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温情 原谅/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楚思雅替云翎换了一套常服后,忍不住开口问道。

要不是熟悉云翎,她都要以为云翎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我最近正在转交我在边关的权力和事务,我还想等到全都安排好了再告诉你。不过,既然你如今问了,那我就说了。”

楚思雅不可置信的看着云翎,语气中也带着浓浓的不可思议,“你——你以后不打算回边关了。”

云翎的黑眸中闪过浓浓的笑意,他最爱看这小女人欣喜惊讶的表情。

“嗯,为夫哪里舍得娇妻独守空房?”

要是平时,楚思雅早就羞红了脸,可这次因为太震惊了,她真的是连惊讶都忘记了。

“你——你舍得?”楚思雅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闹哄哄的,脑子就像是一团乱麻一样,怎么都理不清。

云翎看着楚思雅小嘴微张,一脸单纯可爱的样子,差点没忍住想要亲上去。

不过,她最后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将楚思雅拉到床边,亲了亲她的嘴角。

“有什么不舍得的。”

楚思雅现在可没有心思陪着云翎谈情,别过头,“你镇守边关这么多年?你真的舍得?我是很想你能留在梁都陪我,可你要是不愿意——”

“什么不愿意。楚思雅,你听好了。从前我一直在边关镇守,不是因为我喜欢。而是因为我寂寞,只有上场杀敌,才能唤醒我戏中的激情,才会让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人。不过,现在不同了,我有了更重要的,那就是你。这世上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事情能比你重要。自然,陪伴你,也是我此生最重要的事。”

楚思雅心里微酸,先是为云翎说的这么可怜感到微酸,再听到后面的甜言蜜语,楚思雅不禁脸红了,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厚脸皮了,厚脸皮的简直让人是无法忍受!

楚思雅心神一动,伸手捏了捏云翎的脸。

云翎愣了愣,不可置信的看着楚思雅。

“我看看你有多厚脸皮,才会说出这么肉麻的话来。”楚思雅嘟着嘴巴道。

云翎好笑的将楚思雅的手拿下,“我的脸皮从来不厚,我对你,只说真心话。”

“油嘴滑舌。”楚思雅心里受用,可嘴巴还是一点都不饶人。

云翎漆黑的眼珠子转了转,“油嘴滑舌,那你看看我嘴到底油不油!”

云翎说着就要往楚思雅的嘴上亲,楚思雅笑着躲避,不过云翎也就是说着玩玩儿,没有太过分。

笑闹了一番,楚思雅的脸就如同染上了胭脂一般,发髻微微有些松开,眼眸流转,潋滟动人。

这样的楚思雅,不禁让云翎看呆了

楚思雅没好气的打了一下云翎,“你看看,我如今这样子,待会儿怎么出去!”

“那就不出去了。”云翎无所谓的开口。

“晚膳都还没吃呢,你不饿,我饿。”楚思雅顿时没好气的开口。

云翎帮楚思雅有些松开的发髻整理好,楚思雅平复了一下心情,才依偎在云翎的怀里。

“云翎,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这辈子能嫁给你,真的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听着云翎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楚思雅只觉得很安逸很幸福。

云翎紧紧环抱着楚思雅,只觉得抱着楚思雅,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般。

“那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此生能拥有你,也是我云翎此生最大的幸福。”

楚思雅笑着摇头,好像云翎从来都没有说过。

“那我今天告诉你。我云翎此生能够拥有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楚思雅紧紧依偎在云翎的怀中,恨不得依偎的再紧一点,再紧一点。恨不得将自己融化在云翎的怀抱中一样。

“我楚思雅今生能够嫁给你,也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这一刻,两人紧紧相拥,尽管身体没有契合,可此刻他们的心却靠的很近很近。

良久,楚思雅才退出云翎的怀抱,“好了,咱们俩还是赶紧出去吃饭。否则那些猴崽子肯定又要想歪了,我可不想当他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楚思雅嘟着嘴巴道。

嫁进忠勇侯府这么些日子,楚思雅也差不多了解了这些人的性子了。

清风向来是个荤色不忌的,只有他说的你汗颜。流月看着正经的不得了,可实际上也是个闷骚的不行的。倒是跟云翎挺像的。只是如今的云翎不是闷骚了,而是直接改成明骚了!

