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被打 把柄/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博文这边,赵夫人要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脱离赵府,几乎是闹得整个赵府鸡飞狗跳。

楚玉亭这里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楚玉亭失魂落魄的回到楚国公府,哦,不对,楚国公府的牌匾已经被摘下来了,此时挂着的是楚伯府,这还是乾风帝特意赐给他的牌匾。

楚玉亭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是乾风帝在他的脸上狠狠删了好几十个耳光啊!

楚玉亭还没有感慨完,就有丫鬟请楚玉亭去博景苑,说是老赵氏请他。

来的丫鬟是老赵氏身边的贴身丫鬟,楚玉亭倒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楚玉亭深吸一口气,虽然此时的他,真的是很不耐烦见到老赵氏,可他自诩是孝子,自然不会违背老赵氏的意思,平复了一下心情,就去博景苑见老赵氏了。

博景苑正屋

如今的博景苑真真可以说是热闹,老赵氏姑侄在,楚思雨和楚思雨也在。

老赵氏和赵氏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

楚文勇则是阴沉着一张脸,有可惜有痛心,可他感觉最多的竟然是痛快!

没错,就是痛快,如今赵氏又怀上了,就将他这个成了废人的儿子抛弃了,这让楚文勇心里极度的不平衡!

反正楚国公府,不,现在不是楚国公府了,而是楚伯府,轮不到自己继承,爵位没了就没了吧。

最不高兴的人也不会是他,看看这满屋子的,脸色个个都难看的可以。

楚文勇想错了,不是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的可以,楚思雨就是开心的不行的一个,不过此时她却不能将自己的喜悦之情表达出来,反而要装出一副悲伤至极的模样。

楚玉亭一出现,老赵氏就忙不迭的开口,“玉亭,到底是发生什么事儿了?怎么皇上会突然下旨将爵位贬成伯,甚至还不能世袭!”

“对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无端端的就被降爵!”这是赵氏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她才怀孕,怀的还是一个儿子,她已经将楚国公府看做她腹中还未出世的孩子的囊中之物了,如今怎么会突然间就被贬爵!这让她如何能够接受!

赵氏不开口,楚玉亭都快忘记她了,可如今,楚玉亭真有将赵氏给活活掐死的冲动!

“你还问我为什么会被降爵!你怎么有脸问啊!我问你,你哥哥卖官鬻爵的事儿,你是不是也在里面掺和了一脚!”楚玉亭就算气急,可起码还留有一丝的理智,他还记得赵氏此时还怀着孩子,否则按照他现在的怒气,他真的是想将赵氏给活活掐死,都不觉得解气!

赵氏忽的愣了愣,然后眼神漂移,不敢跟楚玉亭对视。

楚玉亭跟赵氏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他还能看不出来赵氏这是心虚了,那他真是白活了!

楚玉亭现在想笑,而且是很想笑,他这辈子简直可以说是悲哀啊!看看,他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亲生女儿,竟然背着他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如今更是害的他丢了爵位!

赵氏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楚玉亭,看着她的眼神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浓情蜜意,眼神似剑,似乎是想要将她凌迟一般!

“我问你,楚国公府是少你吃的,还是少你穿的!每月我给你的钱,你不够用?还是我送你的金银首饰不够?”

楚玉亭的声音很轻,赵氏却从中听到了浓浓的危险。

赵氏都能听出来,楚文勇和楚思雨自然也听出来了。

楚文勇有的只是幸灾乐祸,他觉得赵氏如今所遭受的一切都是活该!

楚思雨也是大呼痛快,这两人不总是自诩深情吗?她的娘亲不就是他们深情下的牺牲品,如今呢?他们这所谓的深情,原来也是这么禁不住考验啊!

“不是,不是,这些不是我——”

“不是?你是想跟我说,不是你做的?你怎么有脸说啊!你的印章难道是假的?好,你跟我说,是哪个不要命的奴才竟然敢用你的印章做这些大逆不道的事情。是你身边的结大丫鬟?还是连嬷嬷这老货?”

赵氏身边的几个丫鬟还有连嬷嬷纷纷跪下求饶,这压根儿就不是她们做的啊!她们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做这种事情!

