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拎不清 气晕/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打定了主意,第二日,就带了冰玉去了南平侯府。

还未进南平侯府,就见老南平侯脸上气愤不已,双手负立,大跨步的出现在大门口。

楚思雅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老南平侯,“老侯爷!”

老南平侯因为太生气,方才一直都是一直低着头,乍一听楚思雅喊他,才将头抬了起来。

“是云夫人啊!”

“老侯爷直接加我雅儿就是了,称呼什么云夫人!也平白的生分了不是。老侯爷这是要出去?”楚思雅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其实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老南平侯气的不轻。

老南平侯脸皮微微有些抽动,可还是笑着开口,“不错!我正要出去散散心。”

楚思雅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老南平侯脸上的不悦,只要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好不。

“雅儿不会是碰巧经过这儿吧?”老南平侯看着楚思雅问道。

楚思雅摇了摇头道,“自然不是碰巧经过这儿,而是特意来找玉小侯爷。”

老南平侯皱着眉头,眼底微微有些自嘲,“找我那不孝子?他能做什么!”

楚思雅有些惊奇的看着老南平侯,从前老南平侯就算是再生气,而没见过,他直接当着外人的面就数落玉尧了。也不知道那玉尧到底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

“我跟你一同进去吧。”老南平侯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开口,他真担心自己这儿子,脑袋犯晕,又做出什么蠢事儿来!这段日子,他都已经让玉尧弄得有些心力憔悴了。

楚思雅闻言,心里涌起一阵更加不妙的感觉,可此时都已经在老南平侯府了,想退缩也绝对是不可能了。

玉尧在看到他爹和楚思雅一起进来,眼底闪过了一丝惊讶。

老南平侯冷哼了两声,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下,明显是不打算多搭理这儿子。

玉尧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着楚思雅尴尬的笑了。

楚思雅倒是无所谓,玉尧老是惹老南平侯生气,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不过是这次惹的更厉害罢了。

楚思雅坐定后,很快就有一个身穿紫衣的小姑娘来给她奉茶,“你是冰凝?”

虽然当初自己见冰凝的时候,她穿的是男装,此时她换回了女装,可整个人却是显得愈发的楚楚可怜,柔弱动人了。

“小女子见过云夫人。”这声音也是好听极了,听得恨不得心都化了。

“哼!”老南平侯倒是极其不待见冰凝,当着楚思雅的面,就忍不住冷哼出声。

楚思雅的眼神闪了闪,想来这冰凝最近在南平侯府的动静不小吧,否则也不至于老南平侯会因为她生这么大的气了!

“爹!冰凝很可怜,您平时不是最良善的,为何不能对冰凝宽容一点呢!”玉尧一见老南平侯那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样子,顿时忍不住开口道。

“玉小侯爷,我今日是有事找你,不知道这不相干的人是不是可以下去了。”

楚思雅也不是很喜欢这冰凝,能不见就不见吧。

此时花厅内,只有玉尧父子,玉尧的贴身小厮玉平,然后就是楚思雅和冷霜了,她口中的外任自然就只有冰凝了。

玉尧下意识的就想开口,冰凝不是什么外人,但楚思雅,他不怕得罪,可云翎那腹黑的,他绝对算是怕了他了!得罪他的娘子,自己也别想有好果子吃了!于是玉尧只能有些抱歉的看着紫凝。

紫凝倒是很乖顺的看了一眼玉尧,只是那一眼,让楚思雅从其中看到了无限的幽怨和委屈,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坚强。

这让楚思雅心里更膈应了!

还记得她以前在网上跟人讨伐白莲花,在总结白莲花特征的时候,说的最多的,不就是那些白莲花外面楚楚可怜,眼神柔弱无辜,然后对着男人柔弱中却要带着一丝坚强。

眼前的冰凝倒是处处符合了!楚思雅光这么想着,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太恶心人了。

忽的,楚思雅想起来,这冰凝的父亲不是才去世吗?她难道不需要给她父亲守孝?那么快就勾搭上玉尧了?

