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见礼 争执/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娘?大哥人呢?”楚思雅看着昭慧长公主问道。

如今都要入夜了,宾客们都陆陆续续的散了,她也暗中嘱咐了云翎,替楚文豪挡酒。

“回他自己的书房了。”昭慧长公主有些疲惫的坐了下来。

“回自己的书房?”楚思雅颇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楚文豪难道忘记了今儿是什么日子?

昭慧长公主有些疲惫的捂着自己的额头,“雅儿,你说纤柔是不是个不吉之人?当年端王妃一怀上她,端王没多久就为国捐躯了,今儿个是文豪娶她的日子,竟然又出了这么多的事儿,娘真是越想越害怕,纤柔别真是一个不吉利的!当初——”

楚思雅万万没想到,就那么一会儿工夫,她娘竟然已经将纤柔认定成了不吉利的人了!

“娘,端王去世和大嫂有什么关系?那时候大嫂还没有出生呢!要说今儿个的事儿,其实更该怪的是我吧,孙思颖明摆着是因为我才故意在婚礼上闹事!您要这么说的话,可真的是让我有些无地自容了啊!”

“娘,怎么会怪你!可娘如今只要一想到纤柔,这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你说说,怎么会有女儿家,就像是占了霉运一样——”

楚思雅坐到昭慧长公主的身边,拉着昭慧长公主开口,“娘,您这话对纤柔可是不公平啊!我可不相信什么有人天生带煞不带煞的,是,大嫂嫁给大哥是用了不光明的手段,您被端王妃逼迫的,心里也不舒服,可这不能推到大嫂是什么不吉利的人上去啊!”

昭慧长公主抿着唇,眼底起起伏伏,也不知道有没有将楚思雅的话听进去,楚思雅看着昭慧长公主的样子,就觉得够呛,她娘一点都不像是听进去了的模样。

“好了,这些事情娘自有打算,你也不要多说什么了。”昭慧长公主摆了摆手,有些无力的开口。

楚思雅还想再劝一劝昭慧长公主,不喜欢纤柔,没关系,可也不能把她当成什么不吉之人吧,这也太让人无语了!

“你去哪儿?”楚思雅见劝不动昭慧长公主,也想着让昭慧长公主好好冷静一番,于是打算去见一见自己的大哥。谁知道昭慧长公主一见楚思雅起身,就忙不迭的开口问道。

楚思雅停下脚步,开口道,“去书房找大哥。”

“你去找你大哥做什么?纤柔自己早先都说过,你大哥不跟她圆房,她也是能够理解的!你怎么能插手自己哥哥房里的事儿呢!”昭慧长公主不悦的开口。

“娘,我什么时候想插手大哥房里的事情。大哥愿不愿意,要不要和纤柔同房,这不是我应该管的。可大哥好歹得去一趟新房吧。纤柔可是顶着红盖头做了一天了,那沉甸甸的能压垮人头的金冠,您也是尝过那滋味儿的吧。”

昭慧长公主原本还想对楚思雅说,你管这么多做什么,可一听楚思雅说到女子成亲的时候,头上戴着的那能够压死人的金冠,终于不再开口了,那滋味儿确实是不好过,她是深深的体验过的。

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不说话了,于是走到昭慧长公主身边,将手放到昭慧长公主的肩膀上,替她轻轻的按摩起来,一边柔声开口,“娘,我知道您做所有事儿,都是为了我们兄弟姐妹好。您对我们都会好,我们这辈子都会记在心里。可纤柔是什么不吉利的人,这类话也可千万不要说了。太伤人了,您也不希望自己像是一个恶婆婆一样,惹人嫌不是?”

“你啊,说的那么好听,可话里话外,哪一句话不是在为纤柔说话!好了,娘刚才是一时间魔怔了,如今也想通了,你不是要去找你大哥,赶紧去吧!”昭慧长公主的语气虽然不怎么样,可楚思雅却能听出她是有些动容了。

“我就知道,我的娘亲是这世上最好的娘亲了!”楚思雅说着,就在昭慧长公主的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昭慧长公主没想到了楚思雅会突然亲她,还真是吓了一大跳,“你个丫头,倒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楚思雅摇晃着脑袋,得意的开口,“娘亲,您心里是很欢喜我这么做的吧!不要否认了!”

