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镇北侯府 羞辱/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性情大变?只是打败仗,怎么就性情大变了,真是让人有些想不通。

“怎么个性情大变法?”楚思雅以前对镇北侯府还真没怎么关注过,之前刚回到梁都,她忙着给楚文煜调理身子,然后又经历了这么多事儿,她可真没有怎么关注过镇北侯府怎么样。

好像她和镇北侯府的联系,就只有她和云翎大婚的时候,老镇北侯坐在主位上,跟乾风帝一起受了她和云翎的礼。

不过老镇北侯,在她和云翎成亲后,也立马离开了,什么都没有说,也什么都没有留下。

“其实镇北侯府的两个老爷一直都深居寡出,听说他们的脾气也是越来越暴躁,谁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就是因为经历了一场败战,所以才会变得性情大变。”

冷霜也觉得有些奇怪,要知道,她之前也是学习过查探情报的,可对镇北侯府的事儿,打听了这么久,却什么都没有打听出来,这也是见鬼了。

楚思雅总觉得这里面有古怪,不过她自己一个人在这儿瞎想,也没什么用,就暂时性的将这问题给抛开了。

云翎晚上回来后,楚思雅照常给他宽衣,换上常服。

云翎皱着眉头看着楚思雅,不能不说,云翎还真的是有些了解楚思雅的,她现在这样子,明显是有些魂不守舍。

“怎么了?难道今日府上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可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对,若是真的有什么事儿,他在府中的人早就来禀报于他了。

楚思雅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云翎,蠕动了一下嘴唇,似乎是想要开口解释什么,可看了看云翎,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雅儿,你不是能藏得住话的人,有什么想说的,直说吧。”云翎受不了楚思雅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他是她的丈夫,他们该是最亲密的人,她为何要有事情瞒着他呢?这让云翎想着,心情顿时就有些不爽了。

楚思雅察觉出云翎的不高兴,连忙开口,“我是有一件事情想跟你商量,当然了,你听过之后,要是觉得不高兴,就当我没有说。”

云翎好笑的看着楚思雅,“你能说什么,让我不高兴的,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

之前都是云翎温柔的将楚思雅扶到床上,可这次轮到楚思雅像个小太监似的,温柔恭敬的将云翎扶到床上,还真心是让云翎有些受宠若惊了。

“雅儿,你有什么事儿,直接说吧。你这样子,真让我有些受不了。”云翎这次真的是有些紧张了,倒不是说楚思雅对他不好,可说实在的,楚思雅也没对他这么温柔过,这么扶着他上床,真心是让他有些心里打鼓。

楚思雅一点都不介意云翎的话,反倒是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云翎,其实,我是想跟你商量,咱们成亲这么久了,还没有去舅舅家看过,你说我们是不是去拜访一下。”

方才还有些忐忑的云翎,一听楚思雅的话,脸上的忐忑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疏离。

楚思雅看着这样的云翎,不禁有些慌了,忙不迭的开口,“方才说过的,你要是生气,就当我没有说过。不许不理我。更不许生我的气!”

楚思雅最讨厌的就是什么冷暴力了!

云翎摇了摇头,伸出大手抚上楚思雅的光滑如凝脂般的脸蛋,来来回回反复的磨搓,“我怎么舍得生你的气。我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当然知道,你想去镇北侯府,其实是为了我。你的这份心,让我感动。可我担心你受委屈。”

“我能受什么委屈!我是你云翎的妻子,谁能给我什么委屈受!”楚思雅觉得云翎摸她的脸,让她觉得很痒,于是将云翎的手给拿下来了,令两人的手指互相交叉,紧紧的握在一起。

云翎苦笑一声,“就是因为你是我的妻子,所以去镇北侯府才会受委屈。”

楚思雅皱着眉头,看来云翎和镇北侯府的关系,比她想象的还要差。

楚思雅咬着粉嫩的唇瓣,犹豫了良久,才开口,“云翎,我跟你是夫妻。夫妻本是一体,其实之前我就想知道你和镇北侯府两位舅舅的事儿。可我一直担心会刺激到你,所以什么都不敢问。你如今能不能自己主动将事儿告诉我。我——我真的想知道。有什么苦痛,有什么磨难,我陪着你一起。”

还真没有一个女人,会对他说什么陪他一起受苦。不曾想,第一个说这话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妻子。

“没什么不好说的,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什么叫做你也不懂?云翎,你和镇北侯府的两位舅舅,真的是像外面传言的那样,他们是担心你去抢镇北侯府的爵位,所以才对你百般为难?”