也不知道是玉尧太好勾引了,还是这冰凝勾引人的本事太厉害了!楚思雅觉得,八成两者都有吧。

一直到冰凝离开后,楚思雅正想开口说正事,玉尧就忍不住开口,“冰凝是个可怜的女子,你以后好歹对她好一点啊!”

楚思雅闻言差点没有吐血,你妹的,她是打那个女人,还是骂那个女人了,她什么都没有做好不好!这玉尧到底是从哪儿得出来的结论,说什么,她欺负冰凝?

“你个臭小子,胡说八道些什么!雅儿哪里欺负冰凝了!老子看,是你被那什么冰凝,给迷惑的连东南西北都不认得了!”老南平侯吹胡子瞪眼地说道。

玉尧有些无奈的看着老南平侯,“爹,我知道你对冰凝有意见。可她真的是一个很可怜的女子,你为何就不能多宽容她一点呢?”

“冰凝姑娘的父亲不是才去世吗?那她应该正在守孝啊!玉小侯爷,我都不知道你竟然已经跟冰凝姑娘如此的情深义重了!”楚思雅挑着眉,无不嘲讽的开口道。

“你胡说些什么!小爷我和冰凝很纯洁好不好!”玉尧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他到现在就连冰凝的小手都没有牵过!

楚思雅扯了扯嘴角,纯洁,她相信,八成玉尧现在是跟冰凝谈什么精神方面的爱恋呢!这能不纯洁啊!

“好了,你给老子闭嘴吧!雅儿啊,你今日来找这不孝子,是有什么事儿?尽管说!”老南平侯不想再看自己这儿子犯傻,直接开口问道。

楚思雅这才将自己今儿来的目的全都一五一十的说了。

老南平侯闻言,不禁沉默了,随后,才大笑一声,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朗声开口,“好主意!确实是好主意!从战场上退下来的伤兵,家里情况要是好些,那还能过的去。可这仅仅只是少数。那些因为受伤退伍的士兵,可能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他们成了残废,等于他们一家子都垮了!没有了生活收入!

云翎是个好样的,一直动用自己的私库养着那些伤兵。

不过还是你这丫头的想法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老南平侯看着楚思雅的眼神,充满了欣赏,要是自己的这不争气的儿子能娶到这么好的儿媳妇儿,他就满足了,这辈子就没有人任何遗憾了。

可惜啊,这儿子是个不争气的,以前是竟知道跟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往。

如今又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野女人给蒙住了眼睛,唉,真不知道,他什么死后才能不操心啊!“

”可我酒楼的的蔬菜的来源一般都比较固定,这一下子——“玉尧倒是有些犹豫,他经营酒楼的,总不能让人说嘴吧!

楚思雅微微一笑,”我知道你的醉仙坊每日要用的蔬菜,确实是比较固定。不过其中有几家送来的蔬菜,这么多年下来,这质量怕是有些不好,那你不收他们家的蔬菜。那也是情有可原不是?而且我和夫君都商量过了,以后长公主府、忠勇侯府的吃的蔬菜,也就吃那些庄子上产的。只有还有一部分。我名下,还有长公主府名下的酒楼也全都购进庄子上产的!“

”好!雅儿,你这主意确实是好!今儿个,我说了,以后南平侯府吃的蔬菜也都要你那些庄子上产的!对了,光梁都的伤兵就有一千,你名下的那些庄子够不够?若是不够,我名下也有好几个庄子,也可以接纳两三百人吧。“

”爹,这么大的事儿,您是不是该跟我商量一下啊!您也知道,我把府里的中馈交给凝儿了,您这让我跟凝儿怎么说。“

楚思雅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是不是她耳朵出错了,她竟然听到玉尧说,他将南平侯府的中馈交给了冰凝?

楚思雅有些傻眼的看着冷霜,似乎是想冷霜给她一个答案。

冷霜也是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以此来告诉楚思雅,她还真没有听错。

楚思雅看到冷霜点头,这才确信,自己的耳朵是没有出错了。这什么玉尧的脑子也太奇葩了吧。那冰凝算什么,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也不是他的小妾,凭什么掌管南平侯府的中馈!

