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惩罚 不要脸/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泉池内,热气熏腾,烟气缭绕。

楚思雅和昭慧长公主此时正依靠在温泉池的墙壁下,她们的脸蛋都被熏得红红的,好似晚霞一般艳丽。就是昭慧长公主,也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一样。

“这泡泡温泉,果然是舒服。不过雅儿,你带着鸡蛋做什么?”昭慧长公主还记着楚思雅带着的两个鸡蛋。

“当然是吃啊!娘,我告诉你,温泉水热,用温泉煮的鸡蛋,可香了!”

楚思雅在现代的时候,就听过,日本人喜欢泡温泉,他们每次泡温泉,就肯定要自备鸡蛋,这温泉鸡蛋,可是一美味啊!

“也不知道你从哪儿知道这么多的歪理!”昭慧长公主无奈的看了一眼楚思雅。

楚思雅撇了撇嘴,她才不觉得自己说的是歪理呢!

“你才大婚不久,翎儿舍得放你出来?”昭慧长公主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云翎怎么会这么大方的让楚思雅出来的。

楚思雅的脸顿时有些黑了,不过好在脸是红了压根儿看不出来。

“他才不会舍不得呢!而且啊,我也想陪娘亲你,云翎跟娘一比,肯定是得退让一席之地了!”

昭慧长公主无奈的看着楚思雅,“你啊,最厉害的还是这张嘴啊!八成是你先斩后奏,翎儿又看在我的份儿上,只能让你出来吧。”

楚思雅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昭慧长公主摇了摇头,果然如她想的一样。

“娘,咱们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事儿了。咱们啊,就好好的玩儿上半个月!”楚思雅可没忘记,她要出来的前一晚,云翎那厮可是在床上将她折磨的差点爬不起来!她心里可记着仇呢!

昭慧长公主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自己的女儿是个有分寸的,她没必要操心太多,否则女儿心里怕是要不舒服。

庄子的生活总是过得无忧无虑,楚思雅每天摸摸鱼,看看那些庄户种菜,还是挺有一番味道的。

“娘,咱们来庄子那么长时间了,还没出去逛过,不如咱们去庄子附近走走?”绿水青山,这么好的风光,她都没有出去逛过,好像有些可惜啊!

“待不住了?想出去走走?”昭慧长公主一眼就看出了楚思雅的心思。

楚思雅也不忸怩,大方的点了点头,“是啊!就是想出去走走了!娘,其实多出去走走,对身体也是有好处的。”

“行了,少说这些好听的。娘,也正好想出去走走。一起去吧。”

楚思雅也没走远,就是去了庄子附近的一座小山,看着碧蓝碧蓝的天空,楚思雅只觉得心情舒畅。

昭慧长公主难得来山上散散心,闭着眼,虽然吹在脸上的风是冷的,可她却觉得前所未有的舒心。似乎一直堵着的心也一下子疏通了,说不出的畅快,说不出的惬意。

楚思雅捕捉到昭慧长公主眼底的笑意,不禁会心一笑,带自己娘亲来庄子上住,真的是太英明的决定了!这么英明的决定也就只有她能想出来了!

楚思雅正想开口,忽的看到远处有两个人在争执。

“娘,那边的姑娘,好像有些眼熟啊!”楚思雅蹙着眉头开口。

昭慧长公主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循着楚思雅的视线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两个正在纠缠的男女。

因为隔的有些远,昭慧长公主还真是有些没看清那两人到底是是谁。

周嬷嬷倒是眼尖,微微眯着眼睛,有些犹豫的开口,“那姑娘似乎是上次玉小侯爷带来的——是不是叫——”

周嬷嬷这么一开口,楚思雅也想起来了,“冰凝!”

“对!对!就是叫冰凝!”周嬷嬷忙不迭的开口道。

“可她身边的人不是玉尧。”楚思雅的视力可比昭慧长公主和周嬷嬷来的好多了,跟冰凝纠缠的男子肯定不是玉尧,男子比玉尧要老多了,都已经续起胡须了,怎么可能是玉尧。

昭慧长公主倒是没想太多,而且她不是很看得清和冰凝纠缠在一块儿的男子是谁。

昭慧长公主有的只是生气吧,自己好不容易跟楚思雅出来一趟,没想到也能碰上不喜欢的人,这让她如何能够不生气呢!

