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生子方子 服用/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端王妃来找自己?楚思雅不禁皱了皱眉,她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个人魅力有多大,竟然让端王妃来上门。

她和端王妃之间唯一的联系,就只有成为自己大嫂的纤柔了。

楚思雅叹了一口气,她就知道,端王妃之前说的信誓旦旦的,在纤柔和楚文豪成亲以后,不会再指手画脚,干涉他们夫妻的事儿,可这才多久,端王妃又跳出来了。

楚思雅觉得,如今唯一能够庆幸的,就是端王妃总算理智了许多,没有像之前一样,将事情闹大,或者是选择以权压人,倒是懂得走迂回路线了。

“请端王妃到一旁的花厅吧,我换件衣服再去。”

端王妃到底是长辈,楚思雅很快就换好了衣服,出去见端王妃。

花厅内,端王妃脸上是满满焦急的神色,楚思雅的目光闪了闪,给端王妃见礼。

端王妃连忙让楚思雅起来,待楚思雅坐下后,语气颇为感慨的说道,“荣安最近过的倒是愈发的好了。”

确实,楚思雅自从嫁人后,面色红润,肌肤水润透亮,可想而知,她婚后的生活,过的有多好。

同样是嫁人,楚思雅过的如此幸福,而自己的女儿却——这

这么一想,端王妃的心就像是被千万只蚂蚁爬似的,难受极了。

“端王妃是长辈,若是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开口吧。”楚思雅是真没兴趣跟端王妃打哑谜。

“云夫人也知道,我就只有纤柔一个女儿,这辈子只要纤柔好,我也就别无所求了。”

“听着端王妃话里的意思,难不成是长公主府有人亏待了大嫂不成?”

“云夫人,明知道本妃是什么意思,为何要故意曲解!”

端王妃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也不再自称我,直接自称为本王妃!

“端王妃是否忘记了,大嫂婚前说的话了。”楚思雅淡淡的开口道。

端王妃紧紧咬着牙,她怎么可能忘记纤柔那傻孩子在大婚前说的话,就是因为记得,所以她才不能名正言顺的去长公主府给纤柔讨公道!

“云夫人,如今你也已经嫁为人妻,你应该也能体会到,一个女人若是得不到自己丈夫的疼爱,那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你难道就忍心纤柔过这样的日子?”

楚思雅真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一句,她凭什么不忍心!她为纤柔做的已经不少了吧!要不是她,纤柔能瘦下来?要不是她,楚文豪在他们成婚的日子,怕是连洞房都不会进,更别提帮着纤柔掀盖头,喝合卺酒了!

当然了,这些话,楚思雅觉得也没必要跟端王妃说。

“端王妃有句话怕是说错了,一个女人若是不能得到自己丈夫真心的疼爱,那才是最悲哀的事情。我真想问一句端王妃,难道你还想像之前逼婚一样,逼着我大哥和大嫂圆房?”

端王妃一噎,她当然不会这么做,她之前就是因为逼迫太过,所以纤柔才会如此不受宠,只能跟楚文豪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

她就是因为不想再逼迫楚文豪,弄得他心里更加厌烦纤柔,所以才会走这一趟,希望楚思雅能够帮帮忙。

楚思雅见状,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只是可惜了,端王妃这份慈母心似乎从来就没有用对过地方。

“端王妃,我冒昧说一句。你心疼大嫂,这是人之常情,可说句实话,大哥和大嫂如今的关系会这么僵硬,你在其中真的是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我劝你一句,不要再插手大哥和大嫂之间的事情了,顺其自然,她若是跟大哥有缘分,自然能继续走下去,若是没有缘分,可能放手,对他们两个人都好。”

楚思雅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后面一句话说了出来。

端王妃死死的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楚思雅,似乎她是说了什么天理难容的话一样。

“云夫人,我的女儿这辈子既然嫁给了你大哥,那她这辈子就只能是长公主府的媳妇儿!”

