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疯子云蓉 楚国公府闹剧/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侯爷,这是翎儿和雅儿孝敬你的。”昭慧长公主也是让云尽忠和云尽孝两个忍气的不轻,懒得再看他们。直接对着老镇北侯开口道。

老镇北侯深深的看了一眼云翎,还没来得及开口,云尽孝又阴阳怪气的开口,“爹,听到没有,这是忠勇侯孝敬给你的!咱们兄弟俩没本事,没法子孝敬您!”

楚思雅一张娇俏的小脸彻底黑了!这两个混蛋!他们到底想干啥!

老镇北侯对着云尽孝和云尽忠两兄弟无奈的开口,“你们两个要怎么样,能不能别当着我这个老头子的面!等我不在,或者等我死了,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糊再管了!可现在,你们就不能安分一点!”

云尽忠和云尽孝紧紧抿着唇,也不知道有没有将老镇北侯的话听进去。

“外公,对不起。今日我不该来的。”云翎目含歉意的看着老镇北侯。他忍不住想,若是他今儿个不来,老镇北侯肯定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老镇北侯摇了摇手,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怪云翎,该怪谁?或许是该怪老天爷吧!

“好漂亮的玉佩啊!蓉儿喜欢!”就在气氛凝滞的时候,突然闯进来一个小姑娘,大概十三四岁吧,穿的倒是很齐整,只是脸上涂了浓浓的胭脂,红的压根儿就看不清她的容貌。头上更是戴了许多五颜六色的珠花,乍一看,十分吓人。

楚思雅还以为她是看到了《唐伯虎点秋香》中的石榴姐了!

就在楚思雅惊疑的时候,那疯姑娘直接上来抢过玉佩,毫不客气的要塞到自己的嘴巴里。

“蓉儿,这不是吃的,你乖,娘待会儿让人给你做香喷喷的糕点。把这玉佩放下。”蓝氏心疼的握住女儿的手,柔声开口。

“二婶儿,是我没有看好蓉儿。”很快,又有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子闯进来,再看到蓉儿要拿着玉佩往下咽的时候,也是吓了一大跳。

楚思雅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真心是觉得目瞪口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云翎。

云翎对着楚思雅摇了摇头。

“不是,这玉佩好漂亮,肯定好吃,蓉儿要吃!蓉儿要吃!”云蓉嘟着嘴巴,不高兴的摇着头。

天啊,这云蓉看着有十三四岁了,可这智商,似乎只有四五岁吧,竟然将玉佩当做吃的?

“蓉儿啊,这玉佩不好吃,等会儿回去,爹让人给准备香喷喷的糕点,你先把这玉佩放下来好不好?吃了这东西,你会不舒服的。”云尽孝站起身,慢慢走近云蓉,柔声劝道,这样子,跟刚才那个尖酸刻薄的模样,简直是有着天壤之别!

云蓉歪着脑袋,蹙着眉头,好奇的问道,“真的有好吃的糕点?”

“有!有!真的有!蓉儿,乖,把这玉佩给娘亲好不好?”蓝氏小心翼翼的看着云蓉,生怕她真的将这玉佩给咽下去。

云蓉伸出手,似乎是要将玉佩递给蓝氏,就在玉佩要放在蓝氏手中的时候,云蓉突然收起来,嘟着嘴巴,不开心的说道,“不给你!这玉佩漂亮!蓉儿要!”

“赶紧把这玉佩拿过来!你也不看看这玉佩是什么脏东西!赶紧给我扔了!”云尽孝不满的怒吼。

这玉佩是云翎今日送给老镇北侯的礼物,到了云尽忠的嘴巴里就成了脏东西,

楚思雅忍不住想,她对云翎到底是有多不待见,竟然厌恶到了这个份儿上。

可能从前云尽孝对云蓉都很温柔,从来没有这么大声的呵斥过,“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蓝氏一看到女儿哭,顿时心疼的不行,没好气的看着云尽孝,“你又不是不知道蓉儿的情况,你对她凶什么!”

云尽孝也有些后悔,张了张嘴巴,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讷讷的闭上了嘴巴。

楚思雅看了一会儿,突然起身,走到云蓉身边,“你是蓉儿对不对?”