昭慧长公主好笑的看着楚思雅那得意洋洋的模样,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生出这种女儿来的。

*

“大哥,我可以进来吗?”

“是雅儿,大哥喝了很多酒,一屋子的酒味不怎么好闻,你还是别进来了。”

楚文豪话落,门就毫无预警的被推开了,入眼处,是楚思雅一张略有些嗔怪的脸。

“大哥,你喝了很多酒?我可是让云翎帮你挡酒的,难道是他没有将我的话放在心里,好,我这去找他问问,他怎么都不将我的话放在心上!”

楚思雅说着狠狠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你个丫头,我算是怕你了,进来吧。”楚文豪见楚思雅真的一副要找人算账的模样,忙不迭的开口。难怪方才每次有人让找林他敬酒,云翎都会默默替他挡下,原来是这丫头特意交代的。

楚思雅闻言也乖乖的停住了脚步,她方才也就是吓唬一下楚文豪,她可没有打算去找云翎。

“诺,你不是喝酒喝多了,这是解酒汤,赶紧趁热喝了。”楚思雅将一碗泛着热气的解酒汤放在楚文豪的面前说道。

“我没喝太多,这酒用不到。”

“大哥,既然你没喝太多,大喜的日子,怎么不呆在洞房,反而要在这冰冷的书房。”

楚文豪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大哥,我没想管你。你要不要跟大嫂当一对真正的夫妻,该由你来决定。可大嫂此时就在新房,连盖头都没有拿下,你最起码应该去帮她把盖头拿下吧。”

“我今天有些累了,我——”

“大哥!不是我这个做妹妹的想逼你!可你今天做的事情,真的让我很看不惯!我不以你妹妹的身份说话,就以一个女人的立场说,大嫂要的不多,她只是想要一个完整的婚礼而已,你去帮她揭盖头,喝一杯合卺酒有怎么难吗?退一万步说,大嫂今天头上肯定是带了不少的首饰,大哥你是男人不知道那滋味儿,那些首饰重的简直要压垮人的脖子!大哥,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让一个女人受这么多的苦?”

楚文豪闻言,紧紧抿着唇,也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想法。

楚思雅见状,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大哥,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因为大嫂不是你想娶的。可今天你既然娶了她,不说将来对她有多好,可最起码的,给她一个完整的婚礼。要是你和大嫂,到了最后,证明是有缘无分,你也好歹给她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好不好?”

楚文豪的神色总算是有些波动了,只是看向楚思雅的眼神却是愈发的狐疑,“雅儿,你对纤柔是不是太好了一点?”

从纤柔进门开始,她就处处帮衬着纤柔。

“大哥,其实一开始我跟你一样,都讨厌纤柔。之前就纤柔那身材,肥硕的就跟一座大山一样,谁娶了她,都会成为整个梁都的笑话!更别提,当初你娶纤柔,完全就是端王妃设计逼迫的。那时候,别说是你,就是我和娘,也生气,气的恨不得剁了纤柔的心都有了!”

楚文豪好笑的看着楚思雅那副恨不得将纤柔剁了的模样,“那你现在怎么不想着把纤柔剁了?”

“可能是那时候我给纤柔减肥,看到她一次次跑的浑身肥肉都在轻颤,气喘吁吁,一次次眼见都要支持不下去了,可她却始终为了你咬牙坚持。

那时候,我对自己说,是纤柔活该!她和端王妃逼迫皇帝舅舅下旨赐婚,害的你成了整个梁都的笑柄,那时候我发誓,无论纤柔最后怎么样,我都觉得她是活该!”

“然后是纤柔的那番话感动你了?”

“是。大哥,纤柔真的很爱你,我说一句你不爱听的,可能,你这辈子都找不到第二个比纤柔更爱你的女人了。不过,当然,感情的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最后会不会跟纤柔在一起,我不知道,这要看你们两人的缘分。不过,大哥,现在你好歹给纤柔一个完整的婚礼好不好?”

“好了,我知道了。”

楚思雅很想问楚文豪一句,你知道什么了?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不过见楚文豪不愿意多说,她也就不多问了。

她作为妹妹,今天确实是管了很多了。

算了,纤柔怎么样,她也不想再去管了,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至于她和楚文豪到底会如何,就看两人的缘分吧!