赵氏拼命的摇头,喉咙似乎被人掐住了一样,艰难的吐出,“不是——不是——”

老赵氏见状,浑浊的眼底闪过一丝冷芒,正要开口。

赵氏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天大的刺激一般,蹲下身子,抱着头,撕心裂肺的哭道,“不是!不是我干的!是姑妈让我干的!真的是姑妈让我干的!”

老赵氏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楚思雨的眼底也闪过晦暗难明的光芒,须臾,消失不见。

楚玉亭不可置信的看着老赵氏,因为他知道赵氏没有说谎,因为此时的赵氏没有胆子,也不可能骗他!可就是这样,才更让楚玉亭感到心惊,“娘,您为何要这么做!您这么做是将整个楚国公府往绝路上逼啊!”

老赵氏面对楚玉亭的职责,一点都没有心虚,抬头直视着楚玉亭,“我做错什么了!别忘了,你才应该是大梁的皇帝,宫里的太后和皇帝算什么!”

众人皆像是看疯子似的看着老赵氏,楚思雨看着老赵氏的眼神更是惊神不定,脑海中隐隐有什么闪过,可最后还是慢慢的归于平静。

“够了!现在的皇帝和太后不是你我,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不许再说了!”楚玉亭气急败坏的吼道!

老赵氏非但没有闭嘴,反倒是说的愈发的激动,浑浊的眼底也闪烁着疯狂的光芒,“凭什么不说!凭什么要这么憋着!凭什么!那对母子高高在上,而我们却要匍匐在他们的脚底下!我让博文他们卖官鬻爵怎么了,这只是拿回一点我们应该得到的罢了!”

老赵氏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相反她还觉得自己做的太少了!

楚思雨好像第一次认识老赵氏一样,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老赵氏竟然存着这样的想法,真的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了!其实她也真的很想问一句老赵氏,她到底是凭什么如今的太后和皇上不配当太后和皇上,反倒是他们母子配!

楚思雅随即转念一想,看老赵氏如今这幅样子,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怕不是存在一天两天的了,楚玉亭可是从老赵氏的肚子里爬出来,更是老赵氏养大的,他心里是不是也一直存着这样的想法。

仔细想想,还真是有这种可能性,方才老赵氏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楚玉亭除了生气老赵氏不该这么贸然将这些话说出来,可一点都没有反对,难道——

楚思雨如今倒是有些明白,楚玉亭怎么那么讨厌昭慧长公主这个嫡母了,别是他觉得是太后和皇上占了老赵氏和他的位置,所以就——

楚玉亭此时忽的反应过来,这可是他心头最大的不甘和不平,他从来都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可如今,这么多人都听到了,那——

想至此,楚玉亭的眼底闪过一丝冷冷的杀意。今日在场的人都不能活!

“你们都退下。”楚玉亭摆了摆手,示意屋内的下人全都退下,他们是活不过今晚的。

顿时,屋内就只有老赵氏姑侄,楚文勇和楚思雨了。

楚思雨已经隐隐猜到,楚玉亭说不定是想要杀人灭口了。楚思雨忍不住庆幸,幸好这次没让小翠陪着自己,如果要死,那就死自己一个人好了,小翠还这么年轻,她应该好好活着。

可楚思雨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她还没有向楚国公府的人报完仇,她怎么能死呢!

她一定得想法子保住自己的性命!

老赵氏方才激动下,竟然将心头一直的不平都吼了出来,一时间也有些后悔,那些下人没关系,直接灭口就行了。

别说,老赵氏和楚玉亭真不愧是母子,这两人的想法,真是一模一样。

可屋内的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赵氏的眼神太直白了,赵氏此时就算吓得瑟瑟发抖,也感觉到了。

赵氏猛地起身扑到楚玉亭的身边,“玉亭,从前我还是静伯府的嫡出小姐,我为了你,就宁愿当一个妾室!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被人嘲笑,也没有丝毫的怨言!更是为你生下了文勇和思影,如今我腹中还有我和你的骨肉!虎毒不食子啊!难道你忍心要我的命嘛!”

