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拆穿 真面目/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好笑的看着云翎,“你的好兄弟玉尧,你说他是不是生了一副我是傻子的脸,要不,那冰凝怎么谁谁都不去找,偏偏就赖上玉尧了。”

楚思雅的话说的是十分难听了,云翎的脸色一下子就有些不好。

楚思雅撇了撇嘴,她说的是不好听,可说的都是实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玉尧真的长了一张“我很傻”的脸,所以才会被冰凝骗的这么惨。

清风和流月都嘴角抽搐的看着楚思雅,知道你不待见玉尧,可也别这么落井下石啊!

“等等,我又有些想不明白的事儿了。冰凝都住进南平侯府这么些日子了,难道玉尧一直都跟他发乎情止于礼?”

楚思雅心想,这冰凝既然能将林三爷给迷得连东南西北都不认识了,那肯定就不是清白之身了。

冰凝又住进南平侯府这么多天,玉尧那种色胚子难道还能忍着不动冰凝?

感情玉尧在楚思雅的心里已经沦落成了一个好色狂魔,只要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就能勾引的他连东南西北都不认识了!

“咳咳——”云翎一手握拳抵在自己的嘴边,示意楚思雅不要越说越过分了。

楚思雅努了努嘴,她可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玉尧那人本来就是个色胚子!

冰凝撞到他的怀里,他就对人倾情了。还有对楚思雨,不也是只见了人家一面,就产生异样的情愫。

楚思雅忽的看向云翎,她现在算是知道云翎为何会跟玉尧成为好朋友了,想想云翎那犹如禽兽一般的行为,她再次恨得咬牙切齿!

云翎皱着浓眉,奇怪的看着楚思雅,刚才不还是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生气了,都说女人的心思难猜,看来这话确实不假。

楚思雅一看云翎那副无辜可怜的模样,再次气的差点仰倒,这男人的厚脸皮程度再次刷新了她的认识。

楚思雅闷闷的撇了撇嘴,决定不再跟云翎计较,要是继续跟他计较下去,最后气死的肯定是她!

“主子,难道就任凭冰凝那贱女人留在玉小侯爷身边?”流月此时忍不住开口。

云翎和玉尧的关系好。玉尧虽然平时嘴巴有些欠扁,可总体来说,人还是不错的。所以流月都忍不住要为他担心了。

“我看玉尧挺乐在其中的。其实我也挺好奇,等玉尧知道自己身边的美人是一个披着人皮的豺狼,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初楚思雅越想越可乐,差点没有笑出声来。

云翎无奈的看着楚思雅,“玉尧除了在女色上是有些糊涂,其他的事情,他可都是办得妥妥当当的,一点都不含糊。你想想,当初番椒,再到如今给他的醉仙坊供菜,他哪一样做的不好。”

云翎试图让楚思雅改变一下对玉尧的看法。

其实云翎说的还真是没有错。当初番椒的事情,玉尧除了留着一部分番椒赚钱,将大部分的番椒都免费提供给军营,分文不收。

再说到如今给他的醉仙坊公菜,楚思雅留意到,玉尧收购菜的价格还比其他的酒楼提高了那么一点,这些楚思雅都是看在眼里的,也不能不承认,玉尧真的如云翎说的一般,除了在女色上头脑有些发昏,其他方面,他确实是个十分出色的人。

“当我方才的话没有说。像冰凝那种美人蛇,最好让她赶紧离开玉尧的好。不过想让冰凝离开玉尧,也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儿。

首先,她能将林三爷和玉尧玩弄在鼓掌之中。林三爷就当他是个草包,一看到漂亮女人就动不了。玉尧也是个在女人的问题上,头脑有些发晕的,可不能不承认一点,这也间接的说明冰凝的手段厉害。

我敢说,你要是现在跑到玉尧身边,跟他说什么,冰凝是个什么样的人,玉尧那厮肯定不信,他肯定会觉得你是不喜欢冰凝,所以对她存着偏见,然后玉尧心里就对冰凝更加的怜惜了。”

楚思雅头头是道的分析。

云翎陷入沉思,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楚思雅说的到底对不对。

楚思雅一见云翎这表情,心里顿时不爽了!他这是啥表情啊!难道还不相信她不成!

