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死 赵老板至/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昭慧长公主抿着唇,怒火似乎已经燃烧到了她的天灵盖!

要是按照她的意思,这么个贱婢,死了最好,救她做什么!可偏偏自己的女儿偏偏要救,而且,今儿个是大年初一,确实是不适合林出人命,昭慧长公主咬了咬牙,狠狠瞪了一眼地上的冰玉,这才开口,“给这贱婢请个大夫!”

“娘,冰玉伤的这么重,等大夫来了,万一——”楚思雅却是有些担心冰玉,照冰玉的情况,应该是越早治疗越好。

“一个贱婢,还配你给她看病!”昭慧长公主冷冷的开口。

楚思雅张了张嘴巴,还想再说两句,可昭慧长公主已经又狠狠的瞪了过来,这才闭上嘴巴。

出了这样的事儿,她娘怕是恨死冰玉了。

哥哥要了自己妹妹身边的婢女,这要是传出去,是要让人戳脊梁骨的!

她和楚文煜的脸几乎都要丢尽了!也不怪昭慧长公主会这么生气。

“你们把冰玉抬到软塌上吧。”楚思雅不敢再违背昭慧长公主的意思,只能吩咐人将冰玉抬到软塌上,然后又将一粒药丸递给一个丫鬟,让她给冰玉服下。

昭慧长公主的眼神暗了暗,似乎有些不满楚思雅的做法,可到底没有说什么。

昭慧长公主没说什么,可钱瑶妹最先受不了的大喊出声,“这种贱婢救来做什么!就该让她自生自灭去!云夫人,这可是你身边的丫鬟,别是你示意这贱婢勾引二公子的吧!”

“钱姑娘!这里是长公主府,轮不到你在这里大放厥词!你要逞威风耍脾气回钱府去!”昭慧长公主此时正忍着满肚子的火,哪里愿意听钱瑶妹在这里发疯!

“够了,赶紧给长公主道歉。”钱夫人也狠狠瞪了一眼钱瑶妹,自己这女儿实在是有些太不知道分寸了!

钱瑶妹撇过头,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错了!相反,她还觉得是昭慧长公主徇私,自己女儿的婢女竟然勾搭自己的儿子,这要是传出去,就是一件丑闻!她们可别再惹怒自己!否则,她一个不高兴,就要把事情全都传出去!

幸好钱夫人不知道钱瑶妹的想法,否则怕是要好好教训教训钱瑶妹了,她竟然还想着拿这事情威胁长公主!真不知道是不是该夸赞她一句,不知者无畏了!

钱瑶妹越想越生气,要不是这个贱婢,自己今天怎么会被昭慧长公主和自己的娘亲教训,都怪这个贱婢!

钱瑶妹猛地冲上前要去打冰玉,还是钱夫人时时刻刻都注意着钱瑶妹,在钱瑶妹要打到冰玉的时候,连忙拉住她。

钱夫人也正好瞥到冰玉右耳垂后的一颗小红痣。

顿时,钱夫人整个人就好像被电击了一般,呆愣在原地。

楚思雅察觉到钱夫人的失态,忍不住开口问道,“钱夫人,钱夫人——”

连叫了好几声,钱夫人都没有反应,最后还是钱夫人身边的默默推了推钱夫人,她才醒过来。

“云夫人,我求你,救救她,救救她!”钱夫人像是疯了似的扑到楚思雅的身边,哀声请求。

楚思雅被钱夫人的反应吓了一大跳,就算冰玉如今成了这样是钱瑶妹害的,可钱夫人也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钱夫人紧紧拉着楚思雅的袖子,眼眶微红,神情激动,“她——她有可能是我丢失了十几年的女儿啊!”

钱夫人的话无疑是惊起了千层浪,楚思雅都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冰玉是钱夫人的丢失多年的女儿,真的还是假的!这简直太戏剧性了!