楚文豪等楚思雅离开后,起身,来到窗口边,打开窗户,顿时一阵冷风迎面吹来,似乎吹到了人的心里似的。这也让他的脑子更加清醒了。

*

“郡主,要不老奴帮您先将盖头掀了,将头上的首饰都给拿下来?”于嬷嬷试探的开口问道。这都快两个时辰了,可楚文豪都没有出现,难道真的让郡主顶一天的盖头不成?

“我既然已经嫁给长公主府,成了文豪哥哥的妻子,以后就称呼我夫人吧。还有这盖头,我要等文豪哥哥来了才拿下。”纤柔鉴定的开口。

“是,夫人。可您要是真这么坐一夜,会——”于嬷嬷很想说,这么做一夜,会生病的!

盖着红盖头的纤柔,有一瞬间的沉默,不过很快就开口,“就是盖一夜,也是我该的。”

于嬷嬷闻言,眼角不禁有些酸涩,纤柔也是她看着长大的,说是当做自己半个女儿都不为过,如今见自己的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心里别提有多憋闷了!

可当于嬷嬷抬起头,看到一袭红衣的楚文豪,连忙兴奋的开口,“见过姑爷!郡主,姑爷来看你了!”

于嬷嬷高兴的立马忘记了该称呼纤柔为夫人了。

红盖头下的纤柔满眼惊愕,她以为——以为文豪哥哥不会来了,没想到他竟然来了,上天真的对她不薄!

直到纤柔低头,看到地下的一双大红色靴子,她才确定,真得是文豪哥哥。

楚文豪对着已经成为自己妻子的纤柔,心里是满满的复杂,自己的妹妹说的没错,可能她是世上最爱自己的女人,可他就是不能说服自己,此时就接受纤柔,能来这洞房,已经是他最大的妥协了!

就在楚文豪愣神的之际,就有丫头上前将秤杆递给楚文豪。

楚文豪坐到纤柔一边,拿起系着大红如意结的秤杆将纤柔的盖头挑起。

入目处,是一张打扮精致的脸蛋,肤如凝脂,一双英气的眸子,今日似乎也变得格外的温柔,只一眼,就让人心生喜爱。

都说当新娘子的时刻,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候,看来这话果然是不错。

纤柔没有看到楚文豪眼底闪过的惊艳,可一旁的于嬷嬷可是真真的将一切都看在眼底了!差点没有老泪纵横!

“郡主,姑爷请喝合卺酒。”立马有丫鬟举着两个酒杯,递到楚文豪和纤柔的面前。

纤柔偷偷看了一眼楚文豪,其实今天他能来,她就已经很满足了,其他的,她不敢再奢望。

在纤柔诧异的眼神下,楚文豪举起了酒杯。

“愣着做什么?难道你不愿意和我喝合卺酒?”楚文豪挑了挑眉头,淡淡的开口道。

纤柔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一切不是她在做梦,她的文豪哥哥真的要和她喝合卺酒!

纤柔觉得自己今天好快乐好快乐,她从没有像今天一样的快乐过!

纤柔连忙端起酒杯,因为太激动,险些就撞翻了酒杯,不过好在一旁的于嬷嬷一直注视着纤柔,见她出错,连忙帮纤柔将酒杯扶稳。

“你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笨手笨脚的。”楚文豪这话也不知道是调侃还是嘲讽。

纤柔小时候因为太胖,所以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臃肿,走起路来都是一颠一颠的,没走几步就要摔倒,如今长大了,经过楚思雅的训练,也瘦下来了,可这笨手笨脚的习惯还是没有去掉。

纤柔被楚文豪的说的,不禁低下了头,死死的抓着自己大红的嫁衣,文豪哥哥是不是嫌弃她太笨了,也是,她从小到大都是这么笨的!

“你拿起酒杯,难道不是要喝的?”楚文豪无奈的看了一眼纤柔,他发现纤柔真的是有些笨的可以了。这样一个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妻子?不对,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到最后。

“哦!哦!”