楚思雅眯着眼睛打量着远处,此时,她忍不住想,自己要是能有一双顺风耳就好了,可惜,竖着耳朵,听了一大半天,却还是什么都听不到,这确实是让人觉得有些憋闷啊!

忽的,楚思雅拼命转动着自己的眼珠子,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双手做喇叭状,大声唱,“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

方才还在纠缠的男女,双双一震,冰凝惊疑的看向楚思雅,随即愣是将与她纠缠的男子拉走。

“奇怪,明明见着了,竟然不来行礼,就这么离开?”昭慧长公主看着忍不住皱眉开口。

“娘,她身边的人可不是玉尧,怎么可能过来给您请安。”楚思雅眯着眼看着冰凝离去的方向。

“您不会是说——”周嬷嬷倒是反应过来了,颇为不可思议的开口。

“对啊,我就是这个意思。玉尧对这冰凝可是好的不行,我和云翎上次去南平侯府,就听说玉尧可是将南平侯府的中馈给了她呢!”

“糊涂!一个连小妾通房都算不上的,玉尧那孩子怎么这么糊涂将一府的中馈都给了她!”昭慧长公主颇为恨铁不成钢打开开口。

楚思雅耸了耸肩,玉尧这人在女人的问题上,脑子就没清楚过,只是以前,都是喜欢跟那些青楼清官玩玩儿,可如今突然冒出来一个良家——额——在玉尧眼里,暂时算是良家妇女的冰凝,一下子不就吸引了玉尧的目光,所以,他的脑袋现在差不多已经让驴给踢了吧。

“刚才那男子不是玉小侯爷,会是谁呢?这女子未免也太无耻了!竟然一面勾搭着玉小侯爷,一面又跟其他男人有牵扯,这简直是——”周嬷嬷对冰凝这种人也是厌恶的不行,她最讨厌的就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了!

昭慧长公主则是在沉思,要不要将这实情告诉老南平侯,好歹让他有点心理准备也好,否则自己的儿子被人带了绿帽子,这也太难看了!

楚思雅一眼就看出了昭慧长公主的想法,于是连忙开口,“娘,玉尧现在已经被这什么冰凝可迷惑了心智,您就算去说也没用。说不定到时候冰凝随便哭两句,撒两句娇,玉尧又被她笼络过去了。所以啊,这话没必要跟玉尧说。”

“那就让玉尧继续这样下去?”之前因为玉尧跟云翎的关系好,所以昭慧长公主也将玉尧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看待,这不,眼尖玉尧头顶上的帽子都要变颜色了,昭慧长公主还什么都不能说,她心里可不是滋味儿了。

“娘,这事情不跟玉尧说,咱们可以告诉老侯爷啊。老侯爷可比玉尧脑子清醒多了。”楚思雅笑着开口。

昭慧长公主想了一会儿,似乎是觉得楚思雅想的有道理。

楚思雅不想昭慧长公主因为这些小事费神,于是开口说起其他的事儿来。只是她心里也默默的将这件事情记下了,是该给云翎传信了,让他好好的查一查这件事,否则哪天,他兄弟头上的帽子变色了,那就不好看了。

楚思雅敛了敛心神,就投入到跟昭慧长公主的对话中了。

再说另外一边,冰凝死命的拉着与她纠缠的男子跑,跑了好一段距离,才停下。

冰凝一张脸跑的通红,松开男子后,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大树,用另外一只手给自己顺气。

可同时,冰凝也是在想,她方才到底是有没有看错,她好像记得自己刚才看到了昭慧长公主和已经成为忠勇侯夫人的楚思雅。

“你突然拉着我跑做什么!方才你好像是听到歌声才拉着我一起跑!难道你是担心谁撞上了不成!你本来就是我林三爷的女人,干嘛害怕别人看见!”