楚思雅的声音很温柔,让大哭的云蓉不由自主的停止了哭泣,偷偷打量着楚思雅,可能是担心楚思雅要了抢走她的玉佩,所以一直紧紧的护着。

“我不抢你的东西。我给你变戏法好不好?”楚思雅放柔了语气,尽量让自己的话能让云蓉听懂。

“戏法?什么是戏法?”

“戏法,就是你看过之后,会喜欢的东西啊!”

云蓉顿时高兴的拍起手,“我要看!我要看!”

楚思雅拿出一条绣着大红牡丹的帕子,在云蓉的面前晃了晃,“什么都没有对不对?”

云蓉像是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嗯嗯。”

蓝氏有些惊奇的看着楚思雅,这么多年,云蓉的脾气一直很大,似乎很少见她这么安静过。

云尽孝对楚思雅还是很有偏见,可是想到自己的女儿,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不再说什么。

楚思雅的帕子在云蓉面前晃了晃,然后忽的从帕子里掏出一颗漂亮的珍珠!

云蓉的眼睛都睁大了,连忙拍起手来,“好厉害!好厉害!”

“这珍珠也送给你了。”楚思雅将变出来的珍珠也塞到云蓉的手上。

这次云蓉没有主动去拿,反而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楚思雅,“真的给我吗?”

“嗯,就是送给你的。你收下。”楚思雅见云蓉一副想拿又不敢拿的样子,将珍珠塞到云蓉的手心里,云蓉顿时像是得了宝贝似的藏到自己的怀里。

楚思雅见云尽孝又想开口说什么,于是抢先一步开口,“这是太后外祖母赏赐的,可不是什么脏东西!方才的玉佩,是皇帝舅舅赏赐的。”

云尽孝要说的话,顿时戛然而止,这么不上不下,简直是气的快要吐血。

楚思雅却是懒得再看一眼云尽孝,对着云蓉温柔的开口,“蓉儿,乖乖和你堂哥出去玩儿好不好?”

云蓉得了喜欢的物件儿,高兴地不行,连连点头,由着云峰带着她出去。

云蓉离开后,房间内又恢复了平静。

云尽孝黑着一张脸,没好气的开口,“别以为这样,我会感激你!”

“我也没稀得你感激!”

楚思雅凉凉的回道,然后直接回到云翎身边。

“二舅舅,你可曾想过让雅儿帮蓉儿治病?她——”

“你给我闭嘴!谁是你二舅舅!我告诉你,我的蓉儿该是世上最美丽可爱的女子,可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这扫把星给毁了!你竟然还有脸在我面前说这些有的没有的,你凭什么!”云尽孝就像是被人踩到了猫尾巴一样,歇斯里地的大吼。

“云二老爷,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什么叫蓉儿成了如今这样子,是我夫君害的!蓉儿今年有十三四岁了吧,云翎在蓉儿出生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孩童,一个十岁的孩童能做什么!”楚思雅真是看不惯云尽孝将什么屎盆子都往云翎的身上乱扣,气的是要火烧天灵盖了!

“你不懂!你不懂!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在这里说话!”云尽孝瞪着一双犹如铜铃一般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楚思雅。

“二弟,够了。别说了,别再说了。”云尽忠起身将云尽孝扶到自己的位置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口劝道。

云尽孝发疯似的靠在云尽忠的怀中,放声痛哭,“大哥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楚思雅听着云尽孝的哭声,不禁愣了愣,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云尽孝的哭声就像是压抑了无数的痛苦,在这一刻全都倾泻出来,那种悲哀似乎能感染所有的人一样。

可楚思雅真的不敢相信,云翎会去害云蓉。若说是小孩子无意做错事儿,楚思雅也不愿意相信,她觉得云翎不是这样的人。

老镇北侯红着一双眼,看着痛哭流涕的云尽孝,他懂,他明白自己这二儿子心里苦,可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除了放下,又还能怎么样呢!

云尽孝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才收敛了哭声,“你们走!赶紧走!我这辈子不求其他了,我永远都不想看到你。也请你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滚!滚!滚啊!”

“翎儿,你就先离开吧。”老镇北侯叹了一口气,云翎继续留着,除了让气氛更加尴尬以外,还能怎么样!