“你信?”

楚思雅摇了摇头,说实在的,她一点都不信。都说老镇北侯可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的儿子肯定不会这么目光短浅,鼠目寸光的!

再退一万步说,就算云翎的两个舅舅真的是因为担心,云翎跟他们抢镇北侯府的爵位,所以才故意针对为难云翎,可当云翎凭着自己的本事挣到忠勇侯的爵位后,他们跟云翎的关系就不应该这么僵持了。

“我也相信,我两个舅舅不是这样的人。其实我也真的想不通,他们为何一直排斥我,从外公将我接回镇北侯府,我的大舅舅云尽忠和二舅舅云尽孝对我就是百般的刁难,当时,要不是外公护着我,怕是我——”

“难道他们对你下狠手?”要是云翎的两个舅舅畜生到对云翎这么个小孩子下毒手,楚思雅是绝对不会再想着,让云翎和他两个舅舅和好。

楚思雅之所以是希望云翎能跟他两个舅舅和好,是希望云翎能有真心疼爱自己的亲人。

燕家的那群畜生就不说了,在云翎落难的时候,竟然想着让燕白代替云翎娶她,这样子的家人,云翎想认,楚思雅都要把这事儿搅黄了!

“你想太多了。我两个舅舅没这么畜生,会想要我一个小孩子的命。最多也就是打打我骂骂我罢了。”云翎有些无所谓的开口。

楚思雅松开云翎的手,转而双手环住云翎宽厚的腰,闷声闷气的开口,“那他们也坏,两个大人,竟然欺负你一个小孩子。不过不对啊,他们欺负你一个小孩子做什么?”

怕云翎抢爵位?扯淡!再怎么担心,也不可能在云翎只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担心!

“不知道。这就是我疑惑的地方。有时候两位舅母看到我受欺负,也会出来劝一劝两个舅舅,可舅舅却更加生气,只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舅母,就什么都不说,然后离开。而外公知道后,总是心疼的给我擦药,也从来不会去找两个舅舅。只是嘴里总是说着什么,作孽!作孽!还有就是劝我,不要怪我两个舅舅,说他们只是心里太苦了,没法子。”

楚思雅的小脑袋靠在云翎健硕的肩膀上,一双雾蒙蒙的眼睛不解的看着云翎,“云翎,你有查过你两个舅舅为何会这样吗?”

“查过,却什么都查不出来。后来只要是我往镇北侯府送的东西,他们看都不看一样,直接让人扔出大门。”

“这么没品!”楚思雅抱着云翎的手不禁用力了,她都能想象到当时的情景,她发誓,当时她要是在,一定要让他们好看!

云翎看着楚思雅气的鼓着腮帮子,一副心疼他的模样,心里只觉得暖暖的,他觉得自己之前受的苦都不算什么,现在能有一个心疼自己的女人。云翎只觉得幸福满足。

“还要不要去镇北侯府拜访?”

楚思雅堵嘟着嘴巴,不开心的说,“其实我一听到你的两个舅舅对你这么坏,我就不想去了。可你的亲人,除了燕家的那群渣,就只有镇北侯府的人了。外公不必说,是真心疼爱你的。可他夹在你和你两个舅舅之间,怕是也十分的辛苦,我想让你们解开这结。

不过,我看,要是就我跟你两个人去,指不定要受冷落呢,后天,你不是正好休沐,我让娘也陪着我们两个一块儿去!”

