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提亲 落胎/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钱府

除夕夜,家和团圆的日子,可钱夫人却是穿着朴素的衣裳,跪在一间小小的庵堂内,对着菩萨祈福。

她这辈子都忘记不了,十多年前,她就是在今天丢了自己的女儿。

她要向老天爷赎罪,她希望老天爷能够看到她的一片诚意,保佑她的女儿能够平平安安的活着,保佑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找到自己的亲生女儿。

“娘!娘!”一道急促欢悦的声音响起。

钱夫人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入目处,是一个娇美可人的女子,“瑶妹,今儿个除夕,怎么不跟你爹进宫赴宴?”

此人正是钱江的二女儿钱瑶妹。

钱瑶妹嘟着嘴巴,上前挽着钱夫人的手,“娘亲,您别瑶妹瑶妹的叫我,叫我瑶儿多好!”

钱夫人的眼神中既无奈又宠溺的看着钱瑶妹,“记住,你叫钱瑶妹,你有一个姐姐叫钱瑶,你是钱瑶的亲妹妹,明白吗?”

钱瑶妹有些不高兴,在她娘眼里,最重要的就是她那个走失的亲姐姐,她都不懂,都过了十多年了,要找到,早就找到了,可这么多年都找不到人,说不定人早就死了!更说不定,在哪个旮旯里过着下贱的生活!

自己可是一个千金小姐,凭什么总是屈居在一个从未见过的姐姐之下,无论是她娘还是她爹,心里最疼爱的永远都是她那个所谓的亲姐姐!

瑶妹!瑶妹!这个名字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她在爹娘的心目中永远不如一个从未见过的女人!

钱瑶妹心里不甘极了,不过好在,她那个所谓的姐姐从未出现过,所以她也没必要太计较。否则天天看着自己的爹娘宠她那个姐姐超过她,她肯定会怄死的!

今儿个,她可不是来找钱夫人提这个无聊的人,她有更重要的事儿!

钱瑶妹嬉笑的靠在钱夫人的身上,笑着开口,“娘,女儿有喜欢的人了。”

钱夫人一惊,她怎么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有了喜欢的人?

“瑶妹,你是大家闺秀,可别学那些不三不四的!”

钱瑶妹不悦的看着钱夫人,“娘,难道女儿在你眼里,是那么一个不三不四的人嘛!”

“那你喜欢的人是谁?”他们一家子一直住在落霞镇,只有偶尔才会回梁都,自己的女儿接触最多的就是落霞镇的将士,可其中实在是没有什么出彩的。

钱夫人真是担心自己这女儿小小年纪,就被一些不学无术,只懂得花言巧语的男人给骗了!

说到自己的心上人,钱瑶妹不禁有些害羞了,娇美的脸上浮现两朵红云,声音轻的就跟蚊子似的,“女儿——女儿喜欢的是昭慧长公主的二公子。”

“楚文煜?”钱夫人皱着眉头道。

钱瑶妹忙不迭的点头,“娘,您觉得楚二公子如何?”

“娘,没怎么见过,印象倒是不深。只是瑶妹,你都还没有及笄,现在谈婚事是不是有些太早了?”

“娘!我明年就要及笄了,要是到时候再谈婚事,万一耽搁了,可怎么是好!而且好男人就那些,女儿要是不早早的定下来,让人抢了怎么办!”钱瑶妹不高兴了,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娘,满脑子就只有那个走丢了的女儿,压根儿就没有自己的位置!

钱夫人自从大女儿走丢以后,可以说是将一腔的母爱都寄托在钱瑶妹身上了,此时见钱瑶妹不高兴了,立马开口,“瑶妹,你别急啊!娘跟你爹商量商量。过几天再说好不好?”

“不好!娘,楚二公子这么优秀,要是被人抢了,女儿该怎么办!女儿这辈子非楚二公子不嫁的!要是这辈子不能嫁楚二公子,我就剃了头发,当姑子去!”钱瑶妹赌气道。

钱夫人拉长了脸,眼底也带着一丝责备,“浑说什么话!女儿家的怎么能把什么剃头发当姑子的挂在嘴边,这简直就是没有规矩!娘,平时让嬷嬷教你礼仪规矩,你都学到哪里去了!”

