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同心玉佩 莫名支出/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又和云翎笑闹了一阵子就起床了。

作为新妇,楚思雅不想打扮的太花枝招展,而且这些颜色厚重的衣服,她也撑不起来。

所以楚思雅就挑了一件天蓝色流云纹的褙子,下面系着同色的襦裙,就挽了一个简单的流云髻,簪了一只红宝石的流苏簪子,整个人显得端庄又不失活泼。

云翎也换好了衣服,是楚思雅为他选的,所以两人站在一起,穿的就成了情侣装!

楚思雅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通云翎,“嗯,我的眼光就是好!”其实楚思雅是觉得她和云翎穿情侣装好!不过这话就不用说出来了。

“先去用早膳吧。我特地让人准备的很清淡,一定符合你的胃口。”

楚思雅点了点头,给了云翎一个赞赏的眼神,对于早饭,楚思雅向来是主张要清淡为主,包子豆浆什么,就足够了。

餐桌上,楚思雅也终于有了一丝为人妇的自觉,主动的帮着云翎夹吃的。

吃到一半,楚思雅突然想起来,“对了,咱们府上都有些什么人?”

楚思雅想起来,马上要过年了,要是府里的人多,她该提前将过年要发的东西准备好。

这当姑娘和做府里的主母,这过得真是完全不同的日子啊!

楚思雅口中的咱们两个字,真的是深的云翎的心,云翎心里顿时就跟吃了蜜糖似的。

“咱们府里都是男子,倒是没有什么丫鬟,你陪嫁的丫鬟嬷嬷,你自己安排吧,至于那些大老爷们儿,不用管他们!”

楚思雅努了努嘴巴,显然是对云翎的话感到不满意,什么叫做那些大老爷们,不用管,这男人呢,就是粗心!

“什么不用管!我既然嫁进了忠勇侯府,自然就是忠勇侯府的女主人了,府里的兄弟自然也是我的兄弟了!这其他的事儿,我是帮不了太多,他们的终身大事,我这个当嫂子的,总能开口说两句吧。”

云翎好笑的看着楚思雅,“你自然是可以管了,听你的口气,怎么,是不是有人选了!”

楚思雅扫了一眼站的笔直的清风和流月,尤其是清风那厮恨不得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了。

“清风啊,难道你是不信任你嫂子我?还是觉得你嫂子我会坑你啊?”

被点到名的清风顿时苦下了一张脸,无奈的看着楚思雅,“嫂子啊,属下还不想成婚,您就好好关心关心流月吧。流月这闷骚的,其实早就醒成婚了!就等着嫂子您进门以后,为他安排呢!”

“清风,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流月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不过此时的清风才不怕流月呢!反正主子和嫂子都在,量流月也不敢动手,他——他不怕!

楚思雅“噗嗤——”一笑,这两个倒是活宝。

“你们两个放心好了,我向来觉得这婚事,讲究的个你情我愿。你们将来要是看中哪家的姑娘,直接给我说,就算是官家小姐,只要你们两情相悦,你嫂子我,也一定会帮你们求娶的!”

楚思雅豪气万丈的开口。

清风哭笑不得的看着楚思雅,“嫂子啊,我像是这么没用的吗!凭我的身份官职,要娶一个官家小姐,一点都不难。”

楚思雅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云翎,“他们俩是什么官职?”

楚思雅一直以为清风和流月就是云翎身边的两个侍卫,可怎么听着清风的话,貌似他俩的官职还挺高的。

云翎无奈而又宠溺的看着楚思雅,“清风和流月已经是正五品的武官了。就是赵飞,现在身上也有了八品的武官职位了!”

楚思雅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清风和流月,真看不出来,他们这么有本事啊!

武官不像文官一样晋升的慢,只要在战场上立功,这官衔很容易就能提上去。没

真是没想到,这清风和流月还算是前途无量的大好青年啊!

说到赵飞,楚思雅的眼神不禁闪了闪,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赵飞时候的情景,他可真是一个傻小子,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比他还傻乎乎的了。

不过就是他的那份儿傻劲儿,更让人觉得感动。

楚思雅的眼神不禁扫向了站在她一边的冷霜,“冷霜,你陪在我身边多年,我也一直都知道你和赵飞,两情相悦,这样好了,今儿个,我将你许配给赵飞,怎么样?”

