲,所以才想要喝新人敬的茶,楚思雅倒是还欢迎,可楚玉亭明摆着,就是不安好心,虽然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楚思雅也懒得去想他打的是什么主意,直接了当的拒绝最好!

就算别人说楚文豪不孝顺,昭慧长公主而已不在意,就楚玉亭那种人渣父亲,他们兄弟姐妹几个,是一个都没想过要去孝顺楚玉亭的,那种人渣不配!

“娘,您放心,我让人看着呢,不会有什么事儿的。而且楚国公府怕是都有些应接不暇了,您啊,就不用担心了!”楚思雅的眼底带了一丝幸灾乐祸!

楚思雨的办事别提还真是很不错,她只是让几个仆妇,在赵氏经过的地方,无意间提起了伍氏,说楚文勇成了这个样子,若是能有名正言顺的妻子,还有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儿子,陪在身边,那以后的日子还有些盼头。还能想想继承凌楚国公府的爵位。

接着又有仆妇开口,说道,伍氏怎么可能会回来,看看大公子如今颓废的样子,明明都已经成了——可竟然还一个接一个的往自己的屋子里拉人。别说伍氏不愿意回来,就是兵部尚书和兵部尚书夫人也肯定不会同意自己的女儿回楚国公府。

这些话自然是触动了赵氏心里最大的担忧。楚文勇成了太监,他是自己唯一的指望,而伍氏生的儿子则是楚文勇唯一的指望,所以必须得让伍氏带着魁儿回来!

这些仆妇的话虽然比较糙,可是话里的意思去不糙,勇儿确实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当务之急就是必须得让伍氏带着魁儿回来!

也不知道赵氏是怎么和楚文勇说的,反正楚文勇是妥协了,这段日子是安分守己的可以,再也没有将小翠接来的举动,就是他院子里的人,也都放下了一直吊着的心,楚文勇总算没有再变态的折磨人,楚文勇的院子总算不用再隔一天就要抬出一具尸体了!

楚思雅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还忍不住高兴了一下,心道,自己这算不算是行了一善啊!

不过,赵氏和楚文勇想将伍氏接回来,怕是很有困难。

听说赵氏还真的带了楚文勇去了一趟兵部尚书的府邸,发生了什么事情,没人知道,不过赵氏和楚文勇离开的时候,整张脸都是黑的!

可惜自己当初没有看到,这还真是有些可惜!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想道。

不过,同时她也确定了,赵氏和楚文勇想将伍氏和魁儿接回去,那绝对是十分困哪!

真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你将上下而求索!

“是花轿到了吧。”昭慧长公主看着前面的动静,蹙了蹙眉道。

楚思雅让冷霜去看看,没多久,冷霜就回来了,同时也带来了,花轿已经到了的消息。

楚思雅扶着昭慧长公主来到大厅,再看看满厅的客人,心下忍不住感慨,这场婚事倒是真热闹,就是不知道自己和云翎的婚事会如何。

就在楚思雅感慨的时候,一对新人进了大厅。

楚文豪今日一袭大红的新郎服,衬的他整个人愈发的俊朗,只是眉头还是微微紧锁,想来是对这婚事有些不太满意吧。

而纤柔则是盖着盖头,让人看不到她的面容。

当纤柔出现在大厅的时候,不少人都在窃窃私语。

“这是纤柔郡主?不是说纤柔郡主是个胖子吗?可如今看来一点都不胖啊!而且还十分的苗条!”

“对啊,我今日来,其实也十分的想看看纤柔郡主穿嫁衣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将嫁衣给撑破!”

“你啊!”

……

诸如此类的声音真真是不绝于耳,不过来参加喜宴的人,大多都是一些心思玲珑剔透的,自然是不敢将这些话说的太大声,不过楚思雅日日服用空间灵泉,这耳朵比起一般人可是好使太多了!所有人的议论,她几乎都听得一清二楚。

楚思雅闻言忍不住皱了皱眉,难怪当初她娘那么反对自己的大哥娶纤柔,要是纤柔减肥不成功,整个人还是山一样的体型,今日她和大哥的成婚之日,怕真的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

人人都会笑话楚文豪娶了纤柔这么一个大肥猪!他也成了名副其实的“猪夫!”