昭慧长公主闻言也有些诧异的扫了一眼钱夫人,不过旋即就恢复平静,冰玉到底是不是钱夫人丢失的女儿,这跟她关系不大,她没必要理会。

“娘。”冰玉到底是不是钱夫人丢失的女儿,这个暂且不提,可钱夫人开口了,她也能给冰玉治疗了。冰玉的情况实在是有些紧急,万一出事了,那该怎么办。

昭慧长公主有些迟疑,她是真心对冰玉没有半点的好感。

钱夫人见状,松开了楚思雅,扑向了昭慧长公主,“扑通——”一声跪下,“长公主,自从我丢失了女儿,我就日日夜夜在佛堂祈求,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找到自己的亲生女儿。长公主,你同我一样,都是丢失过自己的孩子,这样的心情你一定最能理解的,我求你,求你以一个母亲的心,救救我的女儿吧!”

昭慧长公主心神一动,不能不说,钱夫人有句话是说对了,她也是失去过自己的女儿的,同样在佛前祈求了这么多年,才将女儿盼回来。

“雅儿,去看看吧。”

昭慧长公主最终还是送了口,同意楚思雅救治冰玉。

冰玉得了昭慧长公主的话,立马吩咐下人将冰玉抬到偏房。

楚思雅正要转身离开,忽的,她的手腕被楚文煜抓住,只见楚文煜神色慌张,有些焦急的开口,“你能救她的对不对?”

楚思雅有些生气,冰玉在这件事里有多大的错,她不知道,可有一点,楚文煜作为一个男人,竟然连自己的下本身都管不住,这让她鄙视!

“你再这么耽误下去,就真的没救了。”楚思雅没好气道。

楚文煜痛苦的松开楚思雅的手,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

楚思雅懒得再跟楚文煜墨迹下去,这耽误的时间,可都是救人的时间,她哪里有功夫继续跟他说这些无关紧要的。

楚思雅掰开楚文煜的手,直接往偏房走。

要说最受刺激的,绝对是钱瑶妹了,她听到了什么,那个贱婢竟然是她的姐姐?怎么可能,她死都不相信!

“娘,您是不是失心疯了!那个贱婢怎么可能是我的姐姐!”钱瑶妹像是发疯似的摇晃着钱夫人,希望能从钱夫人的嘴里听到否定的答案。

钱夫人看着激动的钱瑶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的小女儿竟然将自己的大女儿给害的流产,如今更是生死未卜,这让她如何能够接受啊!要是她的大女儿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她不如陪着一起死了算了!

“她是你姐姐!她是你亲姐姐啊!我这辈子度不会忘记,你姐姐右耳垂后的一颗红痣,还有我今天一见到她,就觉得很亲切,那是来自血缘的联系。”

钱瑶妹死命的摇头,她死都不愿意相信,自己恨不得去死的女人竟然会是她的亲姐姐,之前她可以鄙夷她卑贱的身份,那如今呢?她的身份不再卑贱,那自己不是更没有机会嫁给楚文煜了。

幸亏钱夫人不知道钱瑶妹在想些什么,否则怕是要伤心死,钱瑶妹害的自己的亲姐姐失去孩子,如今担心的不是她的亲姐姐,反倒是能不能嫁给楚文煜,也不知道这样的女儿到底是要来做什么的!

另一边

冰玉的情况也不太好,想来她自从怀胎以来,郁结于心,没有注重保养自己的身子,再加上钱瑶妹那狠命一击,冰玉如今的情况确实能用十分凶险来形容了。

楚思雅用银针给冰玉止血,然后迅速写了方子,让丫鬟去熬药,然后又偷偷渡了一点灵泉水给冰玉。

忙活了一大半天,才算是将冰玉这条命给救了回来。

楚思雅看着面色苍白,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的冰玉,忍不住摇了摇头,保住了性命,可之后才麻烦了。

昭慧长公主是明摆着不待见冰玉,让她进门,可能性很小,再加上冰玉可能是钱夫人的女儿,而如今钱瑶妹又将她弄得差点流产,她都有些不敢想,冰玉以后该怎么办。

楚思雅不愿多想,直接吩咐丫鬟和下人好好照顾冰玉,就想着先出去告诉钱夫人,冰玉的情况。

果然,钱夫人一看到楚思雅,就忙不迭的开口询问,“云夫人,我女儿怎么样?”

“没有危险了。幸好救治的及时,否则怕是要影响冰玉以后的生育了。”

钱夫人闻言,一直吊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自己的女儿没事,那就好,那就好。

钱瑶妹眼底闪过一丝恨意,为什么那贱女人不去死!