冷霜像是被雷劈了似的看着楚思雅,万万没有想到,楚思雅竟然会突然将火烧到她的身上。

冷霜一张脸顿时就红的不像话。嚅嗫着嘴巴,也不知道是想说什么,在众人的目光下,只能无奈的低下头。

清风见火烧不到自己身上,立马欢快的一拍手,“嫂子,你要给赵飞那小子做媒,他人不在现场,那怎么行,属下这就去把人带过来!”

楚思雅看着清风那比风火轮还迅猛的速度,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人还真是爱看热闹,生怕事情闹不大。

“冷霜,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一切都凭郡主做主。”冷霜低着头,只留给楚思雅一个后脑勺,声音简直是比蚊子都要轻,不仔细听,几乎都听不到。

“什么叫都凭我做主。这可是你的婚姻大事,自然是得你自己同意。”楚思雅说到这儿,眼珠子转了转,随后打趣似的看着冷霜,“你是不是不喜欢赵飞啊!那你喜欢谁,赶紧说出来,我一定为你做主!”

“嫂子!您如今可是我的嫂子了!可不能让别人抢我的媳妇儿!”赵飞急匆匆的跑进来,憨厚的脸上满是焦灼,一双眼睛更是不停的往冷霜身上看,生怕媳妇儿跑了一样。

云翎好笑的看着楚思雅一脸狡黠的模样,她明明知道,冷霜这几年因为不断的给他送信,所以跟赵飞日久生情起来,两人之间,只差那一层窗户纸了,她倒是够猛,直接就将那一层窗户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捅破了。

不过云翎也不拦着楚思雅,她高兴就好。

“你媳妇儿?谁是你媳妇儿?我怎么不知道?”楚思雅困惑的开口。随后又看了看众人,“你们知道赵飞的媳妇儿是谁吗?”

不知道是楚思雅的演技太好,还是赵飞太好骗太老实了。

赵飞急切的直接一把抱住冷霜,然后双手捧起冷霜的脸,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竟然狠狠亲了一下冷霜。

“冷霜是我媳妇儿!我只要冷霜当我媳妇儿!”

“你混蛋!”冷霜万万没想到赵飞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轻薄她,狠狠踩了赵飞一眼,然后扭头跑开!

“霜儿,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亲你的!我——”赵飞见冷霜跑开了,顿时急了,可又担心自己一走开,楚思雅会将冷霜许配给其他人,所以就这么踯躅着,看的倒是颇让人好笑。

“我记得赵飞以前挺老实的,这才跟在你身边几年啊,竟然成了登徒子?”楚思雅一脸无语的对着云翎道。

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楚思雅觉得赵飞这大好青年,八成就是被云翎这闷骚的给染黑的,否则赵飞怎么会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儿,简直是让人目瞪口呆啊!

云翎挑了挑眉,面色不动,可心里却在腹诽,这小女人是什么意思?是说他够流氓了?嗯,看来他得更加流氓一点,才对得起她给自己的称号!

楚思雅没想到自己一句感慨,却换来以后“悲催”的生活,真真是后悔不及。

“嫂子,霜儿这是怎么了?”

“生你气了喽!”楚思雅凉凉的道。就是在现代,要是有哪个男人,在这么多人面前亲自己,她都会觉得害羞,更别提土生土长的冷霜了,整个人更是害羞的,恨不得有一个蟑螂洞,怕是都要钻进去了。

赵飞一听冷霜生气,顿时急了,手足无措的看着楚思雅,“嫂子,我——”

“笨啊!人家姑娘是喜欢你,所以才生气的,你还不赶紧去追啊!”清风在一旁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他是真想不通,你看看主子是度英明的人,跟在主子身边的他们又是多么聪明的人,怎么就出了赵飞这个笨蛋呢!

赵飞还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傻乎乎的看着清风,“喜欢我,那不应该是高兴我亲,怎么会突然跑了呢?”

