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除夕宴 刘佳捣乱/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嬷嬷,你说勇儿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子!”赵氏正由着连嬷嬷小口喂着安胎药,她如今只要一想起楚文勇送的那一条恐怖的死鱼,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吓得不轻。

连嬷嬷见赵氏激动,连忙放下手中的安胎药,轻声劝慰,“大公子只是有些想不开,等过些时候,他一定会想开的。”

赵氏叹了一口气,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楚文勇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不待见,可在一个不健全的儿子和一个健康的儿子之间做选择,赵氏选择的肯定是健康的儿子。

“想开。照勇儿的脾气,怕是这辈子都想不开了。”赵氏有些伤心的开口,可随即目光一凝,坚定的开口道,“可我一定要将孩子平安生下来,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腹中的孩子!”

其实连嬷嬷还真的是有些担心,楚文勇是什么性子的人,她也算是了解。他如今既然动手了,怕是会继续动手下去,直到将赵氏腹中的孩子打掉!

“夫人,其实大公子如今之所以会偏激,想来也是因为身边没个知冷知热的人。您说,要是大少夫人和孙少爷回到大公子的身边,他是不是就能走出来了?”连嬷嬷试探的开口。

“本夫人又何尝不明白你的意思,可伍氏那贱人,就是不愿意带着魁儿回来!本夫人又有什么法子!”赵氏忍不住恨恨的道。

其实想要伍氏回来,也不是不可能的。只要楚玉亭保证楚国公府未来是楚魁的,伍大人肯定会让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回楚国公府。

可如今却是不可能了。赵氏也绝对不会答应了,谁让她肚子里已经又有了一个健康的孩子,就凭着一点,赵氏就不可能会同意,将楚国公府给楚魁。

这就像是一个死结,怎么都解不开。

“夫人,长公主派人给您送东西了。”守在门外的婆子立马进来禀报。

赵氏凝着眉,显然是对这话感到很头痛。

“就说本夫人不见——”

“赵姨娘,就算你现在身怀六甲,可说白了,还是一个妾室!主母的赏赐,你竟然敢说不接,你说,这算是什么罪?”周嬷嬷不等赵氏开口,就直接闯进门来,似笑非笑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赵氏。

自从昭慧长公主不在,赵氏就又开始让所有的人称呼她夫人,如今听着周嬷嬷嘴里的姨娘,真真是让她觉得头痛至极!

“我现在怀着孩子,我——”

“赵姨娘,奴婢如今是代表夫人的,你应该自称婢妾才是,不过,看在赵姨娘你身怀有孕,奴婢也就不计较了。况且赵姨娘就算怀着孩子又如何,有长公主所生的大公子和二公子在,你肚子里的只是庶子罢了,没什么好稀罕的。”周嬷嬷凉凉的开口,一点都不介意自己的话会不会刺激到赵氏。

赵氏气的面色发青,恨不得直接冲向床,跟周嬷嬷拼命!

周嬷嬷掀了一下眼皮子,凉凉的开口,“不过长公主仁慈,知道赵姨娘你怀着庶子,还特意让奴婢给你送了一些上等的白燕。其实也是有上等的血燕,不过,赵姨娘,你说到底,也只是半个主子,说白了,还是半个奴婢,这最上等的金丝血燕,你是没有资格吃的。奴婢知道赵姨娘你要好好养胎,就不再打扰了。毕竟,这庶子的命本来就有些——”

说到这里,周嬷嬷停了停,似乎是担心自己的话又刺激到赵氏,这才点了点头,打算离开。

赵氏等周嬷嬷离开后,差点没气的要杀人,“那贱婢是故意的!她是故意侮辱本夫人!一口一个姨娘,庶子!她是在说本夫人和腹中的孩子命贱不成!”

连嬷嬷连忙上前帮赵氏拍背顺气,“夫人别生气,长公主这是故意气您!其实她是嫉妒您怀着国公爷的孩子呢!”

赵氏点了点头,算是认可连嬷嬷的话了,“长公主?长公主有什么了不起的!她这辈子都额米有得到过丈夫的喜爱!她这辈子都输给我了!”