纤柔连忙举起酒杯,打算放到自己的嘴边,不过猛然想起,这是合卺酒,是要夫妻互相交叉胳膊喝的。

纤柔一抬头,果然看到楚文豪似笑非笑的眼神,似乎是在嘲笑纤柔的蠢一样。

“好了,喝吧。”楚文豪说完主动将自己的胳膊伸出,这次纤柔没有再掉链子,也主动的挽住了楚文豪的胳膊,她觉得文豪哥哥的胳膊是那么的健壮,那么的有力,就跟小时候一样,能给她无限的安全感一样。

一时间,纤柔只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涩,她连忙吸了吸鼻子,将眼底的湿润压下,大喜的日子,她不能哭。而且她要是哭了,会让文豪哥哥不高兴的!

“你帮她将妆容卸了吧。”楚文豪对着于嬷嬷说道。

楚思雅说的不错,女人成亲,这头上戴的首饰确实是多,就纤柔头戴的金钗凤冠,楚文豪都觉得头痛,真不知道这个丫头到底是怎么受得了的。

纤柔乖乖的跟着于嬷嬷去卸妆,同时也将头上沉重的头饰都给拿了下来。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等到于嬷嬷和侍女们为纤柔卸了妆,楚文豪摆了摆手,让众人退下。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楚文豪定睛瞧了一眼纤柔,卸了妆后的纤柔,清纯的就像是一朵百合花一样。

纤柔感觉到楚文豪在大量她,一颗心跳的不禁更加厉害,她开始忍不住期待,今夜她是不是可以和楚文豪当一对真正的夫妻!

可纤柔也不敢多想,她担心一切都是她在自作多情,楚文豪压根儿就没有这个想法。

楚文豪收回视线,走到床边,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在一块洁白的帕子上涂了几下,“你好好休息吧,我先离开吧。”

这动作言语都是一气呵成,楚文豪离开后,纤柔的一张脸都变得惨白,果然,她是不应该期待这么多吧。

纤柔有些失魂落魄的起身,然后来到床边,看着那张洁白的帕子上的血迹,她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是她奢求的太多太多了!

纤柔不知道哭了多久,才自己起身,拿了帕子木然的擦了擦脸,刚才她害怕哭的太大声,而惊动了外面的人,所以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哭声。

纤柔默默的将衣服脱下,然后自己盖上被子,闭眼入睡,她不能一夜不睡,要不然第二日醒来后,脸色一定不会好看,那样,人人都会知道自己的新婚之夜过得不好。她娘虽然早知道文豪哥哥不会跟她做真正的夫妻,可知道是一回事,可若是让她娘亲眼或者亲耳听到了别人说的,那只会让她娘心疼,何必呢,路是自己的选的,那就有该由自己来承担。

而且逼迫有一次就已经足够了,多的,不需要,真的不需要。

那只会让她和文豪哥哥越拉越远。

第二日

纤柔和楚文豪都像没事人一样的,来给昭慧长公主敬茶,楚思雅有些奇怪,难道楚文豪真的跟纤柔圆房了?应该不会吧。可周嬷嬷一早收来的帕子上面怎么会沾血的!

可怜楚思雅还没有往楚文豪自己弄破手指,然后在上面弄了血渍这方面想。

当楚文豪和纤柔进屋的时候,只一眼,楚思雅就确定了,纤柔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而楚文豪身上隐隐还有药香,楚思雅是稍微闻了闻就确定了,那是她自制的金疮药。

就在楚思雅沉思之间,纤柔就接过一旁周嬷嬷递来的茶杯给昭慧长公主敬茶。

昭慧长公主也没有为难纤柔,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然后将自己手腕上羊脂白玉的桌子退下来,戴到纤柔的手腕上,“这是你外祖母送给我的,今日就给了你的吧。行了,也别跪着了。你外祖母说了,等你敬了茶以后,让我带你去慈宁宫见见她老人家。”

纤柔闻言,立马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褶皱的下摆,然后柔声应道。

“雅儿,你也跟着一块儿去。你外祖母也是想你了。”

“好。”

皇宫

纤柔不是第一次来皇宫,可却没有像这一次这么紧张过,因为这一次她是以楚文豪妻子的身份进宫的,这让她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

“参加长公主,荣安郡主,纤柔郡主。”

眼前的人不就是皇后身边的芍药,那时候她可是骄傲的不行,自己一落难,是恨不得立马跟她撇清关系,没想到如今竟然主动凑上来。

昭慧长公主也认得芍药,更是记得她一个小小的丫鬟,是如何给她们当主子的难看的!