这回楚思雅也忍不住想笑了,“好了,赵飞,把你爹从落霞镇接到梁都吧。”

赵老板要是看到自己的傻儿子,娶亲,想来会十分开心吧。

“把我爹接到梁都?可我爹说过,他还是比较喜欢落霞镇。”林飞不明所以的开口。

这回连云翎都忍不住摇了摇头,这赵飞实在是有些笨的让人无话可说了。

“你娶亲,你爹自然会高兴来。”流月的话还是这么的简洁明了。

“我娶亲?”赵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可仔细琢磨一下,立马欣喜的看向楚思雅,“郡主,你是同意我和霜儿的婚事了!”

“你这么笨!我还真得再考虑考虑!还不赶紧去追霜儿,要是不能把人哄回来,你就别娶了!”楚思雅没好气的道。

赵飞高兴的连连点头,甚至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嗯!我——我这就去!这就去!霜儿不会生我气的!其实霜儿是个很温柔的人,她——她一定不会生我的气!”

楚思雅嘴角抽搐的看着赵飞,心里不禁想,冷霜,你知道这赵飞竟然这么呆吗?

“以后的日子有意思喽!”楚思雅看着赵飞离去的身影,似笑非笑的开口道。

云翎的视线由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楚思雅,眼底深情可见一斑。

这也让楚思雅的几个丫鬟羡慕不已,女人这辈子图什么,不就是图一个对自己好的男人!

楚思雅和云翎吃过早饭后,微微整理了一下,就进宫去了慈宁宫。

朱云最先跑出来,不怀好意的看着楚思雅,“我听宫里的嬷嬷说,这女人成亲会越变越漂亮!雅儿,你真是越变越漂亮啊!”

楚思雅没好气的敲了朱云的小脑袋,“你个小丫头,这么好奇女人嫁人之后会不会变漂亮啊!那就赶紧嫁人吧!”

朱云嘟着嘴巴,“我还小!离嫁人还早着呢!你已经嫁人了,仔细看看,还真的是越变越漂亮啊!看这脸嫩都能掐出水来。我知道,这肯定是——”朱云边说边贼兮兮的看着云翎。

这回楚思雅是真没好气的捏了捏朱云的脸蛋,“你个丫头,嘴皮子真是不饶人!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告诉外祖母,让她好好叫人教导一下你的规矩!”

朱云不满的看着楚思雅,她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她又没有说错好不好!

楚思雅见朱云不再说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话题,于是牵着朱云的手,拉着她一起进了慈宁宫。

“怎么那么晚进来,别是云儿你这丫头做什么坏事了吧。”太后嗔怪的看了一眼朱云。

朱云松开楚思雅的手,连忙跑到太后的怀里,“我最乖了!哪里会做坏事!”

“你要是算乖,怕是就没有乖的孩子了!”不知何时,乾风帝和昭慧长公主一起出现在门口。

楚思雅和云翎连忙给乾风帝请安。

乾风帝摆了摆手,示意楚思雅和云翎起身,然后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楚思雅一番,这才似笑非笑的看着昭慧长公主,“昭慧啊,你还担心荣安,朕瞧着她的脸色,倒是比没嫁人前要好看的多!”

楚思雅的脸顿时爆红,她这皇帝舅舅实在是有些太为老不尊了!这话也就朱云这种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听不懂了!

他话里的意思不就是在说,云翎将她滋润的很好嘛!这——这实在是太羞人了!

“皇兄!雅儿才嫁人,这脸皮子薄的很!”昭慧长公主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自己的皇兄,不知道作为新妇,这脸皮子都薄嘛!

乾风帝大笑了两声,大步走到太后身边坐下,然后又让昭慧长公主、云翎还有楚思雅一同坐下。

“今日朕高兴啊!朕最宠爱的侄女和最看重的臣子,有了好的归宿。水月皇那儿也给了消息,愿意拿三座城池来换水月太子,这算得上是双喜临门了!”乾风帝的脸上满是笑意,想来是对事情的结果感到十分的满意。

楚思雅闻言,精神一振,她更感兴趣的是,卫戎是不是马上就能离开大梁了!不能不说,这对楚思雅而言,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云翎好似看懂了楚思雅脸上的表情,嘴角边一直噙着温柔的笑容。不过心里倒是忍不住想,要是卫戎知道小女人心里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有吐血的冲动!