端王妃一字一句的说道,眼底是满满的坚定与毋庸置疑。

楚思雅叹了一口去,看来端王妃是压根儿没将纤柔之前的那番话放在心上。

“今日本妃来找云夫人,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了。本妃也可以告诉云夫人,本妃以后不会再插手文豪和纤柔两人之间的事儿了。可也请云夫人,不要再说什么和离不和离这些不成体统的话!

端王妃不爱听,她还不乐意说呢!不过端王妃能够想通,不再做了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她也总算是放心了。

楚文豪和纤柔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是很僵很僵了,不能再让端王妃瞎搞下去,否则这两人是真的没有所谓的明天了。

入夜,云翎回来后,楚思雅将今日发生的一应大小琐事都告诉了云翎。就连楚思雨给她传信,她打算让赵氏怀孕的打算,还有端王妃今日上门说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云翎。

云翎看着楚思雅轻启朱唇,小嘴上上下下不停歇的念叨,心里只觉得一片温暖。

对云翎来说,这样才像是一个家,自己从外回来,听着自己的妻子,说着家里一天发生的琐事,虽然那些琐事,在外人看来是鸡毛蒜皮的事儿,可云翎听着,却觉得温馨无比。

这说明,自己的妻子也将他当做丈夫看,而且她也没事情瞒着他,这让他心里愈发的感动。

楚思雅见自己说了一大半天,云翎竟然都没有反应,泄气之后,就是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云翎,“感情我说了这么一大半天,你竟然什么反应多没有啊!”

云翎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你说的,我都听到了。”

“真的?我刚才都说什么了?”楚思雅美眸一瞪,她才不信云翎说的,看云翎那副神游天外的模样,怎么都不像是将她的听进去了的样子。

云翎看着楚思雅一副,“你要是不能说对,就由你好看的!”的模样,弄得不禁想笑。

不过他还是将楚思雅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一字不差。

楚思雅有些吃惊的看着云翎,这人方才好像完全一副不在状态的模样,没想到真的将她的话听进去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心二用?那真是太牛逼了!

云翎好笑的看着楚思雅一副呆愣的模样,觉得那样子实在是可爱极了,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亲楚思雅的唇角。

楚思雅猛不丁的被云翎偷袭成功,顿时没好气的打了一下云翎,“你真是讨厌死了!好了,不闹了,咱们说说正事,你觉得我给赵氏开怀子的方子,这事儿可行吗?”

其实楚思雅心里还真的是有些没底气。

“为何不行?你又不是在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相反,做的可是一等一的大好事儿!帮人实现心愿,可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儿!”云翎挑了挑眉道。

楚思雅差点让云翎弄得笑出声来,眉眼间是满满的笑意,“你少来,你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我是恨赵氏,不过稚子无辜,若是赵氏服用了我的方子,怀上孩子,她的身体要承受很大的负担,一个不谨慎,腹中的孩子就会没有。我不敢说,我是一个怎么样都会傲人,可有一点,我有自己的底线,那就是绝对不会向孩子动手。”

楚思雅一直觉得,人跟畜生最大的区别,就是人是有道德底线的,什么*扒灰是为人不耻,同样对一个孩子下手,这就更加让人不耻了!

“我明白你的想法,你是担心赵氏怀上了孩子,最后因为她自己个儿的原因弄掉了,这会让你于心不安,你会忍不住想,是不是因为你的方子太霸道了,所以赵氏怀上了孩子,不堪重负,才会将孩子弄掉?”

楚思雅如同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她就是这么想的,她就是有些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

云翎的大手不知道何时放到了楚思雅的肩膀上,然后慢慢带着楚思雅移到床边坐下。

楚思雅因为想事情太入神了,还真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在床边坐下了。

“其实雅儿,你知道我最爱你的是什么吗?”

“你还敢不爱我哪里啊!”楚思雅瞪着云翎道。

云翎伸手勾了勾楚思雅的鼻子,无奈而又宠溺的开口,“我最爱你的地方,就是你的重情。别人对你一分好,你偏偏就要还上两分三分甚至十分。还有就是你做事有底线。我见多了那些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可你却偏偏这么重情,你让我如何能够放下你?”