难怪方才老南平侯竟然这么生气,原来真的是有原因的。

啧啧,谁家有这么一个不省心儿子,怕是都要气到吐血吧。

老南平侯一脸羞愧的看着楚思雅,家丑不可外扬,可自己这傻儿子竟然这么白痴的说出来,他真是嫌弃自己不够丢脸啊!

”呃——那个这么几家的蔬菜送送,应该是够了,老侯爷就不用操心了。我这次来,只是希望玉小侯爷能够同意,接收一部分庄子上产的菜就够了。“

”这个没问题,我能直接答应下来。“

玉尧想都不想的开口道。楚思雅方才说的没错,给醉仙坊提供蔬菜的,有几家这送来的菜,质量上确实是没有以往好了,他也正打算换一家。

楚思雅庄子上产出来的东西,他绝对是相信的,而且那质量也绝对是有保证的,那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况且,他也确实是想为那些伤兵做好事。

楚思雅有些傻眼的看着玉尧笑的一脸开心,而老南平侯则是气的快要吐血的模样。

”对了,你姐姐最近怎么样了?“玉尧忍不住开口问道。其实这些日子以来,他的脑海中一直浮现着楚思雨那坚韧不拔的背影,只是他最近身边一直都有冰凝,所以一时间也没有太在意。如今见到楚思雅了,就忍不住问了。

楚思雅一时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玉尧口中的姐姐,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玉尧口中的姐姐,不就是楚思雨嘛!这什么人啊,一边对着他的冰凝献殷勤,一边又想着楚思雨,典型的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楚思雅心情不好了,这脸色就更加不好了!

”不清楚!“

楚思雅面无表情的丢下这两个字,就跟玉尧和老南平侯告辞了,再对着玉尧,她担心自己会一个忍不住,直接冲上去,狠狠打玉尧一顿!

楚思雅回到忠勇侯府,倒是越想越有些不对劲儿。

等云翎回来后,楚思雅就将在南平侯府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云翎说了。

”之前,你和我都想着让玉尧好好吃吃亏,可你也看到了,如今也不知道是那冰凝的魅力太大,还是玉尧太好勾引了。这玉尧以前看着还是挺精明的一个人,如今脑子晕的,我——我真是都无话可说了!那冰凝是谁啊!既不是玉尧的妻子,也不是他的小妾,说白了,不就是一个丫鬟,玉尧他到底想做什么?竟然让一个丫鬟来管南平侯府的中馈!

这还不算,他不是跟那什么冰凝如胶似漆?竟然还问我楚思雅怎么样?我告诉你,我当时真是佩服我自己,怎么没有一耳光上去扇死玉尧那厮!“

云翎闻言,也忍不住皱着浓黑的眉毛,显然是对于玉尧的所作所为感到心惊了,这简直是太荒唐!她糊涂!也太无耻了!

”我会去查查你说的冰凝。如果真是一个好人家的女儿,怎么也不会父亲死了没多久,就处心积虑的去勾引男人!“

”我猜,八成她跟那什么林三爷的事儿,八成也有问题!“

云翎闻言点了点头,显然是对玉尧的所作所为也真的是感到惊心了,不希望自己这个兄弟,再因为女色而继续沉迷下去了。

云翎见楚思雅的脸色有些不好,不希望她在为这些小事感到费心,于是笑着开口,”好了,这些事儿,我会去查的,你也别这么担心了。“

”怎么可能不担心。玉尧那厮被骗就被骗了吧,我一点都不心疼!这种花心大萝卜,就该让人好好的磋磨磋磨!其实吧,我更心疼的是楚思雨,她也是个可怜人了,摊上楚玉亭那种渣爹,生母早逝。从小就受了这么多的苦难,我是真心希望她能找一个真心疼爱自己的丈夫,过一辈子,可玉尧明显就不合适。“

”玉尧这人是花心,而且还没有遇到一个能让他收心的。至于你那姐姐,据你所说,她是个有主见的,应该不会因为玉尧的几句花言巧语就被打动吧。“

楚思雅皱着眉头,心里还真是有些怀疑,但愿楚思雨真的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吧!

