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欠条 选妃/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看着林三爷和冰凝深情款款的相拥在一起,心里除了恶心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词来形容了。

冰凝到底是把男人当成什么了,她怎么能随时随地的对着一个男人发情。

云翎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是从心里感到恶心。

老南平侯见状,哼了一声,转过头,懒得再看眼前两个人。

玉尧却一直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两个人,他忍不住想自己当初到底是有多有眼无珠,此会觉得冰凝是个好女人!

眼前的一切,真是狠狠打了他一巴掌,简直是打的他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这个女人,从前都是深情款款的凝视着自己,被她盯着,似乎她的眼里就只有你一样。

可现在玉尧才明白一个道理,对冰凝来说,她可以对任何一个男人深情款款,只要那个男人对她有用!

一时间,玉尧也不知道是不是悲哀,就这么直直的笑出声来。真的是笑出声。太好笑了,真的是太好笑了。

“林三爷,这是我南平侯府,还轮不到你在这里诉衷情吧!”玉尧冷冷的开口道。

林三爷这才从美人在怀的沉迷中清醒过来,可是对着玉尧却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玉小侯爷,冰凝是我的女人!我今日要带走她!”

“三爷,冰凝一直都只是您一个人的女人,冰凝心里只有你一个。之前是夫人要害冰凝,所以冰凝只能逃离,否则都等不到三爷,怕是就要死了!

可冰凝万万没有想到,玉小侯爷竟然将冰凝困在南平侯府。

不过冰凝一直记着自己是三爷的人,所以一直为三爷您保持着清白的身子。”

冰凝一边说,一边撩起自己左手的袖子,入目处,赫然就是一颗鲜红艳丽的守宫砂。

林三爷在看到那颗代表女子贞洁的守宫砂,看着冰凝的眼神是愈发的温柔,简直能滴出水来。

同时,林三爷看向玉尧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挑衅!

楚思雅简直是大开眼界的看着冰凝,什么叫做树不要皮则必死,人不要脸则无敌!这冰凝当着当事人的面,竟然能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她简直要说一句服了!

楚思雅死死的盯着冰凝,似乎是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丁点心虚,可惜冰凝的神色太真诚,真诚的简直让人觉得,冰凝说的都是事实。

楚思雅不想再看这女人,说谎都不用打草稿,而且还能让人觉得是事实,这种功夫,也算是厉害了,她楚思雅自愧不如。

“你个贱女人,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明明是你——”

“玉平!”玉尧淡淡的开口。

冰凝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可随即再次委屈的看着玉尧,“玉小侯爷,冰凝的心里就只有三爷一人。你的深情厚谊,恕冰凝无法报答了。”

“冰凝,你跟他说这些做什么!爷知道,你心里就只有爷一个!”

林三爷说着,骄傲的看着玉尧,好像一只斗胜了的大公鸡似的!

“玉小侯爷,你不是这么输不起吧!”林三爷挑衅的开口。

“不要脸的人,我楚思雅见过不少。可像你这么不要脸的,我也真算是生平仅见了。”楚思雅盯着冰凝,无不嘲讽的开口。

“云夫人,我知道您的夫君与玉小侯爷是好兄弟,我——我伤了玉小侯爷,您生我的气,可——可——可冰凝的心中只有三爷,情之所钟,冰凝也没法子啊!”冰凝咬着下唇,眼泪是说下来就下来。

“你——”楚思雅就算再好的脾气,也气的不行了,这女人颠倒黑白的本事竟然这么厉害!简直是让人恨不得直接撕了她那一张虚伪的脸!

林三爷拍了拍冰凝的肩膀,这才看向楚思雅,“云夫人,这是我和玉小侯爷的事儿,您作为局外人,还是不要插手了。”

楚思雅看着林三爷那副白痴的模样,冷冷一哼,撇过头,懒得再看,她倒是要看看,这人将来会不会后悔!她就等着这人后悔!