昭慧长公主听到人没事后,才又有的开口,“钱夫人,本公主先恭喜你找回丢失多年的女儿,如今人既然没事了,你就带她回去吧。”

楚思雅有些惊讶的看着昭慧长公主,显然是没有想到昭慧长公主会这么不近人情。

“娘,冰玉——”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不悦的开口,“什么冰玉不冰玉的!那是钱家丢失多年的大小姐,哪里是什么丫鬟冰玉,煜儿,这些话你以后就不要说了。”

昭慧长公主这话与其说是给楚文煜听的,不如是说给钱夫人听的。

难道你希望自己女儿给人当了这么多年婢女的事情传出去不成!若是不想,那今天的事情就这么接过,所有人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好了。

钱夫人不是傻子,自然明白昭慧长公主话里的意思,可明白归明白,她心里却是十分的不好受,她命苦的女儿,给人当了这么多年的婢女不说,如今更是被人毁了清白,没了孩子。

听着昭慧长公主话里的意思是明摆着不想负责,那她苦命的女儿以后该怎么办!

“夫人,你说找到咱们丢失的女儿了!她在哪儿?”钱夫人找到女儿,自然是要告诉钱江。

钱江一得到消息,立马赶来。

随之一同来的,还有云翎。

云翎带着疑问的眼神扫向楚思雅,似乎在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楚思雅给了云翎一个无奈的笑容。

钱夫人平时很坚强,几乎不像一般女人呢一样哭泣。

可她今天遇到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太多太重了,几乎到了她不能承受的地步,一见到自己的天,她立马嘤嘤哭泣起来,然后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钱江。

钱江是个大老粗,在他的世界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他一听到钱瑶妹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来,举起手就要打钱瑶妹,“畜生!那是你亲姐姐啊!”

钱瑶妹见钱江真的要打自己,先是不可置信,随即就痛哭起来,“我哪里做错了!那只是一个贱婢罢了!若她不是我的姐姐,如今你还会打我吗?况且,娘就只凭着她耳朵后面的一颗红痣,就断定她是姐姐,这不是太武断了!”

楚思雅摇了摇头,钱瑶妹到现在还是觉得自己没错,这也是够了。不过钱瑶妹有一句话是说对了,若是冰玉不是她的姐姐,钱江和钱夫人对钱瑶妹的所作所为最多也就只有点生气,其他的,怕是不会有什么。

昭慧长公主对眼前的闹剧实在是觉得够了,也不想再浪费时间,“钱夫人既然寻到自己的爱女了,还是赶紧将她带回去吧。”

“长公主,您的二公子占了我女儿的清白,如今,你怎么能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将所有的事情给揭过!”钱江是个武将,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一听昭慧长公主的话,顿时不满道。

“什么叫煜儿占了钱将军你女儿的清白,本公主的煜儿只是让一个丫头怀孕了,那个丫头不幸流产了去世。”

“什么,什么我女儿死了。”钱江愈发的糊涂了,甚至都有些怀疑昭慧长公主的脑袋有问题了。

钱夫人拉了拉钱江的袖子,对他摇了摇头,这些内宅的事情,还是他们内宅妇人更清楚。

“长公主说的对,那个婢女已经死了。可我钱府如今想和长公主府结亲,不知道长公主是否同意。”

“娘!我喜欢楚二公子啊!我都已经跟他定情了,你怎么能把他推给其她的的女儿!”钱瑶妹可一点都不觉得她娘是在说她和楚文煜的婚事,她娘真的是太偏心了,都是女儿,可就因为那贱婢丢失了那么多年,所以有什么好的,她娘就全都想着那贱婢!

钱夫人还未开口,楚文煜就先不悦的开口,“钱姑娘,我何时与你定情了!”