云翎紧抿着唇瓣,眼底闪过一丝痛楚,良久,他才压抑住心头的痛苦,“外公,我以后又时间再来看望您。”

“滚!赶紧滚!以后都别来!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云尽孝像是发疯似的吼道。

云翎无奈,跟老镇北侯行过礼后,就带着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一同离开。

出了镇北侯府,楚思雅忍不住开口,“对不起,是我错了。今儿个这趟,真的是不应该来。”

昭慧长公主拍了拍楚思雅的手,“不怪你。谁知道镇北侯府的二老爷这么激动。”

“娘,我和云翎先送您回长公主府吧。”

昭慧长公主摇了摇头,“娘,自己个儿回去就行了,你和翎儿先回自己的府邸去。”

楚思雅没有拒绝,目送昭慧长公主上了轿子,就去搀扶云翎。

楚思雅觉得云翎有些不太对头,心里不禁有些慌,但还是镇定下来,带云翎回了忠勇侯府。

“云翎,你别吓我。今儿的事儿,是我不好,你要是心里不舒坦,就骂我好了?”楚思雅看着云翎一副浑浑噩噩的模样,只觉得心痛。

云翎摇了摇头,随后无奈的开口,“你想多了,我不生气。我只是想不通。”

肯说话就好,楚思雅默默的松了一口气,“想不通什么?”

“想不通二舅舅为何会这么对我?我是真的想不通。其实大舅舅虽然没有二舅舅这么激动,可对我的排斥也是显而易见的。只是他更沉得住气罢了。”

楚思雅咬着唇瓣,似乎是有些犹豫。

“想问什么?”

“云翎,云蓉怎么会成如今这样子的?”

云翎摇了摇头,脸上也是疑惑不解,“不清楚。当初我十岁的时候,就被外公送到了边关从军,五年后,第一次回梁都,我才知道二舅母生下的表妹,智商似乎有些问题。”

“什么!云蓉出生的时候你都不在,那云蓉成了如今这幅样子,跟你有什么关系?”难道是云尽孝太恨云翎了,所以把所有事儿都往云翎身上推?别说,这还真是有可能的。可,楚思雅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云尽孝撕心裂肺的哭声,那种痛苦,不像是做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很想知道,这些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云翎的嘴角边牵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云翎,无论如何,你现在有我。咱们慢慢查,总有一天会知道两位舅舅为何这么仇视你。”

其实最简单的法子就是去问老镇北侯了,可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会说的,所以这法子直接排除了。

她能想到的,云翎肯定早能想到了。老镇北侯不愿意说,他也没法子,总不能硬逼着人说吧。而且,逼了,也不一定有用。

“雅儿,蓉儿的病,你有没有法子——”其实这么多年,云翎一直都在找名医,想要治好云蓉,可名医是找了一个又一个,可结果也是——

“没把过脉,我现在也不能确定。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这病绝对很难治。”

心智有问题,这几乎是太难治疗了,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是一筹莫展,唯一有点用途的法子,那就是循序渐进的引导了。

不过就云尽孝那激动的模样,她还没接近云蓉呢,恐怕就让要让他给赶出去了!

云翎一看楚思雅脸上的表情,就猜到了楚思雅的想法,也是,就二舅舅那态度,会让楚思雅接近云蓉,那才奇怪了。

“好了,别想这么多了。折腾了一天,我也饿了。咱们先用饭吧。”

楚思雅知道,云翎是不想再提这些令人不高兴的话题,于是乖顺的点了点头,可云家这回事,还是像根刺一样了插在了她的心头上。若是一日不能弄明白,她的心情就好不了。

转眼就到了过年的日子,天空也下起了鹅毛大雪。

原本赵老板是可以早些时候到梁都的,可如今下雪,封了路,怕是要耽搁一段日子了。

赵飞那孝顺孩子,还一直担心赵老板在路上会不会有危险。还是冷霜劝他,赵老板大江南北的都去过了,哪里会因为这么一点点的大雪出事。

楚思雅知道赵飞担心,还特地将赵飞叫过来。

“皇帝舅舅知道这段日子下大雪,耽搁了不少行人的路程。所以让各州县都帮忙铲雪,还特地下令官府要保护好行人百姓。”

“真的?”赵飞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问道。此时他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皇帝真是好皇帝啊!