“玉小侯爷,我看你也不是这么输不起的人,要不,我回去就将那十个美人给你送过来?”林三爷转而对着玉尧开口。

玉尧没有回答林三爷的话,重新将目光投向冰凝,“你愿意跟他走?”

冰凝眼神闪了闪,似乎是有些不敢面对玉尧,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她如今除了跟林三爷离开,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徐氏就算厉害,可她只要牢牢的抓住林三爷,想来也能在林三爷的后宅有一席之地。

“冰凝的心里只有三爷,玉小侯爷不要再多做纠缠了。”

这话就等于是在回答玉尧的问题了。

“你不要后悔你今日的决定。”

“我说玉小侯爷你怎么就这么输不起!我说,这女人心里有谁,那是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你没三爷我厉害,冰凝不喜欢你,这有什么好输不起的!”林三爷语气颇有些鄙夷的开口。

楚思雅差点没有喷死林三爷。这人真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其实楚思雅觉得,林三爷怕是真没有多喜欢冰凝,要说一开始,也就只有三四分的兴趣,可后来,多了一个玉尧,有人跟他抢了。他好胜的心就被挑起来了!

现在眼见冰凝选择的人是他,大男子的心理被满足了,怎么可能不欣喜若狂,好好的在玉尧的面前炫耀!

玉尧深深的凝视了一眼,这一眼包含了太多,更多的是一种决绝,还有醒悟。

“你既然想跟林三爷走,我自然不会拦着。林三爷也没必要再送十个美人来,我玉尧也不是没见过女人的!只是有一点,这冰凝可是偷了我南平侯府不少的银票和金裸子,这可是人赃俱获的。”

“你想如何?”林三爷不是傻子,自然是听出了玉尧想要赔偿的心思,其实那一点点赔偿,林三爷也不会放在眼里。

“这件事要么到官府解决,要么就私下解决,不知道林三爷你想如何解决?”

废话,当然是要私下解决了,这种事情闹到官府,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林三爷的女人竟然偷人家的银票和金裸子,他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了!

想至此,林三爷有些不悦的看着自己怀中的冰凝,这女人这么这么眼皮子浅呢!

冰凝很快察觉到林三爷的不喜,立马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依偎在林三爷怀里,瑟瑟发抖,就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般。

林三爷立马安抚性的拍了拍冰凝的肩膀,想想也是,冰凝原本在柳州那么个破地方,想来是没见过什么好东西,一时间被新鲜的事物迷了眼睛也是有的,他是冰凝的男人,自然该好好为她善后才是。

“玉小侯爷就直说吧,想如何私下解决这事情。”

玉尧淡淡一笑,“玉平,将林三爷女人偷得东西说一下。”

楚思雅眼神闪了闪,玉尧此时竟然称呼冰凝为林三爷的女人,这是讽刺呢?还是他真的已经完全放下了。

“是!林三爷的女人一共偷走了银票有五万两,再加上金裸子,算起来,起码有五万五千两了!”

饶是林三爷做了心理准备,可也万万没想到冰凝竟然偷了这么多东西!这简直都让他有些大开眼界了!

“三爷,不如,你说说,该如何私下解决好了?”玉尧似笑非笑大的开口。

此时的玉尧哪里有方才受了打击的模样,整个人又恢复了在商场上的精明!

“这些东西想来已经重新回到玉小侯爷的手上了吧!”良久,林三爷才挤出这么一句话。

“真是好笑,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偷了东西的人,主人家自己将东西全都追回来,偷东西的人就不用受处罚了!这是什么道理!”楚思雅逮到机会狠狠的挤兑林三爷,不把他挤兑的,哑口无言,楚思雅今儿个心里绝对是不舒服。

云翎眼底藏着浓浓的宠溺,无论楚思雅做什么,他都会在背后撑着。

林三爷咬了咬牙,生怕玉尧会狮子大开口,要知道,他虽然是林家的三爷,皇后的亲弟弟,可实际上,林家自诩为书香世家,林家还真的不算是富裕。

方才他也就想着赔偿五六百两,可一听冰凝竟然偷了这么多东西,若是想善了,这钱就不可能少了!

