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狠狠打脸(二更)/重生空间之田园医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思雅呆愣之后,就是觉得惊奇了,没错就是觉得惊奇。

这燕南天的自我感觉是不是太好了一点啊!他到底是哪来的脸觉得,只要是他说的话,云翎都会听!

大大方方的带着他一家子,对了还有一个孙思颖来忠勇侯府,竟然还能大言不惭的开口说什么,让孙思颖当云翎的侧妃?他是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了是吧!

云翎同楚思雅一样,经过一开始的错愕之后,就只剩下好笑了。

燕南天还一点自觉性都没有,甚至深深的觉得他说的都十分的有礼!

燕南天微微抬起下颚,语气轻蔑的开口,“事情就这么定了,你赶紧选个日子,去孙丞相府下聘!”

“是该选个日子去下聘。”云翎幽幽的开口。

楚思雅相信云翎是绝对不会娶孙思颖的,所以到是也挺好奇云翎到底想做什么。

燕南天想的则是,果然,自己的儿子就该听他的!早知道就不该先说孙思颖的事儿,应该先让云翎帮他官复原职!

燕南天做守门小卒的日子,实在是太难过了,个个都排挤他,所有的脏活累活全都是他一个人干!

孙思颖是主动找上来的,言明,她可以帮着燕南天官复原职,可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她要嫁给云翎当平妻!

孙思颖一听云翎答应,差点喜极而泣,秋水般的瞳眸含情脉脉的看着云翎,娇颜上浮现两抹红云,好不惹人怜爱。

“姐姐,你放心,虽说我是以平妻之礼进府的。可我时时刻刻都记得,你是大,我是小。以后我一定会好好侍奉夫君和姐姐的。”孙思颖对着楚思雅温柔的开口,似乎真的将自己贬到了尘埃,事事都以楚思雅为先。

楚思雅冷笑一声,孙思颖可一点都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害,相反,从她以前不断利用上官冰,在败坏上官冰名声的同时,很好的给自己塑造了一个美好善良的形象,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孙思颖绝对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害!相反,这人心思深沉的可以!

如今对着自己唯唯诺诺,好像将自己摆到了滴入尘埃的形象,可实际上,她不过是看准了云翎现在心中只有她,她表现的那么大方那么无害,不就是给云翎看的!

好让云翎知道,她孙思颖是多么的善良大方,处处委曲求全!

孙思颖一直期待地看着云翎,希望能从云翎的眼底看到一丝动容!

她可是丞相的女儿,为了他,她更是多年不嫁!如今为了她,更宁愿以平妻嫁进忠勇侯府!这男人为何就不愿意多看她一眼呢!

云翎的眼神很平静,甚至连一丝波动都没有。孙思颖最脚边温柔的笑意几乎要维持不住了。

楚思雅见状,不禁有些好笑。

良久,云翎才淡淡的扫了一眼孙思颖。孙思颖还来不及高兴,就被云翎打下了万丈深渊。

“你表错情了。我云翎此生只会有一个女人,那就是我的妻子。”

孙思颖想说,你方才不是已经答应了吗?怎么又反悔了?男子汉大丈夫,你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呢!

孙思颖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说,可云翎却没有心情听。

他对女人一向都没有什么耐心,当然楚思雅除外。哪里有那闲工夫听孙思颖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云翎淡淡的看着燕南天,“你不是想娶孙思颖吗?尽管娶。只是你别忘记,我娘才是你的正妻。孙思颖就算进门,也只是平妻!

云翎的一番话,让孙思颖羞愧的恨不得立即去死!她方才高兴了一大半天,全都是白高兴了,云翎竟然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娶自己,他——他竟然是让燕南天这个糟老头娶自己当平妻!他怎么可以怎么侮辱人!

一时间,孙思颖只气的浑身都在发抖了。

燕南天也让云翎的话雷的不轻,久久没有回过神。

杨氏和燕娇原本还在看燕白的伤势,可一听云翎的话,也呆住了。

杨氏是最先反应过来的,立即尖叫,“不行,不行!这怎么可以!”

楚思雅好笑的看着杨氏,“你是谁啊?你能不能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个妾,你男人要娶谁当平妻,你有什么资格插嘴!”

妾,这个字,同样是杨氏心里最大的痛,她从进燕家的门起,就没有什么当家主母,她的日子别提过得有多快活了!

可如今“妾”这个字从楚思雅的嘴巴里说出来,杨氏只觉得难堪至极,脸上仿佛被人扇了无数的耳光,简直是难堪至极!