楚思雅凝视着云翎一双比黑曜石还要明亮的眼睛,心头一震,有些不好意思的别过头,“我没你说的这么好。”

“你有。”云翎将头靠在楚思雅的肩膀上,喃喃的开口道,他的雅儿好,哪里都好。好到让他心疼。

一时间,楚思雅只觉得心里麻麻的,痒痒的,就像是有无数股的小电流从她的心上流过一样。

以前觉得云翎是个闷骚的,可自从成亲以后,楚思雅觉得,云翎在她面前是越来越明骚了,这明骚的让她都有些受不了。

“行了,别夸我了。夸得我脸皮子都要厚气来了。跟我说说,你对这件事情是什么看法。”

“我的看法,若是我,就不会像你这么纠结,直接透过别人的手,将这方子给赵氏。不过,你既然老是有点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不如透过别人将方子给赵氏,可同时将这方子所有可能产生的坏处都跟赵氏说了。赵氏知道了,若还是坚持用这方子,那也不能怪你了。路是她自己选的,会产生什么后果,那也是她自己的选择。”

“你的想法,倒是跟我不谋而合了。我也是这么想的。”云翎说的,与冷霜和她合计的一样。

*苦短,云翎才不希望楚思雅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浪费时间,“雅儿手中的方子可真是不少,想来三年后,我们是想要男孩儿还是想要女孩儿,都十分容易吧!”

云翎说着,不怀好意的咬住楚思雅的耳朵。

楚思雅忍不住嘤咛一声,耳朵可是她最为敏感的地方,这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呸!”楚思雅看着云翎那邪恶的模样,忍不住啐道。

云翎一拉床帐,然后猛地将楚思雅压在身下,这一夜,才刚开始,夜色正浓,听着床帐间时不时传来的男子粗吼声和女子的低吟声,就连月亮公公也忍不住躲到乌云身后,羞得不敢再看。

翌日

云翎自然是神清气爽的去早朝了,只留下楚思雅一个扶着腰,尤其在看到伺候的丫鬟都羞红了脸的模样,忍不住在心里狠狠骂了云翎两句,色狼!禽兽!

楚思雅打理好之后,就让识字的丫鬟执笔,将能让人生儿子的方子写下来。

想了想,楚思雅打发了一个莲心去打听一下,赵氏一般都是找什么大夫看病。

很快,楚思雅就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赵氏一般都是让楚国公府的专用白大夫调理身体。

楚思雅挑了挑眉,楚国公府专属的大夫,那倒是信得过,最起码不用担心人家会害你。

“冷霜,将这方子给思雨,让她交给那位白大夫吧。”

冷霜接过药方离开。

楚国公府

楚思雨接过药方,先是自己动手将药方抄录了一遍,然后立马将楚思雅的那份给烧了。

“小姐,这是什么?”小翠只识得几个字,以前和楚思雨在庄子上,她还是比较喜欢立练习拳脚功夫,只有这样,小姐,她娘还有她才不会让庄子里的人欺负!

这也是楚思雨觉得最为对不起小翠的地方。

“生儿子的方子。”楚思雨淡淡的开口道。

“生儿子的方子,小姐,这方子绝对是不能让赵氏得到!”赵氏如今满心满眼都是再生一个儿子,整个楚国公府没人不知道的!

楚思雨摇了摇头,“这方子,还真得让她知道才行。不过——”

不过为何要将这方子会产生的后遗症告诉赵氏,依着楚思雨的想法,真真是恨不得赵氏倒大霉才好!

但,不能不说,楚思雨上面的一句话提醒了她,稚子何辜。

赵氏是该死,可赵氏若是服用了方子,怀上孩子,那这个孩子又何其的无辜!

