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走运的徐子寒/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朝

“启禀皇上,臣要参荣安郡主!”一身穿大红色绣着仙鹤图纹的官员站出来,此人正是正五品的御史台大夫,姓杨。

乾风帝的眼眸闪了闪,鹰眸紧紧的凝缩着底下的人,似笑非笑的开口,“哦?你要参荣安?什么罪名,说来给朕听听。”

杨御史一时间有些捉摸不透乾风帝的想法,可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闪过一丝坚定,“皇上信任荣安郡主,才让她主持选拔皇商之事,可荣安郡主不思皇恩,竟然向那些商户索取贿赂!这简直就是有辱君恩!”

“皇上,杨御史说的是!虽然荣安是臣的女儿,可臣也绝对不会包庇她!”楚玉亭对这件事虽然了解的不是很清楚,可是这绝对不妨碍他上来,狠狠踩一脚楚思雅!一是为他自己报仇,二也是为了她的心肝宝贝报仇!

“大义灭亲?朕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大义灭亲的?连自己的孩子都能不顾及,是不是哪一天,也会要了朕的命啊!”

楚玉亭一惊,心知是他着急了,于是忙不迭的跪下。

乾风帝见状,冷冷哼了一声,这楚玉亭就是个没用的孬种!当初要不是他需要楚国公府的支持,昭慧哪里需要嫁给楚玉亭这种人渣!

只一眼,乾风帝就收回了视线,这种人渣不值得他浪费心思。

至于杨御史,一个墙头草,谁给的好处多就投靠谁,倒是不知道是受了谁的挑拨。

“朕倒是奇怪了,你是从哪儿知道荣安收取贿赂了?”

“要竞争皇商的商户几乎都给荣安郡主送了礼物,而且件件价值不菲!夜光杯,极品的羊脂白玉佩......那些商户的动作如此之大,真真是让人想不知道都难啊!”

“你知道的倒是清楚,就连那些商户给荣安送了什么礼物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杨御史低着头,不知道乾风帝这话是褒还是贬。

“可朕今天明白的告诉你!你说的这些,朕早就知道了!至于那些所谓价值不菲的礼物,荣安全都先送来给朕过目了!”

杨御史不可置信的长大嘴巴,显然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出,那他今天做了什么?他做的全是无用功吧!不仅仅是无用功,说不定还惹怒了乾风帝!

“本来,朕是没想提这件事,不过既然有人主动提了,朕也有话要跟你们说说。都说商户低贱,但朕见到的,却不是这样啊!小小的商户,宝贝倒是不少!一件件的,倒是能跟朕国库里的宝物媲美了!”

众大臣纷纷低头,不敢回应乾风帝的话。

乾风帝扫了一眼众人,不知道在想什么,眼底闪过一丝阴霾,“士农工商,商人排最末!可商人却是最富裕的,这让朕很担忧啊!众卿家不如说说自己的想法,朕也想听听!”

一个年近花甲的大人站出来,“启禀皇上,商人的地位低贱,也就只是有些黄白之物,登不了大雅之堂,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乾风帝闻言摇了摇头,迂腐!显然乾风帝对这话不是很赞成。

又有一个年轻的官员站出来,“启禀皇上,既然商人富裕,依臣看,不如就让他们多交一点税负,也好充盈国库!”

“皇上此举不妥,若是单单只提高商人的税负,他们怕是会有意见。一个弄不好就会是一场大乱!”

“区区的商人罢了,身份低贱,增加他们的赋税,又有何不可!”

......

乾风帝冷眼瞧着朝中的大臣,一个个的争的面红耳赤,不知道等了多久,乾风帝才开口,“好了。”

话落,方才还争吵的厉害的官员,一个个的立马静若寒蝉,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朕长久以来一直都有一个想法,让商人参加科举!”

乾风帝的话就像是一颗炸弹一样砸在了众人的心中,他们简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乾风帝,他们听到了什么,他们竟然听到乾风帝竟然打算让商人参加科举!

“皇上,此事万万不可!从我大梁立朝以来,商人向来都不被允许参加科举的!”

“皇上,这件事一个不好就会动摇国本,是万万不可行啊!”

“皇上——”

......