这男子正是当今林皇后的三弟,人称林三爷!

冰凝低着头,眼底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厌恶,只是再次抬起头,却是温柔可人,“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方才的人,其实与我有些恩怨,所以我情急之下,才拉着你一起跑。”

林三爷虽然不是太聪明,可他也绝对不傻!

“是吗?你才来梁都多少日子?还能结仇?方才我虽然没看清那些人是谁,可隐约看过去,似乎是一群女人,你是怎么得罪她们的?”林三爷似笑非笑的看着冰凝问道。

冰凝目光微微一滞,旋即,她双眼就充盈了泪水,死死的咬着下唇不让泪水留下来。

“你这么说,是怀疑我不成!难道你还怀疑我对你的一片心?我本也是书香世家的女儿,可就是因为爱慕你,所以才背对着我爹跟你偷会,谁知我爹竟然撞破你我的私情,就这么去了!我为了你,成了个不忠不孝之人,你怎么能怀疑我!”

林三爷一听这话,再一看冰凝如此可怜的模样,心就先软下了三分。是啊,若不是因为自己,她父亲又怎么会去世!

林三爷怜香惜玉之心顿起,连忙将冰凝抱入怀中,伸手擦了擦冰凝脸上的雷泪水,联系的开口,“是我一时情急,误会你了。可我不也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会误会的!我这也是太在意你了。”

冰凝将脸埋在林三爷的怀里,低声啜泣,只是眼底却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寒光。

“咱们也先不说这事情,你跟我说说,你什么时候离开南平侯府!你明明是我的女人,玉尧就算位高权重,可我林家也不是吃素的!我的姐姐可是当今的皇后娘娘!凝儿,要不我直接上南平侯府,将你要过来吧!量玉尧那人也不敢多家阻拦!”

“不!”冰凝有些失态的从林三爷的怀中抬起头,接触到林三爷狐疑的眼神,冰凝才僵硬着开口,“三爷对冰凝情深义重,冰凝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可三爷也该知道,冰凝是最不希望三爷因为冰凝名誉受损,这回让冰凝过意不去的。其实——玉小侯爷虽然为人有些霸道,硬是不让冰凝离开,可倒还算是受礼,等冰凝好好劝劝他,他肯定就会放手的。倒时候冰凝就能跟三爷双宿双栖了,难道这样不好?”

“可让我的女人留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身边,这让我——”林三爷觉得心里真是不快极了!要不是冰凝一直阻拦他,他早就去南平侯府要人了!

“难道三爷是不相信冰凝对你的一片真心?三爷怎么不想想,冰凝到现在都还是完璧之身呢!您——您难道会觉得冰凝会让其他男人来玷污自己嘛!”冰凝伤心欲绝的开口。

林三爷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被冰凝哭碎了,连声劝道,“好了,宝儿,别再哭了,你的眼泪简直是让三爷我心都碎了,好了,好了,我都依你。”

冰凝的眼底闪过一丝得意,可她还来不及得意多久,林三爷又开口,“冰凝,我只能再给你十日的时间,若是十日后,玉尧还不放人,我就亲自去南平侯府要人!再不济,我进宫求皇后去!”

冰凝心一顿,连忙牵起一抹僵硬的弧度,“嗯,我都挺三爷的。”

林三爷这才心满意足的将冰凝抱在怀里。

冰凝面上柔顺不已,可心里却在想,必须得抓紧时间才行,否则——

在庄子上的生活,总是无忧无虑,过得极快!

楚思雅这小没良心的,还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云翎,这可让云翎气坏了,恨不得直接自己亲自来庄子上逮人了!

楚思雅也不傻,一次次的将云翎给哄住了,所以她在庄子上真是过了快乐的半个月。

可惜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这么快,楚思雅还真心是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不过昭慧长公主的心结就算没有完全解开,可她再次看到纤柔,也没有那么仇视了,看来这半个月的开导还是有些用处的。

纤柔来庄子上接昭慧长公主,昭慧长公主眼里已经没有了明显的厌恶,倒是平和了不少,可要说对纤柔有多疼爱,那倒没有。

不过能到这一步,已经是很不错了。

楚思雅见状,也算是放心了不少。能这样子,就很好了。

其实楚思雅心里一直挂念着冰玉的事儿,可现在楚思雅绝对是没有单子在昭慧长公主面前说这些,要是让昭慧长公主知道她还惦记着冰玉的事儿,不跟她翻脸,那才奇怪了!