钱瑶妹撇了撇嘴,你每天就只知道在庵堂给那个姐姐祈福,从来都没想过她,更是没有教过她一天的规矩礼仪,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来管她!

不过,钱瑶妹倒是没敢把心里话说出来,她想嫁给楚文煜,最终还是得靠自己的娘,她爹听她娘的,只要她娘同意了,那这婚事就算是成了!

“娘!女儿是真的喜欢楚二公子,您就答应了吧。难道您忍心女儿这辈子不能嫁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

钱夫人有些犹豫,昭慧长公主的二公子自然是优秀的,可让女方主动去提亲,这是不是有些——

钱瑶妹见钱夫人有些意动,再接再厉道,“娘,我知道您最疼我了。就答应了吧。”

钱瑶妹说着,狠狠的晃着钱夫人的手臂,晃的钱夫人都觉得有些头晕,“好了,你别晃了。晃的我头晕。行了,等你爹回来后,我跟他商量一下,要是你爹也同意,我们明日就去长公主府,行了吧。”

“我就知道,娘,您对我最好了。”钱瑶妹兴奋道,只要她娘同意了,这事情就等于定下来了。

翌日,大年初一,天气晴朗,昭示着一年的好开头。

楚思雅和云翎守夜守到午夜十二点,楚思雅才兴奋的爬上床,睡觉!

清晨,最先醒来的是云翎了。他定睛看着楚思雅恬静的睡容,黑眸中闪过一丝满足。

这小女人,平时最喜欢的就是偷懒睡觉了,昨晚那么晚睡,今儿个,还是让她多睡一会儿吧

云翎正要起身,楚思雅还带着睡意的声音,软蠕蠕的响起,“起来,怎么不叫我。”

楚思雅睡眼惺忪的揉着自己的眼睛,好一会儿,才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起来,怎么不叫我?”

“你昨晚睡得那么晚,今天还是多睡一会儿,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

楚思雅摇了摇头,“谁睡今天没事的。咱们今天得去我娘那儿拜年,我猜测我娘今儿个,肯定要进宫。那咱们就跟我娘一起进宫去。”

楚思雅的如意算盘打的那叫一个美美的。

楚思雅的小心思,云翎还能猜不到,宠溺一笑,“好了,去娘那儿拜年,也没必要去那么早,你还是多睡会儿吧。”

楚思雅却不想再继续躺在床上,“醒来了,就没睡意了,赶紧起来,这越早拜年,越显得咱们有诚意不是。这可是咱们成为夫妻以来,第一次给娘拜年呢!”

云翎见楚思雅坚持,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花厅

冷霜见楚思雅和云翎起来,立马让人将早膳端上来。

楚思雅夹了个包子,忽然开口问道,“对了,冰玉怎么样了?”

楚思雅还记着让冷霜去看冰玉的事儿!

“昨日奴婢去看过冰玉了,她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不过,她也说了没什么大碍,只是今儿个一早——”冷霜不知想到了什么,闭上了嘴巴,似乎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楚思雅皱着眉,“怎么了?”

“今儿个,门房说,冰玉一大早就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哪儿?”

“冰玉?好像是徐子寒送给你的人。”云翎的黑眸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冰玉自从到了我身边,就跟徐子寒没关系了。”楚思雅觉得这一点是很有必要申明的!

云翎在心里冷哼一声,他要是看不出徐子寒那一小心思,那他真是白活二十多年了!

不过好在这小女人对男女情事,懂得不多。压根儿没察觉到徐子寒的“狼子野心”,否则他还真的是得头痛一番了。

被云翎这么一说,楚思雅还真是没心情再继续讨论冰玉的事儿了,只是默默打定主意,一定得去找冰玉谈谈了。

长公主府

“钱将军真是太客气了。这大年初一的就来长公主府拜年。”昭慧长公主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道,只是眼底却带着些许的疑惑。

按理,长公主府和钱府是没什么交集,怎么钱将军会带着一家子来长公主府,还带着这么多的礼物?难道是有事相求?

钱瑶妹有些着急的开口,“长公主言重了,这些东西都不成敬意,其实——”

“瑶妹!钱夫人的语气有些重,自己的女儿到底知不知道矜持两个字怎么写,竟然就这么跟长公主套起关系来。

钱瑶妹被钱夫人训斥了,郁闷的闭上了嘴巴,可事实上,心里却是不舒服极了,她娘就喜欢在外人面前落她的面子!