“好了。谁说商人没有参加科举的先例,徐子寒,他不也只是一个商人,可他却参加了科举,更是高中了探花,甚至比一些自命不凡的书生要有出息的多!”

“皇上,徐子寒虽然是商人出生,可他到底是皇商徐家之人,当年他参加科举本身就有很多不合理之处!后来,徐子寒怕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主动放弃功名!”

“当年徐子寒为何要放弃功名,原因是何,朕清楚,但决不是你嘴巴里说的什么,觉得自己不配!”

“皇上——”

乾风帝懒得再听这些人说些陈腔滥调,提高商人的地位,是乾风帝一直都想做的,之前,他是担心提出这件事,会遭到百官的反对,可自从楚思雅将那些宝贝给他看以后,乾风帝才真正下定了决心!

“你们心里也别不服气!你们寒窗苦读多年,要是连一个商人都比不了,朕都要替你们脸红!不过,商人之前确实是不能参加科举,乍然,参加科举,确实会让许多人不服气,所以朕打算,凡是打算参加科举的商户,同年的税负增加一倍!”

朝中不少人的脸色都变了,在官场为官的,哪一个不是老油条,他们怎么可能看不出,乾风帝这是打定主意要提高商人的地位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也没人敢再继续撩乾风帝的胡须了!

早朝的决定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梁都。

楚思雅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也不禁微微有些诧异,诧异过后,就释然了。

“皇帝舅舅这个政策倒是好。商人有钱,缺少的就是社会地位,翻一倍的赋税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能让自家的儿子参加科举,他们怕是交十倍的赋税,心里都乐意。”

昭慧长公主却忍不住摇了摇头,“你皇帝舅舅这道政策,最多只能让一部分商人的地位提高。别忘了,读书人向来自命清高,哪里看得起商人,各地的主考官,心里怕是也瞧不起商人的紧!说不定就会暗中给参加科举的商人下绊子。”

楚思雅闻言点了点头,是她想的太少了,她娘说的还真是不错,不过,自己的皇帝舅舅既然走出这一步了,想来会在后面逐渐提高商人的社会地位。

古代是市农工商,可在现代,商人的地位那绝对是杠杠的!商业巨子都是让人仰望的存在啊!

“娘,那什么杨御史是谁?我的印象里可没有他,他怎么无缘无故的参我?”楚思雅之前就想过,有人会拿自己收了那些商人的礼物做文章,可没想到出来的是什么杨御史,她压根儿就补认得!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显然她也是不知道那什么杨御史。

“八成是人推出来的小卒,你皇帝舅舅会查这人背后是谁的。”

楚思雅点了点头,反正这件事也没有闹得太大,她不需要太担心。

翌日

参奏楚思雅的杨御史就被贬了官,直接被扔到一个偏远地方当小吏。

同时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也知道了,这件事到底是谁的手笔!

昭慧长公主恨恨的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杯都跳了跳,“林皇后!好一个林皇后!”

楚思雅也没想到针对她的,竟然会是林皇后!

楚文豪和楚文煜眼底也闪过一丝震惊,尤其是楚文煜的眼底更是染上了浓浓的苦涩,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害自己妹妹的,竟然会是林家!

楚文煜虽然早就知道,他跟林依柔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可在知道是林家针对他妹妹的时候,他心里还是不可抑制的痛了!

“煜儿!你别忘记了,你的命可是雅儿救回来的!没有雅儿,就没有如今的你!你娶谁都行,就是不能是林依柔!不能是林家的女儿!”昭慧长公主气的不行,甚至都有些口不择言了!

之前老赵氏诬陷楚思雅通敌卖国,她暂时动不了楚国公府,心里早就憋了一团火了!

如今林皇后针对自己的女儿,她又是什么都不能做!此时,她心里的怒火真的是在熊熊燃烧,简直将她最后一点理智都给烧没了!

此时,林皇后只记得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儿子,是绝对不能娶林家的女儿!

林皇后的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好,害她的女儿,竟然还想将她的侄女嫁到长公主府!做梦吧她!

“娘,您说这些做什么!”楚思雅有些无奈的看着昭慧长公主。

楚文煜紧紧抿着唇,良久,才开口,“娘,您放心,儿子此生绝对不可能娶林家的女儿!”

