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大婚/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光匆匆,转眼就到了楚思雅及笄的日子,这一日,也是楚思雅和云翎大婚的日子。

前一日,楚思雅是选择跟昭慧长公主一块儿睡的。

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躺在一块儿,心里倒是忍不住有些紧张。

“娘,我好紧张。”楚思雅觉得现在除了紧张两个字,真的是没有其他字来形容她的紧张了。

如今已经入冬,寒风凛冽,屋内的暖炉是烧的热热的,身上盖着的更是羽绒被子,这是楚思雅收集鸭绒,给昭慧长公主制成的,就连她自己,她都没有舍得做,嫌麻烦。

暗夜中,招呼长公主虽然看不到楚思雅的表情,可也能够想象到女此时紧张的神色。

一直以来,自己这女儿都表现的太淡定了,倒是难得有这么小女儿情态的时候。

“有什么好紧张的,翎儿是真心爱你。对你也是真心好,你压根儿就不用担心什么。”

“话是真么说,可我还是担心。娘,您那时候成亲,有担心过吗?”楚思雅忍不住开口问道。

话一出口,楚思雅就后悔了,她娘的丈夫不就是楚玉亭那人渣,她在她娘面前提楚玉亭那人渣,不是在往她娘的心上插刀嘛!

昭慧长公主只是沉默了一会儿,便开口道,“娘,成亲的时候,其实也很紧张。当时,娘虽然是为了你皇帝舅舅拉拢楚国公府才嫁给楚玉亭的,可哪个少女不怀春,娘那时候也希望,能跟自己的丈夫举案齐眉。而且当时楚玉亭的名声不错,所以娘当初知道自己要嫁给他的时候,还期待过。”

昭慧长公主的声音很轻,听着似乎没有什么起伏,可楚思雅却从中听到了伤心。就像是一根根细密的针一样扎在她的心上,让她很不舒服。

“现在想想,还不如不期待。那时候娘还不知道赵氏的存在,虽然楚玉亭对娘还比较冷漠,可娘想着,之前跟他到底不熟悉,所以他才会这样。可后来,娘生了你大哥,他还是如此。一直到娘怀着你二哥的时候,赵氏上门了,对了,当时还带着楚文勇,他竟然比你大哥还要大!那时候,娘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这个男人,心里怕是从来都没有你娘我,一直以来,都是娘在自作多情罢了。”

楚思雅双手双脚都紧紧抱着昭慧长公主,从这一刻起,她真的是恨死楚玉亭了!既然不爱她娘,为何还要娶她!一方面享受了成为驸马的尊荣,可一方面,又一次次的伤林她娘的心,一次次将她娘作为公主的尊荣踩在脚下。

“娘跟你说这个做什么!雅儿,你要记住了。翎儿是真的爱你。娘愿意放心的将你交给他,也是相信,他一定会好好待你。雅儿,你要学会的就是做一个好妻子,怎么做一个好妻子,娘不知道,因为娘跟楚玉亭压根儿不算是夫妻吧。”

“娘,咱们不要那人渣了。以前是因为楚国公府势大,连皇帝舅舅都只能退让三分。可如今楚国公府已经是日薄西山了,只要让皇帝舅舅下旨,让您和楚玉亭和离,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楚思雅算是恨死楚玉亭了,她是百分百的希望昭慧长公主能抛弃楚玉亭那人渣!然后寻找美丽的第二春!

昭慧长公主好笑的拍了拍楚思雅的肩膀,“当初娘也气愤至极的时候,也想过和楚玉亭和离。可那也只是气愤至极下,才有的想法。如今早就淡了。”

楚思雅疑惑的看着昭慧长公主,不解的开口道,“娘,为什么?”

“娘要是真的和楚玉亭和离了,你们几个该怎么办。这对你们的名声不好。”

“娘,我、大哥、二哥还有三姐是肯定不会在乎的!”

昭慧长公主摇了摇头,“不说这个了,其实现在跟和离又有什么两样,娘如今也不在楚国公府。那些讨厌的人也不会在眼前晃荡了,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娘已经满足了。

楚思雅嘟着嘴巴,她很想说一句,她不满足好不好!一想到她娘竟然还和楚玉亭那人渣是夫妻,楚思雅心里就不舒服!