不过,楚思雅料错了,来参加喜宴的,可不都是心思玲珑剔透的。

“听说纤柔郡主长得格外的健硕,可今日看来,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啊!也不知道新娘子到底是不是纤柔郡主啊!”

一道沉着稳定的女声响起,可楚思雅却忍不住皱了皱眉,显然是没想到会有人说这种话。这简直是在打长公主府和端王府的脸了!

寻声望去,不曾想,竟然还是一个熟人——孙思颖!

三年多不见了,孙思颖褪去了当初的青涩,容貌也张开了,就像是盛开的鲜花一样,惹人采撷。

只是,楚思雅却敏感的捕捉到孙思颖眼底的那一抹倔强还有冷意。

楚思雅牵起一抹玩味的弧度,都三年多过去了,看来孙思颖对云翎还是没有私心啊!

当初孙夫人在灵隐寺的所作所为,可见一斑,如今想要闹一闹她大哥的婚礼,更是可以看出她的险恶用心了!

“荣安郡主这么看着我表姐做什么!她也没说错什么!连我都知道纤柔郡主是一个大胖子,整个人就跟一座大山似的,可眼前的新娘子却如此的纤细苗条,众人有怀疑也是理所应当的!”站在孙思颖身边,一个身穿嫩黄色襦裙的娇俏女子,朗声道。

她是孙思颖的亲表妹,蒋欣。

被孙思颖和蒋欣称为胖子、巨山的纤柔,敏感的颤抖了一下身子,原来自己当初在梁都的名声竟然这么差!难怪,当初文豪哥哥不愿意娶自己!试问,谁愿意娶一个大肥猪回家,这不是娶回家去让人嘲笑嘛!

此刻,纤柔郡主再次赶紧楚思雅为她减肥成功,否则她真的是有些不敢想象,若她还是当初那副身材,她今日是否有勇气能够了面对如今的一切!

“孙夫人,在灵隐寺,你曾经指责本郡主不仁慈不善良。如今看来,孙小姐真是颇有乃母之风啊!”楚思雅似笑非笑的看着梁夫人,她既然要给长公主府难堪,那就得先做好接受报复的准备。

孙夫人被楚思雅这番话弄得脸色红一阵青一阵,她也没想到一向有分寸的女儿,竟然会说出这么没脑子的话!她可知道,她这一番话,不仅是得罪了长公主府,也同时得罪了端王府!这个一向让机子省心的女儿,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不让人省心!

昭慧长公主也凌厉的看向孙夫人,“本公主也想知道,为何有人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喜欢挑衅本公主!难道真的是当本公主的脾气太好了不成!”

要不是还记得如今是楚文豪大喜的日子,她都想直接将孙家的人给赶出去!没想到,没了一个楚国公府,来恶心人,倒是又来了孙家这么令人讨厌的!

“长公主为何如此激动?小女只是有些好奇罢了,毕竟当初纤柔郡主的身形,可是众所周知的,说是形如巨山都不为过,如今——”

“啪——”

忽的,孙思颖被狠狠的删了一耳光!

动作之快,简直让众人之觉得眼前一闪,一切的偶只发生在电石火花之间!

“谁!是谁敢打我!”孙思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丢人过,她竟然让人扇了耳光,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让她羞愧的恨不得直接死去!

“是本王妃打的,怎么你是不是还对本王妃有意见啊!”

端王妃!

众人一惊,显然是没有想到打人的竟然会是端王妃,而且众人对端王妃竟然敢直接打孙丞相的女儿,不禁感到啧啧称奇。

孙夫人心疼的将孙思颖拉入怀中,嘴里不停的道,“端王妃,小女就算是有什么过错,你也不能直接动手啊!”