“好,都听你的。我的亲人,可不只燕家的还有镇北侯府的,你、兰姨不也是我的亲人?”云翎亲了亲楚思雅的额头,低声呢喃。

楚思雅摇了摇头,“这不一样,我说的是血脉相连的亲人。我和娘,跟你是亲,却少了血缘上的那一丝牵连,至于我和你的孩子,也要等到三年后了。”

说到孩子问题,楚思雅有些后悔了,今儿个她受刺激了,一听到云翎的舅舅竟然对他这么坏,楚思雅就想现在,就希望她和云翎有属于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

“现在别想孩子。我是很想有属于我跟你的孩子,不过这绝对不能你为代价。雅儿,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此生我都不想失去你。”

“放心,你这辈子都不会失去我的。咱们不是说好了,三年后再要孩子。好了,早点睡吧。我可是要睡美容觉的。”

云翎也已经习惯了,时不时的能从楚思雅的嘴巴里冒出来的稀奇古怪的话,就像这美容觉。

这一晚,云翎和楚思雅就这么静静的相互依偎着,隐隐有温暖和蔼的气息流过。

楚思雅只觉得心安极了。

在她闭上眼的那一刹那,一双犹如黑曜石般绚烂的眼眸一直紧紧的凝缩着她,满是宠溺和爱恋。

第二日,楚思雅就带着冷霜去了长公主府。

正好是午膳的时候,昭慧长公主一见楚思雅,高兴的不行,“你个丫头,都不知道回来!今儿个,怎么想到回来了?还正好挑着午膳的时候。”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赶紧给我也摆一副碗筷啊!”楚思雅说着就自顾自的坐下来了。

在看到纤柔还站在昭慧长公主的身后,眼眸不禁闪了闪,纤柔还是一个姑娘,看来她和自己的大哥还没有圆房啊!

“娘,让大嫂也一起坐下吃饭吧。一家子,要弄这么多规矩做什么。”

昭慧长公主看了一眼纤柔,又看了一眼楚思雅,才缓缓的开口,“好了,既然雅儿要你坐下一起吃,你就一起坐下吧。”

纤柔对着楚思雅感激的一笑,然后在昭慧长公主身边坐下。

媳妇儿伺候婆婆吃饭,那绝对是天经地义的,哪怕是端王妃心疼女儿,也绝对不会多说什么。

不过昭慧长公主对纤柔也明摆着还是有些不待见,否则怎么会让了纤柔不一起坐下吃饭,反倒让纤柔伺候她,归根究底,还是没将她当做自己的媳妇儿。

“你个丫头,都不知道回来看看娘,怎么,一嫁了人,就乐不思蜀了!”昭慧长公主握着楚思雅的手,嗔怪的开口。

楚思雅看着纤柔一脸歆羡的样子,心道,看来纤柔是希望她娘能对她好一点。

“娘,我和云翎难道没有三朝回门?这还叫很久没有见您啊!”

“你啊!没什么地方性的,就这张嘴巴行!昭慧长公主没好气的戳了戳楚思雅的额头,当然,她可不舍得弄痛了楚思雅,一直控制着力道。

“娘,先吃饭吧,我可饿坏了。”

昭慧长公主嗔怪的看了一眼楚思雅,“既然饿坏了,怎么不赶紧吃。”

“好,娘也一起吃。府里的菜,我可很久没吃过了,还真是挺想念的。大嫂,你也一起用吧。”

楚思雅夹了一根萝卜条,咬了一口,顿时吐了出来,“今天的菜是谁做的!这萝卜条,怎么是甜的!”

明明是炒萝卜条,该是咸的才对,怎么会那么甜!

昭慧长公主是舀了一碗翡翠白玉汤,只一口,也全都吐出来了,“怎么这么咸,今天掌勺的是谁,给本公主带过来!”

“婆婆,今天的菜——今天的菜都是我做的。”纤柔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讷讷的承认了。

“是你?你是不是怨恨本公主最近对你不好,所以才做了这么一桌子的毒药给本公主,天底下有你这么当儿媳妇儿的!简直——”

“娘。”楚思雅拉了拉昭慧长公主的袖子,示意她收敛一些。

可昭慧长公主此时正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楚思雅的话,相反倒是将心头的郁闷一块儿发出来了,“还亏得你这么敬重这个大嫂,还老是劝着娘亲,对她好一点!你看看她是怎么对你这个小姑子的!你是三朝回门后,第一次回来啊,她竟然做这么一顿饭菜,是不是存心不让你吃好!是不是存心让你难堪!”