还有齐管家,看着沉稳大气的不行,可事实上也是个爱说八卦的,一个男人这么爱说八卦,将来八成找不到老婆,楚思雅恨恨的在心里赌咒。

云翎挑了挑眉,不置可否,他手下的那几个,原本也就赵飞稍微单纯一点,不过他跟清风和六月混了这么就,早就是近墨者黑了,所以整个忠勇侯府的人,貌似都挺黑。

“夫人。那个大家担心您和侯爷没有吃晚饭,就直接睡了,对你们的身子不太好,所以——所以让我来喊你们。那个,我不想来的,是被逼来的。我——我这就走。”

听着门外急促的离去声,楚思雅的脸彻底黑了。

云翎其实很想笑,不过见小女人气的不轻,他也就没这个胆子了。

楚思雅咬牙切齿的看着云翎。

“都怪你!你看看你是怎么教导下属的!冷霜原本是个多正经的,跟赵飞接触多了,竟然变得蔫坏蔫坏的!真是——”

楚思雅实在是有些气的不轻,就想狠狠捏一捏云翎了。

“咱们还是赶紧出去吃饭吧,否则那些人又要想歪了。”云翎自知没理,所以连忙转移话题。

楚思雅冷哼一声,她发誓,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些没节操的家伙!要让他们知道,有些笑话,不是他们能看的!

花厅

冷霜做事倒是越来越干练了,已经将饭菜都准备好了。

不过楚思雅一想到自己让人看笑话了,心里有有些不爽。

“主子,您跟夫人这么快就出来了,是不是冷霜方才打搅你们了。”清风胆子最大,一双眼睛不停的在楚思雅和云翎身上乱飘,眼底的暧昧,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了。

楚思雅眯着眼,打量着清风,这人的胆子很肥啊!

流月同情的看了一眼清风,这人将来绝对是会修理的很惨的!

楚思雅默默收回视线,开始跟云翎吃饭。

清风不禁有些傻眼了,他还以为楚思雅会出什么招儿对付他呢!没想到啥都没有,真真是让他觉得有些失望了。

在梁都的日子太无聊,有人陪着消遣消遣也好啊!

清风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清风的想法,否则肯定两个拳头上去,你丫的嫌无聊,就故意撩拨本小姐,乃个欠揍的!

饭吃到一半,楚思雅才提起罗氏的事儿。其实她是打算云翎一回来就说的,可被云翎说的以后要留在梁都,给吓了一大跳,所以暂时性的就把这事情给忘了。

云翎的脸色也有些不好,“梅家的姑爷?江正?”

“你也知道那人渣?”楚思雅有些惊讶的开口。

云翎冷哼一声,“不记得,那才是奇怪了!你忘记了,当初梅家可是静伯手上的一把刀,祝掌柜劫持你,可就是梅家间接指使的。”

因为时间太久远,楚思雅都快要这么一遭事情了,如今经过云翎这么一提醒,楚思雅忽的想起来了,梅家,感情那梅家当初还帮着静伯一起要她的命,那对梅家她也用不着心慈手软了!新账旧账一起算!

“之前一直找不到机会动静伯府,可如今——”云翎说着,眼底闪过一丝寒芒,让人不寒而栗。

楚思雅挑了挑眉,他一点都没觉得云翎有哪里做的不对。人家都要杀你了,难道你还乖乖的站在哪里不懂,让人欺负,那你还是直接去买一把刀来自尽算了!

“我信你。”

短短的三个字,表明了楚思雅对云翎的信任。她相信自己挑选的男人,一定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办得好好的。

楚思雅和云翎两人是浓情蜜意,可看的一旁的人,牙齿快要酸倒了。

可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十分羡慕楚思雅和云翎,他们之间的真情厚意也确实是让人觉得羡慕。

一直没打算成家的清风和流月,忍不住想,他们是不是该找个女人了呢?