况且,楚思雅此时也真的没打算跟昭慧长公主说冰玉的事儿,作为当事人的楚文煜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她那么操心做什么。

怀着这样的心情,楚思雅就和昭慧长公主离开庄子了。

楚思雅回忠勇侯府的时候,其实心里就已经做好了,会让云翎那是好好折腾一番的思想准备了,可谁知道,回到府里,竟然很平静,差点让楚思雅以为云翎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其她的女人,所以他才会这么平静的!

云翎淡淡的扫了一眼楚思雅,那一眼平静淡然,似乎楚思雅就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楚思雅原本还以为云翎是装的,可谁知道直到回了卧室,云翎还是这么一副不正常的模样,楚思雅这才开始忐忑了。

楚思雅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扯着云翎的袖子,小心翼翼的开口,“其实我在庄子上一直都很想你。不过,你也知道我这次去庄子,主要是给娘治病啊!难道你就不能体谅一下?”

云翎闻言,又淡淡的扫了一眼楚思雅,不过那一眼一样很淡,似乎楚思雅还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这让楚思雅更加担忧了,忍不住想,是不是她做的有些太过火了!

“我错了,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这么长时间,你就原谅我吧。”楚思雅主动做到云翎的膝盖上,双手抱着云翎的脖子,头靠在云翎的胸膛上,撒娇的开口。

楚思雅一心想要云翎原谅,甚至连不对劲儿的地方都没有察觉到。

楚思雅猛地一惊,这才抬起头仔细打量着云翎,他的一张脸果然已经忍得冒汗了。

要是到现在楚思雅还不懂云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她可还真是白活了!

楚思雅立马跳起来,没好气的看着云翎,“好你个云翎,竟然这么耍我!我不就是出去多玩儿一阵子,你有必要这样嘛!”

楚思雅觉得自己受到伤害了,云翎这厮实在是太过分了,要是真的清心寡欲,他那里怎么会——

楚思雅越想越生气,甚至都想直接吃了云翎了!

楚思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云翎抱起扔到了床上,楚思雅还来不及惊呼,就被云翎以绝对的优势压倒。

一时间,楚思雅真心想哭,她怎么能忘记,眼前的这人可不是什么善茬,而是一只大灰狼!

楚思雅推了推云翎,没有推动,再次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我错了。”

云翎手不停的帮着楚思雅宽衣解带,嘴里闷闷的哼了一声,似乎是赞同楚思雅的话。

楚思雅想要拦着云翎的动作,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拦得住云翎,只见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被云翎退下来。

“我这半个月,天天都在想,等你回来了,我该怎么好好爱你呢?这问题我真是想了好久好久!直到你回来,我才有了主意,你想不想听听是什么?”直到楚思雅的身上只剩下一件肚兜,云翎才抬头直视着楚思雅。

楚思雅从云翎冒火的眼睛里,猜也能猜出云翎想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儿了。

“我在想,一定是我平时对你太温柔了。所以你才有力气跑出去玩儿,所以我决定了,以后一定会让你累的没力气跑出去!”

话落,云翎扯落了楚思雅身上最后的一件衣服——肚兜,一掀被子,将两人遮住,最后只能听到支支吾吾的声音响起,任谁都知道里面正在发生少儿不宜的事情。

翌日天明。

楚思雅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再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她都快忘了,自己到底是在哪里。

直到大红的帐幔映入眼帘,她才回忆起来,自己昨天是怎么被云翎这禽兽折磨的,一时间,只觉得面红耳赤,恨不得从此不要见人好了!