“二公子,难道你忘记了,大约半月前,你捡到我的手帕,那就是——”钱瑶妹见楚文煜忘记了,忙不迭的开口。

“钱姑娘,那次我见你的手帕掉了,好心替你捡起来想要还给你,可你竟然头都不回的离开,这到底算是哪门子的定情!”经过钱瑶妹的提醒,楚文煜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印象。

楚思雅忍不住有些好笑,这什么钱瑶妹,真心是可爱的不行啊!自己丢了帕子,想要楚文煜捡起来,人家捡了,自己又忙不迭的跑掉,这就是她口中的定情,也真是让人无语了。

“不是,你心里明明是有我的!我知道你是因为那贱婢——”

“够了!瑶妹!那是你姐姐钱瑶,你要给我记住,当年我给你取名钱瑶妹,就是要你永远记住,你有个姐姐叫钱瑶!”钱江一听钱瑶妹一口一个贱婢叫着冰玉,顿时不满的怒吼。

钱瑶妹满是羞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不对,是她压根儿就没有做错。

可钱瑶妹不蠢,她只是这些年过得太顺风顺水了,这都快让她忘记了,这世上不是她钱瑶妹最大,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要听她钱瑶妹的!

“二公子,我知道,你心里有——有那个女人,我不介意。作为女人,就应该大度。你娶了我当正妻后,她可以作为我的陪嫁婢女嫁到长公主府,到时候你想将她收房,我也——”

“够了,钱将军和钱夫人还是赶紧将你们两个女儿给带走吧!有些话,本公主真心是不想说的太难听了!

这钱瑶妹当自己是谁啊,还什么让煜儿娶了她,再让冰玉作为陪嫁丫头,让煜儿收房,她的如意算盘是不是打的太好了一点!真以为这世上所有的人都得听她一个人的!

”长公主,今日的事情是我们——“

”来人送客!再准备一副软轿,将钱大小姐给本公主抬走!“昭慧长公主只觉得头痛至极,实在是懒得听这些人的废话了!

钱江和钱夫人只觉得羞辱,要不是钱瑶妹老是自作聪明,异想天开,他们绝对能帮着自己的大女人讨回一个公道,可如今——

”这次的事儿,我钱府确实有错。可我的大女儿也绝对不能这么不清不楚的没了清白!“钱夫人斩钉截铁的开口。

”失了清白的只是一个婢女罢了。如今也已经流产死了。“

钱夫人一噎,偏偏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告辞。“钱江和钱夫人说完,就拉着心不甘情不愿的钱瑶妹离开。

等到钱家的人离开后,楚思雅忍不住试探的走到昭慧长公主身边,”娘,其实——“

”什么其实不其实的!我警告你,钱家这门亲事是绝对不能结!就算钱家的人说破天了!也是一样!还有,你身边的那个婢女冰玉已经死了。“

昭慧长公主可从来没有对楚思雅这么疾言厉色过,这一次发了这么大的火,可想而知是生了大气了。

”被人硬塞一个儿媳妇儿的事情,娘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一句话,说的一直都没有吭声的纤柔脸色惨白,是啊,她不就是被硬塞到长公主府的,也不知道要多久,长公主才能解开这个结,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解开吧。

”翎儿,我知道钱江之前帮了你不少,可他要是求你这件事,你就直接回了他!就说是我说的!不同意!“

这次不仅楚思雅挨骂了,云翎也成了殃及的池鱼、

”知道了。“

”还有你煜儿,这次的事儿,娘也不想多说了,就当那人已经死了,以后都不要再提起那人了!“昭慧长公主说完,狠狠的一甩袖子离开。

楚思雅和云翎对视一眼,皆露出一抹苦笑。

今天闹得这么不开心,楚思雅也不想再继续呆了,直接就和云翎离开了。

回到忠勇侯府后,楚思雅还忍不住感慨,”你说,今儿个的事情像不像是唱大戏,这一出接着一出的,真是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你还看大戏呢!你没看到娘今天气的有多狠!我从未见过她这么生气的样子。“

楚思雅赞同的点了点头,她也没见过自己娘亲这么生气的时候,真的是让人有些心有余悸。

”钱将军要是真的求到你这里,你难道真的按照娘说的回答?“

云翎苦笑,”要不然怎么办?你也看到了,娘今儿个是气大发了。我要是真的敢替钱将军说什么话,我怕是也要被娘迁怒了。“

楚思雅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你呢?要不要为冰玉,不对,现在是钱大小姐了,替她跟娘开口?“