不过楚思雅心里也清楚,她娘都是为了他们兄弟姐妹几个着想,否则就楚玉亭那人渣,早就是有多远就让他滚多远了!

”好了,明天就要当新娘子了,别说那扫兴的人了。“昭慧长公主也不想在女儿大喜的日子谈楚玉亭那人渣。平白的添晦气!

楚思雅现在一点都没有明日要出嫁的紧张感了,心里倒是开始盘算起来,该怎么让她娘和楚玉亭那人渣分开,这么想着想着,楚思雅就忍不住睡着了。

第二日

柔暖的阳关透过窗户照在楚思雅的脸上,楚思雅忽的就醒过来了。

刚醒过来的楚思雅,思绪还有些迷糊,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今天可是她和云翎成亲的日子!

昭慧长公主是早早的就起来了,她知道楚思雅今儿个会很辛苦,所以希望女儿能够多睡一会儿,所以她起身的时候没有叫醒楚思雅。

”郡主,您醒了。“冷霜捧着洗脸铜盆进来,实在是楚思雅睡得有些太迟了,昭慧长公主吩咐她来叫醒楚思雅,不曾想,楚思雅自己已经醒来了。

楚思雅自己洗了脸,漱了口,用柳叶条刷牙。

打理好一切以后,就有一堆的嬷嬷来帮楚思雅穿衣。

里一层外一层的喜服,楚思雅只觉得麻烦的不行。

”郡主真是有福气,侯爷对您可是一往情深,这红毛狐狸,听说侯爷打了好几个月了,才凑了这些毫无瑕疵的上等的火红的狐狸毛给郡主做了一件褙子。侯爷可是特意叮嘱奴婢们,一定要给郡主穿上!“

楚思雅微微有些愣神,她还以为这狐狸毛褙子,是她娘担心她冷,所以才特意给她加上的,不曾想,竟然是云翎打了好几月,才打出来的。

一时间,楚思雅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很快,楚思雅身上的嫁衣就穿好了。

大红的嫁衣上,绣着精美的图案,上面还点缀着了好几颗圆润硕大的明珠,衬的楚思雅一张小脸愈发的娇美可人。

今天不仅仅是楚思雅和云翎大婚之日,也是她及笄的日子,这代表她在古代已经成年了!

接着就有人来为楚思雅梳头。

这梳头也是有讲究的,给楚思雅梳头的是一位宗室妇人,姓花。虽然夫君的官职爵位都不是很高,不过这位夫人确实是有福气,她有三儿两女,而且家庭和睦,丈夫敬爱,儿女孝顺。

华夫人,每梳一下,嘴里就会念叨。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楚思雅每听一句,这脸就红上一分,她真心希望自己和云翎能够永永远远的在一起。

就在楚思雅娇羞无限的时候,一旁的喜娘就帮她绞面,虽然绞面很痛苦,可楚思雅还是全都咬牙坚持住了,这倒是让一旁的喜娘有些惊讶,一般的小姐,哪个绞面的时候,不是要抱怨几句,哪怕是那心性坚强的,也会嘀咕两句,可这荣安郡主,竟然一声不吭,这确实是让人惊讶了。

楚思雅配合,所以,所有的一切都发生的十分顺利,一直到盖上大红的盖头,楚思雅手上握着那象征着平安幸福的苹果,耳朵里响起的是外面不绝的鞭炮声,还有锣鼓声,这一刻,楚思雅才真的确定了,她是要嫁人了,嫁给一个叫做云翎的男人。

被红盖头遮着脸,楚思雅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由人扶着走,每走上一步,楚思雅都觉得自己的心跳快了一点,不知道走了多久,耳边的锣鼓声,鞭炮声变得愈发清晰了,扶着的人才停住脚步,楚思雅心里确定,此时她已经由人扶到长公主府的门外了。

突然,楚思雅的手被交到了另一个的手上。

”翎儿,今日我将雅儿交到你手上,你要记得对我的承诺,要一辈子对雅儿好。“

楚思雅听着自己娘亲的声音,心跳不禁变得更加快了。

在红盖头底下的楚思雅,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似乎是在紧张云翎的回答一样。

”兰姨,我爱雅儿!我云翎在此对天发誓,此生我云翎只会有雅儿一个妻子,我更会一心一意的对雅儿。绝不会让她收一丝的委屈!“

楚思雅听着云翎磁性沉稳的嗓音,盖头下的脸红的更像是熟透了的苹果。

楚思雅微微吸了一口气,不停的跟自己说,有什么好害羞的!她马上要嫁给云翎了,到时候他们就是最亲密的人了,要是自己现在就害羞,那以后该怎么办!