赵氏双手紧握成拳,眼底闪过一丝浓浓的恨意,她发誓,她一定要好好生下腹中的孩子,楚国公府的一切都是属于她的孩子的!

转眼间,就是新年了。

这一日,家家都挂上了大红灯笼,在一片银光雪地之间望过去,百里透着红,真真是美极了。

楚思雅今天一大早就准备年夜饭了,因为先得在宫中吃过年夜饭才能回到府中守岁。

所以楚思雅都是想将那些卤味做好,泡着,还有酱牛肉也是。反正这天气放着,绝对坏不了。

“冰玉呢?这段日子,好像一直没见她出来过?”楚思雅手上不停,这段日子有些忙,所以还真是忘了冰玉了。

“冰玉说她病了,所以——”冷霜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道。

“病了?怎么没人跟我说?”

“夫人最近太忙了,而且冰玉看着也不是什么大病,只是精神有些不振,想来不会有什么大事儿。”

冷霜见楚思雅的脸色有些不好,这才连忙加了一句,“夫人,今儿个可是好日子,等年过了,再去看看冰玉吧。”

楚思雅闻言点了点头,冷霜既然说没什么事儿,想来真的应该没什么大事儿吧。

皇宫

楚思雅将家里的事儿安排好,就坐上马车到宫里和云翎汇合了。

只见云翎正和一个中年男子相谈甚欢。

“雅儿,赶紧来见见钱将军,从前我可是在他手下当过兵,那时候可是让他欺负的不行。”云翎嘴巴上虽然这么说,可眼底还是带着对钱将军的敬佩。

“钱将军。”楚思雅对着钱将军点了点头,走进一看,这才发现,钱将军的眉眼间,似乎隐隐有些熟悉,可到底哪里熟悉,一时间倒是说不上来。

“云夫人多礼了。我是个大老粗人,这次只是来梁都述职,正好过个年。”钱将军为人倒是很爽快,笑着开口。

楚思雅有些疑惑的打量着钱将军,“怎么不见钱夫人?”

钱将军的脸色微黯,显然是楚思雅的话,触到了他心头的伤痛。

楚思雅一见钱将军的神色,心里也猜到自己怕是触及了钱将军的伤心事。

“是不是我说错话了?”楚思雅有些小心的开口。

“钱将军的女儿在3岁的时候就走丢了。”云翎在楚思雅耳边轻声解释。

楚思雅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钱将军抱歉,我不知道您的女儿——”

“云夫人言重了。我钱江虽然是个大老粗,可也知道不知者无罪这句话,您放心,我没放在心上。”钱江倒是很通情达理,并没有责怪楚思雅的意思。

“马上要开宴了。咱们还是去自己的位置吧。”云翎见气氛有些不好,于是开口圆场。

楚思雅连忙点头,她现在实在是有些尴尬的不行,谁知道一句普通的问候,竟然戳到了别人的伤心事,哪怕她是无意的。

一路上,宫灯闪烁,五彩缤纷,可楚思雅却没有了继续欣赏的心思。

云翎察觉到楚思雅的心情不好,于是温声开口,“钱将军的事儿,你又不清楚,不怪你。”

楚思雅摇了摇头,“不是,应该怪我才对。这么喜庆的日子,我触及到了钱将军的伤心事。”

“钱将军自己不也说了,不知者无罪。你确实没必要再自责了。其实当年,钱夫人带着才五岁的钱小姐去看花灯,谁知道因为人太多,冲散了,后来钱小姐就走失了。钱夫人这么多年,都因为这件事十分自责,身体也不是太好,大夫说了,这是心病。除非能找到钱小姐,否则钱夫人这病怕是很难好。”

“难道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钱小姐?”楚思雅有些好奇的开口问道。

云翎摇了摇头,“钱将军之前是虎门关的守城将领,就时为了寻找钱小姐,这么多年来,都不愿意升职离去。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钱将军和钱夫人也是可怜的。想来钱夫人十分的自责吧。弄丢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她怎么能解开自己的心结。”

“钱将军和钱夫人就只有一个女儿吗?”