冰凝明显察觉到林三爷的态度有些不对,再次哽咽起来,“都怪冰凝一时糊涂,冰凝原本是想拿上一点银票逃跑,去见三爷的,明明只是随手一抓,谁知道——呜呜——”

林三爷原本还有些责怪冰凝,可一听冰凝的话,顿时感动不已。

怜香惜玉之心升起了,银子在林三爷的眼里也什么都不是了,“玉小侯爷尽管说,要多少赔偿!我替冰凝还了!”

“不多,就五千两吧。”

五千两,这简直比林三爷一开始想的,整整翻了十倍啊!林三爷一时间也觉得头晕脑胀,恨不得立即晕过去算了!

楚思雅见状,立马开口,“不就是区区的五千两,林三爷怎么会将这一点点银子放在眼里呢?”

楚思雅一看林三爷的脸色就知道,这五千两对林三爷来说,绝对是一个大数目,她现在真是巴不得这林三爷直接应下了这五千两,然后倒大霉呢!

云翎这时候也补了一刀,“怎么,林三爷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好,难道是拿不出这五千两不成?”

林三爷这人,最是不能被激,云翎这么一说,林三爷立即大声开口,“笑话!只是区区的五千两罢了!我难道还会放在眼里不成!”

玉尧挑了挑眉,扬声道,“好,既然林三爷同意了。玉平,赶紧准备一份协议。”

林三爷涨红了脸,不甘的看着玉尧,“难道玉小侯爷还不信我不成!以为我会赖掉这五千两!”

“林三爷说的是哪里的话。只是玉某平时喜欢做生意,要是有人欠了玉某的银子,无论是谁,可都得立下欠条。否则,玉某的生意该如何做?林三爷你既然决定会还玉某的银子,写下一张欠条又有何妨呢?”

林三爷被玉尧挤兑的,是什么都不敢说了。要是再说下去,不就成了,他想赖账了!

林三爷看着写好的欠条,只觉得头皮发麻,五千两啊!整整五千两啊!要知道他平时一个月的月俸也就只有一百两!五千两可是他五十个月的月俸了!

“林三爷,这印泥可都给你准备好了,你怎么还不按手印?”

林三爷此时是骑虎难下了,咬咬牙,狠了狠心,在欠条上按了手印。

“林三爷果然是个爽快人。林三爷你尽管放心,我玉尧也不是一个不通情达理的人,欠条上写明了,这五千两银子,我允许你拖欠两个月。”

林三爷此时越想越觉得心疼,五千两银子,他可以买上多少个水灵灵的小美人,而且肯定是个个干净,都是雏儿!

可如今,五千两银子,就只换了怀中的一个了女人,这简直让他快要呕血了!

冰凝察觉到林三爷的眼神有些不对,眼神暗了暗,将头全都埋到了林三爷的怀里,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林三爷如今也没有了继续炫耀的心思,直接带着冰凝离开。

林三爷和冰凝离开后,玉尧才浑身疲软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你们说,我是不是很没有用?我竟然让这么一个女人骗的这么惨?”

此时的玉尧哪里有方才对着林三爷的精明,整个人就像是落水的狗被救上岸之后,一丝力气都没有。

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老南平侯也不愿再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怕玉尧的肩膀,“事情过去就过去了。那种女人,以后也别想着了。”

“爹,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你说,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听你的话呢?”玉尧此时忍不住回忆从前的事情,他爹可是不止一次跟他说过,冰凝不是一个好的,可他却总觉得是自己的爹对冰凝有偏见,对他爹的话,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如今——什么叫做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他是完全明白了。

云翎起身,面色复杂的走到玉尧的面前,语气低沉,“玉尧,以前咱们多大的难关都一次次的过去了,这一次明明什么都没有,不是吗?”

“好兄弟,这不一样,以前那些好歹说是大事,我玉尧就算为了那些事情没了命,我眼睛都不眨一下!