这么想着,楚思雅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一点了。

”好!好!翎儿,你的为人,我信得过,今日我就将雅儿交给你!“昭慧长公主激动的声音下响起,”豪儿,你是长兄,今日就再背雅儿出阁吧。“

很快,楚思雅就被搀扶到一个宽大的背上,楚思雅知道,新娘子上花轿,是要自己的亲兄弟背着上花轿的。

”放轻松点,当年,我也背过你的思文,她跟你一样,紧张的连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楚思雅老脸一红,没好气的开口,”谁紧张了!“

锣鼓声还有鞭炮声不绝于耳,这也掩盖住了楚思雅和楚文豪的对话声。

当楚文豪将楚思雅送上花轿的时候,楚思雅突然在楚文豪的耳边说了一句,”大哥,属于我的幸福,我找到了。我希望你也能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楚文豪身子一顿,不过随即反应过来,”放心,大哥有分寸。“

言落,楚思雅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轿子被抬起来。

楚思雅安静的坐在花轿内,感慨万千,今天她嫁给云翎了,她也有一个新的家了!

楚思雅怀着这种复杂的心思,一路上打打闹闹的来到忠勇侯府。

燕南天自然是没有资格当主婚人的,出乎楚思雅意料的是,乾风帝竟然亲自来主持婚礼,这简直可以说是天大的荣耀!

另外一个主婚人则是老镇北侯。

”一拜天地!“

就在楚思雅感慨的时候,司仪的声音忽的响起,楚思雅连忙收敛了心神,开始跟云翎行礼。

”二拜帝王!“

楚思雅差点没笑出声来,人家都是二拜父母,不曾想,到了她这里,竟然是二拜帝王了。

楚思雅心里虽然觉得挺有意思,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给乾风帝行礼了。

”夫妻交拜!“

随着司仪话落,楚思雅和云翎,在万众瞩目之下,成了夫妻。

”你们两个,一个是朕最疼爱的侄女,另一个是朕最看重的臣子。朕心里也是将你们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乾风帝有些感慨的声音响起。

”皇恩浩荡,臣愧不敢当。“

”行了,也别说这些虚的了,不还有送入洞房?怎么不喊了?“

楚思雅的脸瞬间红了,她觉得自己这皇帝舅舅还真是有些为老不尊,”送入洞房“,这四个字,从他嘴巴里说出来,怎么觉得那么别扭呢!

”送入洞房!“

乾风帝发话了,司仪自然是不敢不回话,立马高声喊道。

等到楚思雅被人扶入新房坐下,没多久,她的盖头就让人掀了,入目处,是云翎一张俊美至极的脸。

平时的云翎虽然也俊美,可身上总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感。可身穿新郎服的云翎,眉眼含笑,眼底的温情,好似一波春水一般,能将人溺死。

楚思雅微微有些不自在的撇过脸,”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我的娘子,我爱怎么看,就怎么看。“云翎眉毛一扬,毫无愧色的开口。

这男人,脸皮倒是越来越厚了。

”你怎么还不出去,皇帝舅舅可在外面等着。“其实楚思雅担心的是,云翎要是在新房呆的时间长了,别让人误会!