梅家

“你个小贱种,哭什么哭!再哭,就把你丢出去!”一身着桃红色绣着桃花褙子,下身陪着大红色的襦裙,容貌艳丽,可此时却狰狞着一张脸,狠狠的瞪着眼前一个约莫只有8、9岁的小男孩儿。

这男孩儿就是八岁的宝儿了。

而妇人则是梅家的二小姐,梅茜,也是江正的妻子!

“呜呜——呜呜呜——我要娘,我要娘!你个坏女人,走开!走开!”宝儿好害怕,这是哪里,虽然比他原来的家要大要漂亮,可是这里有一个坏女人!宝儿想回家!

梅茜一听宝儿又提起罗氏那贱女人,不禁更加怒火中烧,又狠狠扇了宝儿一记重重的耳光。

梅茜就算再娇弱,也是个大人,她打宝儿,可真的是下了死力气,狠狠的动手,两记耳光打的宝儿眼冒金星,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一般。

“哇哇——你是个坏女人,宝儿要回家!宝儿要娘亲!”宝儿被打的,大哭了起来。可梅茜那两巴掌打的太厉害,宝儿两边的脸颊全都肿了起来,他哭也不敢哭的太厉害,否则一牵动自己的伤口,那更痛。

梅茜举手又要打,突然,梅茜的手让人捉住。

“好了,宝儿只是个孩子,你跟一个孩子计较做什么。”

“江正!你现在是不是有了儿子,就不要我了!”梅茜咬牙切齿的看着江正吼道。

江正有些无奈的看着梅茜,从前的梅茜又漂亮又温柔,江正是打心眼里喜欢她的,可如今的梅茜,因为多年怀不上孩子,所以脾气是变得越来越古怪。

江正从心眼里有些看不上这样的梅茜,可他还需要借着梅家的势力继续往上爬,只能硬生生的将心头的厌恶给压下去。

“茜儿,我心里就只有你一个,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一片真心吗?你放心,除了你以外,世间任何的女子都不能入我的眼,你放心吧。”江正一脸深情的说道。

女人都是感情动物。

梅茜被江正几句甜言蜜语说的,顿时心花怒放,可脸上的余怒还是没有消散,恶狠狠的看着江正,“我告诉你江正,我梅茜争强好胜跟了一辈子,唯一输的,就是这肚子不争气,这么多年都不能为你生下个一男半女。我知道你想有自己的儿子,让我看着你找其他女人生孩子,除非我死了!为了你,我能容忍你将那贱女人生的儿子接过来了。当做你的继承人,甚至让他将来继承梅家,也不是不可以。

江正,我梅茜自认为对你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可你要是还敢对不起我,让外面的野狐狸精给迷了心,那我梅茜是绝对不会放过你!”

梅茜说着眯着眼睛,狠狠的瞪着江正,眼底带着疯狂的光芒。

江正一点都不觉得梅茜是在开玩笑,梅茜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跟她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还是清楚的。

江正害怕的心里直哆嗦,可面上却是愈发的温柔,还带着一种被冤枉的委屈,“茜儿,难道你都不信我吗?除了你,我心里绝对没有其她女人,之前我一直跟你吵,也只是想有自己的亲生骨肉。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一定能理解我的是吧。”

“哼!我要是不理解你,怎么会同意你将这小贱种给接回来。好了,你宝贝儿子才回来,想来你是稀罕的很,你就好好跟你的宝贝儿子交流交流感情吧。我眼不见心不烦,走了。”梅茜瞥了一眼宝儿,心里厌恶至极,这是江正的儿子,却不是她生的!

梅茜离开后,江正的脸倏地阴沉下来,总有一天,她要将梅茜这女人给踹了!

江正阴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再看到肿着一张脸的宝儿,他心里倒是柔软了几分,这可是他的亲生儿子。

梅茜对江正的占有欲十分强,所以江正压根儿就没有机会娶外面偷吃,梅茜又不是一个能生的,所以江正想要有自己的亲生儿子,可以说是不可能的。

可如今一看到宝儿那张跟他有五分想象的脸,江正的心不可抑制的柔软下来。

江正蹲下身子,伸出手似乎是想要触碰一下宝儿。宝儿反射性的躲了躲,这个坏人是跟刚才那坏女人在一块儿的,他才不要理他呢!