“难怪皇帝今日如此高兴,看来确实是有大喜事啊!”太后笑着开口道。

“没错,是有大好事。朕也高兴!余中,将东西拿上来。”乾风帝的心情显然是不错,嘴角边一直噙着温柔的笑意,从进来开始就没有断过。

很快,余中就取了一个锦盒进来,乾风帝示意余中将锦盒打开,余中回忆,很开就将锦盒打开,里面赫然是一对玉佩。

“皇帝,这——”太后的眼底闪过一丝惊呀,不过很快就归于平静。

“这是朕送你们的新婚贺礼,朕也希望这同心玉佩能让你们能永结同心一辈子。”

楚思雅这才注意到这碧幽幽的玉佩是呈现爱心形状,确实是美丽异常,似乎是最顶级的帝王绿。

楚思雅来古代这么久了,见过的帝王绿真的是少之又少,见到的还只是拇指盖大小的,自己这皇帝舅舅倒是大方,一送就送这么大的一块,不对,是两块,而且这两块看起来材质一模一样,真真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昭慧长公主看着同心玉佩,忍不住粗了蹙眉,“皇兄,这是当年父皇给你的,说是让你送给自己心仪的女子,可你——”

当年,她和母后都以为乾风帝会送给林皇后,不过一直到自己这皇兄和林皇后大婚,他也没有送。

昭慧也不奇怪,林皇后本非乾风帝真正心仪的女子,乾风帝没有将玉佩送给林皇后也不奇怪。

其实乾风帝是想将玉佩送给希儿的,可惜——

想到往事,昭慧长公主的眼底闪过一丝可惜,自己的皇兄和她最好的姐妹,始终是没有缘分啊!

楚思雅则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什么玉佩竟然是自己的外祖父留给皇帝舅舅的,还是让他送给心仪女子。

按理,乾风帝是该将这玉佩给林皇后的,可没想到乾风帝竟然没有将玉佩给林皇后,一直自己离着,如今竟然要给她和云翎。

楚思雅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云翎,似乎是在询问,他们该要这玉佩吗?

云翎的眼底也闪过一丝复杂,良久才起身,对着乾风帝恭敬的开口,“皇上厚爱,臣本不该推辞,可这玉佩对皇上来说意义重大,臣和雅儿不敢——”

“不敢什么不敢!朕说送给你们就是送给你们了!拿着!”乾风帝拿出他的帝王之气,皱着眉头道,转而,乾风帝又加了一句,“这玉佩送给你们才是最合适的。”

昭慧长公主和太后心里都明白,乾风帝嘴里的适合,怕是因为云翎的亲生母亲是云染希吧。

乾风帝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云翎和楚思雅也不能再拒绝了,只能收下玉佩。

“朕将这玉佩送给你们,是让你们戴着,你们收起来做什么!”乾风帝皱着眉看着云翎和楚思雅。

楚思雅和云翎只能硬着头皮将玉佩佩戴在腰间。

不能不说,这玉佩确实很适合楚思雅和云翎,一般人带这帝王绿玉佩,会被玉佩给压过自身的光芒。

而楚思雅和云翎佩戴这帝王绿玉佩,衬的他们更加的风华无限,光彩照人,两人犹如神仙眷侣一般,

乾风帝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玉佩,他当初是想送给希儿,可是她不愿意要。

这么多年,后宫年年都有新女人,可惜没有一个走进自己的心里,这玉佩这么多年也没有送出去。

至于林皇后,虽然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可这个所谓的妻子从来没有进过他的心!这玉佩,她更是不配拥有!

既然这玉佩不能送给他最心爱的女人,那就送给最心爱女人的儿子吧,这也算是弥补了他的一点遗憾。

只是有些遗憾是怎么都弥补不了的。

*

“砰——”又一个景泰蓝的瓷瓶碎了。

“娘娘息怒!”芍药看着林皇后像是发疯似的砸着瓷器玉器,又看到地上的满地狼藉,连忙开口劝道。

谁知,芍药一开口,就被林皇后狠狠扇了一耳光,直打的她顿时眼冒金星,连东南西北都认不得了。

“本宫是皇后!本宫想做什么,还轮得到你一个贱婢开口!”

芍药被林皇后这么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脑子一懵,忙不迭的跪下,主子说你错了,你就是错了,你没有顶撞的权力!