“你那什么表情,难道不相信我的分析判断?我告诉你,要说黑心黑肝算计人,我绝对是比不上你!可对这方面,我比起你这菜鸟,不知道要厉害多少!”

楚思雅微微抬起下颚,骄傲的开口。

虽然在现代,楚思雅也是个感情白痴,可网上不有一堆的感情专家在那里分析。楚思雅也是看过不少的好不好!

清风倒是难得同意了楚思雅的观点,“主子,属下觉得主母说的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直接跟玉小侯爷说,他怕是很难相信。毕竟哪个男人愿意相信自己喜欢的是一个毒蝎妇人呢!”

楚思雅难得给了清风一个好脸,主要是觉得他还有一点眼光,不像云翎这傻的!

云翎眯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事关他的好兄弟,云翎一时间倒是陷入了僵局一般。

楚思雅也在想,该怎么办。

“我看最好的法子,不如借刀杀人!”楚思雅不知想到了什么,贼兮兮的开口。

云翎扫了一眼楚思雅,似乎是好奇她到底想做什么。

“你的意思是——”

“林三爷啊!他不是很喜欢冰凝,咱们帮帮他好了。”楚思雅不知想到了什么,贼兮兮的开口。

“可林三爷不是已经被冰凝那女人糊弄住了!”清风却是有些不太看好楚思雅的这法子。

楚思雅没好气的扫了一眼清风,“难道咱们就不能想法子让林三爷主动去南平侯府?其实这也不是太困难的事儿。”

“你有主意了?”云翎听了一大半天,只有最后一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听楚思雅说的一副信誓旦旦的表情,他绝对相信,这小女人肯定是因为有了主意,才会这么自信。

楚思雅挑了挑眉,自信的开口,“那是!我自然是有主意了!”楚思雅一想到自己的法子,就觉得她实在是太英明了!

*

“三爷平时来艳红楼喝酒听小曲,兴致可是好的不行。今儿个,怎么好像不高兴啊!难道是春红伺候的不好?”春红娇滴滴的开口,一边还为林三爷倒了一杯酒。

林三爷郁闷的喝了春红倒的酒,艳红楼,是他平时最喜欢来的青楼妓院了,以前来,只觉得这儿好那儿好,可如今倒是觉得憋闷的很,看哪里,哪里就有些不顺眼!

春红平时也是最合他心意的了,可看着春红一张浓妆厚抹的脸,林三爷的脑海中就不禁闪过了冰凝那张不施粉黛,却楚楚可怜的脸蛋,真是想着,就让人觉得心痒痒的。

其实要说冰凝真的是什么绝色大美人,那还真不是。

只是对林三爷来说,冰凝身上那股子我见犹怜的气质,实在是让他喜欢的不行,毕竟以前可没尝过这一口!

而且还有一点最重要的,那就是对冰凝,林三爷还没得手啊!原本在冰凝的家里,他差一点就能得手了!可谁知道冰凝的老爹突然闯进来,毁了他的好事不说,自己也被活活的气死了!

唉,弄了这么一出,林三爷就算再色谷欠熏心,也没了继续的心情。

只能帮着冰凝匆匆埋葬了她的父亲,然后带着她进梁都。

在回梁都的路上,林三爷倒是想着生米煮成熟饭,可冰凝又开始矫情起来,说什么她父亲才死,她做女儿的,怎么可以这么不孝,都不为自己的父亲守孝呢!

林三爷倒是不在意这种事情,都说女人俏,一身孝。冰凝自从她父亲去世后,就穿着一件白衣,别提有多勾人了!

直勾的林三爷心里痒痒的,恨不得与她功夫云雨!况且,以前他还玩儿过不少的小寡妇呢!那滋味儿可是太棒了!

