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争执 再要儿子/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国公府

赵氏双手死死的抓着楚玉亭,眼底隐隐带着一丝丝狂狷,“勇儿如今成了这个样子,我也不求你立他当世子了!可你就只有三个儿子,楚文豪还有楚文煜都是长公主那贱人生的!难道你打算将楚国公府的爵位传给那两个不成!”

楚玉亭想要拉开赵氏的手,可偏偏赵氏的手就像是牛皮糖一样,怎么拉都拉不开。

一时间,楚玉亭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跳动的厉害。

楚玉亭想跟赵氏讲道理,希望她能够冷先松手,“你先冷静一点。你先放手,咱们好好说。”

可赵氏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她脑子里现在就一个想法,那就是让自己的孙子成为楚国公府未来的继承人!偏偏楚玉亭却怎么都不松口,这让赵氏怀疑,他是真的想将楚国公府传给昭慧长公主生的儿子!这让她如何能够接受!

“楚玉亭,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想将楚国公府的爵位传给昭慧长公主的儿子!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敢这么做,我今儿个,就立马死在你面前,你信不信!”

楚玉亭紧紧抿着唇瓣,可想而知,心情有多激动,他不知道,从前温柔小意的赵氏都跑哪儿去了!

楚玉亭也想破罐子破摔,直接对赵氏说,“你有办事就直接去死吧!”

不过楚玉亭到底是真心爱过赵氏的,而且他最近在外面置办了外室,这让楚玉亭更觉得有些对不起赵氏,所以到底是没有将这些伤人的话说出来。

楚玉亭尽量将声音放柔,语气和蔼的开口,“你放心,楚国公府永远轮到长公主的儿子来继承!”

这一点,楚玉亭倒是没有欺骗赵氏,他从未想过让昭慧长公主的孩子来继承楚国公府,从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更不会有!

“那你就跟我去伍府,对着伍氏的父母许诺,将来楚国公府的一切都会是魁哥儿的!”赵氏听楚玉亭的话,心情总算是好了不少。她可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让自己的孙子继承楚国公府的一切!

这一次,楚玉亭没有再直接同意赵氏的话了。

楚魁再亲,也跟自己隔了一辈,只是他的孙子!

除了昭慧长公主生的两个儿子,他外面的两个外室,如今都怀上了,说不定就有男孩儿。

楚国公府的爵位,只能是他儿子的!让他传给孙子,不可能!

赵氏见楚玉亭犹豫,顿时松开了手,像个泼妇疯子似的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楚玉亭,你个没良心的!当初,我再不济,也是静伯府的嫡出小姐!可当年我就是为了你,才委身做了你的外室!我的勇儿和影儿才会成了庶子和庶女!你扪心自问,我问你付出的还少了!可你是怎么对我的?让长公主压在我头上这么多年,让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妾室?

如今我唯一的儿子竟然成了太监,我也受够了别人的嘲讽侮辱!

我现在只是让你将魁儿接回来,这有有错!

勇儿是继承不了楚国公府了!魁儿可是你的亲孙子啊!你为何就不能松口让魁儿继承楚国公府!”

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赵氏还是没有往楚玉亭会让其她女人,为他生儿子方面想,也不知道是赵氏太蠢了,还是赵氏太相信楚玉亭了。

楚玉亭看着赵氏如同泼妇似的在地下打滚,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尤其是在看到赵氏发间遮掩不住的白发,还有眼角已经悄悄爬上的皱纹,更是让他打心眼里厌恶!

“怎么,难道爹也看不起我这个太监儿子不成!”

一道阴森森的声音忽的响起,楚文勇如同鬼魅一般忽然出现,直直的吓了人一跳。

虽然楚文勇是自己的儿子,可楚玉亭也不能不承认,如今他看到楚文勇这儿子,心里竟然会发慌。

楚文勇自从成了太监,原本下颚的一些小胡渣正在一点点退掉,脸好像也变得更白了,说话的时候还喜欢翘着个兰花指。

这些变化,都让楚玉亭想起了自己在宫里看到的那些太监,真心是让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如果楚文勇变得仅仅只是像太监那也就算了,明明变得如同女腔一样的声音,偏偏要用阴冷的语气说话,那种违和感,真的是让人从脚底寒到心里。

饶是楚玉亭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儿子,是彻底的变了!彻底的成了一个大变态!让人恶心的不行!