“你——你——”杨氏气的伸出手指指着楚思雅,那眼神凶恶的恨不得直接吃了楚思雅。

楚思雅目光一寒,直接对着清风道,“清风,有些人不懂规矩,你给我好好教导一下,让她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清风立马兴奋的应道,“是,夫人!”

清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杨氏身边,举手狠狠的删了杨氏十几个耳光,对这老女人,他早就看不惯了!贱人!贱人!贱人!这种贱人就是该被好好打脸!

楚思雅只觉得那清脆的打耳光声,真的是动听极了,简直是比天籁还要动听啊!

也不知道清风打了杨氏多少个耳光,才停下。

只是再看杨氏的脸,真的成了猪头脸,哪里有半分之前的柔美娇柔。

“你——你放肆!”燕南天气的浑身都在发抖,早就清风动手的时候,流月和齐管家就很有默契的分别制住燕南天和燕白,等清风打完耳光,他们也就恢复自由了。

燕南天看着杨氏肿起的脸,心里好似被滚烫的油烫了一遍似的,痛的他五脏六腑都纠结起来了。

楚思雅好笑的看着燕南天纠结的模样,直到现在,她才真的相信,燕南天对杨氏是真爱,看,杨氏如今都成了猪头脸了,可他竟然还能含情脉脉的看着杨氏,眼底满是痛心,除了真爱,哪里还有其他的愿意呢。

可惜燕南天的这份真爱,忠勇侯府的人是没有一个能够欣赏的,相反一个个的都是恶心的快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孙思颖才懒得管杨氏是不是被打,她也不管燕南天此时有多心疼,她只觉得自己此时可怜极了,为什么,为什么云翎要这么对她,她只是爱他,她有错嘛!

“你们两个贱人!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我娘说到底也是你们的长辈,你们——”燕娇一看到杨氏的脸肿成了猪头,一颗心痛的不行,扯着嗓子厉声吼道。

“你给我闭嘴!什么长辈的,我看你脑子八成是被驴给踢过!一个妾,算哪门子长辈!”这燕娇也是个没脑子的,楚思雅懒得跟燕娇纠缠下去,到时候烦的肯定是自己。

燕娇一张原本还算是娇俏的脸顿时扭曲了,五官好像都错位了一般,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

楚思雅连个眼神都懒得给燕娇。

燕娇恨啊,她真是恨死了,她最讨厌的,就是楚思雅和云翎这种态度,好像他们都是地上的泥一样,而她们却高高在上!凭什么!这都凭什么!都是一个爹生的,凭什么待遇却完全不同!

“翎,我——”

“孙小姐,我很好奇,你在闺阁,到底有没有读过《女戒》《女则》,你一个还没出嫁的姑娘,竟然对着有夫之妇说什么情话,你到底知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

楚思雅懒得再给孙思颖什么好脸了,这种人是典型的给脸不要脸啊!而且,人家今天摆明了上门来抢她的丈夫,要是她还退让,那她真的要成忍者神龟了!

孙思颖一张芙蓉面涨得通红,蠕动了一下嘴巴,她很想反楚思雅的话,可她也不能不承认,其实楚思雅的话没有说错,她今日的所作所为确实是很不符合礼法!

可她现在哪里还有工夫管什么礼法!她这辈子,从见到云翎的第一眼,心里就只认定了云翎,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而且林皇后竟然还派人来了孙家,要替皇长孙纳她为侧妃,虽说父亲和母亲一定不糊答应,可她也不能冒险啊!尤其是父亲,最近一直念叨着,她的年纪已经大了,让她娘赶紧给她找人家!

孙思颖怎么可能愿意找什么人家呢!她这辈子就是认定了云翎!她唯一想嫁的男人也只有云翎!

无论如何,她今天一定要云翎答应娶她!

孙思颖的眼底闪过一丝势在必得!

楚思雅见状,冷笑一声,想给云翎做小?做梦!其实云翎方才的话还真没说错,她也觉得孙思颖和燕南天挺配的。这俩人凑一对也不错。

“荣安郡主——”

“孙小姐,我看你年纪不大,可这记忆实在是不怎么好。我已经嫁给我的夫君了,所以你应该称呼我云夫人,怎么总是荣安郡主、荣安郡主的称呼我,你是没记性呢?还是故意呢?”楚思雅抚了抚鬓边的碎发,似笑非笑的开口。

孙思颖一噎,这两点,她都不愿意承认。没错,她就是故意的,故意称呼楚思雅为荣安郡主,她无法忍受自己心爱的男人娶了其她的女人!