朱齐佑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满地的狼藉,还有捂着胸口,不停喘气的林皇后。

朱齐佑眼底闪过一丝暗芒,眼底却带着关心,“皇祖母,发生什么事儿了,怎么动了这么大的火气?”

林皇后看到朱齐佑,顿时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的,噼里啪啦的开始抱怨,“皇上到底有没有将我当做他的妻子!当做他的皇后!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啊!可他竟然将同心玉佩给了云翎和荣安两个!他真是生生的在踩我的脸啊!”

朱齐佑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无所谓的笑了笑,“孙儿还以为是什么事儿,不就是两块小小的玉佩。”

“你不懂,那怎么能说是两块小小的玉佩!那是你曾祖父留给你祖父的,说是让你祖父送给自己心仪的女子,可谁不知道,当年先皇是想皇上将这玉佩送给他未来的妻子。我嫁给你祖父这么多年,一直都在想,他什么时候会将这玉佩给我,可等啊等,这都多少年了,竟然等到你祖父宁可将玉佩送给荣安和云翎两个不相干的!都不愿意给我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子!”

林皇后心里一直清楚,乾风帝最想送的人是云染希那贱人!怎么,云染希死了,就送给她儿子!

林皇后宁可乾风帝一辈子将玉佩留着,也不希望他送给云翎和荣安!

这会让林皇后想起,让她膈应了一辈子的女人!

“可能是祖父确实宠爱小姑姑吧。皇祖母又何须如此介怀。”

“什么宠爱荣安!明明是因为云翎是——”林皇后气急败坏的开口,但不知想到了什么,愤恨的闭上嘴巴。

朱齐佑挑了挑眉,不发一言。

“好了,不说这些扫兴的事儿了。佑儿,你年纪比荣安还要大一岁,也是时候娶妃了。”

“皇祖母有什么好的人选。”朱齐佑向来都知道,他的婚姻大事轮不到他做主,只要林皇后选好了人,他到时候娶了就行。

“林家的姑娘自然是最好的,不过林家肯定是站在你身边支持你的。娶不娶林家的姑娘都一样。所以,本宫想着,不如给你娶武将的女儿。”

不能不说,林皇后还是很为朱齐佑着想的,或者说,是为朱齐佑登上皇位绞尽脑汁。

“皇祖母心里有人选了?”

“有几个人选,不过还在看,等到时候挑出来,你也好好看看。皇长孙妃,相貌气质绝对都是要拔尖的!”

朱齐佑无所谓的笑了笑,此时,他想的更多的是他在东宫的母亲,他都要娶妃了,可他的母亲却什么都不能做。

“佑儿,你在想什么?”林皇后见她说了半天,朱齐佑竟然都没有一丝的感触,不禁皱眉问道。

“没什么,只是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孙儿竟然都要娶妻了。”

“那是,等你娶妻以后,就是真正的大人了。你是正统嫡出,是——”

“皇祖母,隔墙有耳。”

林皇后闻言,讷讷的闭上嘴,只是心里让朱齐佑登上皇位的念头更深了。

总有一天,她要所有人都跪在她的面前!

楚思雅还不知道,就因为乾风帝送自己的玉佩,让林皇后恨上自己了。

现在的楚思雅,正学着做一名新妇人。

楚思雅拿着忠勇侯府的账本,开始研究起来,这古代的记账的法子,还真是很麻烦,又乱又让人看不懂,楚思雅看的眼睛都眯起来了,才总算是整理除了一点头绪。

“咦?”

“夫人怎么了?”冷霜见楚思雅皱眉,忍不住开口问道。

冷霜和赵飞已经确定了关系。赵飞也已经传信给赵老板,让他来梁都,为自己操办婚事。

“咱们府里的账本以前都是谁管着的?”

“奴婢问过了,之前都是宋管家管着的。”冷霜回道。

“去把宋管家请过来,我这里有事情向问问他。”

冷霜打发了连翘去请宋管家。

“夫人,是这账本有什么问题吗?”

“我只是有些好奇为何侯府每个月都要支出五千两银子,这笔银子花到哪儿了,怎么也不写清楚一点。”

“夫人是怀疑,有人中饱私囊了?”