昭慧长公主笑着开口,“小孩子家的,活泼点才好。”

话是这么说,可昭慧长公主对钱瑶妹还真是没什么好感,轻浮自傲,这种小姑娘,实在不是什么好的。

钱夫人正要开口,忽的,就有人来报,云翎带着楚思雅来拜见长公主。

昭慧长公主闻言,大喜,连忙让人将云翎和楚思雅请进来。

“长公主,我与云夫人的年龄一般大,不如就由我去迎忠勇侯和云夫人吧。”钱瑶妹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恳切的看着昭慧长公主。

昭慧长公主一噎,她还真没遇到过这样的,她钱瑶妹也只是个客人罢了,她凭什么却迎接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啊!

“瑶妹!”钱夫人真是有些后悔了,自己这女儿怎么就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钱瑶妹委屈的嘟着嘴巴,可怜兮兮的开口,“我只是觉得我和云夫人年纪相当,肯定是有很多话可以说,所以才想去迎迎忠勇侯和云夫人。”

就是大老粗钱江也觉得自己女儿的所作所为是有些过分了,于是瞪着眼,不悦的瞥了一眼钱瑶妹。

昭慧长公主嘴角的笑容快要维持不下去了,今儿个大年初一,本来是大好的日子,没想到来了个拎不清的钱瑶妹,真不知道是不是来触霉头的!

可昭慧长公主心里再不高兴,也得给钱将军一点面子,“钱小姐真是活泼大方,你要是想去迎雅儿,就去吧。”

钱瑶妹一听,立马兴奋的点头,带着自己的贴身丫鬟飞奔出去。

楚思雅还不知道有个钱瑶妹要来迎接自己。

“雅儿姐姐。”

楚思雅蹙着眉头,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钱瑶妹,有些疑惑的开口,“这位姑娘,我好像不认得你啊!”

“云哥哥,你还记得我吗?”钱瑶妹猛地想起来,楚思雅好像真的不认识她,不过,没关系,云翎绝对是认得她的!

楚思雅的脸色倏地有些不好,云哥哥,她最讨厌的就是什么哥哥妹妹的了。

云翎打量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想眼前的女子是谁,可他对女人向来就没什么记忆,所以还真想不起来眼前的人是谁。

钱瑶妹嘴角边的笑容都要维持不下去了,她怎么都无法相信,云翎竟然会不记得她!

钱瑶妹虽然对云翎无意,可也不希望人家漠视自己啊!这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云哥哥,我爹爹是钱江啊!”

要说钱瑶妹,云翎可能还没有印象,可对钱江,云翎绝对是认得的。

“你是钱将军的小女儿?”云翎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钱瑶妹见云翎认出她了,欢快的点着头。

“雅儿姐姐,是长公主让我来接你们的,来,咱们赶紧进正厅去。”钱瑶妹笑的灿烂,好像她是长公主府的女主人一样,那样子,真心是让楚思雅觉得很膈应。

楚思雅扯了扯嘴角,好不容易扯起一抹僵硬的弧度。

对这个什么钱瑶妹,她真的是半点的好感都没有。

可碍着钱将军的面,她还什么都不能说,这滋味儿就更加憋屈了!

一路上,楚思雅都在想钱瑶妹说的云哥哥。

云翎心里肯定是没钱瑶妹,否则就不会钱瑶妹站在他面前,他都认不出来了!

可这钱瑶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就需要人好好琢磨一番了。

“娘,雅儿姐姐,很喜欢我呢。”钱瑶妹一进正厅,立马兴奋的对着钱夫人道。

楚思雅闻言不禁有些目瞪口呆,这钱瑶妹的眼睛到底是怎么长的,一路上,都是钱瑶妹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她压根儿就没有搭理她几句好不好。

云翎对钱瑶妹显然也有些受不了,拉着楚思雅给昭慧长公主见了礼后,就寻了个位置坐下,很凑巧,离钱瑶妹的位置有些远。

“钱将军这么早就带着一家子来给娘拜年,真是有心了。”云翎笑着开口道,只是心里也有些奇怪,钱江和长公主似乎么你什么关系才是。

钱江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钱瑶妹却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我们马上就是一家人了,我自然得来拜见长公主才是。”

一言出,所有人都像是看怪物似的看着楚思雅。

昭慧长公主是震惊,她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要和这什么钱瑶妹成一家人了。

纤柔也是震惊的不行,从则钱瑶妹进来开始,她就觉得这姑娘的脑子怕是有些问题,太会自说自话了,如今——这感觉是愈发的强烈了。

楚思雅和云翎也是惊讶的,大眼瞪小眼,没想到今天真是开眼界了,竟然遇到这个个绝世奇葩!