昭慧站公主也觉得自己方才的话可能有些说重了,正想要弥补一番,可是一听到楚文煜的保证,便立马接道,“煜儿,你要记住自己的话。林皇后能在长公主府落难,就毫不犹豫的撇清干系,更是处心积虑的害你唯一的妹妹,这样的人家,咱们是绝对不能结!你明白吗?”

楚文煜狠狠点了点头,“娘,我明白。”

昭慧长公主见自己这儿子总算是想通了,心里也就放心了。

可楚思雅却没有这么乐观,楚文煜真的想通了?真的明白了?

书房

“二公子,郡主打发身边的丫头来给您送碧叶莲子羹。”侍书在楚文煜的耳边低声说道。

楚文煜的眼神闪了闪,“让她进来吧。”

“又是你?”楚文煜不禁有些奇怪,自己这妹妹,倒是很喜欢打发这个丫头来给她送东西!

冰玉将碧叶莲子羹放到楚文煜的桌上,然后淡淡的开口,“二公子说对了,又是奴婢。这碧叶莲子羹还是热的。请二公子尽早服用。”

“雅儿也不知道给我换一点新鲜的吃食,两次送的都是碧叶莲子羹。”楚文煜看着那碧绿的莲子羹,忍不住摇了摇头。

“郡主说,上次送碧叶莲子羹是希望二公子你能真正走出心头的困惑。这一次,是提醒二公子,不要像这莲子羹一样,藕断丝连。”

楚文煜捞起一勺子的莲子羹,果然是粘稠难分,就像是冰玉说的藕断丝连。

“雅儿身边的丫头都像你一样胆子大?”楚文煜不禁有些戏谑的开口。

“奴婢的胆子不大,奴婢一切都只听郡主的吩咐而已。其实——”冰玉说到这里,闭上了嘴巴,似乎是担心自己的话会刺激到楚文煜,所以才不敢开口。

楚文煜倒是来了兴致,甚至还隐隐忘记了,他对林依柔的失望,“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是二公子要奴婢开口的。那奴婢就实话实说了。说实在的,奴婢真的是有些瞧不起二公子!”

“大胆!你就算是荣安郡主身边的丫鬟,可也没有资格指责二公子!”侍书忽的大声说道,看向林冰玉的眼神也隐隐有些不善,心里甚至还怀疑,荣安郡主身边怎么会有这么不懂规矩的丫头!

冰玉抿着唇不再开口,只是心里还觉得委屈呢!她明明是不打算说的,是这二公子硬缠着她,让她开口!

楚文煜摆了摆手,示意侍书闭嘴,“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开口。我也想听听你能说出什么大道理来。”

“二公子说笑了。奴婢都没有读过多少书,哪里能说出什么大道理来!不过,奴婢觉得男子汉大丈夫,该操心承的事情不少,哪里能就因为一个女人就一蹶不振,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了自己的妹妹替自己担心!”

其实说白了,冰玉压根儿就不操心楚文煜怎么样,要不是楚思雅担心楚文煜这个哥哥,冰玉是绝对不会说这么一番话的。

显然楚文煜也听懂了冰玉的意思,不过,他更多的是惊奇,没错,就是惊奇,这冰玉的单子不小啊!只差没有指着他的鼻子说,他不是一个男人了!竟然还让自己的亲妹妹替他操心!

“你的胆子确实很大!”楚文煜像是打量稀奇物种似的看着冰玉。

冰玉紧紧抿着唇不再开口。

楚文煜看了一会儿冰玉,才缓缓开口,“不过,本公子倒是欣赏你这个胆大的。你不是说你不识字,这样好了,以后每隔上两天,你来我这儿,我教读书。”

冰玉万万都没有想到楚文煜竟然要教她读书!

惊讶过后,冰玉果断的摇头,“我是郡主身边的丫头,不劳二公子费心教导了。”

楚文煜方才的话,说出了,就有些后悔了,冰玉是楚思雅身边的丫鬟,他教导她,确实是有些不对。

可楚文煜见冰玉竟然犹豫都不犹豫的拒绝,这就让他心里憋闷了!难道他是毒蛇猛兽不成,小小的一个丫鬟竟然还唯恐避之不及?