“本妃要不是还记着今日是纤柔的大喜之日,本妃一定要狠狠再扇她十几个耳光!孙夫人,方才你这女儿是什么意思?她是不是在说跟文豪成亲的人不是纤柔?她是不是以为本妃就连自己的女儿都分不清,是不是!”端王妃每一个字都咬的重重的,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简直是恨不得直接将孙夫人和孙思颖给吃了。

“我表姐又没有说错!纤柔郡主之前就是个大胖子!说不定你们就是因为纤柔郡主太胖了,担心她穿不上嫁衣,所以才会故意换了一个女子来——”

“啪——”

迎接蒋欣的,是端王妃充满怒火的一巴掌!

对孙思颖,端王妃还手下留情了,可对这蒋欣,端王妃是一点情都没有留!直接重重的一耳光上去,打的蒋欣娇俏的面庞迅速肿起来,就连梳好的头发也有些零散开来。

“你——”蒋欣从小到大也是让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屈辱,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了,她可没有这么好的忍耐功夫,直接张牙舞爪的扑上去,要跟端王妃拼命!

不过还不等蒋欣扑上去,冰玉就直接一个手劈刀将蒋欣给劈晕了!

毫无疑问,蒋欣绝对不是端王妃的对手,但今天是楚文豪和纤柔成亲的大好日子,绝对不允许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来闹事!

“来人啊,请孙夫人一家子出去,他们一家子的祝福,长公主府承受不起!”昭慧长公主沉着脸道。

好好的大喜日子,竟然因为这些人弄成这样,真心是晦气!昭慧长公主同时忍不住想,是不是纤柔不吉利,所以大婚也会出这么多事情。这一点点怀疑的种子也埋在了她的心里。

“今日小女身体不适——”

“身体不适?身体不适竟然还来参加喜宴,孙夫人是故意触长公主府的霉头,还是看端王府不顺眼啊!好!好!本妃这次定要去问问皇上,是不是先夫为国捐躯,只留下本妃和纤柔两个孤儿寡母,就由得人这么糟践!”

去世的端王可以说是端王妃最大的依仗了!

之前,端王妃不就是靠着端王还有先帝御赐的尚方宝剑,才逼得乾风帝不得不同意了楚文豪和纤柔的婚事。

果然,孙夫人面色大变,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要解释,不过端王妃没有给孙夫人解释的机会,“本妃现在不想听孙家的人开口说话。长公主也已经下了逐客令,孙夫人不会听不懂吧!孙大人教女儿不会教!别连个妻子都没有教好!”

端王妃的话说的是一个无礼至极,可偏偏先做错事的是自家的女儿,她就连反驳都不能!

孙夫人心里也清楚,要是再继续留着,得到的羞辱怕是更多,孙夫人搂着孙思颖,又让自家的丫鬟将蒋欣带着,像是逃窜的老鼠一样,灰溜溜的离开了。

直到看不到孙夫人的背影,端王妃才对着众人朗声开口,“从前的纤柔确实胖!可经过荣安郡主为她减肥,她已经成功的瘦下来了!本妃此生只有纤柔一个女儿,绝不允许有人侮辱质疑纤柔!否则——”

端王妃说到这,环顾了一下四周,方才在那里窃窃私语,质疑纤柔的人,不禁有些心虚。

不是她们胆小,而是端王妃这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尤其是端王为国捐躯,端王妃手上更是有先帝御赐的尚方宝剑和丹书铁券,就这两样东西,连皇上有时候都得让端王妃三分,要是端王妃真的跟疯子似的,咬住她们,那后果真是光想想,就让人浑身颤抖。

纤柔听着端王妃的一番话,双眼不禁湿润了,她这辈子无疑是幸运的,有这么一个为她着想的母亲,今日她还嫁给了自己最爱的男人。尽管,有可能,这男人不会永远属于自己。

接下来再也没有一个人敢胡说八道,毕竟端王妃整了这么一出,也足够震慑所有人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随着司仪高喊三声,楚文豪和纤柔终于成了在所有人的眼底下成了夫妻。

“送入洞房!”