赵氏现在一点都相信老赵氏,卖官鬻爵的事情,是她让自己和赵博文做的,可如今出了事情,老赵氏就在后面躲着,楚玉亭方才差点要对她动手,也没见他站出来,所以此时,赵氏对老赵氏也是真的寒心了!

求老赵氏,还不如求楚玉亭呢!

楚玉亭眼神复杂的看着紧抱着自己大腿的赵氏。赵氏没说错,自己确实是欠她太多太多了,更别提她现在还怀着自己的孩子,都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楚玉亭也相信赵氏不会背叛他。

最初的恼恨过了,楚玉亭此时想起的就是赵氏的好了。

“我怎么会不信你呢。赶紧起来,你还怀着孩子。”楚玉亭说着,神色温柔的将赵氏搀扶起来,似乎方才暴躁想要掐死赵氏的人,不是他一般。

楚文勇面带讥讽的开口,“怎么是不是担心我会将这事情说出去,害死你们?你要是担心,还是赶紧将我给灭口好了!”

“大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奶奶、爹还有夫人最是疼爱你。怎么会舍得要你的命。要说,我才是最该被灭口的一个,奶奶,爹、夫人,你们的大恩大德,思雨只有来世再报了!”楚思雨说着,就猛地跪了下来,“砰砰——”地磕了三个响头,眼底带着一丝决绝。

老赵氏一开始还真是想将楚思雨灭口,可想想,自己这些孙子孙女里,昭慧长公主生的那几个就不用说了,完全就是来讨债的!赵氏生的,楚文勇原本还行,可如今就是个半人半鬼!楚思影也已经出嫁了,只有楚思雨一直陪在她身边,她对楚思雨倒是难得的有几分疼爱之情。

“好了,什么死不死的。赶紧起来,奶奶相信你不是个大嘴巴,会把这些事情说出去。玉亭,你说是不。”

楚玉亭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楚思雨,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虎毒不食子,一个人若是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害!那还能算是一个人嘛!

亏得楚思雅不知道楚玉亭的想法,否则怕是要笑死,你丫的,害他们兄妹几个的时候,可是连眼睛都没有眨过一下!

最后楚玉亭还是将视线投到了楚文勇的身上,要说他最不相信的人就是楚文勇了。

楚文勇自从成了太监,性情是变得阴晴不定,说不定他就破罐子破摔的,想要让一家子都给他赔命呢!别说这不可能,就楚文勇如今的情况,这真的是很有可能!

楚文勇目露讥讽的看着了楚玉亭,“怎么,是担心我破罐子破摔的将这件事情捅出去?”

赵氏听着楚文勇这阴阳怪气的话,也有些不太舒服,“勇儿,你只要跟你爹保证,你不会说,就——”

“难得你还能想起我这个儿子来,真的是太难得了!”楚文勇毫不客气的打断赵氏的话。

赵氏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显然是尴尬极了。

楚文勇懒得再看赵氏,重新将目光投向了楚玉亭,“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说的。说出去对我有什么好处?楚国公府,不,现在是楚伯府了!背靠大树好乘凉,我没那么傻,把自己唯一的依靠都给毁了!”

“勇儿,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你——”赵氏不满的看着楚文勇,楚文勇分明就是故意的!

楚文勇冷哼一声,“我说话就这样,要是不好听,你可以不听。”

楚文勇说完,直接抬起脚步离开。

“好了,你们都先回去吧。”老赵氏摆了摆手,让人都离开。

赵氏也觉得有些累了,主要是她怀着孩子,而且经过这么一遭谁人,她也真的觉得有些心神俱疲。

楚思雨离去前,还对着老赵氏关怀的开口,“奶奶,您也不要想太多了,身子重要。”

老赵氏文言点了点头,越发觉得楚思雨是个贴心的,比她其他几个孙子孙女不知道要强上多少!

等到所有人离开后,老赵氏一张脸彻底阴沉下来,温暖的阳光洒在正厅,原本将大厅照的亮堂光明,可老赵氏生生让整个大厅,好似置身于寒冬腊月当中,让人不禁觉得冰冷刺骨。

老赵氏争强好胜了一辈子,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她所有的一切都毁了!