“勇儿,你想多了。你的病,也不是无药可医的。爹一定——”

楚玉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楚文勇尖声打断了,“够了!这些鬼话我已经听了无数遍了!我不相信!我一个字都不相信!如今我唯一的指望就是魁儿了!爹,你从前不是说过,我是你最心爱的儿子,将来,楚国公府一定会传给我的!现在,我不中用了,那你就将楚国公府传给魁儿,这不是很好吗?”

楚玉亭不自禁的皱了皱眉,这儿子是越来越偏激了。

“爹!你为何不答应?”楚文勇眯着眼打量着楚玉亭,看的楚玉亭浑身再次不舒服起来,“你既然从来没想过将楚国公府传给昭慧长公主生的儿子,而我如今又不中用了,自然也没可能继承楚国公府。这么算下来,只有魁儿有资格了?你为何不同意?难道是你在外面有了女人给你怀了孩子不成!”

说到最后,楚文勇的声音越发的尖锐,生生的要刺破人的耳膜一样。

楚玉亭可不像赵氏一样相信楚玉亭,他更相信的是这世上就没有不偷腥的猫儿!尤其他如今更成了如今的模样,他就更有理由相信,楚玉亭是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了!

赵氏闻言,如遭电击的看向楚玉亭,双唇不停的打颤,她一直不敢往这方面想,她一直觉得,楚玉亭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自己的,可楚玉亭如今面对楚文勇的指责,没有大声反驳,难道真的让楚文勇说中了?

“啊!楚文勇,你对得起我嘛!你对得起我嘛!我为你付出这么多,道现在都还只是一个妾室,在外,这么多人羞辱我,瞧不起我,可我都当做不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赵氏跟疯了似的扑上去,用着她长长的指甲抓楚玉亭。

楚玉亭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竟然硬是没有躲避,生生的让赵氏给抓了一下,脸上顿时出现三条血痕。

这下子,楚玉亭也发飙了。其实楚玉亭是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最容不得的就是女人敢骑在他的头上作威作福!

从前的昭慧长公主,就是因为这儿,才让他厌恶的,可如今赵氏竟然胆大的敢直接上来挠他!

“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赶紧将人给我拉开!”楚玉亭大喝一声,惊醒了被镇住的下人,他们纷纷上前去拉赵氏。

赵氏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硬是让一群人拉了半天。

“够了!你们都闹够了没有!”

楚思雨扶着满目怒容的老赵氏进屋。

老赵氏一看到楚玉亭脸上的抓痕,眼底闪过一丝暗芒,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

老赵氏阴沉的看着赵氏,不悦的开口,“你闹够了没有!你好歹也是楚国公府的夫人,像个泼妇似的又大又闹,你到底是想做什么!”

赵氏被人驾着,再也受不了的嚎啕大哭起来,“呜呜——呜呜呜——当初是你说,表哥一定会娶我当正妻!我这才将自己清清白白的交给了他!可后来呢?他竟然娶了昭慧长公主,你们又要我做妾!好,为了我的勇儿,我应了,你们也答应我,楚国公府未来一定是勇儿的!就因为这话,我每日都死死的忍着,天知道我忍的有多辛苦!

现在我的勇儿不行了,可他最起码还有一个儿子啊!楚玉亭,你凭什么,凭什么在外面置办外室,你这是王死里糟践我啊!”

赵氏一想到自己这些年受的苦,整颗心都痛的不行,歇斯里底的哭了起来。

赵氏的一句表哥,倒是让楚玉亭想起了以往,与赵氏恩爱的画面,其实赵氏除了如今因为楚文勇,脾气没有以往好,可自己从前确实是亏欠了她,这么一想,楚玉亭就忍不住偃旗息鼓了。

“好了,你哭什么!亭儿什么时候置办什么外室了!事情没搞清楚,就在这里瞎嚷嚷什么!”老赵氏浑浊的眼底闪过一丝不宜察觉的厌恶,不过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氏的哭声一顿,不可置信的看着老赵氏,“可刚刚——”

“刚刚什么刚刚!你听亭儿承认了!别说封就是雨的!”