可谁知道冰凝似乎不愿意,而且还总是拿她爹是怎么死的,来刺激林三爷。

林三爷可以不在乎什么孝不孝的,可他再怎么样,也不会忘记冰凝的爹是怎么死的,说白了,跟他还有关系,他还怕冰凝的爹,半夜会找他来索命呢!

这么一来,林三爷就真的不再碰冰凝了。不过他也提出自己的要求了,等冰凝给她爹守孝三个月,他就正式纳了冰凝当贵妾!

一切都好好的,可谁知道到了梁都,进了林府,冰凝竟然会跑!

最让人生气的是,冰凝竟然还落到了玉尧的手里!

林三爷当时就想去了南平侯府要人,不过林大爷压着他,严厉训斥,绝对不能因为一个女人,就跟南平侯府交恶!

再加上冰凝也不愿意,生怕自己因为她涉嫌,这么综合考虑下来,林三爷就只能按捺下这心思了。

都说得不到的的是最好的!这话果然不错!起码,此时在林三爷心中,冰凝就是千好万好!简直就是天上的仙女啊!

林三爷瞥了一眼春红娇艳的容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后轻佻的将春红的下巴抬起来,“唉,平时看这张脸,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看。可如今——”

可如今有冰凝在心里,林三爷是怎么看怎么不是滋味儿了。

“三爷最近是不是碰上狐狸精了,竟然把三爷的魂儿都给勾走了。”春红支着下巴,似笑非笑的问道。

“不是遇到狐狸精了,是遇到一个三爷暂时吃不到的女人,三爷的心里痒啊!”林三爷对春红还是有几分情意的,而且他也想找一个倾诉的人,于是将自己心里的郁闷一五一十的跟春红说了。

春红眼眸一顿,诧异的开口,“难不成三爷是看上了有夫之妇不成?不过依着三爷的本事,看上了,直接抢过来就是,有什么好在意的。”

“三爷我最近对什么有夫之妇不感兴趣。那人也没嫁人,只是阴差阳错的进了人家的府里——”林三爷说到这里,顿了顿,随即又开口加了一句,“她还是个雏儿。”

“真的还假的?一个进了人家府里的,竟然还会是一个雏儿?三爷没骗春红吧。”

林三爷没好气的伸手捏了捏春红的脸蛋,引起春红惊呼一声,“什么假的,三爷我游遍花丛,女人是不是雏儿,我只要一眼就能看出来。”

“那倒是,三爷的本事,自然是不必说的。不过听三爷的意思,您看上的那姑娘进了的那府邸,怕是有不安好心的人吧。方才听三爷话里的意思,似乎还没得手,会不会让人捷足先登了?”

“啪——”林三爷狠狠拍了拍桌子,眼冒凶光,恶声恶气的开口,“我都还没尝到冰凝的滋味儿,他玉尧敢!”

“三爷,这男人啊,天天看着喜欢的女人在自己面前晃,哪里有忍得住的哦!要春红说,您啊,要是有法子,还是赶紧将那位冰凝姑娘接到身边的好,说不定晚了一步,第一次就不是您的了!”

“放屁!冰凝的第一次我林三爷是要定了!谁敢跟我抢!我这就去南平侯府要人!”林三爷气冲冲的开口。

林三爷才走了两步,就停下了脚步。

春红见状,眼神微暗,“三爷,怎么了?”

林三爷愤愤的重新走回自己的位置,没好气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我不能去啊!我大哥可是说了,不能因为冰凝,跟南平侯府起还什么冲突,可我只要一想到冰凝还呆在南平侯府,这心呢,就跟猫爪似的,难受的不行!”

“噗嗤——”春红粲然一笑。

要是以往,林三爷早就心神荡漾了,直接跟春红办事儿了。可此时他心里除了冰凝,就没其她心思了,所以压根儿就没什么感觉。

“你笑什么!”林三爷皱着眉头问道。

“我说了,三爷可不要生气啊!”

“尽管说!三爷还是将你当做自己人的!”春红年轻漂亮,而且跟着林三爷的时候还是清官,所以林三爷对她还是有一点包容的。

“三爷,不怪我,那我才敢说的。三爷,您都多大了,怎么还怕自己的大哥呢?”