楚国公府,不,现在已经成了楚伯府!她最引以为豪的国公府,就这么没了!

太后,乾风帝你们两个是不是很骄傲,很自豪?呵呵,既然你们不给我活路,那我也要你们痛彻心扉!

老赵氏阴冷的笑出声,那“咯咯——”的笑声在空旷的大厅显得格外的恐怖,闻之,让人不寒而栗。

*

楚思雅在送了罗氏和宝儿离开后,就跟云翎提出要跟昭慧长公主去庄子上住半个月。

云翎当时听着楚思雅的话,差点没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楚思雅这简直就是先斩后奏啊!

于是云翎想都不想的就拒绝,“不行!”

楚思雅拉着云翎的手臂晃啊晃,一脸讨好道,“我又不是出去玩儿的!娘的心病是越来越严重了,我当女儿的,自然是担心啊!难道你不担心?”

“这是两回事!”云翎顿时没好气的开口。

笑话,出去半个月,那他怎么办?自己一个人睡在床上,他不是要倒霉死了!

“什么两回事!娘只要在长公主府,就得跟大嫂朝夕相处,只要我跟娘倒庄子上去住,娘不就可以好好修养身子,我也可以好好的开导娘啊!”

“你让兰姨来忠勇侯府住,不就得了。”云翎还是寸步不让,事关他的福利,他要是让了,那就真是亏大发了!

“娘不愿意啊!而且我觉得去庄子住比较好,我的一处庄子可是挖出了温泉,我跟娘到了那里,可以泡温泉,这也有助于那个解开心结啊!”

楚思雅在说到“温泉”的时候,眼睛都冒光了!

“我陪你们一块儿去。”

“你最近公务不忙?而且我跟娘一起去庄子,你跟着,你觉得合适?”

云翎危险的眯起眼睛,看着楚思雅的眼神不善极了。

楚思雅有些心虚的躲避云翎的目光。

好吧,她承认,她就是故意的!吃准了云翎没法子跟她一块去,夜夜*的滋味儿,她真的是无福消受,她是真的想要好好休息了!这——这也没错吧。

“好,既然为夫半个月不能跟娘子你同床共枕了,如今可得好好把握机会才是!”

楚思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云翎给拉上了床,那一夜,云翎也不知道要了多少回,直让楚思雅死去活来,活来死去,第二日差点没有爬起床!

楚思雅只要一想到那些丫头揶揄的目光,就恨不得直接把自己埋了!

马车上,楚思雅揉着自己快要断了的腰,更是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直接吃了云翎!

理国公府

“赵天楚,你是死人是不是!你没听到我爹被降为伯,我舅舅的爵位也没了。你赶紧上折子给我爹和舅舅求情!”楚思影尖锐的声音响起,直直的要戳破人的耳膜一般。

理国公和理国公夫人对视一眼,家有恶媳,他们可真真是体会够了。

花厅内的理国公夫妇是领教够了,在何姨娘屋子里的赵天俊也不禁揉了揉耳朵。

何姨娘看着自己的儿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姨娘,你好好的叹气做什么。那泼妇要闹就让她闹去!咱们就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不就行了!”赵天俊说着往何姨娘的碗里夹了一根萝卜条。

何姨娘此时哪里有胃口吃饭啊,听着从花厅内隐隐传来的尖叫声,她都觉得不舒服,更别提理国公夫妇了。

“以前姨娘还想着等你大哥娶了世子夫人。姨娘就去求夫人好好给你想看个媳妇儿。可如今——”有楚思影这么个搅家精,原先的单娟是多好的一个姑娘,可就是因为楚思影给生生的搅黄了!这让何姨娘真是吃了楚思影的心都有了!

赵天俊一听到自己媳妇儿的事,也立马没有了胃口,无精打采的放下了筷子,“姨娘,儿子跟您说句真心话。我是真的喜欢单娟的,我以前的名声太差,而且只是个庶子,没有哪家的好姑娘愿意嫁给我。原本单云还不容易松口了,可谁知道让楚思影这么一搅和,我快到手的媳妇儿就这么没了!”