楚思雅摇了摇头,“没有。云翎既然将账本交给那位管家,想来他是可信的,我只是好奇这笔钱到底用在什么地方了。若真的是中饱私囊,不是该捂得严严实实的,谁还会这么傻傻的,连假账都不会做!”

楚思雅是不相信,这世上竟然会有如此傻的人。云翎更别提会任用这样的人当管家了。

楚思雅不知想到了什么,扫视了一下四周,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不见冰玉?”

冷霜这才发现冰玉不在,最近她一直忙着绣嫁衣,还真没有在意冰玉最近老是有些神出鬼没的。

“最近冰玉怎么总是神神秘秘的,老是看不到她人似的。”楚思雅这段日子也有些太忙了,所以都没有功夫能顾忌冰玉。

现在猛地想起来,才觉得冰玉处处都不对头。

林嬷嬷突然开口,“夫人,奴婢也觉得冰玉那丫头最近很奇怪,老是自己躲在房里,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偶尔出来了,整个人也是恍恍惚惚的。”

楚思雅闻言,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从她大婚开始,她就觉得冰玉有些不太对头,这都快过去一个月了,这冰玉不但没有好,反倒是变得更加奇怪了。

楚思雅还来不及多想,连翘就领着宋管家进来了。

没想到这宋管家还挺年轻啊,也就二十多岁的模样,相貌还算俊朗,难得是眉眼间隐隐有一股子的正气。

“宋华见过夫人。”

“起来吧。宋管家,我只是对账本的有些地方不太明白,所以想要问问宋管家而已。”

“夫人有何想问的,宋宁莫敢不答。”

楚思雅看着宋华一板一眼的模样,再次忍不住有想笑的冲动,“宋管家,你也别这么拘谨了。我既然嫁到了忠勇侯府,那就是忠勇侯府的人了。我知道忠勇侯府每一个人,都是我夫君认可的兄弟,你就像清风他们一样,称呼我一句嫂子好了。”

“那宋华就称呼夫人嫂子了。”宋华终于有些不好意思,腼腆的喊了楚思雅一句嫂子。

“其实我是对这账本上的一笔支出有些不太明白。还希望宋管家能为我解惑。”

“不知道夫人是哪里不明白?”

楚思雅指着账本上每个月支出的那五千两银子的地方道,“就是这儿,为何侯府每个月都有着莫名支出的五千两银子?”

“这笔钱——”宋华微微有些犹豫,不知道该说什么。

楚思雅若有所思的看着宋华,“怎么,难道这笔钱做了什么,不能告诉我不成?”

宋华连忙摆手,眼底也闪过一丝焦急,“嫂子严重了。嫂子是整个侯府的女主人,自然有权力知道这些事儿。其实这五千两银子,是侯爷每个月给那些退伍的伤兵的。不过嫂子尽管放心,侯爷的财富虽说不是富可敌国,可每月支出五千两银子,绝对不算什么。”

难道宋宁是担心自己知道了云翎每月拿出自己的私房银子,给退伍的伤兵,她会生气?他把她想成什么人了!她有这么小气嘛!

“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这么小气的?”

宋华听着楚思雅阴测测的声音,身子不禁抖了抖,然后不好意思的开口,“没!嫂子当然是最大方的了!”

“宋华是吧,我看你今年也有二十多了吧。”

宋华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但还是老实的点了点头,“二十二。”

“年纪挺大了啊!娶妻了吗?”自从楚思雅帮冷霜和赵飞牵线成功,她就很不得将忠勇侯府所有的光棍全都解决了!

宋华的脑门后顿时出现几条黑线,他之前也听说过夫人喜欢帮人做媒,那时候他听说了赵飞的事儿,还忍不住幸灾乐祸了一下。可如今事情落到自己的头上,宋华就真的笑不出来了。

“嫂子,我——我还没有心仪的姑娘。”言下之意,嫂子,你就不要乱点鸳鸯谱了!

楚思雅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惜,多好的一个小伙子啊!要是能帮他做媒成功,该是一件多自豪的事儿!

感情楚思雅还真的是做媒做上瘾了!

“好了,你以后要是有心仪的姑娘,告诉嫂子一声,嫂子保管帮你娶到手!”