喜娘很快扶着纤柔进了屋,楚文豪则是被众人簇拥着喝酒。

这就是男人的事情了,云翎今日也来参加楚文豪的喜宴了。楚思雅偷偷给了他一个眼色,让他帮衬着一点,别让自家喝太多酒。而她自己则是打算去看看纤柔。

等楚思雅进屋的时候,纤柔正端端正正的坐在床上,绣着龙凤呈祥的盖头也将纤柔盖的是严严实实的。

“参见郡主。”

楚思雅一进屋,所有的下人都给楚思雅行礼。这些丫鬟婆子都是端王妃给纤柔精挑细选出来的,就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在长公主府能过的好一点。

谁不知道,长公主最疼爱的就是楚思雅这个女儿了,自古以来,这姑嫂之间的关系就不好,但愿这楚思雅不是来找茬的。

要是楚思雅知道,她好心好意的来看看纤柔,倒是让人当做了不怀好意,她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嫂子,你这么盖着盖头不难受?大哥也是的,怎么不先进来帮你将盖头掀了。”

这女人出嫁,头上可都是戴着不少首饰,门第越高,头上的首饰就越多,纤柔郡主头上的怕是有不少,这么压着,她能舒服?

“没事,不累。”盖头下,纤柔有些娇羞的声音响起。虽然她头上的凤冠很重,压得她不舒服,可她希望文豪哥哥能来为她掀起盖头,只有文豪哥哥给她掀起了盖头,两人一起喝了合卺酒,那两人才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大嫂,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因为当初端王妃逼婚的事儿,我大哥对你有心结,可能以后对你不会太好,甚至还会有些冷落。不过我大哥向来是一个心肠软的,我相信,只要你对他好,总有一天会渐渐感动他,他会真心接纳你的。”

“雅儿,谢谢你来告诉我这些。其实我早就做好准备了。文豪哥哥的心就算是一块石头,我也会努力将他焐热的。”纤柔知道楚思雅跟她说这话,是为了她好,真心对她的人,她自然而已真心来对之。

楚思雅闻言总算是放心了,虽然纤柔当初说了,无论婚后,楚文豪怎么样,她都会接受,可女人面对自己心爱男人的伤害,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不过如今听了纤柔这一番话,楚思雅相信,纤柔已经做了打长期战的准备了,她也不再担心了。

“我大哥正被人拉着喝酒呢,怕是要很晚才会回来,你们给大嫂弄一些糕点,让她点点饥。”

“是,荣安郡主。”纤柔身边的一个老嬷嬷开口道。

这是端王妃身边的老嬷嬷了,姓于,于嬷嬷。

“大嫂,前面还有事儿忙,我就先离开了。”其实楚文豪心里要是真有纤柔,肯定会偷偷的溜进洞房一次,好歹帮纤柔将盖头掀了,这样纤柔也好将头上繁杂的首饰给拿下。

不过楚文豪心里没有纤柔,自然是不会考虑的这么周到。

楚思雅甚至怀疑,自家大哥今天压根儿就没有来纤柔这儿的打算!

别说,楚思雅还真的猜对了。

怀着这样乱七八糟的心思,楚思雅有些心神不宁的走了出来。

“郡主,您听听,这假山石后面是不是有声音?”楚思雅正想的有些入神,被冷霜这么一提醒,倒是惊了一下。

“声音,什么声音?”楚思雅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蹙着眉头问道。

随后楚思雅的耳朵就竖起来了,果然从假山石后传来阵阵的窸窣声。

楚思雅带着冰玉一起悄然走过去,一般而言,在假山石后窃窃私语的,八成都是在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要是发生在别人家,她懒得管,可要是发生在自家,万一闹出点什么事情,怎么办!

怀着这样的心思,楚思雅就拉着冰玉一起靠近了假山石后。

“楚二公子,是我有哪里不好吗?你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父亲的提亲?”