“不,后来钱夫人和钱江军又生了一个女儿,不过钱夫人一直忘不掉自己丢失的大女儿,抑郁成结。”云翎有些感慨道,“好了,大喜的日子,咱们别说这些不高兴的事儿了。”

楚思雅知道,云翎是不希望她不高兴,于是也就不再提起这话题,随着云翎到了自己的位置坐定。

当楚思雅的视线扫到肃王时,不禁闪了闪,偷偷凑到云翎的耳朵旁,小声开口问道,“肃王怎么也在?”

“他是皇帝的亲生儿子,他怎么可能会不在?”

楚思雅努了努嘴,她还在想,肃王因为上官璇去世,身上带着孝,所以这种喜庆的场合,能不用见到肃王,没想到真心是她想多了,真是太可惜了。

云翎好像看出了楚思雅的想法,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肃王的注意力倒是没有放在楚思雅身上,反倒是投向了一旁的慎王。

如今的慎王可以说是春风得意,自从他接手了肃王所有的差事,除了一开始,肃王给他下了一些绊子,让慎王有些手忙脚乱。之后,慎王迅速将所有的事情都理的清清楚楚,将肃王的人,是一个个的拉出来,挑了几个闹事厉害的,杀鸡给猴看,以儆效尤!

肃王手中的势力顿时大缩水,简直是恨不得将慎王给千刀万剐!

凭什么!他凭什么!明明只是一个瘸子,本该被自己踩在脚底下,如今凭什么这么春风得意的!老天爷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不知想到了什么,肃王的眼底闪过阴冷的光芒,嘴角更是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

很快,乾风帝、林皇后还有太后出席了宴会,喧闹的宴会,顿时安静下来。

乾风帝先是扶着太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然后才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所有的人全都起身下跪,“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参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楚思雅听着整齐划一的高呼声,眼神不禁闪了闪,难怪这么多人当皇帝,被这么齐拥,山呼万岁,这样的感觉肯定很好,站在高处俯视众人,谁会不喜欢。

楚思雅愣神间,众人已经纷纷站起来,楚思雅也只能浑水摸鱼的一块站起来。

随即就接收到云翎一记责怪的眼神,感情自己走神,这男人全都看到了。

楚思雅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很快,那一点点不好意思就全都跑开了,她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方才注意到自己的,也就只有云翎一个,他是自己的男人,还会拿自己怎么样不成!这么一想,楚思雅就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了。

待众人都坐下,乾风帝才朗声开口,“今儿个是普天同庆的好日子,朕希望在新的一年,咱们君臣都能同舟共济,将我大梁推到一个新的高度!让我大梁的百姓都能丰衣足食!”

楚思雅听着众人纷纷夸赞乾风帝英明,嘴角不禁抽了抽,也不知道这些人所谓的英明是真心说的,还是假意奉承的。不过好话嘛,谁都喜欢听。

乾风帝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都安静,这才再次开口,“朕打算,减免下一年一成的赋税。众位卿家以为如何?”

乾风帝的话就像是炸弹一样在众人的心上炸开。

楚思雅先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乾风帝,减免明年一成的赋税!这该是多少银子啊!

直到云翎拉了拉楚思雅的袖子,楚思雅才醒过来,“减免明年一年的赋税,没问题吗?”

“你忘了,皇上才允许商人参加科举。”

简单的一句话,就解开了楚思雅的困惑,是啊,乾风帝可是让商人参加科举,可相应的也提高了商人要缴纳的赋税。

这两相抵除,国库自然没有多大的损失。

相反,自己的皇帝舅舅可是挣了一个大好的名声啊!想想,自古以来可是只有明君才会减免赋税,乾风帝今日的这一举措,无疑是在史书上留下了一道浓浓的色彩!

楚思雅想通之后,倒是真的高兴,减免一成的赋税,穷苦百姓倒是能多留下一些银子,日子也会好过了不少。

可不高兴的人也是大有人在,乾风帝减免了一成的赋税,不就代表进他们口袋的油水就少了,他们能高兴才怪!

其中以肃王的脸色最不好看了。他的母家不得力,所以压根儿就不能给予他什么财力上的支持,他每年也就是靠着底下的人孝敬,还有就是从自己的差事里捞点油水。如今乾风帝一开口就是减免一成的赋税,这简直是在挖他的心啊!