宋华忙不迭的点着头,等他有心仪的姑娘,那还早着去呢!反正只要嫂子不将目光投到他身上就行了。

入夜

云翎回到房中,楚思雅也早早的准备好了一桌子可口的饭菜,“这些可都是亲自下厨做的,尝尝看。”

楚思雅说着将手中的筷子递给云翎。

云翎既感动又无奈的看了一眼楚思雅,“这么多菜,你一个人,很辛苦吧。以后都交给下面的人做,就是了。”

“不辛苦。楚思雅说着用勺子给云翎舀了一勺子的白玉豆腐。”

云翎倒是很高兴有美人服侍,不过也么忘记楚思雅,“别忙着我了,你做这么多菜,也辛苦了,多吃一点。”

“嗯。”楚思雅应了后也吃了起来。

“你有心事?”云翎的眼神何等锐利,只一眼就看出楚思雅有心事了。

楚思雅摇了摇头,“这也不叫心事。今日,我将府中的账本整理出来了,看到你每个月都会支出五千两,又没有写明用途,所以我今儿个叫了宋管家问了。”

“雅儿,我不是故意瞒着你。这事情你不会生气吧。”云翎放下筷子,隐隐有些担忧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顿时没好气的看着云翎,“我像是这么小气的人嘛!那些伤兵为了在战场上浴血奋战,受伤退役,就那么一点点抚恤银子,能不能活下来,都不一定。更别提那些拖家带口的了!”

她像是这么小气的人嘛!宋华不了解她也就算了,这云翎竟然也敢怀疑她!欠收拾!

云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自然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只是换做别的当家主母,怕是会不高兴的。”

这次楚思雅倒是认可的点了点头,谁会喜欢自家养着这么一群没用的人,早就恨不得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了。

“我是挺赞成你为那些伤兵着想的。只是,我觉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光给他们银子,说不定——我是说说不定啊啊,万一养成了他们好逸恶劳的性子呢?而且你能管他们多久?再说远一点,等你我死了,咱们的孩子是好的,继续管着,可咱们不能保证咱们的子子孙孙都会管着他们不是?”

“以前倒是没有机会想这么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我自然知道。可论文,当兵的,也就识得几个字,他们怕是做不了什么。论武,唉,以前在战场上一个个的倒是好手,可如今——”

“当然有事情可以给他们做了,不过,这件事儿,最好得让玉尧那厮帮忙。”楚思雅的眼珠子转的飞快,不知道再盘算些什么。

云翎宠溺的看了一眼楚思雅,“我替玉尧悲哀,让你算计上了。”

“什么叫我算计上他了。我的法子对他也有好处!玉尧名下的酒楼不是很多,每日肯定需要很多的新鲜蔬菜。我的陪嫁庄子也不少,可以让那些伤兵去种菜,除了供应玉尧的酒楼以外,还能让他们自给自足,这法子不错吧。”

“种菜?你让当兵的去种菜?”云翎颇为不可思议的开口。

“怎么不行。你也说了,文,他们不能做什么,武,因为受伤退役,也做不了,除了种田,我也想不出来其他什么了。或者还可以打铁。对了,你资助的伤兵大约有多少人?”

“一千个左右吧。”

一千个,每个月五千两,分到每个人手上的也就只有五两银子,也不算多。

“我这法子,你觉得如何?”

“明日,我去找玉尧商量一下吧。”

“我跟你一起去。”楚思雅有事情干了,顿时就充满了干劲儿!

------题外话------

推荐七七基友宝宝的《重生之超级贵公子》本文为灵魂附体,重生90年代,宠文+爽文+女强+异能,双强双洁,一对一,欢迎跳坑!  这是一篇发家致富,当上黑老大,出任CEO,嫁给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的女强浪漫温暖的宠爽文!

前世的秦兮,活的那叫一个憋屈,无父无母也就算了,死的时候只有三十岁,而且……还是个老处女。

再次醒来,她竟换了个身体,成了九零年代的农村小姑娘。

这一世,父母尚有,姐妹成群,还有爷奶,加上七大姑八大姨,好不烦恼。

各种奇葩亲戚,极品事件,接踵而来。

谢谢红沙发举人投了2张月票冰下流动的是水童生投了1张月票雪芬021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