“你个呆子!夫人难道还会特地把你叫过来,消遣不成!”冷霜真是有些受不了赵飞的呆了,没好气的开口。

赵飞有些憨憨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对冷霜说自己,一点都不生气。

楚思雅见状,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一对真是天造地设。

“好了,心头大石放下来了。马上要到年关了,今年是我进府办的第一个新年,我可不想出什么差错。你们各自负责的事情,都要好好办。”

赵飞拍着胸脯,对楚思雅保证,“夫人放心,我一定将自己手头上的事儿办好!”

楚思雅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楚国公府

今日的楚国公府也是热闹的不行,不仅仅是因为要过年了,赵氏更是爆出怀孕了一个月的消息!

老赵氏不可置信的看着赵氏的肚子,她虽然也很希望赵氏能帮她再生一孙子,可说实话,她还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谁让当初赵氏生楚思影的时候,伤了身子,否则也不会在楚玉亭独宠她这么多年的情况下,都没有好消息传出来。

她一开始提出要赵氏再怀一个,就是看准了赵氏已经不能生,然后就能慢慢图谋,让楚玉亭外面的外室进府。

可如今,赵氏又怀上了,老赵氏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是该喜悦还是为难了。

赵氏得意的抚摸着自己还未凸出的肚子,一脸得意的扫过众人,让你们还说我是个不能生的,看到没有,如今她的肚子里可揣着楚家的骨肉!

楚玉亭也是震惊无比的看着赵氏。

一方面,赵氏确实是他真心爱过的女人,如今赵氏能再怀上他的孩子,照理,是该高兴的。可另一方面,他已经答应了自己两个外室,过一段日子就接她们入府。

可如今赵氏怀孕了,自己要是还敢提这件事儿,赵氏肯定会闹起来,一个弄不好,赵氏肚子里的孩子怕是都要不好。

赵氏却将楚玉亭和老赵氏的眼底的复杂,当成了喜悦。也是,她的肚子如今别提有多宝贵了,他们能不高兴!

最先回过神来的,还是楚思雨,对赵氏怀孕,她是一点都不惊讶,赵氏用了生子方子,不怀孕才是不正常的。

“恭喜夫人了,这一胎一定是个儿子!”楚思雨笑容满面的开口道。似乎真的是真心真意为赵氏高兴。

赵氏因为怀孕,对楚思雨也难得的有了一丝好脸色,“嗯,你有心了。”

当赵氏将眼神扫到楚玉亭身上的时候,顿时不高兴了,“怎么,我怀孕了,你难道不高兴不成?”

楚玉亭忽的醒了过来,连忙起身走到赵氏身边,温柔的开口,“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当然高兴了。”高兴是高兴,可一方面也愁啊!他该怎么对自己的外室交代呢!

想至此,楚玉亭的眼底闪过一丝焦愁,可惜这一切,沉浸在喜悦中的赵氏都没有看到。

楚思雨不动声色的将楚玉亭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不住的冷哼,看来楚玉亭对赵氏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很期待啊!

老赵氏回过神,立马笑着开口,“好!好!你既然怀了身子,就该好好的养身体,有什么想吃的,想玩儿的,尽管开口。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给我生一个大胖孙子!”

老赵氏也就是惊愕了一会儿,就满脸笑容的开口。

同样是自己的孙子,最珍贵的当然是赵氏肚子里的孩子了。谁让赵氏是她嫡亲的侄女儿,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孙子,才是跟她血缘关系最亲近的!

“姑妈,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保养自己的身子。保证生一个大胖小子!”赵氏微微抬起头,一脸大方的开口。

老赵氏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

楚思雨面上笑着,可眼底却闪过一道寒光,赵氏怀孕了,这么大的喜事,怎么能少了赵氏的亲生儿子呢,这也太不协调了。

*

“你这个贱人说什么!”楚文勇死死的瞪着眼睛,瞧着文氏。

文氏被楚文勇瞪得,缩了缩脑袋,心里再次后悔起来,当初她绝对是瞎了眼睛,否则怎么会将楚文勇这种贱男人,当做了绝世的好男人,如今过得尽是生不如死的日子!

可文氏的日过得再苦,她都没有想过死,她实在是没有死的勇气。

她现在已经不敢奢求其他了,她只希望自己能在楚文勇的手下,过一些好日子,她就满足了。

“我刚刚从下人那里打听到,夫人怀孕了,如今老夫人和国公爷都高兴的不得了,聚在老夫人的院子里,有说有笑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楚文勇双手紧握成拳,眼底一片猩红,赵氏怎么可能会怀孕,当初她生楚思影的时候,明明伤了身子,大夫也说了,她再次怀孕的几率很低,她怎么可能在短短的时日内就怀孕!