可如今,我竟然被一个女人蒙住了眼睛,我就跟傻子似的,被她耍的团团转,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是个什么感受,我——”

玉尧越说,脸上的神色就变得越低迷,最后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显然,这次冰凝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很大。了

“我第一次见到你,忍不住想,这是从哪儿来的贵公子,周身贵气,耀眼就像是天上的太阳一般。”

就在气氛凝滞之际,楚思雅突然开口。

玉尧浑身一震,可还是丧气的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

“那是第一眼。可后来,你一开口,那些惊艳就全都没有了!只剩下从哪儿来的这么一个自恋狂魔,简直是太让人讨厌了!”

玉尧苦笑一声,“原来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那么讨厌我?”

玉尧心道,他当初是得有多讨人厌啊!

“讨厌?说实在的,还真有。讨厌你那时候的高高在上,讨厌你那副拽上天的样子。不过我在讨厌你的同时,也是有些羡慕你的。”楚思雅开始回忆第一次见到玉尧的情景,顿时有些气的牙痒痒,实在是那时候的玉尧太让人讨厌了,说的那些话,简直让人恨不得打爆他的头,让他狂,让他狂!他凭什么那么狂啊!

“羡慕?我有什么好羡慕的?”玉尧也不会忘记第一次见到楚思雅的情景。他可一点都不觉得楚思雅会羡慕他的身份,她不是那样的人。

“羡慕你的恣意,羡慕你的潇洒!那时候的玉尧,鲜衣怒马,是个妥妥的男子汉大丈夫,风流潇洒的公子哥儿?可如今呢?

玉尧说实话,云翎方才的话么说错,不就是一个女人的事儿,你有必要放在心里一辈子,甚至永远都过不去那个坎儿?难道你还要因为冰凝那女人终身不娶?”

“那怎么可能!”玉尧现在是伤心,可他从来没想过什么终身不娶的事儿,他要是真的一辈子不娶妻,那他南平侯府由谁来继承!他玉家的香火该怎么办!

楚思雅挑了挑眉,“既然你没打算一辈子不娶妻,那你如今这样子是做什么?玉尧,你可知道,你越是表现的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就越是让人觉得你直到现在都没有放下冰凝。

我说句难听的,我看你如今这深受打击的样儿,我还真的要以为,你对那冰凝是真爱呢!”

真爱?玉尧不禁有些迷惘了,他对冰凝是真爱吗?

可说句实话,他真的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娶冰凝当自己的正室,甚至冰凝有意无意的想要勾引他,他也是都忍住了诱惑,做了君子,坐怀不乱。

要是楚思雅知道玉尧心里的真实想法,怕是会感慨一句,其实玉尧也就是个连自己感情都分不清的笨蛋!

“玉尧,要说你真的不会为这件事伤心,说实话,我不是很相信。这种事情搁在哪个男人的身上,他都会心里不舒服。

可有一点,就算心里不舒服,那也得有个度。你为了冰凝那种表里不一,做作下贱的女子萎靡,一蹶不振,那我真得送你一句,你还真是一个傻子了!那女人值得你这样吗?”

云翎见楚思雅还想再说,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先别说了。过犹不及,她说的,给玉尧的冲击够大了!

忠勇侯府

楚思雅觉得,从她和云翎回忠勇侯府开始,云翎就没对劲过,老是莫名其妙的盯着她,直把她盯的浑身都要冒冷汗了。

最后还是楚思雅受不了,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的问,“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你倒是将第一次见到玉尧的情景记得听清楚的啊!”云翎颇为阴阳怪气的开口。

楚思雅就算是哥傻子,也能听出云翎语气里浓浓的醋味儿,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感情云翎是吃醋了,还是吃玉尧的醋!这都哪跟哪儿啊!

“玉尧那副拽了吧唧的模样,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其实当时我还在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呢!”

云翎本来听着前面半句话,顿时有些心情不爽了,什么叫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玉尧,这话怎么听,怎么让人觉得不舒服。

直到听到后面一句,云翎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不少,嗯,原来玉尧在小女人的心里事儿讨厌的人!