楚玉亭虽然有些不明白老赵氏为何极力否认自己置办外室,可他也没打算现在就将事情捅出来。

“那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外室!”赵氏死死的瞪着楚玉亭问道。

楚玉亭方才是因为太紧张,所以才哑口无言,可如今反应过来了,他就是傻了,也不会承认。

“你听勇儿在那里胡说八道!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难道你心里还不清楚,什么外室不外室的!那压根儿就是没影的事儿!”楚玉亭面不改色的道。

赵氏见楚玉亭一脸坦荡,一点都不像是在说谎,心里总算是放心了两分。

楚文勇可不像赵氏这么好骗,若是真的问心无愧,方才为何要犹豫,甚至她娘动手,他都没有动一下,明摆着就是有猫腻!

不过楚文勇也知道,是不能再继续闹下去了,否则对他们母子不利。

“我也相信爹在外面是绝对没有什么外室,既然如此,爹明日就去我岳父家,将伍氏和魁儿接回来吧。”

楚文勇开口道。

楚玉亭的脸倏地就黑了下来,他觉得楚玉亭就是生来克自己的!

赵氏经过楚文勇这么一说,总算是想起正事来了,“没错,既然你没有对不起我,明儿,我就跟你去伍府,将伍氏和魁儿接回来!”

楚思雨低着头,美眸中闪过一丝嘲讽。将伍氏和楚魁接回来?呵呵,兵部尚书的嫡亲女儿可不是这么好接的,除非楚玉亭愿意给出筹码,或者说是更加的利益。

有什么利益能够大的,让兵部尚书舍得自己的亲生女儿守一辈子的活寡呢?那自然就只有让楚魁成为楚国公府未来的主子了!

难怪楚玉亭的脸色这么难看。

“糊涂!”楚玉亭还未出声,老赵氏拄着拐杖狠狠往地上敲了两下,“真是糊涂至极的东西!哪里有爵位不传儿子,反倒是传给孙子的道理!”

“姑妈,您又不是不知道勇儿如今的情况!他还怎么继承楚国公府!难道您是想让其她贱女人生儿子?只要我在,就休想!”

当初昭慧长公主,她是没法子,只能咬牙忍下来了。谁让人家的地位比她高!

可当自己一进楚国公府,就立马将楚玉亭身边的姨娘给撵出去,唯一失策的就是让楚思雨的母亲,在她眼皮子底下怀了楚思雨!

不过那又怎么样,楚思雨的生母还有她,不都让自己扔在庄子上自生自灭,就跟地上的蝼蚁一般,任凭自己踩死!

楚思雨感受到赵氏不善的眼神,低着头,装作不知道。

赵氏见楚思雨没有反应,冷冷一哼,收回了视线,只是心里还是忍不住腹诽,果然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老赵氏面色如常,可只有她知道,此时她是有多生气!赵氏算什么东西,只不过是一个姨娘罢了!男人要纳妾,又关她什么事儿,她一个姨娘凭什么不同意!

只是老赵氏心里更生气,她也暂时没有表现出来,赵氏的为人,她还是知道的,说白了,是蠢!可这种蠢人,只要真的一旦什么都不顾了,那就真的有些不好了。

而且她有不少事儿,赵氏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万一赵氏真的急了,不管不顾了,那对自己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想至此,老赵氏才隐下了对赵氏的不耐烦,耐心周璇。

“你说什么混话!你是我的亲侄女,难道我还会让楚国公府的爵位,给那些个外三路的女人生的儿子不成!”老赵氏厉声斥道。

赵氏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老赵氏,她一时间也有些摸不准老赵氏心里的想法,于是迟疑的开口,“那姑妈的意思是——”

“你的年纪也不算大,想来再生一胎,也是可以的。”老赵氏幽幽的开口。

楚文勇的脸顿时黑的跟黑炭一般,阴森森的开口,“奶奶说的倒是容易!可我娘自从生下影儿以后,就伤了身子,哪里还能生育!再说,就算能生,生下的也不一定是儿子,说不准就是女儿!”