定王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自然也是会从每年的赋税里捞好处的,如今乾风帝减免明年一成的赋税,他的口袋自然也是要缩水。

不过,定王倒不是很激动,毕竟他的母家温伯府,就算落魄了,可好歹也是几代的国公之家,积累的财富不少,而且他们都全力支持他,所以定王的银根倒不是很紧张。

定王忽的看向肃王,果然见他一张脸难看至极,可想而知,肃王是有多生气!

呵呵,一个婢妾生的下贱胚子,还想跟他争皇位!做梦吧!

乾风帝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虽然这些人的真心尚且需要商榷,不过自己今日的所为一定会在史书上留下一笔浓厚的色彩!

宴会开始,舞姬上场载歌载舞。

楚思雅却是无聊的开始吃东西,只不过她吃的不多,她还希望回去以后,多吃一些自己做的呢!

同时,楚思雅也让云翎少吃一点。

云翎是知道楚思雅今儿个一大早就给他准备了一堆的好吃的,所以对桌上这些所谓的美味佳肴,他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随意扒拉了两口,这些东西做的再精美,也不如自己老婆给他做的!

云翎如是想道。

就在场面融洽温馨的时候,忽的闯进来一个女子,乾风帝身旁的余中大喝一声,“来人啊!有刺客!”

御林军纷纷上前,那女子高呼,“父皇,儿臣不是刺客!不是刺客!”

楚思雅皱着眉头看着女子,乾风帝的女儿,她都认识,这是哪门子的公主。

定睛一看,楚思雅差点忍不住惊呼,这哪里是什么公主,不是慎王妃刘佳又是谁!

乾风帝也因为眼前的事儿,气的脸都青了,显然他也是认出了刘佳,可他的心情是一点都没有好,要不是顾忌着今天是大好的日子,他真想直接让人将刘佳给拉出去砍了!

“原来是慎王妃啊!你怎么没有跟慎王一起来参加除夕宴会,反倒是——”林皇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刘佳说道。这段日子,慎王的锋芒太露,她可巴不得慎王丢脸呢!

刘佳一听林皇后关心的话,立马委屈的开口,“启禀皇后娘娘,是我家王爷说要休了妾身!王爷,在您双腿不便的时候,妾身从未放弃过您。可您,怎么能在双腿痊愈,成了一个正常人之后,就要抛弃妾身呢!”

刘佳红着一双眼,幽怨的看着慎王。似乎慎王真的是一个负心汉,一朝爬上高位,就立马抛弃糟糠之妻!

“你个贱人,给本宫住嘴!”贤妃向来是个脾气温和的,很少会发火,可这次她实在是被刘佳给气的狠了。这个贱人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睁眼说瞎话,要是在场的人都信了刘佳这贱人的话,她儿子的名声就让着贱人给毁了!

刘佳的身子抖了一下,有些畏畏缩缩的开口,“婆婆,您说什么是什么。只求您千万不要让慎王休了儿媳啊!”

在场不少人都有些同情刘佳了,看看这慎王妃是多委曲求全啊!人家又多可怜啊!当初慎王是个残废,压根儿就没有好姑娘愿意嫁给他,可慎王妃却不在意,毅然决然的嫁给了慎王。

如今可倒好,慎王一朝得势,竟然就要抛弃糟糠之妻,这人品,啧啧——

贤妃顿时差点气的仰倒,她在宫里呆了这么多年,到了现在,哪里还看不出刘佳的小算计。

方才,贤妃是太生气了,所以才上了刘佳的当!

贤妃深吸一口气,起身走到乾风帝面前,行了一个大礼后,跪下,“皇上,臣妾不求慎王的妻子有多好的家世,也不求她多有才华。可只有一点,臣妾希望她能做好慎王的妻子,无论慎王是好是坏,都能跟慎王同舟共济,患难与共。可刘佳,臣妾当初真的是瞎了眼了!这个女人,只要臣妾在,都是一副处处为着慎王着想的样子。可背后,她就开始辱骂慎王,说他是什么瘸子,她嫁给慎儿是倒了八辈子的邪霉!您说,这样的女人配得上慎儿吗?她配当皇室的儿媳嘛!”