“瑶妹!”钱夫人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她真是太后悔,没有好好教育钱瑶妹了,从来长公主府开始,就一直自说自话的,难道她就感觉不出来,人家其实很不待见她!要不是顾着老爷的份儿上,怕是早就想将人撵出去了。

钱瑶妹却顾不得这么多,此时她满脑子想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赶紧将自己和楚文煜的婚事定下来。

“长公主,其实我已经和楚二公子定情,我——我今天来,其实就是希望能和楚二公子将婚事定下来。”钱瑶妹低着头,无不娇羞的开口。

楚思雅顿时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看着钱瑶妹,她方才还以为这女人是看上了云翎,感情,人家看上的压根儿不是云翎,而是自己的二哥!

楚思雅只觉得自己受到的冲击实在是有些大,大的,她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等等,等等,貌似有些不对头啊,钱瑶妹说她和楚文煜定情了?真的还是假的?

楚文煜不是对林依柔有好感,不过因为林依柔是皇后的侄女,所以他也知道自己和林依柔不可能有什么结果,所以还低迷了好一阵子。就算移情别恋,这也移情别恋的太快了吧。

还有,楚思雅虽然跟钱瑶妹相交不深,可有一点,她很确定,这钱瑶妹是胸大无脑的典型代表,什么话该说,什么花不该说,她是一点都不懂。而且,这人的想象能力十分强大,楚思雅怀疑,钱瑶妹口中的定情,八成有很大的水分。

此时最惊疑的,一定是昭慧长公主了,要是这钱瑶妹给她当儿媳,她肯定受不了,而且她也不觉得自己的儿子眼光这么差,会跟钱瑶妹定情,这真的是太难让人相信了。

钱夫人惊了好一会儿,才不可置信的看着钱瑶妹,“瑶妹,你什么时候跟楚二公子定情了?怎么都没有告诉我和你爹?”

其实钱夫人也很难相信,楚文煜会跟钱瑶妹定情。

“娘,您怎么能不相信您的亲生女儿呢!我说的都是事实好不好!有一次我去街上逛街,正好遇到了楚二公子,我一不小心将自己的帕子丢了,我——我回去找的时候,正好看到楚二公子捡到了我的帕子,难道,这还不能证明我和楚二公子是天定的良缘?”钱瑶妹一开始还有些害羞,可越说到最后,就越理直气壮了。

楚思雅撇了撇嘴,这什么定情,是钱瑶妹自己想象的吧。还有那什么帕子,八成也不是她不小心丢的,很有可能是故意的。至于她二哥是怎么捡起来的,楚思雅心里也是怀疑的很。

钱江一个大粗人,听着钱瑶妹的话,都了觉得脸红了,就算自己是个大老粗,可对女儿,他真的是精心教养,还从宫里请了嬷嬷来教导她规矩,可她都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你!你赶紧给我闭嘴吧!”钱江忍无可忍的开口。

钱瑶妹不明白,为何所有的人都不能理解她呢?反正她辈子是打定主意了,要嫁给楚文煜!

“云哥哥,你之前在落霞镇,一开始分配到我爹的麾下。我爹一直看重培养你,我爹没有儿子,甚至还将你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我没有哥哥,也是把你当亲哥哥,难道你就忍心我得不到幸福吗?”