“娘子,醒了。”云翎这才悠悠的挣开眼睛,灿若星辰的眼眸闪烁着不一样的光泽,可想而知,他的心情很好。

云翎的心情好,可楚思雅的心情很不好,夫妻间的这种事儿,她觉得偶尔尝尝,还行,可让她一直品尝,她真的是受不了!

“云翎,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狠禽兽啊!”

云翎挑了挑眉,真生气了,他都能听到楚思雅的磨牙声了。

“娘子说错了,为夫怎么会是禽兽呢?你是我娘子,为夫若是禽兽了,你又是什么?”

楚思雅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恨不得全都喷到云翎的脸上,这人太无耻,她自愧不如!

“为夫昨日只不过是多做了两趟,娘子这么激动做什么。其实,我做的还是有些少的。”云翎颇为遗憾的说道。

少?云翎这人到底会不会数数,他昨晚整整做了四次啊!是四次啊!楚思雅差点觉得自己的腰和腿都要断了!不是自己的了!这人竟然还说少!

就在楚思雅要破口大骂之际,云翎这才悠悠的开口,“娘子,你总共在庄子呆了十六天。你在庄子呆到第十天的时候,为夫是让流月请你回来的,可你不愿意。所以咱们的周公之礼少做了六天。为夫平时一向都很体谅娘子你,一天也就做个两次,所以这么算下来,咱们整整少做了十二次,昨晚,为夫也只是做了四次,除去一般的两次,那只是多做了两次。这么一算,咱们还差十次没有补上!”

什么两次,四次,楚思雅差点都让云翎给说的晕过去了!可她不是傻子,稍微想了想,就明白云翎的意思了。可明白过后,更是差点气的要吐血,混蛋,这种事情是能这么算的嘛!这简直就是无耻啊!

其实楚思雅这会儿也是反应过来了,这人从她回来之后,就在算计了,装作一副丝毫不在意的她的模样,让她心急,让她心焦。

楚思雅忍不住狠狠唾弃了自己一把,怎么会就这么容易上了云翎这厮的当了,竟然还傻乎乎的主动坐到云翎的大腿上,这不等于是羊入虎口!

一想到自己做的蠢事,楚思雅就恨不得直接给自己两个耳光,让你傻!看看现在好了,竟然被人算计的这么惨!

可随即,楚思雅就咬牙切齿的看着云翎,“对着我,你都能这么算计,你可真是好啊!”

“娘子,咱们是夫妻,偶尔算计一回是情趣。”云翎好整以暇的捉着楚思雅的手指,一根根的把玩,一字一句的开口。

楚思雅已经无力反驳了,这人,无论什么事儿,到了他嘴巴里,他都是能说出一堆的理由来反驳她,论嘴皮子,楚思雅敢说,自己就算玩儿一辈子也玩不过云翎!

可楚思雅也不想就这么认输,“你方才的那些算法全都不对!我告诉你,以后没三天才准一次!”

“三天才准一次?娘子,为夫怕是受不了啊!”云翎说着,还一边贱贱的挑了挑眉.

楚思雅彻底无语了,这人太无耻,她自认为赶不上,就算下辈子,也赶不上!

“反正你要是不按照我说的做,以后我就不配合了!”楚思雅恶狠狠的开口。

“不配合?娘子,你要如何不配合?让为夫想想啊。”云翎好奇的开口问道。一双手更是在不断的作乱。

楚思雅顿时变得面红耳赤,心里愈发的觉得,云翎这人太过分!她又不是故意的,不就是晚回来几天嘛!

“行了!”楚思雅怒吼一声,随即可怜兮兮的看着云翎,“我知道错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出去那么长时间了。就算要出去,也肯定要跟你一块儿。”

楚思雅求饶的话出,云翎才大发慈悲的将自己作乱的手给收了回来。脸上也不复方才调戏神色,变得晦暗不明,让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楚思雅此时真的是欲哭无泪了,论黑心论手段,她就算活了两辈子,也真的是比不过眼前的人啊!

云翎一双黑眸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思雅欲哭无泪的表情,“怎么,好像很委屈啊!”