江正伸到半空的手愣了愣,不禁有些尴尬,不过想到宝儿这么多年没有见到自己,一时陌生也是有的。于是江正放缓了声音,温柔的开口,“宝儿,我是爹爹啊。”

宝儿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珠子,上下打量着江正,“你胡说!我爹爹已经死了!”

罗氏从来没有对宝儿说过江正做的那些畜生事,罗氏不希望宝儿小小年纪,心里就埋下仇恨的种子。所以就对宝儿说,江正早就死了,所以宝儿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的父亲早就已经去世了。

江正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随即就忍不住生出一抹怒气!肯定是罗氏那贱人跟宝儿说的,那个贱人,竟然敢说自己死了!害的宝儿对自己如此生疏。

感情江正都忘了自己做的畜生事儿了,抛弃妻子,霸占妻子的财产,他都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来了,竟然还怪罗氏无情!

“宝儿,别听你娘胡说八道!听好了!我是你爹,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了,刚才的妇人就是你娘了,记住了吗?以后——”

“不!她不是宝儿的娘!她打宝儿,骂宝儿!宝儿不要认她当娘!”宝儿撕心裂肺的哭道。

“哭什么哭!梅茜以后就是你娘!还有赶紧忘了罗氏,那个女人不配当你母亲,记住了没有!”江正本来就没有多少耐心去哄孩子,见自己说了这么多,宝儿还是哭闹不休,顿时就有些烦了,沉着脸说道。

“不要,宝儿要娘!宝儿要娘!你也是个坏人!”宝儿的两颊高高肿起,倔强的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江正,不服输的说道。

“够了!你要是再敢说这些话,小心我家法伺候!你们好好伺候小少爷!”江正彻底没了耐心,随意吩咐两个丫头伺候宝儿,恨恨的一甩袖子离开。

*

梅府发生的事情,楚思雅自然还是不清楚。

楚思雅跟罗氏说了,这事情他们一定会管,一定会将宝儿救出来,让罗氏不要担心。

罗氏怎么能不担心,梅府在她眼里,无疑就是毒蛇猛兽一般的存在,江正更是一个畜生,万一他们伤害宝儿,那她真是不如去死了!

可罗氏心里也明白,此时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不但救不了自己的宝儿,更是会害的自己的宝儿出事!

楚思雅心里还是很佩服罗氏的,一般女人要是遇到这样的事儿,怕是早就崩溃了,可罗氏却还能坚强着,为自己想出路,确实是难得。

入夜,云翎回来后,楚思雅还是默默的为着云翎宽衣,只字不提罗氏的事。

“怎么不问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楚思雅一边帮着云翎宽衣,一边笑着开口,“你是我夫君,我自然相信你。而且我也不想给你压力。”

云翎的黑眸中闪过一丝笑意,“这么说来,我还是娶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妻子了?”

楚思雅没好气的握紧拳头打了云翎一下,“我难道不够善解人意?”

云翎就势握住楚思雅的小拳头,笑着开口,“我的雅儿是最善解人意的了。这三日,我已经将梅府的罪状都收集了,其中有不少罪状都跟静伯府有关系。”

“你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拖静伯府下水?”

云翎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因为他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老赵氏姑侄俩让昭慧长公主受了多大的委屈,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他可都记得一清二楚。

从前是不到报仇的机会,可如今——

云翎都想着为昭慧长公主报仇,楚思雅又怎么会不想,她更是无时无刻不想着给自己的娘亲出一口气!