楚思雅拉了拉昭慧长公主的袖子,要是下马威也够了,到底是皇后身边的人,要是弄得太过,就跟皇后彻底撕破脸了。

“起来吧。”昭慧长公主原本也没想多跟一个丫头计较,心里的火稍稍去了一点,就让这丫鬟起身了。

“谢昭慧长公主。”芍药起身,随后淡淡开口,“荣安郡主,皇后娘娘有请。”

“本公主要带雅儿去见太后!怎么,难道是皇后觉得自己的面子够大,甚至都超过太后了不成!”昭慧长公主厉声开口。

芍药连忙躬身,“皇后娘娘怎么会有这个意思。只是皇后娘娘多日不见荣安郡主,所以有些想念,再加上皇后娘娘也要去见太后,心想,等见过荣安郡主,再一同去见太后。”

“皇后要是想见雅儿,尽管去慈宁宫见!”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昭慧长公主在心里冷冷的腹诽。

“扑通——”芍药忽的跪下来,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楚思雅,“荣安郡主,皇后娘娘可是给奴婢下了死命令,必须要请到荣安郡主,还请荣安郡主心疼心疼奴婢吧!”

“大胆!你一个小小的婢女!凭什么让雅儿心疼你!你现在跪着是什么意思?是在威胁雅儿?你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昭慧长公主越说越生气,直接抬腿,狠狠踢了一脚芍药!

芍药自然是不敢躲,生生的挨了昭慧长公主一脚。

“雅儿,咱们走!”

昭慧长公主带着楚思雅和纤柔一同离开,只留下仰倒在地上的芍药。

“在想什么,雅儿?”昭慧长公主见楚思雅神色有些恍惚,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楚思雅回过神来,扯了扯嘴角,“没什么,在想皇后见我,想做什么?”

皇后想她?呵呵,楚思雅可不敢相信。

“哼,甭管她!”昭慧长公主从林皇后逼着楚文煜娶林依柔,还有她在乾风帝昏迷,生死未卜之际,竟然就想着争权夺利,这让昭慧长公主对林皇后这个嫂子再也没有了一丝的敬重!

楚思雅看着昭慧长公主一脸气愤,忍不住笑道,“娘,有什么好生气的。为了不相干的人,这可不值当不是?还有,今天可是大嫂见外祖母的好日子,咱们呢,放宽心就好了。”

昭慧长公主闻言,撇过头看了一眼纤柔,果然见她神色紧张,心下一松,“好了,你也别担心这么多,又不是没见过,只不过这次换了一个身份,说白了,你们之间的关系还更加亲近了。”

纤柔听着昭慧长公主关心的话语,连忙点头。对昭慧长公主这个婆婆,纤柔知道,她是不喜欢她的。可如今却能如此和颜悦色的对待她(比起纤柔预先想的,真的是好太多太多了!),这都是楚思雅的功劳,所以她真的是不敢再想其他了。

慈宁宫

纤柔给太后见了礼,太后让人将给纤柔准备的礼物拿出来。

“纤柔谢过太后。”纤柔亲自接过礼物,恭敬的坐到昭慧长公主的身边。

太后这个在宫里活了一辈子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纤柔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你们小辈的事儿,哀家不会插手。只是昭慧啊,你自己也是受过恶婆婆的气的,该知道,这恶婆婆有多招人厌。你可不要做那恶婆婆,知道吗?”

“母后,您把儿臣想成什么人了!放心吧,纤柔既然进了长公主府的门,我虽说不能将她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可也不会像老赵氏似的。”

太后见昭慧长公主的神色不似作伪,这才放下了一颗心。不过她的女儿,她还能不了解,能这么快想通,这里面肯定是有楚思雅的功劳。

“对了,母后,在来您这的路上,皇后可是派人来请雅儿,女儿想着,咱们要赶来见您,所以就没理会了。”昭慧长公主轻描淡写的说道,丝毫不觉得她踢了一个奴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太后闻言,脸色微微有些沉下来,不过到底是没有说什么,“不用管她。皇后——哀家看她是有些疯魔了!”