这都哪里跟哪里啊!纤柔能知道,她今儿个回来?人家又不糊算命好不好!

再看纤柔一副要哭了的模样,楚思雅的目光不禁闪了闪,再扫到纤柔的双手,楚思雅忍不住诧异的开口,“大嫂,,你的手怎么了!”

“什么手怎么了!”昭慧长公主觉得楚思雅大惊小怪了,可当她扫到纤柔的手,也不禁一愣。

纤柔原先白皙肉肉的小手,此时上面有好几个不和谐的水泡,明显就是被烫的。

“大嫂,你不会是为了做这一顿饭菜,所以才烫到手的吧。”

“云夫人明鉴,大少夫人就是为了做着一顿饭菜,才将手烫成这个模样的。”于嬷嬷逮到机会,连忙开口道。

她是真的心疼纤柔,想想自家郡主,在端王府的时候,可是一个金尊玉贵的人儿,什么时候下过厨房,什么时候伺候过人啊!可如今嫁了人,以前没受过一丝委屈,就这么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里,几乎都受遍了!偏偏,长公主还占着婆婆的名分,唯一能帮自家郡主说话的荣安郡主又嫁人了,这让于嬷嬷更加心疼自家郡主了。

“明明就不会做菜,做这么一顿,要么是糖盐不分,要么是咸死人,真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她的一切在你眼里,那都是讨厌的,此时纤柔无疑就是这个情况。

“娘,大嫂也是好意。这下厨做菜嘛!谁能保证自己第一次就成大厨的,我第一次下厨做菜,做出来的东西可全都黑乎乎的,见不得人的!”

楚思雅倒是没有说谎话,她第一次做出来的菜就跟黑炭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毒药呢!所以纤柔郡主做的,这桌能看出是什么菜的菜肴,真心让她觉得不错了。

“哼!你啊,就是会帮她说话。好了,你也别在本公主面前碍眼了,看到你,再吃过这些菜,我真是什么胃口都没有了。你们,赶紧将这些菜都给撤下去,厨房不是还备着糕点和燕窝粥,拿过来。”

“你们给大嫂那儿也送上一份,冷霜,你身边应该有我自制的金疮药,拿去给大嫂。”

“是。”

冷霜将金疮药取出,递给于嬷嬷。

纤柔感激的看了一眼楚思雅,然后就着于嬷嬷的手离开,她也看出来了,自己的婆婆很讨厌她,她现在还是不要再继续留在这里碍眼了。

很快,就有下人端了许多精致装着可口香气的糕点上来,还有用玉盏盛着的血燕。

楚思雅在吃着糕点和燕窝粥的时候,忍不住开口,“娘,您想想大嫂以前可是让端王妃,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心肝宝贝。什么时候下过厨,方才那一桌子的菜,味道是不怎么样,我承认,可您也得承认,大嫂的这份心是好的。”

“我看你今天回来是专门气我吧!真不知道,我是怎么生了你这个让我生气的!吃完赶紧回去!”昭慧长公主显然是有些不自在的开口。

楚思雅瞥了瞥嘴,她娘明明让她说动了,就是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这总可以吧。”楚思雅之后,真的就乖乖的闭嘴,不再说话了。。

一直到吃完了燕窝粥和一些糕点,楚思雅才说了,今日的来意,“娘,明儿个云翎休沐,云翎和我想去镇北侯府,想请您陪着我们一块儿去。”

昭慧长公主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你说去哪儿?”

楚思雅咳嗽了两声,但还是坚定的回道,“去镇北侯府。”

“别去了。”昭慧长公主想都不想的道。

楚思雅挑了挑眉,没想到自己的娘亲竟然这么激动啊!想都不想的就直接抛出“不去了”,三个字。

“你是什么想法,娘心里,也能猜到个七七八八的。可翎儿的两个舅舅,云尽忠和云尽孝,娘真是不想多说什么了。到时候去了,也是自取其辱。”

楚思雅眨巴了一下眼睛,她娘好像对云翎的两个舅舅怨念很深啊!