楚思雅想着,不禁叹了一口气。

理国公府

”影儿啊!你说娘怎么这么命苦啊!你看看你哥哥如今的样子,颓废的真是让娘的心都碎了!还有伍氏那贱人!难道她不知道作为女人要三从四德,以夫为天!可她倒好,竟然带着你侄儿回了娘家!你大哥不就做错了一点小事,况且,作为男人,那一点点事儿,算什么!她有必要这么死命的揪着这件事儿!

要不是她给你大哥生了魁儿!娘绝对要你大哥一纸休书休了她!“

赵氏越想越伤心,对着楚思影哭的也愈发的厉害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赵氏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还有你爹也是,最近回来的越来越晚了,也不知道他成天都在忙些什么东西,你说说,他难道都看不到我和你大哥的苦闷啊!“

楚玉亭最近实在是越来越反常了,会楚国公府的时间也是越来越晚了。

不过好在,楚玉亭每次还知道编一些理由骗骗赵氏。

赵氏也不知道是相信了,还是一直确信楚玉亭这辈子都不会背叛她,所以竟然一直都没有怀疑过楚玉亭的话,只是对着楚思影,她又不可避免的埋怨起来。

赵氏在那里抱怨的痛快,却没有注意到楚思影的眉头皱的愈发的厉害。

她最近也是快要烦死,理国公和理国公夫人本来就不待见她这个儿媳妇儿,不过她也不在意,只要等到她生了嫡长子,那她就是板上钉钉的理国公府未来唯一的女主人了!

那两个老不死的,以后不还是要看她的脸色!她让他们怎么样,他们就得怎么样!

可楚思影最近觉得赵天楚对她是愈发的冷淡了,要不是她看的紧,她还真以为赵天楚在外面有人了呢!

不过,楚思影一直没有忘记过,她觉得赵天楚心里一定是藏着一个狐狸精!

虽然还不知道那个狐狸精是谁!可她怀疑就是楚思雅那贱丫头!

楚思影真的是恨死楚思雅那贱人了,她是嫡女,是皇上亲封的荣安郡主!封邑赏赐更是多不胜数!

还有她怎么就处处喜欢出风头!凭什么!凭什么别人惊艳的目光都是对着楚思雅!她就不能低调一点,一定要高调的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不成!

楚思影越想越狠,娇艳的面容也忍不住扭曲起来。

”影儿,你怎么了?是不是理国公府的人对你不好?“

赵氏只有楚文勇和楚思影两个孩子,虽说她也有些重男轻女,可她对楚思影也是真心爱护,见楚思影脸色有些不对,于是忙不迭的开口问道。

听到赵氏的声音,楚思影失去的理智才逐渐恢复,只是她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娘,我没什么事儿。“

”什么叫没什么事儿,你刚才那样,还叫没什么事儿?你赶紧告诉娘,是不是理国公府那群人欺负你了!他们真是好大的单子啊!竟然该欺负你!也不看看你身份,你愿意嫁入理国公府,那还是抬举他们了呢!“赵氏无不愤恨的开口。

楚思影冷笑一声,”他们欺负我?做梦!我楚思影是他们能够欺负的嘛!我是在想赵天楚——“

”想姑爷?想他做什么?难道是他外面有女人了?影儿,娘告诉你,对待外面的狐狸精是绝对不能心慈手软,凭着你的身份,直接打杀了他们又能如何!“

赵氏当年就是这么做的,对待楚玉亭的小妾,她是毫不客气的。一个是被活活打死,另外一个,也就是楚思雨的生母,将她赶到庄子上去,自生自灭!所以如今对楚思影,赵氏也是按照她之前的法子教。

楚思影冷哼一声,”赵天楚敢!他既然娶了我,这辈子就只能有我一个女人!就连楚思雅那小贱人,忠勇侯都许诺他一生一世一双人,我怎么能输给那个小贱人!若是自己真的输给楚思雅,那她一定会怄死!