乾风帝还好说,一国之君,总要注意注意的,可今日来的最多的可是武将,那一个个的,荤素不急,那一个个的,直白的,简直让人恨不得直接把人说的羞愧难当。

楚思雅自认为不是一个脸皮子厚的,可也实在是禁受不住。

”雅儿是害羞了?“云翎戏谑的开口道。

楚思雅才不会承认自己害羞,一挺胸,不服输的开口,”谁害羞了!我是替你担心!你可是大将军!要是在那些人面前保持不了你的高冷范,小心人家不服你!“

”雅儿,尽管放一百颗心好了!他们不敢乱说什么的。我就是打算帮你掀好盖头,就出去。等会儿,你就让人将你头上的头饰都给卸了。再让厨房给你准备些吃食。“

楚思雅听着云翎的念叨,一点都不觉得烦,相反却觉得很温馨。

楚思雅忍不住将自己和纤柔放在一块儿比较,虽说有些不道德,可楚思雅就是忍不住。

纤柔头上带着的头饰并不比自己少,可自己的大哥,是压根儿就没有为纤柔着想过,可云翎一个大男人,竟然能为自己想的如此周到,一时间,楚思雅只觉得心里甜甜的,愈发的觉得自己是选对了丈夫!

”我说云翎,你也太急了吧!你不看看,现在可是大白天的,你就算是急,也得等到晚上啊!外面可有这么多的客人,你好意思将我们这些客人全都撂在一旁?我可告诉你,我们是绝对不会依的!“

”就是!就是!侯爷,今日我们准备好了,要给您轮番敬酒的,您可不能不喝啊!“

”没错!从来没见过侯爷大醉的情景,今儿这么好的机会,大家一定要把握住了!“

……

楚思雅听着外面的人的起哄,看向云翎的眼神是充满了担忧,这些人可都是存着要灌醉云翎的念头。

”你的酒量怎么样?“楚思雅发现,她认识云翎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他酒量怎么样呢!”

“还好。”

还好?还好是怎么样?楚思雅还真是有些不确定。

“你少喝一点,这酒——”

楚思雅原本是想说一些关心的话,现代人,谁不知道,酒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喝多了,可是有害健康的,可是当她接触到云翎似笑非笑的表情时候,她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云翎那是什么表情。

“雅儿,是担心我喝醉了,晚上的洞房花烛会无能为力不成?”

云翎话落,别说楚思雅了,就是几个靠的近的丫鬟,整张脸也忍不住红了,这——这姑爷也未免也太无耻了!

楚思雅的脸更是烧的厉害,这云翎扭曲事实的本事事业太厉害了,她明明只是劝他少喝一点酒,可他竟然能扭曲成这样,真是——

“你赶紧出去吧!最好多喝一点!”楚思雅恶声恶气的开口。这种人,就不值得她心疼!

“雅儿放心,为夫今天一定会清醒的回来的。”云翎看着楚思雅那张艳若朝霞的脸,只想狠狠亲一口,不过如今这么多人,外面更是有一堆豺狼虎豹,所以只能无奈的按捺下了自己这冲动。

等到云翎离开后,楚思雅才抬起手扇了扇自己的脸颊,这男人真是越来越厚脸皮了!

外面的人还在起哄,有些人还说要进来看看新娘子到底好不好看,不过都让云翎给挡下来了。

楚思雅挑了挑眉,总算这云翎还识时务,她现在可不想面对那群豺狼虎豹,今日是她和云翎大喜的日子,这群人肯定是能躲折腾就多折腾!

“冰玉,你照着我以前给的方子,去厨房煮一碗醒酒汤。”楚思雅起身坐到梳妆台前,示意林嬷嬷给她卸掉头上的头饰,一边对着冰玉说道。

可老半天都没有等到冰玉的声音,楚思雅皱了皱眉,转过头,就见冰玉一脸呆滞。

“冰玉?”这回楚思雅的声音又响了一点,可冰玉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冰玉!”楚思雅的声音再次提高了一大截,这次,冰玉总算是反应过来了。

冰玉就像是受了什么巨大的惊吓一样,神色恍惚的看着楚思雅,“郡——郡主,您方才有什么吩咐?”

楚思雅皱着秀眉,神色有些立疑惑,“冰玉,你刚才在想什么,我怎么觉得你最近好像有些不对劲儿?”

没错,就是不对劲儿,这冰玉好像特别容易走神,就是站在那里,这心思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冰玉低着头,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奴婢是想着以后要跟郡主住在忠勇侯府了,所以一时间有些紧张无措。”

“真的?”