嗯,果然玉尧就比不上他!

这时候,云翎很不厚道的将自己和玉尧作比较!

楚思雅明显感受到云翎身上冒出的喜悦泡泡,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谁说只有女人是喜欢听甜言蜜语的!看,男人不还是一样喜欢。

“那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云翎决定继续从楚思雅的身上找平衡。

第一次和云翎见面的情景,楚思雅当然更忘不了了。

“记得,你满脸的痘痘,整个人就跟鬼似的,我想忘记都困难。”

云翎原本有些放晴的脸,一下子就晴转多云,变得不好看起来。这小女人竟然就只记得自己满脸痘痘的事儿!她难道忘记了,他们当初相遇时候的了美好了嘛!

看着云翎黑下来的脸,楚思雅暗道不好,果然,做人就不能这么诚实的说实话,看,她一说实话,就让某个小心眼的男女热不高兴了。

“其实我们第一次相遇,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你一拳就打死了一只老虎!当时我可佩服你了!”楚思雅倒是没有说谎,当时,她确实是很佩服云翎,心道,自己竟然还遇上了打虎英雄,别提有多兴奋了。

可兴奋的心情在看到云翎的那张,全是痘痘的脸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当然,这话也没有比要跟云翎说了。

云翎一听,脸上的阴霾退去,重新带上了笑容。

楚思雅暗暗松了一口气,她怎么觉得,自己嫁的丈夫,貌似好像有些幼稚呢,自己对他,倒是真有些像是在哄孩子一样。

接下来的日子,楚思雅倒是一直注意着林府的动静,林三爷因为冰凝欠了五千两银子,这几日真可以说是砸锅卖铁了!据说,林三爷竟然都开始去抢他原配夫人徐氏的嫁妆。

徐氏原本就是个泼辣厉害的,女子的嫁妆本就是属于自己私人的财产,就是夫家也是没资格去动的!

徐氏也不是那么小气眼皮子浅薄的人,若是林三爷真的是有什么重要的用途,她肯定是会将自己的嫁妆拿出来。一点都不会藏私!

可再知道林三爷要钱是为了什么以后,徐氏要是还将自己的嫁妆拿出来,徐氏真心觉得她是个傻子了!

冰凝!冰凝!又是因为那个狐狸精!

徐氏真的是要恨死了,她当初怎么就没下狠手,直接了解了狐狸精!

“你到底放不放手!你都是爷的人,爷如今只是动用你一点嫁妆!你有必要这么要死要活的!”林三爷见徐氏带着一堆的人守着她的嫁妆,他就算是想抢,一时间也下不了手,担心会惊动其他人。只能狠狠的开口道。

徐氏毫不示弱,同样恶狠狠的看着林三爷,“你要是拿钱有什么正当的用途,就算把我的嫁妆全都拿走,我都不会说上一句话!可你现在拿我的嫁妆是要做什么?就因为冰凝那贱人!呵,一个跟过了玉小侯爷的破烂货!也就只有你这种傻子才会把她当什么冰清玉洁的好姑娘了!早不知道让人用过多少次了!”

冰凝还没进林府,林三爷将她安置在外面的宅子,心想,等自己还清了玉尧的五千两,再将她接回府。

幸好冰凝此时不在这里,否则对着林三爷哭诉一番,徐氏和林三爷怕是马上要动起手来!

可饶是这样,林三爷还是气得不轻,恨不得将徐氏生吃活剥了!任谁会想听到自己的女人曾经属于过其他的男人!

“你个贱妇!你给我住嘴!你今天要是再不让开,休怪我直接打杀了你!”

徐氏跟林三爷夫妻多年,更是为他生下了两个儿子,只是如今两个儿子都在外地求学,她真是玩玩玩没有想到,她丈夫,今儿个竟然要为了两个狐狸精打杀了她!

“我不活了!不活了!人家嫁的丈夫,都是拼命的想法子,封妻荫子!可我的丈夫倒好,竟然要为了一个外三路的狐狸精,要我的命!我还活着做什么!做什么啊!好,既然你都想要我的命了,那咱俩就一起死吧!”