昭慧长公主见楚思雅一直紧紧盯着自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雅儿,你是娘的女儿。娘不会害你的。就镇北侯府,除了老镇北侯之外,其他的人,你不要去管他们。你的两个舅母人其实也不错,不过——”

“不,娘我得去一趟。您的意思我明白,无非是去镇北侯府,一定会被羞辱,可云翎缺少跟他血脉相连的亲人啊!燕家的那些渣就不用说了,那剩下的就只有镇北侯府了,难道您忍心让老镇北侯夹在云翎和两个舅舅之间不好过吗?”

“你啊,算娘怕了你了。大道理一堆一堆的。好了,娘,明儿陪你一起去。想来有娘陪着你,云尽忠和云尽孝就算再过分也不敢过分到哪儿去!”昭慧长公主叹了一口气道。

“我就知道娘最好了!”楚思雅笑着挽住昭慧长公主的胳膊,撒娇似的开口。

“你是娘的女儿,娘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啊!”昭慧长公主无奈的看了一眼已经嫁人的女儿。

“娘,大嫂既然嫁进咱们家了,儿媳妇儿其实也是半个女儿,您也可以对她好一点啊!”

昭慧长公主带着笑意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下来,“你什么时候能不提你这个大嫂!”

见昭慧长公主生气了,楚思雅才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开口,“娘,我不是为大嫂说好话。家和万事兴,大嫂之前是有错,可她跟大哥如今都没有——”

楚思雅说道这里,看了一眼昭慧长公主,显然她也是明白她话里没说完的是什么意思,纤柔和楚文豪至今都没有圆房。

“您呢,也老是将大嫂当做外人,试想一下,如果我今日处在大嫂这个位置上,您会不会心疼?”

“说什么胡话!”昭慧长公主不悦的皱着眉头道。

楚思雅努了努嘴,她才没有说胡话呢。

“娘,我知道我一个外嫁女,不应该对家里的事说这么多。可我真的也想说一句,您对大嫂有些严苛了。要儿媳妇儿伺候婆婆吃法,是,没错,几乎每个婆婆都会这么做的。可咱家不兴这个规矩啊,咱们不还是更喜欢一家人在一块儿吃饭,您让大嫂伺候您吃饭,是不是压根儿就没将大嫂当自己人啊!”

“自己人,她还不是。”

楚思雅努了努嘴,她就知道。

“好了,别说这些有的没有的了。你大嫂跟你不一样。你以为婆婆磋磨儿媳妇的法子少?那些个手段,娘在宫里见了不少了。要想不动声色的磋磨一个人,让她连苦都说不出来,你以为很困难?是,娘,让你大嫂伺候自己用饭,说白了,就是没将她当做自己人,就端王妃和她之前逼婚的事儿,娘能心里一点疙瘩都没有,将她当做自己人?娘自认为是做不到的。”

昭慧长公主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楚思雅也不能再多说什么了。

就像她娘说的,之前逼婚的事儿,永远都横在她娘的心里,自然也横在她家人的心里。她现在老是帮着纤柔说话,其实也是因为她现在嫁人了,过得幸福了,对比之下,纤柔的生活就显得惨多了,所以她才会忍不住多说两句。

现在想想,她管的还真是有些太多了。

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不高兴,就转移话题,开始谈论,明天去镇北侯府,送什么礼物的好。

翌日,阳光温暖,在这严寒的冬季,是难得的好天气。

云翎看着与往常无异,可事实上,楚思雅却能感受到他的紧张。

楚思雅拉了拉云翎的手,希望能给予他一些勇气。

昭慧长公主见此情形,是又欣慰又心酸,欣慰的是雅儿和翎儿的感情如此好,可想而知他们夫妻间的生活是很和谐。可心酸,这镇北侯府,来过一趟之后,就不仅仅是心酸的问题了,是心寒了。

很快,就有一个类似管事的人出来了。

“我们侯爷和二老爷说了,你们要是想去见老侯爷,就直接从角门进,这些什么个东西也全都带走!”