楚思雅苦着一张脸,艰难的摇了摇头,“不委屈。”

要是她现在还敢对着云翎说委屈,这人指不定要怎么给她小鞋穿呢!

“嗯。”云翎若有若无的应了一声,“真的知道错了。”

“知道了。”楚思雅有气无力的开口。再不知道自己错了,她真是担心,她是不是要死在床上了!

云翎的黑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她哪里是知道错了,明明就是害怕被自己在床上收拾!

其实云翎现在还真的是挺希望楚思雅能多犯一些错误,这样他的福利也是大大的。

不过在瞥到小女人可怜兮兮的表情,云翎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哪里还会跟她计较。

“好了,记住今天说的话。否则——”云翎的目光隐隐含着威胁。

楚思雅面红耳赤的瞪着云翎,可如今她也实在是没胆子再继续跟云翎对着干了。此时的楚思雅就像是娇艳的蔷薇,就算明知道有刺,还是忍不住想要去采。

云翎只觉得心神一荡,忍不住又想——

不过最后看到楚思雅疲惫的神色,最终还是放弃了。

“你要是还不想起床,我们可以再多来两次。”

“我这就起!这就起!”楚思雅是真的怕了云翎了,在床上,他也彻底歇了跟云翎作对的心思了。

楚思雅出门一看,不对头啊,太阳怎么已经升的这么高了。

楚思雅傻傻的回头问了云翎一句,“现在是什么时辰?”

云翎无所谓的回道,“看不出来?已经是正午了。”

难怪,今天都没有丫鬟伺候她穿衣,都是云翎亲力亲为,感情他是知道是中午了,他和她竟然在屋里睡到中午!

“都怪你!我还有脸出去见人啊!”平时没什么事儿,清风那些人就恨不得好好取笑她一番,如今更好了。云翎这厮竟然过分的闹到中午,楚思雅真心是觉得没脸见人了!

“这说明你夫君我的能力强,持久性好。娘子,你应该开心才对啊!怎么摆着一张脸呢?”

楚思雅要不是双手双脚都无力,手也被云翎搀扶着,她真想直接狠狠打她一巴掌,无耻!太无耻!

楚思雅已经气的不想再跟云翎说什么了,再继续说下去,她担心最后一定会气死她自己的!为了让自己活的能幸福一点。她还是得忍住!

云翎看着楚思雅一副涨红了脸的模样,也不忍心再取笑她了,扶着她去用餐。

中饭倒是还挺丰富的,楚思雅早饭没吃,如今正是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时候,一看到这些好吃,忍不住狠狠咽了咽口水。

只是一抬头,就看到所有人一副要笑不笑的模样。尤其是冷霜,低着头,虽然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可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到她的肩膀一颤一颤的,那副贱贱的模样,简直——

楚思雅不断的对自己说,云翎这做的人都能一点都不在意,她算起来还是受害者呢,她凭什么要不好意思!

云翎也不知道是不是满足了,所以没让丫鬟动手,亲自给楚思雅布菜,这倒是让楚思雅对他的态度稍微好了那么一丁点,不过也只是一丁点!

清风此时倒是很想嘴欠的说两句,不过云翎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要是谁敢取笑楚思雅,那就去边关呆上两年再回来。

笑话,现在云翎可是要长留在梁都,现在去边关能有什么好,八成都是什么苦活累活了。

所以清风此时真是快要被憋死了,可还是只能死命的憋着,一句话都不敢说。

只是不能说,绝对不妨碍他用眼神表达他的意思,那挤眉弄眼的样儿,楚思雅直接忽视了,心里还恶狠狠的诅咒,保佑清风这厮最好成个斗鸡眼!

吃饱喝足后,楚思雅也恢复了力气,倒是想起正事了。

“对了,我之前不是给你传信,看到冰凝跟一个男人,大概还是一个老男人幽会的事儿。你查了,有结果吗?”

云翎的脸色明显顿了顿,脸色明显变得有些不太好。

楚思雅挑了挑眉,看来是查到一些东西了。

楚思雅又扫了一眼清风和流月。

流月一向是个面瘫,楚思雅直接忽略他了。可清封脸上的鄙夷唾弃,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肯定都看得到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有什么不能跟我说的?”