楚思雅觉得有些不太对,她觉得冰玉最近一直都有些怪怪的,可到底哪里怪怪的,她又有些说不上来。

“好了,我让你用我给的方子,去准备一碗醒酒汤,赶紧去吧。”

“是,奴婢这就去。”

“郡主,冰玉最近好像一直有些不对。”冷霜和冰玉是待在楚思雅身边最长的人了,她自然也是察觉到了冰玉的不对头。

“冷霜,今日是郡主大喜的日子,你怎么老是提起一个丫鬟!”林嬷嬷不悦的开口道。

冷霜闻言,低下了头。

“好了,林嬷嬷。方才也是我好奇,所以才会开口问的。你没必要斥责冷霜。”楚思雅对林嬷嬷道。林嬷嬷之前在长公主府,就是帮着楚思雅管理院子的,这次楚思雅嫁到忠勇侯府,除了带冰玉和冷霜以外,昭慧长公主还将林嬷嬷,和之前配给楚思雅的连翘、莲心,茯苓、黄芪都一同带了过来。

林嬷嬷闻言,不敢再多嘴说什么,这郡主是个有主见的,而且在长公主府,就没怎么亲近她,如今她陪着一起到忠勇侯府,更不敢多说什么。

“方才是我将话说重了,嬷嬷也别在意。冷霜和冰玉跟我的时间最长,跟我的情分自然也是最深,我一时情急,话重了,也是无心之举。”

林嬷嬷手上不停的帮着楚思雅卸脸上的妆容,嘴里却感激的开口,“郡主对奴婢们的好,奴婢们都记得!哪里会怨怼郡主。今日,是郡主大喜的日子,说这些做什么。”

林嬷嬷话虽然这么说,可语气中的欣喜是显而易见,想来是十分高兴,楚思雅看重她。

管理下人,就得做到恩威并施。楚思雅满意的看着林嬷嬷老实的模样。

楚思雅头上繁多的首饰全都一样样的卸了下来,脸上涂得胭脂,也清洗干净了。

三千青丝犹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散发着藻黑般的光芒。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还是这样清清爽爽的,让人喜欢,楚思雅满意的看着自己的这一张脸。

“郡主想吃些什么,老奴这就让人去厨房,帮郡主准备。”

“就给我准备一点糕点,再配上小米粥和一些小菜。”现在外面那么多客人,想来厨房也是忙得不行,她也就随便凑合凑合就行了。

“是,奴婢这就去。”

卸下了一身繁琐,楚思雅只觉得浑身轻松,从今儿个起来开始,她的心就一直吊着呢,生怕自己会走错一步,闹出什么笑话,不过好在一切都有惊无险的过去了。

林嬷嬷的办事速度倒是快,立马就将东西准备好了。

楚思雅闻着那香味,差点没有流口水,今儿,起了一个大早,又劳心劳力的过了一上午,她肚子早就饿的呱呱叫了。

对着这些好吃的,楚思雅毫不客气的大快朵颐。

“你们也饿了吧,也去厨房弄些吃的吧。”

“多谢郡主体谅。不过奴婢们还是得在这里伺候郡主。”林嬷嬷道。

楚思雅扫了一眼,在屋内的丫头都是这个意思。

“行了,我这里用不到这么多人,你们每三个去吃东西,然后吃好的人,来换没吃的,这样不就行了。饿肚子的滋味儿不好受,我知道。别说这么多了,我让你们去,就去吧。”

那时候在凌家,楚思雅就时试过饿肚子的滋味儿,那可真是不怎么好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她也不想让自己身边的跟跟她一样,也要饿肚子。

楚思雅这么一说,丫鬟婆子都意动起来,毕竟谁的肚子不饿,你可主子不发话,她们自然不敢动。

楚思雅吃饱喝足后,倒是有所无所事事的坐在床上,气的太早,又一直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如今放松下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这一觉,再次睁眼醒来,竟然都入夜了。

楚思雅模模糊糊的挣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云翎一张俊美无俦的脸。

楚思雅吓得忙不迭的起身,拍了拍胸脯,“你都不知道出声啊!吓我一大跳!”楚思雅的声音理带着微微的不满。

看着不停起伏的小山丘,云翎的眼神暗了暗。

“睡的舒服吗?”