“对,这才是娘的好女儿!还有你们这些贱婢!都给本夫人听好了,你们谁要是敢存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本夫人一定让你们好看!别忘了,你们的老子爹老子娘可都在楚国公府呢!本夫人想发卖他们,是轻而易举的事儿!”赵氏说着,冷冷的扫了伺候楚思影的人儿,一脸阴沉的开口。

被扫到的下人,纷纷低下头,不敢跟赵氏对视。

“对了,影儿,你方才说理国公和理国公夫人竟然敢一直给你脸色看!他们算什么!竟然敢给你脸色看,不待见你!走,娘,这就给你出气去!”

楚思影这次没有反对,倒是欣然同意了。让赵氏替她出头,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她要让理国公府夫人知道,她楚思影可不是好欺负的!想拿捏欺负她?做梦吧!

“娘,我跟你一块儿去!”楚思影可巴不得赵氏狠狠的教训理国公夫妇两个,自己是他们的儿媳,辈分上矮了一层,可她娘跟理国公夫妇是平辈啊!

要是理国公夫妇知道楚思影的想法,怕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谁跟一个姨娘是平辈!

楚思影和赵氏气势汹汹的来到理国公夫人的花厅。

楚思影在知道理国公夫人今日在花厅接见客人,但她却不知道的,一张脸几乎全都黑了!

她可是楚玉亭的妻子,如今理国公府的世子夫人!这些接见客人,打理庶务的事儿,不都该交给她嘛!理国公夫人这个老不死的,年级都这么大了,还一天到晚的想着占着权力!她怎么不早点去死呢!

楚思影越想越生气。

下人看到楚思影来,立马就想去通知理国公夫人,不过楚思影下了死命令,谁要是敢去通风报信,立马全家发卖了!

下人们顿时噤若寒蝉,他们绝对相信这位心狠手辣的是世子夫人能干出这种事儿来!

想想,他们世子是多好的一个人,可惜这辈子最不好的就是娶了这么一个世子夫人,不能不说,真的是一种悲哀啊!

楚思影正想大摇大摆多久进去,忽的听到,理国公夫人的声音,“单编修,你尽管放心,令妹是个知书达理的,以后嫁到我理国公府,我也一定会好好待她这个儿媳,你尽管放心!”

理国公夫人的话像是炸弹一样在楚思影的心里炸开开了。

嫁到理国公府,儿媳,放心,这一个个字眼就像是一把刀一样,直直的戳进了她的心里。

好一个老不死的!她还获得好好的呢!竟然想着给赵天楚纳妾!她做梦吧!除非她死了!

比楚思影更沉不住气的是赵氏。

显然赵氏和楚思影是想到一块儿去了,以为理国公夫人是要帮赵天楚纳妾,而且还是纳贵妾!

赵氏忽的拉着楚思影进入花厅,花厅内的人看到突然闯入的楚思影和赵氏都不禁吓了一跳。

楚思影扫了一圈,最后将视线定格到单娟身上。

单娟今日穿着粉红色绣桃花的褙子,下着一件靛青色的襦裙,头上只带着两朵粉红的珠花,衬的她整个人愈发的青春靓丽,尤其是身上那股子书香气息,更是吸引人!

楚思影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全都冲到脑门上了,将她所剩不多的理智全都烧的一干二净了!

比楚思影还沉不住气的是赵氏,而且她心里是认定了理国公夫人是暗中相看人,帮赵天楚纳妾!

“你是从哪儿个旮旯胡同里出来的下贱胚子!也不看看你自己长得什么样儿!看看你那张像是死了爹娘的晚娘脸,你到底够不够格嫁进理国公府!”

单娟的小脸顿时惨白一片,身子也不禁摇摇欲坠起来。

单云一张脸更是黑透了!

“理国公夫人,这是从哪儿来的市井泼妇!我单云虽然只是翰林院一个小小的编修,可也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妹妹让人如此侮辱!”