楚思雅白了一眼云翎,”我倒是想啊!其实冰玉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真没有将她当做婢女,而是把她当做自己的姐姐。虽然她和二哥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我真的有些生气,可生气过后,我也是希望他们好的。

冰玉的身份变了,这对她有好处,当然也有坏处。

钱家的那个钱瑶妹,娘怕是讨厌的不行。还有,冰玉之前只是一个婢女,就算现在变了身份,我娘还是将她当做婢女,让二哥娶一个婢女,我娘怕是很难同意。

而且你也知道我大嫂的事情,被人硬塞过一个媳妇儿,已经让我娘很生气了,这冰玉,不对,现在是钱瑶,我娘八成不会同意。而且钱家不像大嫂家一样有尚方宝剑,有先帝的一个承诺吧!“

”你真的会不管?“云翎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他还是很了解楚思雅的,对自己认可的人,她不会这么无情的。

”暂时先这样吧。冰玉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自己的身体,这也起码要一两个月了,等娘的气消了,再说吧。“楚思雅对这些事情,也是烦的不行,不乐意再想。

冰玉的命是保住了。

钱江和钱夫人将她接回钱府后,立马去找了徐子寒。

徐子寒在得知冰玉的身世后,也是惊讶了好一会儿。

不过他也只是将自己知道的跟钱夫人和钱江说了,他当初是在一个人贩子手中买下冰玉的,那时候冰玉都已经有*岁了。

没有从徐子寒嘴里得到想要的答案,钱江不免有些失望,可钱夫人却肯定冰玉一定是她的女儿钱瑶,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绝对不是假的。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转眼已过去半月。

这一日,赵老板终于到了梁都,赵飞高兴的要带着冷霜一块儿去接赵老板。

楚思雅看着赵飞兴奋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这人还真是够急切的。

”冷霜害羞,你啊,还是自己去接赵老板吧。也好让冷霜好好准备啊!“楚思雅打趣的看着面色羞红的冷霜。

冷霜的脸顿时变得通红,支支吾吾的,良久才吐出一句,”郡主,您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呢!“

楚思雅也知道不能欺负人欺负的太过,于是就淡淡开口,”赵飞,你就自己个儿去接赵老板,我已经让齐管家为赵老板收拾了一间房,他也不必再搬到外面住了,要不然你也不放心不是。“

赵飞顿时感激的看向楚思雅,”多谢夫人。“

”谢什么谢!以后好好对我们家冷霜,要是让我知道,你以后敢欺负我家冷霜,小心我收拾你!“

楚思雅说着,举起拳头来威胁赵飞。

赵飞有些憨憨地笑道,”我怎么会欺负霜儿呢,她功夫比我高,要欺负,也是她欺负我。“

楚思雅闻言,差点没有笑出声来,这赵飞还是一如既往的呆。

”你还不赶紧去接你爹去!“冷霜没好气道。

赵飞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又欠扁的加了一句,”霜儿,那不是我爹,是咱爹!“

说完,直接给楚思雅打了千就离开了。

”我看赵飞不是傻,人家多精啊!直接把你拨到自家人的份儿上去。“楚思雅挤眉弄眼似的看着冷霜。

”夫人,您也欺负奴婢!“冷霜没好气的跺了跺脚,转过身,不再看楚思雅。

”你啊,知足吧。不是所有人都有你这样的好福气。赵飞对你是真的好。你嫁给他以后,也得好好的孝顺赵老板。“玩笑过后,楚思雅还是决定得提点冷霜两句。

冷霜也正了正神色,诚恳的开口,”夫人,您放心,我知道该如何做。确实,比起大多数人来,我真的是幸福太多太多了。尤其是冰玉——“

冷霜忽的意识到自说了不该说的话,讷讷的闭上了嘴巴。

楚思雅的神色也有些不大好,”你说的没错,比起冰玉来,你是真的要幸福太多太多了。所以啊,更该惜福。“

”夫人,您真的不再管冰玉了吗?她——“

”好了,冰玉的事儿暂时先不要提了。“楚思雅挥了挥手,面色有些疲惫的开口。

不是她不想管,是她真的管不起好不好。

昭慧长公主发话了,自己要是真的再硬着头皮冲上去,她怕是要对自己产生嫌隙了。

而且当事人都没有开口,自己在一旁剃头担子一头热做什么!