“你胡说些什么!爷才不会怕自己的大哥呢!只是大哥到底是大哥,爷不愿意伤了兄弟之情罢了!”林三爷最是好面子的一个人,尤其是在自己的女人的面前,哪里能承认自己会害怕自己的大哥呢!这简直就是丢脸!

春红似乎是看出了林三爷的心思,娇笑着开口,“方才是春红说错了。三爷是最有男子汉气概的了,怎么会害怕自己的大哥呢!是敬重,敬重。”

林三爷冷哼一声。也没再说其他的。

“其实三爷,照春红来看,南平侯府的玉小侯爷说白了,也就只是一个毛头小子,一时贪恋冰凝妹妹的美色也有的。其实这事情也不难解决。”

林三爷眼睛一亮,他可因为这件事情苦恼了好一阵子,如今听到春红有解决的法子,如何能不高兴,“好春红,你有什么好法子,赶紧说来,你放心,三爷我一定会好好谢你!”

春红斜睨了一眼林三爷,那一眼带着无限的风情,这才缓缓开口,“三爷可以准备上十个美人给玉小侯爷。十个换一个,玉小侯爷怎么会不同意?况且冰凝妹妹心里又只有三爷,想来玉小侯爷不会不同意的。”

春红的话,让林三爷心头一动,别提,他还真的是挺心动的,在林三爷心里,玉尧充其量就是个毛头小子,自己拿十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换冰凝,他总该愿意了吧!

而且自己给玉尧送了十个美人,这不就是在和南平侯府交好,就算自己的大哥知道也一定会好好夸奖他的!

林三爷越想越觉得这法子好。

林三爷心情好了,对着春红的脸色也好了,一把搂过春红,“爷的好春红,爷真是该感激你给爷出了这么一个好主意啊!”

“春红才不要三爷你的感激,春红是想三爷将春红放在心上!”春红无不娇羞的开口。

林三爷心下一动,在春红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今儿个,爷还有事儿,等到日后空了,再来找你。”

“三爷可得记着自己的话啊!可千万别有了新人,就忘了春红这个旧人了。”

林三爷急着去找美人,随意点了点头,就离开。

一直到林三爷离开,春红才收起了嘴角边的笑意,招来了自己的贴身婢女,“去忠勇侯府报信,就说事情办成了。”

“姑娘,您这么做,万一让三爷知道了,他会不会不高兴啊!”春红的贴身婢女有些担忧的开口。

春红粲然一笑,似乎是有些不解春红的话,“我怎么了?我好心好意的给三爷提意见,他难道不应该高兴?”

“话是这么说,可——”

春红此时懒得听自己的丫鬟说这些大道理,这些道林她怎么可能不懂。

“好了,你想说什么,我明白。只是——”春红的眼底闪过一丝暗光,“我的年纪也渐渐大了,艳红楼谁不知道我春红是林三爷的人,如今有林三爷罩着我,所以一般没人敢欺负我。可我终究有老的一天。到那时候,说不准林三爷就瞧不上我了。

到时候我又该何去何从?

所以我就得趁着三爷对我有兴趣的时候,进林家。可进了林家,就不能缺钱,虽说我平时的体己不少,可这次云夫人可是直接封了五百两过来,事后还哟五百两,你说说,只是说两句话的事情,为何不做。

而且冰凝那贱人,只差将三爷的魂儿都给勾走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除了她,也是一大收获吧。”

忠勇侯府

楚思雅得到春红的消息,高兴的狠狠拍了拍手,“你看,事情办成了!你说,等玉尧看到林三爷带着十个美人给他,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云翎无奈的看了一眼楚思雅,有些头痛的开口,“你这么幸灾乐祸的,好吗?”

楚思雅顿时板着脸,没好气道,“玉尧该感谢我才对!要不是我,他能这么快看清冰凝的真面目?说不定还让人耍的团团转!”