楚思雨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子,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她终究是过不了自己良心这一关。

“小翠,去请白大夫,就说我近日身体有些不舒服。记得,将前些日子祖母赏赐的金叶子送一袋给他。“

白大夫,年近四十,为人最是贪婪不过,只爱巴结着楚国公府的主子,像她这种庶女,人家是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不过那是从前,而现在,她也算是勉勉强强得了老赵氏的青睐,老赵氏对她也算大方,经常会送她一些首饰,金叶子什么的。

很快,小翠就带着白大夫回来了。

“见过三小姐。”

“白大夫这么客气做什么。白大夫深受父亲,祖母还有夫人的青睐,思雨还希望白大夫能多为思雨在父亲、祖母和夫人面前多美言两句呢。”

白大夫嘴上说着不敢不敢,可面上的得意神色却怎么都遮掩不了。

楚思雨见状,眼底闪过一丝嘲讽。

“白大夫,我今日总觉得有些睡不好,还想请您帮我把把脉。”楚思雨扶着自己的太阳穴,娇弱无力的开口。

白大夫闻言,立马取了锦帕放置在楚思雨的脉搏上,白大夫虽然为人贪婪,可这手医术,还是很不错的。

良久,白大夫才收回了手,“三小姐,是思虑太多,所以才导致夜晚难以入睡。只要我给三小姐开一些静心安神的药,想来三小姐就能安心入睡了。”

“思虑太多?我可不是思虑太多了。大哥如今成了这个样子,夫人若是能再得一子,后半生也有依靠了。”楚思雨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白大夫的眼神闪了闪,赵氏自从下定决心打算要一个孩子,可真真是拼了命了,不仅开始死死霸占着楚玉亭,还时不时的让白大夫过去给她调理身子,甚至还直接开口向他询问,到底有没有什么能吃了就可以怀孕的药!

白大夫闻言,真是连吐血的心都有了,他要是有这种神药,那还留在楚国公府当大夫做什么,直接凭着方子发大财了!

所以如今,一听楚思雨说起赵氏想怀孕,白大夫心里的苦闷是可想而知。

“三小姐,果然是有孝心。”白大夫干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

“孝心倒是不敢说。可我楚思雨这辈子要是没有夫人提携,恐怕这辈子就只能在庄子上过活了,哪里能重新回到楚国公府,还成为楚国公府的三小姐,这么一份大恩大德,我怎么能不报呢!”

白大夫从年轻的时候就在楚国公府了,对楚国公府那些事儿门清的,心道这楚思雨还真是一个愚蠢的。她都不知道,她的亲生母亲就是被赵氏给赶到庄子上去的,她竟然还对着仇人感激涕零,这可真是一种讽刺啊!

不过了,这也不关他的事情,他只是一名大夫,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这是什么?”白大夫惊奇的出声。

楚思雨的眼底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总算是注意到了。

“哦,这个啊!是我自己找医书琢磨出来生子方子,夫人对我恩重如山,我就算万死都男报答其一啊!所以我就想着,若是能找些有利于生子的方子给夫人,这也算尽了我一点小小的心意吧。”

白大夫是个识货的,立马将桌上的药方取过,逐字逐句的开始看了起来。

越看,他越是心惊,这方子——这方子实在是太好了!好的简直让人无话可说了!楚思雨难道真的是一个学医天才?就自己找两本医书看看,都能琢磨出这么好的方子?那他这些年,一直埋头苦读医术算什么?

一时间,白大夫心里可以说是什么滋味儿都有了。

楚思雨见状,不禁粗了蹙眉,小声开口,“白大夫?白大夫?白大夫?”

连叫了三声,白大夫才惊醒过来,有些茫然的看着楚思雨。

“三小姐,这方子——”

“这方子是我自己瞎捉摸的,到底有没有用都不知道。而且,我看医术上说的,这方子的后遗症也是很厉害的。比如,妇人用了这方子怀上孩子,就再也没有了生育能力。还有啊,这方子也是霸道的不行,妇人用这方子怀了孩子,很有可能,会对妇人造成很重的负担,孩子能不能保住都是一个大问题!”

楚思雨将楚思雅说的,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白大夫,这也算是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一点,以后会怎么样,那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白大夫眼神不定,不能不说,楚思雨说的,他从这方子里也能隐隐看出来,只是这方子实在是太好,好到让他实在是不想放弃。

“其实这方子还是有很大缺陷的,三小姐不懂医术,怕是不能看出这方子其他的缺陷来,要不,就由我将这方子带回去,好好的研究研究如何?”