楚思雅皱着眉头,不知道云翎说这个做什么,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嗯,睡的挺舒服的。就是又饿了。”

“诺,我让人给你准备了燕窝粥,你先用上一点。”云翎转身从桌上将燕窝粥端给楚思雅。

楚思雅闻着香味扑鼻的燕窝粥,咽了咽口水,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你饿不饿?方才玉尧他们是不是灌了你很多酒?我让冰玉给你煮了醒酒汤,你喝一点,要是饿,也再吃些流食。”

“我不饿,在被玉尧他们灌酒的时候,我就吃饱了。至于醒酒汤,我也已经喝过了。”

“玉尧他们灌了你很多酒?”楚思雅有些不满的开口。

云翎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楚思雅嘟着嘴巴,恶声恶气的开口,“玉尧有本事就一辈子不娶亲,要不然我一定要送他一份大礼!”

云翎听着楚思雅阴测测的声音,不禁开始为玉尧担心起来,他可一点都不觉得小女人这话是在开玩笑,相反,而是十分有可能!

很快,一碗燕窝粥,楚思雅吃了个精光,肚子不饿了,整个人也有精神了。

“吃饱了,现在可以喝合卺酒了。”云翎就是担心楚思雅空腹喝酒,会不舒服,所以才先让楚思雅先吃一碗燕窝粥,垫垫肚子。

楚思雅是个通透的,很快就明白了云翎用意,心里不禁有些甜蜜。

“人呢?”

楚思雅扫了一眼四周,有些疑惑的开口。

“我不就在这儿?”

“谁在问你啊!屋里的人呢?”现在整个新房,除了她和云翎以外,竟然再也找不到其他人了。

“我让他们都下去了。”

“你让他们下去,谁来伺候啊!”楚思雅默默的翻了一个大白眼。

谁知,云翎一脸情深的看着楚思雅,眼底是化不开的深情和宠溺。

楚思雅脸一红,她算是明白云翎这厮的意思了,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句,不正经!真不知道以前高冷的云翎都跑到哪里去了!

“娘子,咱们喝合卺酒吧。”

就在楚思雅尴尬万分的时候,云翎的声音幽幽的响起,暗黄的烛光,营造出一种暧昧的气息,再加上云翎这故意放缓的声音,不禁让楚思雅觉得更加暧昧了。

不过楚思雅也不忸怩,大方的从云翎说中接过酒杯,当她的手臂与云翎的手臂交缠在一块儿的时候,只觉得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一时间,楚思雅都有些不太敢跟云翎对视。

也不知道是楚思雅的酒量不好,还是此时的气氛太暧昧了,喝完合卺酒后,楚思雅的脸就像是染上了一层晚霞,美艳的不可方物,看的一旁的云翎眼神更暗了,性感的喉结更是在不停的上下颤动。

忽的,楚思雅只觉得嘴唇上热热的,竟然是云翎在亲她。

不知道是不是云翎太激动了,还是他压根儿就不懂该怎么接吻,就这么紧紧的贴着她的嘴唇,竟然连动也不动一下。

楚思雅眨巴了一下眼睛,纤长浓密的睫毛像是小扇子似的扇啊扇,两人的脸靠的很近,几乎可以说是贴在一起了,所以楚思雅的睫毛就像是在云翎的脸上不停的来回扫,弄得他心里痒痒的。

楚思雅微微往后仰了一下身子,让自己和云翎分开一点,这才似笑非笑的看着云翎,“你不会不懂接吻吧。要是你连接吻都不懂,接下来的洞房呢?”

楚思雅的语气里还带着微微的挑衅!

云翎孩子觉得眼前的楚思雅美极了,就像是暗夜中的妖精一样,狡黠妖娆,让人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一样。

而且这小女人还这是胆大极了,竟然敢怀疑他作为男人的尊严!这简直是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云翎轻佻的用手抬起楚思雅的下巴,语气邪魅道,“为夫这就让娘子你知道,为夫到底行不行!”

楚思雅听着云翎危险的语气,不禁颤了颤,她觉得自己好像埋了一个坑自己,方才她是不是挑逗的有些过啊!