云翎深深的为玉尧感到悲哀,他有预感,就算玉尧这次能够看清冰凝的真面目,可他的脸面到了最后肯定也会扫地。

林三爷的办事效率倒是高的很,很快就凑齐了十个大美人。

楚思雅得到消息后,立马拉着云翎一起去看热闹。

玉尧正因为林三爷送来的十个美人感到头痛呢!如今又看到云翎和楚思雅,下意识的觉得今天有些不妙。

老南平侯可以说是最头痛的了,心里不禁哀叹,有一个不省心的儿子,真真是受累!

老南平侯强打着精神开口,“林三爷,你带着这么多——婢女来做什么?”

暂且就将这些女人当做婢女吧!

楚思雅则是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十个女子,别说这林三爷的眼光确实不错,他挑的十个女子,有容貌艳丽的,有容颜清冷的,有娇小玲珑的……

这十个人站在一块儿,就跟十朵金花似的,很赏心悦目啊!

楚思雅忍不住摸着下巴想,其实玉尧还怎可以收下这十个人,反正他才受了请上,正好可以用这十个女子来慰藉慰藉自己受伤的心灵嘛!

云翎看着楚思雅一双眼珠子不停的转来转去,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小女人现在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她看着这十个女子,只差眼睛冒光了!

林三爷则是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楚思雅和云翎,似乎是觉得有两个外人在场,他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似的。

楚思雅挑了挑眉,“今日我们夫妇来南平侯府,是找玉小侯爷有事儿,不巧,林三爷你正巧在这里,似乎也是来找玉小侯爷的。先来后到,这规矩我们夫妇自然是懂得,所以林三爷又什么话就直接说,没必要犹豫,况且,事无不可对人言!林三爷难道是想——”

林三爷顿时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样,只差没有跳起来了,“云夫人,我虽然不是什么英雄好汉,可也不会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忠勇侯和云夫人若是想留下,也无妨!”林三爷的性子最是不能激,这不,就主动情人留下了。

楚思雅得到目的后,心满意足的坐着,看好戏了。

林三爷心里还想着正事,所以可没有那么多功夫计云翎和楚思雅的在这儿的事儿。

“老侯爷,这可是我精挑细选的十个美人,是送给玉小侯爷的。玉小侯爷看着这十个美人,可还算满意?”

玉尧一惊,他以前虽说也喜欢玩儿,可跟林三爷是一点瓜葛都没有,两人压根儿就没什么焦急!

老南平侯也是一惊,林家这是想拉拢玉家不成?可林家的这个三爷,可以说是最不中用的一个了,平日里只知道胡吃海喝,林家就算要拉拢玉家也没必要派林三爷来吧。

一时间,玉尧两父子心里闪过无数的想法,可对着林三爷,最后还是将那万千的想法都压了下来。

玉尧皮笑肉不笑的开口,“林三爷,我玉尧虽然以前风流了一点,可咱俩似乎还没有这么好的交情,值得你一下子给我送上十个美——婢女吧!”

“其实我今日是想拿这十人跟玉小侯爷要一个人的!”

玉尧微眯着眼睛,心里已然有不好的想法了,“不知道林三爷是想要谁呢?”

“冰凝!”

果然,玉尧的脸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似乎是想要冲上去跟林三爷拼命一般。

“林三爷,你已经害的冰凝家破人亡,如今她好不容易才有了栖身之地,难道就这么一方乐土,你都要毁掉不成?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竟然鞥铁石心肠到这种地步!”

楚思雅暗暗翻了一个大白眼,其实她也挺想问玉尧一句,“你个白痴,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竟然让一个女人迷惑的,连东南西北都不认得了。”

楚思雅越想越奇怪。

就连云翎听着玉尧这话,都忍不住摇了摇头,等到玉尧知道冰凝的真面目,也不知道他会是个什么样子,甚至他会不会因为自己的愚蠢而感到羞愧!一时间,云翎也无话可说了。

“玉小侯爷,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话!我跟冰凝是两情相悦,要不是中间出了一点误会,她老早就是我的人了!难道玉小侯爷还能给自己的脸上贴金,以为冰凝爱的人是你不成!”