“放心,夫人会再帮你相看的。”何姨娘也高兴自己的儿子能够浪子回头,可这一切都因为楚思影毁了,何姨娘越想越是生气。

赵天俊摇了摇头,“不,我这辈子还就认准单娟的。”

“可只要有那搅家精女人在,单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松口的!”何姨娘倒是有些担忧的开口。

“娘,不会的。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虽然我不明白爹还有大哥怎么会容忍那个搅家精。可有一点我很确定,大哥和爹的忍耐肯定都已经到了极限。大哥和爹一定会出手的!”赵天俊斩钉截铁的开口。

赵天俊虽然是个纨绔,可他不是傻子。而且在理国公府生活了这么长时间,要说一点心眼都没有,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愿吧,姨娘现在也没什么所求了。这辈子就你一个,只要你能好好的娶个媳妇儿,然后咱们这国公府里,没那个搅家精闹事,以后能安安静静,平平稳稳的过日子,娘就真的心满意足了。”

赵天俊听着何姨娘的话,一时间只觉得心酸极了。他的姨娘,为了他,可以说是一辈子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可楚思影那贱人,竟然敢欺辱她姨娘,说她姨娘是贱人,活该给人做妾!

呸!你以为你楚思影有多高贵啊!说白了,你不也是个妾生的!你的大哥如今还成了太监呢!你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还打量着人不知道呢!

赵天俊听着耳边尖锐的吵闹声,低下头,眼底闪过一丝寒光,闹吧,闹吧,等爹和大哥忍无可忍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了!

花厅内,楚思影还是在不依不饶的拉着赵天楚,非要他上折子。

“降爵和削爵都是皇上下旨的,你让天俊这时候上折子,求情,你是不是要害死我们理国公府一家子!”理国公忍无可忍的开口。

楚思影正拉着赵天楚,忽的听到理国公的话,恶狠狠的瞪向理国公,“我今儿个算是看清楚了,你们理国公府一个个的都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怎么,是不是看到我娘家失势,所以个个都巴不得来踩上一脚!

呸!我告诉你们,做梦!

别忘了,你们理国公今日的荣华富贵都是怎么来的!这都是我爹给你们的!要是您们真的忘恩负义,敢落井下石,那咱们就鱼死网破,玉石俱焚好了!当年,皇上遇刺——”

“啪——”

楚思影话还未说完,就被赵天楚狠狠一个耳光打断。

楚思影的头都被打到一边,整个发髻都歪到一边,脸上立马浮现出红红的巴掌印,嘴角边也流出一抹鲜红的血液,看起来渗人极了。

赵天楚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戾气,似乎是恨不得将楚思影给生吃活吞了一般!

理国公和理国公夫人也是一愣,可随即就是产生浓浓的快感!该打!这贱人活该!

楚思影一时间还真的是被打愣了,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天楚,“你竟然敢打我!”

“我凭什么不能打你!楚思影我告诉你,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的所作所为,简直是让人无法忍受!

你身为人妻,我不求你有多贤良淑德,可最起码的,要懂得的安分守己,可你呢?一天到晚都跟个泼妇似的,闹得家宅不宁!

你身为人媳,就连最基本的孝敬公婆都没有做到!不说帮着我娘打理好楚国公府,却一天到晚的想着争权夺利!”

赵天楚也实在是气的狠了,她对楚思影也真的是没有了半分的奶耐心,尤其是楚思影今天这一闹,更是将所剩不多的夫妻情分全都毁了个一干二净!

楚思影阴沉着脸看着赵天楚,她的丈夫竟然这么讨厌她!呵呵,那他爱的是谁?是楚思雅那贱女人吧!

“赵天楚,你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你老实说,你喜欢的是不是楚思雅那贱人。你娶我的时候,就心不甘情不愿,因为我不是你心上的人。所以无论我怎么做,你都不会喜欢我,你都不会觉得我好!是不是!”

这些事情憋在楚思影心里也已经很久很久了,借着这个机会,她也全都爆发出来了,要不好过,那就一起不好过吧!

理国公和理国公夫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天楚,他喜欢的是楚思雅?

想想,楚思雅比起楚思影来,那好的真不是一丁半点的事儿,若是让他们选,他们也宁可要楚思雅这样的媳妇儿,也绝对不会想要楚思影!