楚思雅想过,今日来镇北侯府一定是会被刁难的,可她真是做梦都想不到,这刁难竟然来的这么快!

她是什么身份?云翎是什么身份?让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管事跟他们说话,还一副鼻孔朝天,瞧不起人的样子!

好,这些她都忍了!反正她今儿个来之前,就知道,自己今儿个肯定要受侮辱。

可这人说什么,从角门进?谁不知道角门是做什么。那些都是让下人或者是上门打秋风的破落穷酸户亲戚走的地儿!

楚思雅只觉得心里有一团火在烧,差不多快要烧到她天灵盖了!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生气,千万不能生气。

她都这么生气了,更别提云翎会有多生气。

“去跟你的侯爷和二老爷说,今儿个可不止是他的侄儿和侄媳妇儿来了!当今的昭慧长公主也来了!虽说我们是小辈,长辈怎么样,我们不该管,可君臣之别总该有吧!”

这该死的管事从他见到她和云翎起,就没有行礼,简直把他们当做奴才似的!一个管事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无疑是他背后的主子示意!

“昭慧长公主?”那名管事有些狐疑的看着昭慧长公主。

今日来镇北侯府,也是走亲戚,所以昭慧长公主穿的十分的朴素,就是一件天青色流云纹的常服,头上也只是插了一只金步摇,也难怪这管事的看不出来了。

“娘就说了,应该早早的一起进去,也就是你们傻乎乎的喜欢站在外面。”楚思雅气,昭慧长公主更气!就算在楚国公府,那群人也不敢这么给他脸色看!轮到这镇北侯府,竟然将她一家子给挡在门外!还要从角门进!

昭慧长公主抬步就要进去,克方才的管事下意识的拦了一下。

“周嬷嬷!”

周嬷嬷会意,上前狠狠扇了管事的一耳光。

周嬷嬷以前在宫里,可是专门跟那些老嬷嬷学习过该如何打人耳光,这一巴掌下去,一个铁血男儿都受不了,更不要提一个窝囊废男人了!

“本公主原先也不想动手的,想着,到底是一家人,可本公主发现自己错了,一些狗仗人势,又拎不清的人,就该好好教训!君君臣臣,若是连君臣之礼都不知道守了!那是不是想造反了!”

昭慧长公主说完,就直接带着云翎和楚思雅进府。

“今日就不该来,让你和兰姨——”

“你说什么混话!我倒是庆幸我今儿个来了,你以前在镇北侯府,到底是受了多大的苦,我都不敢想了!”

一个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管事,竟然就敢给他们脸色看,可想而知,云翎小时候在镇北侯府过得有多糟糕!

“云尽忠和云尽孝胆子不小啊!竟然敢让忠勇侯和堂堂的郡主从角门进镇北侯府,是不是本公主也只能从角门进啊!”

昭慧长公主没有控制声音,声音大的来来往往的下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而楚思雅也终于见到了云翎的两个舅舅。

云尽忠,身穿绣着貔貅的官服,留着短胡须,倒像是一个美男子。云尽孝,穿着靛青色的常服,身材瘦削,看着倒是有些刻薄。

“臣云尽忠见过长公主。”

“臣云尽孝见过长公主。”

方才大门口发生的事儿,他们作为镇北侯府的主人,自然是全都知道了。

云翎和楚思雅他们确实可以不管,但昭慧长公主,是君,他们只是臣,这君臣之礼,是必须要恪守的。

昭慧长公主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云尽忠和云尽孝,只想对着他们破口大骂。还是楚思雅拉了拉昭慧长公主,她才收敛了怒气,硬邦邦的开口,“都起来吧。本公主哪里敢让两位跪啊!本公主在镇北侯府可都是要走角门的人啊!”

云尽忠和云尽孝起身的动作顿了顿,还是云尽忠最先反应过来,“若是知道长公主来,我们兄弟二人自然会到大门口迎接。可若是不相干的人来,自然只配从角门进!”

“大舅舅,你是说本郡主和夫君都是不相干的人了!”楚思雅嘴角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可天知道,此时她有多生气!他们凭什么!凭什么这么侮辱云翎!难道就仗着自己是云翎的舅舅不成!