林三爷说着,还当着玉尧的面狠狠翻了一个大白眼。

玉尧哪里能容得林三爷这么羞辱他,气的想直接上去跟林三爷拼命了!

还是老南平侯发现不对劲儿,及时拉住了玉尧。

玉尧深吸一口气,按捺下心头的怒火,一张俊美的脸此时也布满了阴霾,“林三爷,你害的冰凝家破人亡,还想逼良为娼,你都能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儿来,我玉尧当一回好人,给人一个栖身之地,怎么,还碍着林三爷你的眼了!”

“啪!”林三爷狠狠拍了下桌子,猛地站起身,恶狠狠的瞪着玉尧,“玉尧,你少挤兑老子!老子虽说不是什么好人,可也是敢作敢当的!你凭什么说老子害的冰凝家破人亡了!是,老子承认,那跟老子有一定的关系,老子和冰凝要办事儿的时候,冰凝他爹好死不死的闯进来,受不了刺激去了!可老子事后,也仁至义尽的帮着冰凝将她爹安葬了,甚至许诺冰凝给她爹守孝三年!”

“你胡说!明明就是你威逼冰凝,她不从,所以才逃跑的!”玉尧这次的火气更大,心里想着的却是,眼前的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的颠倒黑白!要不是老头子在场,他一定要将眼前的渣狠狠打上一顿!

“呸!玉尧,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老子从来都不会强迫女人!你说的事情,老子从来没有做过!老子带着冰凝回到梁都,要不是了老子临时有事离开,没管好家里的婆娘,让她欺负了冰凝!冰凝害怕的逃走,这才撞上你!老子有必要跟你这么废话!”林三爷这回也生气了,压根儿忘记了林大学士的嘱咐,要是别人这么往他的身上泼脏水,他还能忍耐,他就是个没种的了!

玉尧一双风流的桃花眼已经燃烧着浓浓的怒火,“你胡说八道!林俊(林三爷的名字),你少在那里搬弄是非,敢做不敢当!你哈市男人嘛!简直就是个乌龟王八蛋,没种的太监!”

玉尧这话说的是太狠了,林三爷一个没忍住,直接撩起袖子,就要跟玉尧干架,都被人当着面说是没种的男人,他要是还忍得住,他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楚思雅在一旁听着,差点没笑出声来,真的是太好笑了!

都说女人吵架跟泼妇似的,可没想到男人吵架竟然也这么有意思,都说红颜祸水,这话果然不假!

不过很快,楚思雅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儿了,想想她也算是个小美人了,咋就没有人为了她,吵起来呢?真是越想越是觉得不公平。

云翎奇怪的看着楚思雅,方才不还看的眉眼含笑,怎么就一会儿工夫,眉眼间就含了一丝忧愁感慨。

也亏得云翎不知道楚思雅的想法,否则怕是连吐血的心都有了,她竟然还想着多给他找情敌!让他们干架!

楚思雅也只是失神了一会儿工夫,就反应过来了,眼见林三爷和玉尧要打起来了,这才幽幽的开口,“奇怪了,怎么林三爷你的说法和玉小侯爷的完全不一样呢?”

“这还用问,一定是他在信口雌黄!”玉尧恨恨的开口。

“呸!”林三爷朝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吐沫,同样恶狠狠的瞪着玉尧,“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老子虽说不是什么好汉,可也绝对不做这种下三滥的事儿!”

这话倒是真的,林三爷这人虽然很糟糕,可还真的是一口吐沫一口钉,还真没听说过他说假话,在外面虽然名声不好,可这信誉倒是挺高的。

“直接让那位冰凝姑娘叫出来,问问不就得了。”

“好,我这就让你心服口服!来人啊,去把冰凝叫来!”玉尧抬起精致的下巴,对着玉平吩咐道。

“没错,赶紧将人叫过来,也让玉小侯爷你赶紧死心!一个心里压根儿就没你的姑娘,你一直硬霸占着做什么!还有没有一点男人的风度了!”