“我支持你。娘当年过得实在是太憋屈了!如今,是到咱们反击的时候了!”楚思雅狠狠点了点头道。

云翎和楚思雅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翌日

楚思雅带着冷霜去了长公主府。

昭慧长公主这次看着楚思雅,还真是没有多好的脸色,想来还是在为冰玉的事情生气。

楚思雅笑着去挽昭慧长公主的胳膊,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娘,您不会还生我的气吧。我发誓,冰玉的事情我真的是一点都不知情。”

昭慧长公主没反应。

楚思雅不气馁的再接再厉,“我的好娘亲,我可是您亲生女儿啊!难道您就忍心这么冷淡的对我。那我是要伤心的。”

“你会伤心?你最没心了!我看你最会的就是伤我这个做娘的心吧!”昭慧长公主冷哼一声。

肯理她就好。

“娘肯跟我说话了。”

“别靠过来。现在看到你心烦。”昭慧长公主恶声恶气道。

“就靠过来。您是我娘,我不靠着您,靠着谁?”楚思雅说着,挽着昭慧长公主的手更加用力了,“娘,我知道您生气。不过我真的可以跟您保证,二哥和冰玉的事儿,我是真的不知道。若是知道,我绝对是不会赞同。

以前冰玉只是我的丫头,她就算和二哥在一块儿,最多也就只能做妾。其实,我真的很讨厌‘妾’这种生物,为何夫妻之间不能够一生一世一双人?平白插足一个人,真的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这也是楚思雅第一次对昭慧长公主说她心里的想法。

昭慧长公主的身子僵了僵,淡淡的开口,“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世上对女人就是这么的不公平,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可女人却要从一而终。”

楚思雅撇了撇嘴,怎么会没有办法,看看后世,颁布了婚姻法,有哪个男人敢娶几个老婆!

“不赞同又如何!在你那丫头做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儿,你就该直接将她给处置了,哪里——”

“娘,先不说冰玉这件事做的是对是错,况且,我说句良心话啊,冰玉不是那种爬床丫鬟,她跟二哥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实话,我还真的有些怀疑。”

昭慧长公主一个眼刀子射过来,楚思雅连忙改口,“当我没说。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谁对谁错,再纠结这问题也没意思了。”

“你那丫鬟冰玉已经死了,以后都别给我提起她!”

“好!好!我懂了,我明白了,冰玉已经死了,我以后也绝对不会再提这件事了。”楚思雅忙不迭的点头道。

昭慧长公主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虽然楚思雅嘴里的不提有很大的水分,不过她既然愿意做出这个态度,他也不会再多说什么。

“今儿个来又有什么事儿?”

“我这不是想娘了,所以特地来看您吗!难道您都不想我啊!”楚思雅笑着开口。

昭慧长公主没好气的打了一下楚思雅的手,“少来,娘还不知道你,要是没什么大事,你会想到我?”

“娘,您怎么把我说的这么没心没肺的,我像是这么没心没肺的人嘛!”楚思雅顿时惊呼。

昭慧长公主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是。”

楚思雅扬起的嘴角彻底瘫了下来,她就知道自己的娘亲如今很不待见自己,只是不曾想,竟然不待见到了这种地步。

楚思雅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再多说什么。

“长公主也是的,郡主不在的时候,是见天的念叨着,如今郡主来了,您又嫌弃的不行,万一郡主真的不来了,长公主怕是要心疼啊!”周嬷嬷笑着开口圆场。

楚思雅的脸顿时神采焕发,“娘,您这么想我啊!”

昭慧长公主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周嬷嬷,“你这老货,年纪越大,这脸皮也是越来越厚了。你个死丫头,就是仗着有那么多人宠你,才会越来越无法与天了!”

“才不是,我是因为娘亲宠爱我,所以我才会无法无天啊!”楚思雅调皮的回了一句。

昭慧长公主不禁想笑,可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好了,有什么事儿,直接说吧。”

“娘,您不生我的气了?”其实楚思雅最在意的还是昭慧长公主生气的事儿。

昭慧长公主好气又好笑的瞪了楚思雅一眼,“让你这活宝那么一闹,不生气了!”

楚思雅闻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脸清醒的开口,“我之前就一直担心,娘你会继续生我的气,所以连着好多天都没有睡好,娘,您看看,我眼底下是不是青了?”

楚思雅说着指了指自己的眼眶。

昭慧长公主拍了拍楚思雅的手背,“少耍宝了。说说,这次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楚思雅见昭慧长公主是真的不介意之前的事情了,这才将云翎给她的东西拿出来递给昭慧长公主。

昭慧长公主拿过,粗粗看了一遍,眉头不禁越皱越紧,“这是梅家那群胆大包天的人干的?”