楚文勇心里是一百个一万个不愿意赵氏再生一个的,如今他能依靠的除了还在伍府的儿子,就只有赵氏这个亲娘了。虽说,这个亲娘很蠢,可却是真心对她好的。

可若是赵氏又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难保她不会将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到未出世的儿子身上,到时候,他就真的一无所有了!不,哪怕死,他都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赵氏则是有些被老赵氏说动了,楚文勇成了太监,若她还能有一个自己的亲生儿子,她的日子怕是能好过不少,而且一样都是她的儿子,她一定不会厚此薄彼!作为弟弟,他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大哥。

楚文勇眯着眼打量着赵氏,她,果然还是被说动了吗?果然,这世上所有的爱,都是有代价的!

以前赵氏对她好,不就是因为,他是她唯一的儿子,也是她后半辈子的保障!可如今自己成了太监,眼见跟楚国公府未来的爵位无缘,她就满心满意的想要推魁儿成为楚国公府的未来继承人。

在怎么样,魁儿好歹也是他的亲生儿子,甚至是他唯一的儿子,自己的后半辈子也是要全都寄托在魁儿的身上。

所以他自然也是乐见其成的。

可弟弟?哈哈——哈哈哈——楚文勇真心是想笑,按所谓的弟弟,压根儿就还没有影呢!自己的亲娘,就为了那个还没有影的弟弟,竟然要舍弃他!

悲哀过后,楚文勇心里涌起无线的悲伤。

妻子带着儿子离他而去,父亲更是在得知他成了太监之后,就毫不犹豫的舍弃自己!疼爱自己的母亲,也因为自己亲奶奶几句挑拨的话,竟然就为了那个连影都没有的弟弟,要放弃自己?

好!好!既然全天下的人都要放弃他,那他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我告诉你,我和你未来的儿子,你只能要一个,你自己选吧!”楚文勇对着赵氏放下狠话后,直接一撩袖子,愤恨的离开。

楚思雨看着楚文勇消失在暗夜种的身影,心里不禁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她和他都是被抛弃的。

不过很快,楚思雨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楚文勇有今时今日,全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任何人!而且楚文勇之前还想折磨小翠,这就让楚思雨更恨楚文勇了!

赵氏一见楚文勇跑出去,下意识的就想跑出去追,可又放不下老赵氏这里。

楚思雨的眼底闪过一丝嘲讽,赵氏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有多爱楚文勇,可如今看来,她这所谓的爱,也没多了不起啊!

老赵氏说的,让赵氏再怀一个儿子,那不过是给赵氏画了一个美梦罢了,就楚玉亭这些年,独宠赵氏,也没见她怀上孩子,如今她年纪大了,想要再有一个孩子,这怎么可能。

“姑妈,您看——”赵氏有些不知所措的开口。

老赵氏的眼底闪过一丝嘲讽,不过语气却是慈爱,“勇儿这孩子怕是一时间还有些想不通,还是得要你这个当娘的去开导他一番。想想,你生的儿子,将来不也是勇儿的弟弟,两兄弟和睦相处,这样不是很很好?”

赵氏点了点头,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勇儿那孩子,怎么就不明便她的苦心呢!

“姑妈,那我先去找勇儿。您,放心,这段日子,我一定会好好的调理身子,然后一定会为表哥生一个儿子!”说到最后,赵氏有些娇羞的看了一眼楚玉亭,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低下了头。

楚思雨看的直觉得恶心至极。

楚玉亭隐隐也有些不舒服,以前赵氏做这个动作倒是挺美,可赵氏如今都快年近四十了,还做一副小女儿家娇羞的模样,就让人从心里感到膈应了。

“好了,赶紧去找勇儿吧。这孩子,如今有些偏激,你这个当娘的,正应该好好劝一劝他才是。”老赵氏温柔的开口道,就如同一个慈爱的长辈。

赵氏闻言,连忙应了离开。

等到赵氏离开后,老赵氏的脸上再不复方才的和蔼,一张脸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挥了挥手,示意所有的下人退下。