“我也要教导侍书读书,教你,只是顺带,你拒绝的那么快做什么!”

“奴婢——”

“事情就这么定了,你要是担心雅儿那边,大可不必,我亲自去跟雅儿说,这你总放心了吧。”

楚文煜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冰玉确实是不能拒绝。而且她也确定只要楚文煜主动去找楚思雅,楚思雅也肯定会同意!

冰玉扁了扁嘴,闷声闷气的开口,“是,奴婢先告辞了。”

楚文煜点了点头,冰玉既然同意了,那她也确实是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了。

楚文煜还真的主动去找楚思雅说起这件事。

楚思雅当时听楚文煜开口的时候,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自己的二哥什么时候这么有闲情逸致的要教一个丫鬟读书?

楚文煜被楚思雅看的微微有些不自在,微微的咳嗽了两声,“我每隔两日都是要教侍书读书的,你那丫鬟也是个聪明有灵气的,再加上她,也不错。”

楚思雅却觉得不太好,“二哥,冰玉到底是我的丫鬟,这男女授受不亲——”

楚思雅还是觉得,拒绝这件事情最好。

楚文煜见楚思雅不同意,眼神微微一闪,“雅儿,其实二哥是想找些事情做做,因为林小姐的事儿,二哥——”

楚思雅一听楚文煜提起林依柔,整颗心顿时吊起来了,“二哥,你愿意教冰玉,是她的福气,这样好了,每隔两天,我就让冰玉到你那里去,你教她读半个时辰的书,然后给她布置课程,让她回去自己学习就是了。”

楚文煜拧了拧眉,私心觉得半个时辰太少,不过,他也知道这是楚思雅的底线了,要是他再得寸进尺下去,怕是没有什么好结果,于是点了点头同意。

楚思雅等楚文豪离开后,才忽的想明白,自家二哥要想找事情做,还愁没事儿做不成?为何这么纠结于要教冰玉读书?

不过楚思雅也就只是纠结了一会儿,就将这事情给甩开了,自家的二哥有些事情做也不错,可能自家二哥就是比较欣赏冰玉,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时光匆匆,转眼就到了竞选皇商的日子。

第一个竞选的就是为皇宫供应药材的皇商,乾风帝倒是挺注重这件事,亲自来观看,其实他是想知道楚思雅这丫头会怎么选择!

乾风帝既然出来看热闹了,林皇后自然也在。这次,林皇后支持的是京城的药商水家。

可惜因为楚思雅不识抬举,害的她都没做开口的机会,甚至她想将楚思雅,结果却让乾风帝狠狠打了一记耳光!

现在林皇后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水家能够争气一点!

楚思雅没想到,只是竞争一个小小的皇商而已,乾风帝竟然会亲自来观看,真不知道,是不是她这个皇帝舅舅太无聊了。

关于竞选皇商的事儿,前面竞选的人,楚思雅是压根儿就没有管,直接扔给下面的人,反正要做皇商,财力必须雄厚,能到最后一关也是他的本事,所以楚思雅对前面的事情是一点都没有过问。

一直到她负责最后了阶段的时候,她才开始看选上来的人。

总共有三个人,徐子寒自然在其中,想想,徐子寒这么多年的准备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还有一个水家派出来的是这一代的嫡出公子水居一,也是京城的老字号药商了,不过听说跟林皇后走的很近,水家一个女儿好像是林家二爷刚刚纳的妾室。”

至于最后一个,就让楚思雅惊讶万分了,林家,就是跟在肃王身边的林家,也是风音的夫家!

楚思雅记得这林家不是很想进太医院做太医吗?怎么会来竞争皇商?要知道,就算是皇商,那也只是一个商人!

楚思雅也只是惊讶了一会儿,人家都已经在最后一关了,她总不能把人赶走吧!