这是一道女声,似乎还带着哭腔一样。

楚思雅皱着眉头,这声音好耳熟,不过一时间她倒是有些想不起来了。

不过楚二公子,楚思雅真是越想越容易想歪,别是自己的二哥吧!

“林姑娘,在下今生跟你无缘,所以——”

“无缘?若是你对我五一,我林依柔也不是死皮赖脸之人,定不会不顾礼义廉耻的纠缠,可——可我明明能感觉到你对我也是有好感的,为何——”

楚思雅顿时只觉得一道惊雷从她的头顶上劈下!

真的是自己的二哥!这女的竟然是林依柔!

楚思雅因为太震惊,所以一不小心就弄出了声响,惊的假山石后的楚文煜大喝一声,“谁!”

楚思雅下意识的想要逃走,不过随即反应过来,她凭啥要逃走啊的!该逃走的人不是她好不好!

“二哥,是我。娘找你有事儿。”楚思雅低声说道。她可不想将所有人都引过来,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大肆宣扬的事儿!

假山石后倒是开始沉默下来,没一会儿,楚文煜就从假山石后出来了。

“二哥,咱们走吧。”楚思雅没有问楚文煜,关于林依柔的事情,楚思雅没问,这到底算是楚文煜的*吧。她作为亲妹妹,也不好去问自家大哥的*。

一直到离假山石有一段距离后,楚文煜才开口,“雅儿,是不是听到了我和——林小姐的话?”

“听到不多,二哥,难道——难道你真的跟林小姐有什么瓜葛纠纷不成?”楚思雅想了想,还是将她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这事情埋在她心里,让她浑身都不得劲儿!

楚文煜沉默了下来,似乎是在司考该如何回答楚思雅的问题。

楚思雅看着楚文煜这幅样子,心里就确定了七七八八,别真让她说准了。

心里感慨之际,楚思雅还是有些鄙夷楚文煜的,当初不知道是谁口口声声的说,不能跟林家结亲,可转过头,他竟然就跟林家的小姐搅和到一块儿,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要不是这人是他二哥,楚思雅都想直接翻一个大大的白眼了!

可能是楚思雅眼底的不屑太清楚了,楚文煜忙不迭的解释,“别把你二哥我想的这么下流无耻!你二哥什么事儿都没有做!”

“什么都没有做?要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倒是好奇了,林小姐怎么会说,你对她也不是完全没有好感的。”

林依柔的脸皮应该没有这么厚吧!楚思雅对她的印象倒是挺好,落落大方,举止得宜,不过可惜了她的身份,若她不是林皇后娘家的侄女,她也挺喜欢她当自己的大嫂的!

楚文煜无奈的扶额,“我的好妹妹,你将你大哥我当做是什么人了!你大哥我像是这么无耻之人吗?其实是林小姐前段时间一直将她在闺阁里写的诗词,还有亲手缝制的荷包送来给我。”

“什么!二哥你——你竟然——”楚思雅惊的伸出左手的食指颤巍巍的指着楚文煜,私相授受!这四个大字,明晃晃的印在楚思雅的脑袋里!

楚思雅的表情如此明显,要是楚文煜还看出来她的想法,那可真是傻子了!

楚文煜没好气的说,“别将你二哥我想的如此无耻!我什么都没有做过!”

“那人家怎么会将这些东西给你!这可都是女儿家的私密物,哪里有给外男的道理!”楚思雅虎着一张脸问道。

难道是林依柔这么无耻,竟然真的将自己私密的东西给了楚文煜,打算靠着这样的手段,让楚文煜娶她?

“是啊,就是因为那些都是女儿家私密的东西,所以我一时间才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你说,让我扔掉,我——我觉得浪费了林小姐的一番心血。若是留下,我——我也觉得不合适。”

“你不会也给林小姐送了什么你的贴身之物吧?”要真是这样,楚思雅对楚文煜真要说一句,你丫的要是跟林依柔没私情,那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楚文煜的脸黑了,粗声粗气的开口,“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

不过随即,楚思雅就想到不对的地方了,“二哥,不对啊!林家是书香世家,门第清贵,林家的小姐给你这个外男送荷包送诗词,林家的人难道都是傻子,能不知道?”