“这——”楚思雨心里暗喜,可脸上还是一副为难至极的模样。

白大夫连忙开口,“国公爷刚给在下送了一些上好的珍珠粉,我回头就让人给三小姐送来。”

“那就麻烦白大夫好好帮我看看这方子了。小翠,送白大夫出去。”

白大夫起身后,心里暗暗唾弃楚思雨,果然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只是一些珍珠粉,竟然就将这么好的药方给自己,真是一个蠢货!

楚思雨在白大夫离开后,一张娇俏的小脸也是彻底沉了下来,目光平静的看着白大夫离开的身影。

没多久,小翠就回来了,“小姐,您说白大夫会将方子给赵氏用吗?”

“会!他一定会!”楚思雨肯定说道。

“可您刚才也将这方子的缺陷告诉白大夫了,奴婢可听说这白大夫最是小心谨慎,他真的敢将这种后遗症这么大的药给赵氏用?”

“他会!白大夫不仅是小心谨慎,你忘记了,他还贪婪自私!他当然会!这方子是有很大的缺陷,可若是白大夫下定决心将这方子交给赵氏,一定会事先将这方子,可能造成的后果告诉赵氏,至于最后要不要用,那就得看赵氏自己了。”

小翠目光有些漂移,语气也有些不确定,“小姐,您说赵氏她会用这方子吗?”

小翠就算没生过孩子,听楚思雨的话,她也能猜出来,那方子的危害性真的可以说是极大极大。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冒这个险吧!

“赵氏会!她一定会!别忘了,赵氏自从生了楚思影后,这么多年都无所出,在她眼里,要是能再怀上,就是上天的恩赐了,她压根儿就不敢奢望还有下一次。所以以后不能生育,在赵氏眼底什么都不是。

至于母体负担重,可能会导致腹中的孩子不保。赵氏八成只会想,楚国公府家大业大,好药无数,她只要静心养胎,一定能保住自己的孩子,所以,这方子,赵氏一定会用。”

不能不说,最了解自己的,一定是敌人。楚思雨自从回楚国公府开始,就一直默默观察着楚国公府所有的人,他们喜欢什么,他们爱什么,讨厌什么,他们的性情,楚思雨几乎都已经摸透了七七八八。

*

“你个庸医!总是让本夫人喝这些苦药!本夫人喝了这么多,行房时候,你说的容易怀孕姿势也都做了,可这都快过去一个月了!本夫人竟然都还没有怀上!你是不是故意戏弄本夫人!白殷,你别忘了,本夫人想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赵氏的心情越来越暴躁,她一直觉得只要她好好调理身子,就一定能够怀上孩子,可这都过去一个月了,她的小日子还是如期而至,这让赵氏不禁烦恼极了。

这一个月,赵氏几乎日日都缠着楚玉亭行房,甚至还主动问了那些容易受孕的姿势,完事后,也在腰腹下,垫了一个枕头,这些补药,更是一天三日的喝,苦的赵氏恨不得全都吐出来!可为了再生一个儿子,赵氏全都忍了!

受了一个月的苦,赵氏满心以为自己就能怀上,可如今没有怀上,赵氏怎么可能不失望,只差想要将这白大夫给千刀万剐了!

白大夫低着头,心里却是愤恨不已!

赵氏难道不知道,她以前生产亏损了身子,她压根儿就很按受孕好不好!而且这赵氏也是够不要脸的了,你看看,哪有人会当着外男的面,说什么行房,说什么姿势,这简直比青楼里最下贱的窑姐都要不如!

其实按照往常,赵氏是最注重颜面的了,怎么可能会将这些羞人的事儿说出来,可如今赵氏快要疯魔了,满心满眼的就是要再生一个儿子,为此,她连楚文勇都暂时先放在一边了。

赵氏看着白大夫那副畏畏缩缩的模样,心里不禁更气,“白殷,本夫人再给你一个月,要是本夫人还怀不上,你是知道后果的!你的儿子不是打算考科举?本夫人要毁了一个小小的举人,那比捏死一只蚂蚁都容易!”