贤妃的话更是激起了千层浪,众人纷纷不可置信的看着刘佳,似乎有些不相信刘佳这么一个娇弱的女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刘佳连忙摇手,可怜兮兮的看着贤妃,“婆婆,您怎么能这么污蔑我呢!您可知道对一个女儿家而言,这名声有多重要!”

“你还知道名声有多重要!你的所作所为,有哪一样是要名声的!”贤妃最恨的还是自己,当初怎么就听了自己大嫂的话,相信她娘家的侄女有多好多好,恰逢,那时候慎王情况特殊,确实是难娶到好的妻子。而刘佳的家世不错,人长得也还好,她才会松口答应。

这可以说是贤妃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了!

要说后悔的人还有一个,那就是慎王了。对刘佳这个王妃,他更是忍无可忍了,巴不得早早的跟她和离。

只是这段日子因为忙着处理事情,这才耽误了下来,他真是万万想不到,刘佳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闹起来。

这要是一个弄不好,抛弃糟糠之妻的名头就要落到他的身上了!

“婆婆,您怎么这么污蔑我!您说这话,总有证据吧!”刘佳林双眸含泪的看着贤妃。

“证据,你要什么证据?这都是本宫亲眼所见,慎王府的下人也都是知道的!”

刘佳吸了一下鼻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贤妃,“婆婆,您不就是看不上我的家世,觉得我不配当慎王妃,可您怎么能这么毁我的名声呢!慎王府的下人,他们自然是听慎王的了,如今慎王一心不愿意要我,自然是他怎么说,下人也自然是跟着附和了。”

“你——你是说本宫污蔑你了!”贤妃气的,恨不得上去撕烂了刘佳,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刘佳竟然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刘佳低着头,怯怯的开口,“儿媳不敢。”

乾风帝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也想看看慎王要怎么解决今儿个的事情,若是连这么一点点小事情都摆平不了,那他也没有资格做这个位置了。

太后显然也是存着同样的想法,一直静静的坐在那里,没出声。

林皇后则是幸灾乐祸的看着贤妃,巴不得贤妃母子倒霉!

定王虽然好奇刘佳怎么会突然跑出来,不过他对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是很满意的,少一个对手,对他来说绝对是好事!

肃王则是满脸兴奋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刘佳比他想象的做的更好。

楚思雅则是完全的愣住了,没错,就是愣住了。

什么叫做,树不要皮则必死,人不要脸则无敌!

刘佳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啊!这人到底是有多无耻,才能昧着自己的良心,说出这种话来!还一脸柔弱无辜的表情,仿佛自己才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楚思雅真的是有些怀疑,刘佳到底是怎么有脸说出这么一番话的,当初慎王残废,明明是她百般嫌弃慎王,那说的话,简直难听的不行,楚思雅就算不是当事人,都有些难以忍受了。

可这才过了多久,刘佳竟然能以一副受害人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份厚脸皮,简直是让人震惊了。

贤妃见乾风帝和太后都不开口,心里隐隐能猜到二人的心思,可对着刘佳这贱人,她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她真心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贤妃此时就像是走进了死胡同里一样,怎么都走不出来。

刘佳看着贤妃为难的神色,嘴角边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哼,想跟她斗,做梦吧!

“启禀皇帝舅舅,刘佳确实是不配做慎王妃!”楚思雅悠悠的起身,开口道。

刘佳浑身一愣,随即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看着楚思雅,“荣安郡主,您怎么能这么颠倒黑白呢!”

“刘佳,你是说本夫人诬赖你了?本夫人跟你是一点交情都没有,好吗?唯一的一次见面,是本夫人去给慎王治腿,那时候,不巧,正好听到你在辱骂慎王表哥。说他是什么残废,说他比不上定王肃王,还有很多难听的话,我就不再一一说了。其实不是不想说,而是担心污了皇帝舅舅和太后外祖母的耳朵。”

“父皇,云夫人为何要如此污蔑儿媳,她——”

“听你的意思,是说本夫人污蔑你?我为何要污蔑你?跟你有仇,我方才说了,咱们唯一的交集就只有我去给慎王表哥治腿的那一次,从此是再无半点交际。你要是还想说本夫人让贤妃和慎王表哥收买了,那更是无稽之谈了,本夫人自从帮慎王表格治好腿以后,就与他们母子没有半点交集了。况且,你以为,本夫人作为皇帝的外甥女,太后的外孙女,长公主的女儿,忠勇侯的夫人,我能这么轻易让人收买?”