楚思雅现在算是明白钱瑶妹为何要这么亲密的喊云翎,为云哥哥了,感情是为了这么一茬。

果然,云领的脸色有些不好,想来也是十分不愿意被钱瑶妹这么威胁。

云翎直视着钱江,淡淡的开口,“钱将军对我的栽培,我永远不会忘记。若是哪天钱将军需要我,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文煜兄要娶谁做妻子,这真的不是我能插手的。还请钱将军见谅。”

言下之意,这件事儿,他是绝对不会管的。

“云哥哥!你怎么这么说呢!你怎么管不了,你的妻子可是楚二公子的亲妹妹!楚二公子最疼爱的就是你的夫人了!只要她愿意帮忙说一句,二公子他一定会娶我的!”钱瑶妹一听云翎的话,顿时着急了,忙不迭的开口道。

“够了!瑶妹!我和你娘,平时真是太宠你了,真是把你宠的无法无天了!你看看,你做的都叫什么事儿!”钱江忍无可忍的怒吼!他的脸都让钱瑶妹给丢光了!

钱江对钱瑶妹向来很好,从来没有大声呵斥过她一句,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对着她大吼大叫,钱瑶妹的眼眶一下子红了,她觉得自己委屈死了!

“爹,你怎么能凶我呢!好!好!你们都不愿意帮我,那我就去找文煜哥哥,他是喜欢我的,他一定会娶我的!”钱瑶妹狠狠跺了跺脚,扭过身,去找楚文煜。

钱江正要抬步去追,昭慧长公主淡淡的开口,“就让钱姑娘。去吧。若是煜儿真的与钱姑娘两情相悦,本公主自那不会阻挠。”

话是这么说,可昭慧长公主是怎么都不会相信自己的儿子眼光会这么差,看上钱瑶妹这么个不懂得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钱夫人稍微想想,就明白了昭慧长公主的想法,她也知道,这婚事八成是不成了。谁让自己的女儿竟然这么丢人现眼!钱夫人都想不通自己从前乖巧的女儿,怎么成了如今这副样子!

心里恨极,可还得强打着精神跟昭慧长公主说话。女儿失礼了,她这个做娘的,总不能再继续失礼下去吧!

当初云翎到虎门关从军,确实是受了钱将军很多照顾,所以楚思雅也不忍心钱夫人太尴尬,只能时不时的插上一句,让气氛稍微好一点。

就在气氛比方才稍微好一点后,有一个婆子神色慌张的跑进正厅,“长公主,不好了!不好了!”

昭慧长公主原本带笑的脸,倏地沉了下去,大年初一,她都不知道,怎么会这么晦气!

先是来了钱瑶妹这个脑子不怎么清楚的,可没多久,她府里的人,这脑子也不清楚了,竟然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说什么不好了!她真心是在触眉头是吧!

这么一想,昭慧长公主眼光如刀似的往婆子的身上射。

周嬷嬷见状,立马呵斥,“你个婆子到底懂不懂规矩!大年初一的,瞎叫唤什么!”

那婆子只是楚文煜院子里的一个粗实婆子,所以昭慧长公主和周嬷嬷一时间自然是没有认出来。

要是往常,那婆子被这么一训斥,早就老老实实的退下了,可这次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太大了,她没胆子,不说完,就直接离开,只能硬着头皮开口,“启禀长公主,方才来了个疯子似的姑娘,将二公子屋里有身孕的丫头给撞的流产了。”

短短的一句话,带给众人的冲击实在是有些太大了。

疯子似的丫头?联想到方才钱瑶妹冲到楚文煜的屋子,不难猜,那什么疯子似的丫头应该就是钱瑶妹了。

楚文煜屋里有身孕的丫头怀孕?楚思雅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她是知道,古代的大家公子,身边都是有通房丫头的,甚至只要是他身边伺候的丫头,都可以收房。

就像是《红楼梦》里的贾宝玉一样。

可还没有大婚,就弄出庶长子,这放在哪家,可都是丑闻啊!

果然昭慧长公主大怒,“反了!你们难道都不懂规矩!煜儿屋里的人,要是伺候了煜儿,难道不知道要给一碗避子汤不成!”

昭慧长公主大怒,她对这种勾引她儿子的狐狸精是没有半分的好感,就算死了,她也不会心疼!

钱瑶妹就算做的不对,可一个丫鬟罢了,昭慧长公主还不会想着为她出头!

这就是古代人命的轻贱!谁让你是奴才,那就注定了,你这辈子绝对没有什么所谓的人权可言。

那婆子哆嗦的更厉害了,蠕动了下嘴巴,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可看了看钱江一家子,就讷讷的闭上了嘴巴。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不悦的开口,“你有什么话,就直接开口,这么畏畏缩缩的做什么!给谁看!”