“荣安郡主若是以郡主的身份来镇北侯府,我们自然欢迎。若是以云夫人的身份来,那自然就是不相干的人!”云尽孝说这话的时候,还意味深长的看着云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特指云翎似的。

“你们两个孽障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还请长公主恕罪。老臣这个两个孽子,是头脑发晕了,才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老镇北侯显然也是得到消息了,神色匆匆的赶来。

“荣安见过外公。”楚思雅对老镇北侯还是很敬重的,连忙给老镇北侯行礼。

“好!好!翎儿有这么好的媳妇儿。我也放心了。”老镇北侯有些哽咽的开口道。

“您当然放心了,忠勇侯娶了这么好的妻子。您心里也就只有他一个,要我和大哥做什么。”云尽孝不阴不阳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尖锐难听的让人受不了。

老镇北侯艰难的扯了扯嘴角,“还请长公主了去正厅坐坐。”

昭慧长公主来了这么一遭,心里早就气的要吐血了,这镇北侯府,她真是一刻都不想多呆,不过,她也知道,自己要是真的这么不给老镇北侯面子,云翎怕是要难受了,这才点了点头,随着老镇北侯一起往正厅走去。

“看看!看看人家!多了不起啊!娶了长公主的宝贝女儿,这身价是一下子不知道往上升了多少!我们以后哪里还敢给他脸色卡,应该反过来,他该给咱们兄弟脸色看了!”云尽孝跟在后面,小声的嘀嘀咕咕。

可若真的是嘀嘀咕咕,那这声音真的是有些够大的!让人想忽略都嫌困难!

楚思雅明显发现云翎的身子僵了一下,心里是愈发的后悔,自己今儿个怎么就鬼迷心窍的,让云翎来镇北侯府呢!

自己就来了这么一刻,就难受的不行。更别提云翎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

以前,她觉得云翎小小年纪的去边关苦,可如今她发现,云翎去边关还真是一个好去处,要是待在镇北侯府,她觉得一个正常人,都要被扭曲的不正常了!

不对,云翎也没有多正常,就他那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哪里能跟正常挨的上边。要是在现代,这种人叫高大冷,可云翎八成是因为小时候的事儿,所以才会养成这么一副性子。

楚思雅真是越想越难受,可她偏偏什么都不能做,死死的忍着。

正厅

云尽忠的夫人萧氏,云尽孝的夫人蓝氏,也在一旁作陪。

萧氏作为镇北侯府的侯夫人,倒是很亲切大方,“长公主,尝一尝这龙井,不知合不合您的口味。”

“云大夫人有心了。”昭慧长公主点了点头,端起茶杯。

“翎——忠勇侯和云夫人也尝尝。”萧氏笑着开口。

“镇北侯府的茶水简陋,忠勇侯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这种茶水,他看不上眼。”云尽忠冷冷的开口。

这放在嘴边的茶,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这云尽忠就连让云翎好好的喝一杯茶都不愿意!

萧氏的脸色也有些不好,自己的丈夫当面拆她的台,她又能说什么。

楚思雅嘴角抽了抽,放下茶杯,同时接过云翎手上的,“镇北侯真是了解夫君和我啊。其实我们爱喝碧螺春,可否请侯夫人为我们准备碧螺春!”

“原来忠勇侯和云夫人喜欢喝碧螺春,好,妾身这就去准备。”

“喝个茶还这么麻烦!”云尽孝阴阳怪气的开口。

“是啊!夫君和我喝茶就是很麻烦!可每次进宫,皇帝舅舅都不嫌弃我们麻烦,上来的茶要是我们不喜欢,就会立马换了。对了太后外祖母也是一样,怎么,云二老爷有意见啊!”

楚思雅阴森森的开口道!

这回,云尽孝不敢再挑刺了,乾风帝和太后都没意见,他一个小小的镇北侯府二老爷怎么敢有意见!

------题外话------

推荐七七好友冰河红叶《宠上无良世子妃》这是两个腹黑货扑倒与反扑倒最终携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故事,男强女强,宠文无虐。

谢谢小豆子1996秀才送了1朵鲜花136**6066举人投了3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