“呸!只是翰林院一个小小的编修!你算个什么东西!本夫人知道了,你就是想往上爬想疯了是吧,所以才想让你妹妹当妾,你一个大男人,靠着自己的妹妹往上爬,你怎么就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

“夫人?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夫人啊!”单云冷冷的看着赵氏,起身后对赵氏的身份,他八成已经能猜出来了。

“本夫人是楚国公府的,你要是识相的,就赶紧给本夫人带着你这不知廉耻的妹妹滚!”

“夫人?楚国公的妻子是昭慧长公主,倒是有一个请妾室很出名,她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她的儿子成了太监,想不出名都难!”

单云的嘴巴比起赵氏更毒!这人竟然敢当着他的面羞辱自己的妹妹,他要不是不给赵氏好看,那才见鬼了!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你们都是死人啊!赶紧把他给本夫人拿下!”赵氏简直要气疯了,楚文勇的事儿,是她心里最大的痛,如今单云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喇喇的说出来,无疑是在往她心头上插刀!

“谁敢!赵姨娘,我称呼你一句姨娘,已经是很客气了!我的官职再低,那也是朝廷命官!你一个后宅的姨娘,凭什么让人抓本官!”单云悠悠然的起身,然后转头看向理国公夫人,“理国公夫人,这桩亲事,还是作罢吧。有世子夫人这种大嫂,在下真是担心自己的妹妹会受委屈!”

单云说完就直接拉着单娟离开。

赵氏死死的瞪着单云,恨不得用眼神将单云戳出一个洞来!

倒是楚思影留意到单云的话,嫂子,那单娟不是给赵天楚想看的了,而是给赵天俊?

理国公夫人的太阳穴像是打鼓似的不停的颤动,她真心是恨不得直接将这两人给砍了的心都有了!

“给我滚!赶紧滚!”理国公夫人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冲着楚思影和赵氏吼道。要是再多看看这两个人,她真担心,自己会一个忍不住直接掐死她们两个。

赵氏被楚思影拉了拉,这才反应过来,心知自己是闹了一个大乌龙了。

不过,她就算闹了一个大乌龙又能如何,“理国公夫人的话未免说的太难听了吧。本夫人不就是搞错了一点小事儿。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而且就算赵天俊不是慈宁宫你肚皮里出来的,你也不能随便给他找给小门小户的妻子啊!刚才那姓单的两兄妹,一个没规矩,一个看着就是个福薄的!我为你将他们赶走了,您该谢谢我才是!”

听着赵氏大言不惭的话,理国公夫人气的差点没有晕倒。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你给本夫人滚!单云方才说的不错,你算是哪门子的夫人!楚国公府的一个妾室罢了,你有什么资格自称本夫人!”理国公夫人真的是气狠了,以前楚思影也就在自家人面前犯犯蠢,他们恶心一下也就过去了,可如今倒好,这两个不要脸的,真是将所有的脸都丢尽了!恶心的人,看着她们两个,就恨不得直接上去抓死她们!

理国公夫人气狠了,心口是一阵一阵的痛,理国公夫人身边的嬷嬷,立即忙着帮理国公夫人拍背,然后大声高喊,“大夫!快去请大夫!”

赵氏此时哪里能管理国公夫人怎么样,妾,这个身份,是赵氏最恨的,理国公夫人竟然敢当着她的面说出来,这简直是在往她的心口上撒盐啊!

“你给我闭嘴!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说我的不是!”

屋内的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赵氏,心里不约而同的道,这是个疯子吧,自家夫人可是堂堂的国公夫人,这赵氏不过是个妾室罢了,唯一的儿子更是成了太监,她竟然敢对着国公夫人这么大呼小叫的!这简直——简直是——

理国公夫人这次是真的想晕倒了,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碰上这么些人!

“我告诉你,别惹急了我!否则,鱼死网破,咱们谁都别想好好过日子了!”赵氏恨恨的说道。

“我说婆婆,你也是的。这亲疏远近你也得分清楚不是。”楚思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赵氏气理国公夫人,末了,才凉凉的说了一句。

可就这一句,差点让理国公夫人听得没气死!她真是恨啊,快要恨死了,自家怎么会有把柄在他们的手上,要是没有,她也不用让这两人这么糟践了!