这男人吵架,才是真的一点风度都没有。楚思雅默默在心里说道。

“你胡说,要是冰凝心里有你,那她怎么会逃跑,你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都不知道羞耻两个字该怎么写!”玉尧气坏了,简直恨不得杀了林三爷!

“呸!老子不是跟你说了,是老子有事没看好家里的婆娘,冰凝被那婆娘欺负的才会逃跑!你少在这里污蔑老子!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冰凝要是真喜欢你,会一直不让你碰她!”

“你个下流龌龊的东西!你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是因为尊重冰凝,所以才一直没有碰冰凝没名没分的,你以为谁都像是似的喜欢霸王硬上弓!还多冰凝的父亲才去世多久,冰凝要守孝!”

楚思雅默默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被这两人吼的,她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玉平神色匆匆的回来,玉尧一心惦记着要在林三爷的面前挣回自己的面子,于是连忙问道,“人呢!”

“不见了。”玉平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一定是你将冰凝捉走的!你怎么能这么无耻!赶紧将人放了,否则休怪我不客气!”玉尧恶狠狠的瞪着林三爷。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老子要是将人带走了,还用得着拿10个美人跟你交换!老子知道了,一定是你们故意的,明明人还在南平侯府,却偏偏说是不在了!你们南平侯府的人怎么能如此无耻!”

楚思雅和云翎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诧异。千算万算,他们都没算到一个姑娘竟然会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云翎八成是有些大男子主义,觉得一个小小的女子,除了待在南平侯府外,她又还能去哪儿。

楚思雅想的则是,自己真是失策,什么都想到了,怎么就没有想到,那冰凝会直接跑路呢!

玉平看着玉尧还跟林三爷吵得厉害,忙不迭打卡开口,“小侯爷了,别吵了,咱们府里的金库也少了一大堆的银票!”

玉尧正要跟林三爷对骂,忽的听到这么一句,愣愣的回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玉平看着玉尧难以置信的模样,一时间倒是有些不忍心了,可是不知想到了什么,咬了咬牙,开口道,“小侯爷,您可是将府里的中馈都交给了冰凝,昨夜守着金库的人说了。冰凝昨天给他们送了吃食,然后他吃着吃着就晕倒了,醒来之后,金库里就少了一堆的银票。”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就连林三爷也晃过神来,这人不就是在说,是冰凝偷了南平侯府的金库。

老南平侯叹了一口气问道,“损失有多少。”

“还没清算,不过确实是损失了不少的银票,估摸着应该也有十万两吧”玉平想了想道。冰凝也真是会偷,专门偷大面积数额的银票,一拿还拿了大把。

“不可能,冰凝怎么会这么做。一定是你搞错了。”玉尧不可置信大开口。

林三爷这次倒是难得的跟玉尧站在一个阵地了,他也死命的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冰凝不是这样的人,她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人!”

楚思雅冷哼一声,都是明摆的事情了,这两人竟然还不相信,真不知道,这两个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还是说,冰凝已经将他们的魂魄都勾走了,否则事实都已经摆在他们面前了,他们还是一点都不相信。

“林三爷,人已经不在南平侯府了,就劳烦你带着这十个婢女离开吧。”老南平侯颇有些疲惫的开口。

他算是造了什么孽,这儿子怎么就不知道省心一点呢!

林三爷心里其实还是觉得冰凝就在南平侯府,他还想说要搜一搜南平侯府呢!不过,好在,他还有一点理智,没有这么蠢的,将这种话说出来,可他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给老南平侯行了个礼,就离开了。

玉尧大受打击般的一直站在原地,似乎怎么都不肯相信他听到的。

云翎看到自己的好兄弟成了这样,心里也隐隐不是滋味儿,“冰凝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她确实是跟林三爷要苟且之际,让她父亲撞个正着,她父亲才去世。然后她随着林三爷进梁都,又被林三爷的正室徐氏折磨,然后逃走。最后才遇到你。”

云翎说完,见玉尧还是一副傻愣愣模样,摇了摇头,跟老南平侯告辞后,就离开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玉尧自己想明白。

谢谢zhonghongcpa秀才投了1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