徐氏说着,就恨恨撞向林三爷,跟他拼气命来。

徐氏身边的人一见徐氏跟林三爷打起来,双方的人马也随着主子一起打起来,动静闹大了,将林富现在当家做主的林大学士也惊动了。

后来的事情,自然是不言而喻,林三爷做的那些丢人至极的事情,就在林府传开了。

就连宫里的林皇后也听到了消息。

楚思雅在听到这一切的时候,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未放在心上。不过想想,有徐氏这么个战斗力十足的,冰凝怕不是她的对手,否则也不会在进林府没多久,就弄得要逃走。

至于林三爷,他如今对冰凝有兴趣,所以愿意为她还五千两,愿意为了她和自己的结发妻子干架,就是不知道这份兴趣能维持多久。

*

“你个蠢货!本宫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一个贱人罢了,你是林家的三爷,什么美人没有,偏偏要看上那么一个贱人!你竟然还为了一个贱人跟自己的结发妻子动手!还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你是不是不气死本宫,你不舒服!”林皇后狰狞着一张脸,恶狠狠的瞪着林三爷。林皇后不年轻了,眼角边的皱纹是用再多的胭脂水粉也遮不住了。因为生气,所有的皱纹都挤在了一块儿,看起来更显老态。

林三爷扁了扁嘴,他这个姐姐还是跟以前一样,就是喜欢摆威风,爱说教。

林大学士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对林三爷,他也真心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可事情都出了,他还能说什么。

朱齐佑目露嘲讽的看着跪在地下的林三爷,他这个三舅老爷从来就不是一个脑子清楚的,看看他做的事儿,简直能让人笑掉大牙!

“大哥,你立即去把那贱人处死!”林皇后也懒得再继续骂了,她这个草包弟弟,她是一点都不奢望他能头脑清醒一回了。

可这次林三爷的脑子很清醒,他猛地抬头,死死的瞪着林皇后,好像他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亲姐姐,也不是那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一般,“谁都不准动冰凝!姐姐,你要是敢动冰凝,我就立马陪着冰凝一起死!”

“你个孽畜,赶紧给我闭嘴!”林大学士差点没气晕,他这个三弟,虽然一直以来都比较糊涂,可也没见他糊涂到这种地步!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跟他林家最大的依仗顶着干,他到底是想做什么!

比林大学士还要生气的,则是林皇后!

乾风帝和太后总是给她脸色看,行,她任命了。谁让两个都比她一个小小的皇后大!

可林三爷是谁?是她的亲弟弟啊!一直靠着林家和她的余荫才能获得如此潇洒恣意,否则他以为外面的人谁会给他面子!

林皇后被气的只想说一句,你要想死就赶紧去死吧!本宫不拦着你!

可林皇后在接触到林三爷不屈的目光,只能将这些话全都咽下去。到底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弟,自己没进宫前,也是真心疼爱过这小弟的、

而且爹娘去世前,也是嘱咐过她,要好好的照顾这个最小的弟弟。

林皇后压下心头的怒火,恨恨的一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本宫不管你了。你欠玉尧的五千两银子,就由公中出。”

林三爷一听,眼睛顿时亮了,他就知道自己这姐姐是最疼爱自己的!

“姐,我就知道,你是最疼爱我的!”

林皇后冷笑一声,自己达成了他的心愿,倒是成了最好的姐姐了!

“本宫话还没有说完,你急着开什么口。这五千两银子可不是白送你的。这世上也没这么好的事儿!你听好了,你原本的月俸是100两,大哥和二弟疼你,本宫知道,你一般都是直接在公中拿银子,只是随意的记一下。

可今儿个,你给本宫听好了,以后你每月的月俸只有20两银子,还有在你还清这五千两之前,公中不会再多给你一两银子!大哥,这是本宫的话,你回去也就这么做!”