楚文煜原本一直都在想,该如何处理林依柔这件事,一方面他有些庆幸,因为他对林依柔确实是有些好感。一方面,他又苦恼,他真的不能娶林依柔,若是真的娶了林依柔,那长公主府怕是真的要绑上林皇后这条船上了!

这段日子,他就一直纠结着,压根儿没有什么功夫去想更深层次的,如今听了楚思雅的话,他倒是不禁有些恍然大悟,随即冷笑出声,“是啊,林家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林家心里怕是清楚的很!而且他们是默许了林依柔这么做!”

楚文煜气愤之下,也不称呼林小姐了,直接喊她林依柔了!

“林小姐心里清不清楚她家人的想法呢?”楚思雅问这话,纯粹就是好奇,就这么脱口而出,真的是一点挑拨离间的意思都没有。

可这话听在楚文煜的耳朵里,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可是林家的小姐,心思通透,她怕是早就清楚她家人的打算,甚至她心里也是同意的!故意将她私密之物拿来给我,她不就是想逼着我娶她!”

楚思雅从来见过楚文煜这么生气过,从前他一直缠绵病榻,心情平静无波,似乎什么都不能在他的心上留下什么痕迹。

没想到如今就因为林依柔的事儿,甚至仅仅还只是怀疑,楚文煜竟然就这么生气,真的是太让人意外了!

“二哥,说不定是你跟我想多了,我方才——”

楚文煜摆了摆手,阻止楚思雅继续说下去,“别说了,你没说错。是我想错了,将她想成一个善良无暇的女子。如今我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得去改正!”

楚思雅蠕动了一下嘴巴,她很想问楚文煜一句,你嘴巴里所谓的改正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她也知道楚文煜此时心情很不稳定,还是算了吧。

“雅儿,你去娘那里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楚思雅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有些不同意,不过想到自己这二哥,应该没这么脆弱,而且谁说男人遭受了感情的背叛,就能无所谓的。

“好吧,我去娘亲那儿。二哥,你也别太钻牛角尖了,既然你早就打定了主意不会娶林家的小姐,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跟你又有什么关系!”楚思想了想,还是将最残忍的话说了出来。

楚文煜身体一震,眼底浮现出丝丝悲哀,这让楚思雅怀疑,她方才的话是不是有些太重了。

可就算太重了,她话也说出口了,改不了了!

楚思雅摇了摇头,不愿再想这些事情。

只是在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楚思雅才忍不住问身旁的冷霜,“冷霜,你说我方才的话是不是说的有些太重了,我看我二哥——”

楚思雅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冷霜想了想说,“郡主,奴婢不懂这么多的大道理,可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一点,奴婢还是懂得。”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楚思雅喃喃的念了一遍这话,“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冷霜你说的不错。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对了,我看二哥心情有些不好,你待会儿——算了,你方才跟我一样听了二哥和林家小姐的对话,对我,二哥不会怎么样,对你,就难说了,还是让冰玉去吧,你让冰玉给二哥送一万了碧叶莲子羹。”

*

楚文煜有些失魂落魄的待在自己的书房,看着眼前一个个绣着连理枝,鸳鸯戏水等吉祥图案的荷包,还有一首首表明自己心意的诗,“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最初收到这些诗词,他心里有过慌乱,可隐隐间还是高兴的,自己心仪的姑娘,同样心仪自己,这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难言的骄傲!

可如今那喜悦,因为自己妹妹的一番话,而彻底的没有了,林家,林家!林家为了当今的林皇后还有皇长孙,真是处心积虑!连自家女儿的清誉都不在意了!