虽然自己的儿子还没有大婚就弄出了庶长子,这有些不好看,可哪家哪户没有这样的事儿,只要事后将孩子打了,那就行了。

反倒是钱瑶妹,自己的儿子的房里人怀孕了,让她弄得小产,她倒是该好好想想,怎么遮羞才是!

“不是,那丫头不是二公子院子里的,是——是——”婆子似乎觉得难以启齿,真心不知道该如何说。

“有什么话,就说,愣着做什么!钱将军一家子可都不是外人啊!这事儿可跟他们都有关系,听听又有何妨!”昭慧长公主眼神凉凉的扫了一眼钱江,就算那孩子注定是不能生下来的,可就算要打,也绝对轮不到钱瑶妹一个外人!

钱江和钱夫人对视一眼,纷纷露出一抹苦笑,他们实在是不知道,好好的女儿怎么成了如今这样子,跑到人家家里,大放厥词,偏偏还一副理直气壮到不行的模样。现在更了不起了,竟然害了一条人命!虽说那孩子注定是会没有的,可也轮不到钱瑶妹来动手啊!这小小年纪,心肠就如此歹毒,也不知道是随了谁了!

“那怀孕的丫头是——是——”

“是哪个,你怎么支支吾吾的!”周嬷嬷见婆子“是——是是——”了一大半天,还没说出个人来,昭慧长公主的脸色又明显有些不太好,于是呵斥道。反正周嬷嬷想的是,顶多也就是楚文煜院子里那个得宠的小丫头罢了,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婆子眼睛一闭,视死如归般的开口,“是云夫人身边的冰玉。”

楚思雅原本还在心里吐槽楚文煜的花心不是东西,可万万没想到,就这么一小会儿,脏水就破到她的身上了?

“我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楚思雅对着云翎眨巴了一下眼睛。

云翎摇了摇头,“你没听错。”

楚思雅咽了咽口水,美眸中是满满的震惊,她听到了什么?怀了自己二哥的女人竟然是冰玉,她身边的丫头?

“啪——”昭慧长公主狠狠拍了下桌子,面色铁青的看着跪在地下,瑟瑟发抖的婆子,“你个该死的婆子,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本公主的雅儿是你能够污蔑的!”

“长公主,就算借给奴婢十个胆子,奴婢也不敢胡说啊!奴婢曾经见过冰玉,绝对是不会认错的,那真的是云夫人身边的人啊!”

一个粗使婆子,要不是百分百确定,是绝对不敢张口胡说八道。

冰玉?楚思雅这才想起来冰玉这段日子,老是怪怪的,不过了她一直忙着大婚的事儿,嫁到忠勇侯府后,也忙着理清忠勇侯府的庶务,所以真是没怎么在意冰玉怎么样。

对了,冷霜今儿个不是说了,冰玉一大早就出门了?难道她就是来——

楚思雅越想,越觉得自己猜对了。

那怪楚文煜当初要对自己说,要教冰玉识字读书呢!感情那时候他就已经存了坏心思吧!

昭慧长公主的脸更是一阵红一阵白,她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女儿身边的人勾引了煜儿!

昭慧长公主护短,不会责怪楚思雅,可对冰玉,那真真是恨到骨子里去了,要不是她下贱去勾引煜儿,怎么会出这么一档子事儿来!

“雅儿跟娘一块儿去你二哥的院子看看。”

这种内院的事儿,钱江不方面插手,就只能是钱夫人了。

“这次事,无论怎么说,也是瑶妹做错了。妾身也陪着一起去看看。”

昭慧长公主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

云翎见钱江尴尬,于是连忙说起其他的话题。

以前他就知道钱瑶妹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可不曾想,一小姑娘,竟然骄纵恶毒到了这种地步!

“你个贱人!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你就只是个婢女罢了!竟然敢勾引文煜哥哥!”

还没进楚文煜的房间,就听到一阵泼妇似的吵闹声。

这尖声的辱骂,让人想不知道是钱瑶妹都困难。

昭慧长公主也忍不住皱了皱眉,显然是对钱瑶妹十分不喜。

进了院子后,楚思雅才发现,她眼睛看到的,绝对是比她耳朵听到的还要震撼的多!