林家参赛的人还是风音的丈夫林风。

林风倒是能称得上是相貌堂堂了,抬手投足间,还有读书人的气质,只是在风音生了女儿,就忙不迭的想要纳妾,这个做法,让楚思雅鄙夷的很。

楚思雅只是看了一会儿,也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本郡主想,各位既然能参加到这最后的比试,对药材想必是十分熟悉的。本郡主要考你们的,很简单,第一关,给一个病人看病。第二关,本郡主写一些药材,谁能说出哪些药材混合在一起,会产生毒性,谁就胜。”

“皇上,荣安这也未免太胡闹了!您听听她都在说什么,只是给宫里供应药材,懂得药材的习性不就行了,哪里还用得着给人看病,还——”林皇后觉得楚思雅制定的比试规则,对她的人很不利,于是忙不迭的开口道。

乾风帝扫了一眼林皇后,这才开口,“朕倒是觉得荣安的想法很好。之前的徐家,为皇家供应药材做了这么多年,不还是以假充好,害的云儿那丫头大病了一场!要朕说,这供应药材的皇商,不仅要懂药材,还要有医者父母心才是!”

林皇后一噎,乾风帝都说楚思雅做得好,她还能说些什么!

不过林皇后倒是愈发的气愤了,她心里认定了,乾风帝没有将她这个结发妻子放在眼中,否则怎么会处处反对她这个做妻子的话!

仇恨的种子早就在林皇后的心里埋下,每日都在茁壮成长,就是不知何时会长成参天大树,让林皇后做出丧失理智的事儿来。

乾风帝只扫了林皇后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他这皇后脑袋是有些拎不清,眼皮子浅,做事从来不会为大局着想,能想到的,唯一想到的,就只有她那一点点自身的利益。这种女人哪里配母仪天下!

乾风帝说着,忍不住摇了摇头,林皇后再不好,也是他的结发妻子,他只能认了。

楚思雅很快让一个男子坐在椅子上,由参赛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给男子把脉。

水居一、徐子寒还有林风分别上来为男子把脉。

等到三人都把过脉以后,又纷纷的将自己的诊脉结果,还有该如何调理写在纸上。

三人写好后,就有侍卫去取,然后交给楚思雅。

楚思雅接过纸张,一个个的看了过去。

“几位不如谈谈对这个患者的看法。”

最先开口的是水家的水居一,“启禀郡主,此男子面色如土,舌苔色厚,脉搏虚弱无力,咳嗽不断,想来是已经病入膏肓了。在下认为应该从内开始治疗,先替他清除体内积攒的毒素,然后一步步的固本培元。”

“林家的公子是什么看法。你纸上写的病状倒是跟水公子差不多,治疗的法子,倒是挺新颖。”

“启禀郡主,在下认为,此男子已经病入膏肓,时日无多,若是从内开始调理,时日怕是所需颇多,病人可能会撑不到那个时候,所以在下认为应该先从外调理病人的身体,让他身体先强壮起来,然后再慢慢调理病人内里的亏损。”

楚思雅点了点头,“人家都是从内开始调理,你的法子倒是听奇特,直接从外调理。”

这林家的医术还是有些水准的,难怪这林风的祖父能够受到肃王的重用,如今看来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你们知不知道徐家的公子写了什么。”楚思雅没有评断谁的答案更好,反倒是说起了徐子寒的回答。

“徐公子多年经商,想来对医术这一块已经很久没有研习过了吧。”水居一颇为嘲讽的开口。

林风倒是没有开口,他从爷爷那里得知,宫里的和宁公主可是心仪徐子寒。说不定,哪一天徐子寒就成了皇亲国戚,所以此时还没有摸清楚情况,最好不好开口。

“他的纸上写的很简单,没病!开的方子,一副甘草汤!”接着,楚思雅又补充道,“回答正确!”

这下别说是水居一和林风傻眼了,就是乾风帝也有些目瞪口呆,他虽说不懂得医术,可也能看出那男子面如土色,气息奄奄,怎么会是没病呢!