一时间,屋内就只有楚玉亭、老赵氏和楚思雨了。

“娘,您怎么会赶过来的。”楚玉亭恭敬的搀扶着老赵氏坐下,然后问道。

老赵氏冷哼一声,“我要是不来,你堂堂的国公爷,是不是要让自己的姨娘欺负啊!多亏了雨儿!我看,你这么多孩子里面,最孝顺的就是雨儿这孩子了。”

“祖母说的是哪里话,雨儿能有如今的好日子,正是多亏了父亲和祖母的提携,雨儿是万死都难以报答,如今只是做了那么一点小事,哪里值得祖母夸奖。”楚思雨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

老赵氏满意的看着楚思雨懂事的模样,像这样听话的孙女,才是好的,哪里像昭慧长公主生的那几个讨债鬼!原本赵氏生的孩子不错,可如今楚文勇成了什么样子,人不人贵不贵的,真是让人看了一眼,就再也不想再看第二眼。

楚玉亭对着楚思雨这个,他一直都不重视的庶女,倒是也有了几分好脸色,尤其是在楚文勇如此让他失望的时候。

“好了,雨儿,天色也晚了,你早先回去睡吧。”

楚思雨乖巧的点了点头,一脸感动的开口,“祖母说的是,祖母和父亲也要早点睡啊!”

楚思雨说完,恭敬的行了一个礼后,就乖乖的退下去了。

可楚思雨一离开,脸色立即变得阴沉无比,关心自己?呵呵,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要说吧!

果然,楚思雨一离开,老赵氏就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楚玉亭,“你置办外室的事儿,好歹也跟我说一声啊!怎么,你是信不过我这个老娘不成!”

楚玉亭连忙摆手,“娘这说的是哪里话。我信不过别人,还能信不过自己的亲娘嘛!可娘,您也知道赵氏她——”

老赵氏阴沉着脸,不悦的打断楚玉亭的话,“你是觉得赵氏是我的亲侄女,我会站在她身边是不是?”

楚玉亭有些尴尬的笑了,他还真的是有这个担心。

“你啊,真是糊涂!赵氏只是我的侄女!跟我隔了一层,但你可是我的亲儿子,咱俩才是最亲的!我哪里有不站在自己亲生儿子这边,反倒是要站在侄女这边!”

“娘,儿子就知道,您全心全意的为着儿子,也是儿子方才糊涂了,才会一时间没有想通。”

老赵氏活了大半辈子,哪里还能看不出,楚玉亭心里的想法。

“好了,你也别跟我说这些虚的了。老老实实的跟我说,你那两个外室,都是什么人家的!”

楚玉亭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其中一个是个寡妇,另外一个,娘,您也知道。”

老赵氏眯着眼,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什么叫做,我也知道。到底是哪家的姑娘,直接说!你纳一个寡妇当外室,娘也没说什么。”

“就是梁家的小姐。”

老赵氏忍不住在她心里拨拉姓梁的,可自己认识的姓梁的,都已经嫁人了,可楚玉亭却说自己认识,这是怎么一回事?

忽的,一道灵光闪过,老赵氏颤巍巍的伸出手指,不可思议的看着楚玉亭,“你说的那什么姓梁的小姐,别就是那个跟家里下人私通的梁娇!”

老赵氏原本还存着一丝的可能性,觉得不可能,可见楚玉亭不反驳,这才气的差点仰倒!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你就是找外室,也好歹找些上得了台面的啊!你寡妇,我就不说什么了。人家就算是寡妇,也比那梁娇好啊!她的名声简直是臭烂了整条街了!官家小姐,竟然自甘下贱的跟自己府邸的家丁私通,你——你就是再饥不择食,也不能——”

“娘,儿子是这种人嘛!只是有一次,儿子正好遇到了娇儿,那时候,她正好生了病,然后儿子送她去了医馆,然后情不自禁——”后面的话,可能楚玉亭也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没脸再继续往下说了。

情不自禁?还真是够情不自禁的,那什么梁娇,怕是就这样赖上自己的儿子,果然是下贱无耻到了极点!也让人恶心到了极点!