冷霜见楚思雅的心情有些不好,于是开始说起其他话题,像是赵老板来了,她该怎么做,才能让赵老板喜欢自己。

楚思雅也抛开了方才的话题,跟冷霜一起讨论起来。

赵飞很快就将赵老板接回来了。

”草民见过侯夫人。“赵老板说着就要给楚思雅跪下行大礼。

”赵飞,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你爹给扶起来。“楚思雅吓了一大跳,真没想到赵老板竟然给她行这么大的礼。

”爹,我就说了,夫人跟以前一样,是最没有架子的了,您还这么跪来跪去的,不是让夫人心里不舒服嘛!“赵飞说着就要拉起赵老板。

赵老板也没有推辞,只是看向楚思雅的眼神是充满了感激,”夫人,草民真是得感激您。要不是您,我这傻小子怎么可能有机会到忠勇侯的身边效力,如今更是要娶媳妇儿了,这——这真的是让草民说什么好呢!“

”赵老板,别什么草民不草民的了!我啊,听不惯。赵飞能有今天,主要还是靠他自己努力,其实我还真没有做什么。至于冷霜,赵老板难道不嫌弃她只是个丫鬟?“

楚思雅觉得这一点还是得提前说好才是,就算赵老板如今不嫌弃冷霜的身份,可万一将来赵飞爬的更高了,职位也更高了,赵老板还能不嫌弃冷霜?

赵老板闻言,立马摆手,”夫人这话说的真是让草民汗颜了,飞儿就是个糙汉子,能娶到夫人身边的人,是他的福气,等冷姑娘进门后,草民一定会将冷姑娘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看待!“

楚思雅得到赵老板的答复,总算是满意高兴了。

”赵老板一路舟车劳顿,不如去好好洗漱一番。“

赵老板闻言有些迟疑,似乎是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样子,楚思雅蹙着眉,有些好奇的开口,”赵老板有什么话,几尽管开口,藏着掖着做什么。“

”夫人,可还记得罗氏。“

罗氏?一下子听到这名字,楚思雅还真是有些记不得了,可忽的,灵光一闪,楚思雅想起来了。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表——罗氏这几年可还好?“现在,她是不能叫罗氏表姨了,否则说不定就要给罗氏添麻烦了。

”她——她有些不太好。“赵老板有些迟疑的开口。

楚思雅皱着眉头看着赵老板,”赵老板,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你尽管说,我不是那种禁不住事儿的人。“

”其实草民也不想拿这些事情来打搅夫人,可罗氏那妹子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我记得吉祥酒楼已经还给罗氏了,按理她和宝儿的日子就算不是大富大贵,可起码也该过得不错啊!“

”宝儿被人抢走了。“赵老板咬牙说道。

楚思雅不可置信的看着赵老板,”被人抢走了?难道没有报官?“

”是被宝儿的生父派人抢走的!“

宝儿的生父,楚思雅忽的想起来,不就是一个渣男中的渣男,贱男中的贱男,这世上都难再找到第二个这样的贱人了。

”他还有脸抢宝儿!我还真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当初入赘到罗家,靠着罗家的盘缠进京科考,高中以后,立马抛弃糟糠之妻,娶了梅家的小姐,一封休书给罗氏,还将罗氏的祖产给霸占,害的罗氏和宝儿流落街头,差点就活活饿死!这样的人渣,还能良心发现,突然想起自己的儿子不成?“楚思雅差点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渣的贱男。

赵老板闻言也不禁有些义愤填膺,想想,他当初也是跑江湖的,身上也带着一股子的匪气,最看不惯这种不平之事了!