楚思雅点了点头,“其中有不少是静伯在背后撑腰的。像那些卖官鬻爵的事儿,就一个小小的梅家,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

“静伯?他的胆子向来都大,他可是跟楚国公府有姻亲关系,他的胆子怎么可能不大。”昭慧长公主无不嘲讽的开口。

楚思雅自然也是听出了昭慧长公主嘴里的嘲讽,没有接话,反倒是说起了正事,“娘,老赵氏姑侄俩欺负您这么多年,现在是时候讨回利息了!”

一个小小的梅府,确实只能算是利息。

昭慧长公主深深凝视了一眼楚思雅,她能看出楚思雅是认真的,心里不禁有些安慰,自己的女儿,果然,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她真的是该安慰了。

“做好万全的准备了吗?梅家的背后到底是站着静伯府,就算静伯的爵位到赵博涛就要结束了,可你也该知道,静伯不是一个好惹的,梅家的大小姐可是静伯最宠爱的姨娘。”

“娘,你放心,云翎一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才会动手。这次我来找您,其实也是希望您能进宫跟皇帝舅舅说一声,这一次,也是好好打击静伯的好机会。”

云翎和楚思雅都觉得要动就动大的,就算这次搬不动静伯,可也要让他好好伤筋动骨一番!

如今的静伯府,就像是一棵风雨飘零的大树,枝枝叶叶都已经被剪的差不多了,只要再给他沉痛一击,就能将那树根连根拔起了!

昭慧长公主原本想要再提醒楚思雅两句,可在看到楚思雅胜券在握的神色,就什么都不说了。

她老了,以后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这些孩子以后要做什么,也不是她能管的了。

自己以后还是好好的在他们身后看着,适时的帮一点就是了。

“好了,你的意思,娘都明白了,你放心,娘会进宫给你皇帝舅舅说的,想来你皇帝舅舅也会很高兴。”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娘,那个钱大小姐和二哥的事儿,咱们不说,可大嫂,已经进了长公主府的大门,是您的儿媳了,您也不要老拿过去的事情说了。”

“你又是觉得我哪里对你大嫂不好了!”昭慧长公主觉得自己就不该给楚思雅什么好脸色,这才多久,就又提起自己不想听的人!

“娘,您别生气啊!您忘了,二哥的事情爆出的时候,您可是说了一句,可不想被人硬塞儿媳。您还有印象吗?”

“没印象!”

楚思雅的嘴角撇了撇,“娘,最近大嫂的身子是不是一直都很不好。”

昭慧长公主皱着眉头,不解的开口,“你问这个做什么?”

“郡主说的没错,大少夫人最近一直都说自己的身体不舒服,已经很久没有出过屋子了。”

“娘,那天,你说了这句话后,我看见大嫂的脸都变得惨白了。其实我说句真心的,大嫂对您这个婆婆真的是很孝顺,当然了,她做的可能是有些不尽如人意。”

“我说你个死丫头,怎么就那么喜欢帮人家说好话!你怎么不看看,你娘我让人气成什么样子!”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可照她看,她这女儿的心是从来就没有摆正过!

“娘,我不是为了她们说好话,其实我为她们说话,是希望您能过的开心。”

“你还真敢说,为了你娘我好,要真是为了你娘我好,就赶紧的闭嘴!你娘我,这辈子都没兴趣听你说这些!”

“娘,您知不知道其实您有病,而且还病的很严重。”楚思雅一本正经的开口。

周嬷嬷一急,连忙开口,“郡主,既然您知道长公主病的很严重,就赶紧为长公主治病啊!”

楚思雅摇了摇头,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娘得的是心病。娘,您有没有注意到,您很在意大嫂和端王妃之前逼着皇帝舅舅下旨赐婚每次大嫂只要有一点事情做错,或者有一点跟这件事沾边,比如说二哥这次的事儿,您就会立马反射的提起大嫂当初逼婚的事情来。

而且,娘,您有没有察觉到,您每次说完这些,看到大嫂难过,您就会觉得很激动,甚至隐隐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昭慧长公主可能还没有太大的感觉,可周嬷嬷却连连点头,因为她发现昭慧长公主似乎真的有这样的迹象。

昭慧长公主倒是十分的不以为意,“这又如何。当初你大嫂和端王妃做的事情,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们的!”