可不是疯魔了!在乾风帝昏迷的时候,一心想着争权夺利。等到乾风帝醒来,不知道哪得了失心疯,竟然在乾风帝面前挑拨离间,说她这个太后要牝鸡司晨!

太后得知这消息的时候,差点没忍住,想直接掐死林皇后的心都有了!

乾风帝对林皇后早就不满,再加上这两件事,对林皇后的印象那是跌落到了谷底,简直是恨不得林皇后直接死了算了!

昭慧长公主见太后的脸色不好,心道,难道是林皇后又做了什么事儿不成?不过见太后没有开口,她也就没有不识趣的开口问了。

“雅儿,你来了!”朱云兴冲冲的跑进大殿,冲到楚思雅的身边。

朱云前段时间病了,虽说养好了身体,可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小小年纪就受了这么多苦,确实是让人心疼。

“你啊,没规矩,怎么不给太后请安。”昭慧长公主笑着道。

朱云反应过来,连忙给太后行礼,“姨——”

“好了,你个丫头,在慈宁宫向来是没规矩的,哀家也不拘着你。”太后对朱云是真心疼爱,只希望朱云能够这么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可惜,她老了,怕是不能看顾朱云多久。

不过,朱云跟楚思雅交好,楚思雅身后有长公主府还有忠勇侯府,她对慎王也有恩。

说起慎王,就不能不说一句,慎王的能力确实不错。之前他接管了肃王所有的差事,肃王让手下的人天天给慎王下绊子。慎王一开始,真的是多灾多难,可慎王没有服输,反倒是镇压了肃王的人,而且还培养了自己的心腹,差事也办得是井井有条起来。

这让太后和乾风帝都不禁有些安慰,慎王确实是一个值得培养的。

楚思雅身后有这么多的势力,将来她去了以后,想来只要她能看顾朱云几分,朱云就一定能继续像现在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

所以太后希望朱云能和楚思雅亲近一点,再亲近一点。

“启禀太后,皇后娘娘求见。”

就在气氛和乐融融的时候,突然有宫人来禀报。

“母后,别是儿臣刚才动手处置了皇后宫里的人,皇后心里不高兴了吧。”昭慧长公主凉凉的开口道。

“娘。”

“好了,在哀家这儿,还轮不到皇后不满!去把皇后请进来,哀家也想看看皇后想说什么!”

很快,一席大红凤袍的林皇后进了正殿,林皇后先给太后请安,楚思雅,纤柔还有朱云又给皇后见了礼。

昭慧长公主似笑非笑的看着林皇后,“皇后,别是本公主动了你身边的丫鬟,你气不过,就追到母后这里吧!”

林皇后听着昭慧长公主嘲讽的话,差点没气的仰倒,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她小肚鸡肠不成!

“长公主真是说笑了!本宫是皇后,母仪天下!岂会因为这一点小事来找母后!其实,本宫方才让芍药请荣安郡主,还真是有事要请荣安郡主帮忙!”

“哟!我家雅儿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帮皇后娘娘你的忙!”昭慧长公主无不嘲讽的开口道。

“好了,皇后到底有什么事儿。”太后皱着眉头打断了林皇后和昭慧长公主之间的唇枪舌战。

“启禀母后,月妃的身子好像不太对。”

太后皱着眉头看着林皇后,“什么叫月妃的身子不太对?太医都是干什么的,难道太医都看不了病了!只能让雅儿来看不成!”

“母后,太医已经看过了,不过,月妃的情况有些特殊,儿臣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心想,荣安郡主的医术高超,正好能够确定一下。”

身子不好?楚思雅忍不住在心里想,是什么身子不好?难道是——

“母后,这可是关于皇家子嗣的大事儿,可是容不得半点的差错!”林皇后义正言辞的开口。

其实林皇后对月妃有没有身怀龙种是一点都不好奇,也没兴趣!她只是想借着这个由头请楚思雅,好跟她说道说道皇商的事儿,可谁知道昭慧长公主竟然这么不给她面子,将她派去的人给踢了!