”夫人说的事。倒是可怜罗氏了,去报官,县太爷哪里敢管这事儿。人家可是梅家的姑爷,背后靠着静伯府!罗氏也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所以才央求我带着她来梁都求夫人。“

”罗氏也来梁都了?她人呢?“

”还在外面,没有夫人的话,她怎么敢进来。“

”冷霜,去请罗氏进来。“楚思雅叹了口气。宝儿是罗氏的命啊,也不知道罗氏这段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

冷霜闻言,立马退下,去接罗氏。

”赵老板,落霞镇最近如何?“

”托夫人的福,一切都好。凌春生一家开的糕点铺,生意是越来越好,还开了两家的分店,就是凌夏生的日子过得不怎么样,天天去找凌春生一家的麻烦,不过好在凌春生的婆娘是个泼辣的,硬是没让他们占到一丝的便宜。“

凌家?倒是很久没有听到他们的消息了。以前她对凌夏生一家,绝对是恨得牙痒痒,可如今过了这么多年,她还真是没有什么恨意了,他们那些人的手段,跟梁都人比起来,那真的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了,压根儿就不够看的。

”对了,那——“不知想到了什么,赵老板有些犹豫的开口。

”赵老板一向都是个爽快的人,怎么一下子支支吾吾起来了。“

”既然夫人开口了,草民也就直说了。夏苗苗听说来梁都了,还攀上了一个富贵人家的老爷。“

楚思雅不可置信的看着赵老板,她真心有些怀疑,是不是她的耳朵出错了。夏苗苗竟然在梁都?她怎么不知道,还富贵人家的小妾?楚思雅也氏一点印象都没有。

”草民也不知道这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听说,夏苗苗经常派人送东西给她的娘家,然后吹嘘她过得有多好。“

”她过得怎么样,是她的事儿,与我没有半点的关系。“楚思雅对了夏苗苗早就是彻底的失望了,她过得是好是歹,确实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民妇参见侯夫人。”就在楚思雅愣神之际,罗氏猛地跪在了楚思雅的面前。

楚思雅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妇人,记忆中的罗氏是个恬静淡雅的女子,可这才几年,罗氏的头发竟然你花白了这么多,脸上似乎也布满了皱纹,双眼更是通红,可想而知,她这些日子过得有多辛苦。

“冷霜,赶紧扶罗氏起来。”冷霜闻言,扶着罗氏坐到了一旁的凳子上。

“这些年辛苦了。”楚思雅看着这样苍老的罗氏,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罗氏抬起头,拼命摇头,“不,我这些年有好日子过,都是托了郡主的福气。宝儿在书院读书,虽然比不上平安还有阿庆,可他也是努力读了。宝儿说的最多的就是,他将来一定要考科举,做官,让筱雅姐姐,不,是夫人看看,他也是聪明的,他也是了不起的!”

听罗氏说起平安和周庆,楚思雅不禁觉得有些恍惚,看来这几个孩子都很努力的想要出人头地。

“夫人,宝儿就是民妇的命啊!民妇——”

楚思雅见罗氏的情绪有些太激动,连忙挥了挥手,“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说,我是将宝儿当作自己的亲弟弟一样看待,就说江正那畜生,我就看不惯,这么无耻的人,没遇到还好,如今碰到我手上,我真是巴不得他倒霉!你放心,宝儿我一定会把他要回来。”

罗氏得到楚思雅的承诺,可心里还是不放心,这些日子,她每天都在做梦,梦到自己的孩子被江正和他的妻子欺负,她真的是没日没夜都睡不好。

赵老板见状,拉了拉罗氏的袖子,摇了摇头。

罗氏不是傻子,明白赵老板的意思。她该相信楚思雅的,就算身份变了,可楚思雅永远都是当初的凌筱雅,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楚思雅见罗氏的情绪太激动,就让冷霜陪着赵老板和罗氏去房间,洗漱一番。

------题外话------

推荐好友凤栖梧桐《掌家商女在田园》

●●种田+爽文,男强女更强,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

●欢喜上街,没盼来堂哥买的糖葫芦,却等来一纸卖身契。

夏家长的最漂亮的十一娘夏如锦,被堂哥一百两给卖了!

惊吓过度,一命呜呼。

●任务当场,没盼来男友的援手,却等来一场殊死射杀!

雇佣军团精于算计的杀手慕青,被男友算计——死了。

再次睁眼,她——成了夏家十一娘。

虽家徒四壁无食粮,大小补丁满衣裳。

但爹娘宽厚善良,姐妹相亲相爱,让孤零一生的她满心欢喜,却不想日子竟特么这么难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