清风偷偷看了一眼云翎,见他没什么反应,应该是想他开口,“夫人,不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只是担心,说了,会污了您的耳朵。”

“不就是那冰凝个其他男人幽会,想来也不会比这个还让人恶心了。你就直接说吧。”

“咳咳——夫人,您知道的这些,实在是有些太片面了。那女人何止是跟人幽会啊!她做的那些事情,简直是让人恶心的都要吐出来了!”清风说着,还顺便搓了搓自己的胳膊,以此来表现出他的鄙夷。

楚思雅倒是有些好奇的看着清风,皱了皱眉,“真有这么严重?”

“何止是这样啊!夫人,我告诉你,那个女人到底有多无耻!她之前不是说她是被林三爷强占,然后她爹反抗不过,才去世的吗?”

楚思雅点了点头,她也记得第一次见冰凝的时候,她就是这么说的。

“呸!”清风狠狠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流月连忙拉了拉清风,“在主子和夫人面前怎么能这么放肆!”

清风这才不好意思的看向楚思雅。

楚思雅倒是没在意,只是心里不禁更加好奇了,清风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可也绝对不会这么失了分寸,那冰凝到底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夫人,咱们已经去那什么冰凝的老家打听过了。啧啧,她的丰功伟绩,真是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啊!

冰凝在柳州也算是一个薄有名气的美人,有不少地主老财想要娶她当小妾!”

“人长得漂亮,想要娶的人自然也不会少了。”楚思雅对这个倒不是很介意。

“是啊,人长得漂亮,想娶的人自然是不会少了。可那女人是一个都看不上,还放出话,说什么宁当穷人妻,不做富人妾!”

“有志气!”要是冰凝这是这样的人,楚思雅还真是要给她点一个赞了!

“有什么志气啊!她那是装!她看不上那些地主,是觉得他们配不上她!后来林三爷不是经过柳州,正好看上了冰凝。

那冰凝也是个有眼力界的,一眼就相中了林三爷。两人眉来眼去的,就勾搭上了。甚至就在冰凝的家,差点——咳咳,夫人你懂得。”

呸!你个清风真是两句话不到,就露出本性来了。

不过清风说的跟她知道的还真是相差太多了,一个说是被逼,另一个版本就成了你情我愿了!

“然后呢?”

楚思雅还是决定继续听下去。“

”然后?然后最倒霉的就是冰凝的父亲了,那天正好回家,撞到了两人要——一个受不了,竟然当场活活的气死了!“清风义愤填膺的说道。

楚思雅也是听得目瞪口呆,那冰凝说的可是她爹是为了保护她,所以才没了命。这跟自己听得版本,又是完全都不一样啊!

清风是越说越生气,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这么无耻的人,他这辈子也真的是生平仅见了!

”夫人,您知道后来怎么样?那冰凝将她爹埋了以后,甚至都没有守孝,就跟林三爷来梁都了。“

”她既然跟那林三爷在一起了,怎么会逃呢?“难道是那冰凝又不知道是在哪里看到了玉尧,觉得玉尧丰神俊朗,比起猥琐又年老的林三爷强上百倍,所以就芳心暗许,弄出这么一回事?”

清风冷哼一声,“逃?林三爷是被那女人迷的神魂颠倒了,可林三爷的妻子徐氏可是一个厉害的,那就是一个母老虎啊!林三爷所有的小妾通房都让她治的妥妥当当的,连口大气都不敢喘。听说徐氏一看到冰凝,就恨得不行。当着林三爷的面儿,对冰凝是好得不行,姐姐妹妹的,可背后,那是怎么狠怎么来!偏偏做的,让冰凝想告状都不行!”

听到这里,楚思雅也算是明白了,冰凝就是看林三爷的妻子徐氏厉害,害怕会死在徐氏手上,所以才逃的。正好碰上玉尧这倒霉蛋,不赖上他又赖上谁?

谢谢zhonghongcpa 投了1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