“如今她们肚子里都有了你的骨肉?”

楚玉亭立马点头,“没错,娘。她们两个肚子里都已经有了儿子我的骨肉,您说,要不要将她们过了明路,接到府里?”

老赵氏没好气的斜睨了一眼楚玉亭,“接什么接!你也不看看,如今只是有点苗头,赵氏就闹成了什么样子,要是你真将人接进楚国公府,就势必得让长公主知道,那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儿,万一将你两个孩子弄掉怎么办!”

楚玉亭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越想越觉得老赵氏说的没错。

昭慧长公主在他眼中,一直都一个恶毒不大度的!

要是昭慧长公主知道楚玉亭的想法,怕是要笑了,她恶毒不大度?那赵氏怎么还获得好好的,她的两个孩子也还活的好好的,平安长大!

“那就让她们这么委屈的待在外面?”楚玉亭也有些不忍心,毕竟这两个人,最近一段时间,可以说,将他伺候的十分舒服。

“先等她们生下孩子,再从长计议吧。不过,我今日说的,倒也不全是妄言。亭儿啊,赵氏好歹是你嫡亲的表妹,对你就更别提了,可以说是一心一意,当初她也是静伯府的嫡出小姐,可为了你,硬是没名没分的过了这么多年。到如今,也只有一个妾室的名分。”

楚玉亭闻言,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儿,曾经他也是真心爱过赵氏,要不是赵氏最近变得如此不可理喻,楚玉亭也不会这么厌恶赵氏。

“那娘的意思是——”

“其实娘也知道,就赵氏那身子骨,怕是很难再有自己的亲生孩子了,你就跟她同房一段日子,若是她能怀上生下的是男孩儿,最好!若是她怀不上,想来她也就放弃了,你也趁着这机会将你的外室和孩子接进来吧。”老赵氏觉得这是如今最好的法子了。她这么做,也够对得起赵氏这个侄女了!

幸好赵氏不知道老赵氏的想法,否则肯定要喷死老赵氏!亏你说得出对得起这三个字!

楚玉亭这段日子被两个年轻温柔的女子,早就是将胃口养刁了,让他再去睡赵氏那半老徐娘,他还真是有些下不了口,可想想,自己到底是亏欠赵氏良多,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翌日忠勇侯府

作为忠勇侯府的当家主母,楚思雅这段日子一直忙着过年的事宜,她想着,让府里的兄弟都能过一个好年,这年礼她也早早的开始准备起来。

“夫人。”冷霜将一张纸条递给楚思雅。

楚思雅的眼眸闪了闪,这是楚思雨跟她通信用的。

楚思雨接过纸条扫了一眼,看到最后倒是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

笑了好一会儿,楚思雅才忍住,只是小脸也因为笑的太厉害,而变得酡红一片,好不撩人。

“你也看看。”楚思雅将手中的纸条递给冷霜。

冷霜接过一看,一张脸,刹那间变得五颜六色,十分好看。

“看完了,跟以往一样。”

冷霜会意,点燃了一根蜡烛,将纸条烧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一片黑灰。

“郡主,您说赵氏还能怀上吗?”冷霜给的纸条,只是说了赵氏先是和楚文勇在那逼着楚玉亭,去伍府接楚魁。

可楚玉亭不愿意,然后就是楚玉亭外室的事情险些曝光,不过后来老赵氏赶到,总算是将事情给压下去了。甚至还提出让赵氏再生一个儿子来继承楚国公府。

赵氏倒是娇羞的很,似乎十分乐意。楚文勇则是气的直接离开。

后来,楚思雨就不在了,老赵氏和楚玉亭说乐什么,她也不知道了。

这倒是有些可惜。

不过就老赵氏和楚玉亭那两个人渣,他们能想什么好的,太阳才打西边出来!

楚思雅不怀好意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赵氏能不能怀孕?说实在的,够呛啊!楚玉亭一直独宠赵氏,可赵氏这么多年,都没有再剩下一儿半女,想来是在生楚思影的时候,伤了身子吧。”

楚思雅是医者,自然是更可能看出赵氏的身体不对劲儿的地方。

“这就好!这就好!”冷霜有些庆幸的说道。

“好?你觉得赵氏怀不上,是好事?”