“是不是你这个贱人在胡说八道!”楚文勇死死的瞪着文氏,似乎想在文氏的身上瞪出一个窟窿!

文氏早就被楚文勇整怕了,楚文勇只要一个眼神,她就怕的不行,于是忙不迭的开口,“不是,不是。我没有胡说八道。您要是不相信,尽管可以去老夫人的博景苑看看。”

楚文勇心里也清楚,给文氏十个胆子,她也不敢欺骗自己!

一时间,楚文勇只觉得心里悲哀至极,从前,他还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他都没有想过赵氏再生一个,因为他一直想着,楚国公府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只是他一个人的!怎么能再来一个人跟他抢楚国公府!这是他绝对无法忍受的!

现在,他成了太监,不是男人了!楚文勇将自己所有的心血都寄托在魁儿的身上,可他的亲娘,怎么能怀孕!她怎么能怀孕!

楚文勇很清楚,赵氏一旦怀孕生下儿子,他就成了弃子。赵氏肯定是要扶持她的儿子当楚国公世子,自己的亲爹更是不会为了他去伍府求伍氏回来。

楚文勇只觉得自己掉入了无限的深渊,浑身都冷透了。

文氏看着楚文勇的脸不停的变换,心里直打鼓,忍不住怀疑,自己将这消息告诉楚文勇,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良久,楚文勇才阴沉一笑,“呵呵,现在博景苑肯定是热闹极了吧。当娘的怀孕了!我这个做亲生儿子的怎么能不去好好恭贺恭贺!”

“你过来!”

文氏是万分不想过去,可楚文勇的话,她也不敢不听,否则等待她的不知道是什么。

文氏像是乌龟似的一步一步的挪过去。

要是以往,楚文勇还有心情欣赏文氏这惊恐的样子,如今,只觉得烦闷至极,大喝一声,“你是死人啊!还不赶紧滚过来!”

文氏不敢再耽搁,快速移动脚步到了楚文勇身边,“你去厨房——”

文氏的脸色变化不停,但楚文勇的吩咐她不敢不听,“我这就去。”

楚文勇阴冷一笑,“我都已经成了废人,你们又怎么能这么开心呢?要下地狱那就一起下地狱吧。”

博景苑

赵氏因为怀孕,所以身子很有些疲惫,可是在看到所有人都围着自己转,这滋味儿实在是好极了。影视强打着精神应付。

“娘,你怀孕了,这么大的消息,怎么能就瞒着儿子一个人呢?”听着这阴森森的声音,赵氏下意识的往楚玉亭身上靠了靠。

抬头一看,果然就见楚文勇阴沉着一张脸,嘴角挂着冷冷的笑容,手上拿着一个锦盒,一步一步的走向她。

赵氏只觉得惊恐中至极,此时的楚文勇就像是一个恶魔一般,让她从心眼里畏惧。

“勇——勇儿,你来做什么。”赵氏有些不敢看楚文勇的眼睛,心虚的问道。赵氏得知怀孕后,立马让人对楚文勇封锁了消息,可没想到楚文勇还是知道了,这让她心里不安极了。

楚玉亭感受到赵氏的紧张害怕,拍了拍赵氏的后背,示意她冷静。

“勇儿,你娘这次怀孕,要是再给你添一个小弟弟不是很好。你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后半辈子也是没什么指望了。你放心,只要你娘这次生下的是儿子,他将来一定会好好照看你这个大哥。”

楚文勇此时只想将楚玉亭这张伪善的脸给撕破!当初楚玉亭说的有多好听,什么自己是他最看重的儿子,将来楚国公府的一切都是他的。

呸,一得知自己成了废人,二话不说就放弃自己,满心满意的就只有赵氏肚子里的孩子,一个还没出生的,谁知道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爹,娘肚子里的孩子谁知道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你也太激动了一点吧。万一要是女孩儿呢?”楚文勇阴阳怪气的开口。

“不!一定是男孩儿!”赵氏激动地吼道。看着楚文勇的眼神也没有了之前的和蔼,她肚子里的一定是男孩儿,她后半生的依靠就是腹中的孩子了!