“太医怎么说。”太后岂能听不出林皇后的弦外之音,不就是月妃怀孕了。

“说是不足一月,可想来,应该是怀上了。”

“太医既然说怀上了,想来就是怀上了,这些太医,医术不怎么样,可看女人怀孕没怀孕的本事倒是厉害!”昭慧长公主凉凉的开口,月妃肚子里的孩子,怕是没有人会注重她。就凭她,在来大梁之前,竟然就有相好的!竟然还为了她那个想好的,给乾风帝下毒!就凭这两点,乾风帝怕是都不会要她肚子里的孩子!

林皇后斜睨了一眼昭慧长公主,从她进宫开始,这个小姑子就从来没有给她什么好脸色过!

“皇帝怎么说。”

“皇上说,一切任凭母后做主。”

“打了吧。月妃迟早是要回水月的,孩子留不得!”

楚思雅有些心惊的看着太后,月妃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太后的亲孙儿,一句打了,就等于是扼杀了一条小小的生命啊!

不过楚思雅心里虽然震惊,可她也不会多说什么,皇宫就是这样,表面上看着富丽堂皇,光鲜至极,可实际上底下埋藏了多少的血腥肮脏!

“是。”林皇后对这个结果一点都不例外,月妃肚子里的孩子注定是留不的。

月妃的事情了解,林皇后满脸可亲的看着楚思雅,“荣安郡主倒是出落的愈发好了。”

楚思雅看着林皇后那一脸亲切的模样,只觉得膈应,不过还是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皇后娘娘夸奖了。”

“本宫哪里是夸奖了。荣安郡主不止是出落的好,这人啊,更是聪明能干,听说这皇商竞选的事儿,就在这几天了?”

果然,林皇后还是冲着皇商的事儿来的!

“皇后!”太后的声音隐隐含着不悦。

林皇后也是一个识相的,知道太后生气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母后,儿臣作为六宫之主,这皇商也算是六宫的一部分,儿臣开口问问,也不为过吧。”

“是啊,皇后是六宫之主!之前的皇商徐家,不就是皇后你亲自提拔上来的,啧啧,竟然敢以次充好,还害的云儿小小的年纪,就遭了这么大的罪!”

昭慧长公主无不嘲讽的开口道。

林皇后的脸瞬间变得铁青,“你——”

“好了!你们两个真是碰到一块儿,就没有消停的时候。昭慧,皇后是你嫂子,对她尊重一点。”

太后发话了,昭慧长公主也只能应是。

“皇后,皇帝既然已经将事情交给雅儿了,你也就别再多问。之前的徐家是怎么回事,哀家心里清楚,皇帝心里也清楚!至于那些以次充好的药材?哀家没多说什么,皇帝也没多说什么,是给你这个皇后留一点面子!”

林皇后气的双手紧握成拳,锋利的指甲甚至划破了她的手掌心,她都没有知觉。太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她的面子!她有将她当成儿媳妇儿嘛!

她有什么错!她这个皇后,说好听了是皇后,可没有皇帝的宠爱,唯一的儿子更是年纪轻轻的就去了,只留下一个孙子!她千方百计的为自己的孙子谋划,她哪里错了!

好!好!既然一个个的都这么逼迫她,那她也就没必要再忍下去了!

林皇后目光阴鹜的扫了一眼昭慧长公主,只是此时众人的心思都不在林皇后身上,倒是纤柔注意到了,心里暗惊。

------题外话------

推荐好友月亮喵的《农女福妻当自强》

一遭穿越,周安宁穿成了被拐卖的农家幺女。

大嫂恶毒,将她拐卖给拐子;

哥哥不孝,散播命硬谣言;

族长贪心,助纣为虐抢了家中田地。

周安宁冷笑:穿越一回,她自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幸好家中虽然贫困,但好歹有疼她入骨的娘亲,温柔善良的侄女。至于三嫂,虽然包子了点,调教调教也是人才一枚。

种果园,酿美酒,养花草,做胭脂,小小农女撑起大周一片天。

容貌俏,财满屋,自有上门桃花朵朵开。

男主冷笑:他最擅长的就是掐桃花!开一朵掐一朵,开两朵掐一双。

心灵手巧福气女X腹黑深情世子爷,一对一,宠文不解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