“我——我——”刘佳万万没有想到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竟然会突然出来一个楚思雅,简直是打破了她所有的计划。

“皇帝,荣安说的不错。凭她的身份,还会让人收买?况且刘佳——”太后开口了,显然是站在楚思雅一边。

此时,慎王也起身跪到贤妃身旁。

刘佳一见慎王,忙不迭的开口,“王爷,妾身心里是有你的,妾身唯一爱过的男人就是,妾身——”

“刘佳,都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本王真不知道,咱们怎么会一点恩情都没有,你竟然处心积虑的想要毁掉我。”慎王痛心疾首的看着刘佳道。

楚思雅撇了撇嘴,啧啧,这慎王也是个会演戏的,把自己放在一个受害者的位置,你瞧,这不,在场的有不少人都开始同情他了。

“不是——父皇,不是——”

“好了,刘佳,慎王当初就算是残废,可他也是朕的儿子,你只是一个小小的臣子之女,竟然敢辱骂朕的儿子!你跟朕说说,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

要说刘佳之前还在挣扎,可乾风帝的话,无疑是将她打入了万丈深渊,皇帝都开口定了你的罪,你又还能说什么!

“要朕看,你刘家的家教就不行,否则怎么会养出你这样不知礼义廉耻,不知尊重夫君的畜生来!”

乾风帝也生气,之前是将刘佳这小人物给忘记了。要是刘佳自己不主动冒出来,乾风帝还真是懒得跟刘佳这种小人物计较下去了。

可刘佳不干啊!人家就是偏偏要整出这么大的事儿来,好好的除夕夜,就因为这女人,添上了一笔重重的败笔!

还有他的儿子,轮得到这么一个女人来陷害嘛!

感情乾风帝已经忘记了,方才他还想借着刘佳来看看慎王的能力!

不过皇帝是绝对不会错的!乾风帝也一点都不觉得自己错了!要错也都是别人的错。

楚思雅忍不住摇了摇头,乾风帝是将着整个刘家都骂进去了,不知礼义廉耻,不懂尊重夫君,这哪一项,对女子来说,都是足以浸猪笼的罪名了!

刘家出了刘佳这么个女儿,以后刘家的姑娘都难嫁出去喽!

“朕念着今天是大好的日子,也懒得继续跟你计较了。来人啊,把她给朕扔出宫门口,还有今日是谁值班,让刘佳混进来的,通通打三十大板!”乾风帝心里也清楚,刘佳哪里是自己混进来的,明摆着是有人帮着刘佳进来的。

乾风帝锐利的鹰眸扫过定王、肃王,再瞥到肃王脸上一闪而过的紧张,脸色不禁沉了沉,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

等御林军上来,将刘佳拖出去后。

乾风帝这才开口,宴会继续。

宴散,在回去的路上,楚思雅忍不住嘀咕,“也不知道刘佳到底是怎么混进朝露台(举办除夕宴)”

“自然是有人安排了。你怎么这么激动的站出来替慎王说话。”云翎有些好奇的开口。

“慎王是我表哥嘛!而且对刘佳,我是觉得太恶心了,你说说一个人得多无耻,才能一方面对你嫌弃的不得了,等人家一得势,又立马屁颠屁颠的回来。”

楚思雅一想到刘佳的表情,浑身都有些不得劲儿,实在是刘佳那人太讨厌了。

云翎听着楚思雅那直白的话,忍不住想笑。什么屁颠屁颠,这真的好粗俗,不过由楚思雅的嘴巴里说出来,却觉得这么的可爱,喜欢一个人,真的会觉得她的一切都是好的!此时云翎就是这样的感觉。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果然不假。

“慎王怕是碍了有些人的眼了。”

楚思雅蹙着眉头,不解的开口,“碍了谁的眼?”