赵氏此时早就忘记了楚文勇是她最疼爱的儿子,早就忘记了,她想要楚玉亭去伍府求伍氏回来,并且承诺让魁儿当楚国公府的世子的事儿了!

“好了,勇儿,你娘多年后又有孕,是好事。你要是来恭喜你娘的,就留下。若是来找晦气的,就赶紧离开。”老赵氏对成了废人的楚文勇更是没有一点好脸色。

“我自然是来恭喜娘亲怀孕的了。娘,您看看,这可是我给您准备的礼物。”楚文勇说着,就将手中的锦盒递到赵氏面前。

赵氏真有些不太敢收这锦盒,楚文勇如今的性子真的可以说是阴晴不定,谁都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什么事儿。

“怎么,娘有了肚子里弟弟,就不稀罕儿子我送的礼物了!”楚文勇挑了挑眉道。

这话说的赵氏确实是有些心虚。她自从怀孕后,就满心满眼全是腹中的孩子了,楚文勇早就让她抛到脑后了,这么一想,她就接过了楚文勇手中的盒子。

“娘,怎么不打开来看看呢?这可是我特意为您准备的礼物。”

“好了,你娘回去以后再打开。你身子不好,就赶紧回去吧。”楚玉亭对楚文勇也是觉得头痛万分,到底是自己曾经寄予厚望的儿子,如今成了太监,他心里也是不好受,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也没法子了。

“等娘将锦盒打开,儿子就离开。”言下之意,只要赵氏不打开锦盒,楚文勇就绝对不会离开。

赵氏知道楚文勇肯定是说得出做得到,此时她正怀着孩子,真心不想继续跟楚文勇纠缠下去,心道,楚文勇再怎么样,也不敢在这么多人的面前,送什么危险的东西吧。

赵氏定了定心神,打开锦盒,入目处,竟然是一条死鱼!

只见那死鱼双目凸出,浑身鲜血淋漓,只一眼,就让人恶心的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啊!”赵氏猛地打翻锦盒,死鱼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然后直直的飞到了赵氏的脚边,也不知道是不是赵氏运气差。

赵氏一见那死鱼还留在她的脚边,彻底受不了了,“啊!”的一声后,就晕倒了。

别说赵氏害怕,屋内的丫鬟哪个不是娇滴滴的,看到这么恶心的死鱼,也是吓得不行,一个个的尖声尖叫不已,老赵氏更是养尊处优惯了,哪里受得了,老脸变得惨白惨白。

楚思雨倒是不害怕,以前在庄子,什么死鸡死鸭没有看到过。不过,她就希望老赵氏姑侄俩多受一些苦,所以也装作一副十分害怕的模样。

楚玉亭这时候就镇定多了,大喝一声,“叫什么叫!赶紧去厨房叫个婆子来把这死鱼给拿出去!”

厨房的婆子自然是不会怕这些。

“你,赶紧去请白大夫过来。”楚玉亭阴沉着一张脸吩咐。

被指到的小丫鬟,连连点头,她是一刻都不想再继续留在这儿了,太恐怖了。

赵氏晕了,楚玉亭只能暂时先将赵氏抱到博景苑的一处偏房。

只是在要临去前,狠狠的瞪了一眼楚文勇,他发现,如今的楚文勇就是来讨债的!

楚文勇面对楚玉亭要杀人的眼神,一点都不害怕,相反,他倒是激动的不行,这说明楚玉亭生气啊!如今他就是想看到这些对不起他的人不好过,这样,他就满足了。

“爹,这么看着儿子做什么?难道是儿子送礼物,您不喜欢不成?那您喜欢什么,只管说,儿子下次绝对会双手送上,保证让爹您满意的!”楚文勇一脸真诚的说道。

可楚玉亭听在耳里,差点气的没有晕倒,这个儿子,这个儿子压根儿就是个讨债鬼!

要不是此时他还抱着赵氏,他发誓,一定要好好教训这畜生!

“畜生!”楚玉亭咬牙切齿的瞪着楚文勇,真心是恨不得将楚文勇身上的肉给咬下来。

楚文勇无所谓的笑了,“爹,我可是你和娘生的儿子,我要是畜生,那你和娘又是什么?畜生的爹和娘,对吧。”

“你——你——”楚玉亭气的一个不稳,差点没抱住赵氏。

楚文勇见状有些可惜,楚玉亭怎么就没有一个失手,然后将赵氏摔在地上呢!