“很奇怪吧!这人看着明明是气息断断续续,面色如土,脉搏也是时有时无,虚弱异常,怎么会没有病!”楚思雅看着水居一和林风傻眼的样儿,开始解释。

“面色如土,是本郡主在他脸上涂了药汁,气息断断续续,老是咳嗽不停,装的!至于脉搏了时有时无——”说到这儿,楚思雅停了停,然后对着男男子说道,“拿出来吧。”

众人都被楚思雅说的拿出来,说的一愣,显然是没有听懂楚思雅话中的意思。

可很快,他们就明白了,男子直接从自己的腋下拿出一个鸡蛋。

“这就是脉搏为何时有时无的原因了。”

林皇后一张浓妆厚抹的脸几乎气的扭曲了,“皇上,荣安郡主是不是天胡闹了!这不是骗人嘛!”

“骗人?朕怎么没看出来荣安哪里骗人了?水家的还有林家的人,连给人看个病都不会,还想给宫里供应药材?”

“皇上——”

“皇后要是不愿意继续看下去,就回去!朕将事情交给荣安,那自然就由她全权负责,皇后,你的话太多了!”

林皇后愤愤不平的闭上了嘴巴,她知道,若是她再继续说下去,乾风帝怕是真的要将她赶回自己的宫里去了!

只是林皇后对楚思雅的怨恨也是愈发的深了,打心眼里认定,楚思雅就是故意克她的!

“荣安郡主——”水居一的一张脸红了白,白了红,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可楚思雅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怎么,不服气?其实,本郡主的这法子并不高明。只要你们仔细把脉,是能查得出来的。可为何你跟林家的公子都不知道?只有一个原因,你们太自信了,你们太相信自己眼睛里看到的一切了!不过可惜,偏偏就是因为你们的自信,才输的一塌糊涂!其实本郡主倒是很想问你们一句,你们真以为自己的医术已经登峰造极了?本郡主自认为医术小有所成,可每次给人把脉,都不敢掉以轻心,可你们一个个的倒是自信的可以,竟然牛气的只把了那么一会儿脉,就确定人的病了?”

水居一和林风都不在开口,不过脸上还是有不平之色。

“这一场,徐子寒胜。”楚思雅才懒得管这两个人服气不服气呢!爱咋地咋地。生为一名医者,却如此漫不经心的给人诊病,这是大忌!

“下一场不用比了!”

楚思雅正想开口说比试第二场,谁知乾风帝突然开口。

“皇上,荣安郡主既然设置了两场比试,这第二场怎么能不比呢!”林皇后忙不迭的开口道。

第一场输了,起码还有第二场能够翻盘,若是都不用比了,那不是必输无疑了!

乾风帝扫了一眼林皇后,这一眼,只让林皇后遍体生寒。

“就从这第一场,朕就算看清楚了这几个人的秉性。给皇家供应药材,医术必须得高超,还有一点,那就是得踏实忠诚,有些人,见多了富贵,这心就开始野起来了,这种人,朕不会用!”

楚思雅撇了撇嘴,乾风帝干脆就说,林家和水家的人都不会用好了!

“你是徐子寒。”

被乾风帝点到名的徐子寒,立马恭敬的对着乾风帝跪下,“草民正是徐子寒。”

“朕记得你。”乾风帝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能不记得嘛!自己的女儿还为了这么一个小子寻死呢!他要是记不得徐子寒,才见鬼了!

楚思雅闻言,眼眸闪了闪,她总觉得乾风帝这话说的有些阴森森的。

“你曾经高中过探花,是吧。”

徐子寒身形一颤,可还是点了点头,“是,草民早年有幸曾经中过探花。”

“什么有幸没幸的!能高中探花,是你自己的本事!运气什么的,向来做不得准!”

乾风帝这话也是鸡蛋里挑骨头了,难道谁高中了探花,还要很自豪的说一句,我就是因为本事大,所以才能高中探花的!

这要是现代,会这么回答的人倒是不少,可这里是古代,要是朕有人这么回答了,会被认为是不矜持,甚至是孤傲!

徐子寒在商场上发展了这么多年,也算是能够看懂一些人心,现在乾风帝明摆着是找他的麻烦!

不过就算知道乾风帝在找他的麻烦又能如何?人家是皇帝,他惹不起!