还不等楚思雅多想,云翎一个翻身,将楚思雅压到身下,接下来就是铺天盖地的吻。

楚思雅觉得现在的云翎哪里有往常如冰块般的冷漠,简直就像是一团火一样,恨不得将她也给燃烧起来。

“这衣服怎么这么繁琐!”楚思雅只是让人卸了脸上的妆和头上的妆,衣服倒是没脱两件,这里一层外一层的,让楚思雅自己穿,她都嫌麻烦,更别提云翎这种从来没有碰过女人衣服的了!

楚思雅此时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云翎,“是你让所有伺候的人出去的!”

原本是有丫鬟来帮楚思雅脱衣的,可云翎将人赶走了,这活儿自然只能落到云翎身上喽!

云翎咬牙切齿的看着一脸得意的楚思雅,“娘子,可要好好看看,为夫今日是如何伺候你的!”

还不等楚思雅反应过来,云翎竟然就直接将她身上的嫁衣给撕了,楚思雅差点尖叫出声,就被云翎吻住了。

这一夜,烛光摇曳,多少温柔,男子的粗吼声,女子的娇吟声交织在一起,奏成时间最美的音符。

这一夜还很长很长。

第二日

晨光破晓,当温和的阳光洒在楚思雅的脸上,她才悠悠转醒。

“娘子,醒了?”

听到这声音,楚思雅忍不住颤了颤身子,昨夜的记忆也忍不住涌入她的脑海中。

从昨晚,楚思雅深深的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男人是绝对不能撩拨的,她只不过是质疑取笑了一下云翎那厮罢了,她竟然像是煎咸鱼似的,将她翻来覆去的折腾,楚思雅觉得,她昨天,就是在天堂和地狱间不断的徘徊!

再看云翎,整个人不知餍足,自己差点累死,他倒好,神清气爽的,这让楚思雅觉得不平极了!为啥男人和女人就相差这么多呢!女人累的半死,男人倒好,神清气爽,心满意足!

“看娘子的眼神,似乎是不满意为夫昨日的伺候啊!如今天色还早,要不咱们再来一次?”

“免了!再来一次,我今儿个就不用起床了!咱们一早还要进宫去呢!”再来一次,免了吧,她只希望接下来几天都能不用来,这男人,她吃不消。

云翎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的问,“那娘子,觉得为夫昨日伺候的怎么样?”

楚思雅真想仰天长啸三声,她还是比较喜欢以前那个高大冷的云翎,眼前的这个,不要脸的,到底是谁家的!赶紧领走吧!

“很好,很好。不过我是一名大夫,这纵谷欠过度,是有害身体的,所以咱们还是悠着点。”

“有害身体?是吗?”云翎皱着眉头,似乎是颇为的不解,“为夫倒是觉得身心通畅的!”

呸!你当然身心通畅了!

“对我身体有害!知道嘛!以后,咱们要悠着点,最好三四天才做一次。”楚思雅不遗余力的给自己争取福利!

“没关系,为夫会让娘子喜欢的。”云翎突然凑到楚思雅的耳边说道,喷出的热气只让楚思雅觉得浑身热热的,酥麻至极。

还喜欢?楚思雅觉得这种事儿,她暂时是喜欢不上来了。

楚思雅动了动身子,只觉得至极的双腿都要不像自己的了,不过身上倒是挺清爽的,“你帮我清洗过身子了?”

“嗯,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提前让太医给你开了药,就是担心你会有哪里不舒服。”

楚思雅的心里淌过一丝暖流,这男人还不错,还知道为自己着想啊!不过问太医开药,这人怎么不知道羞啊!

“咱们福气的事儿,问那些太医做什么!我自己就是大夫,开的药,能不必他们强!放心,我就是有些累,歇上两天就好。”楚思雅还没忘记,自己得休息几天,这一下子这么猛,她真心有些吃不消。

“对了,你不是说林要避孕,是让太医开药,还是——”

“这种事情哪里能让太医知道。他们知道了,我娘,皇帝舅舅他们不就知道了。放心,我早就自己配置了药丸,绝对无害,而且还有暖宫的效用,等再过三年,我十八了,身子骨也长好了,到时候,我们再要孩子。”楚思雅没想到云翎能主动提避孕的事儿,心里不禁更加满意。

------题外话------

谢谢fange1949秀才投了2张月票夏荷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