白大夫的儿子白穹,没有继承白大夫的医术,相反倒是对读书十分有兴趣,日日夜夜的读书,才22,就已经是举人了,可以说是少年有成了!

白大夫也一直以自己的儿子为荣!白大夫之所以一直愿意待在楚国公府,也是希望能借着楚国公府的势力,让自己儿子未来的仕途能够好走一点!

否则,谁愿意待在楚国公府这么多年,一直被人当做奴才!动辄打骂不休!

所以,如今白大夫一听赵氏竟然用自己儿子的前程威胁自己,顿时气得不行。可就算心里气得不行,白大夫面上却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出来,否则赵氏这女人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和他的儿子!

“夫人,其实让您怀孕的方子是有,可是——”白大夫原本还没想这么快用这方子,可就赵氏这咄咄逼人的态度,他也已经是无路可走了,所以只能——

“有让本夫人怀孕的方子,你还不早早的献上!难不成你是死人不成!”赵氏杏眼一竖,没好气的开口。

“夫人息怒,夫人息怒。”赵氏身边的连嬷嬷见赵氏动气,忙不迭的端了一杯茶给赵氏。

赵氏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可火气非但没有降下去,相反倒是烧的更加厉害了!

白大夫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让赵氏服用这药方,可见赵氏竟然将他当做奴才,心里真是一点犹豫都没有了!

“夫人,在下一直没有将这生子的方子拿出来,其实是有原因的。”

“哦?你没将方子拿出来,竟然还是有原因的?说来听听,你若是敢有一丝的隐瞒,本夫人定然要你好看!”

“夫人,在下的这方子,服用之后,绝对能怀孕,而且能保证生儿子。”

赵氏闻言,双眼立马冒光,急切的看着白大夫,“有这种方子,你怎么不早早的拿出来!”

赵氏一心想要怀孕,可最想还是要有一个儿子,这怀上了,谁知道是儿子,还是丫头片子。

可如今白大夫斩钉截铁的说是能生儿子,这让赵氏如何能不激动。

白大夫,她也算是了解,这人最是中庸不过,没有十足的把握,他是绝对不敢开口。

“夫人,凡事有利就有弊。在下的方子,确实能让夫人在行房后服用怀孕。可对夫人的身体也是有损害的。”

赵氏一听对自己的身体又损害,急切的心顿时减了不少,“什么损害,说来听听。”

“第一,夫人若是服用了生子方子怀孕,以后便没有了生育能力。”

这一点,赵氏倒是不在意,她的年纪也摆在那儿了,能再次怀孕生个儿子,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她已经不敢再奢望能第二次怀孕了。反正只要她能怀上,再生一个儿子,她就心满意足了,其他的,她真不是很在意。

“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其他的。”

白大夫有些诧异的看着赵氏,这人竟然不在意?不过在看到赵氏隐隐露在外面的白头发,白大夫倒是有些想明白了,这赵氏的年纪已经大了,能够再次怀孕生个儿子,就心满意足了,哪里还会管以后能不能怀孕。

“其他?就是这方子有些太过于霸道,夫人用了这方子怀孕,可能会很辛苦,若是不能好好的养胎,一个不慎,说不定就会流产。”

“流产?”赵氏怀上了,可就没想过要流产的问题,“本夫人问你,你有多大的把握帮本夫人保胎。”

“七成!只要夫人怀孕后,静心在床上修养,楚国公府又有许多的上好补品,在下有七成的把握帮夫人保胎。”

七成,那也够了。赵氏在心里默念。

“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

“夫人若是能挨到平安生子后,这身体怕是会有些虚弱。”白大夫斟酌了一下,将最后一点也说了出来。

赵氏一急,忙不迭的开口问道,“什么叫做有些虚弱?你给本夫人说清楚了,这有些虚弱,会有多虚弱?”

赵氏如今这么发疯的想要怀孕生个儿子,就是为了自己的以后,若是生了儿子以后,她的身体垮了,那还有什么用!