楚文煜也不知道是怒火居多,还是失望居多,此时他整个人颓然无力的背靠在椅子上,显得那么的颓废。

“二公子,郡主让人给您送了碧叶莲子羹。”侍书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楚文煜愣了愣,随后心里有暖流流过,这妹妹还真是关心自己,难道他在她眼里就这么没有用?这么一点小事都扛不下来不成?

楚思雅还真是这么想的,想想在现代,有多少男生就是因为失恋了,然后一蹶不振,甚至连自杀的念头都有。

“让她进来吧。”

很快,冰玉就进了楚文煜的房间。

“你是雅儿身边的丫鬟吧,是不是叫冰玉?”楚文煜打量了一下冰玉说道。楚思雅身边一般只让冷霜和冰玉跟着,其她的丫鬟,只是让她们打理自己院子里的杂事。楚文煜对冷霜和冰玉的印象倒是也挺深刻。

“奴婢正是冰玉,郡主让奴婢给二公子送碧叶莲子羹。”

冰玉说着就将托盘上碧叶莲子羹放到楚文煜的面前。

碧叶莲子羹是用莲叶和莲子制作而成。快要入冬了,这季节自然是没有莲叶,是楚思雅采摘了夏日的莲叶,然后将它保存起来,虽然没有夏日莲叶来的新鲜,不过这味道清香都是保留下来了。

“雅儿有心了。她有什么话让你说。”楚文煜用勺子无意识的晃动着碧叶莲子羹问道。

冰玉愣了愣,显然是没有想到楚文煜竟然知道自家郡主有话要跟他说。

楚文煜好笑的看着冰玉一副呆愣的模样,他记得自己妹妹身边的两个丫鬟,人如其名,都是冷冰冰的,可没想到,这些人除了冷冰冰以外,还有这么一副呆愣的模样,还真是挺可爱的。

“郡主要奴婢转告二公子,人活一世,可不只是为了悲春风,伤秋叶,应该有所作为!儿女情长,只应是点缀之物,还望二公子不要太过沉迷,以至于迷失了自己。”

“她刚才怎么不当着我的面说。反倒是要派一个丫鬟来说!”楚文煜不禁气笑了,他这个妹妹,这大道理倒是挺多,其实他心里是有些难过,不过此时真的是没什么了,可楚思雅这幅样子,倒是弄得他好像有多弱不禁风似的!

“奴婢就是一个丫鬟!也是郡主的丫鬟!”

楚文煜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冰玉,一个丫鬟的派头没想到竟然还这么大,简直是快要超过他这个主子的了!

“是啊!你是雅儿的丫头,赶紧回你主子那儿去吧!告诉她,她的二哥我没有这么脆弱!今日是大哥大喜的日子,让她好好帮着娘亲!”

“是,二公子的话,奴婢会全都转告给郡主的,奴婢告辞了。”

冰玉行了一个礼后,就离开了。

楚文煜好笑的看着冰玉离开的背影,“雅儿身边的丫鬟,一个个的倒是学的跟她挺像。能气人!”

不知不觉间,因为林依柔带来的了不快,也消散了不少。

------题外话------

推荐下七七好基友五女幺儿的文文 空间之农女皇后

一朝穿越,金牌保镖穆采薇变成了被活活饿死的农女穆采薇。

家徒四壁,米缸空空,面对面黄肌瘦的母亲和嗷嗷待哺的幼弟幼妹,穆采薇撸起袖子,振臂高呼:“姐要致富!”

虽然前世走的是高冷路线,但此一时彼一时。

小摊前,穆采薇扎着围裙,奋力叫卖:“炸串、炸串,各种的炸串。

布庄里,穆采薇娴熟的拨着算盘:”这些Q版的绸缎就买五十两银子一匹吧。

很快,大晋国的子民都知道了,大晋国的首富不仅是个年轻貌美的少女,还是个乐善好施的慈善家!

穆采薇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随随便便做了几件慈善,竟得到了一个令她难以置信的——神奇空间!

还得到了一桩令她“难以启齿”的——姻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