配嫁给云翎的,配当云翎夫人的,只有她孙思颖!

幸好楚思雅不知道孙思颖的想法,否则真是要大笑一场了,姑娘,你的脸皮到底是怎么做的,竟然能厚到这个地步,简直是让人吃惊啊!

“云夫人。”孙思颖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来。

清风、流月和齐管家心里不约而同的想,这孙思颖装什么装啊!他们主子的娘子,自然是该称呼云夫人,她倒好,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也不知道是给谁看的!真真是让人觉得受不了。

楚思雅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得意,孙思颖既然叫出云夫人三个字,后面肯定有话等着自己。

“云夫人方才问我有没有读过《女则》《女戒》,其实我也很想问问云夫人有没有读过。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今燕伯父开口让忠勇侯娶我当平妻,你作为人妻人媳,凭什么反对!”孙思颖越说越理直气壮,看着楚思雅的眼神也隐隐带着挑衅。

“对!没错!云翎你就算是侯爷又如何,可我爹是你的亲爹,你怎么能不听他的!”燕娇也立马找到话题,插嘴道。

“支无礼这里大凌里的那山东理工——”杨氏也不甘示弱的在那里开口。

不过她的脸被打成了猪头脸,她在那里叽叽呱呱的,没有一个人能听懂她在说些什么火星语!

楚思雅也懒得去翻译杨氏的火星语,反正无非是顺着孙思颖的话继续往下说呗。

云翎一直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楚思雅一定能自己解决这事情,他没必要插手。

楚思雅似笑非笑的看着孙思颖,“孙小姐,可知道,我听了你那一番话,有什么想法吗?”

孙思颖看着楚思雅那一双清澈璀璨的眼眸,心里隐隐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可她不愿意在楚思雅面前认输,硬着头皮道,“难道云夫人是觉得羞愧了不成?”

楚思雅摇了摇头,突然面色一肃,凛然开口,“我方才听了孙小姐一番话,只有一个感受,那就是,孙丞相家是不是要造反!”

“云夫人,小女今日做的事情是有欠妥当,可孙家对皇上向来是忠心耿耿,怎么会造反!云夫人说这话,是将整个孙家的门楣都骂进去了!”原来是孙夫人发现孙思颖不在自己的闺房内,于是连忙派人去找,最后才得知孙思颖竟然和燕家的人来了忠勇侯府,心里就知道不好,于是匆匆赶来,谁知道一来,竟然听到楚思雅这么一番话!

造反!孙家要造反!这话要是传出去,整个孙家都毁了!

孙思颖一见孙夫人,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

孙夫人狠狠瞪了一眼孙思颖,这个女儿真是越来越不知道好歹了!

不过,此时不是跟女儿计较的时候,最重要的是要跟楚思雅讨回公道!要是孙家造反这话传出去,怕是整个孙家都要覆灭!

“云夫人,我丞相府虽说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可有一点,好歹也是书香世家,我公公与我夫君对皇上更是忠心耿耿,怎么到了云夫人嘴里,我孙家竟然成了要造反的反贼!云夫人若是不给一个交代!孙家也不是好惹的,定要找皇上讨个公道!”

孙夫人疾言厉色道。

“孙夫人的性子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这么喜欢连事情都没有问清楚,就直接兴师问罪啊!”

孙夫人脸色一青,她知道楚思雅是在说,之前梁娇的丫鬟诬陷楚思雅偷盗,可她却连问都不能问一句,直接给楚思雅定罪!

“云夫人,一码归一码!”孙夫人冷冷的开口道。

楚思雅挑了挑眉,表示明白,“自然,一码归一码。只是当初孙夫人的所作所为,可真是让我记忆犹新,想忘记都难啊!如今又听到孙夫人你毫无理由的指责,更是在提醒我当初的事情!”

孙夫人一张脸涨的通红,显然是没想到楚思雅竟然如此难缠,“云夫人,你诬陷孙家要造反,总得拿出真凭实据吧!否则你红口白牙的诬蔑百官之首的丞相,又该如何说!”

楚思雅没有理会孙夫人,反倒是重新看向了孙思颖,“孙小姐,方才你说燕南天是云翎的亲生父亲,所以他说的话,云翎都该听,是吧。包括他要云翎娶你当平妻?”

“没错!”孙思颖想都不想的开口。她觉得自己说的很合理,完全就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楚思雅想拿这个做文章,不可能!她要好好看着,楚思雅怎么栽一个大跟头!

“那就好了。”楚思雅放心的点了点头,随即眼神一变!

勤奋的七七送上二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