冷霜有些疑惑的看着楚思雅,“这难道不是好事?要是赵氏真的怀上了,还让她运气好的,生了一个儿子,那楚国公府不就是赵氏的了!”

冷霜对赵氏是一百个看不上眼,所以是巴不得赵氏怀不上孩子!

楚思雅倒是摇了摇头,“我倒挺想赵氏怀上孩子的。你看看,楚文勇是明摆着不乐意赵氏再生一个,虽然楚文勇八成也知道,赵氏的身子受了损害,怀不上,可心里总归是不舒服的。若是赵氏真的怀上了,你说楚文勇会多生气?”

冷霜幸灾乐祸的开口,“楚文勇怕是要活活怄死!”

“你跟赵飞在一起后,倒是越来越活泼了,看来这爱情的力量还是挺大的啊!”楚思雅对着冷霜挤眉弄眼道。

冷霜羞红了脸,低着头不再说话,只是忍不住在心腹诽,郡主实在是太坏了!

楚思雅见冷霜真的害羞,也就不再多笑话冷霜了。

这女孩子家家的脸皮子薄!她理解!

感情楚思雅觉得自己有多成熟呢!她是不是忘记了,她嫁人也没多长时间好不好!

“而且赵氏怀孕,着急上火的不仅是楚文勇,楚玉亭的外室,怕是也会很着急吧。楚玉亭这人虽然比较渣,不过眼光倒是挺高,说不定他的外室还有那么一点身份。”楚思雅忍不住猜测道。

等到后来,楚思雅知道楚玉亭的外室的身份后,真真是惊到了,楚玉亭挑的外室,这身份确实是让她目瞪口呆。

“可小姐,我们在这里漫无目的想也没用啊,赵氏怀不怀得上还是,又不是我们能够管的。”冷霜见楚思雅一心想要赵氏怀上孩子,忍不住开口道。

楚思雅挑了挑眉,“不是我们能管的?未必啊!其实我还真是能管一管!”

楚思雅忍不住想起从前看到的一个偏方,有一个生子的秘方,只要男女同房后,女子服用,那就绝对是能生下儿子。只是有一个坏处,生下儿子以后,就再也别想有第二个孩子了。

当然了,这个房子因为太霸道,而且对母体的损害很大,所以楚思雅是从来没想过要用这方子,可如今对赵氏,楚思雅倒是很想用一用这方子了。

可随即,楚思雅又有些犹豫,这方子到底是有些太霸道,若是母体不能好好养胎,胎儿在母体的腹中,是很容易滑胎的。

楚思雅承认,自己是很想看热闹,可从来没有想过去害人。

这么一想,楚思雅不禁有些犹豫起来,到底要不要这么做了。

“夫人,您在想什么?”冷霜见楚思雅久久不言,有些担忧的开口。

楚思雅将想给赵氏用药的事儿,跟冷霜说了。

冷霜闻言,也有些犹豫,“夫人可以开了方子,也将这方子的八道效果告诉赵氏,让她自己做选择好了。如果赵氏自己愿意用,你就跟郡主没有任何关系了,若是她不愿意用,那就算了。”

冷霜倒是和楚思雅一样,觉得稚子无辜,可也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那就让赵氏自己决定吧,她如实明知道用药的危害,还是决定用了,那就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了。

楚思雅点了点头,“就按照你说的做吧。冷霜,从我出嫁后模拟倒是一直陪在我身边,冰玉最近还是跟之前一样?”

冷霜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冰玉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老是缩在屋子里,不愿意出来。”

忽的,茯苓来禀报,“夫人,端王妃求见。”

------题外话------

推荐《太子出没之嫡妃就寝》文/枯藤新枝

女强,一对一,双处,宠文,宅斗,权谋。

这就是一个倨傲高冷禁欲系的太子爷和无节操有三观微小人的小女子智斗群渣,战于宫闱,游刃权谋,相互受欺,乐此不疲,狼狈为奷的故事。

谢谢139**2110童生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