乾风帝一看徐子寒唯唯诺诺的模样,心里又不爽了!一哥大男人,竟然一点血性都没有!真是没出息!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乾风帝的想法,否则真是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既然你当初能高中探花,如今又赢得了皇商,想来是有些本事的。”乾风帝也懒得再难为徐子寒了,悠悠的开口道。

“草民愧不敢当。”

“行了,你也别谦虚了。皇商你先做上三年,以后能不能连任看你的本事。不过,你既然曾经高中过探花,朕也已经开恩,让商人都能参加科举,这样吧,朕就封你为翰林院的编修。你以后都去翰林院修书吧!”

“皇上,草民——”

“什么草民?朕看你年纪轻轻的,这耳朵也有些不好使了!没听到朕方才的话,你如今是翰林院的编修了!”乾风帝鹰眸一瞪道。

楚思雅也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搞得有些头脑发晕,徐子寒的运气可真好,赢到了他一直心心念念的的皇商,乾风帝竟然还给了他一个小官做!

徐子寒虽然震惊,可也知道,这是他不容错失的好机会,于是对着乾风帝磕头,“微臣谢皇上隆恩。”

楚思雅撇了撇嘴,这徐子寒真是走大运了!

慈宁宫

楚思雅将这件事儿告诉太后的时候,还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徐子寒的运气可真是好!”

太后宠溺的看了一眼楚思雅,“你就只能看出他的运气好?”

楚思雅眨巴了一下眼睛,听太后话里的意思,似乎还有什么其他原因啊!

“外祖母,难道这里头还有什么深意不成?”

“自己想去。”太后悠悠的开口道。

自己想就自己想!楚思雅扁了扁嘴。

“我知道了,是因为和宁吧!我也听说,和宁为了徐子寒撞墙的事儿,皇帝舅舅怕是心软,想答应和宁了。不过徐子寒就算是皇商,这身份也有些太低了,所以皇帝舅舅就给了他一个翰林院编修的活儿!外祖母,我说的对不对?”

“一半。”

楚思雅皱着眉头,一半,是说她只对了一半吗?那还有一半是什么?

太后见着楚思雅那可爱的模样,也不想再吊着她,“你忘了,你皇帝舅舅才颁布了让商人参加科举的事儿了?”

楚思雅闻言,顿时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皇帝舅舅是特意提拔徐子寒的,他是皇商,说到底也就只是一个商人,皇帝舅舅就是借着他,告诉天下的商人,以后商人也能参加科举,商人也一样能做官!皇帝舅舅让徐子寒进翰林院,也是希望徐子寒能培养出自己的势力,商人的地位到底太低了,就算有考中科举的,怕是在官场上也是寸步难行!”

“孺子可教!雅儿啊,雅儿,你真是可惜了,是个女子。你若是个男子,文能安邦,武——你倒是不会武!”太后说着摇了摇头。

“我才不要是男子的,我啊,就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外面有什么事儿,由男人去顶,我呢,大树底下好乘凉,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儿,我才懒得理呢!”

“你啊!对了,你和忠勇侯的婚事近了。哀家和皇上商量过了,到时候你们敬茶,就到宫里敬吧。”

“外祖母——”楚思雅有些感动的看着太后。不能不说,太后和乾风帝真的是太为他们着想了。

燕家的那群人渣,楚思雅没想到一次,心里就恶心上一次。让她给燕南天敬茶,直接给她一刀算了!

镇北侯府,云翎的两哥舅舅,听说跟云翎的关系极差,老镇北侯夹在中间,怕是也不太好过。

到宫里敬茶就不一样了!这些烦恼就全都没有了!

------题外话------

推荐《豪门婚色之醉宠暖妻》/圆呼小肉包

那夜,她醉成了狗,他药性似火,房门一打开,*碰撞燃烧。

酒醒,药醒,漫天绯闻在公司传开。

她是集团基层小新人,他是处在食物链顶端的大老板,为平息流言,一声令下,她被放逐出国。

阔别一年,她被召回。

公司内依旧议论纷纷,谣言再升一级。

“你消失的一年是不是躲起来生孩子去了啊?大老板的孩子是你生的吧?”这是她最好的同事代全体员工问的。

问完后没多久,他也问了她同样的问题。

—“我的孩子与你有无关系?”

—“没有!”她答的果断。

—“错,我孩子的母亲是你。”

—“啊?”

ps:人家一夜情后都是女带娃找男人,她这一夜情后偏是男带娃找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