“夫人,别紧张,也不会太虚弱。就是可能遇到刮风下雨天,就会有些不舒服,或者平时稍微动的太多,就会有些劳累。夫人,在下也说句不中听的,您的年纪确实已经有些大了,过了最好的生育年龄了,再加上早年生大小姐,又伤了身子,要想调理好身子,怀孕,不,应该这么说,您就算真的调理好了身子,怀上了,生的也不一定是儿子。可若用了这方子,在下可以保证,您怀上的一定是儿子。

在下之前,一直犹豫着要不要给夫人用这方子,也就是因为这方子的药性有些霸道。不过到底要不要用,还是得看夫人您自己的。”

这次,赵氏倒是没有再破口大骂,因为她知道,白大夫说的,没有错。

当年,她生影儿的时候,确实是伤了身子,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多年都生不下一个孩子。

想至此,赵氏不禁对楚思影产生了一丝怨恨之情,当初就是为了生这个女儿,才害的她以后都能生了!偏偏生下来的,还是一个没用的丫头片子!

“好,这方子,本夫人用了!你只要好好的给本夫人办事,本夫人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只要本夫人平安生下儿子,你一家的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你儿子的前程,本夫人在此也跟你保证,一定是前程似锦!”

“多谢夫人!”白大夫这辈子求得不就是荣华富贵,还有自己儿子的前程!

“可你别给本夫人记准了,若是本夫人不能平安的生下儿子,一定会让你整个百家陪葬!记住,本夫人的命和你白家是连在一块儿的!”

白大夫连连点头,他绝对相信最毒妇人心,他也没胆子不好好给赵氏保胎。

赵氏见状,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

赵氏小日子过后,再跟楚玉亭行房后,就服用了白大夫熬的药。

忠勇侯府

楚思雅看着自己手上的字条,不禁挑了挑眉,赵氏还真的用了。

“夫人,赵氏竟然真的用这方子了。她明明知道这方子用了——”冷霜虽然一早就觉得赵氏会用这方子,可方子的药性实在是有些太霸道,而且对母体的损害太大了,她一直觉得赵氏又有可能会不用。

这么纠结来纠结去,没想到赵氏最后还是决定用了。

楚思雅耸了耸肩,一边将纸条烧了,一边无所谓的开口,“人家想要儿子想疯了,怎么可能会不用。这方子的害处,赵氏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可她还选择用,那就是她自己的事儿了,我也懒得管了。以后是好是歹,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对了,冷霜,我不是让你打听一下镇北侯府,怎么样了?”

楚思雅总觉得云翎的两个舅舅对云翎的态度不太对,若是真的只为了镇北侯的爵位,可在云翎凭着自己的本事封了忠勇侯,那这个结也该解开了,可他们对云翎的态度,实在是不怎么好,真是见鬼了。

“夫人,奴婢都去查了。侯爷的两个舅舅,听说年轻的时候都是一等一的好汉,之前一直是驻守在秦城。”

“秦城?那不是大梁和水月接壤的城池?”

冷霜点了点头,“没错。后来,一次大梁和水月发生战争。就是侯爷的两位舅舅出战,不过最后打败,然后两人就回到梁都,据说,从此两人就性情大变。”

------题外话------

顽劣狂妻之妃要出逃

代姐2013

轩辕朝律法规定,男子三十无子才可纳妾,唯独皇家为了皇室开枝散叶除外,可是偏偏刚刚穿过来的云砚凝就嫁给了太子。于是云砚凝以被休为己任,不断奋斗在红杏出墙逢二春的道路上。

搅黄太子与侧妃的亲事,败坏太子的名声,将皇宫搞的乌烟瘴气,太子仍然不为所动,于是云砚凝使出了杀手锏。

据说七皇子爱慕太子妃,太子妃却不小心跑到了七皇子的床上,等有人闯了进来之后,她有气无力的说道:“这次总该可以休了我吧!  谢谢雨笑笑60书童投了1张月票captainyih童生投了1张月票xufengzhen00秀才投了1张月票冰下流动的是水童生投了1张月票138*4491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