“娘,您别以为您这种情况很正常,是人之常情。我想告诉您的是,您这种情况很不正常。

娘,您拜佛这么多年,应该懂得佛家说的心魔吧。

您如今心里就有心魔。

佛家说的心魔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人的执念,您在心里不断的跟自己说,无论大嫂做的多好,您都是不会原谅她,照样讨厌她,因为她当初和端王妃逼婚的事儿,您就是讨厌她。

您一次次的在心里给自己做心理暗示,然后这念头在您的心里就越来越深。

娘,若是哪一天控制不好,您整个人都会变得很偏激。”

楚思雅无不担忧的开口。

其实昭慧长公主如今的情况,说白了,就是现代说的心理病。

楚思雅原本还想着自己时不时的帮昭慧长公主解解心结,开导开导,可如今看来,这效果实在是不怎么样。

经过楚思雅这么一说,周嬷嬷也总算是想起来,好像长公主提到纤柔,这心情就很激动,以前只觉得正常,可这么一说,还真是察觉出不对劲儿的地方了。

“照你的意思,我还得将纤柔当做祖宗一样供起来了!”

楚思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娘,您跟大嫂之间,我肯定是跟您比较亲啊!您可是我的亲娘,好不好。您自己仔细想想,您是不是没有了之前的淡定宁静?”

昭慧长公主此时哪里听得进去楚思雅的话,任谁被说成有病,心里都不会舒服,昭慧长公主尤甚!

楚思雅一见昭慧长公主的模样,也猜到这次将长公主的病情说出来,怕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楚思雅转了转脑子,笑着开口,“娘,要不您到忠勇侯府陪我住上一两个月?”

既然昭慧长公主一时间不可能改变对纤柔的看法,那就还有一个好法子,隔离她们算了。

“哪有丈母娘住到女婿那边去的,不行。”昭慧长公主想都不想的开口。

楚思雅拉着昭慧长公主的胳膊甩啊甩,一脸讨好道,“娘,您跟女儿分开这么久,难道都不像我的。而且,您不想知道云翎对我好不好?”

“看你这样子,就知道翎儿对你很好,娘很放心。”昭慧长公主一眼就看出楚思雅的想法了。也忍不住回忆,她看到纤柔,甚至只要有一点事情跟纤柔有关系,她都会忍不住暴怒。

难道她真的有问题?可随即,昭慧长公主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她那里有问题,任哪家被逼婚,要是还能有什么好脸色,那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楚思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娘,那我们去庄子住一个月怎么样?不是说我的一处陪嫁庄子发现了温泉,我最近让人凿了一个温泉池,不如咱们去泡温泉吧。”

泡温泉最是能让人舒心凝神了。

“你跟翎儿去。”

“娘,女儿就想您一块儿去,娘!”楚思雅可怜兮兮的看着昭慧长公主。

昭慧长公主一是受不住楚思雅的撒娇,二也真的是对温泉感兴趣,这才点了点头。

------题外话------

推荐七七好友公子安爷的《溺宠之绝色毒妃》

她,绝色淡然,温软呆萌。

她是妙手回春的神医,亦是杀人于无形的毒医!

她拥有一双可以透视的水眸,亦拥有一身诡异的元气!

世人皆说:安亦晴要救的人,阎王爷也要让三分!

他,冷冽孤傲,俊美如神。

他是古武世家最杰出的子孙,亦是华夏国最年轻的将军!

他是从黑暗鲜血中走出的帝王,手握重权、执掌生死!

当温软淡然的她和冷冽孤傲的他相遇时,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恩爱篇:

安亦晴问:“唔,听说你喜欢我?”

顾夜霖一僵:“是!”

安亦晴眼眸垂下,声音毫无起伏:“可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原因。”顾夜霖声音暗沉,心脏一抽一抽的疼,他中了毒,唯有面前这只小白兔是他的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