云翎但笑不语,眉眼含笑的看着楚思雅。

楚思雅想了想,就明白了,之前慎王是个双腿残废的,自然与皇位无缘,可如今慎王双腿正常,而且办得差事也不错,想来皇帝舅舅要是有意的想要培养他了。

方才除夕宴,林皇后一见刘佳,就借题发挥,很明显,就是想借着刘佳来攻击慎王。想来是林皇后也觉得慎王有些碍眼了吧,

楚思雅正想的出神,忽的有一只大手在揉她的脑袋。

“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儿做什么。咱们啊,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楚思雅好奇的看着云翎,“你难道就不关心将来谁能坐上那位置。”楚思雅说着,竖起食指指了指天。

“管这么多做什么,皇上千秋鼎盛,这些事情想得太早了。”

千秋鼎盛,那只是说的好听罢了,有谁能活千年,不过自己那皇帝舅舅,身体确实不错,倒是事实,活上个六七十肯定没问题,那还有几十年呢,确实是不用着急。

楚思雅摇了摇头,确实是没必要想这些事儿。今儿是除夕,就该想些高兴的事儿。

楚思雅和云翎回到忠勇侯府,底下的人立马就将准备好的菜肴呈上来。

冷霜一边上菜,还一边开口,“估摸着侯爷和夫人应该是这个时候到,所以奴婢们就赶着这时候上菜,现在看来时间倒是真真好。”

“嗯,做得好。明天过年,一定给你们封一个大大的红包,放心啊!”楚思雅看着满桌子的菜,心情不错,于是笑着打趣。

“那明儿个,奴婢可要赶早的来向夫人讨红包了!”

“行了,你们也别守在这儿了,只管下去吃年夜饭吧。这些东西,我早上准备的时候,可是准备了不少,你们都去用吧。”

“可侯爷和夫人这儿,怎么能没有人服侍呢?”伺候的人都有些迟疑的开口。

“没事,都下去吃吧。”楚思雅挥了挥手,示意她们退下。

婢女都是楚思雅陪嫁带来的,而且都是长公主府的人,自然是将她们一家子都带过年了。

在这阖家团圆的日子,楚思雅也不想她们继续伺候在这儿,反倒是不能跟亲人团聚,所以就直接让她们回去了。

至于冷霜,自从和赵飞定亲后,他俩就算是一家人了。

“对了,冷霜,你带会儿去看看冰玉。”

冷霜要离去的步伐微微一顿,随后点了点头。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楚思雅这才看向云翎,“行了,这回可就只有我和你两个人了!”

“是你自己将所有伺候的人都打发下去的,难不成现在反倒是嫌人少,不热闹了?”

“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就满足了,其他的人,在不在,我不是很在意。”楚思雅摇头晃脑道。

尽管知道楚思雅这话更多像是油嘴滑舌,可这话听着舒爽啊!

“我将伺候的人都打发下去了,那就由我俩伺候侯爷你吧。”

“算了,还是为夫来伺候娘子你吧。”云翎说着就给楚思雅夹了一块酱牛肉。

楚思雅也给云翎盛了一碗鸡汤。

两夫妻,这饭吃的十分舒心。

饭后,楚思雅和云翎就出去看烟火。

每年皇宫都会放五彩缤纷的烟花,尤其是今年有新品种,火舞银花。

一朵朵金色的火焰在空中犹如盛放的花儿一般,美的惊心动魄,美的让人心醉。

------题外话------

推荐花间妖最新宠文:千金嫁到之染指俏总裁

一场精心设计的商政联姻,让她嫁给了帝京的笑话。

她是权门千金,沉默寡言,随遇而安,一场姐妹情深,一场算计,让她成为利益的牺牲品。

他是豪门大少,男生女相,狂妄霸道,一段同性恋丑闻,一场车祸,让他沦为帝京的笑话。

“你就是老太婆给爷找的媳妇儿?”轮椅上,那个男人歪着头不可一世的问。

“……”有意思么?拍结婚照还让我蹲下配合现在就忘了?

“这么丑你好意思站爷面前么?”男人盯着她一脸的嫌弃。

“……”你美,不用吃饭么?脸能当银行卡刷么?

“晚上睡地上,不要妄想染指爷!”男人接着下着命令。

“……”

一场闪婚造就一场盛世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