冰玉整个人就躺在冰凉的瓷砖上,身下献血一片,面色苍白,楚文煜像是傻了一样站在一旁,钱瑶妹像是个泼妇似的要冲上前打冰玉,幸好楚文煜院子里的人都拼命拦着钱瑶妹。

“你们都在做什么!”昭慧长公主看着这混乱的场面,怒喝一声,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众人听到昭慧长公主来了,纷纷跪下请安,只有钱瑶妹没有人拉着她了,立马就要了冲上去打冰玉,还是钱夫人及时拉住钱瑶妹,狠狠将她拉到身边。

楚文煜让丫头怀孕,本不是大事,就算要落胎,也轮不到自己的女儿动手!

尤其是看到地上的丫鬟,看着她那苍白的面庞,钱夫人的心不禁颤抖了一下,似乎自己的内心深处的一个弦,被拨动了,让她久久难以平静。

钱瑶妹本来还在挣扎,可是在看到昭慧长公主后,立马可怜兮兮的看着昭慧长公主,“长公主,这个贱婢,怎么能这么无耻的勾引二公子,您——”

“钱姑娘,这是我长公主的事儿,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手。”昭慧长公主压抑着滔天的怒气,一字一句的开口道。

对钱瑶妹,她真的是没有半点的喜爱,尤其是在她做出这种事情之后!

钱瑶妹被昭慧长公主冰冷的语气说的眼眶一红,不可置信的看着昭慧长公主,“长公主,您——您原先不是很喜欢我的吗?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冷淡?这个贱婢勾引二公子,他——”

“够了!瑶妹闭嘴!”钱瑶妹的话,脸钱夫人都听不下去了,她真心是不明白,自己好好的女儿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简直是丢人至极啊!明明做错了事儿,却还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

钱瑶妹原本只是装哭博同情,一听自己的娘亲竟然开口训斥她,伤心了,这次是真哭了!

楚思雅懒得理会钱瑶妹,想去看看冰玉,反倒是被昭慧长公主拉住,语气不善的开口,“你要做什么!一个贱婢,死了也不可惜!”

昭慧长公主对冰玉,也是厌恶至极。女儿身边的丫头竟然勾引了自己的儿子,还怀了孩子,无疑,这简直算是丑闻了!

这种贱婢,死了也不可惜!

楚思雅自然明白昭慧长公主的意思,可冰玉陪在她身边这么多年,甚至好多次差点为她出生入死,她要是就这么看着冰玉死,那她才会良心不安,自己这二哥,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这么傻傻的站在这儿,就连大夫也不知道叫,这一刻,楚思雅对楚文煜是真的有些失望。

“娘,冰玉到底是我身边的人,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

“什么!这个贱婢竟然是你身边的人!你到底要不要脸啊!你好歹是堂堂的忠勇侯夫人,皇上亲封的荣安郡主,你怎么能让自己身边的丫鬟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你——”

“闭嘴!”钱夫人忍无可忍的低斥。她还知道楚思雅是忠勇侯夫人,是皇上亲封的荣安郡主,那是她钱瑶妹,一个小小的将军之女能够斥责的嘛!

楚思雅对钱瑶妹直接无语了,这人太以自我为中心,只要自己想,别人就必须围着她转,这种人,楚思雅实在是懒得理会。

“娘,冰玉我必须要救。否则我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而且今儿个是大年初一,要是出了人命,到底不好吧。”

------题外话------

推荐七七好友顾轻狂《毒后归来之家有暴君》

七年囚禁,她三餐不饱,受尽欺凌,被迫之下,更是生下一个儿子。

斗兽场内,她的儿子被生生咬下胳膊,血肉横飞。

斗兽场外,她哭得肝肠寸断,泣不成声。

而她的夫君,一手执杯,一手戏弄其她女人,抚掌大笑。

她绝望地看着她的儿子,在她面前鲜血流尽凄惨死去,却无能为力。

她眼睁睁看着九族被诛,满门被屠,却无可奈何。

她恨,她发誓,若她不死,定要卷土重来,灭他江山,屠他子民,让他生不如死。

劫后余生,她背井离乡,远走楚国,荣登后位,高高在上,权倾天下,翻手云覆手雨,强势归来,冷眼笑看沦为阶下之囚的前任夫君,笑得狂媚,笑得妖娆,笑得嗜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