理国公夫人越想越生气,脑海里的意识也逐渐模糊起来,最后眼前一黑,直直的晕倒了。

顿时,又是一番混乱。

楚思影见理国公夫人晕倒,心里总算是有几分慌张了,拉着赵氏离开。

赵氏也担心楚思影在理国公府的日子会不好过,于是抓紧了楚思影的手提醒,“影儿,你别忘了,理国公有把柄在你手上,你压根儿就不用怕他们!他们要是敢欺负你,你也别忍着!直接回楚国公府,找你爹为你做主!”

赵氏这次的话,楚思影是听进去了,嫁进理国公府这些年,她不就是因为手上有理国公府的把柄,所以才能一直在理国公府作威作福,不让任何人欺负!

“好了,娘,您说的我也知道了。大哥如今成了这个样子,您就算再伤心,也于事无补了。所以你现在必须为将来做打算。”

“打算?怎么打算,我这辈子就只有你和你大哥两个,你们出了什么事儿,这让我该怎么活啊!”赵氏说着,又忍不住悲从心来。

“什么怎么活!就这么活!您得记住了,未来楚国公的位置只能是我们这一房的,难道您还想让长公主的那两个儿子得去?”

“做梦!就算我死了,也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赵氏早就将楚国公府的爵位当做自己儿子的了,若是被昭慧长公主的儿子得去了,那她宁可死!

“所以,如今大哥靠不上,您就只能靠魁儿了。大哥和文氏发生这样的事儿,归根究底,错的还是大哥,也不怪大嫂生气。”楚思影这次倒是说了一句公道话,若是赵天楚做出这种事儿,她肯定要跟赵天楚拼命,伍氏只是带着魁儿回娘家,已经很好很好了。

“可你大嫂压根儿就不愿意回来,你让我该怎么办!”这才是最让赵氏着急的地方了。

楚思影抿着唇,微微思索了一下,“要我说,大嫂这次应该也是寒心了,所以不光您出面,还得让爹出面,对着伍家的人保证,将来楚国公府的爵位一定是会传给魁儿,这样就算大嫂不愿意回来,她爹娘也一定会带着他们回来。”

不能不说,楚思影的头脑在这一刻很清醒,也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

“好,影儿,你的主意好。娘,立马回去,找你爹去!”

理国公夫人晕倒后,理国公和赵天楚立马得了消息,在听到下人的的话以后,赵天楚一张脸黑的似乎都能滴出墨水来了。

理国公更是大叹,“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爹,那我的婚事也被大嫂给搅和没了!”赵天俊更是苦着一张脸,他已经被赵天楚的折腾的,什么不好的心思都不敢有了,如今只想娶一个好妻子,安安分分的过日子就好了。

对单娟,一开始,他只是想调戏调戏她,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只是一个庶子,而且以前的名声这么差,能娶到单娟这样的好女人,真的是她上辈子积福了!

好不容易,理国公夫人帮着他牵线搭桥,单云也算是松了口,可没想到就让楚思影那贱人给全毁了,要不是楚思影是他的大嫂,赵天军发誓,他真想把楚思影那贱人给丢到青楼去!

理国公叹了一口气,这儿子,这些日子是听话多了,或者说是赵天楚教育的比较好,这儿子就算没大出息,可以后能安安分分的过日子也好。

好不容易有单娟这样的好儿媳妇儿,事情差不多都要谈拢了,可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切都让楚思影那贱人给毁了!

还有那个赵氏,有恃无恐,不就是仗着手里捏着理国公府的把柄!偏偏他还弄不得他们!这日子到底是过得憋屈成了什么样!

赵天楚一直莫默不作声,只是在扫到,气的昏迷在床上的母亲,眼底才有一丝的波动。

楚思影!赵天楚微微眯着眼,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题外话------

谢谢136**7555童生投了1张月票

520小说玄幻掌门投票,希望美丽的亲们能将票子投给水千澈的《重生之国民男神》啊!很棒的一本玄幻文,希望亲们能够投下美丽的一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