赵天楚冷哼一声,“楚思影,我竟然到今天才发现,你的想象力怎么这么丰富!我与云夫人见都没有见过几次,你竟然会觉得我喜欢她?你的思想怎么这么龌龊!简直是让人觉得恶心!”

“我恶心?还是你恶心,赵天楚!这些事情藏在我心里太久太久了,每次你看着楚思雅的眼神就不对,那种温柔那种爱意,是你从来没有看过我的!”只要是女人就会妒忌,楚思影更是快要被自己的猜测给折磨疯了,她就是觉得赵天楚心里没有自己,他爱的是楚思雅!

可凭什么是楚思雅!那是她最恨的人啊!

“你少用这种龌龊的想法诋毁我!是,我每次看着云夫人的眼神是不一样,那是因为我欣赏她!我倒是好奇了,你跟她明明就是姐妹,为何会相差的这么多,你连她一半的好都没有!”

赵天楚死咬着自己对楚思雅没有男女之情,因为他是真的不想打扰楚思雅平静的生活,这辈子,他注定和楚思雅有缘无分,他也不奢望能和楚思雅在一起了,只求她能过的幸福快乐。

若是楚思影这些话传出去,楚思雅或多或少肯定会受到一点影响,可这不是他想看的。所以赵天楚此时竭力否认。

“你胡说!你明明就是被楚思雅那贱女人勾了魂!”楚思影此时甚至都忘记了,她是想赵天楚上折子给楚玉亭和赵博文求情,现在她满脑子就只有赵天楚和楚思雅的奸情!

都说嫉妒会蒙蔽人的理智,这话确实不错。

“我说思影啊,天楚不是这样的人,他跟云夫人不可能有什么的。这种话,你以后也不要说了,要是真传到外面,这也有损天楚的名声。”理国公夫人温婉的开口,她也真的是不想家宅不宁,如今只希望楚思影能安分一点了。

“他是你儿子,你自然是向着他说话了!我嫁进理国公府这么久,可你们一个个的都没有把握当做一家子,有什么事儿,也全都瞒着我!好!好!既然你们不让我好过!那就大家一起不好过吧!”

楚思影也不知道是不是打击受大发了,整个人就跟发疯似的,眼底也闪烁着疯狂的光芒。

赵天楚无奈的看着楚思影,夫妻一场,哪怕再讨厌楚思影,也只是偶尔有想灭了楚思影的念头,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可如今,楚思影是真的疯了,或者说,她就没有正常过,他也怕了,真的是怕了,楚思影压根儿就不是一个能够管住自己嘴巴的人。

“娘,我看她病的不轻,以后就把她关在屋子里。别让她出来了。”赵天楚有些无力的对着理国公夫人开口。

“赵天楚,你什么意思!你是要让人软禁我!你怎么可以,你怎么能这么做!我是你妻子啊!我是你的结发妻子啊!你怎么可以让人把我关起来!好!好!好!你不仁我不义,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们理国公府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当年——”

楚思影的话还没说完,赵天楚直接一个劈刀将楚思影给劈晕了。

“娘,把她关起来吧。她身边的那些人全都换掉。”

“可万一楚国公府,不,是楚伯府的人来呢?”理国公夫人有些迟疑的开口。

赵天楚揉了揉头,有些无力的开口,“留一个老嬷嬷吧,好好教教她怎么说话。”

理国公倒是理智的多,“天楚,你有没有想过,你能将人关一辈子吗?而且她醒来后,知道你将她关起来,她会不会不管不顾的将事情都说出来,到时候知道的人就更多了,就算灭口,万一有那么一点点的风声露出来,咱们家就全都完了。”

“爹,你有没有想过坦白。”赵天楚斜靠在门栏上,有些无力的抬头看着明亮的太阳,明明是那么温暖的阳光,可他怎么觉得,照在身上却这么的冷,可能是因为心冷吧。

理国公一震,嘴唇上下打颤,似乎是收到了什么极大的恐惧一般,“你说什么?”