“姐,你怎么能这样,我——”

林皇后挥了挥手,她已经不想再听林三爷说什么了,“你要是不愿意,也可以。”

“真的,姐,我就知道——”

“你也别知道了。本宫不想听。你要是还想过有钱的日子,也行,把那什么——”林皇后皱着眉头,她还没怎么在意那贱人的名字。

林大学士连忙开口,“是冰凝。”

“对,把冰凝那贱人给本宫了解了。”

“不行!”林三爷想都不想的开口。

“行,既然你对你贱人这么情深义重,本宫也不拦着你。你以后就过着没钱的日子吧!”

林三爷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在说些什么,可林皇后此时已经是完全不想听了,对这个被美色迷了心智的弟弟,她也已经无话可说了。

“下去。你要是再多说一句,本宫直接让人去了解了那贱人!”

林三爷这才一句话都不敢再多说,闷闷的起身离开。只是心里还在不断的想,他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没钱的日子,他真的是一天都过不下去啊!

林皇后深吸一口气,不愿再想林三爷那不中用的!

“大哥,本宫给佑儿准备的正妃和两名侧妃,你觉得如何?”

说起正事,林大学士也不禁肃穆起来,淡笑,看着朱齐佑,“其实这还得看皇长孙的意思才是。”

“大舅老爷说笑了。祖母替我相看中的女子,一定是最好的,我怎么可能会不乐意呢!”

林大学士的眼神闪了闪,朱齐佑似乎是对林皇后言听计从啊,只是不知道是真从还是假从了。

林皇后倒是开心的不行,自己的孙儿跟她是一条心的,这让她如何能够不高兴。

“好!好!真不愧是本宫的好孙子。大哥,你也说说你的想法。”

林大学士这才开口,“娘娘为皇长孙挑的正妃是虎豹将军徐飞汗的嫡女徐英若,虽说这存了拉拢徐飞汗的心思。可他是武将,性子到底是有些——而且徐英若据说是从小被徐将军当做男儿一样养大的。她既然嫁给了皇长孙,以后出门跟人交际就是不可避免的了,可依着她的性子——”

林大学士说的倒是够委婉,可说白了,不看好徐英若。

林皇后沉吟了一会儿,“大哥你说的这些,本宫其实也都想过了,可徐飞汗在军中的影响力只逊色于上官无敌。上官无敌因为上官冰的事情,已经告老还乡,所以现在军中,徐飞汗的影响力更大了。要拉拢他,总不能让他的女儿做侧妃吧!恐怕这就不是结两姓之好,反倒成了结仇!”

林大学士闻言,不再开口,听林皇后话里都要意思,他也明白了,徐英若是注定要当皇长孙的正妃了。

“大哥,不如说说对两位侧妃的看法。”

“娘娘,为皇长孙挑选的两位侧妃,一位是孙丞相的嫡女孙思颖,另一外,则是内阁新进的齐大学士的女儿齐凝。这两位人选——”林大学士不禁顿了顿,似乎是在考虑该如何开口一样。

“大哥有话就直说,咱们都是兄妹,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娘娘,丞相的女儿就算是给皇子做正妃也是使得。还有齐大学士的女儿也是同样如此。”

“正妃?她们两个配吗?孙思颖,她今年都已经多大了?都跟佑儿年岁一般,而且她一直痴恋忠勇侯云翎,真当所有的人都是傻子,不知道?本宫心里就一清二楚,丞相府的千金小姐,竟然连一点礼义廉耻都不知道,真真是丢尽了丞相府的脸!”

林大学士闻言,默不作声。

朱齐佑的眼底却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还有齐凝,她的脾气怎么样,谁不知道!一个被宠坏了的千金大小姐!还被铁燕儿给抽了一鞭子,虽说是治好了,可到底怎么样,谁知道呢!本宫肯给她一个侧妃之位,她就该偷笑了!”

推荐基友爽口云吞新文:穿越之田园女皇商,旧文:王妃还俗王爷请接驾,旧文已经火热完结,各位亲可以移驾去看看哦

谢谢钟有凤书童投了2张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