可惜,可惜真的是太可惜了!

幸好,楚玉亭不知道楚文勇如今的想法,否则怕是要活活气死了!

楚玉亭抱着赵氏离开后,楚文勇也懒得再继续呆了,二话不说,直接离开。

长公主府

楚国公府发生的事儿,自然是传到了昭慧长公主的耳朵里。

听得她心情别提有多好了,就是晚饭她都高兴的多吃了小半碗。

“周嬷嬷,你听听,你听听,没想到如今楚国公府竟然这么热闹,不过可惜了,本公主是没福气去看了。不过这么听听,本公主的心情就舒畅的很啊!”

周嬷嬷听到楚国公府的那群人倒霉,也别提有多开心了,满是褶皱的脸上,尽是笑容,灿烂的就像是盛开的菊花一样。

站在昭慧长公主身后的纤柔,则是暗暗有些心惊,没想到长公主府和楚国公府的关系竟然这么差,真真是出乎她的预料了。

想当初,她娘竟然联合老赵氏,一同逼婚,怕是那时候,婆婆就对自己十分不满了。夫君想来也是如此吧。

“雅儿说的对,赵氏怀孕了又能怎么样,怀上了,比没怀更惨!也是可怜了赵氏腹中的孩子了,他怎么就瞎了眼投胎到赵氏的肚子里去!”昭慧长公主忍不住感慨道。都是为人母亲的,昭慧长公主再怎么样,都不会对孩子下手,否则以前在楚国公府,楚文勇和楚思影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可惜的是,昭慧长公主做人有底线,不会对孩子下手,可老赵氏姑侄俩,压根儿就不是人,她们是一次次的伤害自己的孩子!

这不报应来了!原本昭慧长公主还对楚思雅帮着赵氏怀孕,觉得心里不舒服,现在,她是一点不舒服都没有了,怀上了又如何,不说赵氏想生下这孩子,要受多少苦,就说如今,有楚文勇天天这么闹腾,赵氏能静静养胎,都奇怪了!

十月怀胎,非人母不能体会,啧啧,可赵氏如今还要受自己亲生儿子的折磨,这滋味儿,更别提了。

“周嬷嬷,你说本公主要不要送些礼物给赵氏呢?她要是过得好了,本公主心难安啊!”

周嬷嬷还是很了解昭慧长公主的,做事有底线,害赵氏腹中孩子的事儿,她不会做,所以昭慧长公主也就只是想要逗个乐子!

“公主要送礼物给赵氏,那是赵氏的荣幸啊!您是楚国公府的当家主母,主母给妾室送礼物,那还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嗯,还是周嬷嬷说话,本公主爱听。是啊,当家主母给小妾送东西,是小妾的荣幸啊!本公主,还真的得好好想想,自己改送些什么给赵氏,这礼物可不能轻了。”昭慧长公主的眼底闪过犹如孩童般狡黠的神色。

纤柔努了努嘴,似乎是想要参与到昭慧长公主和周嬷嬷的对话中,可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她是个嘴笨的,要是惹婆婆生气就不好了。

------题外话------

推荐下七七好基友五女幺儿的文文 空间之农女皇后

一朝穿越,金牌保镖穆采薇变成了被活活饿死的农女穆采薇。

家徒四壁,米缸空空,面对面黄肌瘦的母亲和嗷嗷待哺的幼弟幼妹,穆采薇撸起袖子,振臂高呼:“姐要致富!”

虽然前世走的是高冷路线,但此一时彼一时。

小摊前,穆采薇扎着围裙,奋力叫卖:“炸串、炸串,各种的炸串。

布庄里,穆采薇娴熟的拨着算盘:”这些Q版的绸缎就买五十两银子一匹吧。

很快,大晋国的子民都知道了,大晋国的首富不仅是个年轻貌美的少女,还是个乐善好施的慈善家!

穆采薇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随随便便做了几件慈善,竟得到了一个令她难以置信的——神奇空间!

还得到了一桩令她“难以启齿”的——姻缘!

谢谢给七七投月票,送鲜花的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