赵天楚回头看了一眼理国公,其实他父亲真的没有错,当年做这种大逆不道事情的明明就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他的爷爷。

可就因为那一次,让人抓住了把柄,就被威胁的步步退让,最后都退到了墙角跟。

“我说坦白。”赵天楚淡淡的重复了一遍。

“你疯了!这事情要是有一丁半点的传出去,咱们家就全都毁了!毁了!”理国公气急,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忽的站起身道。

赵天楚摇了摇头,“毁了?爹,难道你不觉得咱们家其实早就毁了?您这么多年来,一直都被楚国公府,哦,不,现在是楚伯府牵着鼻子走,您受了多少委屈,还需要儿子我再给您说?

还有我?我真心不求自己能娶到一个琴瑟和鸣的妻子,可就是因为您被楚伯抓着把柄,所以我被逼娶了楚思影。

从她进门以后,咱们家有多乱,您不是看不到!

娘,多少次,让楚思影给气病了!

还有二弟,浪子回头金不换,好不容易愿意成家,好好做人,娘也好不容易说动单云,有结亲的意思,可又让楚思影给毁了!”

“现在不是把她关起来了!天楚,爹知道你委屈,等到再过一些日子,爹——”

“爹,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您怎么还不懂!楚伯能借着当年的事情威胁您一次,威胁您两次,就能一直无限的威胁下去!除非哪一天——”

除非哪一天,当今的皇上驾崩了,否则楚玉亭抓着这把柄,就会继续威胁。而他的父亲为了不让当年的事情暴露,就只能一次次的妥协,直到走向不归路。

“不会的,他说过了,娶楚思影是最后一次,不会——”

赵天楚恨铁不成钢的开口,“爹,为什么你还不明白!不会有最后一次的,永远不会有最后一次的!若是楚伯真的想着最后一次,楚思影怎么会知道,而且还一次次的拿着这件事来威胁咱们!所以,爹,您醒醒吧,没有最后一次的!永远都不会有的!”

理国公夫人一直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她才开口,“老爷,其实天楚说的没错。没有最后一次的。按理说,我是妇道人家,这些事情我不应该管,可这么多年了,我也看明白了。楚伯只要抓着这把柄,只要一旦有事需要您帮忙,他就会拿出来威胁您。

从前那些事儿,先不说了,做都已经做了。

您让天楚娶了楚思影,我也不说了。反正自从楚思影进门来,整个理国公府没有一个人不怨的,那些个姨娘庶女都恨不得直接关上屋子来过自己的日子,实在是让楚思影给弄得怕了。

这些咱们全都不说,可万一下次,楚伯又来威胁您,说不定他还阴险的逼着您造反呢!您是不是还要妥协!”

理国公夫人嘴上说着不说了,可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在往理国公的心上插上一刀,直到最后一句,理国公猛地一震,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理国公夫人。

“你——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理国公夫人摇了摇头,“早就有了。早在您第一次被逼的时候,就有了。可那时候一直忍着,忍着,到了今天,也真的是忍不住了。”

“爹,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坦白吧。您放心,儿子会联络咱们家相识的世交,让他们暗中帮着求情,其实也就是降爵的事儿,最多不过是削爵,总好过把柄在别人的手中,然后一次次的被威胁吧。”

理国公脸上闪过挣扎,良久,才开口,“再让我想想。”

赵天楚叹了一口气,不能逼得太紧了,理国公能松口,就很好了。

------题外话------

这是最后一卷了,锦绣山河!文文到六月底就要结束了!其实七七还真的很舍不得,从12月22日上架,一直到要结束的6月底,七七差不多万更半年了,等到结束的那一天,七七一定要好好的称赞一下自己!现在也先好好的自恋一把!

新文会在五月中旬后占坑,到时候希望亲们能继续来支持七七!至于开更嘛,七七打算放在7月7日,(*^__^*)嘻嘻……,是不是很好的日子啊,7月7日,也是七七的笔名!最后,还是感谢一路支持七七的亲们,真的,每一个支持七七的亲,在七七的眼里都是七七的衣食父母,七七真的很感谢。要不是题外话有字数限制,七七真的还有很多话要说。

谢谢jeaidesisde秀才投了1张月票月初就有人给七七送月票,很感动,(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